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猴子兵團

 

(一)九識疑雲

131日星期三,昨天順利完成了第九識的訓練方法之後,身心雖然進入了極HIGH的高原狀態,今天卻進入了低的觀察期!其實每一次重大的佛法訓練方式被發現之後,其實都會帶來數天的相反的低潮期,原因是每一次的激情之後,身體的高能量放射出去之後,都會吸引一批不速之客,到來打探這堛滷“峞H究竟為什麼這樣的一塊地區,經常會放射出如此強烈震撼人心的高能量?

 

所以今天一大早起床,方老師就已經有心理準備,接受這樣的一次考驗和挑戰?

今天早上的氣機阻塞有點嚴重,經過一個多小時之後的修煉,還沒有太大的起色,因此到了辦公室上班之後,再繼續修煉身上的氣脈,花了很多的時間,但是回復的程度和速度方老師都不甚滿意!

 

後來再重新思考,不再以業力阻塞為主題,而改用昨天所接觸的人物和種類來測試,才開始了解到一個全新的問題?

 

這一次的業力所吸引到場的族類,原來都並非人類以及人類相關的眷屬?

原來今天到場的業障類,全部都屬於人類近親血緣的猴群,所以牠們不會接受佛法的超渡,也不會接受人類的心理治療方式來改變牠們的生活和行為!

 

因為這樣的又一次新發現,所以佛法也受到了另一種非人類的挑戰,讓傳統宗教的思考方式去超渡猴群,原來是行不通的一種修煉方法!不得矣之後,最後方老師還是決定必須重頭去了解猴子的生態,因此再次上網收集相關猴子的資料下載如下:

 

(二)行為的操控

 

訓練=馬戲?勿支持動物受苦

 

分類:動物訓練2006/10/31 17:48  

有人說,我的狗不需要訓練,只要保持牠原來的狗兒本性就好,這當然有其道理,每個人都可以選擇生活的方式,也可選擇和寵物相處的模式,只不過當狗兒發揮本性時,抱持這種態度的人必須記得自己說過的話,例如,狗會跑到牠睡覺休息地點之外的地方大小便,可能是客廳,可能是主人的床,主人就不能生氣牠這麼做;或者,當狗依據生存本能出現護食或護東西的情形時,人就不能說:喂,可是我養你,忘恩負義的東西,也不能把牠抓來毒打虐待一頓,因為在牠原來應該存在的狗兒社會裡,不會有毒打虐待這種事,所以記得自己說過的話就沒有問題。

  動物訓練是一件諸多爭議的事,為什麼動物應該被人訓練?

為什麼狗非得能聽令坐下趴下不可,為什麼日本猴子兵團的猴子必須穿著衣服,表演空中飛人?人類慣常為了自己的需求而要求動物做出一些違背自然行為的事,所以訓練動物時很重要的是要捫心自問:我為什麼這麼做?

 

  我希望家犬可以獲得適當的訓練,如此一來可以減少牠們在人類社會裡生活的問題,不會因為亂大小便而被修理,不會因為終日關在家中無所事事而破壞家裡,不會因為亂吠被丟到街上,不會因為咬人而喪失生命,不會害怕到處可見的人車,不會害怕陌生環境等等,不會『造成』人類的問題,人類的現代社會是個危險的世界,而協助狗兒學習適應是飼主的責任。

 

  近年來的訓練觀念有所改變,人類和動物的訓練關係不再傾於單向的要求,而是強調相互協調,你情我願,坐下趴下的動作只是媒介,重要的是有效溝通,雙方一問一答:「你了不了我啊?」「你需要什麼啊?」藉此達到更好的關係。

 

  研究也發現圈養動物在諸多環境刺激之下有較好的生活品質,所以國內外動物園都引進了環境豐富化的概念,研究也發現訓練有助狗兒動動腦,有益身心狀態,一隻常常參與訓練的狗兒自然而然就會很快樂(當然前提是訓練方式非用暴力脅迫,這類訓練有壓抑作用)。

 

  我訓練狗,訓練紅毛猩猩,訓練鸚鵡,也希望學習更多有關訓練的知識,加強訓練的技巧,即便訓練出來的行為沒什麼大不了,但是藉由訓練可以和人類以外的動物對話,這對我來說是件神奇的事,何況動物是老師,教導我許多事。

 

  既然是老師,當然不可以傷害牠們,如果假娛樂教育之名作訓練,只是為了營利或譁眾取寵,真的不.可.原.諒!以下是關懷生命協會的美國人道協會馬戲團真相連結http://www.lca.org.tw/epaper/news/20061026.htm

如果你知道一個小時的動物馬戲表演建築在多少動物的苦痛上,任何有良知的人應該都不會買票支持,也不會攜家帶家眷去觀賞了吧?

 

  不過影片中提到,只利用愛與鼓勵無法教出那些行為(其實是翻譯的問題,原來他說的是:只利用正加強無法訓練這些行為),這我不苟同,只要好好利用正加強的制約原理及有效溝通當然沒問題,問題是牠們的訓練者或訓練師可能從未學習過這類方法。如果因為不懂得運用而稱它無效,等於想推翻七、八十年的科學制約研究,無知的狂妄可見一斑。

(資料來源:奇摩部落格)

 

旅行中的猴子/聰明反被聰明誤?2004/09/21 17:01 

 

猴子因為聰明而被訓練表演馬戲、因為聰明而被圈養。猴子的智慧,沒有為牠們帶來更好的生活,只為牠們帶來更多的災難。( 文˙攝影/陳志東 )

 

猴子的智慧,沒有為牠們帶來更好的生活,只為牠們帶來更多的災難。牠們因為聰明而被人類圈養當寵物、因為聰明而被訓練表演馬戲、因為聰明而被餵食、卻因此失去野外的生活能力。在旅行中,經常可以見到猴子,這些猴子,有的古靈精怪、有的桀傲不拘、也有的楚楚可憐,但不管是哪種猴子,牠們永遠無法逃脫的,就是來自於人類的過度關愛。

 

猴子因為太過聰明,因此經常成為馬戲主角。在日本日光(Nikko),日本人搞了一個「日光猴子兵團」,據說大受歡迎。我在日本日光旅遊時,處處見到這樣的廣告標語。卻沒料到回到台灣,已經有台灣的遊樂場業者引進。

 

台灣業者強調,這是真正由日本日光移植而來的馬戲表演,裡頭的猴子,都是純正的日本獼猴,所有的工作人員也都到日本受過訓練,學習如何與猴相處。業者講得志得意滿,台下的小朋友也在猴子上課的風趣演出中捧著肚子,大聲歡笑,綻放那孩童該有的歡愉表情。

讓人心寒的只是,粗糙的訓練手法,凶暴、敲打的口氣與動作,台上的猴子常常一臉錯愕,擔心自己是不是又做錯了、又要接受懲罰了!心寒的只是,孩童的歡笑,是由多少的猴子心酸所堆積而成。心寒的只是,孩童歡笑之餘,絕對看不到也想不到猴子的辛酸,而未來,他們又將以什麼樣的心態來看待猴子。猴子的苦,或許會在這樣的歡笑中,一代一代被延續。

 

在台灣新中橫公路、玉山國家公園範圍區內,工作人員很辛苦的幫猴子蓋了一座天橋,讓猴子過馬路。

這裡,曾經是猴子的天堂。隨著公路開發,猴子棲地因此遭到切割。以前猴子要從這座山頭走到隔壁山頭,沒有問題﹔現在要從這座山頭走到隔壁山頭,卻往往因為公路阻隔與車輛快速飛馳,讓猴子不知所措。於是,有很多猴子斷了腳、斷了手,或就此躺在公路上頭,再也沒有起來過。玉山國家公園很貼心的幫牠們蓋了天橋,幾年下來,果然猴子也開始懂得使用,藉由天橋來避開公路危險。

 

另一個問題出來了!由於與人類接觸太過頻繁,遊客看到猴子也很喜歡餵食,許多塔塔加附近的猴子,因此開始學會翻垃圾桶,或是開始學會在馬路旁的固定位置,一動也不動,因為牠們知道,只要有人經過這裡,牠就會有食物,不需要自己辛辛苦苦到野外覓食。有一年颱風,新中橫道路受阻,很多天都沒有遊客、沒有車流。一位國家公園員工說,那一年的那一天,他經過那裡,看到了那隻猴子,牠還蹲在那個位置,還在等待遊客。

人類的善意,有時會是動物悲慘遭遇的開始。

在柬埔寨吳哥窟一帶,有人養了一隻聰明可愛的猴子,這猴子沒別的技巧,就是很會接東西。只要遊客把食物丟過去,牠就會刷一下跳起來接過去,放進嘴巴裡。突然之間,有個人失手丟遠了,把食物丟進了猴子身後的水溝裡,卻沒想到,這猴子立即翻身下去,還潛進水裡,把那東西找出來。

這下不得了了!於是,所有的愛看猴子潛水的遊客,再也沒人要把食物丟到猴子接得到的地方,大家紛紛往牠身後丟,讓猴子潛了一次又一次的水。在歡笑聲中,誇獎這猴子聰明又可愛、還會潛水。

 

在越南北部,距離首都河內約3小時車程、一個名叫香山(Perfume Pagoda)、有很多佛教寺廟的觀光區裡,一隻大猴子被另一隻身材比牠小上好幾號的小猴子打到滿嘴都是血。事情就是那麼巧,就發生在我剛剛好經過的同時,讓我把整件事情經過看得清清楚楚。

 

這是兩隻觀光區商家主人飼養的猴子。主人拿了兩塊餅乾過來,給大小猴子一人一片,結果,小猴子貪吃,一見到一人一片,還顧不得吃自己的,就馬上動手去搶大猴子的﹔大猴子不給,小猴子馬上動手來搶。大猴子生氣了!卻沒想到小猴子更氣!二話不說,馬上動手亂抓,把大猴子打到滿嘴都是血。在一陣猴子的驚恐尖叫中,主人趕了過來,把小猴子抱開,卻沒想到小猴子怒氣未消,儘管被主人摟在懷裡,還是對著大猴子呲牙咧嘴。

 

看完這一幕後,我隨後上了山。回程時經過這家商店,大猴子一臉鬱悶的待在原地,小猴子則被主人綁在店門口,兩隻有一段遠遠的距離。於是,明知道主人養猴子就是為了要遊客買他的東西來餵猴子、藉著猴子來賺錢,但我還是忍不住買了兩顆蛋、一包水果、一包餅乾,任由小猴子在旁邊一臉不爽,只是餵給大猴子吃,只在最後給了小猴子一片餅乾,免得牠之後又拿大猴子出氣。儘管知道這些商人就是利用猴子賺錢,我還是成了幫兇。

 

在泰國,猴子跟台灣玉山猴子有著同樣遭遇。

在泰國很多地方,處處都能看到猴子稱王的景象。或許是泰國人喜歡猴子,於是,很多猴子都會在觀光區中畫地為王,看到遊客走近,只要有食物,一定動手過來搶,就算牠們不搶,旁邊也會有很多小販鼓吹你買食物餵猴子。

 

於是,在泰國華欣(Hua Hin)一帶,由泰皇4世所興建的夏宮「考王宮」(Khao Wang)裡,就有小猴子這樣吃起人家餵的芒果,或者打起瞌睡,非常目中無人。

在泰國中部,位於曼谷北方大約3小時車程的拉布里(Lopburi)更誇張,這裡的猴子不是聚集在某個觀光區中,而是整個城市裡頭滿街隨處亂跑、無法無天,甚至還會等在紅綠燈前看交通警察手勢,跟著大家一起過馬路。

由於太過無法無天、太過聰明,拉布里人於是湊錢蓋了一間齊天大聖廟,還每年固定舉辦「宴猴大會」,邀請高級飯店裡的廚師準備滿漢全席來供養猴子,讓拉布里因此成了「猴城」,也成為著名的觀光勝地。

 

有趣的是,根據學者研究,目前拉布里猴群分成兩派,厲害的聚在廟裡,叫做「廟內派」,勢力薄弱的那一派就叫「廟外派」,只能在廟外遊走流浪。人類的貼心蓋廟,卻因此造成了猴群的不平等。人類的過度關愛,真的是猴子永難逃脫的噩夢。 

(資料來源:Ettoday.com旅遊玩家)

 

由猴子得"三高"所想到的

 

 http://www.tianshannet.com.cn    2006年7月10日 12:26   新疆天山網  作者:李建軍 

  

    先前形容人有稜有角、身材苗條都說猴瘦猴瘦的。可如今當我看到峨眉山猴區的猴子時,這一形容該與時俱進了,應該稱之為猴胖猴胖的。峨眉山猴區的猴子因為不斷得到遊客各種食品的餵養,狂吃狂喝,現在已今非昔比,圓滾滾的猴子比比皆是,不少猴子還像人一樣得了"三高"(高血脂、高血壓、高血糖),有的還出現脫毛現象。

 

    "好事成雙"。筆者在峨眉山某招待所居住,晚上吃完飯散步時,發現有人在住所後的池塘邊垂釣並只釣小魚,一問才知道原來是給雞吃的,乖乖,把雞也當寵物養,卻屬罕見,莫非要把雞也培養成食肉動物?

 

    看見峨眉山猴區的猴子動作的遲緩和老態,看見它們光天化日之下明搶食物的貪婪和霸道,看見它們對遊客們的為所欲為和好鬥的姿態,我在想,我們人類究竟都做了些什麼?雖然峨眉山是一個景區,人們賞猴也是出於喜愛或娛樂的意味,但這種獼猴畢竟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我們休閒、與猴同樂的時候也千萬要注意對猴子的細心呵護,不僅關心它們的現在,更應替它們的未來著想。

 

我們投擲食品是表達對猴子寵愛的一種方式,可這種手段卻縱容猴子的貪吃和不勞而獲的習性,因為遊客的贈予,現在的猴子已不到別處覓食,而是按時"上班":朝九來、晚五歸,等待遊客的奉獻。

我們總是好心辦壞事。在這種善良的願望下,我們非但沒有促成猴子的自然進化,反而使猴性也在逐漸喪失,由於進食物的不合理,營養搭配不當,加之缺乏運動,現在的猴子已形成退化的趨勢。

現在每天都有幾個物種從地球上消失,我們不能因溺愛猴子,而犧牲它們的健康,弱化或剝奪了它們的生存能力,這其實是對猴子的"犯罪"。現在峨眉山猴區也已意識到這一問題,明令禁止遊客自帶食品喂猴,要餵食須購買專門指定的不使猴子發胖的猴食產品。

 

    不知道世界上其它猴區的猴子是不是也這樣養尊處優,大腹便便,無憂無慮。其實對猴子的"培養"也應該像人類教育自己的孩子一樣,是不能放任自流的。

哈佛女孩劉亦婷的母親劉衛華曾講過這樣一件事,在劉亦婷三歲的時候,母親因有事要外出二十多天,就把孩子托給一家私人幼兒園。

結果回來後,萬萬沒想到:"婷兒在記憶上似乎出現了一個斷層,對姥姥舅舅的印象突然淡漠了,原來會背的唐詩幾乎都忘了。原來的一些習慣都沒了,愛衛生的習慣和飲食上的習慣,好的壞的都沒了。性格上也發生了變化,天真、活潑減少了,猜疑心、小心眼多了……"短短二十多天就有如此的倒退,更何況峨眉山猴區的猴子又是長期生活在一個可吃嗟來之食,不勞而獲的環境中,其退步也是必然的。

 

環境可以改變人,也同樣可以改變動物。峨眉山猴區的猴子也正是在這樣一種氛圍當中充當了眾星捧月、捨我其誰的角色,"小皇帝"形象也日益滋長,對不給食物的人(沒有留下買路錢的人)則認為不識抬舉,進而或發怒或搜身或搶奪或進行攻擊等等,這無疑也是我們自導自演的鬧劇。

我們人類無節制地掠奪自然,已使我們的生態環境大為惡化,各種動植物快速地消亡,我們擔當了"棒殺"的角色,我們因此也遭受了大自然的報復和懲罰。

從猴子得"三高"現象、把雞培養食肉動物來看,我們也應警惕另一種"捧殺"現象,對寵物的嬌慣和放縱,只會削弱它們身體的機能和生存的本領,一旦出現變故,就會在"物竟天擇、適者生存"的自然法則面前自食其果。

 

    人類要和大自然和睦相處,這是我們今天建設和諧社會的題中應有之義。對於人類的朋友猴子來說,我們不可能把猴子人化,就像猩猩的基因和人類的基因只有1.3%的不同,也沒有成為直立行走的人一樣。但對於被視為"宇宙的精華、"萬物的靈長"的人類來說,更應關注猴子的生物進化,就像關注人的文化進化一樣,使之也能得到持續、協調、有序、健康的發展。摘自新疆重點新聞網--天山網(http://www.xjts.cn) 

 

(三)人類的創意

 

政治強姦社會的時候,人要變回猴子

 

yingqi741741 發表時間2007-01-20 07:28:37

政治強姦社會的時候,人要變回猴子;孔方兄漸漸沉重的時候,作家紛紛逃離;精神家園迷失的時候,文學走不出褲襠。

在以上因素的交相作用下,當代文學淫浸著一種流氓氣,再有,就是癡人說夢。

看看吧,我們真正的都市生活被徹底虛化,彷彿只有生殖器實實在在;而生殖器指向處,快餐文學發酵、作家批量生產,大批的年輕人躺在父母快要風乾的屍體上肆意自慰:不是大明星愛上我了,女老闆愛上我了,就是一大批女人愛上我了……其實你吃點兒海洛因,片刻之間啥都有。

 

想想吧,金童玉女與飛簷走壁已統治了無知青少年的精神世界,造就了整整兩代租房而不買房、同居而不結婚、賺錢而不顧家、有爹而不養老的混帳東西……殊不知做夢免費,愛卻需要資格、也要錢,文化人、尤其是作家,你不能充當強姦靈魂的騙子! 

文學——你的社會責任感呢?德國漢學家怎麼批評?

當墮落的社會風氣形成的時候,文學成為重災區,網絡文學尤甚,幻劍書盟尤甚。因此我不得不說:《趴在牆頭等紅杏》走錯了門。《趴在牆頭等紅杏》寫得什麼?

 

是它的主題:一個只出流氓不出英雄的民族是偉大的嗎?

是貫穿作品的六組矛盾,每一組都是悖論,都似乎是無解的二律背反,但一個個同樣地迫在眉睫,浮雕般讓人觸目驚心!

這六組矛盾是:一、政治:亡黨,還是亡國?

二、經濟:找死,還是等死?

第三、社會:徹底犧牲弱勢階層還是迎接動盪?

第四:文化:選擇先進成分的凝聚,還是麻木維持目前的亞文化狀態?

第五:倫理:持續道德失重,還是有所作為?

第六、人倫:所謂改革,是不是要犧牲一代婦女?

 

這是一部睜眼看世界的人所寫的書,官場、企業、金融、財政、稅務、下崗、農村、教育、醫療、司法、黨政、文化、倫理、歷史、現實、情愛、性慾無所不包,上至五代最高領導,下至瀕臨破產的工人、農民,視野遼闊。

還想告訴你:本書以橫跨四個省的重大案件為藍本,七實三虛地用幾條暗線穿插起來。其中也許有你的影子,也許有你的朋友,也許你從小道獲知的最高機密……或許因為這一點吧,動筆的時候,我已做好了一切準備。

朋友,慶幸吧!世界有個毛澤東、中國有個朱鎔基、民族有個胡錦濤……否則,飛簷走壁與金童玉女將左右你我的靈魂。因此,本書拒絕文盲與垃圾閱讀。但是,如果你尚有良知、尚有殘存的信念或尚有一定的鑒賞水平,則向你鄭重推薦:《趴在牆頭等紅杏》 

(資料來源:幻劍書盟-論壇-紅粉討論區)

 

殺雞警猴

 

環境問題的解決必須依靠常態的嚴格執法。僅靠刮「風暴」難以取得持久的效果,特別是「風暴」如果不能長效機制,所帶來的後期影響是不可忽視的。

環境違法者普遍存在僥倖心理,依靠「殺雞給猴看」的方式處理環境問題的效果越來越不明顯。「猴子」看殺「雞」的次數多了,自然就習慣了,逐步將殺「雞」看作一種常態,根本不將其看作一回事了,甚至個別「猴子」嘲笑「雞」的笨拙,怎麼會被抓住。

 

常態的嚴格環境執法,違法必究,執法必嚴,就像一把利劍懸在違法者的頭上,徹底打消其違法的僥倖心理,使其清除違法必將付出慘重的代價,守法才能獲得收益。只有常態的嚴格執法,才能增加守法的積極性,法律的威嚴和效果才能得到最大程度實現。

(資料來源:姜文來:水資源環境網

 

紀錄片披露內幕:美國秘密實驗給猴子換頭

 

央視國際 www.cctv.com  2007年01月24日 09:49 來源:

    據英國《每日郵報》1月6日報道,冷戰期間,美國和前蘇聯除了進行「太空爭霸」外,還在醫學科技等領域互相競爭。當前蘇聯科學家弗拉季米爾·德米科霍夫教授1954年炮製出「雙頭狗」轟動世界後,美國科學家不甘落後,也開始了「換頭手術」實驗。

 

1970年3月14日,美國器官移植先驅羅伯特·懷特將一隻恆河猴的腦袋移植到了另一隻猴子的身上,實施了世界首例真實版的「換頭手術」。據悉,換過腦袋的猴子能夠張開眼睛,吸食飲料,但由於手術醫生不可能重新接上猴子脊椎頂部被切斷的數億根神經線,所以「換頭猴」從脖子以下全都處於癱瘓狀態。美國《國家地理頻道》在最新紀錄片《第一例換頭術》中披露了這一驚人的動物「換頭」手術內幕。

 

    前蘇聯「雙頭狗」實驗引發美蘇「醫學爭霸戰」

 

    前蘇著名器官移植先驅弗拉季米爾·德米科霍夫教授「二戰」期間曾在紅軍醫院中工作,「二戰」結束後他和其他前蘇高級醫生獲得命令,要不惜任何代價在醫學領域上擊敗西方國家。德米科霍夫開始研究其他醫生從來不敢涉足的領域,包括心肺移植手術。德米科霍夫還想證明大腦也可以移植,於是他在1954年2月將一隻小狗的腦袋移植到了一隻大狗的脖子上。可惜,大約6天後,「大狗頭」、「小狗頭」以及它們的共同身體就全都死掉了。這一「雙頭狗」在西方國家引起了轟動,連美國《時代週刊》也充滿嫉妒和欽佩地報道了這一事件,這一實驗震動了美國科學家,因為他們渴望在所有科學技術領域都超越前蘇聯。

 

    美國科學家不甘落後,為狗進行「大腦移植」手術

 

    沒多久,美國科學家也有了自己激進的器官移植計劃,德米科霍夫教授在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雄心勃勃的美國腦科專家羅伯特·懷特博士決定為動物實施科幻小說中才有的「換頭手術」!懷特博士也曾在「二戰」中服過役,他在南太平洋島嶼上曾看到許多男人在戰爭中受傷,從脖子以下全部癱瘓,當時懷特就曾發誓要讓這些癱瘓者將來過得更好些。

 

    當前蘇聯的德米科霍夫教授炮製出震驚世界的「雙頭狗」後,美國政府立即幫助懷特博士在俄亥俄州克裡夫蘭市的一座醫院中建立了一個大腦研究中心,白天,懷特博士為醫院中的大腦受傷病人進行腦科手術;而懷特晚上一有空閒,就回到大腦研究中心開始秘密的動物實驗。

 

    在1964年的一個關鍵實驗中,懷特將一隻狗的大腦取了出來,移植到了另一隻狗的脖子皮膚下面。當懷特博士將移植大腦的血管和「宿主狗」的血管縫合後,他竟設法讓這個移植大腦存活了好多天。懷特發現,大腦不僅可以離開自己的身體而存活,甚至還不像腎臟一樣會受到新身體的排斥。這在懷特心中引發了更多的疑問:這只移植大腦是否仍有思想力?也就是它是否仍有「意識」?

 

    前蘇聯科學家實驗更驚人:切斷脖子的「狗頭」仍能存活

 

    由於被移植的大腦無法表達自己,所以懷特博士也無法回答這一問題,他的研究陷入了僵局。但1966年,情況突然發生了轉變。當時,前蘇聯科學家希望能在科技上和西方合作,並邀請懷特博士參觀他們的實驗室。懷特博士在這次參觀中,獲知了前蘇聯科學家的幾個新實驗成果,在其中一個實驗中,前蘇聯科學家竟然能讓一隻被切斷的「狗頭」保持「存活」狀態,這只「狗頭」並非移植到了另一隻狗身上,而是通過特殊的生命支持儀器保持存活。最驚人的是,這只單獨的「狗頭」的眼睛能對光產生眨眼反應,它的耳朵聽到敲打聲後會豎起來。

 

    這一實驗給懷特博士帶來了巨大的啟發,他決定比德米科霍夫教授走得更遠,他不僅要將一隻動物的頭嫁接到另一隻動物的脖子上,他要徹底地給一隻動物更換腦袋!

 

    美科學家實施首例猴子「換頭手術」:「換頭猴」能喝水能咬人

 

    為了實施這一複雜的動物「換頭」手術,懷特博士秘密準備了3年,他知道許多人都會對這一充滿倫理爭議的「換頭」手術持排斥態度,然而1970年3月14日下午,懷特博士仍然用兩隻恆河猴實施了世界上首例動物「換頭」手術!

 

    懷特切斷了兩隻猴子的腦袋,並成功地將一隻猴子的腦袋縫合到了另一隻猴子的脖子上,懷特和其他手術專家接著開始充滿緊張地等待,最後,這只換過腦袋的「混血猴」終於恢復意識,睜開了眼睛,當一名手術專家將手指伸入它嘴裡時,它還試圖咬人。這只「換頭猴」的臉部肌肉還會運動,它甚至還能通過吸液管喝飲料。

 

    然而,儘管懷特認為這一「換頭手術」是個巨大的成功,但它也仍有很大的局限性。因為作為手術的一部分,猴子的脊椎全被切斷了,手術專家不可能將數億根切斷的神經線重新連接起來,所以這只「換頭猴」從脖子以下都處於徹底癱瘓狀態,它無法根據大腦命令移動自己的身體。

 

    「換頭猴」實驗曝光引來猛烈譴責:醫學先驅淪為「科學惡棍」

 

    不過懷特仍然堅持稱,這樣的手術也許有一天仍會幫助一些癱瘓病人,譬如一些癱瘓者的身體由於長期的醫學併發症,處於垂死狀態,如果接受了「換頭手術」,這些病人的腦袋就可以獲得一個新的身體,這個「新身體」將會由那些腦死亡病人捐贈,從而使這些身體失效的癱瘓病人可以獲得新的生命,儘管他們「換頭」後仍將處於癱瘓狀態。

    然而,懷特永遠也沒有機會實施他這一替人類「換頭」的手術夢想,當他為猴子換頭的手術細節在兩年後曝光後,懷特受到了撲天蓋地的譴責。科學界對他的「換頭」實驗感到震驚,反活體解剖主義者還向他發出了死亡威脅,懷特不得不要求警方對他和家人進行保護,懷特也從一個醫學先驅淪為了眾人眼中的「科學惡棍」,他的研究經費也被終止。

 

    -編譯/沈志真

 

    延伸思考:    人類「換頭」實驗必將引發嚴重倫理爭議

    儘管替猴「換頭」的實驗手術引起了巨大的爭議,但懷特仍然相信,人類換頭術有一天將會成為可能。35年後的今天,科學也許將證明他的想法是對的。去年,倫敦大學科學家宣稱,他們計劃向癱瘓病人的脊椎中注射一種干細胞,這些干細胞有能力進行各種目的的再生,它們也許可以在分離的脊椎神經末梢搭建一座「橋樑」,使癱瘓病人可以重新控制自己的四肢。

 

    如果切斷的脊椎可以通過這種方式而復原,那麼「換頭」手術最後將成為可能,「換頭」病人將不會再處於永久的癱瘓狀態。然而,「換頭手術」必將引發許多嚴重的倫理爭議,譬如靈魂是否真的存在,是否定居在大腦裡;又譬如當一個人的腦袋移植到另一個人的身體上,他的思想是否仍是同一個人等等,但科學家相信,隨著人類科技的快速發展,進行「換頭手術」將不再是能不能的問題,而是應該不應該的問題。

    (資料來源:北京科技報)                     責編:艾問

 

(四)結 

131日星期三下午三點鐘,方老師已經把這些網上資料整理完畢,再回想今天所發生的事故:

(1)    中午的時間有桂蕾打來的電話,告訴老師昨天去台中某醫院探望病人之後,今天身上出現許多業障牽纏,不容易處理的現象!

 

方老師回應:

「從醫院中跟回了一大群猴子,牠們不受佛法的方式超渡,不懂佛法對牠們的好處,也不會想去轉化為人形,所以造成超渡上的困難,請她嚐試採用不同的方式處理猴群,因為概念不同之後,操作方法就會有不同的結果,下午桂蕾沒有再打電話到來詢問,似乎已經完成她的作業!」

 

(2)    下午四川的蘇陽以MSN與方老師連線,說最近的工作表現很好,但是心中卻出現一些空虛和煩惱的感覺?

方老師回應說:

「因為平常心堥S有信仰,一旦工作比較輕鬆時,內心世界就會浮現出一種莫明的煩惱,原因是人類內心世界之中都有一隻猴子,平常太忙碌的時候會忘掉牠的存在!

一旦放空休閒的時候,牠就會出來搗亂,讓你莫明奇妙的煩惱,甚至對許多事情都會耐不住,只要自己能夠關心這一隻猴子的存在,所有症狀就會消失!」

蘇陽聽完方老師的講解之後,心頭就好像放下了一塊大石,心情已經完全復原了!

 

(3)    下午三點鐘佛母也過來說,身體的業力很難清除,老師也過告訴她那是猴子兵團幹的好事,但是處理的方法不可以直接使用佛法,必須間接使用准提法,先閱讀老師的文章,把有關猴子生活的資料,以准提法進入牠們的時空之中,放入這一個空間之中,等於植入資料之後就退出空間,問題就可以解決!

這種方式的運用:就是伏藏法之中的資料植入法!

 

在方老師的經驗之中:把所有相關資料收集完畢之後,再使用睡禪的方式進入牠們猴子的森林空間,將資料送交猴王之後就離開!

 

等牠們得知在人類社會中生活的猴子,所過的生活原來是什麼樣的世界之後,牠們就開始撤出人類的思想空間,放棄接近人類的社會化生活!

 

所以當方老師睡一覺醒來之後,猴子兵團已經全部撤離人類九識的空間,牠們寧願要過自己原來野放的困苦生活,都不想再寄養在人類社會的陰影之下過活! 

所以不必採用佛法的超渡方式,也可以完成超渡猴子的工作任務! 

131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