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追星一族

 

(一)因緣

321日星期三,晚上方老師替一位小姐處理她的感情事件,發現她在兩個多月前的服藥自殺事件,原來是被女鬼纏身所致,追的結果是因為她的前世姻緣,大約七百年前的宋朝期間,身份是出家道姑打扮,經常處理少女自殺之死的超渡事件,因為當時接手的案件太多,所以曾經譏笑她們為何如此之痴迷?如果能夠像她一樣出家,就不會為情所困!也不會因此而輕生?

 

她第一次找方老師談話的時候,剛巧是在跟男朋友分手之後,進入了失戀的悲情之中,方老師採用了存在主義的處理方式,讓她了解角色死亡的意義,然後再使用矛盾治療法,替她找出了人生的目標,讓她重新跟自己定位,讓她在很短的談話時間中,馬上就可以拔出感情的圈子,逃出了感情的囚禁之所,回去之後,原本已經心情好轉信心大增!

 

但是有一天卻突然間悲從中來,不知為何緣故,服下大量安眠藥自殺輕生,後來送院急救才救回這一條命!經過兩個月之後,剛剛再見到她的時候,發現她的腦袋思考遲鈍,眼神呆智,所以詢問她是否仍然在服用鎮靜劑?結果點頭回答是!

 

上一次她到法輪中心找方老師時,那只是單純的心情不好,所以方老師使用簡單的談話方式就可以解決她的問題;今天再來找方老師的時候,情況就嚴重多了!因為被精神醫師診斷為憂鬱症,吃了兩個月的鎮靜劑之後,大腦反應變成有一點呆智,幸好最近已經停了藥一段時期,所以今天才來再找方老師談話?

 

方老師今天看到她的身體,發現她的身上出奇的纏住了許多女鬼,這些美少女死後會纏在這一個人身上,必然是有某一些奇怪的恩怨情仇,但是替她解讀之後,才發現那些女鬼竟然當年就是被她所渡過的女鬼,但是不喜歡這一位道姑胡亂罵人,所以故意給她來一次自殺行為,用來報應當日譏笑她們這些為情而死的美少女之後果?

 

了解答案之後,方老師也從女鬼身上,獲得進一步的資訊!

這一群鬼怪之中的美少女,都是不聞佛法,排斥宗教的鬼物,因為在她們的意識狀態之中,宗教的要求:「只是要求她們不要去思念情郎!最好的選擇就是請她們通通都去出家!」所以方老師了解,絕對不能以宗教方式來引渡她們,否則必然會遇上嚴重的抗拒反應?

 

(二)鬼愛情歌

因此方老師就改用唱歌的方式,指導這一位女士學習唱再世紅梅記的女鬼登場的一小段歌曲!

第一次教唱的時候,當事人因為不能了解歌詞的意義?

也不知道為何方老師要她學唱歌,所以功效沒有突顯出來?

 

第二次再唱的時候,當事人已經有了第一次唱歌的經驗,也開始了解曲詞的意義!

原來曲詞是描述一位多情女鬼李慧娘,從棺木之中爬起來,想去打救她的舊情人俏書生裴禹,但是因為新鬼離魂,所以出現多多嬌俏可愛的動作反應:

1)她害怕月亮的光照射、(2)她害怕驚動貓咪亂叫、(3)她害怕夜鶯飛撲、(4)她也害怕更夫打更時碰上!結果她在活動時,為了閃避這個、閃避那個、不斷閃來閃去的過程中,最後連她自己的纖腰也閃到了!(好可愛的描述!)

 

最後!李慧娘終於走到書生安住的書房窗前:

她看到了燭光淡淡的燃燒、她看到書生已經在書案前打瞌睡睡著了、她看到他的模樣依舊俊俏沒變,本來已經把心安定下來!但是最後、她看到曾經送還書生的古琴就放在桌上、她終於悲從中來,雖然已經做了女鬼,但是感情的淚水還是不禁掛滿腮邊!(感情好悽酸!)

 

如此可愛的女鬼出現,嬌俏可愛惹人憐憫痛惜!

這樣美妙的歌曲和俏麗的詞藻,也許只有這一位鬼才編劇-唐滌生先生,才可以有這一種本事寫得出來!這些曲詞一經唱誦,所有地府之下的女鬼冤魂,全部都被喚醒跳了出來,而當事人身上所潛伏的女鬼,也都開始一群一群的走了出來!

 

方老師在旁邊替她們數一數,這一位小姐身上,居然身上躱了三百多隻女鬼!

方老師心媟Q:「在她上一次自殺時沒有死亡,其實真是幸運?

如果不是這些女鬼,只是在意給她來一個警戒!

數量如此龐大,相信誰都救不了她!」

 

方老師帶她連續唱了三次之後,躱在她身上的女鬼,才差不多全部出清!

 

方老師告訴她說:「請妳到鏡前看一下自己的相貎變化?

剛來的時候,妳看起來有點神智呆智,說話也反應遲純,語音無力!

現在眼神已經開始恢復,可以透出智慧的光彩!大腦神經已經恢復,潛伏在大腦之中的鎮靜劑都已經被排除體外,但是妳今天的體質已

經產生了特殊的變化?

 

因為妳的靈魂,經歷過死亡的過程之後再回頭,所以體質出現了變化,將來可能會變成通靈人,對於那些鬼怪異物會產生感應!

因此!如果有一天妳會看到陰陽界,看到這些鬼怪異物,千萬不要害怕?

如果有這些問題出現的時候,可以打電話給老師,我們會幫妳渡過這一種危機!千萬不要害怕?必須鎮定處理面對!」

 

(三)上師雜談

321日晚上,方老師替這一位小姐處理完畢之後,慧可上師和慧淨上師兩人,也到了方老師的辦公室,準備討論在上星期六和星期天的阿闍梨課程中,所遇到的教學問題?

 

方老師提出意見:「這一次的教學,雖然出現了許多靈異的反應!

但是因為大家事先都有了萬全的心理準備,知道有許多靈異的族群,會利用這一次的教學機會進場,接受慧可上師和慧淨上師的處理!

老師自己會在了解法界之訊息之後,決定是否要離開法輪中心,讓他們能夠順利的進入,參加課程的洗禮過程中,替他們完成學業之

後,再送入涅槃結案!」

 

目前大家所遭遇的境況,顯示出家眾的超拔已經到了快要結束的狀態,所以才會出現在家眾纏擾宗欣的事件,但是佛教界過去的在家

眾,本身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法力?

功力最利害的維摩詰居士和勝鬘夫人,在民國八十三年(1994年)的時候,方老師在龍潭山上結茅的時候就處理過了!

 

目前勝鬘夫人不知所踪,是否回到香港發展則不得而知?

而維摩詰居士則居住在台中大里,父親目前是一貫道的點傳師,因為父子之間的性格不合,宗教觀念不同而時有意見上的衝突,他的家人父母都不了解他的過去身份,所以對他產生非常嚴重的誤解,認為他有一點行為怪異、思想不大正常,所以不願意支持他做生意,目前沈寂了一大段時間,處在失業狀態之中!

 

經過上星期的課程洗練,那些巫師、蠱毒巫師、和降頭師都已經被課程洗乾淨,因此宗教圈子中要超拔的靈體,已經差不多要告一段落,將來我們要面對的對象,就是那些非宗教性人物的超拔!

 

今天方老師花了不少時間和心機,在唐滌生的曲詞上研究,目前已經初步的有結果:

原來唐滌生的編劇,在陰司地府之中甚有名氣,有許多女鬼都會迷上他所編寫的曲詞,所以方老師在連續唱誦他所編著的曲詞時,終於開始領略到他當年的心境,當年唐滌生編寫成再世紅梅記這一個劇本之後,就在香港利舞台電影院作首演禮對外公演的時候,為什麼會出現心臟病突發而死亡的情況?

 

原來再世紅梅記的戲本有八場戲,但是在上演到第六場戲-脫阱救裴的時候,唱到白雪仙扮演的女鬼李慧娘出場之後,吸引了太多的女鬼進場!

因為香港利舞台戲院的位置,剛好在香港跑馬地之外圍附近,在戲院鄰近的地區,當時是有相當多墳場散佈在其間,這一部「首本戲」演出的時候,進場聽戲的女鬼非常多!她們聽到如此美妙的女鬼歌曲,太過感動之後,所以通通都跑過去擁抱這一位大編劇家,因為突如其來的舉動,令唐滌生先生心藏負荷不起這一種驚嚇,所以才會在時年四十三歲出現心臟病突發而死!

 

(四)情為何物?                        

席間談話,慧淨上師提及星期六上課時,身體並沒有出現任何意外,但是在星期一之後,就開始腰部似乎被一種特殊的力量緊扣住,纏得很緊不容易掙開,但是一時之間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弄了一天才把這一股封鎖的力量掙脫?但是卻一直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方老師回答說:「那是情絲!因為其它的靈異事物,尤其是巫師、蠱毒巫師、和降頭師,老師都有注意,所以很順利的就把他們清除!

但是卻沒有注意到,那些女巫把情絲留在妳的身上,因此!這些東西直接使用佛法是沒有辦法把它們完全清除!

必須善用詩詞的力量,選用中國文學上有成就的詩詞才可以產生效果!」

 

方老師馬上就使用電腦上網,替慧淨上師尋找了南唐李後主李煜,所填寫的「相見歡」,讓慧淨上師讀進身體堶情A慧淨上師就開始感受到身體之內,有一種爆破的力量,把這些「情絲」震斷散出體外!

 

相見歡(後唐李煜、人稱李後主)

 

無言獨上西樓 ,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剪不斷 ,理還亂 ,是離愁,別是一般滋味在心頭。

 

 

後來方老師再為這一首詞,用白話解釋如下:

 

「無人相陪伴之下,只好獨自一人登上西樓!

東樓是看日出的地方;西樓則是夕陽西下的方向。

所以人雖然登高而上,但是心情卻是夕陽西下沈到了谷底!

舉頭看到月亮彎彎如鈎,但見月亮雖然有光、卻不能得到圓滿!

低首回看寂寞無聲的庭院,被落下的梧桐樹葉層層掩蓋,感情就此鎖在秋天的庭院中!

人世間只有情之為物,是剪不斷、理還亂的東西!

感情離別遠去的日子,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方老師把李後主的相見歡,用白話文解釋如此流暢易解,所以隱藏在慧淨上師身上的女鬼,通通都感動得跑了出來大哭一番,但是慧淨上師的身體就開始如釋重負,所有的女鬼出清之後,方老師數了一下,最少躱了五六百名以上,有一些甚至已經躱在身上有好幾百年的歷史!所以慧淨上師也感嘆以後,應該花一點時間去唸唐詩宋詞,去體會中國文學的威力所在!

 

後來,方老師也告訴慧淨上師,廣東歌曲的「小李飛刀」也有這一種感情的特點,所以也在網上找到這一首歌詞如下:

 

小李飛刀 

小李飛刀之主題曲  (粵語發音)
主唱:羅文 作曲:顧嘉煇 作詞:盧國沾

難得一身好本領、情關始終闖不過、闖不過、柔情蜜意、亂揮刀劍無結果?

流水滔滔斬不斷、情絲百結衝不破、刀鋒冷、熱情未冷!心底、更是難過!

無情刀、永不知錯;無緣份、只嘆奈何? 面對死、不會驚怕、離別心悽楚!

人生幾許失意! 何必偏偏選中我?   揮刀劍、斷盟約,相識注定成大錯。

 

 

(五)追星一族

方老師解釋:當年達摩祖師傳下的禪宗,留下這樣的名句:

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

事實上佛法發展到後期,不但是禪宗會出現教外別傳,其它的佛法系統將來的走向也一樣,必須放下宗教之內的小圈子,拉向宗教之外的大世界之中傳播,才能夠達到更大的收獲!而生活在感情世界之中的眾生,其實比起宗教人物的數量還多出三倍以上!

 

事實上在社會眾生相中,純種的宗教人物,只不過佔有十分之一左右的數量,是非常薄弱的一群;但是熱愛感情的少男少女,卻佔有社會成份之中百份之三十以上的強勢,他們在社會之中的佔有率那麼強,但是卻直接拒絕了宗教的方式介入,因此只有依賴他們所喜愛的詩詞文字、小說、漫畫、電影和歌曲等等的媒介物,才可以打進他們的心田之中,種下學佛成佛的種子!

 

所以這些少男少女,雖然表面上並沒有排斥宗教,其實他們只是沒有宗教,卻有信仰!

「情」就是他們的信仰,住在沒有感情的世界,他們可以不想活!

為了一個「情」字,他們可以好比孟姜女千辛萬苦、爬過千山萬里、哭倒萬里長城;含辛茹苦的等待,就像王寶釵的苦居寒窰十八年,這些民間故事都在告訴大家一個情字的可貴!

所以情字對許多人來說就是他們的信仰,感情世界就是他們的宗教,在這樣的一個宗教領域之中,他們可以接受種種的挑戰、可以忍受他人的岐視、甚至在手無縛雞之力的情形下,可以勇敢殺害對手、與情敵同歸於盡!

在這種感情的宗教信仰之中:他們沒有上帝、沒有老天、沒有菩薩、也沒有佛祖!

他們只有深層的感情,和永不枯竭的情感,如泉水湧現之不絕!失去了這一股動力之後,他們會變得消沈,沒有生意、沒有靈感、也沒有了希望、甚至沒有生存的意義!

所以在這一個宗教體體系之中,願意殉情的烈士非常多!也非常可怕!

他們有一種特性:就是最喜歡大明星、大歌星、或電影明星、所以專稱之為追星族!

但是在傳統的佛教體系之中,宗教人物他們並不支持這一個族群,因為這一個族群不會信任宗教的神靈和上帝,一旦與他們的感情有衝突,這些感情的信徒在發狂的情形下,寺廟他們都敢爬上去把神靈佛像拆下來,甚至把它們用一把火燒得光光!

 

當年釋迦牟尼佛遇上鬼子母的時候,他也沒有能力直接使用佛法來處理她,只能採用間接的方式偷了她一個小孩來渡化她!慧淨上師和慧可上師了解之後,這一件事就告一段落!

 

從希臘女神到東方聖母-訶利帝母藝術形象在絲綢之路上的演變

張靖敏 (北京大學考古學系碩士生)

 

訶利帝母(Hāritī)是佛教藝術系統中一個頗具傳奇色彩的女神。她本來是一外道鬼女,專事食人子女。後來受到佛陀的感化,皈依佛教,一變而為守護幼兒的慈悲女神。

《大不列顛百科全書》解釋說:“Hāritī,鬼子母神,日語作Kishi-mojin,佛教神話中的女神。原為吃兒童的女魔,受佛陀感化變為保佑兒童的神。

此神之像通常或為兒童所簇擁;或懷抱嬰兒,手執石榴或盛滿花果的羊角。對鬼子母神的崇拜,從印度經過中亞和中國傳入日本,在日本她有時混同於觀音。”

 

一、龍女索夫傳說抑或鬼子母失子緣?

20世紀初,英國考古學家斯坦因(M. A. Stein)第一次中亞考察時,在和田以北90公里的沙漠腹地發現一座唐代佛寺,當地維吾爾族鄉民稱為丹丹烏塈J,意為“象牙房子”。這個古代廢墟簡直是一座中世紀藝術寶庫,出土了數以千計的佛教藝術品。尤為引人注目的是丹丹烏塈JD.II佛寺遺址出土的一幅全裸浴女壁畫。

畫中表現一個在方形水池中沐浴的女子,全身裸露,只有頭上遮蓋一塊印度紗巾,頸部、兩臂和腰上束有飾物。右手纖指撫著胸口,左臂以曲線形彎至腰部,四條系著小鈴的帶子系在臀部周圍,酷似印度早期雕塑藝術中的舞女。浴女向下斜視一個小男孩,水池前面還畫有一匹沒有騎者的馬和其他一些人物。

 

斯坦因根據《大唐西域記》所載於闐古代傳說,將其定名為“龍女索夫”壁畫;

內容講述于闐河的龍女,向人間求婚的傳奇故事。

相傳於闐城東南方有一條大河,用來灌溉農田。某一天河水突然斷流,據說是惹怒了龍女。於是,國王在河邊建祠祭龍,龍女便淩波而至。

原來她丈夫亡故,使她無所依從,如果國王為她選配一夫,河水即可複流。

 

若依斯坦因之說,畫中裸女就是于闐河龍女,而她身旁依偎的男童則被解釋為她的新夫。因為古代佛教繪畫往往採用神大人小的處理方式,那麼畫面上的人物關係可以成立。

 

斯坦因的解釋相當動人,但是這幅壁畫前面還有一個風格獨特的泥塑神像,頭部和左臂已損毀,身披遮膝鎧甲和精緻裝飾品,腳踩一個醜陋惡魔斜扭著的身軀,無疑是于闐國保護神——毗沙門天王像。

這位天王的背光,畫在身後的壁畫上,所以泥塑應與壁畫共同構成一個藝術品整體,那麼壁畫上的女神表現的應該是毗沙門天的眷屬訶利帝母。

此外,壁畫中的女神,膝下畫有裸體小兒,亦說明畫中人物是一位母親神。凡此表明,這幅壁畫中的女神更可能是訶利帝母。

 

除了鬼子母及其至愛小兒外,畫中人物還有坐佛及騎士等形象。

因此,我們認為它表現的可能是佛教因緣故事“鬼子母失子因緣”。

在漢譯佛經中,這個故事見於北魏高僧吉迦夜與曇曜合譯的《雜寶藏經》。

在印度傳說中,鬼子母是個專吃小孩的妖精。佛祖將她的小兒子嬪伽羅扣在托缽下,以示懲戒。鬼子母遍尋天下而不得,只好求助於佛祖。

佛祖回答說:“汝有萬子,唯失一子,何故苦惱愁憂,而推覓耶。世間人民,或有一子,或五三子,而汝殺害。”鬼子母愛子心切,為了救子,皈依了佛道,佛祖便歸還其子。

 

丹丹烏塈J壁畫左上角有兩個並肩而坐的人,正是佛祖和他的大弟子迦葉佛。

壁畫下端騎馬的裸體小兒,與鬼子母膝下裸體小兒的形象極為相同,大概表現嬪伽羅從托缽下釋放之後,騎馬回家的場景。

 

這幅藝術傑作頗具印度笈多藝術風格。女神優美的裸體,富有節奏感、韻律感的S型曲線,具有很強的視覺衝擊力。

印度古書《畫經》把人物形象分為三種類別,其中第三種稱作“味畫”。

所謂“味”(rasa),指的是感情效應,也即人們在欣賞繪畫時體驗到的審美快感,一看便能感受到豔情等“味”。這幅鬼子母失子緣壁畫顯然受到印度笈多藝術味畫的影響。

 

二、溯源——希臘提喀女神

在佛教藝術中,訶利帝母往往以懷抱或膝下圍繞裸體小兒的慈母形象出現(在和田北邊的FARHĀD BĒG-YAILAKI遺址發現的訶利帝母壁畫)。比如:在丹丹烏塈J“鬼子母失子因緣”壁畫中,女神膝下便圍繞一裸體小兒。正如研究者指出的,這種藝術形象,實際上源于希臘豐收女神提喀(Tyche)。

 

在希臘神話中,豐收女神提喀本為命運女神。希臘詩人赫西奧德(Hesiod,西元前8世紀)的神譜中將她作為海洋女神,並認為她是奧科諾斯的女兒,但是也有傳說認為她是宙斯和天后赫拉的女兒。在古希臘眾多城邦中,提喀女神往往被當作城邦保護神。

 

根據古典作家保薩尼阿斯(Pausanias143176)的《希臘志》記載,提喀女神頭戴城池頭冠,手持“阿瑪爾忒亞之角”(Horn of Amalthea)”。這便是提喀女神的標準形象。所以古希臘雕塑和錢幣中的提喀女神,大多採用頭戴城池頭冠的形象。

 

西元13世紀,貴霜人建立了橫跨中亞和印度次大陸的龐大帝國。

貴霜王採取相當開放的宗教政策,尊重各地的不同宗教,如在大夏(今阿富汗北部和烏茲別克斯坦南部)崇祀火祆教,在犍陀羅(今巴基斯坦北部和阿富汗南部)推行佛教,在印度則尊崇婆羅門教。於是,希臘豐收女神在貴霜王朝萬神殿中共有四種化身爭奇鬥豔,她們分別是大夏豐收女神阿爾達克修、印度婆羅門教的訶利帝母、犍陀羅佛教的鬼子母以及大夏藝術的希臘女神提喀。

 

在大夏和犍陀羅雕塑中,有幾例希臘藝術風格的女神像,手持豐饒角,膝邊環繞裸體小兒,故知環抱嬰兒的佛教聖母訶利帝形象,的確由手持豐饒角的希臘女神發展而來。

 

三、從中國“九子母”到日本“子安神”

隨著佛教的傳播,訶利帝母的藝術形像沿絲綢之路,自西向東傳播。吐魯番盆地流行的訶利帝母像已明顯受漢地藝術風格的影響,開始了中國化、世俗化的進程。

 

20世紀初,德國吐魯番考察隊在交河古城一所佛教寺院內發現許多佛教繪畫,其中有一幅抱小孩女神的麻布畫,表現的就是佛教女神訶利帝母。

畫上女神頗似漢族婦女,坐在一個裝飾華麗的長凳形座位上,正在給嬰兒餵奶。

女神頭戴白色襯堛漪v紅色頭巾,外衣是一件鉛丹色長衫,一直垂到腳上。

長衫有刺繡衣領,在對襟處、衣袖袖口及長衫下沿,都有刺繡的裝飾邊。

腳上穿明顯中國式的繡花鞋。女神周圍是八個玩耍的小孩,都是圓滾滾、白胖胖的體型,近乎赤裸,只在腰間圍了一條布。

頭髮都剃光了,只在顱頂上留著一撮毛髮,這是典型的漢式小童髮型。

 

無獨有偶,四川巴中石窟也出現類似的訶利帝母造像。

例如:巴中68號石窟龕前浮雕是一個頭梳圓餅狀髮髻的婦女,長裙,盤腿而坐,懷中抱一小孩,左右側各坐四個小孩。

顯然,這位女神是作為兒童保護神的鬼子母,但是表現為多子多福的世俗慈母的形象,女神身上絲毫不見鬼神的影子,已被完全世俗化。

 

這種女神身邊環繞九小兒的藝術形象,其實來自中國民間傳統宗教中的九子母像。

九子母始見於《楚辭·天問》,文中說:“女岐無合,夫焉取九子?”

清人丁晏箋注曰:“女岐,或稱九子母。”

東漢時期,鬼子母信仰隨佛教進入中國內地,其多子的特點與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九子母不謀而合,遂融為一體。

中國古代書畫中有不少鬼子母圖,據《宣和畫譜》記載,唐代畫師“周昉繪《九子母圖》三”。周昉擅長畫仕女,他筆下的唐朝女性往往體態豐肥,面容祥和,雍容華貴,人稱“周家樣”。

遺憾的是,畫史所記唐代鬼子母雕塑和繪畫都沒有流傳下來!

而巴中石窟的九子鬼子母浮雕,面容祥和,豐腴雍容,藝術風格或屬於“周家樣”。

 

北宋時期,這種懷抱嬰兒的訶利帝母形象,似與中國民間宗教中的一位新神——送子觀音產生某種融合,並對朝鮮半島和日本民間宗教產生重大影響。

在日本,鬼子母被稱為“子安觀音”或“子安神”,是日本人為保佑懷孕、順產而供奉的兒童守護神。

子安神崇拜對日本古典藝術產生過深遠影響,日本傳世書畫中有許多鬼子母或子安神像。例如:和元亀二年(1571)長穀川信春繪《鬼子母神十羅刹女像》絹畫以及日本江戶(Edo)時代書畫《鬼子母圖卷》。

 

瑞士藝術史家沃爾夫林(Heinrich Wölfflin)對古老的東方藝術給予高度評價,曾經有人問他是否想去美國看藝術收藏,他回答說:“這有什麼用處?

它除了是歐洲藝術的一個加速的翻版之外什麼也不是,而印度和日本則是奇妙的地方,它們至少能給人們一種新概念,新思想!

通過全文的討論,不難看出印度訶利帝母是如何經由一位希臘少女,而搖身一變為佛教聖母,並且傳入中國內地和日本列島,最終演變為一位母親神。

訶利帝母藝術形象的發展與演變,為我們研究絲綢之路的宗教與藝術交流,提供了極為生動的實例。

(資料來源:西域文明的發現)

 

(六)鬼子母傳奇

鬼子母的故事 ( 編輯組 )

 

佛住在摩揭陀國王舍城的竹林精舍時,在城內的山邊住著一位夜叉,名叫娑多。

他常擁護保衛著王舍城內的國王乃至所有的平民百姓,由於他的護衛,眾人皆過著安穩、豐衣足食的生活。因為生活富足,容易溫飽,其他地方的沙門、貧苦百姓、商人等也因此都聚集到這兒來。而娑多夜叉一樣的平等愛護他們。

後來,他在同類中娶了一個妻子,並且一起住了下來。

 

這時北方的健陀羅國,也有一個名叫半遮羅的夜叉,他一樣地擁護國內的人民,讓他們得以過著和摩揭陀國一樣安穩、豐富滿足的生活。他也在同類中娶了一個妻子,並且一起住了下來。後來,各地方的夜叉共聚在一處集會,這二個夜叉得以互相認識,因為彼此欣賞,很快就結交為好朋友。散會後,二個夜叉依依不捨的道別,而後各自回到自己的住處。

 

娑多和半遮羅的感情非常好,希望後代也能像他們一樣,於是相互指腹為婚。

不久娑多的妻子生了一個女孩,容貌端莊,眾人喜愛,因此,將他取名為「歡喜」。

不久,半遮羅的妻子生了一個男孩,取名「半支迦」。

兩家於是互贈禮物,並等著二個孩子將來長大,彼此可以結成親家。

 

娑多的妻子後來又懷了孕,並且在懷孕和孩子出生時,群山皆震動,聲音就好像大象在吼叫一般,於是就取名為「娑多山」。娑多山長大後,父親就過世了,於是他便成為一家之主。

有一天,他的姊姊歡喜告訴他說:「 我現在想到王舍城去,將城內所有人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要捉來吃。」

娑多山即勸阻他的姊姊歡喜說:「我們應該要像父親一樣的守護這王城,而不應該生出這樣的惡念!」

但歡喜因為前世所發邪願的習氣緣故,不聽勸阻,仍然說要吃城內所有人的孩子。

娑多山知道很難改變她姊姊的意願,於是打算儘早完成歡喜與半遮羅家的婚事。

 

歡喜結婚後,告訴她的丈夫說想吃城內人的孩子,她的丈夫亦勸阻她不可以有這種念頭。歡喜這時雖隱忍不說,但內心卻懷著瞋恨。後來,歡喜接連的生了許多的小孩,總共有五百個那麼多,最小的取名叫「愛兒」。

因為小孩很多,形成了一股勢力,歡喜就仗著這股勢力,要遂行她的邪願。

她的丈夫雖然頻頻勸諫,但歡喜並不接受。不久,她便到王舍城內,把孩子一個一個的吃掉。城內人民將小孩失蹤的事稟告國王,國王即下令捉拿兇手。

但不但沒有捉到兇手,反而連士兵和懷孕的婦人,也一個一個的不知不覺地消失了。

 

大臣們又再度將此事稟告國王,國王非常驚訝,覺得這事怪異,因此找來卜算的巫師,問他這是怎麼一回事。巫師回答說:「這些災難都是夜叉所作,最好趕快以上好的飲食來祭祀他們。」

國王因此下令,凡是在城內的人,都需要準備飲食、香花,並打掃街道,佈置裝飾種種莊嚴的音樂、寶幡。城內人民聽到國王的命令後,都精心地準備上好的飲食、香花,並打掃街道,把整個城市佈置得像忉利天宮的歡喜園一樣。

雖然已經努力做到這樣,但人口失蹤的事,仍然發生。

因此,每個人雖然都很苦惱和惶恐,但也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這時,守護王舍城的天神托夢告訴城內居民:「所有失蹤的男女,都是被歡喜夜叉吃掉的。你們應該到世尊那堨h,世尊有辦法調伏歡喜夜叉來解決你們的苦惱。」

 

大家告訴天神說:「這夜叉既然會吃人,怎麼會叫歡喜呢?」

所以大家都改叫她為「訶利底(編按:青色意)夜叉女」。

隨後,城內的人民便前往世尊那兒,頂禮請求佛陀憐憫大眾,為大家調伏這個夜叉。

 

世尊接受大家的請求。

隔天早晨,世尊來到城內托缽乞食,吃過飯後,便前往訶利底夜叉的住處。

當時訶利底夜叉不在家,她的小兒子愛兒留在家中,世尊用他的缽蓋在愛兒的頭上,因為佛陀的神力使得愛兒看得到他的兄長,但他的兄長卻看不到他。

 

訶利底夜叉回來時看不到她的小兒子,急忙驚訝的到處尋找,問其他兒子,也都不知道愛兒的下落。於是她像發瘋似的到處找,從各個道路、天廟、神堂,到城外、四方、四大海,甚至來到贍部洲、七大黑山、七大金山、七大雪山、無熱池、香醉山,都一樣找不到。由於找不到最心愛的兒子,內心非常著急和苦惱,呼吸也因此變得急促不通。

 

她接著又到東方毘提訶、西瞿陀尼、北俱盧洲等地,還來到了八熱、八寒地獄、妙高山、圓生樹下、善法堂,本來還想進入帝釋的最勝殿,卻被金剛大神和無數的守門夜叉擋在門外,因此更加的悲痛心切。

 

她再到多聞天見到多聞天王時,再也忍不住的倒地痛哭起來,希望多聞天王幫她。

多聞天王告訴她,想想她家附近有誰經常來回走動?她說是「沙門喬答摩」。

多聞天王要她趕快到那兒去,就可以見到愛兒。

訶利底夜叉聽到這樣的話,宛如死後復生,趕緊又回到王舍城來。

 

一回來,遠遠地就看到世尊的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莊嚴光明的猶如妙寶山一樣。

訶利底夜叉因被世尊的光明攝受,而生起尊仰渴慕的心,也因此,她瀕於崩潰的心情得到了抒解,就好像已經找到兒子了一樣。

她在頂禮世尊後,向世尊稟白,希望世尊慈悲,讓她可以見到愛兒。

 

佛陀問訶利底夜叉:「你有幾個小孩?」

訶利底夜叉說:「五百個。」

佛說:「你有五百個小孩,少了一個,有什麼好苦的呢?」

訶利底夜叉說:「世尊,我今天若沒能見到愛兒,一定會吐血而死。」

 

佛說:「你有五百個小孩,才少一個,就那麼痛苦,而別人只有一個小孩,卻被你偷偷的吃掉,你覺得這樣的苦和你比起來是怎樣?」

訶利底夜叉說:「這樣的苦,比起我的痛苦還要多倍。」

 

佛說:「你既然知道與所愛的人分離是這樣的苦,為什麼要吃人,而讓他們的家人受這種苦呢?」

訶利底夜叉說:「希望世尊給我開示和教誨。」

 

佛說:「你若可以從我受戒,讓王舍城內的人,從今後都不再有隨時會失去親人這樣的恐懼,就能馬上讓你見到你的愛兒。」

訶利底夜叉說:「世尊,從今以後,我遵照佛所說,不再讓王舍城內的人有這種的恐懼。」

 

話一說完,佛陀就讓她看到愛兒。夜叉皈依於世尊,並且從世尊受了五戒。

城內的人,也因此都能安樂無慮而不再憂惱。

但訶利底夜叉問世尊:「那從今以後,我和我的孩子要吃什麼呢?」

世尊告訴她說:「妳不需要煩惱,在贍部洲中,我的所有聲聞弟子,會在吃飯前準備一盤食物,呼喚妳和妳的孩子們食用,這樣,就會讓你們得以飽食,而不會受饑餓之苦。

若還有其他眾生或鬼神,聽到而一起來受食的,我的弟子,也都會以運心觀想,讓大家都能飽食滿足。」

 

世尊又告訴訶利底夜叉說:「此外,我還要交代妳:從今以後,只要我的正法尚在世間,妳和妳的孩子,就要護持所有出家人的住所,讓他們都能得到安樂。」

世尊說完這番話後,訶利底夜叉和她的孩子們,以及在場的夜叉們都很高興的頂禮世尊,並遵照奉行。

 

當時大部分的比丘聽完之後,都產生了一些疑問而問世尊:「是什麼樣的因緣業力,讓訶利底夜叉生了這麼多小孩,而且吃食城內的人民?

 

世尊告訴比丘們:「訶利底夜叉和城內的人,都是因為過去的業而自作自受。

很久以前,在王舍城有一個供養辟支弗的盛會。那時有五百個人,每個都穿戴整齊,端著上好的飲食,要去公園參加盛會。這五百人在路上見到懷孕中的牧羊女,便邀約她一起去公園跳舞歡樂。

牧羊女因為有人邀請,非常高興,便快樂的和他們一起到公園跳舞,由於跳得太過疲累,以致於當場流產。因為城內的人,都到這個公園來了,所以也都知道了這件事。這讓牧羊女非常憂惱,羞愧難當的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辟支弗走向牧羊女這邊來,牧羊女看到辟支弗的身心安詳、威儀有序的走來,心生敬仰。便用她當時以牛奶換得的五百個菴沒羅果,頂禮奉持,供養辟支弗。

辟支弗為了要利益牧羊女,增加她的信心,便展現了神通變化。

牧羊女見後,信心篤定,隨即發願:『希望我來世我投生王舍城時,現在城內這些人所生的小孩,都被我吃掉。』

 

諸位比丘!當時那個牧羊女,就是現在的訶利底夜叉女。

她因為過去生中供養辟支弗時發了惡願,所以這世生在王舍城作夜叉女,並生了五百個小孩,在王舍城裡到處吃食城中的人民。

所以我常說:『黑業會招來黑報,雜業會招來雜報,白業則招來白報。

你們應該精勤努力地修白業,遠離黑業和雜業,因為果報終究還是要自作自受的。』」

時比丘們聽完之後都非常高興,頂禮世尊的雙足後離去。

 

錄自《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

(資料來源:美佛會-美佛慧訊)

 

方老師第二天早上,開始整理鬼子母的資料時,發現在佛經之中的鬼子母傳說:

 

「經常被限制只能依據在這些佛教經典上的文字記述,而不了解真正的鬼子母,其實是泛指懷胎沒有生產之前死亡的婦女,一旦這些母

體遭遇到某一種意外或者對生命有影響的疾病,最後導致一屍兩命胎死腹中者,她們於死亡後的冤魂,經常會演變成非常強有力的厲

鬼,這一種厲鬼就是佛祖遇上,都無法把她們渡化!

她們只會接受非佛法、非宗教的處置方式,以感情意見的直接表達方式,讓她們接受之後才可以改變事實!」

 

322日早上十點多,桂蕾和湘懿兩姐妹來到法輪中心,要練唱歌給大梵天王聽,爭取自己唱歌的權益,桂蕾突然在坐位上,提起了自己的外祖母,當年因為懷孕在身,生活困苦,辛苦飼養的豬隻買了給豬販之後,豬販沒有給錢就落跑,她的外祖母在一氣之下,結果不久之後就病死,胎兒結果是懷孕八個月之後胎死腹中!但是經過兩個月之後,這一位沒有良心的豬販,結果也在花蓮,遇上意外横死當場!

 

方老師就回應桂蕾說:「這一種豬商橫死的情形,就是鬼子母的報仇力量所產生!

有這一種情形出現時,不能直接採用佛法超渡,必須經由引產的過程,把孩子生下來之後,她們才會接受佛法的超渡!

否則非但不能超生,她們想要渡過四大天王的天門,都有很大的困難!」

 

所有的人類變成鬼子母系統的鬼神,都因為懷胎之後,身心有一種特別的保護功能,任何宗教的力量都不能傷害,一旦在懷胎過程中出現意外的死亡,或者某種特殊的疾病過世,都會令她們進入一種尚未完成任務,不能就此進入死亡的掙扎狀態中!

所以會激發出隱藏在身體堛漸天性慈母的本能,發揮出前所沒有的力量,甚至就佛祖也不能對她奈何,最後只有使用迂迴的戰術才能取勝,否則沒有成功的可能!

 

今天如果我們遇上這些鬼怪,都必須預先了解她們的特質,才能夠順利的引渡她們就範,接受我們的幫助,讓她們獲得救贖的機會!桂蕾經由方老師的指導之後,才把這一件古老的案解除,幫助她的外祖母進入正常的管道之中,送出三界進入涅槃之中!完成之後、心情才好比放下一顆大石一樣!

322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