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羊脂白肉

 

(一)  白度母

110日星期三下午,方老師在密法壇城之中修頂髻尊勝佛母的儀軌時,白度母已經不耐煩的跑了出木來?因為昨天是以頂髻勝佛母的研究為主,所以方老師修了一個供養法給她受用之後,就請她明天再到場,佛母也說明天要準備到密宗法器流通處,請一尊白度母的毓金佛像入壇,則今年農曆新春的元霄法會的四大菩薩,都可以就位了!

 

當初白度母的儀軌由方老師交給惠敏的時候,方老師第一步的初級處理方式,只是把她們身上的密教傳承剪斷,原因是進入阿逸多法輪中心的密教儀軌,所有該修煉的方式方老師都會接受,但是密教古老傳承的薪火相傳,對於一般的道場來都會樂意接受,他們的傳統習認為有了這一種傳承的關係,才可以獲得密法之薪火相傳,是一種尊師道的禮儀和習慣!

 

這種傳統的包袱進入法輪中心之後,方老師研究時都發現結果跟大家所預料的不同?

原因是所有的宗派發展過程,幾乎今天所有重要的密宗派,都已經超過了五百年的正法時代之期限,因此這些宗派都自動進入了半衰期,或者是已經進入了末法時期!

 

有如一個偉大的宗師,他們年青的時候雖然武林至尊的武功高手,獲得世人的尊重與崇拜,但是一旦已經到了年將就木的時間,英雄入暮,所謂:「自古美人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如果他們希望透過後世的修持工作,能夠把他們重新扶正坐起來,讓他們重獲青春返老還童的過日子!恐怕誰都會擔不起這一種業障?

 

因此!如果密法儀軌之下暗帶著這一種想法和希望,則所有密法儀軌進入道場之後,都會自動暗自進行抽稅的活動,偷偷暗中把道場的靈氣抽走,去供應原來儀軌出處的密教團體,對於我們這一種大戶來說,也許只是抽一些肥油出去,所以感覺不會很明顯;但是其它那些散戶或者一級窮戶來說,那就會變成抽血活動!

 

所以無論任何密法儀軌,要進入阿逸多法輪中心時,都會接受剪斷臍帶的基本立場!完成之後才可以讓這些本尊就位接受供養!而每一次剪臍帶的前一剎那,每一位密教本尊的脖子上都是掛滿了繩索,有些只有一條、有些則有四、五條之多,剪斷之後這些傳承的力量才會消失,不會再出現道場靈氣被暗中偷取的現象!

 

方老師替白度母剪斷傳承之後,發現她的法身太過膨脹,對於修法時是一種障礙,所以請她縮小一點比較方便?當時她的回答就是眾生把她吹得太大了,所以變成如此擁腫,行動也變成姪礙難行!因此她也很樂意把身體縮小,身體才可以通行無礙!

 

(二)  羊脂白肉

110日下午白度母再度出現的時候,身上雖然沒有那麼的擁腫,但是卻出現一大張厚厚的皮毛,顏色是純白色的厚羊皮!

方老師看過的羊皮其實也算不少,但是看到白度母手上拿著的那一張羊皮,確實從來沒有看見過會如此厚實?而且白羊皮之上還出現不少的斷箭,這些利箭雖然已經射穿羊皮,但是卻變成小小一根火柴棒一樣的小東西,掛在羊皮之上有點異相?

 

後來方老師才想通這一張羊皮的道理,原來當頂髻尊勝佛母出現的時候,白度母也急忙的跑出來示現,原因就是她的功能剛好與頂髻尊勝佛母的作用相反,頂髻尊勝本尊的功能是把不合法、不合規距的諸神射下來!

而白度母則是以保護者的姿態出現,要以這一張白羊皮遮擋著頂髻尊勝本尊的利箭!讓諸神有一塊安心立命之地,成為諸神觸犯戒律時的唯一保護傘,提供了一個安全地區,讓他們有喘息的機會去修法、贖罪、將功補過!

 

了解白度母的真正功能之後,因為方師尚未寫到白度母的相關問題,因此請她回避一下,等到下一場次的時候她再出來活動?在這一個空的時間中,方老師需要花一點時間去閱讀白度母的資料,才作為最後的結論:

 

白度母延壽法儀軌

前言:

白度母的藏名是Drolkar,他是二十一度母中的一員,故此他的本源便是綠度母。二十一度母皆源出於綠度母,但卻各有其殊勝功德,而白度母便是為眾生賜予長壽的度母。在印度及西藏佛教中,有許多延壽本尊,最著名的是白度母、尊勝母及無量壽佛,他們三尊被合稱為“長壽三尊”。

  在印度及藏傳佛教中,有許多延壽的有效法門,但這些眾多的法門不外乎分為三類:服用長壽甘露丸、修持某些氣脈法門及依止延壽本尊。修持白度母或尊勝母等法門,屬於第三種類別。

壽命長短的取決因素。我們的物質世界,乃由地、水、火、風這四大元素所組成,我們的肉身亦然。身體內的四大,必須不過盛、不衰弱,並相互平衡,更要與體外的物質世界之四大元素互有交流,方為健康的狀態。

如果風大不調,會有神智上或呼吸方面的病況;水大不調,便會有血液迴圈及體液分泌的問題;火大不調,體溫調節及消化系統便會出問題;地大不調,骨骼或皮膚便會有病況。如果體內的四大與體外世界之四大的正常交流感應中斷了或不正常,亦會導致毛病的產生。

此外,有些魔類的確有攝取人類的生命力的能力。在生命力被攝奪了部份時,身體健康也會出毛病。以上所說的,是根本的理論。平時我們說細菌及傳染病侵入身體致病,其實是四大本身有毛病才會發生的,故此這些理論互不矛盾。如果再往上走一層來講,長壽與否,取決於功德及壽元,此二者又取決於業力。

  在修延壽本尊時,我們靠本尊之加持,協助我們把失調的體內四大元素重新調整過來,把不足的補足,把不平衡的重新平衡過來,把堵塞了的體內四大重新與體外之四大溝通感應,也把被攝奪了的生命力重新勾攝回來,從而回復健康狀態及達致長壽的目的。

(資料來源:白度母延壽法儀軌)

 

(三)坊間資料

多羅菩薩法門釋無畏/

南無多羅菩薩!多羅菩薩,或稱為度母。

據不空三藏翻譯的《佛說大方廣曼殊室利經》記載,觀世音菩薩入於普光明多羅三時中,從其面輪右目瞳中放大光明,隨光流出現多羅菩薩,多羅菩薩普告大眾說:「誰在變苦,誰在流溺生死海中,我令誓度。」

 

在唐朝時,不空三藏及沙門釋通智,翻譯了多羅菩薩的相關經典數部。我們從現在大藏經的經典中,雖然沒有明顯看到唐朝玄奘三藏翻譯多羅菩薩的經典,但我們亦可以從沙門釋通智翻譯的《觀自在菩薩隨心咒經》後面附註的記載中,看到沙門釋通智曾經於玄奘三藏法師處,學習相關的法印,可見玄奘三藏法師也是知道,並且應該也深解多羅菩薩法門。

 

宋、元之時,如法賢大師等人,從印度或西藏翻譯出多羅菩薩的相關經典,這些在《大正藏》都有收錄。現今還有不少翻譯者,陸續從藏傳佛教的藏文經續中,翻譯度母經續為中文,也包括了藏傳上師對度母的開示等等。

 

藏傳佛教的度母,與漢傳佛教多羅菩薩的意思其實是一樣的。多羅菩薩的經典,包括源流、名稱、咒語,因眾生的因緣不同,而有不同的示現。因為現今修持多羅菩薩法門者,多依藏傳的經典修持,而在漢傳佛教中不空三藏的《佛說大方廣曼殊室利經》的多羅菩薩心咒和藏傳佛教的綠度母心咒完全相同,故在此依《佛說大方廣曼殊室利經》略作介紹。

 

修持多羅菩薩法門的少分功德,經中提到包括:人天果報,滿足菩薩地,求見觀音、勢至菩薩等都可以滿願。

另外經中說到:「若於三時中,寂靜心無染,一心常念誦,速疾滿六度,具足如來藏,涅槃及實際,光明不壞身,無等等三昧,坐於金剛座,轉無上法輪,開人天之眼,修行多羅故,如上皆滿願。」

修持多羅菩薩法門也可以開展智慧,經中說:「欲悟陀羅尼,儀軌諸方便,了義及修多,甚深之理趣,及息三有苦,當誦洛叉遍。」也說到:「問決諸疑惑,隨事皆曉了。」以及求延壽命,豐富的財寶這些等等,只要依照經中所說方法修持,都可以滿願。

 

修持多羅菩薩法門,既然連成佛利生的大願都可以成就,何況世間一般的果報。但世間的快樂總是無常有限,我們應該不耽著於世間的快樂,而為了能夠利益一切的眾生,祈求往生淨土及成就佛果。

 

偉大的文殊師利菩薩是諸佛之師,而多羅菩薩則是諸佛之母,經中提到:「多羅大悲者,一切之慈母,天人及藥叉,無一非子者,故號世間母,及與出世間,觀音大勢至,金剛與善才,文殊須菩提,慈氏與香象,月光無盡意,離垢虛空藏,妙眼及大慧,維摩等菩薩,皆是多羅子,亦是波若母,三世諸如來,一切摩訶薩,無一非子者,皆稱是我母,慈育諸有情,安載如大地。」

 

除非我們已經有其他的修持本尊,為了平息我們無量的痛苦,也為了幫助所有的眾生獲得安樂,我們應該開始修持多羅菩薩,或稱為度母的法門。

(資料來源:多羅菩薩綠度母-文集)

 

(四)度母的故事

論度母(李南/文)

在西藏,有這樣一位名聞遐邇的女神,她受到廣大民眾的熱烈崇拜。無論僧俗,都虔誠地供奉著她的神像。人們呼喚著她的名號,唸誦著她那與六字真言「嗡嘛呢叭咪吽」一樣著名的真言「嗡,達列,度達列,度列,梭哈」,觀想著她那仁慈美好的形象,虔敬地向她頂禮膜拜。困厄災患中,人們向她呼救;痛苦憂傷時,人們對她傾訴;幸福歡樂之際,人們又與她共享。善男信女們無不篤信,崇奉這位女神,她就會如同精神上的母親一般,在人生的旅途中,從搖籃到墳墓,精心呵護著你,為你指點迷津,保駕護航,直至你命終之時將你送往極樂世界。這位女神就是度母(Tara,聖救度佛母),又稱多羅菩薩。

 

一、 度母崇拜的源與流

度母在西藏僧俗大眾的心目中,具有極其崇高的地位。西藏人民甚至把她視作自己的始祖。關於藏民族起源的一個神話中提到,觀世音菩薩化身為猴子,與化作羅剎女的度母結合,生下後代,逐漸繁衍為藏民族。這一說法甚至被收入到正式的西藏史書與佛教經典當中。

然而,眾所周知,度母崇拜源於印度。西藏的不少史書都稱,尼泊爾赤尊公主入藏嫁給藏王松贊干布(?—650年在位)為妃時,曾帶去一尊檀香木的度母雕像,後置於大昭寺中。這可能是傳入西藏的最初的度母像。在此之前,度母崇拜在其發源地印度應已是十分盛行。在印度,關於度母崇拜何時以及如何起源、發展、流行,史書中並無確切的記載。但是有兩條史料值得一提。一是蜚聲印度文壇的古典梵文小說家蘇般度(約為六、七世紀人),在小說《仙賜傳》(Vasavadatta)中,曾用他所擅長的「雙關」的修辭手法,寫下這樣一頌詩意即:「只見曙光女神對群星表示忠誠,籠罩在紅色的天空裡。宛若一位比丘尼對度母表達虔敬,身披著紅色的僧衣。」

Tara」可以是「星星」或者「度母」,也可作「天空」或「衣袍」。蘇般度既然將比丘尼對度母敬拜的內容寫入他所謂「字字雙關」的詩中,說明當時他的讀者們對這種崇拜已習以為常。從另一個角度也說明了公元六、七世紀時,度母崇拜在印度已經廣為流行。

 

另一條史料則對蘇般度的雙關詩提供了相關的映證。

我國唐代高僧玄奘於公元633645年在印度遊歷。在其著名的《大唐西域記》中曾兩次提到多羅菩薩像。一是在摩揭陀國波吒釐子城西南方向三百多里處,有一座氣勢恢宏的鞮羅擇迦寺,是由頻毗娑羅王的末代孫子所建造。在玄奘的筆下,我們領略了那宏偉壯麗的廟宇,構築精美的精舍,蜂擁而至的國內外優秀佛學人才,多羅菩薩與佛陀、觀自在構成的三位一體的威嚴的黃銅鑄像,這些皆說明當時多羅菩薩在印度佛教中地位很高,影響頗大。

 

玄奘見到的另一尊多羅菩薩像是在那爛陀寺附近,「滿胄王銅佛像北二三里,磚精舍中有多羅菩薩像,其量既高,其靈甚察。每歲元日,盛興供養。鄰境國王、大臣、豪族,齎妙香花,持寶幡蓋,金石遞奏,絲竹相和,七日之中,建斯法會。」當時多羅菩薩崇拜之盛況,於此可見一斑。

關於度母崇拜的起源,不少學者都認為它源於古代盛行於愛琴海——非亞地區的大女神崇拜,多羅可被視作遠古時期印度土著的大女神,是印度當地人民虔信的主要形式。以後,她發展成為在佛教、印度教以及耆那教中皆赫赫有名的大女神。

 

關於度母的起源,據大方廣曼殊室利經觀自在菩薩授記品載,多羅菩薩由觀自在菩薩眼中放大光明而生,故而光照一切眾生,如同慈母一般,以憐憫之心救度眾生出離生死苦海。另外有不少傳說,較為通行的說法見於《度母本源記》,是說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在無量劫前每日不辭辛苦,救度大批眾生。一日她睜開聖眼觀察,發現六道中眾生並未減少。於是菩薩不禁悲從中來,流下眼淚。淚珠滴落,化作蓮花,從蓮花中生出身色各異的21尊度母,紛紛對觀世音菩薩立誓,表示要協助她共行救度眾生之偉業。於是,觀世音與眾度母並肩攜手,每天救度眾生無數,立下無量功德,更加聲名顯赫。

 

另一則傳說值得注意:在無始之前,世間的彩光王國有一位慧月公主,她虔敬地信奉鼓音如來。經過長達一千萬億年的供養與修習,她終於認識到了勝諦。於是眾僧人便前來遊說:「你當務之急,就是要誠心誠意地希望你那用於聆聽佛之教誨的身體變為男兒之身,因為這一願望肯定能夠實現。」然而慧月公主卻拒絕了他們,堅定不移地以女兒之身修習。又經過數千萬億年的艱苦修煉,終成正果,並以「度母」的名號著稱於世。每日早晚,她都要分別救度一千萬億眾生;同時,又保護著十方無數地區的一切眾生免遭傷害,救度八難和十六難。

 

佛教中的度母崇拜同佛教本身一樣,在印度衰落了。然而卻在我國的西藏地區生根發芽,結出累累碩果。度母崇拜何時傳入西藏?前已提到,最初的度母像是由尼泊爾的赤尊公主於公元7世紀上半葉帶入西藏的。但目前尚無確鑿的證據證明當時在西藏度母已經獲得特別的尊崇。至8世紀下半葉共有3部關於度母的經文被譯成藏文:《觀世音之母》、《讚揚多羅菩薩一百八名贊》、《救一切大難之崇高度母贊》。但也很難說當時在宮廷與學術圈子之外,度母有什麼很大的影響。在整個前弘期(7世紀中—9世紀中)內,度母崇拜並未在西藏紮下根。

是印度著名高僧、度母的忠實信徒阿底峽(9821054年)於1042年的入藏,使這一狀況得到根本的改觀。阿底峽個人對於度母的熱烈崇拜,感染了他所遇到的每一個人,從而促進了西藏度母崇拜教派的形成。阿底峽親自撰寫了4部關於度母的著作,包括對於綠度母和白度母的頌詩、喚請,這位女神的濟世方法等內容。在此基礎上,建立起幾乎整個度母崇拜的西藏教派的基本模式。此外,他還促使6部有關度母的印度佛教經典譯成藏文。由於阿底峽的不懈努力,11世紀下半葉西藏地區對於度母的興趣達到了高潮。

 

西藏本地的一些著名翻譯家如達瑪札、仁欽札等也陸續譯出不少有關度母的經文如《救度佛母二十一禮讚》、《為一切如來之母——度母的一切作用之源的怛特羅》(卻吉贊波譯,12世紀晚期)等,進一步促進了度母崇拜的形成、發展壯大以及經久不衰地盛行於世。及至14世紀《紅史》問世時,度母已不容置疑地以藏民族的始祖母的身份被載入史書。西藏後弘期(公元978年—)發展起來的主要教派,如寧瑪派、薩迦派、格魯派、噶舉派,雖各自都有本派的本尊神,卻又無一例外地認為自己是阿底峽的直系傳人,皆虔誠地信奉度母,將其稱作本教派的保護神。

 

度母有多種形象。在印度佛教中,只有那些真言是「嗡,達列,度達列,度列,梭哈」的女神可稱為度母。她們分為綠、白、黃、藍、紅五種身色。有些度母發冠上有不空成就、阿?佛等五禪那佛的小肖像,以標明其所屬的禪那佛系之身份。不同形象的度母分別具有112個面孔,224個臂膀。最基本的形式是左手持青蓮花,右手結施願印。如前所述,在藏密中由觀世音菩薩化現而來的度母共有21種,其中,最負盛名、廣受崇奉的是綠度母與白度母,傳說中分別由文成公主與赤尊公主化現。

 

綠度母的形像是:頂戴發冠,上有化佛,身著天衣,遍身瓔珞珠寶,於蓮花座上結跏趺坐,右手結施願印,左手持青蓮花。其形象雍容華貴,美麗慈祥。

 

白度母的形象、裝扮與綠度母大致相同。不同的是膚色潔白,坐姿也略有區別。此外,她生有七眼,俗稱七眼女,這一顯著的特徵象徵著她能夠觀照一切眾生。

 

度母以救人脫離災難著稱。她的救度神通早期列為8種,即救獅難、象難、火難、蛇難、水難、牢獄難、賊難、非人難。嗣後,度母的救八難又發展為救十六難,加上了救疑、欲、貪、嫉、恨、謬論、虛妄、傲慢等人的內在邪惡之難。而在西藏,救八難的職責為綠度母所獨有,所以她又稱為救八難度母。

 

廣大的度母信徒皆誠信,度母熱愛並護佑著她的修習者,猶如天上的月亮,寸步不離地陪伴著他們。因此在人們落難時,僅僅呼喚女神的名號,就足以獲得她的保護。但是在西藏,人們普遍認為更為靈驗的方法是唸誦她的真言——「嗡,達列,度達列,度列,梭哈」,甚至說,真言一旦出口,即使一個人的腦袋被砍掉,或被千刀萬剮,他也還依然活著。不過,藏人認為最具功德和功效的,還是整篇背誦《救度佛母二十一禮讚》的藏譯文,會背誦的人是最幸運的。因此大部分人也熟知這篇誦詩。當然,供奉度母也有一套較為繁複的禪定觀想修習法,供修習者修煉,與密教金剛乘的其他修習方法類似。

 

在藏區,家家戶戶都舉行簡單的儀式供奉度母。每日早晚,一家人常聚集在一起吟誦《救度佛母二十一禮讚》(以下簡稱《禮讚》)。有時對於度母的敬奉頗有些實用主義的意味。如,在冰天雪地、惡狼出沒的冬日,若村民要趕往另一個村莊,為了行路安全,他一早就向度母供奉一些牛奶,背誦《禮讚》,然後上路。

 

婦女觀想度母進入了她佩戴的綠松石頭飾中;男人們則在自己頭上放一朵花,過後要扔掉;或者也可想像度母鑽入戒指或其他飾物中。人們觀想著她手持一隻綠球,而觀想者自己則坐在球裡受到她的保佑。當人們感到不祥之兆的威脅時,一村之人便會聚在一起,僧人及有文化的俗人唸誦經文;其他人則都坐在露天裡,從早到晚轉動著轉經筒背誦《禮讚》。

 

每年夏季,當風和日麗、山花爛漫之時,藏民們便闔家出動,在鮮花盛開的山谷中安營紮寨,舉行大規模的祭拜度母的活動,感謝她所施予的恩惠,祈禱她未來的仁慈佑助。舉行儀典的主帳篷寬大、潔白,裝點著藍色的飾物。數百頂藏民的小帳篷如眾星捧月般圍繞著它,景象蔚為壯觀。在主帳篷內,聖壇前置一張圓桌,上面堆滿了婦女兒童們從山上採摘的野花。在儀典的最初兩天,藏民們供奉觀世音;

爾後,用三至六天的時間舉行敬拜度母的四曼荼羅供奉儀式,由六、七個喇嘛主持。不過這些喇嘛並非來自寺廟,而是常住村中,因此儀典中也就少有寺廟中的種種清規戒律。形式相同的儀式每日上午約八時至十時舉行,司儀的喇嘛將每個曼荼羅行完之後,人們便將手中的山花拋向天空,使繽紛的花雨從四方灑下;孩子們則齊聲高唱、歡呼。當儀式進行到特定的時刻,在場的全體人員便同聲吟誦《禮讚》。僧俗配合,十分默契。

 

午飯後,舉行各種遊藝活動,孩子們摔跤、拔河;人們大量飲酒;老人們轉動經筒坐在帳篷邊或養神或聊天。晚上人們載歌載舞,跳起熱烈奔放的鍋莊。就這樣,敬拜度母的宗教活動變成了藏民們自娛自樂、輕鬆愉快的盛大節日。

 

二、度母崇拜在文學藝術中的反映

無論在印度還是在西藏,關於度母的神通靈跡,都曾經或正在以民間文學的形式廣泛流傳。在這些民間故事中,當人們遇到殘暴的魔怪、盜賊、仇敵,凶惡的獅、象、蛇,陷入險惡的火災、海難、兵禍等一切災難之時,只要一呼度母的名號或念動度母的真言,仁慈的度母就會趕來,搭救正在苦難中熬煎的求救者。例如下面的故事:

 

從前有個男人。一天,他的仇人在夜色的掩護下,一把火點燃了他的房子。房中只有一個弱小的女孩。當大火燒到她面前時,無助的女孩高聲呼喚著度母的名字,向她求救。瞬息之間,她便看到一位綠衣女子立於熊熊烈火之上,接著傾盆大雨自天而落,大火很快熄滅了。

從前有個大富商,帶領滿載珠寶的500匹馬、1,000頭駱駝組成的商隊行進在荒野中。突然,一群足有上千人的強盜蜂擁上來搶他的珠寶,想要殺害他。這伙盜匪曾殺死許多商人,所到之處,經常是屍橫遍野,血流成河。他們還殘忍地把屍體釘到樹上,割下人肉吃掉。那名富商嚇得魂飛魄散,大聲向度母呼救。忽然間,奇蹟出現了。無數士兵執劍持棒,從天而降,將盜賊打得落花流水。

在西藏,藏戲班經常雲游四方,表演有關度母神蹟的本土故事。其中最為著名的是在西藏中部地區上演的面具劇《曩薩·敖本傳》。該劇描寫了度母的一位虔信者囊薩·敖本的磨難經歷,而度母總是在緊要關頭出現扭轉局面。這一劇目在露天演出,往往要連演數日。每當該劇上演時,萬人空巷,觀者如堵。演員載歌載舞,不時插入即興的插科打諢,而觀眾則是既熱情又喧鬧。故事的主要情節由一位述者敘述。與此同時,相關的角色出場演唱自己的歌詞並輔以動作造型,還有鼓鈸伴奏。下面介紹一下囊薩·敖本誕生的劇情。

 

在西藏中部的衛藏地區有一戶普通的信奉佛教的人家,男主人名貢贊·德欽,他的妻子叫娘察·塞莊。老夫妻無兒無女,每每吟誦度母的讚歌,日夜不停,卻並不奢望從中謀取什麼好處。

一天晚上,在他們背誦了十萬次度母真言之後,妻子憑藉這一功德之力,做了一個極其神奇的夢。她向丈夫講述了夢境中的種種神妙跡象,並請夫君告訴自己夢境預示著什麼。

 

【貢贊·德欽】

我往生往世和今生今世的面容美麗的妻啊!我的夫人娘察·塞莊,請聽我言。

雖然確實會有錯亂的夢境,這個夢卻是對未來的預言。

那從位於聖度母心中的字Tay放射出、又在你心中央消散了的光芒,

是一個跡象,表明身為三世一切佛之活力的度母的祝福駐於你心中。

 

你體內生長的一枝蓮花,又是一個跡象,說明這枝花將會生長為一切荼吉女之佼佼。

一群蜜蜂從四面八方飛聚到那裡,以及它們發現了富有花蜜的寶藏,

又都是跡象,說明她將要利益眾生。

一切眾生,無論潔與非潔,她都會以身、語、心來善待。

 

雖然在我們年輕時,當我們牙齒雪白時,我們沒有兒子,

但是在我們年老時,當我們頭髮雪白時,我們會有個女兒。

而當她降生時,她肯定會勝似兒子。因此讓我們向各方神明致敬吧!

娘察·塞莊啊!這個夢極妙,你要心裡高興,娘察·塞莊!

 

於是他們多次上向佛、法、僧三寶供奉,下向那些命運悲慘的人施捨;向僧伽致敬。借此力量,一個可愛而又不凡的女兒降生了。

嚴格說來,上述民間故事與戲劇並無多高的藝術水平和多大的文學價值,它們不過是大力宣揚了度母的神通及崇奉度母的效用,熱烈謳歌了度母信徒的虔誠,當然也傳授了敬奉度母的方法。總而言之,皆具有濃厚的宗教色彩。然而不容忽視的是,這種為廣大無甚文化的底層民眾喜聞樂見的通俗文學形式,在悠長的歲月當中,為度母崇拜的深入人心,使之成為西藏人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起到過無法替代的作用。

在虔信度母的文學作品中,也不乏一些文人墨客和佛教學者的詩作。下述五世達賴喇嘛阿旺·羅桑嘉措的頌詩就是這一類作品的代表。

 

在一朵盛開的嬌嫩蓮花的中央,在位於花蕊中心的月輪之上,

那女神的身姿妙不可言,令人神往,一切征服者之母啊!在那裡我將禱詞獻上!

 

一萬輪太陽環繞著你的燦爛光芒,它閃耀在層疊的無數顆綠寶石上方。

你的笑顏就是對眾生的最高褒獎,它賜福眾生,使他們勇氣增長。

你那長長的秀目,延伸得似一彎彩虹,它伸展著,將濃濃愛意灑到眾生身上。

 

在一片美妙無比的青蓮叢中,你的眉之藤蔓,婆娑起舞,儀態萬方。

你那縷縷青絲,烏黑得宛若一群蜜蜂,結成根根柔美的發辮,垂在腰際蕩漾。

 

你輕啟朱唇,微露笑靨,彷彿在對你那40粒整齊的皓齒表示讚賞。

你那呈施恩勢的右手,救度眾生出離八大苦難的海洋。

你左手的纖纖玉指所持的一簇蓮花,在你的耳畔搖曳生姿,卻因盛開的花朵低下臉龐。

 

在這首詩中,詩人用堆砌的華麗辭藻,不僅僅表達了信徒對於神明的虔誠、熱烈的崇拜之情。從他對度母容貌的細緻入微的描寫,對其美妙身姿和笑靨以及秀目、烏發、朱唇、皓齒、玉手等由衷的讚歎、深情的描繪中,無不隱隱傳遞出一種綿綿的情意,彷彿是在對他心儀的戀人傾訴衷曲。這似乎與印度虔誠派文學的傳統一脈相承。

還有一些文人創作的詩歌,一掃靡麗之風,以民謠般的純樸聲音唱出真摯的情感。例如朗贊·坦培·傑岑所作的《向度母苦泣》一詩。(節選)

從心骨深處我懇求你,(三寶作證這不僅僅是出自口的語言)

請對我稍加考慮,現出你的笑臉,可愛的神啊!讓我品嚐你聲音之美酒的甘甜!

大大小小的喇嘛都愚弄我們,玩弄著教義的謊言,

口口聲聲諸法無常,講道卻是為了金錢。

 

他們自稱懂這懂那,實際上是一竅不通,卻又因執著於八世法而無比傲慢。

但是由於在這萬惡的時代,無事令我留戀,你就是我首要的喇嘛。

賜予我力量吧!愛之本源!展現出你的慈悲力量,請將我掛牽!

 

假若我去尋求庇護,任何佛都不會將我欺騙,然而目睹著這萬惡時代的一切罪惡勾當,

大部分佛已寂滅入涅槃。有些可能尚存慈悲之心,可他們又有何術回天?

 

但是由於我沒有護佑我的其他神仙,你就是我首要的保護神。

賜予我神奇的成就吧!愛之本源!展現出你的慈悲力量,請將我掛牽!

護法者並未顯示他們的威力,他們蔑視那些籲請者,不去行使職權。

 

確實,有些世俗精神,以凶殘為榮是其特點,雖可奏效於一時,卻最終將你拋諸一邊。

但是由於我不奢望別的護法者能為我排憂解難,你就是我首要的護法者。

恪盡你的職守吧!愛之本源!展現出你的慈悲力量,請將我掛牽!

 

財富的名稱即等同於它的內涵(即「謬誤」),它產生煩惱與塵世相連。

當死亡來臨時,除非你有真正的財富,令你眼熱的珍寶難道能讓你帶走什麼,

哪怕是芝麻粒一點?

但是由於對虛幻的財富我並不貪戀,你就是我首要的財富。

滿足我的願望吧!愛之本源!展現出你的慈悲力量,請將我掛牽!

 

人不能相信不忠之友,哪怕僅僅一天,他們假裝與你親密無間,

內心卻始終與你作對:願意時是朋友,不願意時就如同仇敵一般。

 

但是由於對卑鄙的朋友我並不留戀,你就是我首要的朋友。

請靠近我,愛之本源!展現出你的慈悲力量,請將我掛牽!

你就是我的喇嘛,我的保護神,我的護法者,

我的避難所,我的居所,我的財富,我的朋友,我的隨員。

既然你就是我的一切,也請讓我輕而易舉地一切遂願!

 

在此詩中,憤世嫉俗的詩人將批判的鋒芒掃向了廣闊的領域:上至貪婪虛偽、欺詐成性的大小喇嘛,難以信賴的諸神佛,凶殘而又失職的眾國王(護法者),下至背信棄義的所謂朋友們以及生不帶來死不帶走的虛幻的財富,在他犀利的筆鋒下,一一遭到鞭撻、唾棄。該詩較為全面地展示了醜惡的社會現實,深刻地反映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真實地表達了作者的悲憤與無奈之情。結論是只能去慈悲的度母那裡尋求解脫之路——一種精神上的慰藉,同時也宣揚了一種誠摯熱烈的宗教情緒。

 

三、關於度母崇拜現象的幾點思考

度母崇拜何以在印度以及後來我國的西藏地區影響巨大,廣受歡迎呢?

是否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說明。

首先,度母的形象典雅端莊、美妙動人而又仁慈祥和,從五世達賴喇嘛的筆下我們已經領略了度母在信徒的心目中是何等的綽約多姿。在佛教密宗的萬神殿中到處充斥著面目猙獰、形象醜陋的凶神的情況下,度母特立獨行,更具親和力。人們不必懷著敬畏的心情仰視她,只是感到樂於親近她。此外,密教萬神殿中歡喜佛(雙身佛)的形象隨處可見,度母雖也偶或充當某位神明(如馬頭明王)的明妃,但基本的形像是獨來獨往的,更易於供信徒們崇奉。

 

其次,度母的主要濟世方法,是以她那無邊的慈愛和神通保護、救度眾生。最初是救度落難的人們,從八難、十六難進而是一切魔障、業障、病困等苦難,最後發展為可滿足虔誠信徒們的一切心願,直至命終將他們送往極樂世界。這在災難深重而又貧苦無告的廣大古代勞動人民看來,不啻是一大福音。人們自然而然地向她尋求救助、護佑,將她視作救星以及精神上的寄託。

 

第三,不少大神佛需一年舉行一次儀軌繁冗的大祭典,動輒耗資靡費。與之相比,度母崇拜形式簡單、樸素,隨時隨地皆可進行。信徒只需呼喚她的名號、唸誦她的真言便會產生奇效。這為信奉她的廣大底層信徒帶來極大的方便。故度母堪稱平民之神,而非貴族氣息濃重的寺廟神,或不僅僅是寺廟神。

 

第四一點尤值一提。度母是以女神的形象出現的,這會使為數眾多的女信徒倍感親切。而據稱,她對婦女尤其關愛有加,這對受苦尤深的廣大底層婦女具有巨大的號召力。如前所述,在那則度母起源的傳說當中,當眾僧人遊說慧月公主修成男身以求正果之時,公主卻反駁道:

「既然無『男』或『女』這種事物(無『人』、『我』或『覺』這種事物),

這種對男人和女人的束縛亦即『空』。

啊!世間愚蠢的人們是多麼的自欺欺人啊!」

接著她便許下最誠摯的心願:「那希望通過男人之身獲得圓滿覺悟的人很多,

然而那希望在女人之身中為(最高)目標服務的人卻實在是幾乎沒有。

因此,我願只通過女人之身為(最高)目標服務,

直到這個世界完全成為『空』時為止。」

這一席話可謂擲地有聲。去除其宗教的外衣,它多麼像是古代社會中一篇女權主義的宣言,閃現著要求男女平等思想的光輝,實為難能可貴。縱觀人類歷史,男人對女人的家長制權力是人類社會的一種基本權力關係,幾乎一切已知社會中的男性都擁有凌駕於女性之上的權力。儘管歷史的列車已即將駛入21世紀,然而這一令女性痛苦、令不少有識之士痛心的不平等狀況並無多大改觀,男性的權力依然無所不在。從傳統的男性中心的心理定勢出發,人們已習慣於從男性視角來觀察、思考問題,總認為女性是被動的、不重要的附屬品,是「難養」的「小人」、甚至被視為萬惡之源。

 

請看,基督教中的人類始祖之一夏娃即是由男人的肋骨做成。她經不起蛇的誘惑,又促使亞當墮落,共同偷食禁果,雙雙被逐出伊甸園,使人類犯下原罪。中國歷史上,妲己、褒姒、西施、楊玉環、武則天……一個個著名的女性都成為一股股禍水,禍國殃民,以至於亡國亡君。一旦女人大權在握,即被視為有悖常情,不合法理,只會擾亂正常次序。而在這種情況下,在古代社會中,度母被賦予至高的地位,無上的權力,無邊的神通,受到無數男女信徒的狂熱崇拜,便具有非同尋常的進步意義。在這個形象身上,無疑會寄託著廣大婦女打破男性一統天下的希望與理想。

 

第五,度母在西藏是如此地廣受尊崇和愛戴,使她最終成為傳說中的藏民族的始祖。以慈母的形象救度眾生反過來又使她進一步受到男女老幼的一致歡迎。人們感到她足以信賴,可以隨時向她傾訴衷腸,成為人們的精神依託。度母崇拜已融入人們的日常生活之中,不可或缺。這也是度母在西藏廣受崇拜的原因之一。

(資料來源:多羅尊者綠度母-文集)

 

(五)包庇黎民

2007111日星期三下午,方老師閱讀了如上眾多的文集介紹,感謝這些者花費了不少的時間去鑽研,才寫成上述幾編重要的文章,讓方老師終於了解度母菩薩的系統特色,但是文中談論到白度母的專文還是太少了一點,而網站上的宗教文字記錄,如果不是在推銷賣買佛像法器;就是自誇自賣白度母之密法灌頂,是無死的偉大密教法門?

 

因此今天方老師能夠看到如上精妙的網站文章論述,是非常不可多得的宗教文學作品!

整套文字記錄出來的特色,度母系統其實是一個非常雞婆的菩薩大系統,每一位雞婆菩薩都願意為那些升斗市民服務,救苦、救難、到最後是什麼都救!

 

因為這種救苦救難的精神,對於民間小老百姓來說,當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其實與法界中執法的諸天執法神,基本上是衝突的,因為這些小老百姓一不小心,觸犯了種種過失的時候,就會躱在度母系統之中的裙帶之下避難,直到追踪輯拿他們的執法神離開之後,他們才膽敢出來活動!

 

所以度母、度母、救度母!通通都是包庇一干犯罪人等的保護神!

她們把手上的羊皮一攤,什麼樣的景象都遮擋住了,包括頂髻尊勝佛父射出去的弓箭,都會被這樣的一塊羊皮擋住,所以暫時可以遮住執法神的行動,幫忙救助那些誤犯罪行的小人物,讓他們也可以暫時獲得法律的緩助,得以喘一口氣之後,再謀定而後動,把握時機去做懺悔,因此、修白度母密法的人必須要了解,不要把度母菩薩變成只會擋箭的雞婆,雞婆中箭的時候也會受到傷害的!抵擋弓箭的時期也不能太長?

 

否則羊皮白玉沒還有掉落之前,度母自己就以經性命不保了!度母不是永遠不死的菩薩,如果包庇的大事惡事太多,誰都不能夠再撐下去?擋箭牌不是永遠都可以無限用期的使用,就算金剛不壞也會有損壞的一天,鑽石那麼硬也會找到它的剋星,所以最後還是會被人類拿起來刻畫雕啄,磨成各式各樣的稜面!

 

天下間的雞婆可多得很,但是度母掛了就無人可以再找她救命了!

所以最後方老師的肺腑之言:「度母不要再那麼雞婆了!

應該讓那些小老百姓受一些適當的教訓!

原因是挫折才會讓人類有機會反省!逃避災難的結果,只會變成迷信!

迷信就是所有教育最失敗的地方,世界上只要有它的存在、天下就會大亂!

人類所有災難之來源,有一半都是自己所造成的惡業!

另外的一半才是老天的處罰!

不要隨便原諒自己的懶惰、也不要隨便接受自己的無知!

原因是下一次災難的來臨時,必然是這兩個題目所惹出來的禍患!

這就方老師的建言和結論。」 

111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