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識路重開

 

(一)  實驗結果

200737日星期三下午,方老師在阿逸多法輪中心的密壇修法,研究三年前的成佛授記,為什麼當時都做好了功課,但到了後期,成佛授記的光環卻會不見?

 

是修煉的方法上出了問題?還是其它相關的配套沒有完備?

今天依照如來三十二相之中的聲若梵音方式,召請天人與佛菩薩簽約的方式進行,嚐試不同的方式會獲得如何之結果?

 

嚐試從第一識開始操作,剛剛開始運作時,雖然一切都很順利,但是卻沒有發現任何問題?結果進入到第七識之後,就開始了解問題之所在?原來是當年的每一識的識路,幾乎是全部都開錯,所以修煉的結果最後就全部都泡湯了?

 

要解說識路的問題,可能要從這一次法會的第二天說起:

當法會的第二天(34日),上午由慧可上師傳授頂髻尊勝佛母的密法,下午一點半鐘之後,再由方老師接手傳授白度母之密法!

 

當方老師出場前的五分鐘,還躺在躺椅上休息等候時間之到臨,突然之間就看到頂髻尊勝佛母示現,方老師的第七識就被這一位戒神打開了,同時他也告知方老師:頂髻尊勝佛母的咒語,其中奧妙之處,咒語的特色是模仿射箭時空氣的摩石聲音,因此重點不是在咒語的意義上!

 

獲得這一種啟示,所以方老師出場傳授白度母的時候,就花費了二十分鐘的時間去指導大眾,如何把頂髻尊勝佛母的密法修好?第七識如何的去打開?持咒的時候應該如何發音,可以把頂髻尊勝佛母執法的利箭,射得更快和射得更準確?

 

完成了這一段的頂髻尊勝佛母的密傳心法之後,才能把白度母的傳法帶上入高潮,法會大眾獲得如此精妙的傳法之後,把腦袋之中的業力出清之後,不但止頭部清爽無有障礙,而且進入白度母的修持相印的時候,大眾只要擺好坐姿結好手印,馬上就能夠進入白度母的同等狀態之中,把七眼打開呼吸,修練地、水、火、風、空的五大元素!

 

(二)同理心

今天在37日下午,方老師在修練密法的時候,重頭再做九識的處理時,也就發現第六識的意根開法,也是不對的方式?因為第七識的真正開闊的感受,無法在目前的第六識之中呈現,表示過去修練第六識時,應當也出現了過去第七識的毛病,才會讓第六識的意根位置,落入邊緣地帶之中發展,最後必然成為外道的問題又再歷史重現?

 

因為過去的第七識開法,雖然曾經修正過兩次,但是方法仍然不對,所以在法會的第二天,由頂髻尊勝佛母親自打開的第七識,才讓方老師體會到第七識與中脈之間的連接關係,原來是如此奧妙!

 

方老師由此類推,認為每一識之成就,一旦進入成佛階段之後,必然會入主中脈之中,又豈可以安置在中脈之外?所以如果把他們的位置,依照現在生理之分佈方式安排,都會把他們變成外道經脈之運行,那必然是不對的安排和不妥當的位置選擇?

 

如何才能把每一識的位置重新調正?就是今天方老師所需要做的事!

當方老師把意根打開之後,繞到中脈之上一轉,全身的反應就開始進入強大的能量震動,而意根之底部出現了強大的能量湧泉,而位置剛巧就落在臍輪之上,說時遲那時快,突然之間紅色的蠟燭燈就突然爆炸,發出巨大的響聲!

 

方老師後來對照這些名單一遍,發現這一次的爆炸,與他們的業力無關?真正的原因是因為意根的全新位置打開之後,能量吸引住所有的法界眾生,他們擠入這一座唯一蓮花部紅色的蠟燭燈中等候被超渡,頓時把這一座燈擠爆!

 

桂雲和小鳯看到這一座燈爆炸掉,開始時有點緊張?

因為她們兩姐妹今天早上進入壇城觀察時,就發現這一盞燈燒得非常快,其它的紅色蠟燭燈只燒到五分之一的一小段,但是這一盞燈就已經燒到快到底線了,因此突然發生爆炸的現象,都嚇了一跳!

但是經過方老師入禪境中觀察,發現其實是一種吉祥的反應,不必驚慌,也不必補燈,這一盞燈的反應表示如意吉祥,全部名單的功德圓滿之特徵示現而矣!

 

(三)開創新意境

方老師觀察了一盞燈上之名單,逐一檢視他們每一位陽上和祖先亡靈的狀態,發現根本沒有任何問題,所以燈油燒的速度比任何燈都快,而意根的空間改變之後,修法直接影響最大的就是蓮花部,因此爆炸之示現反而是吉祥反應,法輪中心的修持路線,本來就發展非常理想,再經過今天之修正之後,成佛的終點站就可以提前趕到,其實這正是今年的大運所趨!

 

完成了第六識的操作,就開始進入第五識之中運作,然後就按順序完成第四識、第三識、第二識和第一識的作業,因為想法不同就會產生不同的結論,今天重開識路的過程,注意到一個標準的問題!那就是:

「每一識的開發過程中,古老諸佛進駐之後,就會讓這一個識的位置,移入中央系統之中運作,所以自然產生以自我為中心的出發點,

因此每一識的真正位置,都必然最後都會變成中央所在地!

反過來說:如果該位置無法進駐中央部位時,必然就是錯誤的選擇?」

 

有了這樣的一個標準答案,然後再去開發識路時,效果就比較容易出來,但是當這些識路重開的一剎那,都會出現一個奇異的反應?

原來這樣的一個真正的空間,方老師修練了那麼多年的九識空間,居然都沒有機會進入過?所以裡面盡是廢氣積存,業力有如移山填海之作業之多!說它荒蕪好像還不能夠把它描述得完整,也許採用「開天闢地」這樣的一句成語來形容它,會有更貼切的感受!

 

進入這樣的每一個空間,都會讓你出現無力感,因為空間變成龐然大物,而平常所慣用的佛法修持方式,並不能夠順利的在這埵顳i,所以你看不見任何菩薩,也沒有什麼禪天結構,只有許多強有力的廢氣等著你去釋放出體外,放了幾乎一天之廢氣之後,還是有許多廢氣等待被釋放!放了兩天的廢氣之後,身體才比較清晰,廢氣減少之後能量才容易被控制!

 

(四)雲崗石窟

全部的九識空間都打開,廢氣排泄乾淨之後,才發現身體進入禪定時,原來是處在一尊巨大的石佛之中,身歷其境時唯一能夠表達的就是有如處在雲崗石窟之中的巨佛體內,每練一識的時候就會更換到巨佛身上相對的九識位置之中,因此綜合全局來說明的時候,好比前面的排廢氣,似乎就是在石窟之中挖洞時候,整個洞口的碎石、灰塵、土壤混成一片灰濛濛的世界,全部灰塵出清之後,只是讓你坐在巨佛身上練功,還是讓你不知道身在何處?

 

這是佛國嗎?進駐入這樣的一個山洞或石洞裡,究竟佛菩薩會需要我們做什麼事?

因為沒有聲音?也沒有人出現?當然也不會看到什麼菩薩?所以一直都沒有答案出來?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思考如何去創造答案?如何去操作這些石像?

 

最後方老師就選定了這一尊巨大的石佛,作為操作的目標!當然、除了這一個巨大的石佛之外,你根本就看不到有第二尊石佛?所以那就是 唯一能夠陪你的對象,使用唯識十四的方式來操作,讓石佛的九識全部都能夠活動,經過九識的九次連環操作之後的觀照效果,這一尊巨大的石佛終於活過來,開始出現一些簡單的活動!

 

然後等這一尊巨佛站起來的時候,才看到他的身後,原來隱藏著一百零八尊的石像,這些石像的身高和正常人差不多,與巨佛的身高差上了十數倍之多,方老師相信這一百零八尊就是佛世界送給我的禮物,表示將來會有一百零八位修持者追隨,所以也開始替這些一百零八尊的石像修法,但是他們能夠採納的修法比較簡單,也許菩薩的境界不需要那麼的高,因此、才操作幾下他們就看不見了!

 

方老師進入九識的佛世界之中,就這樣進去、就這樣的出來!

沒有看到什麼偉大的佛菩薩?也沒有看到什麼壯觀的大場面?

只看到一尊石雕的巨佛,後來再看到一百零八尊的羅漢之類的石像!

 

(五)葉衣佛母

晚上佛母自法輪中心回家之後,方老師告訴她說:

「以前我們所修練的九識空間,打開的方法都只屬於外道形式,沒有進入到正道之中,今天老師才能夠重新打開正確的中央正道,妳可

以試一下是否能夠進入這樣的一個空間?」

 

結果佛母自己先練習一遍,花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然後再給方老師檢查,但是全部九識的位置都出錯,雖然佛母知道那是什麼一回事,卻無法把中央的正道打開,所以全部都開到旁門之上,無法進入中央主尊的位置之上?

 

由於真正的九識位置,只能意會不能言傳,方老師只好從頭到尾把九識的真正位置演練一遍,佛母看了一遍之後判定,每一識的位置都必須處在中央中脈之上,這樣的修練雖然是對的,但是功德不足的時候,只能知道而不能做到!

 

方老師說:「今天把九識都開了一遍,在過程之中必須耗費大量之業力,所以九識練完的時候,元霄點燈法會所留下來的業障,全部都

讓老師把它們消耗光了!所以妳想找多一些業力來支持妳的練功,目前恐怕還不容易找到?」

 

但是因為佛母這樣的一練,卻觸動到她自身上的業力!

因為昨天剛好佛母去植牙,在植牙過程中,一方面把鋼製的牙根植入,另外一方面還填補了人工造的骨頭,才能把鋼製的牙根鞏固,手術完畢之後本來就會有發炎和紅腫,經由這樣的練功之後,過去久遠以來的業障全部被吸引過來了?所以手術的位置就更為腫起,浮腫的臉看起來就好像一個豬頭一樣?所以方老師就跟佛母開玩笑說:

「妳現在愈看就愈像亥母一樣,但是金剛亥母的豬頭是放在頭頂上,不是放在臉上?

所以擁有豬臉的反應,那就是摩利支天的左臉是豬相!哈哈!」

 

佛母當時有點生氣,投訴老師怎可以用她來作笑話,應該好好用心幫助她治療?

方老師綜合了佛母的生理反應和症狀來看,今天佛母的病情其實是處在當年藥師佛成佛時代,葉衣佛母正在研究細菌培養和血清免疫法之研究,但是因為時空不同,衛生條件和消毒方法之不完全,最後造成細菌溢出污染,把傳染病的疫情惡化,急性傳染病造成大量人員之死亡,最後當年的葉衣佛母被控告罪名成立,所有被細菌傳染疫情而死的病者,屍體無數無量的浮了起來,嘴巴上還排出種種屍臭腐爛的味道,耳朶後方腫大阻塞,進入免疫系統失常的病態反應之中!

 

佛母進入身體如此異常的反應之中,如果沒有馬上把耳朶後面的淋巴系統打開,淋巴系統阻塞之後會讓她的免疫系統全部失效,則病情會在一瞬間惡化!但是一般的佛法修持方式會太慢,最好的方法是先用鶴翔莊的氣功方式,觀照身體化為白鶴,兩手翩翩飛翔時,血液之中的陽毒馬上下降,從兩手及身體兩側的少陽經脈排出,才能化解耳朶上阻塞的危機!

 

最後肩膀以下的血毒化去,卻留下頭部的毒質沒有出清,所以最後以九識的空間,轉化為時輪金剛佛母的蟲洞方式,把身體內的毒質轉化為吸血蝙蝠飛出體外,耳朶後方的腫處才出現消散的現象!

 

方老師想起今年第二次法會,在5月初的清明法會之中,綠度母和葉衣佛母都是其中的重頭戲,昨天是大自然的綠度母從溪頭森林區之中出山,今天則是葉衣佛母出世,她們都有必要先把前世今生的問題作一了結,才能出來傳法,所以今天佛母就在如此巧妙的情況下,要把過去的舊債還清!

 

佛母雖然暫時把耳朶後面的淋巴系統打通,但是身上引發出來的強烈能量反應,卻是練功最重的支援力量,因此、雖然不能夠把識路重新打開,但是把這些高能量從不同的九識孔道輸出,還是非常重要的處理方法,有如排洪路線之洩洪操作一樣,不可以輕視這些生理反應!九識的孔道必須要有強大的能量洪流衝擊之下,才可以把這些空間順利打開!

 

38日早上,方老師正在打字的時候,肚子出現了一陣強烈的反應!

原來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拉扯著肛門不放,後來看清楚才知道葉衣佛母的法身,原來被壓著在法輪中心的壇城之下沒有辦法穿過,早上因為佛母留在家堨蟛i,沒有到法輪中心上班,老師打了電話回去又沒有人接,所以馬上走路回家一趟告訴佛母,葉衣佛母正在法輪中心底下等待著她的光臨賜教,請她務必出席到壇城之中修法,才幫助葉衣佛母鑽過密壇的中央位置,正式進入法壇之中接受供養,等待清明法會之時正式傳法!

38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