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巫師的獨白

 

(一)妍怡的信

44日星期三,今天是國際兒童節,但是打開電腦的信箱之後,就看到妍怡寫來的信:

 

妍怡寫給大家的分享   4/4/2007

 

前陣子練梵唄,在突破自我內心限制後,隨即就消失了ㄧ段時間,放逐自己在沒有任何練功壓力的環境與心境中,享受唱歌的樂趣。但沒多久就被老師發現了。

雖然我找了許多理由,但老師只淡淡的告知我,說明我的現況,隨後另ㄧ種自我存在的力量就油然而生。

 

晚上與老師在練功過程中才發現過去2週的逃避與藉口,已成為我現在進步的障礙。要追上老師現在的步伐又是一段辛苦的付出,但這是自己選擇的,無從怨他。那天老師帶我找真名時,老師發現我是地海戰記中的黎白南。

 

地海戰記?黎白南?完了!又不知道!

老師笑說我與他們差距越拉越大時,真的很惶恐。

 

今天終於拿到地海戰記的卡通了,劇中黎白南對生命充滿著不安、對自己也沒自信。正因每天怕死,所以每天也活的像個死人,不了解生命的意義,只想擺脫死亡的恐懼(也就是不懂”接受他—承認他---支持他”),內心中的黑暗面吞噬他所有的力量。

 

想想其實我就是這種人格特質的人物。記得小學ㄧ年級時,有段時間我很怕死亡。每週日晚上臨睡前我總是哭著問父母死了以後怎麼辦?懼怕死亡的感覺常讓我哭鬧到半夜。

 

長大後我分析那時的我應該是週一症候群,因星期一要上課壓力大,所以才會如此!但從小我就經常思考如何能長生不死(所以向來注重養生、並有很強烈的病識感,只要身體稍有不適,就會大驚小怪),開始喜歡ㄧ個人思考一些問題(精神分裂的開始)。

 

我的大腦思考的東西與我表現的行為永遠不同,腦中思考著存在的價值,行為確像個孩子;因為當白痴、瘋瘋顛顛才能讓我忘記那種恐懼;當孩子拒絕長大就可以不要面對死亡。

 

記得劇中有ㄧ句雀鷹對黎白南說”生命要接受死亡,如此生才有意義”(大約是這意思),這讓我想到老師常教我們的了生脫死。我向來對了生脫死就做不好,原來我真正怕死,所以也從不願面對死亡,活著就是為了能不死。

 

人生若指為這一狹小的想法生存,那種生命是沒寬度與深度,所以行屍走肉的我就是這樣來的。

 

以前我常認為了生脫死是ㄧ種功法,後來發現它是ㄧ種想法,到現在我才發現它是一種覺悟,是一種積極的面對態度。

 

以前學佛是要延續生命(雖然這世界是死,但事實上在另ㄧ世界繼續存在,所以還是沒死),延續生命當然要在好的地方,所以要拼命學佛。今天看完這片,我忽然有點了解了生脫死的觀念。當然還有許多地方仍要加強,但我相信,我會加油。

(日期:44日)

 

(二)談小說內容

地海系列的小說,方老師已經看完了第二本「地海古墓」,從小說中所看到的故事與電影版相差甚大,故事情節也沒有電影版來得緊湊,小說版之中的聖母薩珥之死與待女之下毒無關,乃因為被古墓之死氣侵入本已虛弱的身體之後自然死亡,與電影版的劇情緊張完全不相同!

 

第二本小說的描述,鏡頭視野的移動速度已經慢下來,沒有第一本的明快節奏,主角就是以恬娜這一位祭師為主,以她的人生觸角來體會,從小就被他人以轉世靈童的方式接進了古墓之中生活,這樣的一生本來已經是被人計劃好的枯燥生活,有一天卻被闖進來的巫師雀鷹打破了她的夢想和人生計劃,結果讓巫師把她帶離這樣的一個奉獻一生給累世無明的死靈,過著那些沒有生命意義日子的世界!

 

第三本小說是「地海對岸」,內容是描述亞刃王子,被他的父王派到雀鷹主持的魔法島,請教大法師得(雀鷹)有關巫術的力量逐漸消失的原因,雀鷹知道巫術失效的嚴重問題發生之後,就決定一個人去尋找答案,但是要有一位人陪同,他就選定了亞刃王子跟隨,因此亞刃王子黎白南追隨雀鷹,到不同的島嶼去尋找破壞巫術的原因,最後終於尋找到破壞生死平衝的人,原來是一位曾經在雀鷹魔法島之中學習魔法的一位巫師,就是後來被命名為蜘蛛巫師的喀布(Cob),故事最後就是這一位巫師被消滅了,雀鷹也因為耗盡本身的法力而差不點死去,然後就飄然退休不見人間了!而亞刃王子經歷了這一次的生死關頭之後,所以從小孩狀態而迅速成熟為一位被人尊敬的王子,將來會回去國土之中繼承王位!

 

方老師看了這些小說的內容,發現與電影情節相差十分遙遠,居然是由一些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串聯成為另外一個故事,而組合出電影情節出來!

地海彼岸(The Farthest Shore

是美國作家娥蘇拉·勒瑰恩於1972年發表的奇幻小說,是地海系列的第三部長篇小說。故事敘述少年亞刃追隨大法師格得遍歷地海諸島,追索災厄根源、恢復世理均衡的過程。

 

劇情提要

不祥的異變在地海各境蔓延:法師遺忘真言,喪失力量;歌者遺忘詞曲;人民恍惚度日,彷彿世事已無關緊要。英拉德王子亞刃(Arren)受命前往柔克徵詢智者意見,大法師格得在與眾師傅會商後,決定帶亞刃一同前往地海各境,追查異變緣由。

 

這是段艱辛漫長的旅程。年少的亞刃崇敬格得的智慧與力量,心悅誠服地為他效命,然而大法師的心思難以捉摸,真相更是隱誨難尋。兩人乘坐小舟,在南陲諸島之間尋訪,失棄技藝的法師提到在暗境中的石牆、換取永生不朽的代價、吞噬生命與真實的破洞,以及一個被尊為「黑暗之主」的強大法師。諸般現象指出有某個強大的法術被誤用,使世理均衡遭到破壞。

 

在開闊海民的浮筏上,龍族之長歐姆安霸(Orm Ember)前來向格得求援,於是格得與亞刃航向西陲的龍居諸嶼,直抵西方盡頭的偕勒多島(Selidor)。在那兒他們擊敗操縱亡靈的法師,並跟隨他進入亡者國度。格得犧牲自身全部法力,終於將生死境界間的裂隙闔上。

 

結局

亞刃應驗了古老的預言,成為群島王國之王。而關於格得後事的交待,作者提示了兩種可能性:其一說他駕船航向西方盡頭,再也沒有回來;其二說他回到家鄉弓忒,隱居在山林之間。日後的續集《地海孤雛》採用的是後者。

 

評析

《地海彼岸》如同系列前兩本書,亦可歸於青少年成長小說的範疇。稍有不同的是,亞刃背負不凡宿命,年長的格得以導師的身分指引他認清責任與選擇,何時不為、而何時又該有所為。在言談與身教中隱含了道家無為而治的思想。

 

本書同時也對生命與死亡的意義有深入的探討,並且進一步擴展地海系列中的真名概念。然而在日後的系列作《地海奇風》之中,針對這些議題,作者將重新以另一個角度加以詮釋。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地海孤雛

《地海孤雛》(Tehanu)是美國作家娥蘇拉·勒瑰恩於1990年發表的奇幻小說,是地海系列的第四部長篇小說,獲得1990年的星雲獎。故事敘述中年孀居的恬娜收養遭火燒傷的女孩瑟魯,並與失去法力的格得相會、一同生活的過程。

本書初版時的完整英文書名為 Tehanu: The Last Book of Earthsea ,意為地海系列的完結篇。不過2001年《地海故事集》、《地海奇風》相繼出版之後,副標題已捨去不用。

 

劇情提要

恬娜將厄瑞亞拜之環帶回黑弗諾之後,格得將她交給師傅歐吉安照料,後來下嫁弓忒的農夫,育有一子一女。丈夫去世之後,恬娜又收養了一名半身受火灼傷,而被父母拋棄的女孩。女孩不記得自己的姓名,恬娜便稱呼她為瑟魯,意為卡耳格語的「燃燒」。

 

一日,恬娜得知歐吉安病危,便與瑟魯趕往巫師在銳亞白的住所。歐吉安在恬娜的陪伴下去世。數日之後,飛龍凱拉辛將瀕死的格得帶至弓忒。在村中女巫蘑絲的協助之下,格得日漸恢復健康,但因為巫力盡失而陷入自我哀憐中。黑弗諾派船前來尋找地海大法師,希望他能為黎白南加冕,格得不願面對自己已不再是巫師的身分,驚慌無措,恬娜便將他打發到她在鄉間的農莊暫時躲藏起來。

 

因為一些齟齬,銳亞白的巫師白楊施法詛咒恬娜。恬娜連忙帶瑟魯逃離,而在弓忒港巧遇前來求見格得的群島新王黎白南。黎白南向恬娜傾訴對格得的思慕,並談及柔克形意師傅的預言「弓忒女子」。在王家船艦的護送下,恬娜與瑟魯安然回到中谷的農莊,與格得再次相會。三人相伴度過漫長冬日。

 

翌春,恬娜的船員兒子星火突然返鄉,打算繼承家業。由於星火歧視傷殘的瑟魯,同時銳亞白又傳來蘑絲病重的消息,恬娜、格得和瑟魯決定遷居銳亞白,回到師傅歐吉安的房屋。不料白楊佈下陷阱,控制恬娜與已失去巫力的格得的心智,欲殺害他們,在危急之時瑟魯本能覺醒,呼喚凱拉辛前來救助兩人。事後凱拉辛仍將族女託付給恬娜、格得,並告知其真名為恬哈弩(Tehanu)。

(維基百科)

 

(三)談論作家

方老師看完了四部小說,對作者娥蘇拉·勒瑰恩女士之寫作特色,已經完全了解,她的小說題材的表現方式,其實只是把腦海之中所呈現的資料,會以小說之中的單一主角為主體!

 

例如:第一本小說是雀鷹、第二本小說是恬娜、第三本小說是亞刃,三部小說就各以不同的角色、進入小說中所結構出來的場景,再以這一位主角的眼中所看、口中所說、耳中所聽、身體感官所接收到的資料呈現出來!

 

這一種單一角色的描述方式,以今天的小說創作技巧來看,是比較古老而有點傳統的講故事方式來描述,因此對許多事物所描繪出來的文字力量,無法與電影情節的聲、光、色、演技、對白、背境質感等等多元性的表達方式好,所以單獨以方老師的感受來說,小說的故事情節並沒有比電影好!電影所改編之劇情比較緊湊有力,小說內容反而比較鬆散!

 

雖然方老師只看到第三本小說,但是已經知道作者的慣性,而且了解作者本身並不是巫師,甚至拍攝地海傳奇電影的編導演,身上都沒有巫師的特質,反而拍攝卡通片地海戰記的日本導演宮崎吾朗,身上帶有巫師的特質,所以在他所拍攝的卡通片中,比較能夠拍出巫術和巫師的感受!

 

方老師這一種說法可能會讓大家有點驚奇,但是直覺的判斷是不需要修飾,現代人的身體堿O否隱藏著巫師的特質,其實是非常容易去分辨的事!一位著名的武俠小說家,卻不一定要精通武術才能寫武俠小說!同理能夠描寫小說的人卻並不一定是書本中的專業角色!

 

(五)結 

巫術和魔法在歷史上,都並沒有被後人列進在正式的宗教推行,它們雖然有不同的影力量存在,但是卻並不是社會發展的主流,巫術和魔法也因為曾經造成宗教人士的極力抵制和反抗,因此在社會生存上並不是那麼容易?反過來看中國道術之發展中,茅山術就是其中一種典範!

 

茅山術

談到「茅山術」在一般人的心中,立即泛起一種神秘、尊重卻又敬而遠之的強烈感覺,這些也許都是在電影情節中所塑造出來的深刻印象,「茅山道士」似乎個個都有高深的驅鬼、下符、扭轉乾坤的高深法術,所以對他們是既愛又怕。

 

其實若我們穿越過時光隧道,回溯到三千多年前,茅山派創立教派之初,教中嚴謹的教規、嚴格的教導,尤其是對每一位門徒人格的心術是否光明磊落為要求,並不只是「有強烈企圖心」,入教的人就能通過審核的門檻。經過三千多年來時間的削刻與洗禮,茅山派歷久不衰,不但沒成為昨日黃花,反而在現代的工商社會中蛻變成為都市叢林堣H人急切渴慕、需求的一朵綻放青春、活力生命與愛情新鮮、柔嫩的花蕊。

 

尤其是「茅山法術中」,對於現代人男女之間愛情觀的詮釋與達成,更有其所擁有神秘的大自然能量的彙集而凝聚成一種水到渠成完美的力量。要成為「茅山法術」一派宗師,所花費的功夫雖不若羅馬帝國時代金字塔的興建及完工般工程的浩大,但亦「不是坊間江湖術士」所稱「十載寒窗、刻苦修煉」,就能「無師自通」的,除了正式的拜在茅山派門下成為弟子之外,教中對於門徒人格,人品光明與正直一面的開啟、訓練與樹立,更是不遺餘力,如此才能使心中慈悲與人品面能更為開闊,而同時所習的「茅山法術」才能登堂入室;如此循序漸進,才能有機會成為一個功力高深的法師,才能真正服務社會人群的「茅山道士」。

絕不是「利用招生」「廣收學生」學了一年半載就想出師,門都沒有,根本沾不到邊,只學到所謂「鬼畫符」,但是談到效果,就一竅不通了,只會落成一個「江湖術士」。要成為一個「真正茅山道士」必定在拜師之下,經過「漫長的磨練」以及「人品的教導」才能真正「功力高深」成為「正派的茅山道士」。

 

一個心術不正的人,絕對不可能擁有高深的「茅山法術」但在如今紛亂的社會中,仍有許多心存歹念的「江湖術士」,假借「茅山符咒」之名,玩著自封為法術高深法師的把戲,「既騙財」、「又騙色」,弄得人們都以為「茅山法術」是邪術,實則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資料來源:百度百科)

 

今天的社會經由電影拍攝所達成的效果,把魔戒、哈里波特、和地海系列的奇幻魔術拍攝公演出來,所以引發大家對於巫術或者魔法的注意、喜愛、或者開始用心鑽研,那是很正常的一種功能!

 

但是經由方老師用心研究的結果,最後還是發現到一個重要的問題:

「無論如何偉大的巫術和魔法功能,他們都不能夠解決人類面對死亡的問題?」

二千五百年前的釋迦牟尼佛創立佛教時,其實也碰觸到這樣的一個問題:

「人類如何才能夠解決:生老病死的四大問題?」

 

經過二千五百年之發展後,生老病死的問題仍然存在,佛法的發展脫離了原來的方向,因為後世的信徒並沒有追求生老病死的目標,而轉變成簡單的接受諸佛菩薩的加持,就已經可以滿足的次要目標,因此身體健康、運氣良好、事業順利、婚姻平順、子女之生育教艱正常,這些人天福報的追求超過了古老追求生老病死的目標,所以讓佛教產生了質變!

 

今天巫術或稱為魔法的研究和發展,其實也碰到類似的問題,如果順從了人類的想法和慾望去發展宗教,去發揚魔術和巫術,最後必然會我去了原來創始人所希望追求的境界!

因為所有的宗教力量發展,都不是用來解決人類之慾望,而只是扶助人類走過各種災難和困境的一種生活方法,而人類未來無論如何發展科學,但是「生老病死」卻始終是人類永遠要去想辦法克服的重要問題!

 

所以方老師最後的結論,就是把地海巫師全部引渡進入佛法的領域之中,經由「了生脫死」的程序,把他們皈依到彌勒系統之中,讓他們都能夠進入涅槃的過程中,達到超越生死的重大問題!

45日完稿)

(六)附記

45日晚上,方老師才開始閱讀地海系列的第四本著作:「地海孤雛」,看到這一本書之後,才發現作者終於在這一本書中脫離了依附者的位置,可以把自己安置在第三者的適當位置上看事物,不再以依附在書中主角的心眼中看東西的習慣!

 

單純以小說的寫作技巧方式來看待,前者的表達方式,很容易讓讀者的視野變很很狹小,一般來說只適宜描述個人內在情緒或想法,卻無法把外界的整體風貎交待清楚!但是作者卻希望採用這種方式描述時,要極力去達到後者的要求,所以在鏡頭焦點上的移動就會比較頻繁,如果不能習慣這一種描繪方式的人,眼睛會追不上她的描述!會感受到鏡頭的焦距轉拞太多,不容易了她要交待的事物是什麼?

 

而前三本著作的作方式,應用了三個不同的人物角色,去做同樣的描述方式,因為情景的不同,第一本會感受到鏡頭移太快,第二本卻會感受到鏡頭的移動太慢,第三本的移動方式比較好,第四本才真正的可以分離出來,完成一個作家的應有方式去表達自己的感受!不再是依附在主角眼中的傀儡,可以自由寫出許多對人類內心世界之感受,不再是對人世非常陌生的字句和文字了!不必局限在那弱小的心靈之中,跟隨著主角的心眼行走!

 

如果這是一位小說家的自我成長過程,那也是很值得高興的事情!因為任何人的創作過程,都可能需要經歷這一種脫穎而出的真實感覺,才能成為一位偉大的作家!但是每一位作家要花多少時間?要浪費多少張紙張?要練習幾本著作?才能完成這一個過程,卻沒有人會知道!但是真正的支持者,其實是來自社會之中讀者的愛載和感受,是否能夠接納這樣的一位作家!無疑的問題,是讀者的確已經接納她的著作方式,才會把她捧起來坐到應有的寶座之上!

因此小說家的成功,是有賴於她的福氣和讀者群的資源!而魔法師所需要經歷的是群眾熱愛,傳法上師以及阿闍梨所需要的是什麼?其實也不會相差很遙遠!但是如何讓自己好好的走出來!卻是要自己去想辦法,沒有第三者可以幫得上忙!自己不願意的時候是也沒有人可以幫得上忙!

 

剛一開始的時候,是因為活在自卑感之中不能擺脫出來,所以學不好、不受控制!

進入中期的時候,卻都是因為依賴心太強,失去了自我的操控能力!

進入第三期的時候,卻因為沒有足夠的企圖心,讓你停頓在某一處的成就,裹足不前!

到了第四期,卻是因為沒有足夠的謙卑心,所以只有掠取他人的成就,讓它快速轉變成自己的成果,因此並沒有建立真正的學問?也沒有注意到如何去收集資料,如何分析以及如何去理解,建立出自己的學問架構?

到了後期,要建立的架溝,和前面的問題完全不同?那是從天人合一的狀態中,捨棄過去所有的學問,重新的角度和新的思維模式,去了解法界的問題和如何重建法界的次序!

 

不願意花時間在這些程序上下功夫的人,今天所獲得的任何法術,都只是一種花巧功夫,到重要關頭時候,根本派不上用場!接受考驗是修持者的生活特色!要接受事實吧!

46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