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涅槃之樂

 

(一)  唱歌獻藝

312日下午,宗欣和明玲到了法輪中心,請方老師指導他們練習九識重開、以及外道回正的新方法?

方老師反問他們:「音樂世家部份是否已經完成?」(兩人同時搖頭!)

方老師回答說:「你們只是挑好的東西吃、卻沒有注意到任何學習都必須有一個程序,相關的程序沒有學好,就想跳級到高層的階段

去玩,那很容易會踏空!

踏空之後一旦出現問題的時候,就會跨得很慘!而且不知如何補救!

你們今天的能力其實已經很強,但是也因為有許多學習過程,都是踏空上跳,所以也經常會出現崩盤瓦解的掉下來,下一次爬上去的

時候就很辛苦!所以建議你們先完成大梵天王的歌唱那一段,能夠爭取到這一個成就之後,再往上前進!」

 

明玲說:「在方老師面前唱歌會很有壓力?所以有很多人都不敢做!

但是自己回家之後,嚐試去唱歌的時候,大梵天王根本就不甩人?連門都不打開!所以去唱歌也沒有用?因此通通都失敗,所以不敢

走到方老師面前交待這一段?」

 

方老師說:「妳唱了那一道歌?」

明玲回答說:「我嚐試唱了許多佛號都沒有效?」

方老師說:「妳幹什麼要去唱佛號?妳唱佛號大梵天王當然不會開門來聽佛號!

妳應該唱民歌或者藝術歌曲,他們才會願意下來聽唱歌!他們是天空上比較沒有固定宗教信仰的神靈,而且對藝術非常挑剔,他們最

不愛聽的就是宗教的佛號和聖號!因為唱這些聖號通常都沒有什麼藝術水準!

他們是最能欣賞藝術的神靈,所以那些很有名望的歌星開唱的時候,他們都不會缺席!」

 

明玲回答說:「原來是這個樣子?怪不得他們都不聽我唱歌!」

方老師說:「妳們平時都以為,在天空之上,全部都是佛菩薩!所以誤認為天空之大,都沒有佛菩薩大,這種概念是錯誤的!天空上

的組織與人間其實差不多,在慾界至二禪的天空上,宗教人物只佔其中一小部份,只有在三禪之上,宗教人物才逐漸增加,到出三界

之後,一般的鬼神都是被管制住無法出去的,只有參破宗教問題或者人生大道理的人,再不然就是可以進入涅槃的人才能出去!

天空的結構是如此,所以大梵天王的喜愛和尊敬,直接就可以讓妳的運氣好轉,因為所有的佛教徒,他們修行的方法之中,就算真的

已經修成正果,也必須要經歷死亡之後,他們才能夠讓自己的命運轉變,所以在沒有進入死亡之前,大梵天王對妳的影響力,都會很

大!

明玲!妳平常都很愛颷歌,為什麼到了這一個重要的關頭,卻不會唱歌?」

 

(二)簽下契約

明玲回應說:「我以前的唱歌,只會到KTV才會颷歌!

今天因為學習佛法之後,這一種夜生活的習慣,都已經全部改變!

所以不去那些地方之後,很久已經不會唱歌矣,所以其它的歌都唱不出來?」

 

方老師後來從「梵唄的訓練與修持」的網上文章中,替明玲選了一首歌紫丁香出來,但是明玲的唱腔沒有辦法配合,因為難度很高一開始的時候就唱不好:

 

第一首示範曲:紫丁香

本曲的發音,所要求的是音色高俏,聲音的震幅不要太大,發音的基礎點為咽喉之上,歌唱者要觀想從舌頭下,往上穿過舌之上大約一公分之位置上發音,而不要使用聲帶,這種發音方法,經常被唱廣東戲曲的人使用,其功能是音質輕鬆而略為高俏。  

(資料來源:梵唄的訓練與修持-綜合訓練)

 

經過方老師指點之後,明玲今天才第一次學會以紫喉方式唱紫丁香!

回想八年前的AMP教室時代,方老師教大家唱紫丁香的時候,就是這樣示範以紫喉方式唱,但是當年卻一點都不在意,到了今天才知道方老師的佛法課程中,連歌唱方法這一種小事,到了今天都會變成──成佛修持的重要關鍵!

 

經由正式的歌唱之後,明玲首先獲得大梵天王給她答署了六張契約,隨後方老師再指導明玲把這六張契約送入九識空間之中登記,完成之後整個身體都開始轉變?全身出現膨脹的反應,臉上好像充氣一樣,許多部位都開始鼓了起來,方老師請她去照一下鏡子,從鏡子上所獲得的反應,讓她感受到多年來的衰運,開始在臉上消失無踪,才把大梵天王的六張契約簽下來就已經這個樣子了!如果再簽多幾張的話會變成什麼樣子呢?明玲的自信心開始膨脹,真是悔恨拖了那麼長的時間才找方老師印證!否則星運都會不同?

 

明玲再接再勵的選唱了台灣民謠「天黑黑」,剛開始唱歌的時候有點不適應,後來經過好幾次再調整唱歌的方法,把舌頭的位置調整到最好的位置上,發出的嗓音才開始改變,因此獲得大梵天王多簽了三張契約,總共拿到了九張契約,然後再去修練其它的九識空間!

 

在這一個空檔的時間,就是宗欣上場開唱的時機!由於宗欣在旁邊看了明玲的學習和示範,所以可以走少很多路,直接就可以去唱歌,不必指導他如何去選擇,但是在基本唱腔有問題的情況下,還是中斷了許多次的練習,無法唱得很順暢,不能一口氣把一首歌唱完!

 

但是在愈練愈懂的情況下,宗欣終於開始學習到如何控制發音,雖然音色並不是很好聽,但是大梵天王還是很給他面子,一口氣給了他簽了八張契約,讓他也可以順利的進入九識空間之中修練禪定的功夫!

 

(三)生死走一回

明玲順利完成九識的處理方法之後,才了解拿到了大梵天王的契約,原來可以如此的改變自己的運氣?

方老師同時告訴了她說:「佛法的功能、對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功效!但是妳不可以用自己的一套方式,如數家珍地去告訴別人、佛法

會有那一種好、可以有那一種功能?

 

例如在阿闍梨訓練中,你們就不要去碰考題的問題,考試是每一個人的見地之呈現,替他們出點子時,說對了就會碰觸到洩漏考試答案

的違規問題;說錯了就會觸犯誤導眾生的問題!兩面都不會討好,同時又會面臨到十四根本墮「於于未成熟宣密法」的戒條!當別人練

不出來的時候,會怪妳說話不靈光!又會讓別人陷入毁謗四眾的地獄之報,所以能夠練與不能夠練出來都有一定的定數!

 

教育要順著這一個定數去體會什麼人可以教?什麼人不可以教?

什麼人可以說?什麼人不可以說?才不會觸犯律法?不可以勉強行事!

否則就會被剝下天人師的封號!其它的封號都會在教育弟子時,一旦出現過失時,一併被扣除!所以調禦丈夫、無上士、世間解的其它

封號!都可能會失守!一旦失去這些資格之後,日後要成佛就非常困難!」

 

明玲完成這一段修持之後,方老師再指導她如何去完成十三地的修練?因為三年前就已經通過五十三賢位的印證訓練,所以今天很快的就走完了所有的識路重開和外道回正的修練!

 

全部完成之後,方老師再跟明玲說:「在修持佛法的過程中,不論妳今天的成就如何?

但是卻不能把福報和功德拿到今世之中運用;妳今天只能使用過去世的福報和功德!

但是因為過去世的時代堙A妳都被前佛列入被管制的黑名單之中,所以大部份的功德事業和種種福報,都被前佛鎖死控制住,今天幾乎

無法運用!

因此唯一能夠改變自己歷史的方式,就是透過死亡之後再生,才能對自己的命運有所改變!這種方法就是成佛的人必須進入涅槃之後,

才可以動用他的成佛威力!所以每一位修行者到了最後要修的就是要在生死之間走一回!

但是在法理上,修持者是不可以自殺、自殺會因為違犯條例而破局!但是獲得大成功的修持者,卻會非常健康長壽,不容易病死、也不

容易出意外!

所以在這一種特殊的條件限制下,如何讓自己好好的死一遍之後,再把生命續回來,變成不死之身,才能夠解決這一個成佛的習題!

所以現在請妳好好的死一遍,把所有的神和識神空間的靈體,都送入死亡的路線上送出三界,時間還沒有到結案之前,不可以跑回來活

命!……

 

明玲依方老師的指點,躺在躺椅上修法,讓自己一步天步的進入死亡之路,原本剛才充滿活潑氣息的臉孔,一下子就一步一步的枯萎,變成臉色倉白枯黃好像死人一般的臉孔,躺在那媯平啈漱`?

進入深度死亡之後,明玲的海底輪下冒出了強烈的息和特殊的能量反應,原來是她身體下的地獄,開始跟明玲結案,因為地獄之中接收到明玲已經死亡的訊息,所以開始總結她的生平大事和學佛結果,所以前世今生的種種問題,開始進入結案狀態,並且把相關的公文記錄送出地獄,傳送到天空之上的有關部門用作參考,進入特殊事件的處理!

全部的工作花費大約二十分鐘以上,才把案件結好,全部結案工作完成之後,方老師才召喚明玲說:「可以回來了!先入五輪、然後再進入九識之中,完成之後才可以起來活動!」

 

全部過程完成之後,方老師再問明玲?剛才有什麼生理反應?

明玲回應說:「全身進入透明狀態,好像進入玻璃一樣的世界,這好像就是真如的感覺?

原來死亡是那麼的快樂!怪不得諸佛菩薩成就的時候,都很想進入涅槃!原來就是這樣的過程?」

 

(四)宇宙星河

312日星期一下午,宗欣、明玲完成他們的修法!

但是宗欣因為在過去的歷史中,經常會依賴自己神通的力量,跑去前佛釋迦牟尼佛的佛寺廟,進入了他們羅漢堂中大肆破壞,把五百羅漢的佛像都打壞,觸犯了破壞寺廟常住的罪名,因此目前只能一步一步的修行,把舊佛時代的破壞事件補好之後,才可以獲得轉變!

 

這樣的破壞行為,不只是一次半次,而是經常在不自覺的情形下,當宗欣進入睡眠之後,元神就會去主動作為,做出這種自發性行動,任憑就是今天方老師如此之修為,也無法替他保釋免罪出來!所以只能請他自求多福了!

這就是神通不敵業障的下場,但是因為宗欣已經知道如何洗脫罪名的方法,只是需要花一點時間修正和改過,還是可以把問題解決的,但是不能趕時間,必須要經歷多次死亡之後,從生死之中多走幾回,才能夠把案件修正補救回來!

 

方老師跟他們兩人提醒說:「平常你們都依賴神通,只做了許多片斷的橫切面處理!

但是最重要的縱切面處理方式卻沒有做,因此一旦遇上重大問題的時候!

就會發現子彈都耗光在那些無意義的畫面堙A要去面對困境時卻沒有能力去修正,所以從今之後,要去學習管好自己的區塊,其它雜

碎問題可以觀察卻不可以隨便出手!

必須符合天意之是否容許出動,才能出手處理,所以需要練習忍功!

所以目前可以把縱切法修好,把自己的年齡調好在二十六歲以上,就可以避免受到二千五百年前的佛祖操控,擺脫這一股前佛勢力之

後,日後才容易修持得道!」

 

宗欣、明玲完成修法之後,就輪到淑惠進來,她已經在外面等了好久,可是她自己也了解,平常因為她居住的距離比較近,可以每天都都到法中心報到,所以在修法上並沒有落後太大的差距,而宗欣和明玲都因為距離稍遠,並且有工作上的問題,並不是可以跟她一樣,每天都可以來法輪中心報到一次,因此宗欣、明玲修法的時候,她都等在外面沒有進來一參腳,等他們兩人全部都結束之後,才進入辦公室請方老師指導她最後一段的修行!

 

淑惠的身心因為有不同的來歷,是標準的外星人體質,因此進入死亡的過程就與其它的人都不同,她會牽動外星系的脈動,以及外星人的生死問題,因此帶動了一大批外星人進入涅槃,產生自然的更替變化!

 

原來不單止諸佛菩薩要入涅槃,所有的外星人都要進入涅槃,因為透過涅槃的過程中,才可以把過舊時代的陰影洗刷乾淨,單純的修法是不可能改變任何舊時代的約束力量,只有擺脫死亡的陰影之後,再回生的時候,世界才會改變!

 

因此整個銀河星系,都跟隨外星人的步伐,進入了蟲洞消失了自身的光影,然後再從另外一邊的世界之中誕生,成為下一次能夠閃亮的新星,所有的銀河都會如此這般的按順序進行更替,因此過去舊時代的星星,因為全部都接受了新時代的更換,所以今天之後對於社會人士,對於那些占星學的研究者或從業者來說,星星的名稱和位置都出現更換之後,如何重新建他們在一千年以前架構好的占星學,在沒有完成這一個偉大的工作之前,占星有可能將會變成很大的笑話!

 

(五)福報轉變

313日星期二早上,惠敏今天很早就到了法輪中心,並且帶同她的媽媽到法輪中心,詢問有關九識修法的問題?

因為昨天晚上,明玲打了電話她,告訴她有關於昨天修法的過程和感受,所以讓她排除萬難,安排了今天早上請方老師指導她的修法?

 

方老師了解她的狀態之後,請她先練唱歌!

惠敏回應說:不知道要唱什麼歌才好?

方老師說:「以前上好媽媽課程,交給你們的光碟片之中,都早就安排了好幾首歌,那都是當時大梵天王最愛聽的歌曲!」

惠敏再問:「那應該怎麼去唱?」

所以方老師馬上把這些資料印出來,給她參考怎麼去唱?

 

歌唱綜合訓練

 

在基本發音完成之後,作者本身的意見,是不必要太快去唱梵唄,原因是學員本身對於自己的發音方法並未充份成熟,因此最好的方式是採用一般歌曲的練習方法,挑選一些通俗的歌曲來練唱,所以筆者的選擇如下:

 

第一首示範曲:紫丁香

本曲的發音,所要求的是音色高俏,聲音的震幅不要太大,發音的基礎點為咽喉之上,歌唱者要觀想從舌頭下,往上穿過舌之上大約一公分之位置上發音,而不要使用聲帶,這種發音方法,經常被唱廣東戲曲的人使用,其功能是音質輕鬆而略為高俏。  

 

第二首示範曲:夜來香

本曲的發音,要求要有南國風情的音色,所以是以丹田為發音所在,聲音透過丹田上的運作,音色低沈而有磁性,可以產生特殊的南國風情。

 

第三次的示範:

是使用紫丁香的方式唱夜來香,並且使用唱夜來香的方式唱紫丁香,經過這一種交叉對唱的方式,才能讓學員了解正確的發音方法,才可以將歌曲唱得淋漓盡致,發揮原來作曲者的真正精神。

 

第四次的示範:一枝梅

這是一首小調,音聲效果是小家碧玉,需要有 一點含羞答答的味道。

發音的基礎點在心輪,以胸部的發音方式,歌唱時要使用打開心扉的方式,在句子的最後唱字中,稍為打開,然後又把它合起來的方式,表達出含羞答答的小家碧玉之特色。這種歌唱方式是逝世的歌星,鄧麗君女士的拿手絕活,她的音色如此動人,就是使用這一種唱法達成其獨特的風格。

 

第五次示範:王昭君

這是一首古曲改編,旋律優美而哀怨而動人的歌曲,為了要唱出古雅的特色,在發音上是選擇了心輪的胸部發音方式,但要求是唱出大家風範,大漠之雄壯淒涼的音色。因此在發音上是使用開闊的發音,要唱出大漠風情,黃沙瀼滾滾的蒼涼之味。發音方法是每一句的尾音,都要儘情拉開不能收闔。

 

第六次示範:  

本曲是以選用京腔的方式,以口腔之後部以上作為共鳴點發音,要求唱出京胡的音色,高吭而亮麗,並且在其中一段的絕句之上,需要用一口氣把它完成不要分段,阿———這一段曲中,把每一段的八分音符,清清楚楚的分離唱出,達到京胡拉弓時的寸弓(或稱為短弓)發音方法,也只有這一種唱法才可以將本曲的音樂效果達到最優美的表現方法。

    擦弦樂器(京胡)可以一弓拉出一串圓滑的音符,或者是採用一字一弓的短弓來表現出斷句的頓音效果,郊道的絕句就是採用第二種的拉弓方法來表現。

 

第七次示範:昭君出塞(廣東戲曲-原紅線女獨唱)

昭君出塞,是紅線女的成名戲曲,她的特殊唱腔,是以督脈發音而繞頭部至前額發出,所以音色高吭而開闊,一反南方戲曲的中音特色,給人一種高吭而淒涼的大漠風光,比前述的王昭君一曲,有更高吭和更開闊的特色。

 

第八次示範   (白雪仙獨唱)

這是典型的廣東粵曲的唱腔,發音部位是以喉管之上,舌頭之間發音。其特色是不使用聲帶發音,可以用作長時間的歌唱,而不傷聲帶。其音色溫和而平穩。

 

第九次示範:禪院鐘聲

禪院鐘聲,是廣東戲曲中的南音唱法,發音部位是以胸部的心輪發音,禪院鐘聲之歌曲音色雄渾,是標準的南音唱腔。可以唱出選擇錯誤的出家人心態,和觸景傷情的情緒。

 

中國民歌選唱

 

中國地方民謠,有不同的風土特色,大概北方之發音會比較高吭,南方則比較低沈,中土的可能會比較舒情。個人之感受不同會發出不同的音色。

 

要訓練高吭的發音,要打開口腔上通顱內的一個孔道,發音時就可以很輕鬆的達到音色高吭而柔美的聲音,把音色分為三個區間分隔,可以獲得高中低三個不同的領域的效果。聲音由不同的位置發出,要注意到句子的重點在那堙A才能夠唱出曲中的精神。

 

小河淌水

要求同上,但唱歌時的發音方式,會由下先往上拉高聲音,可以產生月亮由東方升起來的效應。

 

瞧情郎

是一首活潑生動的可愛歌曲,聲音要高吭而略帶點三八,才能產生一種風騷俏麗,惹人喜愛的感受。

 

一根扁擔

是一首由心輪唱出來的民歌,容易舒發心中的感情,但是有些吐字應該由丹田發出,才能產生一種拼命用力,才能唱出挑夫的生涯感受。

 

一朵小花

旋律比較複雜,三連音的變化很優美,但也不容易抓緊節奏,緊抓其中之精神,才可以在快慢之間挪移時,產生那種令人激情的反應。

 

梭羅河畔

應該以低沈而迷人的磁性音色演唱,可以參考美國貓王的音色作為練唱的標準,唱出勾人心絃的感受。

 

站在高崗上

是一首很好的山歌對唱,雖然原作者並不是山地人,但曲詞之中卻可以唱出居住在高山上的感受,是一首很舒情的情歌。

 

馬車夫之戀

是一首快節奏的民歌,發音是急速而吐字要短快,才能表達出急速奔跑的味道。

 

天黑黑要下雨

是一首很活潑可愛的台灣民謠,原曲要用台語發音演唱,才能發輝它的鄉土特色。

 

夢中人

是一首國語老歌,應該以心輪發音和配合丹田的音色,以低沈的音色來演繹,發揮出往事令人回味的濃厚感情。

(資料來源:梵唄的訓練與修持-綜合訓練)

 

這個時候,佛母也非常興奮,跑過來陪同著惠敏大唱民歌,所以最後惠敏跟大梵天王拿契約的時候,大梵天王居然送了她一百零八張契約,請她自己自由簽署使用!

 

完成基本的九識訓練之後,就到了中午吃飯時間,惠敏在吃飯的時候,坐在方老師對面,所以讓方老師看到她的臉蛋,在眼廉下方有一道特殊的封鎖?這一道封鎖會把她的福報全部鎖住,無法轉動她的運氣!

 

(六)細菌實驗

惠敏聽到方老師這樣一說,原來跟福報有關係?所以連飯也吃不下去了、馬上開始修法,打開這一個空間之後,看到一大片屍體,經由細心體會和觀察之後,才知道全部都是藥人,他們被強迫灌用了藥物之後,就躺在地板上等死?

 

方老師回應說:「這種事件只發生在日本侵華的期間,當時日本的軍隊在東山省一帶成立了一個特別的研究所,許多中國人被日本軍抓走之後,都送到這堻甝覺筐藥物試驗和細菌試驗!」

 

終戰60年/揭開侵華日軍細菌戰歷史真相

2005/08/13 17:18 文/BBC中文部記者 朝歌

 

近日,日本東京高等法院再次駁回了中國二戰受害者的一項索賠和要求道歉的上訴案。受害者要求日本政府為二戰日軍在中國使用生化武器所造成的災難道歉與賠償。BBC中文部記者朝歌在北京就侵華日軍細菌戰專訪了中國軍事醫學科學院研究員、細菌學專家郭成周教授。

 

中國研究日軍細菌戰專家郭成周

 

採訪在628日進行,雨後的北京仍然十分燥熱。郭成周教授為了回答我的採訪提綱提出的第一個問題:“日軍在中國進行細菌戰研究和實施的概況”就寫下了30頁的《紀念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侵華日軍細菌戰考證紀要》一文。

 

郭成周1930年代目睹了日軍細菌武器折磨中國傷兵的慘狀,從此終身投入細菌學防疫研究,並於1997年以81歲高齡主編《侵華日軍細菌戰紀實》,1999年又撰寫了《歷史不能忘記-日軍細菌部隊罪行錄》一書。

 

世界上唯一進行過大規模細菌戰的國家-日本

 

郭成周教授在接受採訪時說,日本是人類歷史上秘密進行大規模細菌戰的唯一國家。他說,侵華日軍進行的細菌戰“在歷史上是一個最大的細菌戰戰爭。為什麼說它大呢?因為它投入的力量相當大。它有七個大的細菌戰部隊。”

 

“第一個就是在他們的東京陸軍軍醫學校設立的細菌戰研究室。它就開始在那裡研究了。研究相當成功的時候,就正好是我們的9.18。”

 

“它就認為,日本人要來打這樣大的仗,日本兵力不足,又缺乏鋼鐵,等等。這是不可能打勝仗的。只有要依靠細菌戰,所以,細菌戰就成為他們一個很主要的研究對象。因此,他們在研究細菌戰的時候,不能用動物。因為用了動物,即使殺死了動物,也不至於可以殺死人。所以,要用活人做實驗。”

 

殘忍的活人人體試驗

 

談到活人人體試驗,郭教授說,這是日軍細菌戰罪魁禍首石井四郎的主意。石井名義上擔任日本關東軍防疫部長,而實際上是侵華日軍細菌部隊731的部隊長。石井認為,人為的細菌戰和自然界發生的流行病不同。人體試驗成果可以直接用於戰場,因此是捷徑。

 

郭教授說,“後來,他們侵佔了我們東三省以後,就在我們東三省建立了細菌戰的研究的基地。什麼緣故呢?它有兩個緣故。因為細菌戰這個問題,危險的很,都是烈性的傳染病。一旦搞出來之後,這附近的人都會受影響。它不要放在日本。放在日本很危險。它不如放在中國去。這是第一個。第二個呢,就是在中國,可以利用中國人來做實驗。”

 

1933年日本關東軍副參謀長遠藤三郎在中國背陰河視察石井細菌戰部隊後的日記中寫道,“被試驗者一個個嚴密地關在棚欄裡,粑各種致命菌注射在活人體內,觀察其病情的變化。還看到用毒氣、毒藥和高壓電流的殺人試驗以及用低溫冷凍人等的試驗。”

 

郭教授指出,受試對象主要是被捕的中國抗日愛國人士、戰俘及反日地下工作者。他們一旦被送進731部隊後,便成為日本人所稱的“馬路大”,即木頭人。任人宰割,直到死去,殘忍至極,無人生還。

 

他說,“他們各種細菌戰試驗都是用中國人先來做實驗。可以說是最最痛苦,因為是活殺。它不是上了麻醉再殺。它就是那麼捅刀子。他們一個戰犯跟我講,‘這個東西,我都看過。而且我也跟著做過。這個刀子一下下去之後,那個人疼得來簡直大叫起來,驚天動地啊!’”

 

華北細菌戰部隊濟南分部當年的韓國人翻譯官崔亨振揭露說,“濟南細菌戰分隊曾用天花病毒、傷寒、霍亂、鼠疫和斑疹傷寒立克次氏體菌等做人體試驗。每年要殺害400500人。”

 

郭教授指出,僅僅根據731部隊受試者體檢X光編號,在1940年到1945年期間,被殺害的人數就有3,000人。美國的估計是,從1932年起到日本投降,日軍在7個大的細菌戰基地和60多個支隊所做的人體試驗人數大約有20萬人。

 

日軍7大細菌戰研究基地

 

7個細菌戰研究基地是: 19319.18事件前,石井四郎在東京陸軍軍醫學校設立的細菌戰研究室﹔1936年,根據日本天皇下達的第一道敕令,日軍在哈爾濱建立現代化的大規模細菌戰研究基地731部隊,和在長春建立大規模殺害牲畜破壞農作物的細菌戰研究基地100部隊。

 

193777事變後,日軍發動全面侵華戰爭,為了解決細菌武器的需求及其長途運輸的困難,先後在北京、南京、廣州和南洋建立了華北第1855部隊、華中第1644部隊、華南第8604部隊以及南方軍新馬第9420部隊。這些部隊的63個支隊兩萬多人遍布中國數十個城市,形成了一個細菌戰網。

 

郭教授向記者展示了日軍在中國哈爾濱和南京進行大量生產細菌戰劑的“獨特物證”-一個鐵皮做的細菌培養箱。

 

他說,前日本關東軍醫務處長尾塚隆二中將,1949年在伯力接受審判時,曾經指認這種鐵皮箱“是為細菌戰用的”。

 

那麼,日軍都在中國哪些地方進行過細菌戰呢?郭成周說:

“他們在中國的20個省份都做過。我呢在我的書上這20個省份的東西都講了,每個省份都在哪些地方,是怎麼樣做法,我這裡都有。”

 

侵華日軍細菌戰屠殺中國人

 

郭老指出,據日軍檔案記錄,日軍細菌戰部隊曾經在12個場合進行過細菌大戰。但是,中國方面所瞭解到的還不到一半。

 

其中包括,在華北地區進行的霍亂戰、傷寒戰和鼠疫戰﹔ 在華中地區使用鼠疫、霍亂、傷寒、副傷寒及炭疽菌等﹔ 在華南地區,特別是在廣東進行的鼠疫戰和副傷寒菌戰﹔ 在雲南西部地區大量使用霍亂菌和鼠疫菌作戰,以及對牲畜和農作物進行的細菌戰等。

 

那麼,日軍在中國進行的細菌戰總共屠殺了多少人呢?郭成周教授說,據美國華人學者、日軍細菌戰罪行調查委員會主席尹集鈞2001年的新著《細菌戰大屠殺》所披露,有200萬人,包括在戰地被細菌殺死的人數。

 

美國包庇日軍細菌戰戰犯

 

但是,在戰後,美國認為日本的細菌戰經驗,對於美國的細菌戰研究計劃和國家的安全保障具有重要價值。為了急於把日本的細菌戰技術情報搞到手,美國不顧國際公法,不但否認了日軍在中國進行細菌戰的歷史事實,還單方同意豁免釋放了日軍731部隊包括石井在內的全體人員3,000人。

 

更令人驚訝的是,美國為了獨吞日軍731部隊獨一無二的細菌戰資料,不但包庇了石井四郎等重要戰犯,而且還阻止各方對日軍細菌戰罪行的調查。這也是60年來,日軍在中國進行細菌戰的歷史事實長期以來被掩蓋,日軍細菌戰罪行鮮為人知的主要原因。

 

郭成周教授最後對記者說:“我們有一句話,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日本人他就講了,不學歷史者,民族必滅亡。我們一定要深入地研究歷史。”

 

BBC中文網2005725日刊登)

(資料來源:BBC Chinese.com

 

(七)修法處理

惠敏了解當年自己曾經參與過日本軍,而且參與了整個病菌實驗計劃!所以頰上福報位置就是被這種業力所困住,所以請教方老師怎麼樣去解決這些問題?

方老師說:「先替自己的前世轉換國籍,完成之後才可以操作處理?」

剛開始時,法界的諸神不肯替惠敏轉換國籍!

方老師就告訴惠敏說,把妳今天中華民國的護照拿給他們看,請問他們今天妳是不是中國人?如果是的話、就請他們蓋章處理!

 

惠敏獲得蓋章之後,國籍得到轉換,方老師再指點她說:

「妳去跟那些病人說,他們本來就已經死了數十年,所以今天不必再怕死了!

日本人後來也被美國丟下了兩個原子彈,在日本長崎和廣島爆炸之後,也死了幾十萬日本人,所以不必怕他們!請他們站起來起義,

可以痛快的去報仇!

報仇的最好方法,就是擁抱著你們的敵人,給他們一個親熱的熱吻!

把當年灌在你們身上的病毒,灌回去給他們享受!

把這些東山軍收拾之後,還可以直接進入日本,擁抱日本天王,甚至跟他們的妃子和太子女親吻,把所有中國人的受害者之毒質種回

他們身上,讓他們重新回收這些報應!」

 

完成作業之後,惠敏右眼的福報封鎖,終於被打開了!但是左眼的福報,卻仍然被封住打不開,方老師替她觀察的時候,發現左眼的問題是德國猶太人的問題,在煤氣室中的春天一文中,曾經介紹過相關的歷史記錄,但是惠敏當年如果是日本人,就不可能同時會變成德國人?所以必然是另有其人!

最後答案必然是她的第二位小女兒,身形高大有如德國人種的妙智身上,因此惠敏再去修法替妙智轉換國籍,依現代的國籍法,父母為中華民國的公民,當然孩子就應該是中華民國國籍的中國人,轉換成中國籍之後,再去處理猶太人事件,就可以順理成章輕鬆辦理,結束了這樣的一段歷史!

 

完成作業之後,臉上面頰的位置就打開了,身上的福報就開始浮現出來,但是因為時間緊迫,惠敏必須先到醫院中處理一些 事務,下午之後再回法輪中心修法,修練到五十三賢位時,還沒有到一半就把精力都耗光了,因此決定要在下一次再回來修法,但是福報的問題解開之後,其它的問題就簡單多了!

313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