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失落的空間

 

(一)因

128日星期天早上,妍怡還留在法輪中心跟方老師學法的時候,剛好慧淨上師安排了她的時間,在今天星期的日子中,願意帶著她的弟子修白瑪哈嘎啦財神法!到場簽名的人有:佩梃、梓琦、純珍、敏芬、雪鐘、惠玲、瑞豐、亨文、棋安、淑齡、德徽、瑞珍、徐有、德育、庠蓁、建智、雪妹、躍玉、祉芳、素琴、文櫂等總共有二十一人。

 

他們在早上九點鐘集合之後,人數到齊就進入密壇中修法,方老師則在辦公室中指導妍怡,只有一牆之隔的距離,但是透過麥克風傳出來的聲音,坐在辦公室堛漱閬悎v,是可以完全聽到密壇之中的修法過程!

 

大眾剛開始修法的時候,妍怡正好在修禪!

方老師告訴妍怡說,請她收功檢視頭上的壓力是什麼?

妍怡剛開始沒有什麼感覺,收功停下來之後,過了三分鐘才感受到頭上有一股壓力,但是她的天眼只看到白色混濛的能量體,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所以詢問方老師究竟發生什麼事?

方老師就告訴妍怡說:「這種壓力現象、是因為慧淨上師帶領弟子修白瑪哈嘎啦時,觸動了法界的現象!

因此在請法時,他們請到場的白如意本尊,是一位只有半截身體的菩薩,因為本尊之不完整,所以會現出如此沈重的壓力反應!」

妍怡說:「那我們是否要馬上進入壇城、去告訴他們白如意財神真實的現象?」

方老師回應說:「那不必!因為在正常的儀軌之中,按步就班的修法過程中,是有機會把本尊的法身修好,這是他們的共業所致,必須由他們自己去發現和完成!」

 

妍怡再問:「是否上師帶領弟子修法時都會出現這一種現象?如果將來我要傳法時,也可能會面臨這一種現狀的出現那怎麼辦才好?」

方老師回答說:「在正式的傳法過程中,是不會出現這一種現象!

原因是在傳法前,上師所修煉的本尊都會被檢視過,合格之後才可以進入傳法的階段!

但是這一次突然間發起的共修,卻是他們這一群人之共業所造成!慧淨上師才會在沒有準備之下,帶領她們進入共修!」

 

後來他們進入修法儀軌之後,現場的壓力就漸漸下降,所以方老師和妍怡又再回到禪學的基本訓練上執行,這次妍怡對禪學的解釋又多了一種闡釋:

「禪不是把精神專注在體內,關注我們自身堶惜巫雂ヾF而是應該把它釋放出來,在體外與大自然之間相結合為一,就可以像方老師一樣,隨時隨地都知道身旁發生任何的事!」

 

這次方老師只笑了一下,繼續做電腦上網搜尋工作,沒有回答妍怡的話!

等到中午休息吃飯的時候,方老師才提醒慧淨上師,告訴她早上修白瑪哈嘎啦時,請出來的本尊只有半截身體的事!所以下午修法的時候,她們就開始注意到這個問題!

 

(二)岩藏法

下午三點鐘的時候,阮芸的事已經告完成登頂的訓練!

方老師的工作結束之後,剛好慧淨上師的修法尚未完成,她們也正好進入止靜狀態之中,所以方老師就直接進入壇城之中帶領他們修法,完成白如意財神的半截身體問題?

 

慧淨上師看到方老師進場,所以也非常高興的請大家拍掌,歡迎方老師的進場和登座!

方老師首先說明白如意財神出現這一副景象,是一種並不單純的法界事務,大家花了那麼多時間修不好的原因,必然是因為程序不對,當年要把白如意財神身體切開只有一半的事,必然是在藥師佛國之中所下的旨意,才能夠把這一尊財神傷害到此地步?因此修法處理的時候不能夠在人世間進行?

 

在場的弟子,大家都開始明白是什麼一回事之後,方老師才帶領大家修法,以准提法進入藥師佛國之中,把隱藏在岩藏之中的處罰記錄消除,然後重新的跟白如意財神設定全新的財神金剛誓言!經過反覆數次的操作方式之後,方老師再與大家一起持白如意財神的咒語,檢視現在的感覺與先前的感覺是否有什麼差異?

 

這個時候,在場的弟子才發現現在持誦白如意財神的咒時,全身都感受到很舒服的反應,的確與早上持白如意財神咒時,有非常強烈的不同感覺!

 

完成這一次修法之後,方老師再給大家一個結論:

「今天你們所練習到的新方法,這就是岩藏法!白瑪哈嘎啦這一個大法,原本屬意薩迦派不對外傳授的十三金法!

其實重要的密教大法,無一不是岩藏法!因為只有能夠進入岩藏之人,才可以修煉出來的大法都是岩藏法!

今天大家學到這樣的一個大法,將來有空再去煉地水火風五大的時候,就可以知道什麼叫做伏藏法!

伏藏法是無中生有的密教大法,打好了這一種岩藏法的根底,全部都可以修出來!」

 

在場的弟子中,只有雪鐘對於密法的接觸比較多,所以對方老師的話,全部都聽得進去,而且知道岩藏和伏藏的意義,其它的弟子雖然很高興,但是對於真正的含意還有一段距離!但是在近期的空閒日子中,慧淨上師和慧可上師都開始密集的訓練他們,希望這些還不是很成熟的弟子,能夠在接受正式的阿闍梨訓練之前,完成更多的基本訓練,那都是很好的現象!阿逸多法輪中心目前正準備做的工作,就是如何去快速培訓這些未來的接班人,因此慧淨上師能夠犧牲她們的假期,自力自強是非常重要的學習現象,有必要跟她們打氣!

 

(三)打電動的孩子

128日下午三點半鐘,方老師和佛母先行回家,看到所有的孩子都正在沈迷在打電玩的狀態之中,看到這一種情景,所以方老師有一點不開心!因此、請他們早一點結束這些遊戲!

 

子平把電玩結束之後,就躺在床上睡著了!所以方老師就特別進去他的房間中,請他起床出來到客廳中跟老爸談話!

方老師一開口,就直接先告訴子平今天在法輪中心中所發生的大事,然後再告訴子平本身,檢討自己是否經常有一種有心無力的感覺?心堶惚傮Q如何如何去做事!如何如何把書讀好!如何如何去建立自己的王國!但是在實際的環境之中,卻一直以來都不能抗拒外來的誘惑!不能抗拒自己去打電動的行為!

 

子平檢視這一個問題時,發現的確是如此!所以內心世界之中雖然有不同的想法、和將來要過日子的目標!但是一旦進入這些電玩環境的時候,就會放下了所有一切的想法,回復到小孩子的狀態中,沈醉在打電玩的電腦主機前失去了自己!

 

方老師請子平重新以猴子的角度,去觀看整個事實時,子平才發現自己的靈魂居然只是一隻猴子,所以開始從猴子的了生脫死方面下手處理,但是回想過去的幾個年頭,這一種處理猴子的方式,其實也做了不少次雷同的過程,尤其是在龍潭山上居住的時候,這一種尋找孫悟空的猴子生死簿的方式,也操作過多次!但是似乎當年並沒有把這些東西處理好,到了今天還有如此強大的影響力!

 

當時的操作方式與今天大致上雷同,但是功能上並沒有今天的好,也沒有今天的全面性處理方式,可以有比較細膩的要求和比對結果的方式,以聊解它的隱藏性因子會潛伏在不同的地方,來閃避猴子的了生脫死問題!

 

方老師看到子平在操作時所引發的力量很強大,所以自身也開始去運功操作,發現今天晚上所使用的力量真是非常強勁,大的猴子首腦完成操作之後,地底之下的空間就會打開,原來下面有更多的猴群在下面等待,所以千百年以來猴群的生物進化問題,居然是卡在一本西遊記小說之中,這一種論點其實是非常說不通的事實?但是在操作過程中的發現,猴群的進化確實是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在牽制住,不讓牠們順利的進入涅槃,難道是那一位諸佛菩薩的所作所為嗎?

 

方老師在思考的時候,也在尋找如何替猴群解套的方式?

結果在大腦之中,快速嚐試了許多方式之後,終於找到了一個簡單的方法,那就是使用民間流行的白衣神咒,居然會出現相當良好的效果?

問:「白衣神咒」學人疑為「外道」偽造,其實此咒是否「外道」偽造?(呂淨安)

  答:此咒普遍流行,然藏中未載,故說為偽。且此咒語之組織,梵漢混雜,更令人生疑。細味之,開首為誦皈依,結尾乃是回向,惟中間是咒。究其竟語為何,需求通曉梵音者證之,方能定其是外非外也。

(資料來源:佛學問題類編)

 

白衣觀音大士靈感神咒注音

blog.fosss.org 2007-1-10 19:47:06    發佈:金釋天

  此神咒又稱白衣大士神咒、觀音菩薩的白衣神咒。

  神咒原文: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摩訶薩(三稱)

  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南無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

  怛垤哆,唵。伽囉伐哆,伽囉伐哆;伽訶伐哆;囉伽伐哆,囉伽伐哆,娑婆訶。

天羅神,地羅神,人離難,難離身,一切災殃化為塵。  南無摩訶般若波羅蜜。( 三稱 ) 

  發音註解:

  南無:錄音帶多讀為(那)(mo摩),《大悲咒句解》、《密宗秘法·特音》皆讀(那)(摸)。

        今人多讀成南(na拿)無(mo摩)。另外,還有全讀去聲的。

  怛(da答)垤(zhi直)哆(duō多):「垤」今音為(die迭),這裡不讀今音。怛垤哆:有的書中也寫作「怛侄他」。

  唵:讀(ōng嗡)或讀(ǎn俺)。  伽:讀(qie茄),有的地方讀「斜」。

  囉:各地多讀成(la辣),此字與喇通假,喇,古讀(la辣)。  般若:讀音為(波;惹),這是專有名詞的固定讀音。

  白衣觀音大士靈感神咒功德簡介:

  白衣觀音大士,即是身著白衣的觀世音菩薩的形象,亦稱「白衣觀音」、「大白衣」等。此咒原名為《隨願陀羅尼》,選自《法苑珠林》第六十卷《咒術篇》。誠心讀誦此咒,必有感應。讀的遍數越多越好,可以消除一切災殃魔難。

(資料來源:節錄-佛教博客生死書)

觀世音菩薩說隨願陀羅尼咒

南無觀世音菩薩 坦提咃 呿羅婆多 呿羅婆多 伽呵婆多 伽婆多 伽筏多 莎訶

行此法者。應須潔淨三業,在於淨處佛堂塔院,專精禮拜繞塔誦是陀羅尼。滿一萬二千遍。當見觀世音菩薩。一切所願隨意皆得也。

(資料來源:法苑珠林卷六十)

 

(四)失落的空間

129日星期一早上,經過昨天下午和晚上的修煉,子平第二天起床的時間產生了變化,平常都是被動性的性格也開始改變,真的是自動自發的開始脫離了猴性轉人性,而且自動向老媽提出他想整理打掃房間的意見,這種優良習慣似乎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反應?但是卻真正的開始出現了!

 

早上十一點左右,子平又自動自發的走到方老師的辦公室,講述剛才打掃的心得,他不但發現家埵陶\多地方都沒有好好的打掃,而且能夠了解老媽打掃家堙A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在子平打掃的過程中,他還發現自己的床下躱了一個精神分裂的他?

 

那是在四五年前,老爸警告過他不可以沈迷在打電玩的狀態下過日子!

可是他並沒有在意,嘴巴上答應下來,卻根本沒有做任何反應,後來被老爸發現了,所以一口氣就把他偷偷用零用錢買回家的電玩光碟片全部搥壞,讓他進入歇斯底里的反應之中,從人格之中分裂出一個國中生的分靈,從此就躱在床底下之中暗中影響著他的成長,經常受到這一股力量暗中操作,讓他回復退化到國中生的愛打電動的狀態之中!

 

子平回報了今天早上的發現,等到中午用午飯之後就開始使用准提鏡的反映法,幫助自己進入這一個失落的空間之中,與這一位國中生的他對談,以人文主義的反映法,將這一位精神分裂的靈魂找出來,把他過去所作所為的行為現象、心態情緒和思考邏輯三個不同的問題,一一的反映出來給對方知道,最後讓這一位分裂者選擇自己消失之後,子平身上的能量和體溫才能夠全部平衡,完成了這樣的一次重大的發現!

 

因為子平的新發現,所以導致佛母也受到重大的影響,因此接受子平的指導,也找出過去不同時代的失落空間,從居住在台北景美的住家、龍潭山上、到今天居住在南平路的家中,尋找出失落的空間,在這些失落的空間之中,尋找到過去情緒不隱定的自我,她們都隱藏在這一個空間之中變成潛伏的不定時炸彈,後來以准提法把他們帶出這個空間之後,再與她們對話之後,才能夠把她們一個一的消滅了!

 

看來這一次的新發現,就是伏藏法的最大功能,可以在我們修持的生活中,完全可以落實和發揮的所在! 

因為有了子平這一次的新發現,方老師對精神分裂的了解又多了一種更新的概念!

希望日後遇上這一種病例的時候,這一種全新的伏藏法能夠發揮功能!

 

(五)九識中之彌猴

129日下午三點多,淑惠也到了法輪中心,跟方老師談論到她看了人格面具一篇文章之後,自我檢視時發現自身並沒有問題,也沒有猴子躱藏在身上,但是自己的下線卻有不少的猴子問題!那要怎麼樣才能夠解決這一個問題?

 

方老師回答她說:「先要把自己做好,才會讓下線獲得進化的機會!

妳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可以由第三者幫助妳去檢查!其實所有的問題,都隱藏在妳的九識中!

妳的第九識裡面藏著許多特殊的猴子,牠們的身體外部穿著了一件袈裟,所以遮擋了妳的天眼視線,才讓妳看不出來!但是因為這些猴

子都是原生種,可能就是人類的祖先,因此有必要去了解他們、為什麼猴子會穿上袈裟?那是什麼人所做的事?」

 

淑惠把她第九識之中打開,找到穿著袈裟的老猴子,把牠們送出頭頂百會之後,送到第九隻的時候,方老師叫她暫停!原因是這一隻老猴子的年資很老,有必要從牠的身上找到答案?所以把牠留下來詢問:「你們身上的袈裟、究竟是誰跟你們穿上去的?

這一個人物當時的目的究竟想做什麼事?」

 

這一隻老猴子非常古老,而且身體已經有一點要轉為化石狀態,所以說話有一點含糊,談話的內容又有一點東拉西扯,並沒有交待得很清楚?

這一隻老猴子說:「是達摩祖師所為,要牠們去偷僧團的東西?」

 

方老師反覆思量:

「達摩祖師恐怕不是禪宗的達摩祖師,應該是更古老的宗教人物所做的事,當年慧可上

師躱在深山四十年的期間,曾經以須菩提大仙的角色去渡化不少的猴群,所以這一種訓練猴群的方法,有可能真的是來自達摩祖師!

但是達摩祖師的人格,卻是不會去訓練猴群去偷寺廟東西的人,其中必定有錯!

又白衣神咒的出處不詳,法苑珠林的記述,與民間流傳的咒語又稍有不同?

所以必定是指達摩祖師的前世,曾經流落在外道之中發展的期間,所種下來的因果!

而且這一隻老猴子的年齡,已經是超過六、七千年以上、因此必定是發生在六千至七千年之間的印度地區,恆河附近的老猴子!」

 

方老師想到這些問題之後,發現自身對恆河猴的了解,根本沒有閱讀過任何資料,所以就馬上上網追查有關的文獻記錄:

 

常用猴的品種

 發佈時間:2006-03-06  瀏覽數:429

    恆河猴(macaca mulatta):

    恆河猴最初被發現於孟加拉的恆河河畔,故得名(也叫孟加拉猴)。分佈於我國廣西最多,又稱廣西猴;其次在我國西南、華南、東南、華北也有分佈。恆河猴身上大部分毛為黃棕色,體前部色較淺,腹部呈淡灰色,面部呈肉紅色,尾長約為體長的1/2。雄猴體重505~10.9kg,雌猴4.3~10.7kg.

    猴在生物醫學中的應用:遺傳學研究、細菌性疾病、寄生蟲病、營養和代謝性疾病研究、生殖生理研究、環境保護方面研究、藥理和毒理研究、器官移植研究、腫瘤學研究、生理學研究。

(資料來源:浙江省實驗動物公共服務平台)

 

獼猴

簡介

    
獼猴(Rhesus monkeyMacaca mulatta Zimmermann

    屬哺乳綱,靈長目,猴科,獼猴屬動物。

 

特徵及詳細說明
  
獼猴是獼猴屬猴的總稱,共有12個種系,其中恆河猴分佈最廣,數量最多,應用最廣,獼猴作為靈長類動物,是人類的近屬動物,在組織結構、生理和代謝功能等方面同人類相似,最易解決人類相似的疾病及其發病機制,有些人類疾病只有用獼猴作實驗才能成功,是其它實驗動物不可替代的。包括獼猴在內的非人靈長類與人類的遺傳物質有75%~98.5%的同源性,顯示了許多相似的生物學和行為學特徵,成為解決人類健康問題的疾病問題的基礎研究和臨床前研究的理想動物模型。


   
獼猴的應用包括如下幾方面:(一)傳染病學研究 (二)藥理學和毒理學研究 (三)生殖生理研究

(四)口腔醫學研究 (五)營養、代謝研究 (六)行為學和高級神經活動研究 (七)老年病研究

(八)器官移植和眼科研究 (九)內分泌病和畸胎學研究(十)腫瘤學和環保研究

獼猴常用品種及特點

    
恆河猴(Macaca MulattaRhesus monkey)品種特徵及用途 最初發現於印度孟加拉的恆河河畔,故稱為恆河猴,又稱孟加拉猴。羅猴、廣西猴,分佈於中國、緬甸、尼泊爾、印度北部、孟加拉國、巴基斯坦。其身上大部分毛色為灰褐色,腰部以下為橙黃色,有光澤,胸腹部的腿部的灰色較濃,面部、兩耳多為肉色,臀胝多為紅色,雌猴色更赤,眉骨高,眼窩深,有兩頰囊,雄猴身長55~62cm,尾長22~24cm,體重8~12kg,雌猴身長40~47cm,尾長工8~22cm,體重4~7kg。屬群居性動物,常數十隻或成百隻活動,生活在熱帶、亞熱帶和溫帶的山林區或石山上,毛長能耐寒,素食性,以樹葉、嫩枝、野菜等為食,也吃小鳥、鳥蛋、各種昆蟲,甚至蚯蚓、螞蟻。妊娠平均為5個月,每產一仔,壽命為25~30年。

 (資料來源:蘇州動物實驗研究中心)

 

 

(六)更多猴子的資訊

恆河猴與葉猴

   2007-01-13 00:24    □南希

 印度盛產猴子,其中一種名叫恆河猴。恆河猴在這個國度很有背景,非常吃得開。印度人敬畏這種猴子,經常主動地餵食。

 

  恆河猴受到如此寵愛,變得有恃無恐,以攻擊性和「反社會」的習性出了名。恆河猴在首都新德里「安營紮寨」,將市中心的紅沙石建築群變成自己的「家園」,數量多達1萬餘隻。這個建築群是印度總統府、國防部、三軍司令部、外交部、財政部等所在地,掩映在參天古樹之中,草木蒼翠,風景優美。

 

  馬尼·桑卡·艾亞爾初任石油部長,剛上任的第一天便遭到恆河猴的一頓窮追猛打,只好「落荒而逃」。事情是這樣的,艾亞爾的前任一個月前從石油部的宮邸搬出之後,200多只恆河猴便搶先一步「接管」了這幢一層樓的建築物。進而登堂入室,為所欲為,根本不把新主人放在眼裡,艾亞爾萬般無奈,被迫放棄了辦公室。

 

  有恆河猴這樣的「鄰居」,辦公室自然就安靜不下來。剛開始時,官員們對恆河猴還比較客氣,猴兒們也還有所顧忌,只是溜進裡面去偷水果或者花生。後來漸漸地變本加厲,在找不到吃的東西時,便「順手牽羊」,將文件竊走。有時,還肆意「破壞」辦公室的電話線路,使通訊中斷。

 

  一樓是三軍司令部的辦公所在地,為了防止恆河猴偷盜機密文件,只好在所有的窗戶上都安裝起了防護鐵條。結果辦公室變成了「鐵籠子」,人們在裡面上班的滋味可想而知。有時,猴兒們還膽大包天,竟然巧妙地躲開警衛,連總統的臥室也敢窺視。

 

  面對著恆河猴肆無忌憚的破壞行為,印度政府覺得有必要採取措施加以制止。怎麼辦呢?印度宗教反對殺戮動物,猴子受到保護,有特別的「豁免權」。經過反覆考慮,於是想出了「以猴制猴」的高招。

 

  有關部門找來一種身材高大、更好鬥的猴種——葉猴,來對付在政府辦公大樓裡占「山」為王的恆河猴。想不到這一招還真靈,「欺軟怕硬」的恆河猴很怕葉猴,紛紛被趕進了捕猴人的圈套。這些被捕獲的恆河猴由政府用車運走,放回到樹林深處去了。

 

  葉猴為政府「打工」,每月工資600盧比,不發現金,而用香蕉代替。葉猴工作負責,辦事認真,每天分早、中、晚,在政府建築物的周圍分別巡邏一次。自從葉猴上崗值班以來,這裡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再也沒有發生「猴災」了。

 (資料來源:新晚報-新聞頻道)

 

血型的種類

大家好!!! 我想問問人的血型一共有多少種 ??? 其中是否有 b+ 型的呢?/謝謝了

在世界總人口,約有八成五的人的紅血球表面有一種抗原,稱為恆河猴因子,(因為這因子是從恆河猴身體首先找到的。)我們稱這類人為血型為正。如果與ABABO型血型拼在一起,有些人的血液會是O+A+B+AB+

 

但是少數的人都沒有該因子,他們自然就是血型負的人。這些人的血液就可以是A-B-O-AB-。由於AB的血型的人比較少,所以AB-的人十分異常罕有。在正血型的人的血液中沒有該因子的抗體,但若然正血型的血液與負血型的血液混合,負血型的血液會出現對抗該因子的抗體。

 

正負血型亦會帶來一些問題。在女性懷孕後期,若果母親是負血液,BB是正血型,那麼當生產進行時,有些嬰孩的血細胞會進入母親血液中,那麼母體的血液便會產生恆河猴因子的抗體。若果是第一胎,母體血液中的抗體不足,BB出世仍然正常。但是,若第二胎仍是正血型的話,母體血液中的抗體便會攻擊BB的細胞,嬰兒便會夭折。

 

簡單咁講,,人的血型主要分為四種,即ABABO ,,

但其實當中還細分了A+,,A-,,B+,,B-,,AB+,,AB-O+,,O-

希望幫到你啦...                                                                          (資料來源:雅虎知識庫)

 

一種恆河猴重複啟動範式及其訓練過程 (秦速勵, 沈政 )

(北京大學心理學系,視聽信息處理國家重點實驗室,北京,100871)

 

摘要:

以恆河猴為被試,選擇人類面孔、幾何圖形和食物3個範疇的刺激。為使恆河猴按照實驗設計進行反應,經過了3個連續訓練步驟(同時辨別、相繼辨別和重複啟動範式)。結果表明,恆河猴通過訓練,能和人類共享一種重複啟動實驗範式,且正確反應率達到90%所需訓練時間具有刺激範疇依賴性。討論了恆河猴重複啟動實驗範式學習的影響因素和意義。

(資料來源:北京大學心理學系)

 

恆河猴基因組序列草圖完成

作者 來源:生物通  發佈者: 劉斌  類別:新聞掃瞄  日期: 2006-02-13

   

美國國家人類基因組研究院(NHGRI)近日宣佈,其領導下的一個多中心研究隊已經將測序完成的恆河猴的基因組序列草圖放入一個專門的公共數據庫中免費供全世界研究團體利用。

恆河猴(Macaca  mulatta)是繼黑猩猩(Pan  troglodytes)後第二個完成基因組測序的非人類靈長類動物,並且也是第一個測序的古世界猴。

 

測序結果顯示恆河猴基因組與人類的基因組序列相似度為92%到95%,而與黑猩猩基因組相似程度在98%以上。因此,恆河猴為這三種親緣關係相近的靈長類動物(人類、黑猩猩和恆河猴)的對比提供了一個理想的參考點。目前,研究人員正在測序幾種其他靈長類動物的基因組,包括猩猩、絨(美洲產小型長尾猴)和大猩猩。

 

恆河猴的基因組測序工作由休斯頓Baylor醫學院人類基因組測序中心、華盛頓大學基因組測序中心和J.  Craig  Venter研究所聯合完成。進行測序的DNA樣本來自西南生物醫學研究基金會的一頭雌性恆河猴。

 

這三個研究中心利用不同的和相補充的方法對恆河猴基因組數據進行了獨立的組合。然後,J.  Craig  Venter研究所的研究組將這些結果合併成一個高密度的草圖。這項合作測序工作也使用了已有的資源:人類基因組參考序列、已經公佈的恆河猴DNA圖譜資源和來自Michael  Smith基因組科學中心的恆河猴指紋數據庫。這一新的高治療的組裝圖覆蓋了恆河猴基因組的93%,這些資源將使研究人員能夠進行進化比較和精確的基因預測。世界各國的研究機構目前已經能夠從以下地址獲得該項工作獲得的序列數據:GenBankhttp://www.ncbi.nih.gov/Genbank,);EMBL  Bankhttp://www.ebi.ac.uk/embl/index.html,)和DNA  Data  Bank  of  Japanhttp://www.ddbj.nig.ac.jp,)。(生物通記者楊遙)  

相關信息鏈接:

來自紐約29日的消息,美國國家人類基因組研究所(the  National  Human  Genome  Research  InstituteNHGRI)宣佈將公佈恆河猴(rhesus  macaque)的基因組序列草圖。

恆河猴是人類的近親,在形態結構、生理機能和生化代謝方面同人類非常相似,應用獼猴進行研究實驗的結果,很容易外推於人類。目前獼猴是僅此於黑猩猩,最接近人類的第二個完成測序的靈長類動物。

 

這項計劃由貝勒醫學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  University)和文特研究所(Venter  Institute)共同完成,主要數據來源於聖安東尼西南生物醫學研究基金的一隻雌性獼猴,涵蓋了獼猴恆河猴這項計劃花費了兩年時間,22百萬美元。

        序列見:http://www.ncbi.nlm.nih.gov/mapview/     

(生物通記者:張迪)                    (資料來源:中國生物技術信息網

 

(七)猴子的題外話

台灣獼猴的悲歡世界 ( 撰文/李光欣 )

  「有一次,一隻名叫小珊的母猴來到我跟前,眼神堻z露著哀傷和期待,我立刻發覺情況不對,因為那隻名叫寶寶的嬰猴不在牠身邊,我於是趕快問牠:『寶寶哪堨h了?』小珊聽到我的話後,發出了一聲悲鳴,直拉著我的褲管往前走,一路還不時頻頻回頭。

後來,我看到了一隻公猴正在照顧頭部受重傷的寶寶。五年前,我曾經救過小珊,事隔了五年,沒想到牠還記得我,也希望我能救回牠的孩子。我趕快把寶寶帶下山,送到醫院急救。第二天再去探望寶寶,牠聽到我的呼喚,掙扎著爬了起來,沒多久,就在我的懷媢L世了。寶寶死了,我真的很傷心!」

大半年都在高雄壽山上的林金福,和獼猴們情誼深厚,在他口中,台灣獼猴和人一樣有血有淚,甚至也聽得懂人話。 

 

四萬年前在此落地生根

台灣獼猴究竟從何而來?東華大學自然資源研究所助理教授吳海音說,牠們的「開台祖」和現今四川、雲貴一帶的恆河猴祖先其實是同一支,由於冰河時期到來,不耐酷寒的獼猴被迫分家,一支退到山高谷深的雲貴縱谷,另一支則在有著中央山脈屏障北風的台灣落地生根,這點可以從兩者具有幾乎相同的遺傳基因得到證明。動物學家尤迪(Eudey)推測,時間大約是在四萬到四萬五千年前。

一八六二年,英國博物學家史溫侯(R.Swinhoe),發表了一篇〈福爾摩沙哺乳動物(On the Mammals of Formosa)〉,這是有關台灣哺乳動物最早的生物科學報告,其中對台灣獼猴有相當詳細的描述:「這一種迄今我們所知福爾摩沙唯一的猴子,喜歡傾斜面海的岩石,選擇荒涼的洞穴……,牠們顯然十分偏愛岩石。大白天尋求岩穴遮蔭,晨昏時集聚成群,覓食漿果、軟的嫩枝、蚱蜢、甲殼類與軟體動物。夏夜時,成群而來,大肆劫掠甘蔗田和果樹,特別是長得小而圓、果實成串的龍眼。六月時,母猴常退入山區,單獨懷著幼猴。這種猴子對人的接近顯得非常不安,迅速消失,躲入洞中,直到入侵者離去。」

當時的英國領事館就位在現今壽山下的哨船頭,史溫侯所說的「十分偏愛岩石」的猴子,指的應該就是壽山上的獼猴。一八六二年,他帶著兩隻台灣獼猴返回英國,並將牠們送給倫敦的梅納傑瑞(Menagerie)動物協會。這兩隻幼猴的頭形呈圓球狀,於是就將台灣獼猴命名為Macaca Cyclopis,也就是「圓頭的獼猴」。

英國人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經知道台灣獼猴的存在,但本土的獼猴生態研究卻起步甚晚,吳海音是追蹤台灣獼猴野外生活的第一人,但她的研究也僅限於墾丁的一群獼猴家族。那麼,究竟有誰曾做過更廣泛而深入的觀察?同樣研究獼猴的謝寶森和徐芝敏都提到了林金福,他是高雄一所國中的國文老師。 

 

比人還有人性的動物

「他真的很愛猴子!」和林金福合作多年的中山大學副教授徐芝敏說,「他早上生病住進了醫院,下午照樣上山看猴子。」除了上課時間,林金福幾乎都在山上。柴山開放初期,和當時許多人一樣,林金福也是靠餵食獼猴,和牠們建立起了交情。雖然不贊成遊客貿然餵食,但他也不否認,現在他還是會帶點東西上山,「老朋友見面總不能兩手空空吧?」因此,也有人批評他是「假研究之名,行餵食之實」,對於這點,徐芝敏頗不以為然:「他早已不是單純的餵食者,何況他帶去的食物也真的很有限。」

 

七、八年前開始,林金福著手進行壽山(包括柴山和南壽山)獼猴生態研究。「他確實能做到個體辨識,猴子們認得他,也信任他。」徐芝敏說,有好幾次發現獼猴受傷,旁人束手無策,都是他專程上山解救,還自掏腰包送往醫院救治。另外,他也幫忙指導研究生論文;在他自己架設的網站上,除了多篇他在國際上發表過的論文外,還鉅細靡遺列了一百多個研究項目,「有些我連想都沒想過,他卻已經默默觀察好幾年了。」對於林金福的愛心和認真,徐芝敏只有「佩服」二字。

林金福的觀察集中在壽山地區,徐芝敏認為,或許代表性不是那麼夠,但卻是目前為止最接近台灣獼猴生態的觀察記錄。林金福是台灣極少數能進入獼猴「有情世界」的觀察者,而他也的確目睹了牠們不為人知的另一面。「獼猴是有感情的動物,甚至比人還更有人性。」林金福這樣形容台灣獼猴。

 

獼猴的社會結構和現今人類大異其趣,但它有可能是遠古人類母系社會的原型。獼猴家族是由一群彼此有堂表姑嫂關係的母猴所組成的,除非是鬧家變(分群),不然母猴一輩子都待在同個家族堙C在獼猴社會堙A來來去去的公猴並不是家族的固定成員,包括猴王在內的所有成年公猴,能不能進入猴群成為其中的一分子,完全要看母猴們的臉色。

 

是數量過多還是瀕臨絕種?

人猴大戰同樣也在雪霸國家公園堣W演。武陵農場副場長李清彬向國家公園管理處抱怨說,他們快被猴子整瘋了!為了保護農作,農民先是自組巡邏隊,看到獼猴蠢蠢欲動就點燃鞭炮驅趕,效果甚佳,只是他們實在排不出人手和猴子日夜周旋。後來有人想到了「殺雞儆猴」的老方法,把死雞塗成鮮紅色,弄成一副非常恐怖的模樣,倒吊在果園四周,希望猴子們能知道收斂。

有不少人認為,獼猴破壞農作是因為牠們數量太多了,但究竟台灣有多少獼猴卻沒人說得準。農委會曾在去年公布了一份台灣獼猴族群數量調查報告,對外公布的數字是二十五萬隻,不過,農委會也私下承認,這是個誤差值很大的「估算」,實際族群數量從十四萬到三十八萬,「都有可能」。

不論是「十四萬」或是「三十八萬」,台灣獼猴似乎已擺脫族群覆滅的危機,但也有人並不這麼樂觀。林金福指出,根據他的觀察,這幾年壽山、觀音山(高雄)、旗尾山的獼猴數量一直在減少。徐芝敏的先生摩悌是位外籍學者,曾在世界各地從事靈長類動物研究的他,更拿出了國際自然保育聯盟(The World Conservation Union)於二○○○年出版的紅皮書佐證,書上寫著來自國際自然保育聯盟的警告:「台灣獼猴雖然沒有立即絕種的危險,但因為棲地破壞和人為干預,中長期而言,仍將面臨絕種的高度風險。」

 

近年來,台灣獼猴被認為是野生動物復育成功的範例,人們的樂觀態度讓一些研究獼猴的學者更加憂心忡忡。徐芝敏就指出,獵捕壓力始終存在,據她了解,農民其實一直在私下「處理」侵入果園的獼猴,他們不只是驅趕獼猴,有些還會設陷阱、下毒藥或直接加以射殺,農委會對此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此外,她還透露,這幾年南壽山的公猴大量失蹤,最近甚至還有人假冒高雄市政府人員,在柴山上公然獵捕獼猴。 

 

牠們是我們唯一的表親

獼猴面臨的另一個危機是棲地遭受破壞,人猴爭地,輸的一方遠永是獼猴。以柴山為例,私設休息區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他們砍的樹,挖的土,都是獼猴的食物;所開闢的地方,原本就是獼猴的棲地和覓食場所啊!」林金福呼籲人們能夠將心比心。另外,還有人盜採藥用和可食性植物,甚至就連不具經濟價值的藤蔓也沒被放過,柴山會今年初就赫然發現,步道兩旁的藤蔓竟然也被清除一空,總幹事楊娉育憂心忡忡地說:「水土保持會出問題,猴子的食物來源也一定會減少。」

 

相較於其他同類,台灣獼猴除了尾巴較粗壯外,其實並無太多不同之處。牠們之所以「特有」,是因為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牠們是我們唯一的表親,一樣是有感情的動物。在人類到來之前,台灣獼猴己在此生活了四萬多年,牠們能否永續存在?徐芝敏語重心長地表示:「在於我們是否願意尊重獼猴的存在,尊重牠們和我們一樣是自然的一部分,一樣有生存的權利。」

摘自經典第48

 

【台灣獼猴小檔案】

靈長目動物包括原猴、新大陸猴、舊大陸猴及類人猿四種。

人類和長臂猿、猩猩同屬於類人猿,獼猴則屬於舊大陸猿。動物學家富登(Foden)將現存十九種獼猴分為四大系統,其中台灣獼猴與日本獼猴、恆河猴、馬來猴同被歸為馬來猴系。

獼猴可能和人類一樣源自非洲。最遲在六百萬年前,獼猴就已出現在非洲。

往亞洲遷徒的一支,在二百到二百五十萬年前抵達印度,再由印度沿海到達緬甸和中南半島一帶。之後,地球經歷多次冰河時期,海水一再升降、島嶼與陸橋出現、消失,獼猴因此得以遷徙到亞洲各地,然後又被海洋隔離,而分化成不同種類的獼猴。

外形上,台灣獼猴和其他同類最大的不同是尾巴,它雖然沒有馬來猴的尾巴長,但卻更為粗壯多毛。手部構造和人類極為相似,同樣是姆指和其他四指分開、呈直角對生,也具有指紋。前肢比後肢短,但獼猴很少站立直行,通常是四肢著地、俯身前進。臀部是獼猴重要的性表徵,用來吸引交配對象。九月後進入發情期,母猴裸露的臀部皮膚會腫脹,呈豔紅色;公猴的肛門一帶也會變紅。在肛門左右兩側有兩塊灰色、無毛的角質化皮膚,稱為「髀胝」,髀胝沒有神經和血管,有了這兩塊天生的坐壂,獼猴坐在鋒利如刀刃的珊瑚礁岩上也不怕受傷。

 

另一個有趣的特徵是「頰囊」。獼猴進食動作非常迅速,一有風吹草動就立刻逃竄,來不及吃下去的東西,就可以儲存在顎骨下方的頰囊,因此兩頰經常是鼓鼓的。閒來無事時,牠們會用肩頭頂頰囊,把食物推出來,再細細品嚐。

 

台灣獼猴的適應性極佳,從南台灣的熱帶雨林,到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箭竹林都有牠們的蹤跡。隨著棲地和時令不同,食物也非常多樣化,主食是植物,不管是莖、葉、花、果、樹皮牠們都能甘之如飴。如遇昆蟲、白蟻、貝類、鳥蛋甚至蜂巢,牠們也照吃不誤。此外,林金福發現壽山獼猴有吃土的習慣,尤其是受重傷的成猴會大量食土。

獼猴的生活習慣非常固定。牠們黎明即離開夜宿地,在猴王的帶領下,開始了追逐食物的一天。早上九點以前是吃早餐的時間;中午則是休息和社交時間,「理毛」是獼猴最喜歡的一種社交活動;「跨騎」並不是交配時才有的動作,幼猴也會學習模仿。到了下午,牠們會再次開拔,一路吃回夜宿地。

 (資料來源:台灣彌猴)

 

投效社會生物學

    我對社會生物學的興趣,並不是革命夢想中的產物。它只是以一個專業動物計劃的形式,在一九五六年一月的某個早晨很純淨的展開,當時,我前往波多黎各東海岸外的小島凱佑聖地牙哥(Cayo Santiago),去觀察猴子。和我同行的還有史都特•艾爾塔曼,他剛剛成為我的第一個研究生。史都特的學術方向很不尋常,以致他雖然早在前一年秋季班時便進入哈佛研究所,但是卻發現自己找不到指導教授。他的問題不在於他的能力,他表現非常傑出,而是在於他所提出的論文題目太不尋常。他已經把目標鎖定在野生恆河獼猴的社會行為上,尤其是那些被國家衛生院供養在凱佑聖地牙哥島(新近被稱為「猴島」)上的猴群。

   很不幸,哈佛裡沒有老師了解他在說什麼?

在一九五五那個年代,天然狀況下的靈長類動物行為依然少有人知。美國心理學家卡本特(C.Ray Carpenter)曾在一九三○年代,做過吼猴、恆河猴以及長臂猿(gibbon)的野外觀察,為這個領域奠下一些基礎。他發表的文章在一小群生物學家以及人類學家圈中,頗受敬重,但是卻沒有引發大量的後續研究。野生靈長類居住的地方通常不易到達。珍•古德爾(Jane Goodall)那時仍住在英格蘭,距離她初次探訪剛河保留區(Gombe Reserve)的黑猩猩還有四年。

當艾珍塔曼剛剛開始獨立研究之際,多名日本學者也正在九州島的塔加索其山(Mount Takasoki)上觀察獼猴,但是他們都以日本發表文章,因此美國及歐洲科學家對他們的研究一無所知。

 

   哈佛生物糸教授裡,沒有人把靈長類田野調查納入自己的領域。有些人甚至懷疑它到底能不能納入生物學的範圍。於是,史塔特便找上了我。一九五五年秋末,我已獲聘擔任生物系助理教授,由次年七月一日生效。生物系主任卡本特(Frank Carpenter)問我,既然我對螞蟻的社會行為很感興趣,願不願意在上任前就先收史都特做研究生。我很高興的接受了。那時,我自己也不比研究生大多少,只比史都特長一歲,很想要學一點他所選的奇特題目。

 

    我的決定很明智。史都等和我住在凱佑聖地牙哥島恆河猴群間那兩天,對我來說,是一個很令人震驚的啟發,以及智識方面的一大轉捩點。在我剛踏上岸時,我對獮猴社會幾乎一無所知。當艾爾塔曼領我穿過恆河猴群時,這個複雜而且通常很野蠻的世界的種種,像是管是管理位階、聯盟、血親關係、領地爭奪、恐嚇及展示,以及驚恐的觸發等,令我深深著迷。我學會如何從雄猴走路的方式,看出牠的位階,如何從猴子面部表情及肢體語言,計算出牠們害怕、臣服以及敵意的程度。

 

   艾爾塔曼提出警告:「注意兩件事。在幼猴附近不得作出突兀的大動作,以免被誤會你想傷害牠。你可能會被公猴攻擊。假使真的有公猴威嚇你,千萬不要盯著牠的臉看。瞪視代表恐嚇,很可能引發攻擊。遇到這種情況,你只要低頭望向別處即可。」這番話實在夠正確,第二天我曾因為一時大意,快速轉了一次身,而附近正巧有隻小猴子,這個動作馬上引來牠的尖叫。第二號公猴頭子立刻朝我奔來,狠狠的瞪著我,嘴巴咧得老大。我嚇僵了,是真正的害怕。

 

漢彌敦與近親選擇

    社會生物學理論的基本元素來自許多不同源頭。但是,當其中最重要的一個觀念剛剛出現時,我竟然全力反對它。一九六四年,漢彌頓在Z《理論生物學期刊》上,發表他那饒富創意的「近親選擇理論」(theory of Kin Selection),那篇文章分為兩部分,名是「社會行為的遺傳演化」(The Genetical Evolution of Social Behaviour)。此後幾十年來,一門可觀的研究工業就這樣建構在這一篇論文之上。漢彌頓的某些推理和結論曾遭到挑戰,然後,又會有熱心擁護者為它們辯護,結果只不過是再一次挑戰,和再一次的辯護。這個理論的核心部分始終屹立不搖。如同所有偉大的觀念一樣,它的精髓非常簡單,是那種會讓人忍不住想到:「這顯然很真確(但是我為什麼沒想到呢?)。」

 

    一般的達爾文主義者都把天擇設想為直接發生在代與代之間的事件,也就是父母與子女間的事件。不同的血緣帶有不同的基因,這些基因大部分能形成與生存及生殖相關的特徵。一隻動物會長出什麼樣的身體、會如何覓食、如何躲避敵害:這些特徵全都深受基因影響。因此,基因能夠決定動物的生存及生殖。因為根據定義,每一代中,生存及生殖能力較佳的家族將能製造更多子女,而牠們的遺傳物質也將會主控該族群達好幾代之久。某組基因增加,代價是他組基因減少(同樣是根據定義),這就是天擇造成的演化。而引導生命歷程的則是「新基因的出現」,以及「擁有隨機突變基因的染色體的重新組合」。天擇自會辨別這類組合的良莠,透過攜帶它們的個體的生存及生殖能力差異,看看是那一類組合基因要增加,那一類要減少。

 

   就某個很重要的層面而言,這種傳統的天擇過程可以被稱為僅僅是「近親選擇」。畢竟,父母和子女本是至親。但是漢彌頓卻觀察到,兄弟、姊妹、伯叔舅、姑媽姨媽、堂表弟姊妹等,也一樣是血親;於是他開始思考,這件明白的道理在演化上究竟有何意義。其他血親關係也會藉由共同祖先而共用相同的基因,這方面並不遜於父母與子女。因此,牠們之間若存有任何受基因影響的互動,例如天生的利他傾向,或是合作傾向,或是手足競爭傾向,這些互動將會造成牠們在生存及生殖方面的變動,所以應該也同樣會引發由天擇造成的演化。或許,大部分形式的社會演化都是由這些較為間接的近親選擇所推動的。

 

社會生物學大論戰

    我在《社會生物學》這本書中所強調的是人性的共通之處,而非文化的差異之處。就這個層面而言,我所說的其實根本算不上是創新言論;近幾十年來,早有許多學者已提出類似論文。就以達爾文來說(演化生物學裡所有其他重要理論,他幾乎也全都有分),他就曾經很謹慎的提出過鬥性以及智能方面的遺傳變遷理論。但是,在我之前,從來沒有任何科學家能以族群生物學的推論如此合理的解釋天擇下的人類行為演化。我指出,最重要的是人類基因組,因為它會在人類演化過程中,強化生存及生育。就某方面而言,促使個人選擇自己所偏好的一般社會行為特徵的,在於大腦、感官以及內分泌系統。

 

   為了要把族群遺傳學模丁當成更有效率的基本分析方法來使用,我推測人類基因組中可能存有某些能影響鬥性、利他行為以及其他行為的單一、尚未被發現的基因。我當然非常明白,這類特性通常是由散布在多根染色體上的許多基因一同調控的,而且在個人及社會的表現差異上,環境因素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然而,不論基因調控的真正特質為何,我主張:重要在於,遺傳和環境的交互作用可以創造出一股導向固定途徑的引力。這股引力把來自各個社會的人們齊聚起來,送進一個被我們定義做「人性」的狹窄統計範圍內。

 

   我這種論論在一九七○年代,算是主張非常強烈的遺傳論者(hereditarian)。結果,它助長了長久存在的「先天—後天」(nature-nurture)論戰再度死灰復燃,當時後天派原本已高奏凱歌。

 

    而社會科學也正開始由這場勝利往上築。但是,即使某些已成氣候的學者摒棄了社會生物學,我還是希望,包括族群遺傳學模型在內的演化生物學能夠吸引年輕一代社會科學研究人員的興趣,然而,他們或許會把自己的領域和自然科學連在一起。

 

  這個願望真是天真得可以。大多數社會理論學家所偏愛的社會文化觀認為,人性完全建築於經驗之上——並不只是一個準備接受測試的假說。在一九七○年代,它根本就是一種根深蒂固的哲學思想。美國學者尤喜愛這種「人類行為是由環境決定,因此幾乎具備無限彈性」的想法。

(以上內容摘自《大自然的獵人》一書)               (資料來源:社會生物學館)

 

(八)言歸正傳

129日日星期一晚上,方老師回家之後還一直在想著有關的問題,並且跟子平談論到當年歷史之源頭,由子平再追踪一次搜尋,以了解其中之用意何在?

「當年的達摩祖師、其實也就是龍樹菩薩之再來!

但是老猴子只認識達摩祖師、卻不知道有龍樹菩薩這樣的人物,這就是老猴子的見識受限的問題,因為牠見到的龍樹並不是後期出家的

龍樹,而是在外道遊走修行的古老龍樹!但是把這些老猴子抓起來訓練、讓牠們都穿上僧衣這樣的一招,究竟有何用意?」

 

子平所獲得的資料,大致上與淑惠相同,只是發生的時間可能會更早一點而矣!

為什麼方老師會在這一個問題上放不開?一直想去再挖出一些資料,原因其實很簡單!

因為方老師在十多年前,剛開始研究佛法的時候,進入唯識與般若的研究有所成就的時候,那個時候尚居住在龍潭山上,

就已經可以確定未來在彌勒成佛之後,能夠成佛的下一位接班人,必定是龍樹菩薩以中觀學說進入成佛的位置上!

 

原因是目前所有的佛法之中:真如、三眛、禪、般若、唯識、中觀。六種研究佛法的系統方式中,前五種系統都有人成了佛,今天唯識學被方老師研究出來,一旦唯識可以進入成佛的系列之後,目前只有中觀系統的研究佛法方式,尚未進入佛世界中被接納為成佛的法門,今天方老師發現在七千年前的外道龍樹菩薩,居然抓了那麼多的猴子,讓牠們穿上袈裟去偷東西,這樣的一個奇怪的問題出現時,方老師就想到:

「難道這就是龍樹菩薩,預先將未來要成佛的種子,先種到這些猴子身上,讓他們在七

千年之後,可以透過生物進化的模式,讓這些猴子進化為人的成佛方式嗎?」

 

這樣的一個奇怪的念頭、就一直在方老師的腦袋奡坐坐ㄔh?

 

剛巧今天晚上的電影長片,十一點開播的一場電影是星際終結者,這一套舊片其實已經翻影過好幾遍,以前都沒有把它看完,

今天看起來卻感受到很有意思!原因是片中所描述的男主角,因為某一種原因進入了太空的蟲洞(即黑洞),其它的星際外星

人都希望把這一個男主角抓起來,迫問出他所知道的蟲洞的智識,是否也能夠製造出蟲洞武器?

結果經歷了多番折磨,蟲洞的武器確實被製造了出來,當男主角把蟲洞的武器射入太空的領域中之後,所有在場的人,無論是

敵人或者想追求和平的人都楞住了!

因為蟲洞一旦被製造出來之後,就會自動吸取周圍的能量,慢慢膨脹成為一個吞蝕宇宙的力旋渦,任何強大的能量都不能逃跑,

甚至連光波都逃不掉的空間,所有偉大的宇宙戰艦和任何的巨無霸太空船,都逃不出大自然的蟲洞的吸引力,眼看所有的戰艦

和外星人都要被吸進去這一個宇宙的蟲洞之中,最後全部在場的所有外星人,都開始主動向男主角道歉和求饒,請他想辦法把

蟲洞的力量消除,讓這一個太空回復自由與世界和平的日子!

 

這一套電影返復放影了好幾遍,只有今天晚上才能夠有空把它看完,電影結束的時候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半鐘,剛才躺到床上把眼睛一閉,眼前就看到身體堶捷}始出現爆炸反應,似乎是剛才看影片的時候,看到了蟲洞那一種巨大的吞噬力量,看完之後還受到影響?

 

但是反覆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總是看到身體堛漱狨閉O大爆炸!先是脾臟意根之處出現大爆炸,看到的影片反應都是黑白的日本侵華的軍事戰爭片,與剛才所看的科幻本就不同,所以方老師可以確定絕對不是看完電影之後的後遺症!

 

所以連忙起床走到佛堂之中尋找出驗證佛菩提一書,翻開資料閱讀一番:

 

不生亦不滅   不常亦不斷   不一亦不異   不來亦不出

能說是因緣   善滅諸戲論   我稽首禮佛   諸說中第一

這是龍樹菩薩所造的中觀論精華,此處我不再作解釋,大家只要知道中觀與般若是兩不可分的關係,用中觀來表現般若的

操作,會有其異於尋常的作用,大家只要注意到 一念三觀的操作,就會體會到真正的中觀意義。

在觀世音菩薩的耳根圓通法門中,我已經介紹過一次中觀的操作,我們接著做的是橫一個中觀,直一個中觀,前一個中

觀,後一個中觀,左一個中觀,右一個中觀、頭上一個中觀、腳下一個中觀,左斜一個中觀、右斜一個中觀,還有那堥S

有中觀?

        啊!滿眼都是中觀,無處不在的中觀,究竟什麼叫做中觀?就是那個無名無姓,無色無相的傢伙,他的名字就叫做中觀。                           (資料來源:驗證佛菩提)

 

方老師把這些資料讀進自己的意根之後,爆炸的威力更大增加,然後是密輪好像被炸彈炸開一樣,衝出強大的高能量,然後一輪一輪的爆炸全身好像起火一樣,一波一波的爆炸開來,一直爆開到第九識的空間,仍然是如此之強而有力!

 

方老師在修煉的時候,看到子平還沒有睡覺,所以叫他出來到客廳修法,但是他正在和女朋友以電話聊天聊了半個鐘頭,才走出來看老爸,這個時候方老師已經把功法練完開始收功,所以剛才的爆炸場面卻沒有讓他看到,等到他走出房間的時候,只剩下一些烈燄而矣!

(九)九識登場

130日凌晨二點鐘,子平走出房門到客廳看方老師的時候,剛才老師身上的大爆炸場面已經收攤了,所以失掉了現場的第三者記錄!子平唯一能夠看到的只是身上還帶有一點剩的烈火燃燒,另外能夠看到的就是老爸頭上的第九識,平台之上卻站立了一尊龍樹菩薩?

 

方老師聽到子平後來的報告說:「老爸頭上的第九識間平台上,站立了一尊龍樹菩薩!」

證明了自己一整天下來,心堜珝Q的問題終於被揭曉了!

果然這些猴群的設定,與第九識的成佛因素有關!

 

但是在七千年前,就已經開始設下如此周密的成佛設計?卻未免有點兒太誇張了吧?

因為在這一個時間之前,彌勒祖師的歷史還沒有到達成佛的階段,比起善財出道之前早了一千多年,就開始抓猴子幹這樣的大事,似乎

還是有一點說不過去!

 

但是在AMP教室發展佛法的研究時期,方老師本身的確已經發現到中觀的原理,有一點類似現代高科技的核彈爆炸原理一樣:

「以真、假、中、三種不同的質,放置在某一種容器狀態之中!

真與假兩種物質,是含有反相的兩種排斥力的物質,透過第三種物質的來回活動,誘發到前面兩種物質開始分裂和爆炸,

因而釋放出強大的能量,那就是中觀佛法將來能夠成佛的依據!

七年前雖然在理論上,已經尋找到答案;但是在實際上卻修煉不出來這一種爆炸力?

結果今天終於在如巧合的情形下,完成了正確的中觀佛法之操作程序!

那就表示在佛世界的龍樹如來,已經願意將中觀成佛之大法,可以透過方老師的研究,對外發表的成佛之法,因此在這一個特殊的時代

之中,繼續彌勒能夠真正成佛之後,龍樹如來也要追隨彌勒祖師的腳步,快一點讓宗教的世界大同,早一點到人間來報到!」

 

子平的鑑定完畢,方老師再整理了一下資料,指導子平完成第九識的訓練,讓第九識中穿袈裟的猴子順利出盡之後,再以中觀論之「八不」唸入第九識中,不久之後子平的第九識亦開始進入宇宙大爆炸的場面,接著一個連一個的脈輪也進入大爆炸的狀態之中,從第一識做到第九識之中,完成之後真的是筋疲力倦,全身都快要攤了!所以暫時停下來各自回房睡覺去了!

130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