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庭 

(一)接受苔刑

方老師在1999年夏天被法界抓上天庭接受法律訴訟,被法界控告本人有毁謗佛祖的罪名,所以接受了第一次的法庭公審,也被天人打了三十六法棍!

 

佛世界的法律訴訟

上述的罪名如果能夠成立!慧如居士馬上就可以給予監禁,打落十八層地獄!而且會誅連十族、永不翻身!

這一條謗佛大罪,恐怕瞭解的人很少。 普通學佛的人士,雖然對佛菩薩恭恭敬敬, 但是對於戒律來說,大部份都是唯唯諾諾,不清不楚。因此經常會觸犯戒律而不自知,一旦死後要被地獄官員檢查的時候,才開始閃閃躲躲的,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觸犯了甚麽樣的過失。

今天慧如這一個凡夫俗子,居然被天上的佛菩薩提出法律訴訟,不必等候往生才被檢舉也可算是奇跡!已經可以登記入金氏世界記錄。 

因爲這一次是佛世界成立以來,所接受的第一次公審法律訴訟案。原因是在佛菩薩的世界中,從來沒有人要打這一種官司!

因爲這一次的公審,是屬於佛世界的「三師會審」,如果大家要請三師到你家去接受供養,他們當然會很高興接受;但是今天要請他們上法院聽審去當判官,就不是那麽好說話了! 

因此在人世間的,大清律例規矩上是:「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在佛世界的法律是稍微有一點不同,那就是未上堂先打六十仙棍!

這一種棍子打下來,不但是酸痛難忍、痛入骨髓、坐臥失常、頭腦都有一點暈亂,稍有說話不慎,就足以被對方套住!不能不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來對辯。

六十棍打完之後,三師才開始檢閱資格和相關文件。謗佛者!一般人是沒有資格答辯的,所以直接會被判刑。 只有修持而有大成就者,才有機會參加法庭的聽審。由於本人,最近剛好獲得五十三賢位之授證,所以才能獲得機會去答辯!

第一次開庭的時間是八十七年十月的某日。當天被打昏了頭已經忘掉是那一天的大事了!讀者看到我寫書的時間記錄,也許都會覺得有點奇怪,好像那一根筋被打壞了!要不然怎樣對都對不上來!似乎冥冥中故事是如此發展,但是日子卻是前前後後,次序卻顛顛倒倒!

這真是說來話長,我每次的工作結束時間,就是依照這一個日子作記錄。但是事情的安排,總是前後穿插,先後次序不同。 無法作一個合理又合邏輯次序的故事編排。

所以最後決定:「讀者要看的是合理的邏輯故事;作者要做的是事件的真實記錄。」 所以各讓一步:當讀者在看故事時,不必管他們的時間記錄;喜歡做研究的人,可以不必太在意這一些故事, 而能夠專心研究和核對這些事件發生時間之真實記錄。

(資料來源:佛祖也瘋狂-對簿公堂)

 

今天是公元200711日下午,經過了前後九年之後的修持,可是還是逃不了一頓毒打,接受了一頓仙棍的侍候,原本是慧淨上師在20061230日星期六晚上的一場公審,主人翁應該是慧淨上師,雖然幫忙她打羸了一場跨年代與法界的官司,但是昨天11日下午把稿件寫出來的時候,就開始接受到一陣一陣的毒打,最後一段的文字稿幾乎寫不下去,但是憑著一股堅強的意志力,既然參加了成佛的馬拉松長跑,最後的一百公尺就是最辛苦艱鉅的旅程,怎麼撐都要把這些文字稿寫出來!

 

原本幫助慧淨上師打羸官司的一剎那間,就已經想起:「對也三十六、錯也三十六!」這一個歌訣!所以慌忙告知慧淨上師進入壇城做大禮拜一百零八下,結果她完全沒有什麼突發事件和意外發生?所以方老師就此認為法律事件已經過去,把事件過程書寫出來!

 

但是剛剛才把十四根本墮的法律事件寫出來,身體就開始接受到庭杖的處罰!

原因是文章之內充份的提供了資訊證明:

「這一次公堂對簿又是這一個傢伙作怪,教唆犯人打官司!

所以有理三十六、無理也是三十六!

如果是假的就三十六棍把他打死;如果是真的就三十六棍把他打個半死!

讓他留下半條命來來打官司?」

 

這就是一般凡夫俗子,遇上佛菩薩的不合法理的處罰時,比照老百姓狀告皇家親屬的遏阻方式,給大家一個下馬威!讓大家知道公堂之內、豈可有兒戲之事!

 

這一次的警告來遲了一天,原因是方老師今天的身份特殊,在沒有證據之前不可以用刑!但是方老師自己寫文章,把所有的過程和供詞都自願填寫好之後,在沒有任何人威逼利誘,沒有任何政治力干涉的情況下,都完全是真情告白的白紙黑字,一字不差的情形下自己落了口供,因此就開始接受到法界的毒打一遍,以詔示警告天下!

 

(二)庭杖

九年前接受到的庭杖,因為功力不夠,眼看不見、耳聽不聞,只有身體傳來陣陣痛楚,卻不知那堻Q揍,只是經由子平口述補充,說老爸被天庭的執法神以仙棍打了一頓,結果痛了三天三夜輾轉難眠才慢慢好轉;今天的功力雖然進步,不需要旁人告訴老師,本身也自知正在接受法界仙棍毆打,但是文章沒有完全寫好之前,不能放下手中的筆,所以堅持把文章寫好之後才回家休息!

 

回家剛才躺到床上,眼睛一閉就看到全身皮肉已經綻開,三十六處裂縫之內都有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子,這些全都是身體內部各種器官或修練佛法的元神,他們通通都被一種從天空上直傳下來、散發出紅色的光束直接按壓在地上,然後就是一陣一陣的疼痛傳來,此起彼伏一波一波的出現,眼睛看不到任何的棍子飛舞?也看不到任何一尊執法神?痛處也根本不知道從何傳入?但是痛感卻一波一波的持續不斷、不會讓你有休息的片刻時光!

 

在如此無奈又不能反抗的情況之下,唯一能夠自己堅定不怕的就是存在主義的意識,既然要做這一種修持,把所有腐敗的佛菩薩官僚體系革掉,你就必須要堅持到底力撐下去!因此最後只能想到當年的存在主義心理學大師法蘭克,被關閉在德國的猶太人集中營之時,唯一能做到的就只有一個簡單的念頭:「他要選擇讓自己很尊嚴的死去!」

 

想到了法蘭克就會想起存在主義的意義治療法,所以方老師就開始自問自答的回復下列五個問題:

(1)    生死對你來說有意義嗎?

(2)    工作對你來說有意義嗎?

(3)    責任對你來說有意義嗎?

(4)    苦難對你來說有意義嗎?

(5)    以上四種意義對你來說,是從你的愛心為出發點而產生的嗎?

 

方老師也就同時自己跟自己回答上述五個問題:

(1)                  從事宗教革命的本質就是不怕死,所以生死放下才能夠做這樣的工作,自己當然知道這樣去做是非常有意義的事!

(2)                  這種宗教革命的工作,就是因為很有意義、才會吸引住本人才會去好好的幹一番事業!

(3)                  從事這樣的工作,本來就是在背負十字架,所以要有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才會把一切放下去參加這種佛法的研究工作!

(4)                  修持路上本來就會遭遇許多不測事件,苦難層出不窮已經是心中有數的事,,心中本來就能夠欣然接受各種苦難的折磨,所以當有意義!

(5)                  如果沒有愛心,就可以不管這種宗教醜聞的事實,革命的基本精神就是透過改革的變化,讓更多的人可以得到更多的好處!

以上五種問話和五種回答,這些文字看起來或者聽起來都不怎麼起眼?

但是這五個問題卻就是存在主義的精神所在,正確的回應之後,存在主義的力量就會被呼喚而出,所以方老師才剛說完這一番話,就看到地底下面浮起一陣銀白色的透明光,這些銀白色的光環並不大,卻剛剛可以把方老師三十六位孩子一樣的元神包裹住,仙棍打下去的痛楚就減輕了三分之一的痛苦,接著方老師的神就漸漸不清,似乎是睡著了?也可能是被麻醉了?

 

因為一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六點半鐘,原來剛才很安詳的睡了兩個半鐘頭,一覺醒來的時候,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了,眼睛閉上的時候還可以清晰的看到身上有一條一條的紅斑,好像蜈蚣或者馬鹿一樣的紅色傷痕條紋!

 

(三)死死生生

11日星期一晚上十點鐘,坐在客廳中一面看電視一面打坐,佛母已經進房間休息了,小佛和小仙都有他們自己的作業,所以只有方老師一人獨自坐在客廳之中看電視,突然間方老師看到自己丹田之中浮起了一個黑色的影子,這一個黑色的影子又與外面之間有許多長短不一的東西連接,一個串連一個延伸出去!

 

所以心中不禁起了反應,詢問這是從何處來的奇怪東西?

結果回答的反應卻是:起源於打不死的三十六位元神!

雖然是打不死、但是也打得很傷、全身都被打得皮開肉綻了,所以在血肉模糊的樣子中看不清楚他們的本來面目?

但是方老師有一點奇怪的是:「為什麼我會一點痛苦的反應都沒有呢?」

回應說:「因為有存在主義的庇護之下,所以你的痛苦已經被免除,只是打爛了的東西現在需要你自己把它復原,替他們把傷治療就

可以了?」

方老師再問:「那還要擦什麼樣藥止血和止痛嗎?」

回應說:「他們都要擦那高貴的羊脂白玉、才能夠回復健康!」

 

方老師終於聽懂了!原來他們三十六位元神剛才受苦已經夠了,現在事過境遷,所以可以爬上來接受羊脂白玉的供養!所以馬上就開始修供養法替他們療傷,本來今天早上修供養法的時候,那些羊脂白玉都送不上天,只是在禪天修持法中送出一小部份的供品,今天晚上再修供養法的時候,三十六尊元神都一起運功吸取,原本堆積有十二層樓高的羊脂白玉,才五分鐘的時間就被吸走了百分之七十!

 

原來這些羊脂白玉的供品是人間稀有的珍品,五千年來的飼養就只有這樣的一尊,因為他自己私下沒有進入無餘涅槃,才養得那麼白白胖胖,顏色鮮艷可愛,比起小說西遊記堶悸滬薾泵蛂A不知好上好幾百倍?

只是在正常之情形下,一般人是無福消受這一種美食,只有被佛世界的仙棍打到重傷之人,才可以有這一種榮幸可以分享,只是想不到一吃就那麼大口,把早上都吃不到的珍品,一口就吃掉百分之六十,所以有一點懊惱!

 

這樣吃好像有點貪心、自己實在有一點過份?

想到這堜狴H馬上走進房間,把佛母吵醒叫她也起來吃一份!

 

佛母在睡夢中被吵醒,但是心情好得很,本來她在法輪中心的壇城時,身體並沒有受到任何刑罰,只是傍晚回家之後,受到方老師身上的氣息感染,所以身上也起了一陣不適的仙棍毆打反應,只是強度不高,不會很痛苦!所以起床之後的修法中,也可以吸取了百分之十八,方老師看了她一眼心堶探N說:「好一個軍公教人員、怎麼剛好就是18%?」

 

再細心去數一下,原來早上她在修羊脂白玉的供養法時,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吸了2%,剛才因為被仙棍的餘氣掃到,受了一點傷害之後,一口氣就吸取了18%,加起來就是足足的20%?

而方老師早上修法的時候,只能吸取了10%,因為接受到仙棍毆打之後受到重傷,卻可以一口就吞掉60%,前後加起來就吃掉了70%,夫妻兩人一共就吃掉90%的羊脂白玉?

 

原來冥冥之中老天早就安排好了,所以該來的東西都會進來、該去的也都會失去!

不要怨天也不要尤人,只有自己努力去發奮圖強,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200712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