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房山石經下

 

(一)石經與伏藏

 

《房山石經》一部現代版的伏藏

穿梭時空的科學家、宗教家、行者的蓮花生大士,佛陀與蓮師都曾預言,末法惡世之時,人心貪婪,物充斥,佛教正法會經歷各種法難與災害,為了使佛法永續不斷,所以許多經藏、法寶、修法儀軌都被收藏在香巴拉淨土與龍宮中。且蓮師還曾預言,佛教法脈可在人間流傳五千五百年(含密法),故蓮師在「地、水、火、風、空」之中,以及許多秘密聖地、群山峻嶺和異次元空間中,埋下了十八萬部的伏藏,以待後代佛弟子的發揚光大。

 

  蓮師也曾說道:「國王、大洪水(包括其他的火災、天災等)以及魔王魔眾等,會毀壞佛教正法,所以必須埋下伏藏,以保存佛法經藏、法寶、密續。」且蓮師也特別研究過,於未來第幾百年、幾千年時,哪一種密法較適合當時的社會以及眾生修持,而該伏藏就會被發掘「出世」。但伏藏師也有「假的」,所以一個地區或時空中,只會出現一部伏藏,絕不會兩組伏藏同時出現,以防魔王製造「假伏藏」。

 

  此外更特別的是,許多蓮師弟子會乘願再來轉世,並在「應時、應地、應機緣、應時空」的各種因緣具足下發掘「秘密伏藏」。且大多的伏藏師(即岩傳派的行者)與修持並「證得」伏藏法的上師,是分工合作的,所以藏密歷史上亦出現許多偉大的伏藏師。蓮師也曾提到,伏藏的發掘與修持圓滿,可以避免許多轉世靈童,因為政治力介入,或門戶派系鬥爭,而出現「鬧雙胞」的假轉世靈童之困擾。而且許多密教傳承會因戰亂而中斷,這時也必須待機緣成熟時,由岩傳系統來復興法脈。

 

(一)  蓮花生大士所埋之伏藏之發掘與解碼

為什麼筆者非常欽佩與讚歎蓮師對佛法在五千年中,如何依某個世紀(時代)而有當時最適合的佛法出世,以利益當時的有緣眾生,這是要極大的佛法證量,以及對五千年內(蓮師所埋下之伏藏,是預知及針對佛陀入滅後五千五百年內,佛法密法會展轉在各地區流傳而作準備。),每個一百年,應當出現何種佛法來應化人間,蓮師有如穿梭時空的科學家,蓮師似乎去過未來世界,完全明白第幾千年的某時期,於當時的眾生最需要那一種佛法,最能應時、應機、應地的出世,且與那個時代的人最相應。

 

  許多金剛乘弟子都知道,昔日蓮師弟子曾向鄔金教主蓮花生大士請益說:「請上師慈悲開示,末法惡世的時代,是什麼時候來臨呢?」蓮師很慈悲的說道:「鐵鳥當(騰)空(即天空中有許多現代飛機飛行時),就是末法惡世的時代來臨了。

 

  而蓮師比較詳細預言是說:「鐵鳥當空時,就是末法時代到來,此時我佛教密法將會興盛且普傳於全世界。於這末法五濁惡世中,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朝綱混亂,女人不守貞節,男人淫慾不檢,佛教末法的許多敗相徵兆都浮現了。」

 

   蓮師又預言說:「奇妙哉!那個時代的車子不用馬匹來拖拉,自己可以發動行駛(指汽車)。奇妙哉!那時的青少年,為什麼腳底下要踩著牛角,且裝上輪子滑來滑去呢(指現今年輕人愛玩的直排輪鞋等運動)?奇妙哉!奇妙哉!那個時代的人們,不必出門,每天只要坐在鏡子前面,就可以知天下世事了,且更可互通訊息啊!奇也妙哉!(這是指現今極為發達的網路、通訊及電信等科技,且蓮師預言的網路世界生活,還是採用LCD液晶顯示的高科技哦!不是CRT那種笨重之螢幕,故蓮師才會說,未來世的人,每天坐在鏡子《平面LCD》前,自言自語,就能知天下事了,奇妙哉啊!)」

 

蓮師早已預見於末來世,密教弟子的重要法脈傳承,若單單只依靠不斷的乘願再來轉世,例黃教與白教的輪迴轉世,然後再找靈童的方式,並不可靠。因為人類的私慾、野心、權力心太大,會因人們心中起了魔念,而各派系人馬爭奪靈童,政治力與私心介入,永無止盡的爭傳承、鬥爭、暗殺、下毒、各種手段都有,這也是密教法脈傳承上的魔難。所以蓮師從入藏前,就已經開始埋下伏藏了。

 

要解開蓮師精心設計的伏藏法,是有許多環結及關卡的,這也是蓮師智慧高超之所在。首先蓮師受以懸記,每一個時代、地區、法緣法運機緣,只會出現一位伏藏師,若出現兩位伏藏師,則其中一位就是假伏藏師,甚至是魔王派來毀滅即將出世殊勝大法的假伏藏師,這也是宙宇間正邪力量的拉扯與消長,這就是為什麼有些靈童被尋到,而又因政治力介入而遭軟禁或殺害,這也是宇宙中黑暗的魔力在運作,天魔最希望殊勝密法傳承速速斷滅吧!

 

伏藏的發掘是分兩組人馬來運作的,伏藏師大部份是作蓮師伏藏經咒的解密與考證還原,且伏藏的法本上有許多特殊符號,這是一般人看不懂的,就算你用現今世上的超級電腦也是無法將伏藏中的標記、符號解密。例如《房山石經》中的「刻漢僧」與「刻梵僧」所使用的特殊標記,有點像在刻五線譜,稍一不小心就會弄錯了。轉譯密咒的人除了要熟悉古代祖師大德所規定的解密咒方式外,更要嚴持淨戒,苦修梵行,以及投入極大心血,方能把《房山石經》中的梵文咒完整“解碼”,而譯成現代人所看得懂的羅馬拼音文字。

 

筆者常聽果濱老師說:「古人據《梵本》以刻經,一字一刻,流血流汗,願諸大德珍惜之」,他非常強調要以祖師大德(例不空三藏)譯梵咒時所採用的「標記」或「特殊符號」,乃至一定要採用梵文咒音中所標記的「清、重、濁音、彈舌、轉舌、引、二合、三合、四合……」等的發音技術,絕不能含糊。唐密祖師親自到印度取梵經梵咒,也受過嚴格的梵文訓練,自己的行持方面也都得「大成就」,所以他們所譯的咒語絕對是最可靠的。雖然法本經過歷代的戰亂,輾轉傳抄,多少有一些脫漏,但不至於太離譜。下面就再繼續介紹《房山石經》。

 

(二)  埋藏千年的《房山石經》

下面有些《房山石經》考證資料,是引用果濱老師的文件。

為了保存佛經,使正法長住世間,隋•大業年間(公元605年),天台宗二祖南岳慧思大師的弟子靜琬法師遂發心刻經於石,以留傳後世。他是「房山石經」的最早創刻者,以後他的弟子繼承師志,不斷鐫刻,代代相傳,歷經唐、遼、金、元、明等朝代。在這千餘年間,除因戰亂出現過幾次短暫的停頓外,刻經事業一直持續不斷,到清初才完成史無前例的刻經事業。所完成的石經分別埋在北京房山縣雲居寺的石經山上九處洞穴,及現在雲居寺的地宮。共刻石碑一萬四千二百七十八塊石,佛經一千一百二十二部,三千四百多卷。

 

遼代所刻的《契丹藏》在我國早已失傳,但從「房山石經」中卻發現了《契丹藏》的複刻本,為我們研究這部早已失傳的遼刻《大藏經》提供了重要線索。

 

1956年是釋迦牟尼佛涅槃2500周年紀念,中國佛教協會以發掘拓印「房山石經」作為紀念的獻禮,秘藏洞穴鐫刻的石經迄今已達1300餘年,終於重現於世,並於1980起相繼發行「房山石經」的影印本,直到199910月出齊三十巨冊。

 

「房山石經」中有一部重要的密教經典《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是晚唐大德行琳勘訂和總輯唐以前的一切陀羅尼總集,共收錄724首咒語,是一部久已失傳的密教經典,內容共30卷,行琳大師自述序文長達1500餘字,撰于唐•乾寧五年(898年);而《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的「石版經」是在金•皇統七年(1147)四月五日刻成,本《陀羅尼集》在每一密咒旁注有「悉曇梵文」對照,以正讀音。不僅為唐密宗傳世保留下一部可貴文獻,同時也是研究唐代中印度音韻學的寶貴資料。

 

在《房山石經》編號第二十八冊中的《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其中卷二有收錄不空大師所譯的《大佛頂首楞嚴咒》(含心咒,全咒計580),這個不空大師版的楞嚴咒可謂是「空前絕後、珍貴無比」,而且字跡均蒼勁有力,清晰易讀。行琳大師集此三十卷《陀羅尼集》是依密宗的修習次第,分類編排,大師將「最尊貴、最奇特、最殊勝」的《佛頂部》咒語置於「卷首」的第一卷和第二卷;這跟遼•通理 恆策大師(1031?1107)所鐫刻的《楞嚴》石經一樣。《楞嚴》石經于1093年最先被通理大師選刻,亦為大師刻三藏石經的第一部。如果我們取整數來看,《楞嚴經》和《楞嚴咒》在一千年前已被通理大師和行琳大師所「預見」此經此咒會「先滅」,所以早在一千年前,古德選刻經時早已列入最重要、最急切、最需要的一部大經大咒。

若佛友想對《房山石經》更進一步了解,可參考下面網頁:不空三藏原譯【大佛頂首楞嚴神咒】《房山石經》古梵音版  http://www.buddhanet.com.tw/bin/030-bin.htm

 

前面筆者提到“蓮師伏藏的發掘是分兩組人馬來運作的”這是一很重大的秘密,因為這兩組人馬分為“發掘伏藏的人”與“譯出伏藏中的密碼、法本、修法”的乘願再來之伏藏師。而“發掘伏藏的人”大多是卑賤的工人、乞丐、小老百姓、甚至盜墓者等,而伏藏師的傳承多為蓮師二十五弟子,輪流發願再來。所以在蓮師的授記中,伏藏師不太可能自己去發掘伏藏的。

若未來世(幾百、幾千年後),那時代不適合此種殊勝大法,則此法會存封在地、水、火、風、空以及心意之中。有的是蓮師將伏藏放在香巴拉王朝,有的則是蓮師請度母、空行母、護法神代為保管。

佛友可參考筆者的《時輪金剛與香巴拉王朝》http://www.buddhanet.com.tw/gem/ggz-131.htm

 

蓮師發明岩藏教法的四個目的:1.使教義永存,2.保持教義純淨,3.史家持有力證據4.以及保持傳承之相續。

 

第一位岩藏發現者是生於西元第十一世紀的桑傑喇嘛,此乃藏王赤松德贊(709-844)的轉世,她在西藏雅利省瓦卡寺的柱子塈鋮鴗F蓮師儀軌的法本、大圓滿法本以及修觀音菩薩法門的儀軌。其後,出現兩位偉大的德童-囊寧瑪奧色(1124-1192)和卻旺上師(1212-1270),另外還有五位「岩藏發現者之王」,如多傑林巴(1346-1405),以及十二位偉大的岩藏發現者,統稱林巴,其中包括桑傑林巴「134?-1396

 

而唐密《房山石經》於1956年是釋迦牟尼佛涅槃2500周年紀念,被工人發掘,這亦代表當今佛弟子將開啟橫跨1300年時空,如來正法時的原味如法經咒,將出世人間。

 

(三)  對楞嚴咒「種子字」考,之我見

在密教中,表示佛、菩薩等諸尊所說真言之梵字,這就是「種子字」。也是真言行者修字輪觀時所觀照者。所以稱為「種子」者,乃因其具有「自一字可生多字,多字復可賅攝於一字」之意。

在密法真言方面的修持中,佛在殊勝法緣之莊嚴傳法會上,當宣說此一法門之後,大多會隨即咒曰;然後傳授此法門的完整長咒,有的也會傳此一殊勝法門之心咒,心咒即是該法門之濃縮精要版,而一部殊勝密法之「種子字」可以說是該法的「核心」,且「種子字」之發音及圖形,更常被用來密持及觀想。所以一部殊勝大法之「種子字」即代表此一法門的全部,而我們凡夫之輩,無法了解「種子字」的真諦,唯佛方能明白,可見得密法中「種子字」是非常重要。

 

在當今於漢地流通的「國語版楞嚴咒」是非常殊勝的,大家可別小看「國語版楞嚴咒」,因近代宣化上人就是推廣「國語版楞嚴咒」,而今流傳「國語版楞嚴咒」的格局與結構,還是保存了唐朝不空三藏大師之原味,故「國語版楞嚴咒」的出世,這是依仗佛陀傳此大咒,而護我中華民族一千多年哩!

 

今逢《房山石經》於1956年是釋迦牟尼佛涅槃2500周年紀念出土,這同時也代表佛陀親傳,最原味、最強大的《梵文房山版楞嚴咒》,在被存封千年後,終於與我大中華漢民族見面啦!其實這也應驗了蓮師之預言,在末法惡世時(指現今),會有那個時代應時、應機的強大佛教殊勝密法出世,這些佛教大事,在佛陀即將入滅些就己安排好的「法運」,蓮師也提及,佛入滅前,特別屬咐380位金剛力士、大羅漢、金甲護法神、空行度母、尊者,守護震旦國(即中華民族),而這380位聖者,亦在佛前立下誓願,於未來世,將守護漢地。

 

這就是為什麼“《房山石經》於1956年是釋迦牟尼佛涅槃2500周年紀念出土”,這也太巧合了吧!還是冥冥中護法尊者的安排。也因《房山石經》之出土,還原了盛唐時期,大乘密宗在中國流傳之梵文經咒之真面目,同時也彌補了千年來許多修法、經咒、法本,因千年的刀兵災劫、水災、火災、佛教法難,所造成重要法本肢離破碎之損失。

 

果濱老師是古梵音暨《楞嚴經》推廣講師,他當然是不眠不休的先從《房山石經》中的「楞嚴經咒」整理開始。有一次筆者見到果濱拿一大堆資料(大多是原經文之房山石經、敦煌抄本),很詳細為筆者介紹,這時我望望果濱老師的神情,看他似乎有些疲累,他說:「關於房山石經版楞嚴經咒的考證,要趕快完成,不然在下就連睡覺,都睡不安穩。」而其中最重要的即是還原楞嚴咒「種子字」千年來的真貌,果濱很細心用電腦掃瞄、放大、影像比對,才找出標準「種子字」。若佛友們想更進一步了解果濱老師對楞嚴咒「種子字」的考證過程,請參考:

《楞嚴咒「種子字」考》http://www.buddhanet.com.tw/shurangama2/ggsa-28.htm

 

(四)  蓮師所言「末法惡世時,如來強力經咒出世」

今之末法,離諸聖者住世時期甚遠。如來法藏寶典,於佛懸記中曾云:「十二部經尋後復滅」(《法滅盡經》云:「《首楞嚴經》、《般舟三昧》,先化滅去,十二部經尋後復滅……」)

 

這也是果濱老師花極大心力,先編校《房山石經古梵音版•不空三藏原譯楞嚴咒學習讀誦本》來供有因緣及興趣想學“古梵音楞嚴咒”的佛友參考。一般國語版之楞嚴咒,己經是非常非常有加持力及殊勝了,但因「房山石經古梵音版楞嚴咒」中多了93句心咒,這也應驗蓮師之預言,故果濱他推廣「房山石經版楞嚴咒」。因為楞嚴咒是長咒,一般人一下子無法馬上唸熟、背誦,且正好利用您學梵文長咒的機會,藉機好好練一下梵文發音技巧,有一上班族請了「古梵音楞嚴咒讀誦本」,結果發現自己誦唸速度剛開始跟不太上,而又來請果濱老師編校的《悉曇梵字發音要訣圖解》

http://www.buddhanet.com.tw/shurangama2/ggsa-24.htm

 

筆者覺得果濱編著《梵字發音講義》內「特殊組合咒音」部份的內容真是令人「瞠目結舌」,不可思議!當今梵語學界的發音能達到這樣的「清楚水準」,恐怕是不多!尤其初機佛子,要行上山路,先問過來人。末學為十方善知識大德,推介果濱老師所編校灌錄之這套《梵字發音教材》,此乃果濱行者「傾囊相授」之作,若佛子能通達其「六成」之意,則您梵字發音之水準必大大提升,至少減少您十年之摸索。

 

果濱他撰編本梵音教材之最大動力,即是來自於他不忍如來陀羅尼聖教衰危之心。其縱觀當今梵文教育界、流派,發音各異,稍有混亂之撼,故果濱老師發極大心力,作極有次第及系統之編排,且以MD數位錄音,以求最好之梵音教學發音品質,這種種心血之作,實是末世有緣眾生之福。

最值得一提的是終集版的《房山石經古梵音版•楞嚴咒修持法要全集》

《楞嚴咒修持法要全集》(房山石經版)重要內容如下:

 

1以《楞嚴經》經文配合「楞嚴咒」的咒文互解,證明經與咒乃不二之理。全經即咒,全咒即經!

2以《楞嚴經》的「如來藏」心性之理去解釋「楞嚴咒」,整部咒語皆是在詮釋「如來藏」心性之理。

3有「楞嚴心咒」的悉曇梵字可供觀想(只有心咒部份),加上宣化上人傳授修持楞嚴咒的「梵字」與「手印」。

4有附錄「楞嚴咒」的手印結持法「照片圖檔」。

5附教學CD一張,內容是《法本》前面「結壇結界」的咒音教學片!

6附「《大白傘蓋咒》與《楞嚴咒》的探討」及「楞嚴咒種子字考證」二文。

 

其中筆者對於果濱能以《楞嚴經》的經文來註解《楞嚴咒》很讚賞,哇!能編校出這種以「經解咒」之作品,這是要在《楞嚴經》上的基礎修為非常好,才作得到的。

從《楞嚴經》經文配合「楞嚴咒」的咒文互解,即可證明佛陀昔日宣說《楞嚴經》,是千真萬確的,因為偽造的密法經典,是無法以「經咒互應、互證」,這只有如來才作得到的。且也證明了宣化上人所說的:「你能誦唸一遍楞嚴長咒,就等於誦了一部《楞嚴經》」,這亦證明經與咒乃不二之理。宣化上人常說,有華嚴經的地方,就有佛。其實依密教來說,您熟誦一次“楞嚴長咒”,即相當於得到法身如來秘密灌頂之。

   2003 6月  無著虛風  敬筆

(資料來源:一部現代版伏藏)

 

(二)石經的研究

 

『房山石經』千句大悲咒初探

台南噶瑪噶居貢噶寺顯密大悲咒共修法會專題演講     果濱 

緣起

為了保存佛經,使正法長住世間,隋•大業年間(西元605年),天臺宗二祖南嶽慧思大師的弟子靜琬法師遂發心刻經於石,以留傳後世。他是「房山石經」的最早創刻者,以後他的弟子繼承師志,不斷鐫刻,代代相傳,歷經唐、遼、金、元、明等朝代。在這千餘年間,除因戰亂出現過幾次短暫的停頓外,刻經事業一直持續不斷,到清初才完成史無前例的刻經事業。

所完成的石經分別埋在北京房山縣雲居寺的石經山上九處洞穴,及現在雲居寺的地宮。共刻石碑一萬四千二百七十八塊石,佛經一千一百二十二部,三千四百多卷。遼代所刻的《契丹藏》在我國早已失傳,但從「房山石經」中卻發現了《契丹藏》的復刻本,為我們研究這部早已失傳的遼刻《大藏經》提供了重要線索。

 

1956年是釋迦牟尼佛涅槃2500周年紀念,中國佛教協會以發掘拓印「房山石經」作為紀念的獻禮,秘藏洞穴鐫刻的石經迄今已達1300餘年,終於重現於世,並於1980起相繼發行「房山石經」的影印本,直到199910月出齊三十巨冊。

 

  「房山石經」中有一部重要的密教經典《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它的名稱曾見於元•慶吉祥撰集的《至元法寶勘同總錄》內的卷十,編在《並岳宗》三號,但書已佚不存。《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是晚唐大德行琳勘訂和總輯唐以前的一切陀羅尼總集,是一部久已失傳的密教經典,內容共30卷,行琳大師自述序文長達1500餘字,撰于唐•乾寧五年(898年)。而《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的「石版經」是在金•皇統七年(1147)四月五日刻成,本《陀羅尼集》是按密宗修法次第編排的一部完整的念誦集,並在每一密咒旁注有「悉曇梵文」對照,以正讀音。不僅為唐密宗傳世保留下一部可貴文獻,同時也是研究唐代中印度音韻學的寶貴資料。

 

  在《房山石經》編號第二十八冊中的《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其中卷十三有一陀羅尼名為「聖觀自在菩薩蓮花三摩地青頸大悲大心陀羅尼」,全咒文計924句,後面接著是「聖觀自在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大陀羅尼」(與現在流行的八十四句大悲咒同名)計76句,如果全部合計則總共為「一千句」,這豈不是與「千手千眼」的觀音菩薩有暗合之處?同時也創下所有唐密咒語中最長的咒文,也許讀者會認為這是兩個不同系統的觀音大悲咒,其實從咒文的內容來看它的確都是屬於觀音的「大悲咒」系統。如76句的「聖觀自在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大陀羅尼」與不空大師譯的96句「青頸觀自在菩薩心陀羅尼」只有幾句之差,與伽梵達摩八十四句大悲咒反而差得比較多。且咒文中的「抳羅健詑」(梵音nila-kantha),和現在伽梵達摩大悲咒中的「那囉謹遲」(梵音narakindi)都是譯成「青頸觀音」,所以我們把924句「聖觀自在菩薩蓮花三摩地青頸大悲大心陀羅尼」加上76句的「聖觀自在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大陀羅尼」成為所謂的「千句大悲咒」應無不可。下麵就「千句大悲咒」的問題來做逐一探討。

 

第一節 青頸觀音略說

據《密教大辭典》頁11251126對「青頸觀音」的記載是:「千手觀音源出濕婆大神,還有其變體,即nila-kantha青頸觀音,音譯彌羅犍他。金剛智譯有《金剛頂瑜伽青頸大悲王觀自在念誦儀》,不空譯有《青頸觀自在菩薩心陀羅尼經》,該『青頸觀音』與『聖觀音』以及『千手觀音』同體」。關於青頸觀音的來歷,按印度古代南亞次大陸神話傳說:降魔大神濕婆吞下從乳海中攪出的毒藥,藥力在頸部化開,所以將脖子燒青。「青頸」這兩個字原指濕婆,後來輾轉變化附會,觀世音也有了降魔救眾生因而服毒的傳說。

 

據不空譯《青頸觀自在菩薩心陀羅尼經》載青頸觀音的畫像是:「青頸觀自在菩薩畫像法。其像三面當前正面作慈悲凞怡貌。右邊作師子面(表證得菩提心)。左邊作豬面(表世人愚癡,執著於生死)。首戴寶冠。冠中有化無量壽佛。又有四臂。右第一臂執杖。第二臂執把蓮花。左第一執輪。左第二執螺。以虎皮為裙。以黑鹿皮於左膊角絡。被黑蛇以為神線。於八葉蓮花上立。瓔珞臂釧鐶珮光焰莊嚴其身。其神線從左膊角絡下」。(詳《大正藏》第二十冊頁490中。)

 

又《青頸大悲念誦儀軌》載,其像為三面四臂,所持之物為杖、蓮花、輪、螺四種,身色為紅白,頸為青色,表煩惱即菩提之義。

《諸尊真言句義鈔•卷中》載:「十五觀音」的第十四尊即為「青頸觀音」。

《佛像圖彙•卷二》載:「三十三觀音」的第十四尊即為「青頸觀音」。

第二節 96句與84句大悲咒乃「同本譯異」

引證一:

不空96句的《聖千手千眼觀自在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與傳統伽梵達磨譯之84句《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本雖然略異,但據《至元法寶勘同總錄•卷四》雲:本咒(指96句大悲咒)與伽梵達摩譯本乃是屬於「同本譯異」(詳見《大正藏法寶總目錄》第二冊頁204中─下),也就是96句大悲咒和84句大悲咒是屬於「同本」的大悲咒,只不過是翻「譯」內容略有差「異」而已。【《至元法寶勘同總錄》的記載參見附錄圖一】

 

引證二:

在《房山石經》第二十七冊頁400的題名為「聖千手千眼觀自在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的石經本就是刊刻著不空96句大悲咒的版本,並不是刻著伽梵達摩84句大悲咒的版本。【參見附錄圖二】

 

引證三:

在《房山石經》第二十七冊頁507的題名為慈賢譯的「大悲心陀羅尼」的石經本也是刊刻著與不空譯96句大悲咒同樣的版本(慈賢本斷咒句為73),並非伽梵達摩84句大悲咒的版本。【參見附錄圖三】

引證四:

在《房山石經》第二十八冊中的《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卷十三》頁111下題名為「聖觀自在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大陀羅尼」計76句,咒文內容與不空大師譯的96句「青頸觀自在菩薩心陀羅尼」(即「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自在王菩薩廣大圓滿無礙自在青頸大悲心陀羅尼」)只有幾句之差,與伽梵達摩八十四句大悲咒反而差得比較多。也就是說雖題名為「聖觀自在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大陀羅尼」的咒文內容還是以不空的96句為主,並非伽梵達摩84句大悲咒的版本。【參見附錄圖四】

 

 引證五:

96句咒文中的「抳羅健詑」(梵音nila-kantha)和84句大悲咒中的「那囉謹遲」(梵音narakindi)都是譯成「青頸觀音」。《密教大辭典》頁1125更明白的說:「該青頸觀音與聖觀音以及千手觀音『同體』」。

 

小結:

96句大悲咒與84句大悲咒確屬於「同本譯異」,而且從上面的論證來看:題名為「聖觀自在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大陀羅尼」、「聖千手千眼觀自在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與「大悲心陀羅尼」,都是為96句大悲咒的系統。真正84句大悲咒只有伽梵達摩和《大正藏》長谷寺所藏不空譯的84句大悲咒,其餘全都是96句的大悲咒。所以不空和慈賢譯的96句大悲咒和伽梵達摩84句大悲咒確實同為觀音菩薩之大悲咒系統。【請參閱附錄圖五,有84句和96句大悲咒的對照表】

 

第三節 96句大悲咒與924句大悲咒比較

  924句的大悲咒題名為「聖觀自在菩薩蓮花三摩地青頸大悲大心陀羅尼」,而96句大悲咒也題名為:「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自在王菩薩廣大圓滿無礙自在青頸大悲心陀羅尼」(不空譯)、「青頸觀自在菩薩心陀羅尼」(不空譯),與924句的大悲咒同樣都有「青頸」的名稱。如果我們從咒文的大略內容來看:

一、兩咒前面均是「曩謨囉怛那哆囉野耶 曩謨阿唎耶 嚩嚧枳帝濕嚩囉耶 [/]地薩怛嚩耶 摩訶薩怛嚩耶 摩訶迦嚧尼迦耶」,這樣的咒語型式幾乎是標準的「觀音菩薩」系統咒語。它的全句翻譯是:皈命禮敬三寶、皈命禮敬聖觀自在菩薩、大菩薩、大慈悲者。

 

二、924句在前面皈依文後再接著皈依了十四尊(十四句)的觀音菩薩眷屬及護法,如:皈依敬禮一切能繫縛、能摧斷者。皈依敬禮持蓮華觀音。皈依敬禮持法螺觀音。皈依敬禮持大法器觀音。皈依敬禮獅頭獅面觀音……等,最後兩句是皈依敬禮那羅延天護法等。

 

三、924句後面所接的76句「聖觀自在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大陀羅尼」與與不空大師譯的96句「青頸觀自在菩薩心陀羅尼」只有幾句之差,與伽梵達摩八十四句大悲咒反而差得比較多。

四、兩咒均同有「娑囉娑囉、悉哩悉哩、蘇嚕蘇嚕」(梵音sarasara--sirisiri--surusuru)句。

五、兩咒均同有「抳羅健詑」(梵音nila-kantha)」句譯為「青頸觀音」。

六、兩咒對青頸觀音的描述均同,下面咒句皆出自924大悲咒中的第913918句。

 

1如「缽納麼(二合)賀娑跢(二合)padma--hastaya」譯:手持蓮華。

2如「斫訖羅(二合)庾馱()cakra--yuddhaya」譯:持法輪器杖者。

3如「賞佉攝娜(二合)[*][/]()()()wavkha--wabdane--bodhanaya」譯:持法螺聲、具大驚覺威力者。

4如「羅矩吒馱羅()lakuta--dharaya」譯:持大法器杖者。

5如「嚩麼娑蹇(二合)馱禰捨娑體(二合池以反)多訖哩(二合)史拏(二合)爾曩()vama--skandha--diwa--sthita--krsna--jinaya」譯:安住於左肩,披黑鹿皮者。

6如「尾也(二合)伽羅(二合)拶麼[*] 嚩薩曩()vyaghra--carma--nivasanaya」譯:著虎皮裙者。

 

  兩咒不同的地方在96句是直接敘述青頸觀音的形像,而924句是將每一種造型都加上「曩莫」兩字,變成「皈依禮敬」,也就是要種造型都成為「獨立的」的一尊觀音。

 

小結:

924句與96句咒文幾乎都可以找到「相同」的咒句,所以可以確定均同為「青頸觀音」系統的咒語,且前面已討論過9684句大悲咒又是「同本異譯」,所以我們可以將924句的「聖觀自在菩薩蓮花三摩地青頸大悲大心陀羅尼」視同為最長的「大悲咒」,再加上咒末76句的「聖觀自在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大陀羅尼」,那就成為所謂的「千句大悲咒文」了。

 

第四節 千句大悲咒命運史

  這節要說明「千句大悲咒」的命運史,我們先引一些相關大悲咒翻譯的時代來說明:

一、據《宋高僧傳•卷二》載(《大正藏》第五十冊頁718):伽梵達摩是在唐•天皇 永徽年間(650-655)翻譯出《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經題但雲「西天竺伽梵達磨」譯。並段有標年代。推其本末,很可能是在是永徽 顯慶年(656-661)中所翻譯的。

二、智通《千眼千臂觀世音菩薩陀羅尼神咒經》是在唐•永徽四年(653)譯成。

三、菩提流志《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姥陀羅尼身經》是在唐•景龍三年(709)譯成。

四、金剛智《千手千眼觀自在菩薩廣大圓滿無礙大悲心陀羅尼咒本》是在唐•開元年間(723-736)譯成。

五、不空《大慈大悲救苦觀世音自在王菩薩廣大圓滿無礙自在青頸大悲心陀羅尼》和《青頸觀自在菩薩心陀羅尼經》均是在唐天寶年間(746-774)譯成。

 

唐•行琳大師在《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的序文末題上:「時 大唐乾寧五季 歲在戊午寄安順政太陽 (足+厘)次大火望圓之日集畢」,可見這本《陀羅尼》是在唐末昭宗 乾寧五年(898年)結集完畢,但它的「石版經」卻一直延到在金•皇統七年(1147)四月五日才刻成。

如果我們從行琳大師898左右的年代來看,千句大悲咒的「譯成時間」至少產生在898年前,那會是在什麼時候?很可惜的,《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中對「千句大悲咒文」是沒有交待何人翻譯的,從全咒文的慣用咒音來看,很可能是不空譯《大慈大悲救苦觀世音自在王菩薩廣大圓滿無礙自在青頸大悲心陀羅尼》和《青頸觀自在菩薩心陀羅尼經》的附近年代,也就是唐天寶年間(746-774)

 

我們假設「千句大悲咒」大約是唐天寶年間(746-774)左右由某位大師譯出開始流傳,到鹹通(860874)密宗開始衰退,就在準備衰退時行琳大師(西元898)立刻結集了《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並將「千句大悲咒文」收錄。到唐末五代時(907960)密教絕跡,尤其是後周•世宗於顯德二年(955)實行排佛政策,唐密經籍幾乎佚失無存;到遼代的所編修的《契丹藏》,又再度把《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給刊刻上去。《契丹藏》是在遼•興宗時(10311054)敕命於南京(即今北平)開雕,至鹹雍四年(1068)共完成有五七九帙。不過《契丹藏》經過戰亂後又失傳,後來《房山石經》於1956年問世,我們才從《房山石經》中發現了《契丹藏》的復刻本。

 

從以上整個時間的流程,我們試著來整理「揣摩」千句大悲咒的命運史:

一、因為「千句大悲咒」沒有譯者,所以我們就先假設「千句大悲咒」大約是唐天寶年間(746-774)左右由某位大師譯出開始流傳。

二、唐武宗時,因宰相李德裕等人排佛,所以在會昌五年(845)發生「會昌法難」的毀佛運動。到了宣宗時再復興佛法。「千句大悲咒」可能暫時失傳。

三、行琳大師(西元898)結集《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並將「千句大悲咒文」收錄。

四、後周•世宗於顯德二年(955)實行排佛政策,唐密經籍幾乎佚失無存。「千句大悲咒」於此時可能暫時失傳。

五、遼代的所編修的《契丹藏》(1031-1068),又再度把《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給刊刻上去,不過《契丹藏》經過戰亂後又失傳。「千句大悲咒」也可能暫時失傳。

六、《房山石經》於1956年開啟,並從《房山石經》中發現了《契丹藏》的復刻本。《釋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羅尼集》中的「千句大悲咒」再度問世。

七、《房山石經》雖於1956年開挖,中間十年動亂,工作停頓,至1975才又重新清理,真正「印刷問世」是到1980年起才相繼發行「房山石經」的影印本,直到199910月出齊三十巨冊。

 

小結:

  從以上七點來看,「千句大悲咒」與中國人的因緣並不長,從唐天寶年間(746-774)陸續問世,但又隨即滅世,至少天寶年間(746-774)1068年之間的佛教人士應該都有緣「目睹」千句的大悲咒,也就是千句大悲咒「譯成」後大約只「住世」三百多年,且這三百多年也罕有佛教四眾去精修它,直到1999年才又重新「住世」。我們可以大略的說:千句大悲咒至少曾經在中國消失過有「一千年」,這「一千年」內的佛教四眾弟子均無緣持誦此千句大悲咒,這難道是眾生福薄嗎?

我曾經認真想過這個問題,為什麼千句大悲咒要消失一千年?

為什麼不早點「問世」好讓眾生持誦修行?

 

後來我找到一個較為合理的答案:其實佛祖是慈悲的,如果「千句大悲咒」一直都住世,歷代經過這麼多「戰亂」及「毀佛」運動,千句大悲咒早就不會在人間了,佛祖這真是慈悲庇佑眾生啊!連唯一的「房山石經」本都得以住世而不遭破壞,而且千句大悲咒重新問世的因緣,就選在我們的電腦科技發展到可以「光碟燒錄備份」程度時它才「問世」,因為我們現在都將「房山石經」掃描至「光碟片」中作永久保持,這等於是「永久住世」,至少「光碟片」不容易完全被消滅掉,它還可以繼續住世的「長長久久」。我想這應該是「房山石經」本的大悲咒為什麼不早點「問世」的「因緣」吧!

 

結論:

中國人所最熟悉的「大悲咒」,按照「斷句」來分有75句、82句、84句、88句、94句、143句等。「楞嚴咒」有般剌密帝譯的「麗本」439句、「明本」的427句、《房山石經》不空譯的481句、唐五代慈賢譯的536句等。原本以為唐密經典的陀羅尼中最長的咒文就屬於「楞嚴咒」和「大隨求咒」(700句左右),現在的「千句」大悲咒正式成為唐密最長的咒語。

  房山石經版的「千句大悲咒」,其咒文旁附有「悉曇梵字」原文以示「對校」,既然有「悉曇梵字」,所以本咒必是觀音菩薩「千真萬確」的大悲咒咒語,不會是偽造的,美中不足的是翻譯此咒文的祖師是誰?目前沒有答案!不過我們還是可以很放心的百分之百相信本咒確為「佛說」。

  由於筆者所學有限,這篇「千句大悲咒」只是一個「初探」,對於曾經在人間消失一千年的「千句大悲咒」,今天能有幸再次目睹,真有無限的感嘆。今天幸逢台南噶瑪噶居貢噶寺所辦的「顯密大悲咒共修法會」,所以末學特地撰寫「千句大悲咒文初探」一文供養來參加法會的諸位祖師居士大德們,我衷心的希望將來四眾的佛教弟子能好好的來研究或持誦這「千句」的大悲咒文,讓這千句大悲咒文能加以發揚光大,永遠的的住世,永遠的加持庇護一切眾生,得以早成佛道。

(資料來源:房山石經千句大悲咒初探)

 

(三)岩藏研究

閱讀了有關房山石經那麼多的資料,方老師認為大家都應該對石經與岩藏之間,產生了一些牽連!

 

面對各種石經、和岩藏的經典,超越了時空和歷史之間的連繫,最能讓我們進入如來藏的方式,就是正確的使准提法的修持概念,持咒進入不同的時空,再把經藏的知識和修持的方法灌入自己的腦海之中,讓自己發展出完全與眾不同的功法和成就!以下就是方老師的意見:

(1)    剛開始持准提咒時,先使用簡單的准提咒,不加唵布林三字,直接進入岩藏!

(2)    進入岩藏深處之後,再使用增加唵布林的三字方式持咒,以保障自身的安全!

(3)    接著改用度母咒的持誦,可以轉化岩藏之中的各種毒質和業障!

(4)    再接著使用時輪金剛的咒語,可以安定調服隱藏在岩藏的各種時空業力!

(5)    完成修持之後,最後再使用准提咒出關,完成岩藏的安全修持方法!

 

經歷過這種密咒安排進出的處理方式,方老師認為修行者可以借用准提咒的威力,讓自己的神識,進出各種岩藏的聖地,就可以進行更高級之修行,從修持之中體會和獲得閉關面壁的效果! 

又一旦准提鏡的修持功能獲得成就,各種密法的成就都會顯現在准提鏡中,讓大家從心所慾的觀照和遊歷在各種大成就的密法之間。

125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