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破衲衣

 

(一)  因緣

23日星期六下午兩點鐘,是阿逸多法輪中心慧可上師傳法的時間,他今天傳的是彌勒專修的密法!

 

彌勒尊佛的密法中,有兩個特殊的密法:

(1)                  是傳唯識心要的彌勒心要:他的內容是以唯識學的第一識-眼、第二識-耳、第三識-鼻、第四識-舌、第五識-身、第六識-意、第七識-末那識、第八識-阿賴耶識、第九識-奄摩羅識。傳法之後,弟子修法的時候,全部九識都很容易把他打通!

(2)                  彌勒專修法門:是以第十二識受法的方式來傳法,所以難度比較高,原因是一般人只要打開第一識至第九識,就已經很不錯了!但是真的要成佛必須在第十二識之中受法,所以難度就比較高!

原來此法進入阿逸多法輪中心時,是評定為第二期的修法,但是經過數次的傳法效果比對之後,方老師認為專修法應該是比彌勒心要高一層,所以重新把專修法列為高級之修持方法,屬於第三段的高階訓練!

 

慧可上師在傳法之前,剛好在21日星期四共修之前,把須菩提的問題解決了,因此今天傳法的時候,理應比較順利?

但是在實際傳法的過程中,剛一開始的時候,業力就很沈重,讓方老師幾乎就睡著了!後來醒覺的時候,感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還會有這一種阻力?

所以方老師花費了不少時間去研究,後來卻終於看到一件黃色的布蓋在壇城之上,整座大樓都被黃色布衣掩蓋住,方老師試用不同的方法要把這一件衣服刺破,卻沒有成功!因此只好選擇離座,走出密壇之外再看,剛好遇到在外面的子平商量,討論結果發現這一件衣服,就是當年須菩提在山洞之中所縫補的破衲衣!

為什麼這一件衣服居然會有如此強大的反抗力量?雖然方老師用了很大力氣,都沒有辦 法把它弄破呢?

 

(二)參考資料

 

頭陀行門,圓滿梵行(宣化老和尚講述)

 

頭陀行,有十二種。這十二種頭陀行,是住持佛法的一種表現。若有人行頭陀行,佛法就久住世間;若沒有人行頭陀行了,佛法就該滅亡了。十二種頭陀行都是什麼呢?就是所穿的衣服有兩種,食的方面有五種,住的有五種。

 

(一)著糞掃衣。一般人已經不要的衣服或布,就把它丟到垃圾媄銦F出家人把這種的衣服揀回來,洗乾淨了,做成衣服來穿,這叫「糞掃衣」。穿這種衣服有什麼好處呢?這個好處可就大了!

 

第一,令你沒有貪心,沒有一種好奇的心。

穿上這種衣服,旁人一看:「啊!這個老修行穿這麼破爛的衣服,這才真正是個修道的人,我們都應該照這樣學!」

因為你這種的影響力,就令其他的比丘也都發起道心來了。所以既止自己的貪心,又息人家的貪心,這豈不是好處?這好處,你說能有限量嗎?

所以說這個好處太多了!也就是現在一般修道的人所穿這個衲袍,叫破衲衣;又叫「百衲衣」,衣服上,左補一塊補丁、右補一塊補丁,補得補丁不知道有多少。

出家人叫「衲子」,也就是說穿這種衣服,是一個破衲衣。

 

(二)但三衣。但,就是「僅僅的」;就僅僅有三衣,沒有其他的東西,所謂「身邊無礙物,自無煩惱生。」這也是教人常常知足,不要貪多的物質。

 

三衣,就是主衣、七衣、五衣。

主衣,又叫「大衣」;梵語是「僧伽黎」,翻譯為「二十五條衣」。這二十五條,每一條有二長一短的、有三長一短的、有四長一短的,合計起來是二十五條;這表示是種田的「田」相,所以又叫「福田衣」。若入王宮、升座說法、托鉢乞食時,都可以穿主衣。

七衣,又叫「鬱多羅僧」,就是「入眾衣」,禮懺、拜佛、聽經時要穿這個衣。

五衣,梵語是「安陀會」,翻譯為「作務衣」,就是服勞執役、出入往還、迎賓待客;一切時、一切處,都可以穿這個五衣。

所謂「三衣鉢具」,在拜墊上的布,這叫「具」;比丘吃飯的碗,這叫「鉢」。

 

(三)常乞食。自己不立煙炊、不做飯常,常去托缽乞食。

在暹羅、緬甸、錫蘭,齋主把菜飯都預備在一個碗上,放到一邊;哪個和尚先來到他這兒乞食,他就跪到地上,把這一碗齋飯頂到頭上,倒到你鉢堙A然後叩三個頭。每一個家庭,都是那樣子供養三寶。

 

(四)次第乞。次第,一家挨著一家,不揀擇,把你的分別心沒有了;

所謂「不能揀擇,平等乞食。」平等,也不能說那個有錢的,我不向他來化齋,我去化那個窮的去;也不能說,那個窮的我不化,化那有錢的去。要一個門口挨著一個門口,一天化七個門口;這七個門口如果都沒有人給供養,這一天就不吃飯了。

 

大迦葉是個苦行頭陀,一天只吃一餐,他化緣不化有錢的,專門去化窮人。他的思想怎麼樣?說:「這個窮人太可憐了!為什麼他窮呢?就因為在前生不曉得作功德,所以今生就窮了。我現在去度一度他,令他在三寶的面前種點福,來生他就會有錢了,就會富貴;如果他不種福,來生就更苦、更窮了!」所以大迦葉專門化窮人,越窮他越去化緣。你窮不是嗎?才應該供養。

 

有這一個要飯的化子,迦葉尊者就向他化緣,

這要飯的就說:「我窮到沒辦法呀,所以才要飯。」

大迦葉尊者:「那你不好把窮賣了嗎?」、乞丐:「窮還能夠賣嗎?」

大迦葉:「能夠賣!」、乞丐:「怎樣賣法呢?」

大迦葉:「你布施,你就不窮了。」、乞丐:「我什麼都沒有,我怎能布施呢?」

大迦葉:「你不還有一罐子飯嗎?你要來的飯,你把這個布施了,那你就不窮了嘛!」

乞丐:「這個飯,誰能要呢?」

大迦葉:「你給我,我就要!」

 

那麼這要飯的就說:「好吧!」他跪下頂禮三拜,然後把這一罐又餿又酸的飯,就供養了。迦葉尊者當面就把這一罐子飯吃了,就給他迴向:「你從今以後解決貧窮,永久不受貧窮。」當天,這個要飯化子就死了,升到忉利天上去了。你看,以人間這種要飯的化子,極窮之人,這因為宿世沒有布施,今生才受貧窮;但是他有這麼一罐子餿飯,他把這飯布施出來的這種福報,就能夠使他生忉利天享天福。

 

這迦葉尊者若不是慈悲,若討厭這個飯不能吃,那就不能夠做眾生的福田了。為什麼每天必要乞食呢?是「為長人天福,慈悲作福田」。因為你供養他的一頓飯,能夠增長你很大福報。所以佛在世的時候,這個乞食是為眾生的關係,為眾生作福田。像暹羅、緬甸、錫蘭這些南傳的國家,如果街上沒有和尚來乞食化飯,一般的人都會發愁;若有和尚來化飯,這都歡喜了,因為這個福田給送到家來了。

 

(五)日中一食。就是早晨也不吃東西,晚間也不吃東西,只在中午十一點到十二點這個時間來吃飯,這叫日中一食。

但是一般不明白佛法的人,以為日中一食就是持午;其實不是!持午,就是早晨吃、中午吃、晚間不吃。

日中一食是很好的,可惜不容易做得到。為什麼?民以食為本;一切人都有吃東西的食慾,餓一點,就想吃東西。早起也餓,晚間也餓;好是最好,不容易做得到。好什麼呢?節省很多麻煩;你少吃兩餐,就少大便、小便幾次。

「日中一食」這種的功德,說也說不完的;總而言之,你少吃一點東西,就少一點麻煩;吃得太多了,麻煩就會多了。「日中一食」這種的好處太多了!

 

日中一食,是依照佛的制度、佛的規則來修行的。

制度就是規則,就是規矩。早晨,是天人吃飯的時候;佛只有中午來應供;等過午未時,這是畜生吃東西的時候;晚間就是鬼吃東西的時候。

出家人為什麼晚間不吃東西呢?就因為你晚間一吃東西,這筷子、碗一響,鬼就想來同你搶東西吃。可是人吃的東西一到鬼的口奡N變成火;一變成火,鬼就生瞋恨心,就要跟你打齋了,令你生病。所以修行的人,晚間不吃東西,就是這個原因。

 

(六)節量食。節,是節約,就是少吃一點。

吃東西,不要因為這東西好吃,吃完又想吃,這就沒有節量了。無論怎麼樣好吃的東西,我每天若吃兩碗飯,我一定就吃兩碗;不能說這東西不好吃就吃一碗,好吃的就吃三碗,這就沒有節量。每個行頭陀行的出家人,本來吃兩碗可以飽,我吃一碗半,少吃一點;總叫它差一點點,不要吃得太多了。因為你吃太多,肚堥S有地方存這個飲食了,就要做很多的工,到廁所去很多次。

 

(七)過午不飲漿。過了中午十二點鐘也不飲漿。

漿,譬如蘋果水、橘子水、茶水、牛奶、豆漿,這都叫漿。過午之後,真正行頭陀行的人,就不飲漿。行頭陀行,有的行一種頭陀行,有的行兩種,有的三種,有的四種,有的五種、六種、七種、八種、九種、十種、十一種、十二種;有的完全都行的,有的單行一種的,這沒有一定,量力而為。

 

(八)阿蘭若住。梵語「阿蘭若」,譯為「寂靜處」,就是在人很少的地方,也很少人到的地方,沒有一切雜亂的聲音,就是不喧鬧的地方。

有一句俗語說:「眼不見,嘴不饞;耳不聽,心不煩。」在寂靜處的地方,就是很容易用功修行,很容易入定;這個地方,是在山林媄銦A離城市很遠的;這叫「阿蘭若」,又叫「阿練若」,就是修道人一個最好的修道地方。

 

(九)樹下宿。修道人,以天地為廬、四海為家,到處都可以住。

這個樹下,既可以避雨,又很涼爽,所以在樹下住;可是每一棵樹底下住,不能超過三天,只可以住兩宿。為什麼不可以超過三天呢?因為真正修道的、清高的比丘,不希望有緣法,不希望有人認識他,而來供養他;所以在每一個地方,住兩宿就走了。這是因為不求任何人的好供養,所以在樹下住。

 

(十)露地坐。在樹下,還有遮風擋雨的樹葉子。

在露地宿,就是也沒有樹木,也沒有房子,就在露地那兒打坐,既有月明、又有星朗;所謂「月到天心處,風來水面時;一般清異味,略得少人知」,這月亮到了天中間、風在水面上來的時候,這種天然的生活,是很少人能領略到其妙處的。在露天來住,真是以天地作他一個大房子,這種生活非常自然。

 

(十一)塚間坐。就是住到墳墓旁邊去。為什麼在墳墓住呢?

因為正可以修「無常觀」,知道人生是無常的,無論早晚遲速都是會死的,都會變成一堆白骨頭。自己能有一種警惕心,看見這是個死人,知道自己將來和這個人也是一樣會死的,如果不修道,死的時候來了,那怎麼辦呢?所以在墳墓上坐著修道,能覺悟這一切都是無常的;自己就不會懈怠,不會懶惰,不會忘了修行,不會生出種種的貪心、種種的瞋心、種種的癡心,就不會有所執著了。

 

(十二)常坐不臥。就是「脅不著席」,在那兒常常坐著,不躺著睡覺;

因為人躺著睡,就愈睡愈想要睡,不願意起身用功修行。常坐不臥,他坐著睡一陣,就醒了,就很容易用功修行、參禪打坐;所以這個「常坐不臥」,對於修行人是很有幫助的。

 

有的人行頭陀行,單行一種:或者單單穿「糞掃衣」,或者單單「但三衣」,或者單單行「常乞食」,或者單行「次第乞食」,或者就修「日中一食」,或者單單就修「節量食」,或者單單修「塚間坐」,或者單修「常坐不臥」;摩訶迦葉雖然年紀很老,可是對這個十二種頭陀行,他都能如法修行,而且還都修行得非常圓滿,所以他是「頭陀第一」。

(資料來源:法界佛教總會)

 

(三)處理之後

方老師知道確實的答案之後,就兵分兩頭去操作:一方面請子平直用神通告訴須菩提尊者;另一方面就是再次進入傳法的壇城之中,告訴慧可上師這一個發現,請他跟自己的前世本尊溝通,請他把這一件百寶衣燒掉,因為:「家有蔽帚、享以千金!」

 

因為須菩提捨不得這一件百寶百衲衣,原因是這一件百寶衣表面看起來破破爛爛,卻是可以用來表現個人修為和功力的展示,雖然須菩提已經捨戒還俗,卻還丟不下這一件破衣服!因為它是一件百衲衣所構成的百寶衣,如果用肉眼去看到的時候,的確是一件破破爛爛的衣服,但是對於天眼和法眼的觀察時,就會被這一種金黃色的寶光遮住,看不到它的補破洞的位置!

 

因此傳法的時候須菩提就把這一件寶衣搭在大樓的屋頂上,所以才造成傳法上的障礙,通知完慧可上師之後,後段的傳法就很殊勝,不但沒有障礙,而且許多從須菩提所居住的岩藏之中,鑽出了許多曾經出家的修行人,接受慧可上師的彌勒專修法,而且再加上毛的百萬雄師也開始進入密壇受法,所以整個空間都呈現出金黃色的佛光,這一次慧可上師傳法的結果,突破了出家僧的靈體不進入密壇受法的現象,同時也第一次的打破了過去共產黨靈體不會集體接受密法灌頂的現象!

 

他們這一次接受了這一次的密法灌頂之後,並沒有離開地球進入出三界入涅槃的行列,顯示他們都不願意離開,接受密法灌頂之後讓他們的能量擴大,等級升高之後,都不入涅槃的意圖,因此來意很明顯的就是在表達一件事!他們會在將來方老師進入大陸地區傳法的時候,他們都非常樂意接受保護和推廣方面作護持!

 

(四)一覺禪

23日星期六慧可上師的傳法完成之後,佛母安排了替南部上來的幾位學生,帶他們修煉准提法,所以方老師就首先離開法輪中心,替代佛母的角色,回家帶了小佛上菜市場買菜、和煮飯燒菜的工作,邀請妍怡與她的媽媽惠珍、淑艷、箴惠、雅惠、丙維、霈玲、詠智、建智、明志等眾人吃晚飯,用完晚餐之後,其中惠珍、淑艷、箴惠、雅惠、等人則留宿在老師的家,準備接受明天慧淨上師的金剛界灌頂之後的金剛薩埵之驗證!

 

晚飯之後,佛母和妍怡開車到大溪去接小仙回家,原因是小仙仙今天剛巧參加了國樂團的表演,晚上在大溪的文化活動中心表演,因為交通比較轉折,所以必需要有家人開車去接回來,方老師則留在家中照顧家務,並且坐在電視機前,以了解這些住宿的同學,對學佛會有什麼樣的困難之處?

 

經過一個晚上之了解,這五位同學佛的人,只是把焦點放在明天是否能夠通過金剛薩埵的驗證考試,所以根本就不敢提出任何學佛的問題?而方老師也就不去打攪她們,只有妍怡的小女孩表現最好,所以居住一天下來她的變化最大,第二天起床的時候,整個臉頰都豐滿起來!

 

晚上十點鐘佛母一行人才從大溪趕回來,原因是晚上的表演到九點鐘才結束,再加上要拍攝團體照,因此回來的時間就比較晚!小仙回家之後,方老師才知道她今天到文化中心之後,竟然摔到地上,右腿的前脛骨之處出現一塊紅腫,摔到的情形可真不輕?佛母回家之後身體透出的磁場反應也不對?所以方老師就開始追問她們,到了現場是否都沒有養成處理場地的習慣?

 

的確是這樣!三位女士都學了一身功夫,但是都在家被保護習慣了,所以沒有養成這一種走江湖的習慣,到任何地方停留都需要去了解場地的磁場,如果稍覺有異的地方,都有必要先修法去平定磁場的問題!

 

結果佛母在進入禪定之後,透過大溪地緣之歷史問題,終於找到了答案!原來是居住在慈湖的蔣公對毛的不滿,所以有這種反彈的表現,佛母知道答案之後,並沒有採用佛法的方式來處置,而是選擇了方老師 的兩篇文章:「猴子兵團、猴王爭霸」!蔣公接過文章閱讀之後,自已就突然覺悟而消失了!

 

然後方老師才開始替小仙處理右腿紅腫的問題,老師採用最新的准提密法,直接以右手伸進入小仙的腫處,抓了一些木頭的蛀蟲出來,小仙的腫處馬上就消除了!原來大溪之所在地,是木材加工的傢俱業和神桌都很有名,當然木頭的蛀蟲精靈也很多,小仙沒有養成習慣,到任何陌生環境都要有拜碼頭的動作,經過佛法的安頓之後,所有的表演和活動都會很安全的渡過!

原因是修行者本來就須要養成這種習慣,一方面展現個人的禮貎;另一方面是有需要了解當地的法界眾生,是否有什麼重大的問題,須要替他們解決?這些標準的生活守則,一旦養成之後,無論你到任何環境都不會出現意外,而且經常會有善神示現,他們極之願意替我們做一點什麼事,以表達支持守護之意!

 

24日星期天,五位女士都需要入壇接受慧淨上師的驗證,慧淨上師入壇之前,特別請方老師替她檢查一次,慧淨上師自從上次突破了般若佛母、在四千年前藥師佛國中被關禁的問題之後,功力都能夠突飛猛進,從第四識的卡位到進入到第八識的過程中,大約只花費一個月的時間,就把四千年來的檔案歷史完全解決和清除,所以進度非常迅速!

 

尤其是慧可上師的須菩提,終於能夠從岩藏之中順利抽出,完成他的最重大最困難修煉之後,他們這一對夫妻上師的進度都很快就突破難關了!

 

慧淨上師入壇之前,方老師只囑咐說:「未來這一些新學子,不可以讓他們的焦點都全放在考試之上,否則除了只去修煉考試題目,而不懂得去思考學佛的基本問題?不懂得如何去思考佛法對人類的整個意義?這樣的結果,都只是表示佛法教育會很失敗?」

慧淨上師的回應是:「她很早之前已經注意到這些新學子的問題,所以在驗證的過程中,都把全力放在教學和引導上,讓他們都可以在驗證的同時,有機會進入深度的思考和深度的學習之中,完成他們的驗證工作!」

 

(二)睡 

在入壇驗證的時刻中,妍怡才開始把握她的時間去學習睡禪,但是妍怡在請教方老師如何修練睡禪時?方老師只跟她說:

「妳如果想練睡禪、就要躺下去練習!睡禪不是用嘴巴問出來的!」

 

妍怡依言躺在椅子上安睡,當她的身體才進入放鬆的狀態中,馬上就被法界眾生攻擊!

讓她馬上驚醒!還把她嚇了一大跳?所以馬上詢問方老師,為什麼會這樣?

方老師回應說:「妳平常睡覺大概都好像死豬一樣,一躺下去就睡著了!

所以有許多法界眾生到來找妳談判、或者是來請求幫忙的人一大堆,妳都把他們擱置在旁置之不理,所以他們對妳平日的所作所為都極

不滿意,因此妳一旦放鬆的時候,他們就會給妳顏色好看!」

 

妍怡回應說:「其實自己每天都有做修法、有做供養給他們,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呢?」

方老師回應說:「如果妳沒有跟他們好好的談判、或者好好溝通之前、妳做更多的事都於事無補!只有在良好的溝通完成之後,佛法才

會產生重大的意義!」

 

妍怡再問:「如何處置他們?」

方老師回應是:「可以使用反映法!採用人文主義的精神操作准提鏡,反射出他們的行為、思想、和邏輯、就可以解決這一種問題!」

妍怡聽後就試著放鬆身體,先讓這些不滿意的眾生對她做出各種的攻擊,然後以准提鏡的方法照著他們,詢問他們說:「你們這樣的攻

擊我,這樣算是滿意了嗎?」

攻擊妍怡的法界眾生聽到妍怡這樣子的說話,馬上就停止了所有的攻擊!並且開始願意與妍怡談判,但是說的東西都與妍怡沒有直接的關係,妍怡聽完之後再幫他超渡,很快就把問題解決了!然後妍怡的身體才開始進入真正全部放鬆的狀態,最後才能夠完成睡禪和夢修的過程!

 

收功之後妍怡再問:「究竟禪學如何去界定?

因為禪的定義非常簡單──靜慮謂之禪!

但是一旦深入之後才發現,禪學的修煉原來是那麼複雜的東西?

到了今天之後,妍怡本人已經無法了解禪是什麼東西了?」

 

方老師回應說:「禪是很簡單的一個項目,透過身體內部的統一訓練,完成之後繼續把空間打開、擴展到整個周圍環境、最後是整個宇

宙空間之中,如果全部都能夠統一,成就的就是天人合一的概念!

只要能夠實相的完成這一種概念,那行、住、坐、臥、的生活起居無不是禪!

因此、妳隨時隨地都可以感受到身體四周的種種變化!

所以妳就不會拖延事務、也不會誤判形勢、隨時隨地都可以應變!

這樣的成就才是真正的禪學大成!」

 

妍怡完成她今天的作業,終於了解到睡在方老師的家中過夜幾天,就好像追隨老師學習了好多年的感覺,原來每次睡覺的時候,都會在睡夢之中自然修煉功夫,身體的進步都變得很快,今天早上看到自己的女兒,雖然年紀小小,卻似乎比媽媽還懂得受用,只是睡一覺就已經產生很大的變化,而且還會跟媽媽說:「她下一次還要再來方老師家中睡覺!」

 

方老師就告訴妍怡說:這就是禪宗故事之中所提及的『一覺禪!』

妳的女兒只是睡了一個晚上,就已經可以得道和證道,可見她比妳還要強!真是可喜可賀,但是做媽媽的卻要好好加油了!

25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