(七)能量不滅

 

(一) 

1215日星期四早上,與北京蘇師兄談論完修法的問題,蘇師兄談論到小卉正在與某一名大陸的著名人士拍攝記錄片,傳說此人有異功能,對許多事物都可以預測非常準確,可以稱之為料事如神,尤其是研判事物的準確度非常驚人,好像是實地丈量尺寸的一樣準確!

 

下網之後,方老師回想感覺到有一點奇怪,因為在三年前與子平到北京住了一個半月的時間,當時彌勒祖師讓子平傳遞出信息,第一次開放誅門,把血饅頭的功法傳出來之後,法界的天眼系統開始操作,自動的匯集在北京自行燒毁,所以從這個時候開始,就有許多宗教人物的天眼被收走了?雖然在民間的宗教信仰神壇中,還有一些所謂漏網之魚,還可以使用一點天眼的小神通,但是大部份人的天眼能力都退化不成了!

 

今天方老師聽到蘇師兄的描述,這一位異人應該擁有的是佛眼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天眼,為何此人的能力還可以如此精確的使用呢?所以想到這奡N產生好奇之心,入定去看這樣的一位奇人,結果對照出來之後,方老師看到的卻是蓮花戒身上的佛眼,當年蓮花戒在藏區與大唐和尚辯論之後,雖然在辯論上是勝利了,把大唐派來的佛法高僧打敗,卻引起了一場殺機,後來被人謀殺之後,在歷史上卻出現撲朔迷離的記錄,一千三百年前的佛眼,竟然會流落在此人之手上,被他濫用佛眼之能力,在民間進行歛財的行為?實在有點太過份了!

 

所以方老師馬上就把這一顆佛眼收回,並且練功把這一隻佛眼的業力洗清!

 

審視這一隻佛眼,其實在三年多前寫下「五眼的定位」這一篇文章時,就是因為這一隻佛眼突然間出現陪伴在身邊的時候,後來又再突然之間這一隻佛眼又不見了!失去了踪影很久,三年之後的今天它才現出他的踪跡!所以方老師讓大家再看一次一千三百年前的歷史故事!

 

(二)歷史古今

在一千三百年前的西藏,寂護堪布邀請蓮花生大士入藏之時代:

 

西藏佛教史中的記錄

 

話說唐代太宗皇帝立國之時期,佛法之推行亦甚盛,因此富國兵強威震中外,境內富裕昇平境外邊區太平盛世如日中天。因此!境外藩籬之國,亦競相效尤,引進佛法,推廣佛法為國教,以達到強國強種,改善人民生活提高文化思想,甚至追求身心的內在升華,其中表現最突出成就的人就是吐蕃國(即今日之西藏)的赤松贊王。

 

這一位精明的君主,亦同時是西藏開國史來最偉大的一位國君,雖然他才十三歲就即位,但是因為即位的第二年,就是大唐中土的天寶十四年(公元755年),適逢其會的出現了一場安史之亂,同樣是在唐代玄宗皇帝的統治下,表現出唐代中興的開元之治,辛苦經營了二十多年,卻被楊貴妃與安祿山之醜聞影響下,再加上李林甫及楊國忠之誤國,敗壞到了極點幾乎是要亡國之局面。

因此吐蕃得以坐大,乘著大唐中土的國本動搖,西藏的國王就趁此機會,深入中原,由於安史之覓亂之後,河西隴右方面的唐軍勢力衰退,吐蕃的軍隊陸續的攻陷蘭、河、鄯等隴右諸州,最後終於在西元763年長驅直入長安。

唐都長安為國都首府之地,雖然被佔領的時間只有十四天,但卻是吐蕃自西藏建國以來,首次有如此之豐功偉績的偉大戰功。

不久之後,因為郭子儀等人之領兵反擊,吐蕃才撤離長安,但是他們的軍力仍然盤据在渭州及會州附近,後來唐室收買了回紇軍隊襲擊吐蕃,使得吐蕃受到重大的打擊之後,吐蕃的大軍才不得已暫退到隴右一帶,他們時而攻擊時而退敗終於在公元764年占領了涼州,又陸續攻下甘肅到沙州(敦煌)之間的河西走廊一帶,將之劃入吐蕃的統治勢力之下,一直到唐代末年為止,河西隴右的地方,一直都是吐蕃的統治之下。

 

這次的佔領行動,以及攻佔長安的軍事行動,赤松贊王才不過是二十二歲,但是對於整個西藏的開發史上,卻是破天荒的大事,而且真的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將吐蕃國帶入前所未有的全盛時期。赤松贊王對外的功績很大,而對整個西藏的宗教史來說,弘揚佛法的功績也是前所未有的大事。

 

佛教之傳入西藏,遠在貞觀十五年(公元641年),唐代的文成公主下嫁松贊岡布王時,已經隨著公主的嫁菕A帶來了一座印度傳入的栴檀釋迦佛像,而且有一些佛教的沙門隨行,當時的西藏王將佛像,安置在拉薩北郊的小昭寺中。

這次的文成公主下嫁,不但帶入了不少的詩畫錦緞,及紙墨等文物,而且帶入了整個中國文化的精華及習俗,對於吐蕃王朝來說,唐室皇女下嫁,實際上是可以提高王室在當時的國際上之地位,因而影響到其朝中有力的貴族之權力和向心力,並且對國境外之異族,有威嚇鎮服的力量,都產生相當大的影響力。

 

但是在這一個時期的宗教活動和傳播,卻並沒有被記錄下來,相信這一段時期佛教的進入西藏,並沒有化解舊宗教勢力的排斥力量,因而推行上應該有很大的困難,但是在一百年之後,登基的赤松贊王,在佛法的推行上,卻真是不遺餘力。

赤松贊王登位於公元754797年,時年方十三歲,由於幼主登基,權力實際操縱在朝臣的掌中,無法發展個人的才華與能力,雖然這位西藏王篤信佛教,一心要迎納佛教入西藏,但群臣之中卻大多數是信奉棒教,(西藏之原始宗教也稱之為黑教)由於宗教信仰的衝突,朝中之大臣不斷的給與阻攔,大肆壓迫佛教徒,甚至經常出現不少的暴力事件。

 

赤松贊王對佛教雖然很支持,但因為年幼朝中的實權分散,所以只能默默忍受朝臣之弄權,一直到他在二十歲的時候,權力已經掌握之後,才決心積極採納佛教。因此獲得了國家主權之後,就派人入印度請了當時的印度第一級論師「寂護」入藏,時間大約在公元762年,不過當時的捧教勢力仍然很大,寂護法師又譯作靜命法師,相傳他在西藏逗留了四個月,就回尼泊爾去。一直到赤松贊王三十歲之年,其聲威已經遍及全國,甚至可以說是名揚天下之後,棒教的反對勢力大減,在公元771年,赤松贊王又再度遺使臣到印度請寂護法師入藏傳教。

 

寂護法師,是當時印度佛法「中觀學派」清辯的高手,亦是一位開創中觀瑜伽行派的學者,因為業蹟卓著,道德高尚,所以亦被尊為菩薩(藏傳佛法的歷史記錄稱之為寂護堪布)。

寂護再次入藏之後,首先和西藏的捧教代表,展開了一場論戰,由於當時的捧教,只屬於原始宗教的形式,在經論邏輯方面的分析及論辯能力,當然不及一代的印度佛教論師,所以寂護法師很輕鬆的就可以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不過當寂護法師要傳揚佛教之時,卻遇到了許多困難,那就是因為中觀學派的佛法深奧難懂,並不是當時文化水準低落的西藏土人可以接受,因此寂護法師有見於此,便建議赤松贊王,先行輸入當時在印度已經流行開來的密教,這個建議得到了藏王的同意下,再從印度烏耆延仗這個地方,聘請了一位具有偉大法力的高僧,蓮花生大士入藏,開始讓佛法在西藏生根。

 

蓮花生大士入藏,是西藏佛教史上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由於他弘揚教法之時,能夠隨緣方便,與當地的原始宗教結合,降低了佛教徒與棒教徒之間的對立狀態,消除了彼此間的仇視意識,令到佛法的入藏得到真正的生根,成為日後西藏密宗寧瑪派的創始人。由於傳教者喜歡穿著紅衣,所以又稱為紅教。而蓮花生大士就成為後世密宗紅教的始祖。

蓮花生大士入藏,顯露了許多神奇事蹟,表現出了佛教密法的無上神通,降服了許多魔難,及戰敗了許多棒教的巫師,這些事跡,對於修持密法的人士來說,可能已經耳熟能詳的事情,但是蓮花生大士入藏後,西藏出了一件相當重要的大事,那就是薩木央寺論戰。這一件事件對許多人都會有意或無意的被忽略,但卻是作者本身對這次的歷史事件卻非常重視,因為它牽涉到後來整個大乘佛法傳承的中斷原因,所以本文會相當大的篇輻來描述這一個事件。  

(資料來源:節錄:佛出世間-筆者19912月出版)

 

(三)故事地點

薩木央寺(桑耶寺)

 

薩木央寺,又稱為桑耶寺,位於拉薩東南約一百公里的地方,這個地方就稱為薩木央,因此寺院就以地為名。

蓮花生大士入藏之後,由寂護法師與之合作,在赤松贊王及其權臣的支持下,在這塊土地上蓋了一座很大的寺院,那就是薩木央寺。據說這座佛寺,是以印度寺院為藍本,但中央部份的三層,正殿最上層採用印度式建築;中層採用中國式建築;下層則採用西藏式建築。

因此完成之後,整座寺廟看來風格甚異,這座寺廟目前還存在,聽說中央正殿是這座佛寺的中心,其中安放著一尊高一丈六尺的金銅大菩提佛,東西南北各有一院外,還有八堂三十九閣,配置成幾何圖形的結構,四隅尚有四大塔和譯經院等建築物,可說是當時一座規模非常大的寺廟建築。

 

薩木央寺的建築,自公元775年,足足花費了12年才完成,在尚未竣工之前,已經在大概完成的正殿中,首先安置了佛像,並且舉行了一次正式的受戒儀式。

這次的傳戒,是當時西藏寺廟的第一次,戒場中只有由西藏貴族中精選出來的六位青年參加,歷史上稱之為六大士,但是慎重的寂護法師,卻依照當時的傳戒要求,從印度那爛陀寺,招聘了能說一切有部的沙門十二名,來到戒場觀禮。筆者說到這堙A要插播一段文字,本人曾經在驗證佛菩提一書中,曾經提到了民國77年(1988年),在海會寺接受在家菩薩戒時,就在正授的那一瞬間,看見了頭上冒出了三位身穿黃色袈裟,外披上紅色金線祖衣的大法師,但是與法壇上的三位戒師,不完全相同。

 

我所看見的三位戒師中,一位是悟明長老、一位是真華長老、與壇上的二位戒師相同;但是第三位留著大鬍子的大法師,卻與壇上的了中法師不相同,一個月後在台北市瑞安街的淨修庵,參加了人生第一次的佛七時,才發現那位大鬍子的法師的臉孔,原來就是筆者第一位的皈依師「如虛」法師,由於受到了大鬍子的外型變化所影響,才一直想不起當時的第三位戒師究竟是誰?至此才了解當時腦海中衝出來的影象,原來就是過去潛意識的殘餘印象,而過去曾經發生的,當年的受戒景像,其實就是參加了這一次西藏的第一次傳戒。

 

筆者本人在查閱資料的時候,閱讀了天華出版社出版,由日本人中村元等著作的中國佛教發展史時,看到了薩木央寺的六大士出家,以及後來薩木央寺論戰蓮花戒被殺時,心頭大震,難過非常,在打坐進入禪修狀態時,發現作者本身身處其中,正是其中的當事人。而當日留著白色大鬍子的戒師,就是寂護法師,同時也就是今天的皈依師如虛法師,至於悟明長老和真華法師在當時的身份,則並沒有印象。

(資料來源:節錄:佛出世間-筆者19912月出版)

 

(四)辯論過程

 

歷史記錄

 

話分兩頭,我們再回到西藏薩木央寺的論戰現場,由於這是一場很盛大的辯論會,所以到場參觀旁聽的人非常多,觀眾的情緒亦相當熱烈,因為那是薩木央寺建立以來,第一次舉辦的盛大辯論場面。

這個時候,我翻了一下目前留存至今的歷史資料,從文字的記錄上卻看得一塌糊塗,因為中村元等的記錄卻是這樣的描述:

「是印度僧出席辯論者有三十人,而中國大乘和尚出席者只有三人,結果是中國大乘和尚辯輸了,離開西藏辯論會的第三年後,蓮花戒遇刺死亡,行刺者可能是棒教徒?亦可能是中國系佛教徒?」

在另一本王輔仁教授著作的:「西藏密宗史略」上的記載如下:

「據記這一場辯論,斷斷續續進行了三年之久,大乘和尚這一派曾一度佔上風,但最後還是歸於失敗,被迫向噶瑪拉錫拉(意譯為蓮花戒),獻上花環返回內地去了,據傳說他們在回漢途中,派遣四名刺客謀刺噶瑪拉錫拉未遂。」 

由於上述之資料的交待,出現莫明其妙,與腦海中的感受完全不同,所以本人決定採用禪定的方式,去了解這一場薩木央寺辯論的真實記憶,是什麼的一回事?這一種感受和歷史上的記錄,可能完全不同,也可能更真實的獲得答案,但是相對的問題卻也可能是胡說八道,於事實不符,因此使用這一種方式來研究歷史問題時,必須要有心理的準備才能去完成它和接受它。

(資料來源:節錄:佛出世間-筆者19912月出版)

 

辯論現場分析

 

【四】蓮花戒的詞鋒銳利,是因為受過那爛陀寺極嚴格的辯論訓練出來的特別人選,而藏人之中的六大士,大多由於文化水準不足,所以無法送去那爛陀寺深造,只有這一位蓮花戒天生的辯才無礙,詞鋒犀利,才會被送去接受那爛陀寺的正規的佛法辯論,因此本來就是天才,所以有辯而必勝的能力。

反觀大唐中土來的大乘和尚,只接受過傳統的講經說法的古老方式訓練,對於辯論一道本來就沒有太多的研究,相形之下就會出現了強烈的對比與不平衡的感覺。

【五】大乘和尚之中,大部份都是受到了唐朝宗室的委托,背負著國家民族的重擔在身,所以是有一種強烈的輸不得心態。

        而在西藏赤松贊王的觀點之上,對於大唐來的和尚,在西藏的進出,對吐蕃國的軍情或其他國家的秘密,都會被打聽出來,因此也必然發現到他們心懷不軌的立場,所以利用這一個機會把他們趕了出去,也是一種很好的政治手段。

根據以上的種種情況發展下,大乘和尚的敗陣,就會造成非常大的挫折和不服,因此出現無面目回見江東父老的心態,就會更加嚴重,而事實上在辯論的過程中,筆者尚有一點模糊的記憶,今天把它重新編排出如下的情節:

 

1 淨土宗的大師代表,出來作第一場的辯論:

他為淨土宗的佛法大加讚揚,說出只要唸唸阿彌陀佛四個字,就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在那媯市搹谷礡C所以淨土宗的佛法修持,是那麼的殊勝和學習容易。

蓮花戒出來作攻擊的言論,佛法就是成佛之法,淨土宗的法門概然是不能即身成佛,而須要在極樂世界等待候補成佛,那就表示淨土宗是無法令人成佛的法門,既然是不能成佛的法門那就不應該稱為佛法。所以淨土宗的修行法門不是佛法!

 

2    荷澤宗的大師代表,出來作第二場的辯論:

他們極力讚揚禪宗的修持,可以達到無念無作的境界,所以是成佛最佳最快速的不二法門。

蓮花戒出來之答辯指出,我以一根木棒,把一個人打昏,讓他也進入了無思無念的無作狀態,但是他成了佛嗎?那些平常就無思無念無作的白痴,我也沒有看到他們成佛?

上述的對話,雖然與當時的辯論的真實性可能還有一段差距,但是弘揚佛法的精神與辯論上的差異,應該可以完全的表現出來,大唐和尚要表達的是個人門派中的優秀和特色;但是蓮花戒要表達的卻是真正的辯論思考邏輯,和挫敵的銳利詞鋒。

 

因此相形之下,大唐和尚在辯論中敗陣似乎是必然的事實,而赤松贊王的判決之中,當然也就會偏袒西藏出生的蓮花戒,因此種種因素的匯集結果,大唐和尚的敗陣也就成為理所當然的事實,但是這些敗陣的大師,卻要如何去面對這一種非戰之敗的感受,由於不是在佛法中的高深理論中敗下來,而是敗在口舌之爭的邏輯思考下,因此實在輸得有點莫明其妙,也輸得非常不值得,所以真的是含恨而來無法面對這次的失敗,因此淨土宗的大師,就採用了服毒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他的侍從亦追隨其左右,結束了生命,而禪宗的高手卻選擇了跳崖,也結束之這一場恥辱。

因此這一場的辯論會結束之後,出現了這樣血腥的結果,所以吐蕃與大唐之間,都只能使用政治的低調方式處理,避免資料被記錄下來,希望用時間的方式來消除這些不良的記錄,因此能夠留下來的記錄實在有限,只有在當事人的腦海中,還存有一些殘餘的記憶,而服毒的大師,雖然過了一千多年之後,卻被我發現原來他就是海會寺的前主持道源長老。  

 

這一位長者在今生之中,也是一位性情中人,他在老一輩的法師之中也曾經被稱讚為說法第一、辯才無礙的淨土宗高僧,這一位老和尚自幼身體之健康就很差,早年曾經下了決心閉關苦讀大藏經,結果卻因為勞心勞力,而致幾乎吐血而身亡;晚年逝世之前,曾經在三軍總醫院躺了將近一年,全身無時無刻的疼痛而不知何種原因,但是堅忍了一年痛苦之後,他的侍者弟子卻比他早登極樂,這位風高清骨的老和尚,究竟犯了何種業障過失,竟然要身受如此之業障折磨呢?

作者在基隆海會寺,接受在家菩薩戒的時候,還不知道這一種事情的因果關係,但是在著作佛出世間本書的時候,薩木央寺的辯論者之中,就是他的形象一直在呈現,原來他就是那位服毒自殺的淨土宗大師!這一種內心的震撼力真是令人難以忘懷! 

刺殺蓮花戒

把上述的種種情況累積起來,就可以看到蓮花戒被刺殺的主要動機,從大唐和尚的立場來看,這一位蓮花戒在西藏傳法,有如芒刺在咽,一方面是國家民族的政治包裹,一方面是新仇舊恨,團隊伙伴的自殺事件,所以內心中正在滴血,所以暗殺的手段也許不大光明,但是不這樣幹卻很難在西藏立足,所以密謀刺殺的理由非常充份。但是刺殺事件中的關鍵人物,卻不是大家想得那麼簡單?

在這一次的事件中,不是單純的宗教衝突可以解釋,而是另外有其他的因素所速成,原因是蓮花戒在辯論中的獲勝,造成了吐蕃族青年和老百姓的瘋狂愛慕,這一種情形就是中國人所謂的功高震主,這一種情結才是真正的幕後黑手,要不然,為什麼大乘和尚被送離西藏才不到兩年,又被赤松贊王請了他們回去再繼續弘揚佛法,這一種借刀殺人的計謀,出現在政治場合中是非常家常便飯事實,因此刺殺事件發生之後,會被刻意的低調淡化處理,殺人兇手找不到?兇殺的原因也不明?官方完全沒有記錄,歷史上也不留痕蹟,在總結一下各種資料的核對之下,就可以知道這是一件政治事件而不是宗教問題,所以會草草結案語焉不詳。  

(資料來源:節錄:佛出世間-筆者19912月出版)

 

 

(五)謀殺事件

蓮花戒小兒子的現場記憶

 

蓮花戒被行刺的情形,筆者毫無印象,似乎是人已經死了,就不知道以後的任何發展。因此其他的事跡,就是根據小兒子的記憶中所呈現的印象,整理如下的報告:

「是某一天的早晨,在薩木央寺中,蓮花戒用了早齋之後,大兒子被罰在房間中做功課,小兒子跟著蓮花戒去散步,遇到了三個人的伏擊。

第一人先出手,用刀刺傷蓮花戒的左側小腹,但傷勢並不嚴重,不會致死;因此蓮花戒回過身來,大叫兒子快逃命,這個時候,背部中了第二個殺手的一把匕首攻擊,這一刀也沒有致命。

小兒子要逃跑的時候,很快就被抓起來,這個時候,他看見大兒子已經被人綁上了繩子,拖了出來,兩個小孩被擒之後,一同押到蓮花戒的身旁,這個時候蓮花戒已經氣絕身亡,胸前插了一柄致命的匕首,是誰最後下殺手,卻沒有人看到,但是屍體旁邊卻站滿了看熱鬧的人。

 

小兒子告訴我,被刺傷的位置,對筆者來說是有一點奇怪,因為這三個中刀的位置,平常都會隱隱作痛,筆者研習中國醫藥學已經有十多年的歷史,但是對於身體這三處的病患,卻一直無法斷根,聽了這一番話之後,的確是疑慮漸消,而疼痛的現象也開始不藥而癒,疼痛的現象就很少再出現,後來筆者再乘這次的機會,追問殺蓮花戒的人究竟是誰?

 

第一個用匕首刺中我的小腹者,是一位傑出的推拿高手,曾經練過道家推拿術及禪功的訓練,天眼已開,對佛法很有興趣,但因為自小不愛唸書,喜歡跟一些小太保閒逛,三十歲時才開始發心,要做一個好人,自始以推拿為業,不過由於識字不多,無法從經典中下手,不能深入經藏,去了解佛法,常以此為憾!

 

第二位出手的人,刺傷了我的背部,他今天是一位警官學校的教授,最近因患鼻咽癌而逝世,這一位教授多才多藝能力相當優秀,對待學生非常照顧,實驗室的儀器缺乏時,由於公家的伸請購買作業遲緩,他都經常自搯腰包,購買儀器用品,以供學生應用,在空暇的時候,亦經常開車接載一些老鄰居,到郊外或陽明山遊覽,對敦親睦鄰之事,做了非常多,但是從來都不向他人誇耀,甚至連他的太太與孩子,都完全不知情,原來這一位教授在生前,做了那麼多的感人事件。

第三位出手的人,在今天轉世之後,是一位女性,早年由於婚姻上的不美滿,曾經在台中的寺院居住多年,接受寺院常住的照顧,所以後來非常樂意,並熱情的去參加弘揚佛法的事,她的儀態端莊而高貴,說話很有魅力,因此受她影響而吃素唸佛的人非常多,由於早年是接受日本教育,對漢字認識不多,常感嘆自己不能深入經藏,傷感痛苦之餘,經常求佛菩薩賜給她智慧,某一夜夢境中,見自身上兜率天上,聽彌勒說法,受到特殊的加持,醒後漸漸能夠看懂漢文經典,後來甚至能夠把『阿彌陀經』、『地藏菩薩本願經』背誦下來,並且可以向他人講解經文大意,的確是一位奇女子。

筆者在民國七十六年間與之認識,但是在七十八年春天才曉得這位女士是華嚴經中的海雲比丘轉世而來,這一位大菩薩有一個毛病,就是不能待在一個密閉的空間,否則會無緣無故的內心之中,會產生一種極大的恐怖感,最後會無法忍受而出現歇斯底里症的發作,這一種毛病一直無法治療,事後筆者了解這一種狀況之後,才真正的了解到,在這一位大菩薩的內心世界中,一直以來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一件非常可怕的過去歷史,因此經常受到這種內心世界的折磨。

(資料來源:節錄:佛出世間-筆者19912月出版)

 

(六)屍首失踪

蓮花戒屍首失踪

 

蓮花戒被殺之後,據小兒子說,屍體被人搬進一個山洞藏起來,這個山洞似乎有人在跑進跑出,後來有一個人偷偷的跑了進來,脫去了屍體上的衣服,找到了一本蓮花戒的筆記本,就心滿意足的離開。

這一位兄台,目前轉世為一位講經說法知名度甚高的居士,他的才華是在阿含經方面的研究成就很高,而且在論文札記方面的才華表現非常優秀。這位居士,筆者也忘掉了他的名字,只是曾經在台北西門町,某一條街上的佛堂中教學,我只見過他一次面,但見他的長相,身體有先天的缺陷,體型像香港的電影明星泰迪羅賓,自小就有雞胸,手長過膝,呈現一副猴相,從梁皇寶懺的觀念來看,犯了盜戒的人,在長相上就非常容易出現這一種猴相,可能這一副德相,與這次的蓮花戒筆記本被偷的事件有點關係吧。

 

為了要進一步的了解這一件事的真實性,所以我不斷的從不同的角度去追問小兒子,在他的腦海中還有什麼樣的資料記憶。

蓮花戒平日研讀經典時,身旁都會帶著兩本筆記本,一本是大的本子,一本是小的本子。大本子是一般的札記,小本子是在那爛陀寺深造時的學佛心得,據小兒子說:『爸爸被殺前幾天,曾經把小本子交給了我,我看不懂它的內容,但是一直到我臨死前,都把這一本小本子保全得很好,從來沒有拿給任何人看!』

筆者對於筆記本的事毫無印象,但是聽了小兒子的話,所以就從書架之上拿下了一本驗證佛菩提,給他翻閱,問他是否對本書有所記憶?

 

他的第一反應是說:完全沒有印象!

但是才一瞬間,他就突然進入了另一個時空,從腦海之中急速的翻閱當時候的記憶,翻了好幾分鐘之後,才停了下來,對照了一下書本的內容,才說這本書的內容,只有當年小冊子的三分之一!

聽了這樣的一個回答,我也放下了心中一個疑問,當時在寫作驗證佛菩提的時候,雖然每天的工作都很忙碌,但是居然可以在如此忙碌的日子中,在一個星期之內,完成了這一部十萬字的佛法心得的創作,可真是如有神助,如果這一本書才只有三分之一的心得報告,也就是說我的將來仍然會有三倍以上的創作。

 

我不知道當年的心得真的是那麼多,但是在後來的研究佛法的過程中,的確是發表了三倍以上的學佛心得。不過這一位當年的小兒子,今天卻變成了一位女娃娃,她雖然已經有二十多歲的年齡,但是心態上卻仍然像一個八九歲的兒童,聽她對自己的的描述:由於長相奇特,體積龐大而面目沒有表情,表面看起來有一點像智障兒,所以從小唸書的時候,老師都不大願意理她考試的時候,老師甚至跟她說只要在考試卷上簽一個名字就可以回家了,不必坐在課堂上回答考試的題目。一直到了小學五六年級的時候,她才真正的坐在學校的課堂中參加考試,而且算術每次都考得最高分,老師才開始對她另眼相看!並且對她說原來妳還真的能夠唸書?

 

後來讀到了高二時,她很想學珠算,但是歷史又再重演,老師看到她的那個奇怪的長相,都通通不願意教她,因此她只有回家哭訴,後來由她的媽媽出主意,拿錢給她到市面的書局堙A買了許多珠算的參考書來自修,後來在國家考試之中,居然考得第四段的成績,這個時候老師,才對她另眼相看,並且很熱心的介紹她,到珠算補習班中任教,目前她的職業就是珠算班和心算班的老師。

 

目前,這一位當年蓮花戒的小兒子,身體的長相似乎是一種保護色的功能,當年沒有遇害大概就是因為長得這一副樣子,所以才沒有遭遇到其他的不幸,當然也因為這一批人士乃是得道高僧,自然不會像那些窮凶極惡的強盜相比,他們並不會做斬草除根的事,目前她除了佛法經典及心智能力沒有下功夫之外,一些特殊的神通能力,在她的身上仍然保持得相當良好,在她的腦海中經常可以隨時隨地,翻閱一本自己的一本書,這一本書本之中,幾乎有每一種她想了解的題目和答案都有記錄,她這一種功能不但可以看自己的書,她也可以翻閱其他人的書,因此任何時代的記錄,她都幾乎可以在最快的速度中翻查出來,而且她發現每一個人身上,都有類似的一本書放在心堙A只要她一專心起來,那些書都會自動的翻頁,翻到她想知道的那一個頁面上,讓她閱讀所以她的能力,就是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告訴你在某某年代,你是什麼樣的人?身份是某某某?

 

這種宿命的能力非常完整,但是因為心智卻在八九歲之間,對事情的了解並未成熟,但是對佛法的研究,卻提不起興趣。因此為了防止她發生其他的意外,我希望她不要隨便替人去做一些翻查前世檔案的事,她也很安份的一直保持她喜歡的珠算工作,而從來不在別人面前使用神通的能力,包含她的父母親,都不知道這個女兒會有那麼大的能力,唯一令他們奇怪的,是每逢女兒回家吃飯時,那些魚肉雞鴨等等葷食,都會失去了原味,吃起來好像吃臘一樣,完全沒有味道。

(資料來源:節錄:佛出世間-筆者19912月出版)

 

(七)總 

20061214日星期四晚上十點鐘,方老師打電話給子平,詢問他在空中的本尊法身,為什麼出現退轉的現象?呈現出來的是停駐在第六識的狀態?

 

子平細心觀察之後,發現他的本尊心堣斯M生活在藏人的階級制度之中,因為曾經身為法王,平常都高高在上,在當時的功力也曾經所向無敵,所以在今天學習佛法的時候,也會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出現這一種傲慢心!

 

但是今天在方老師督促的情形下,讓他不好意思地現出原形,馬上自行依法修煉武功,進化到第八識的狀態之中才停下來休息!

 

方老師再跟子平說:「你再問本尊究竟當年是噶當派的?還是屬於薩迦派的?」結果馬上回應說是薩迦派的!

方老師再問這一位本尊是否了解薩迦派最近的狀況?(回答說:因為斷了傳承,所以已經很久沒有去看他們了!)

 

方老師再說:「那你現在就馬上去看他們,並且告訴他們說:如果想改善自己門派的沒落情形,就請他們派人來阿逸多法輪中心學習,否則必然會被法界所淘汰!」

這一位本尊馬上依方老師之言,走了一趟才回來報備,已經履行告知的義務!

 

子平練好功夫之後,方老師才跟他談起今天早上,因為蘇師兄談論到某一位大陸異人身上的佛眼問題,結果老爸在深入禪定之中觀察的時候,發現他身上所擁有的佛眼,竟然是當年蓮花戒身上的佛眼,所以才出手把這一隻佛眼收回來?

 

剛開始子平沒有任何評論、所以就開始掛電話,當電話才放下的時候,方老師就感受到佛母的位置有一股拉力出現?所以又再馬上拿起電話再打給子平,並且告知他剛才發生的能量反應?

方老師心媟Q:必然是這一位失掉佛眼的人,已經因為子平的本尊到藏區視察的時候,追踪到子平身上,所以臨老師掛電話的最後一劇,顯示出他的力量?

 

子平回應說:的確如是!這一位貴客確實出現,並且表達討回佛眼的心意?

方老師就跟子平說:「你先問他:這一隻佛眼是否屬於他的物品?」

子平替他回應說:「不是!」

方老師再說:「這一隻佛眼,當年是屬於蓮花戒身上的佛眼,他是否能夠接受?」

子平再替他回應說:「他承認老爸說的是事實!」

最後方老師再說:「這一隻佛眼,已經讓他賺取了不少的財富和地位!

今天應該就此作罷了!以後他本來就不需要再去做這種工作了!」

子平跟對方回應說:「那就這樣吧!」(對方自動退回去消失了!)

 

方老師這一隻佛眼失而復得,這一位曾經擁有過佛眼的知名人士,以失主的角色出現,但是知道了相關的歷史事實之後,又主動放棄了權利,臨走的時候,只交待過這樣的話:

「多年來一直都有人想偷取他的佛眼,但是都得不到手;

想不到今天佛眼,竟然會找到主人!所以他沒話說了!」

 

方老師收回自己的失物之後,就開始指導佛母如何去練習更進一步的功夫,如何應用大自然的能量滙集,把焦點放置在這些識神之身上,讓身體產生強大的質變!

這種訓練方式,其實就是佛經之中所強調的五神通能力的訓練方法,以前時間還不到,所以一直以來方老師都沒有告訴大家:五神通是如何去訓練的!

今天失物回來之後,第一個接受五神通訓練的人,就從佛母先開始了!

 

1215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