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星宿神變

 

(一)星媽出爐

330日凌晨一點鐘,方老師與佛母躺在床上沒有睡,原因是身心處在興奮狀態中,無法安睡,方老師睡不著翻了一個身,卻到佛母的口氣非常濃烈,所以非常奇怪的詢問?

為什麼佛母在植牙之後,口氣發出來的嗅味一直都很像腐屍一樣的惡臭,已經過了好幾個星期都沒有消失?

 

佛母回應說:她也不知道?原來自從在植牙之後,牙床的腐臭氣味就開始出現,當時只認為碰巧植牙的關係,但是經過那麼長的時間還沒有消失,似乎有點奇怪?

 

後來方老師小心分析這一種臭氣,發現不是人間普通氣味,而是一種特殊的星象氣味,所以從嘴巴透出之後,可以經久不散仍然能夠凝在空間之中?所以開始懷疑佛母在宇宙的身份,才會生出這一種星象的臭氣?也許是吞下一些不應該吞食的星宿引起這一種奇怪的異味?

 

方老師聞到的是五毒的特殊味道,所以先從星座上試探:「天蠍星?摩睺羅伽?天蛛星?天蟾星?蜈蚣星?…..

本來方老師只是隨意亂說一堆,但是卻不幸而言中,佛母的嘴巴中真的吐出了一顆天蝎星出來!而且天蝎星剛好是方老師的十二星座之一,因此很自然的就想到二十八宿中的房日兔,結果唸到那埵禰懂N吐出那一顆星,而且還會讓方老師出現強烈的生理反應,一直咳嗽不停?所以只好請佛母起床練功,採用時輪金剛的修持方法練功,把丹田之內的所有星宿都把它吐出來?

 

吐完之後,佛母口中的氣味開始消散,原來那一種非常難聞的古怪氣味,終於消失了!

所以方老師就跟佛母說,妳現在在宇宙的「真名」,我們是守密不能公開,但是真名之外是否可以另採用一個別名,請妳跟時輪佛母本尊討論一下,她喜歡使用那一個可以給大眾供開的「別名」?

結果經過一番討論的結果,時輪佛母的本尊終於答應,採用可以供開大眾化的別名,那就是「星媽」兩個很普通的名字,而且這樣的稱呼也相當通俗化,不會讓人聽來太過怪異?

 

方老師聽到這樣的一個名字,就馬上反應說:

「妳的藝名如果稱之為星媽;那我豈不是要變成了星爸嗎?

但是星爸、聽起來並不是那麼好聽!不如稱之為星巴克會比較好聽!

最起碼星巴克是一個國際品牌的名字,叫起來全世界的人都會記得我的名字!

只不過這樣的名字,會讓人聯想到方老師原來只是一杯拿在手上的咖啡!

那也真是有一點怪?恐怕我不能跟妳一樣共舞了?」

 

(二)二十八星宿

 

二十八星宿

  亢金龍、女土蝠、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鬥木獬、

    牛金牛、氐土貉、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獝、奎木狼、

    婁金狗、胃土彘、昴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井木犴、

    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

 

    就星宿而言,每個星宿都有自己的屬性和代表物,這也許是中國人對自然萬物的一種信仰,但同時也是對天文觀測的一種手段,偶在此也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在劃分天區的標準上,二十八星宿和三垣(太微垣、紫微垣、天市垣)是這個標準的準繩,這一點和西方的十二星座是向吻合的,西方的十二星座不過多已人文為主而。

 

    四神在古代中國中另一個主要表現就在於軍事上,在戰國時期,行軍佈陣就有“前朱雀後玄武,左青龍右白虎”的說法,簡單的說就是一個佈陣的方點陣圖而已。

 

    二十八星宿最早萌發于夏商時代,後來在春秋、戰國時期中得到進一步發展,在《尚書》、《左氏春秋》中都有記載。早期的二十八星宿主要是用於觀測天文和氣象,這對於當時的農業有很大的幫助,還有就是可以劃分當時的時節,也就是當成現在的日曆使用,西方的曆法最早的記載就是古代巴比倫時期。我們可以從下面的詩歌中來看看古人對一個星期的劃分:

 

    四五六日一二三

    角亢氐房心尾萁

    鬥午女虛危室壁

    奎婁胃昂畢嘴參

    井鬼柳星張翼軫

 

    由此可見,所謂的二十八星宿也就是古代的日曆而已。在嵩山有一座我國最早的天文臺——觀星台,它建于元初時期。郭守敬曾經在這堶奐s觀測了二十八星宿和其他一些甯P的位置,並編制了當時最先進的曆法——授時曆。

 

道教的興起是星宿學的一個轉捩點。道教對二十八星宿有了個新的解釋。

他們認為,二十八星宿是保護四神獸的天神,而四神則是保護天地四方的神靈。

於是就有了所謂的四神。他們認為朱雀代表的是天,所以至高無上;而青龍和白虎則是權力和威望的象徵,玄武最特別,相傳玄武是黃帝的九個兒子中最小的,也是最怪的,因為它既象龜,又象蛇,但是它卻能活上萬年,用現在的觀點去看,就是龜而已,所以玄武就代表長壽。

道教又根據四神二十八星宿的方位編排了許多圖陣,比如“九曲黃河陣”等等。

後來,這些就演變成了風水學。

 

    二十八星宿,是古人推論日時吉凶的一個重要理論依據。

    二十八宿的起源很早,最初它們是古人用作觀測日、月、五星運行座標的二十八組甯P(或稱星座)。古人覺得甯P相互間的位置琱[不變,可以利用它們做標誌來說明日、月、五星運行所到的位置。

經過長期觀測,古人先後選擇了黃道赤道附近的二十八個星宿作為座標。因為它們環列在日、月、五星的四方,很像日、月、五星棲宿的場所,所以稱作二十八宿。古人還把二十八宿分為東、南、西、北四宮,每宮七宿,各宮分別將所屬七宿連綴想像為一種動物的形象,以為是“天之四靈,以正四方”。東宮蒼龍所屬七宿是:角、亢、氐、房、心、尾、箕;南宮朱雀所屬七宿是:井、鬼、柳、星、張、翼、軫;西宮白虎所屬七宿是:奎、婁、胃、昂、畢、觜、參;北宮玄武(龜蛇)所屬七宿是:鬥、牛、女、虛、危、室、壁。

 

    二十八宿不僅是觀察日、月、五星位置的座標,其中有些星宿還是古人測定歲時、季節的觀測物件。如初昏時參宿在正南就是春季正月,心宿在正南就是夏季五月,等等。二十八宿環繞在天體大氣象堶情A周而復始的運行不停,分別主掌東、西、南、北四方天象,以分晝夜、寒暑的交替和陰陽氣數的變化。久而久之,二十八星宿被賦予了不同內容的吉凶寓意,以附會民間大千世界的風起雲湧,於是便成為古人擇日選時又一重要理論依據。

 

    二十八宿的說法不僅在中國,而且在古印度、古羅馬等文化古國都有,只是名稱和意義不盡相同。二十八宿輪流值日以斷吉凶的淵源,現已難詳考,南宋的曆書就已採用這種值日法。後來,民間術士又配以二十八種禽獸,進一步發展了二十八星宿的吉凶內涵。對二十八宿分別與二十八種禽獸相配附會事物之吉凶,民間流行的擇吉通書有很詳細的記載,現將以通俗歌謠形式表述的有關內容附錄於後,以備參考。

 

    一、東方蒼龍七宿

    1、角宿:

    屬木,為蛟。為東方七宿之首,有兩顆星如蒼龍的兩角。龍角,乃鬥殺之首沖,故多凶。    角宿值日不非輕,祭祀婚姻事不成,埋葬若還逢此日,三年之內有災驚。

 

    2、亢宿:

    屬金,為龍。是東方第二宿,為蒼龍的頸。龍頸,有龍角之護衛,變者帶動全身,故多吉。    亢宿之星事可求,婚姻祭祀有來頭,葬埋必出有官貴,開門放水出公侯。

 

    3、氐宿:

    屬土,為貉(即狗獾)。氐,為根為本,如木之有根始能往上支天柱、往下紮深根,但當其根露現時即是冬寒草木枯黃之時。《史記》記載:“氐,東方之宿,氐者言萬物皆至也。”氐宿是東方第三宿,為蒼龍之胸,萬事萬物皆了然於心。龍胸,乃龍之中心要害,重中之重,故多吉。 氐宿之星吉慶多,招得橫財賀有功,葬埋若還逢此日,一年之內進錢財。

 

    4、房宿:

    為日,為兔。為東方第四宿,為蒼龍腹房,古人也稱之為“天駟”,取龍為天馬和房宿有四顆星之意。龍腹,五臟之所在,萬物在這堻Q消化,故多凶。 房宿值日事難成,辦事多半不吉慶,葬埋多有不吉利,起造三年有災殃。

 

    5、心宿:

    為月,為狐。為東方第五宿,為蒼龍腰部。心為火,是夏季第一個月應候的星宿,常和房宿連用,用來論述“中央支配四方”。龍腰,腎臟之所在,新陳代謝的源泉,不可等閒視之,故多凶。 心宿惡星元非橫,起造男女事有傷,墳葬不可用此日,三年之內見瘟亡。

 

    6、尾宿:

    屬火,為虎。為東方第六宿,尾宿九顆星形成蒼龍之尾。龍尾,是鬥殺中最易受到攻擊部位,故多凶。尾宿之日不可求,一切興工有犯仇,若是婚姻用此日,三年之內有悲哀。

 

    7、箕宿:

    屬水,為豹。為東方最後一宿,為龍尾擺動所引發之旋風。故箕宿好風,一旦特別明亮就是起風的預兆,因此又代表好調弄是非的人物、主口舌之象,故多凶。     箕宿值日害男女,官非口舌入門來,一切修造不用利,婚姻孤獨守空房。

 

    二、北方玄武七宿

    8、鬥宿:

    屬水,為獬。為北方之首宿,因其星群組合狀如鬥而得名,古人又稱“天廟”,是屬於天子的星。天子之星常人是不可輕易冒犯的,故多凶。 鬥宿值日不吉良,婚姻祭祀不吉昌,葬埋不可用此日,百般萬事有災殃。

 

    9、牛宿:

    屬金,為牛。為北方第二宿,因其星群組合如牛角而得名,其中最著名的是織女與牽牛星,雖然牛郎與織女的忠貞愛情能讓數代人傾心感動,然最終還是無法逃脫悲劇性的結局,故牛宿多凶。     牛宿值日利不多,一切修造事災多,葬埋修造用此日,賣盡田莊不記丘。

 

    10、女宿:

    屬土,為幅(蝠)。為北方第三宿,其星群組合狀如箕,亦似“女”字,古時婦女常用簸箕顛簸五穀,去棄糟粕留取精華,故女宿多吉。     女宿值日吉慶多,起造興工事事昌,葬埋婚姻用此日,三年之內進田莊。

 

    11、虛宿:

    為日,為鼠。為北方第四宿,古人稱為“天節”。當半夜時虛宿居於南中正是冬至的節令。冬至一陽初生,為新的一年即將開始,如同子時一陽初生意味著新的一天開始一樣,給人以美好的期待和希望,故虛宿多吉。 虛宿值日吉慶多,祭祀婚姻大吉昌,埋葬若還逢此日,一年之內進錢財。

 

    12、危宿:

    為月,為燕。為北方第五宿,居龜蛇尾部之處,故此而得名“危”(戰鬥中,斷後者常常有危險)。危者,高也,高而有險,故危宿多凶。     危宿值日不多吉,災禍必定注瘟亡,一切修營盡不利,災多吉少事成災。

 

    13、室宿:

    屬火,為豬。為北方第六宿,因其星群組合象房屋狀而得名“室”(象一所覆蓋龜蛇之上的房子),房屋乃居住之所,人之所需,故室宿多吉。 室宿值日大吉利,婚姻祭祀主恩榮,葬埋苦還逢此日,三年必定進田莊。

 

    14、壁宿:

    屬水,為犬俞。為北方第七宿,居室宿之外,形如室宿的圍牆,故此而得名“壁”。牆壁,乃家園之屏障,故壁宿多吉。     壁宿之星好利宜,祭祀興工吉慶多,修造安門逢此日,三朝七日進錢財。

 

    三、西方白虎七宿

    15、奎宿:

    屬木,為狼。為西方第一宿,有天之府庫的意思,故奎宿多吉。

    奎宿值日好安營,一切修造大吉昌,葬埋婚姻用此日,朝朝日日進田莊。

 

    16、婁宿:

    屬金,為狗。為西方第二宿,婁,同“屢”,有聚眾的含意,也有牧養眾畜以供祭祀的意思,故婁宿多吉。 婁宿之星吉慶多,婚姻祭祀主榮華,開門放水用此日,三年之內主官班。

 

    17、胃宿:

    屬土,為雉。為西方第三宿,如同人體胃之作用一樣,胃宿就象天的倉庫屯積糧食,故胃宿多吉。 胃宿修造事亨通,祭祀婚姻賀有功,葬埋若還逢此日,田園五穀大登豐。

 

    18、昴宿:

    為日,為雞。為西方第四宿,居白虎七宿的中央,在古文中西從卯,西為秋門,一切已收穫入內,該是關門閉戶的時候了,故昴宿多凶。     昴宿值日有災殃,凶多吉少不尋常,一切興工多不利,朝朝日日有瘟傷。

 

    19、畢宿:

    為月,為鳥。為西方第五宿,又名“罕車”,相當於邊境的軍隊,又“畢”有“完全”之意,故畢宿多吉。畢宿造作主興隆,祭祀開門吉慶多,一切修造主大旺,錢財牛馬滿山川。

 

    20、觜宿:

    屬火,為猴。為西方第六宿,居白虎之口,口福之象徵,故觜宿多吉。

    觜宿值日主吉良,埋葬修造主榮昌,若是婚姻用此日,三年之內降麒麟。

 

    21、參宿:

    屬水,為猿。為西方第七宿,居白虎之前胸,雖居七宿之末但為最要害部位,故參宿多吉。     參宿造作事興隆,富貴榮華勝石崇,葬埋婚姻多吉慶,衣糧牛馬滿家中。

 

    四、南方朱雀七宿

    22、井宿:

    屬水,為犴(即駝鹿)。為南方第一宿,其組合星群狀如網,由此而得名“井”(井字如網狀)。井宿就象一張迎頭之網,又如一片無底汪洋(請參閱神話傳說中的“精衛填海”故事),故井宿多凶。     井宿值日事無通,凶多吉少有瘟災,一切所求皆不利,錢財耗散百災非。

 

    23、鬼宿:

    屬金,為羊。為南方第二宿,猶如一頂戴在朱雀頭上的帽子,鳥類在受到驚嚇時頭頂羽毛成冠狀,人們把最害怕而又並不存在的東西稱作“鬼”,鬼宿因此而得名,主驚嚇,故多凶。 鬼宿值日不非輕,一切所求事有驚,買賣求財都不利,家門災禍散零丁。

 

    24、柳宿:

    屬土,為獐。為南方第三宿,居朱雀之嘴,其狀如柳葉(鳥類嘴之形狀大多如此),嘴為進食之用,故柳宿多吉。     柳宿修造主錢財,富貴雙全入家來,葬埋婚姻用此日,多招福祿主榮昌。

 

    25、星宿:

    為日,為馬。為南方第四宿,居朱雀之目,鳥類的眼睛多如星星般明亮,故由此而得名“星”。俗話說“眼堣ㄣ|沙子”,故星宿多凶。     星宿值日有悲哀,凶多吉少有橫災,一切興工都不利,家門災禍起重重。

    26、張宿:

    為月,為鹿。為南方第五宿,居朱雀身體與翅膀連接處,翅膀張開才意味著飛翔,民間常有“開張大吉”等說法,故張宿多吉。     張宿之星大吉昌,祭祀婚姻日久長,葬埋興工用此日,三年官祿進朝堂。

 

    27、翼宿:

    屬火,為蛇。為南方第六宿,居朱雀之翅膀之位,故而得名“翼”,鳥有了翅膀才能騰飛,翼宿多吉。 翼宿值日主吉祥,年年進祿入門堂,一切興工有利益,子孫富貴置田莊。

 

    28、軫宿:

    屬水,為蚓。為南方第七宿,居朱雀之尾,鳥兒的尾巴是用來掌握方向的。古代稱車箱底部後面的橫木為“軫”,其部位與軫宿居朱雀之位相當,故此而得名。軫宿古稱“天車”,“軫”有悲痛之意,故軫宿多凶。 軫宿凶星不敢當,人離財散有消亡,葬埋婚姻皆不利,朝朝日日有驚慌。

 

    二十八宿所屬吉凶各派說法不一,且世上沒有絕對的吉與凶,故以上所編創內容僅作擇吉時參考之用。以二十八宿輪流值日記日法,是以一宿代表一日,二十八宿代表二十八日,周而復始。二十八日為一個週期,正好四個星期輪流一個週期。故可根據以下歌訣核對曆書上二十八宿印的對不對,只要看那位星宿上是星期幾(其對應關係是永遠不變的),就可以了。

 

    四五六日一二三

    角亢氐房心尾箕(東方七宿)

    鬥牛女虛危室壁(北方七宿)

    奎婁胃昂畢觜參(西方七宿)

    井鬼柳星張翼軫(南方七宿)

    九星飛泊——玄妙的擇吉方陣

    吉神凶煞——神秘的擇吉外衣

    吉時良辰——最後的擇吉定位

    民間黃曆——鍋無法下口的擇吉大雜燴

   

(資料來源:中國起名府http://www.125we.com/qmfyy018.htm

 

(三)十二星宮

 

佛教十二宮星座的秘密

於前一集的禪門法語新知十九集中,有提到近代禪宗(溈仰宗)大德虛雲老和尚,向全中國的佛教徒們提出嚴正的聲明。那就是佛陀(釋迦牟尼佛)是于中國的周朝昭王二十四年農曆四月八日生,且于周穆王五十二年二月十五日入滅。

這樣的佛陀誕生年與月、日,經過多少朝代都是中國佛教徒所深信的日子,而從周昭王至今也有三千多年了,故現今臺灣佛教徒對佛誕日至今年份的計算,有兩種方式,一是以二千五百年,另一則是以三千年來計算,但事實上佛陀的誕生距今應該已有三千多年了才是。佛陀出生的年代是比孔子及老子都還要早近五百年才對,而且佛陀更比基督教的耶穌都更早一千年的。

 

  而在佛教西藏密教,也有這樣的傳說,那就是佛陀住世之時,也曾來到中國傳佛法。佛陀當然也有很多化身的,因為佛陀講經弘法四十九年中,有的是在人間度化世間四眾弟子,有時佛會帶領阿羅漢弟子以神足通,飛往各層天的天宮,以及到龍宮、天界、其他的異次元空間講演佛法。

就好比現今佛教徒流通最廣的「地藏菩薩本願經」(地藏經),就是佛陀為報母親摩耶夫人之恩,而特別帶領許多大阿羅漢弟子,飛升到道教玉皇大帝(佛教稱其為釋提桓因)的忉利天宮(道教稱為淩霄寶殿),為佛母親講演地藏經,故地藏經又有「孝經」之稱。

 

  在前面章節中曾提過,佛在講演「圓覺經」時,也是進入甚深的大光明禪定,而十二位大菩薩也一同入此光明大定,故才有這般的特殊因緣宣說了「圓覺經」。所以,佛的智慧深不可測,佛的大神通力,佛的悲願無法度量啊!據傳說佛到了中國後,觀中國當時(近三千年前)人民百姓的佛法機緣尚未成熟,且佛法實在太深奧了,當時的中國人尚無法明白。所以佛又回到了印度,後來佛陀請文殊菩薩飛到中國的五臺山(佛經中所稱的清涼山)度化中國眾生,而佛經中亦稱呼當時天竺(印度)北方的中國為「震旦」。

 

  文殊菩薩受佛陀的囑附之後,更以各種的化身及神變,遊化中國大陸。文殊菩薩以法眼觀當時中國人的因緣及根機程度,發現中國人特別愛算命,且喜神仙、玄學之術,雖然中國人很聰明,但大多為小聰明,個個刁鑽,腦筋急轉變,同時能言善辯,又特別貪執小恩小惠、求神問卜、地理風水及奇門遁甲等,故文殊菩薩就將五行八卦、星相、神算、醫藥、術數傳入中國。結果啊!大大的受到中國人的歡迎。

 

  這就是菩薩方便度眾生之大慈悲心,所以中國自古以來的山、醫、命、卜、相等五術,大概多傳承自文殊菩薩的方便法門吧!

就這樣又事隔了近九百年後,即中國東漢明帝永平七年(西元六四年),佛法才第一次傳入中國。又有一傳說,那就是基督教耶穌曾經在曠野中斷食靈修了四十一天,而這種靈修法是源自於印度外道瑜珈派的。在此之前,耶穌的一生中,有七年的時間是空白的、失蹤的、消失的,其很可能就是來到印度修法。後來在曠野中聽到了耶和華(上帝)的呼喚,才具備神的大能力的。而耶和華,有一說就是佛教中的梵天中的天王。上述傳說,大家參考參考即可! 

   

 (一)西洋乎?佛法乎?

  近來電視傳播媒體以及報章雜誌堙A占星術大行其道,相信讀者應該很熟悉才是,因為一般社會大眾最愛聽的就是有關自己的婚姻、愛情、子女、事業、財運、官運,反正世人總是離不開升官發財、愛情事業兩得利,這就是世人大多的想法了。而西洋的占星數也特別迎合這世人之所好,故近來年輕的新新人類,以懂得西洋占星術為榮,這才是流行的趨勢。  在歐洲的卡爾力亞人(發源於幼發拉底河)開始了西洋的天文觀測,他們以肉眼觀察太陽、月亮、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等等,而作成了曆書。

 

而到了西元前五三年(距今約二○五○年前),卡爾力亞帝國被波斯人所滅。後來在波斯帝國(即中東阿拉伯一帶)的統治下,就是不知怎麼傳的,忽然傳出了西洋占星術的術數了。隨後波斯帝國的占星數便傳入希臘,後來在羅馬帝國內就流傳著這種有十二宮星座的西洋占星術。

 

  一直到了距今一千年前,歐洲進入了黑暗時期,在這黑暗的日子中(與現今臺灣差不多),人民深感前途暗淡無光,大家想出走移民,民怨四起,國家專制統治,官宦腐敗,黑金特權橫行,所以這時的歐洲人民只好去求神問卜了。當時的英國是盛行白巫術,而希臘等國則流行十二宮位的占星術。

到了西元一二○○年,義大利也傳入了占星術。甚至於,保羅尼亞大學在一一二五年,以及英國的劍橋大學於一二五○年,也設置了占星術講座。

  

而歐洲到了十八世紀,才將自然科學的天文學與占星術分開,所以天文學與星座的占星術從此分家了。就好比中國的易經、五行八卦以及奇門遁甲、紫微鬥數、九星相法等,這些在中國古代都是天文、地理、科學的高尚學問哩!

 

但自從清末鴉片戰爭後,中國人喪失了自尊心,西洋唯物的所謂「科學」風,吹進了中國,大家崇洋、媚洋,記得民國初年至對日抗戰年間,信奉基督教是高級明智的上流社會之信仰風氣,如蔣宋美齡等之權貴都是信基督教的。

 

而那時候,信仰道教、佛教,就會被當作好像是鄉下的販夫走卒、愚婦愚夫的地方信仰一樣。但五十年風水輪流轉,如今學佛參禪打坐,那是上班族、企業老闆、政商名流的一大「海克拉斯」的表徵,且參禪打坐更是與打高爾夫球同樣,是有水準人的休間活動哩!

 

  而西洋占星術是怎麼從佛教的密教法門中傳入西洋的?  

西洋占星術又是如何承襲自佛教大藏經中的星相學的?

中國的農曆、曆法以及許多術法又為什麼源自佛教?

 

  關於上述種種重大的秘密,讀者請泡杯茶、吃個菜包,放鬆一下,聽筆者慢慢道來。

  在佛教大正新修大藏經第二十一卷(密教部四)之中,有一部經典,經名叫做「文殊師利菩薩及諸仙所說吉凶時日善惡宿曜經」,此部經典就是專門介紹西洋占相術中的十二宮星座神只,以及道教現今所使用的農民曆之天文星球運行之法則以及曆法等;同時也教導佛教中修持密宗的弟子,要如何的以天相與曆法來瞭解人的吉凶禍福,以及天地萬物的變化氣數、節氣、供養十二宮星座諸神的供法等。

 

此文殊菩薩所說的經典,根據徐老師的考證,可以稱之為西洋占相術的鼻祖,甚至於西洋的星相學大多是源自于佛教密宗的。

 

  此部文殊菩薩所說的佛經,是由唐朝開元年間的三位密教大成就者之一的∼不空法師,奉皇上之命而翻譯的,經文一開始是這樣寫的

  「天地初建,寒暑之精化為日月,烏兔抗衡生成萬物,分宿設宮管標群品。

日理陽位,從星宿順行,取張冀軫角亢氐房心尾箕斗牛女等一十三宿,迄至於虛宿之

半,恰當子地之中,分為六宮也。

但日月天子,俱以五星為臣佐,而日光炎猛,物類相感,以陽獸師子為宮神也;

月光清涼,物類相感,以陰蟲巨蟹為宮神也。

  又日性剛義,月性柔惠,義以濟下,惠以及臣,而日月亦各以神宮均賜,

五星以速至遲,即辰星太白熒惑歲鎮,排為次第,行度緩急於斯彰焉。

凡十二宮即七曜之躔次,每曆示禍福經緯災祥。又諸宮各有神形,以彰宮之象也。

又一宮配管列宿九足,而一切庶類相感。月廣五十由旬,得系命以京吉凶。」

 

  「...第一星四足,張四足,翼一足,大陽位焉。其神如獅子,故名獅子宮:

主加官得財事,若人生屬此宮者,法合足精神富貴孝順,合掌握軍旅之任也。...

第七虛二足,危四足,室三足,鎮星位焉。其神如瓶,故名瓶宮:

主勝強之事,若人生屬此宮者,法合好行忠信足學問富饒,合掌學館之任。

第八室一足,壁四足,奎四足,歲星位焉。其神如魚,故名魚宮:

主加官受職之事,若人生屬此宮者,法合作將相無失脫,有學問富貴忠直,合掌吏相

之任。

第九婁四足,胃四足,昴一足,熒惑位焉。其神如羊,故名羊宮:

主有景行之事,若人生屬此宮者,法合多福德長壽,又能忍辱,合掌廚膳之任...。」

  

以上只是「文殊師利菩薩及諸仙所說吉凶時日善惡宿曜經」的一小段經文,實在因本書之篇輻有限,無法刊登全文。而佛經是遠早於西洋占星術之發明的,且於此部經典中,文殊菩薩所講的天上星辰分為十二宮神,即是西洋占星術的十二星序了,如下例

  文殊菩薩于此經中所說的「羊宮、牛宮、婬宮、蟹宮、獅子宮、女宮、秤宮、蝎宮、弓宮、摩竭宮、瓶宮、魚宮」等十二宮神,即是相對於西洋星相中的「牡羊座、牡牛座、雙子座、巨蟹座、獅子座、少女座、天秤座、天蠍座、射手座、山羊座、水瓶座、雙魚座」等等星座的。

 

  文殊菩薩所說的這部經典,告訴了我們,我們出生的年、月、日、時辰以及天象的星辰變化、黃道曆法、節氣的變化,包含日宮及月宮(即太陽、月亮)之運行變化,都與人的氣勢、命運以及一切吉凶禍福、災劫、榮祿、財運、健康、感情、子女、子孫、事業等等都息息相關的。

 

  其中更有講到依農曆中的月、日、時辰來斷禍福,以及論大吉、小吉、什麼不宜等等。而且根據星座的變化及時辰的變化,天上在某日某時是何星宮神值日,而此時人間會發生何事等,都有介紹。更重要的是,此部經中,有教導我們如何供養禮拜諸天星君(宮神),以及家中的灶神、門神、土地神、護法神等等,其所用的供食要怎麼製造...。介紹到這堙A相信我們都會得到一個共同結論,那就是,除了西洋的占星術之外,連我們中國的農曆,都很有可能是源自於佛教的。

 

  所以佛法之浩瀚偉大,真是包含了我們這宇宙的一切真理,並不是我們凡夫所能想像的。佛法於三千年前就已普度天下蒼生了,而佛法中的五鬥二十八星宿的星相法傳到了中國卻變成了紫微斗數,至於佛法中的十二宮神,往西洋流傳,最後卻讓洋人(外國人)去發揚光大,所以我們佛教徒也應該反省了。而且這兩大系統在東、西方流傳開來,卻由不是佛教徒的人去推廣,這就很容易造成眾生的執著與迷信,這「迷信」是違背佛陀的基本精神的。

 

  於禪門家庭系列四冊叢書中,也都有介紹許多實用的法門,讀者可自行參閱,筆者就不多談了。而家庭系列第四集,則有介紹諸星神的修法(消災吉祥咒),讀者亦可參考之...。

  

(二)道教乎?佛教乎? 

  在臺灣生長的人,小時候大多有去廟堙u收驚」的經驗,例如臺北的行天宮(供奉關聖帝君)就有免費為十方善信收驚。而這「收驚」在一般人的觀念中,似乎是道教最根本的法門了,是自古傳下來,代代相傳的道法。

但您錯啦!根據徐老師的考證,這道教的「收驚」也是抄襲自佛教之唐密的,很驚訝吧!但請別驚嚇過度,不然筆者就要費神為您收驚了。您且再沏杯茶,定下心來,慢慢聽筆者道來。

  

于中國的唐朝玄宗開元年間,除了開元三大士∼不空、金剛智、善無畏等三位大師,將印度佛教密宗及密法傳入中國的偉大貢獻之外,另一位高僧,則是一行法師了。一行法師可謂唐朝的國師,于唐玄宗開元初年,當時玄宗還帶兵御駕親征哩!而在軍陣中,一行法師亦隨侍在玄宗身旁。

有一次,一行法師忽然結壇作法,一時之間召請了二十八星宿所管轄的三十個大力鬼王,通通來到一行法師的面前。這時唐玄宗看了之後,臉都綠了,差一點沒昏倒,因為這三十鬼王,簡直就是妖怪,好恐怖哦!

  

此時一行法師以這佛教密法召請了這些鬼王,且詢問這些鬼王,敵方的軍營、兵力、糧草、馬匹以及軍隊布屬的情形。哇!這招比美國中央情報局的軍用衛星還厲害。而唐玄宗得知一些軍事情報後,當然是用兵如神,每戰必勝羅!

 

  當時,唐玄宗很好奇的在想,這些法門之法力可真厲害啊!

後來,一行法師才說這三十種鬼是二十八星宿,以及七大星(太陽、月亮以及金、木、水、火、土等五星)所管的,平時有數以千萬萬計的鬼眷屬們游走人間,有的散佈疾病,有的使人運差倒楣,有的使人惡夢連連,有的使小孩哭鬧不停、腸胃不適、嘔吐等。這三十種鬼的作祟,導致人間產生了種種的疾病與凶衰災難。

 

  而西域及印度一帶,有佛教密宗的法門,可以制伏這三十種鬼,只要將這三十種鬼的「鬼相」,即鬼的形貌畫好,用釘子釘於門板上,並修些特殊的簡單密法,以及供上酒...等密供,就可以將這三十種鬼驅離了(制伏這三十種鬼的修法各個不同)。而有的是要將受法者姓名、八字或身上物品、衣物,用淨水灑淨,且要用紙錢、清酒、白脯來供養,然後誦咒,即可使這些病鬼遠離。

 

後來唐玄宗下令,請人專門去印度將佛教中的「七曜星辰別行法」傳入中國,並且廣令中國民間使用此一密法,經過這一千多年來,不知道怎麼傳的,卻變成了現今道教與民間信仰的「收驚」法門了。

 

  說到了關聖帝君(關公),很多人都知道他是正信佛教的大護法,於禪門的正覺系列叢書中也提過,關公被斬首身亡之後,變成了無頭鬼,他的鬼魂在樹林中漂泊遊蕩了三、四百年。最後這無頭的冤魂(關公)遇上了佛教天臺宗大成就者│智者大師,而智者大師以佛法超度了關公,才使關公脫離鬼道的。

關公得正信佛法之超度後,當下發了大弘願,願生生世世護持正法,降魔伏妖,並保護伽藍聖眾(即出家眾)不受邪靈之擾。所以道教的關聖帝君,就是佛教中的伽藍護法菩薩,且與韋馱尊天菩薩並列為佛教兩大護法神,在西藏還有關公的密法流傳哩!

  

而中國民間信仰中的媽祖,也是修佛教密法才證大神通力,且救苦救難、廣大靈感的。再來如中國八仙之首的呂洞賓(即呂純陽),也就是民間信仰中所供奉的呂祖(孚佑帝君),有一天,呂祖與一位禪宗的大成就者比神通,比不過人家,反而受禪師的感化而深得悟解。當然,呂祖在甘拜下風後,心服口服,同時發願護持禪宗,並且往後就不再賣弄神通了。

  

還有道教的太上老君、文昌帝君、北斗七星君、二十八星宿、七十二地煞、十殿閰羅、各大力鬼王、龍天護法等,都是護持正信佛教的。其實,在三界二十八層天之中,各天天主上帝,護持佛教最力、最誠、最用心的,就是道教的大統領│玉皇大帝(佛教的釋提桓因)了。所以佛教徒不應一提到道教的正神,就有些看不起人家,這是不好的,因為道教的諸位正神也都是佛教徒哩!

  (三)佛乎?神乎?護法乎?

  於前面章節中,提到了上乘的佛教秘密法門傳到了西洋卻變成了西洋的占星術,嚴格來說,西洋的占星術是不夠完整的。而于佛教大藏經中的密教部,除了前面介紹過的之外,還有「宿曜儀軌」、「北斗七星念誦儀軌」、「北斗七星護摩秘要儀軌」、「佛說北斗七星延命經」、「七曜攘災決」、「七曜星辰別行法」、「北斗七星護摩法」、「梵天火羅九曜」以及「消災吉祥咒」等等,都是與星相、星座、星辰以及太陽系的九大行星有關的佛法 。

  

佛教天文地理的密法傳入中國,漸漸在中國生根,而于戰國時代,中國最早的鬼穀子九星術數法,便是源自於佛教密法的,後來的紫微斗數等星相學,其源頭亦是來自佛教密法。當今臺灣的道教廟堙A每年所舉辦的消災、祭太歲、解厄、防煞等,也就是民間所謂的「拜斗」,更是源自於佛教的北斗七星系列法藏。

  

其實諸佛菩薩慈悲,常常會化現護法金剛正神,來度化該地區或該國度的眾生。

例如,本師 釋迦牟尼佛有一次帶領諸大阿羅漢弟子,飛往中國道教玉皇大帝的天宮受供,正巧此時玉皇大帝的宮殿城池,遭受五百億的阿修羅軍隊之攻擊。眼看玉帝的城池就快被攻陷了,這時玉帝請佛陀幫忙,於是佛陀展現十八神變,從胸輪化現出一位威猛慓悍的大護法,而以大神通力擊退四大阿修羅所帶兵來犯的軍隊,此一戰成名的,就是大白傘蓋佛母了,故現今的密教弟子才有大白傘蓋咒的密法可修。

  

而大白傘蓋佛母即是佛陀化現的,且大白傘蓋咒也與楞嚴心咒非常相似,畢竟都是源自於偉大的佛陀世尊啊!同樣的,東方藥師七佛也是以大神變,化成了道教之護法星君如下

(1)東方最勝世界運意通證佛化作道教的「貪狼星君」  

(2)東方妙寶世界光音自在佛化作道教的「巨門星君」  

(3)東方圓滿世界金色成就佛化作道教的「祿存星君」  

(4)東方無憂世界最勝吉祥佛化作道教的「文曲星君」  

(5)東方淨住世界廣達智辨佛化作道教的「廉貞星君」  

(6)東方法意世界法海遊戲佛化作道教的「武曲星君」  

(7)東方淨琉璃世界藥師琉璃光佛化作道教的「破軍星君」

 

  由上我們可以知道,佛教徒常供奉的藥師琉璃光佛(藥師佛)化現成道教的破軍星。上述由東方藥師七佛所化現的道教七大護法星君,在道法中其重要性更勝於其他星君,而道教的徒子徒孫們,這二千多年來也是使用我佛教密法,用到「嚇嚇叫」的境界了。

  除了北斗七星外,還有南斗的天府、天梁、天相、天同、天樞、天機等星,這些都是紫微鬥數所使用的星辰,而文昌帝君那更是在中國各道觀顯化,至今也有許多民間信仰之人供奉。

最後筆者還是要重提說明一次

北斗七星法壇的修持,是佛陀所鼓勵的,就如同「消災吉祥咒」一樣,於末法惡世中,眾生多災多劫,因人心向惡,造諸多惡業,怨氣沖上天空,龍天護法力量減弱,而邪魔妖道橫行,故大氣不調,到處都有天災人禍及刀兵災劫(如台海兩岸之戰爭)等。

希望大家多多修持消災解怨之法,而佛教徒也可自己在家中的佛堂或壇城供小型的北斗七星法壇,以消災劫。

實因篇輻有限,讀者可來信索取禪門法語新知十八「請神容易送神難」以及十九「財運國運與納福」,或參閱禪門出版社各系列叢書,或者您如有來妙吉祥或東區道場供佛、禮佛,也可索取這兩本結緣的善書。

 

  (四)功德、莊嚴及供養

  於前面章節中,有提到佛陀講演「圓覺經」時候的盛況,而於「圓覺經」中亦有提到如何的佈置及莊嚴自己密行禪修的道場及壇城,這在修習佛法上可以稱之為「壇法」。也就是說,佛陀教我們在誦經、念佛、禪定、精進的過程中,可以結壇或搭建道場、佛堂等...。

  

佛說「善男子!一切眾生,若佛住世,若佛滅後,若法末時,有諸眾生,具大乘性,信佛秘密大圓覺心,欲修行者。若在伽藍,安處徒眾,有緣事故,隨分思察,如我已說。若複無有他事因緣,即建道場,當立期限。若立長期,百二十日,中期百日,下期八十日,安置淨居。若佛現在,當正思惟。若佛滅後,施設形像,心存目想,生正憶念,還同如來常住之日。懸諸幡華,經三七日,稽首十方諸佛名字,求哀懺悔,遇善境界,得心輕安。過三七日,一向攝念。」

  

上述簡短的「圓覺經」之經文中,佛陀親自介紹我佛弟子,在修持上乘秘密法門時,或您想消災、密行、懺悔、禪修時,都可以嚴淨道場,安置佛像,如法的佈置搭建佛菩薩的壇城。而且於自己的佛堂或小壇城中,您只要隨力供養與佈置即可,也就是隨您自己的能力來安置佛堂,如佛幡、寶幔、三供、八供、香爐、寶幢、寶蓋、蓮花燈、油燈以及與您相應或有緣的佛菩薩聖像、塑像、七寶、佛經等等都可以供養及佈置。

  

只要隨力供養,莊嚴就好了,且在許多上乘的殊勝佛法中,大多會用到「壇法」,而「壇法」即是如法的結壇安置您修佛密行、拜佛、禪修的場所。筆者目前是在「妙吉祥」工作,還有「東區道場」的王俊文、程鐘文忠、廖啟超等師兄都可以為讀者們設計、丈量、安置搭建佛堂的。而且依文殊菩薩所說的經文中,亦可找個吉祥日、吉時、吉辰來結壇、灑淨、佛像開光以及修消災吉祥咒的。

  

家中如法的供佛,不論您的佛堂是簡單或豪華,只要莊嚴清淨,能攝受雜念,精進佛法功課就好了。于佛說阿彌陀經中,佛陀也提過,佛弟子如果能一日、二日、至七日精進念佛,一心不亂,則將來必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且如您有誦「地藏經」或灑淨、施食、利益祖先、諸無形眾生者,亦可在正派道場、佛寺或自家的佛堂中用功。

  

而且您家中如果本來是道教式的佛堂,但現今已信奉正信佛教,您都可以重新整理,以較如法莊嚴的佛教式壇城來修法。而禪門出版社所編著的「密行法藏集」共三冊之中,也有佛堂佈置之介紹,讀者可自行參閱。還有像數珠開光法、施食、灑淨、供祖先、大供養法,准提懺、三十五佛各禮懺、法華三昧懺、占察經懺法等等許多上乘殊勝佛法,都可以在壇城前修持的。尤其是准提法、准提寶鏡、地藏經、占察經及地藏木輪相法,都是特別適合身處末法五濁惡世之我們修持的。

  

上述之種種不為人知的秘密,所以西藏密宗紅教的開山祖師蓮花生大士,更以漢藏,以及印度的密法創造出了佛教九宮八卦鏡,這就是為什麼密教的鎮宅防煞之法寶有中國的八卦圖了,因為都是文殊菩薩所傳的。

  

所以佛弟子不要再畫地自限了,佛法是偉大又殊勝的,如今許多外道徒或一般人都不知不覺的在使用佛教法寶,且用我佛法而去宣說道教、耶教,這實在令我佛弟子十分慚愧。所以我們應該好好發揚佛教,請大家告訴大家。願正法永住,佛法光大復興。

(資料來源:新浪網http://blog.sina.com.cn/u/4711a631010006fp

 

(四)一行法師

 

唐代中原著名高僧一行和尚   (李豫川)

 

一千二百六十年多前的唐開元年間,一位身披袈裟的和尚,率領一支經過訓練的測量隊,不畏嚴寒,不避酷暑,風餐露宿,跋涉萬里,對祖國疆域進行了一次空前的天文大地測量。

這次測量,北起北緯五十一度的鐵勒回紇部(當時唐朝設置的瀚海都督府,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國烏蘭巴托西南的喀拉和林附近),南達北緯十七度的多邑。以黃河為中心,遍及朗州武陵(今湖南常德)、襄州(今湖北襄樊)、太原府(今山西太原)和蔚州橫野軍(今河北蔚縣東北部)等十三處。重點是中原大地北起衛河東岸的白馬(今河南滑縣),南至汝河之濱的上蔡,中經浚儀(今開封西北)、扶溝這一橫跨黃河南北的漫長地帶。

 

這次劃世紀的測量,不僅正確計算出了中國各地晝夜不同的準確時間,而且測出從滑縣到上蔡的北極高度相差一度半,兩地實際距離為五百二十七堣G百七十步(唐代長度,一尺等於現在的二十四點五六釐米,五尺為一步,三百步為一堙^。從而得出每三百五十一堣K十步(折合現代一百二十九點二二公里),北極高差一度的結論。

 

相當準確地提供了地球子午線一度弧的長度,糾正了我國最古的天文算學著作——《周髀算經》關於子午線“王畿千里,影差一寸”的錯誤計算公式,對人們正確認識地球作出了重大貢獻。主持這次天文大地測量的和尚,就是唐代傑出的天文學家一行。

 

據《舊唐書·一行傳》記載,一行原籍魏州昌樂縣(今河南南樂縣境),生於唐高宗李治弘道元年(683),本姓張,名遂,是唐初功臣張公謹的後裔。

少年時代家境貧寒,常依賴他人接濟度日。但他天資聰慧,刻苦好學,記性過人。一篇數千字的文章,他看後可以一字不漏地背誦出來。二十歲左右到長安(今陝西西安)拜師求學。當時京都有位學識淵博的道士,送給他一本西漢揚雄(前56-11年)所著的《太玄經》。他經過幾天幾夜的潛心研讀,居然很快弄懂了書中的道理,寫出了具有自己獨特見解的論文——《大衍玄圖》和《義訣》各一卷,闡釋晦澀難懂的《太玄經》。

得到著名的藏書家尹崇的獎譽,名聲大振,成為京城有名的學者之一。

 

武則天(624——705)登基後,她的侄子武三思(?——707)官居尚書,封梁王,專擅威福。他為了沽名釣譽,到處拉攏文人名士為其效勞,指名要與張遂結交。張遂秉性正直,平時十分憎惡這些倚仗權勢、不學無術的皇親國戚,遂隱而不見。適值此時,普寂禪師到中嶽嵩山弘揚禪法,張遂參聽之後,有所覺悟,乃于嵩陽寺禮普寂為師,落髮為僧,得法名一行,時年約二十五歲(708年)。

 

出家之後,他得到普寂的許可,四處游方參學。北宋釋贊寧(919——1001年)所撰《宋高僧傳·卷五》說他隻身三千里,到浙江天臺山國清寺從一位隱名的大德研習數學,工巧明的造詣因而更深,名聲也就更響亮了。唐睿宗李旦於是710年即位後,曾遣東都留守韋安石以禮徵聘二十八歲的一行和尚;但他稱疾堅辭,卻徒步到湖北當陽玉泉山,拜悟真律師學習毗尼,並探討天文。

 

開元五年(717),唐玄宗李隆基命一行的族叔、禮部郎中張洽親自去武當山請一行入朝,協助善無畏(637——735)在洛陽大福先寺翻譯《大毗盧遮那成佛神變加持經》(即《大日經》)。

 

但李隆基請一行進京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整理曆法。

當時觀察、計算天文與使用曆法都是沿襲古代的舊方法,謬誤百出。

如測定夏至這一天的日影長度,就是按照古代典籍——《尚書·考靈曜》和《周髀算經》中所載,于夏至日正午時刻,在南北相距一千里的兩個地點,用八尺高的標杆(古代稱之為表),測量出太陽陰影長度相差一寸。這種沒有科學根據的方法,在唐以前觀察宇宙天文中一直佔據著統治地位,成為“蓋天說”等錯誤宇宙學說的重要組成部分。儘管從南朝到唐初的傑出學者何承天(370——447)、劉焯(544——610)、李淳風(602——670)等人都根據各自的觀察,對這種計算方法提出了異議,但由於沒有大規模地系統測量驗證,致使這一錯誤的觀點一直阻礙著人們正確地解釋地球、宇宙和認識日月五星運動的週期。

 

也由於這個原因,致使沿用的曆法誤差越來越大。再加上當時計算時間統一以京都的漏刻(計時器)為准,沒有考慮各地的時間差,因此經常出現計時不確以至日月蝕計算不准的現象。

《舊唐書·天文志》雲:“開元九年(721),太史頻奏日蝕不效,詔沙門一行改造新曆。一行奏雲:‘今欲創曆立元,須知黃道進退,請太史令測候星度。’”這就要求修改曆法,規定各地不同的漏刻制度,確定各地日影長與漏刻日夜分差;以精確計算出日月星辰的運行情況和發生日蝕時各地能看到的不同蝕相及時刻。

這些,都迫切需要在全國範圍內進行一次大規模的天文大地測量。

 

開元九年,一行開始草擬《大衍曆》,至開元十五年(727)完成,首尾達六年之久。這段時期,他的工作非常緊張。在曆法方面,他要做許多準備工作,如《新唐書·藝文志》所記載的《曆議》十卷,《曆立成》十二卷,《曆草》二十四卷,《七政長曆》三卷等書,都是為草擬《大衍曆》所作的重要文獻。此外,他還要收集實測的資料,製造天文儀器以供測候之用。

 

據《新唐書·天文志》記載:開元十一年(723),一行和率府兵曹參軍梁令瓚(機械製造家)合作,用銅、鐵製成測定日月星辰位置和運行規律的“黃道遊儀”。測候結果,證實了甯P的位置較上古有移動。他畫成三十六張圖,深得李隆基的贊許,親為“黃道遊儀”制銘。接著,一行又受詔和梁令瓚等人製造“渾天銅儀”。

 

渾天儀是我國古代天文的重要儀器,創始于西漢武帝時的落下閎。東漢安帝劉祜元初四年(117),張衡(78——139年)將渾天儀改用漏水來轉動。漢以後,又屢有改進;尤其是經過一行和梁令瓚的努力,才比較完備。

《舊唐書·天文志》雲:“鑄銅為圓天之象,上具列宿赤道及周天度數。注水激輪,令其自轉,一日一夜,天轉一周。又別置二輪絡在天外,綴以日月,令得運行。每天西轉一匝,日東行一度,月行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凡二十九轉有餘而日月會,三百六十五轉而日行匝。仍置木櫃以為地平,令儀半在地下,晦明朔望,遲速有准。又立二木人于地平之上,前置鐘鼓以候辰刻,每一刻自動擊鼓,每辰則自動撞鐘。皆于櫃中各施輪軸,鉤鍵交錯,關鎖相持。既與天道合同,當時共稱其妙。

鑄成,命之曰‘水運渾天俯視圖’,置於武成殿前以示百僚。”

 

      《新唐書·天文志》雲:“中晷之法:初(李)淳風造曆,定二十四氣中晷,與祖沖之(429——500年)短長頗異,然未知其孰是?及一行作《大衍曆》,詔太史(指太史監南宮說,太史官大相元太等人)測天下之晷,求其土中,以為定數。”這就是用圭表測量日影於同一時刻在各地投影的差數——“影差”,以計算太陽距離赤道南北遠近的方法。如太陽走到最北而位置最高的時候,圭影最短,就是夏至節;太陽走到最南而位置最低的時候,圭影最長,就是冬至節。依此可以區分二十四節氣和測定時刻。

 

一行根據當時實地測量的結果,得出“大率三百五十一堣K十步而差一度”的結論,比西元814年回教王阿爾馬蒙的實測子午線要早九十年。

 

為了使各個測量點能準確測出冬至、夏至、春分、秋分四天正午時刻的日影長度和漏刻晝夜分差,一行發明了一種新的測量儀——“複矩”。

測量時,只需將“複矩”直角尺的一邊指向北極,另一邊與懸拉直角頂點的重錘懸線間的夾角就成為北極地平的高度。“複矩”成為各測量點重要而簡便的儀器。

據《新唐書·天文志》記載,一行還作有《複矩圖》,南自丹穴,北至幽都,極高每移動一度,就注明它的差數。可用以確定日蝕的偏全和晝夜的長短。

後來昭宗李曄時代(889——903年)的邊岡重訂曆法,認為《複矩圖》非常精粹,是不可磨滅的作品。

 

一行還建造天文臺,徹夜觀察星宿的變化,測出一百五十多顆甯P的準確位置。發現甯P的黃道座標與古代曆法記載有出入,於是提出甯P位置在天體中不斷移動的學說,修正了自漢以來沿襲了八百多年的有關二十八星宿位置的論點,從而引起了人們對甯P變動的觀察注意。

 

在這次天文測量中,最有特殊意義的,還是從白馬到上蔡一線的四點大地實測,得出北極高差一度,相應南北地面距離即子午(經)線一度弧長三百五十一堣K十步這一重要結論。除了當時在測量中天文與氣象物理因素(諸如太陽視半徑、蒙氣差和視差等)的條件限制外,能在一千二百六十多年前測出這樣高的精度,是十分難得的。

 

在駁斥世代沿襲的“王畿千里,影差一寸”的錯誤說法時,

一行指出:“凡日晷之差,冬夏至不同,南北亦異;而先儒一以媦し穭均A喪其事實。”

 

他不僅糾正了前人在數值上的謬誤,更重要的是從宇宙結構的高度,指出這種論點本身就不能成立。因為冬至日影和夏至日影差本來就不該相同;距離相等的高緯度地區和低緯度地區,日影也不會完全一樣。這就從根本上否定了古人的“蓋天說”。

 

通過此次實地測量,為計算地球大小提供了實測資料,為後起的天文大地測量學奠定了基礎。當時所用的觀測天文來校正漏刻計時,以北極高差來驗證地面堮t的方法,堪稱現代測時工作和大地測量工作的先驅。

 

由於大規模地進行實地測算,驗證了南北各地晝夜長短不同的情況;推行各地不同的漏刻制度,從而為改進曆法提供了科學依據。

 

在此基礎上,一行編成《大衍曆》。

這部新曆較為準確地闡明了地球圍繞太陽運行速度的規律,提出了正確劃分二十四節氣的方法,對科學解釋天文現象,促進農業生產的發展,都起了重大作用。

後來,太史令用靈台候簿核對,證明與《大衍曆》相合的達十分之七、八。

所以,《新唐書·曆志》雲:“自太初(漢武帝劉徹年號,相當於西元前104——101年)至麟德(唐高宗李治年號)曆有二十三家,與天雖近而未密也。

至一行,密矣。其倚數立法,固無以易也;後世雖有改作者,皆依仿而已。”

北宋著名科學家沈括(1030——1049)也說:

“開元《大衍曆》最為精密,歷代用其朔法。”

 

一行關於《大衍曆》的著作,流傳至今的已經很少了。

唐宋時人,對一行技藝之巧,曆算之精,十分敬佩,以致別人的許多有關著作,也用一行的名字刊佈。筆者檢索史籍,發現用一行名字刊佈的著作,竟達三十二種七十五卷之多。其中大部分可斷為偽託,但由於多已佚失,目前無法一一詳細考定。至於《後魏書》所載《天文志》,則可能是一行的作品,然也散失,無從稽考。

 

一行主持的世界上首次子午線測量工作,是一次以科學戰勝迷信,重視實踐,勇於創新的偉大創舉。他對天文學的巨大貢獻,將永垂史冊。

一行還是我國密宗教理的組織者,是傳承胎藏、金剛兩部密法的大阿奢黎,其代表作《大毗盧遮那成佛經疏》(即《大日經疏》),據說是一行筆記善無畏口授的秘義而成。

 

該書對於中國密宗的貢獻,除了把《大日經》中“文有隱伏,前後相明,事理互陳”(見一行弟子溫古所撰《大日經義釋序》)的地方解釋明白,保存了善無畏所傳的圖位,注明了許多事相的作法與意義之外,更重要的是弘揚大乘佛教世出世間不二的積極精神,使密宗教理合理化。而一行,正是這種精神的實踐者。因此,他在我國佛教史上的地位十分重要。

 

可惜,《大衍曆》剛完成不久,一行因勞累過度,身染沉屙(李隆基所撰《碑銘》有“吐血忘倦”之語),不幸於開元十五年(727)十月英年早逝,時僅四十五歲。噩耗傳來,玄宗皇帝黯然神傷。《舊唐書·一行傳》記載:李隆基賜謐曰“大慧禪師”,並“為一行制碑文,親書于石,出內庫錢五十萬為起塔於銅人之原。

明年(728),幸溫湯,過其塔前,又駐騎徘徊,令品官就塔以告其出豫之意,更賜絹五十匹以蒔(音“世”,移植的意思)塔前松柏焉。”于此可以想見玄宗皇帝對一行和尚的思慕和懷念。

(資料來源:http://www.buddhism.com.cn/dzqk/chan/gchan/9901/%E5%94%90%E4%BB%A3%E4%B8%AD%E5%8E%9F%E8%91%97%E5%90%8D%E7%A6%85%E5%B8%88%E4%B8%80%E8%A1%8C%E5%92%8C%E5%B0%9A.htm

 

(五)最後結論

330日星期五,方老師把星宿神變一篇文章,繞到這一站就停下來,告訴大家一個秘密,當年的一行大師今天就是法輪中心的慧淨上師!

 

當年只因為一行大師在天文學上的成就,結果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會演變成外道總監?統率所有的外道,可以把所有的外道法界眾生引進法輪中心,接受宗教化的洗禮!

如果從文章之中往上一推,就可以看到一行大師的啟蒙老師,原來是當年的普寂大師,看到這樣的一段文章才讓方老師知道答案?

 

原因是後來發生在禪宗之內鬥,普寂公開對外宣稱神秀為禪宗第六祖,所以神會就北上居住在荷澤寺對外發表批評北宗普寂的言論:

 

荷澤宗人物介紹 -神會(公元668760年)

 

神會是禪宗六祖惠能的晚年關門弟子,也是荷澤宗的創始宗師,他也是唯一能夠精通禪學南北兩宗學說的唯一傳人。蓮花戒的事件是發生在神會逝世之後的事,原本來說應該沒有關係;但是從歷史的淵源來說卻是必須從他開始,因此神會就被本人選為第一個要介紹的重要歷史人物。

 

神會是湖北襄陽人士俗姓高童年從師學習五經繼而研究老莊之學都有相當的造詣後來讀漢書之後才知道有佛教的存在。由此而開始傾心於佛法遂至本府國昌寺從顥元大師出家。他理解儒家經論卻不喜歡講說。30歲至34歲間他在荊州玉泉寺從神秀學習禪法。公元700年神秀因為則天武后召見要入宮說法因此勸他到廣州跟慧能學習。

 

神會到了曹溪之後見到了惠能,在講堂中差一點被誤會來盜法,所以嚇得神會馬上跪在地板上走出去,拿出神秀的推廌信涵,跟惠能說明是神秀師父推廌他來南方來跟惠能學習。惠能閱信後,收神會為徒之後,並以他為關門弟子因此很受惠能器重,但是為了增廣見聞,他又北上遊歷參學,先到江西青原山參行思,繼而到西京受俱足戒。到了景龍年中(公元707709年),他又再回到曹溪見慧能,慧能這個時候亦知道神會的禪學已經成熟,所以在示寂前即跟他受記。

 

開元八年(公元720年)敕配住南陽龍興寺,這個時期神會的聲望已經很卓著,連南陽太守王弼與詩人王維等,都曾經到來向他問法。

 

神會北歸之後,見到北宗禪的發展已經在北方盛行,因此出來糾正大家的想法提出南宗才是真正達摩祖師禪,北宗的漸門是屬於旁門,並沒有拿到達摩禪的精髓,南宗禪的惠能他所採用的頓門,才是真正達摩祖師的正宗禪法。

開元十二年正月十五日神會在滑臺(今河南省)大雲寺設無遮大會和當時的學者崇遠大開辯論。一方面建立南宗的宗旨另一方面也公開地批評了當日最負盛名的神秀門下-普寂法師。

 

原因是普寂曾經公開誨示門人,自認為是達摩禪的真正傳人,自稱為第七代祖師。

而神會因為在神秀門下修禪的時候就已經知道神秀在生之前曾經訓示門人指第六代的袈裟在韶州惠能身上從來不敢自稱為第六代。今天普寂自稱第七代而妄稱神秀為第六代須知自達摩祖師傳到惠能之間代代都有法衣袈娑為證今法衣在南宗。而北宗的普寂卻自稱為第七代祖師這種歪曲之事實竟然出於普寂之口當然神會要替南宗慧能爭六祖之名而抗爭到底。

當時大雲寺的崇遠,就曾經質問神會說:普寂禪師是全國知名的人物,你這樣為難他,難道不怕生命的危險嗎?神會的回答是:『我是為了辨別是非,決定宗旨,為了建立大乘弘揚正法,那堹鈰鷕U惜身命!』神會這種堅強的回答,的確是震驚了當時參與大會的在場人士,也由於這一次的開戰,南北兩宗的爭論及對立狀態,就更加是壁壘分明。

 

天寶四年(公元745年)神會以七十八高齡,應請入住東都荷澤寺,這時普寂和義福都先後去世,北宗沒有高手可以跟他對抗,所以在他努力弘揚之下,曹溪六祖惠能的頓悟法門,終於大盛於洛陽,而流行天下。因此這一脈的傳承,被尊為荷澤宗或荷澤禪。

 

天寶八年(公元749年)神會在荷澤寺又再開始攻擊北宗禪的不是且每月作壇場為人說法推崇南宗弘揚達摩禪而抑清淨禪這時北宗門下信仰普寂的御史盧奕忍受不了神會的言論終於在天寶十二年誣奏神會聚徒說法會對朝廷不利因此唐玄宗召他赴京查詢卻因為神會說話之時都是據理力爭因而激怒龍顏傷了彼此的和氣因此把神會眨往江西戈陽縣不久又再下令再移湖北武當郡天寶十三年春又把他移到襄州同年七月又再移往荊州開元寺這樣兩年之間的四調對一個八十多快九十歲的老人家來說可真是相當嚴重的整人行為。

 

玄宗皇帝要整神會,是因為北宗的神秀,在武則天的時期已經開始入宮傳禪法,所以文武百官見到上行下效,所以自然也就接受了北宗的傳法,甚至玄宗皇帝也曾經由普寂法師處學習了北宗之禪法。因此北宗禪法的流傳甚廣勢力之龐大而可見。事實上武則天在早年曾出家為尼,對佛法之修行方式本就有深厚之功力,所以生前曾皈依圓測法師學唯識學,而且也曾派官員邀請惠能北上進宮講法,但是惠能因為王不見皇,假借年老力衰推辭了武則天之請,所以則天才邀請神秀入宮講學,卻因此而讓北宗獲得天時地利與人和,因而大盛一時。

 

玄宗皇帝本來對這一位老人家也相當敬重但是神會出言不遜,對於普寂和北宗禪學的猛力攻擊,才惹火了玄宗皇帝,所以在沒有明顯罪證之下,又殺不得此人。所以玄宗皇帝只好安排神會眨去不同的寺廟當寺持,也不知道是否老天有眼,這一位一代高僧被眨的第三年,就是天寶十四年,適逢范陽節度史安祿山舉兵造反,攻陷洛陽直逼長安,連玄宗皇帝也要倉惶直奔西蜀逃命,雖然副元帥亦用兵如神,但郭子儀要帶兵征討時,卻發現國庫空虛,發不出軍餉。

 

由於大軍未動糧草先行無餉無糧則氣勢已敗而將士必然難於用命。因此當時採用了右僕射裴冕的建議通令全國郡府各置戒壇度僧收取一定的稅錢稱為香水錢以這些香水錢幫助軍需。這時神會尚謫居荊州誣奏他的盧奕已被逆賊所殺群情哄動都要請神會出來主持設壇度僧的大事於是他才回到洛陽接受這一次的任務。

 

諸位大德要知道唐代當時的制度,普通人是不能隨便出家,必需要經過政府嚴格的核定,才可以剃度所以出家後,再由政府發出正式的度版。而寺廟也不準普通民間人士興建,所以興建寺廟幾乎全部都是皇室攻府專利所有。

原因是出家的宗教行為,直接會碰觸到國家的兩大法則問題:一個是稅法;一個是兵役法。由於出家人是可以免稅和免服兵役,因此拿到一張出家的度版,就可以申報免除個人的徵稅,和免服兵役,而且度版也可以用作通行證,過任何城門關口時,都可以通行無阻,免徵人頭稅和過路費。

 

所以玄宗皇帝這次用度僧為名,其實要做的卻正是販賣如來加業的大罪,從這件大事中可以了解到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在唐玄宗皇帝的時代,天下最富有的人都是佛教徒,由於他們生活簡樸積蓄自然較多,因此政府才會想出這種心思,來挖佛教徒的腰包來救國,但是做這一種不名譽的大事時,除非找到一個全國知名,備受敬重的老和尚才能夠令民心收服,否則非難之言一起則反而無法自圓其說。因此!玄宗皇帝也了解,天下之大唯有這一位風骨甚高的神會,才有這一種真實的號召能力所以眾望所歸才推舉神會出來領導這件度僧之大事。

 

至德元年(公元757年)神會已經八十九歲,這個時候洛陽的廟宇全部被戰火所摧毀,神會臨時創立簡陋的寺院,中間建築方壇,權宜用事,將所有度僧的收入全部支緩軍費,結果郭子儀就利用這一次的銀兩,來平定安史之亂。可知其收入真是非常可觀,當然這一次的禍亂的平定,神會的功勞就最大。

販賣如來家業的罪名是相當的大,雖然全國的禍亂被平定但是這一次的事件之中卻種下了亡國的命運因為拿著度版,可以獲得很大的利益,這一種出家制度的開放,卻打壞了唐代的稅制和兵役法,造成後來稅法的混亂影響國家的經濟收益,動搖了國本。

 

但是神會甘願頂著那麼大的宗教罪名,而替國家人民之安定背書,也讓文武百官對他的義行尤加敬重,而且與元帥郭子儀的交情也甚篤因此依理來推斷荷澤禪應該在後來的發展上應該更加蒸蒸日上但是事實上這一支禪宗的法脈存在大約只有一百五十年到了唐代末年就完全中斷了法脈雖然在神會去世後的德宗十二年(公元796年)距神會之逝世三十五年之後曾經追封敕立為禪宗第七祖仍然無法改變這一支法脈改變的事實。

(資料來源:佛出世間)

 

本來方老師對慧淨上師、為什麼會變成外道之祖,一直以來都很奇怪?看到上述的資料之後,再加以分析就開始了解:

唐代普寂法師當年自稱為禪宗七祖之事件,後來給神會北上把他的謊言截破,雖然剛開始的時候,六祖惠能的南宗只對南方有影響力,北方的地域是由北宗的勢力所掌控住,又因為北宗之弟子,當時幾乎皆為朝庭百官重臣,所以政治力干預了宗教力,使得南宗沒有能力去平反事實,讓普寂法師差一點就成為了扭轉破壞禪宗歷史的人物?

 

後來經過神會不斷的堅持和努力,甚至上殿得罪了玄宗皇帝,令龍顏大怒之下,雖然不能取他性命,卻把他遠送到邊地出任寺廟之主持,而且二年發下三道手諭,把八十高齡的高僧遠送到南北之邊地去勞動!

 

最後因為天寶十四年,安史之亂之後,郭子儀為了疇糧响,請了神會入朝,幫助玄宗皇帝收集香水錢作為打仗之資糧,讓唐朝能夠因為郭子儀將軍的一戰,平定了安史之亂,穏住了唐朝的天下!

 

因此、原本是正宗的北宗禪學,就在政治力運作之下,暗地堻Q人請出中央,送到不知名的邊地去,演變成外道頭子!而一行法師所編列的曆法,當然就會演變成外道之士通用的曆法依據!但是原屬密教真言宗的大師,在死後仍然難逃被後人清算的命運,在不知道什麼樣的年代中,進入了外道的行列,今天變成外道之祖,真是紅塵世事變化莫測,事事難料自己怎麼會變成外道的頭子?

 

前天方老師再到埔里,看到中台的變化?

為何這些百年老樹?在逃過死亡威脅剛剛進入生生不息之際,竟然會變成吸引普天下的外道,一同匯聚在這一塊土地之上,原來有它時空的奧妙義理之存在!當年的普寂死後,必然有人把他拿來鞭屍責斥,甚至屍骨都會遠送到邊疆之地,讓大家爽快爽快一下;不知今天的普寂,是否也會擺脫當年的歷史洪流中,將來會弄出什麼事件來?目前只有等著看熱鬧!

330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