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亞刃王子

 

(一)古今對照

馬來西亞之行(節錄:時空交錯)

1218日坐飛機先到亞比,然後再轉機到古晉,到古晉的飛機是載客人數只有一百人左右的小飛機,所以飛行的高度比較矮,應該是在三千公尺以下,因此坐在窗戶旁邊的視野非常好,飛機飛行了十五分鐘之後,身體產生了很大的靈氣衝擊,所以方老師進入禪定之中觀察,發現空中有金剛界曼荼羅的修法痕跡,追查原因才知道,一千三至四百年前左右,密教真言宗的金剛智大師,因為登印度的普陀洛伽山時,獲得神靈的啟示,要求他要到東方的中土傳密法,所以三十多歲的期間從海路乘船到廣洲登岸,在開元四年的年份到達唐代的首府長安(今天的陜西省),被玄宗皇帝封為國師。

 

當年的金剛智大師到達馬來西亞的馬六甲海峽時,因為起了很大的風浪,海船沒有辦法承受滔天的大浪,所以停靠在岸邊不能前進,但是這種海浪竟然捲了六天還不退,金剛智從定中了解,原來是南中國海的九條真龍都要跟隨金剛智入唐,所以攔阻了金剛智的前進,當時金剛智在這一處海灣上,修了一次火供的護摩,九條真龍都被他降服之後,海浪才平復正常,因此順利通過了麻六甲海峽,進入南中國海到達廣洲。

 

在唐玄宗時代,密教真言宗的兩大高僧,善無畏和金剛智都共聚一堂,被尊為國師,雖然兩人的師承都是出自印度那爛陀寺的龍智三藏,可以稱之為同門師兄弟,但是年齡卻相差了五十多歲,善無畏進入大唐中土之時,年齡已經有九十歲了!

 

有一年適值大唐鬧乾旱,餓死了很多人!玄宗皇帝請善無畏祈雨,但是善無畏推辭了皇帝的請求,謂祈雨的機緣還沒有到,因此玄宗皇帝只好請金剛智祈雨,年少氣盛的金剛智,以為這一次可以出風頭大顯身手,因此一口答應下來,在郊外一所莊院中祈雨!

 

金剛智祈雨之時,九條真龍出現於空中,狂風暴雨、雷雨交加,閃電打在莊院之前,竟然打出一個很大的洞穴,這個洞穴從莊前貫通到莊後,整個地面都裂了開來,參加祈雨的文武官員,都被嚇得面無血色,這次的祈雨最後變成了傾盆大雨,無法停止!

 

由於這一次的作法祈雨,雨水變成洪流,黃河氾濫成災,淹死了成千上萬的人,結果是淹死的人和損失的財產,比旱災的損失還要大三倍以上,所以玄宗皇帝當時就氣得要死,但是這次的祈雨卻是由玄宗自己決定出面邀請金剛智的,如果祈雨的時候沒有下雨,那還可以入人以罪,認為他沒有能力勝任國師之職,所以可以革了他國師的封號!

 

但是國師祈雨祈出了大洪水,而且事前善無畏也已經告訴過玄宗皇帝,這次的旱災不能祈雨,而是玄宗皇帝本身不聽勸告,硬要找這一位年少氣盛的金剛智去做這一次祈雨的事,所以玄宗皇帝只好把這一件不愉快的事件擱在心中,當時並沒有去計較金剛智,但是心結已經形成,後來善無畏將近百歲才逝世,並獲得國葬之禮善待,因為那是玄宗皇帝一生之中最尊敬的偉大高僧!

 

善無畏死後金剛智就開始不是那麼的好過,當年祈雨鬧洪荒的事雖然不能入罪於金剛智,但是玄宗皇帝卻找了一個藉口,讓金剛智可以告老還鄉,賜他回國,其實等於就是下逐客令,要把金剛智趕出國門,以洩心頭之氣!

 

金剛智知道玄宗皇帝的用意,但是祈雨之事是皇命在身,所以不得不祈,而且祈雨則雨至,並沒有失場!淹死人又不是自己想要的結果,那只是大唐中土的國氣衰所至,為什麼這個皇帝不檢討自己的壞習慣,搞那麼多的拈花惹草,姐妹同樂,把國家都搞壞了!然後再找我這一個遠從海外千里而來的絕世高僧麻煩,要把我趕走!因此愈想就愈氣,才出長安就病倒在洛陽,留在洛陽還是沒有辦法消案,最後就死在洛陽,死時才六十歲!

 

事實上一位修持密法的金剛上師,那媟|生病呢?

除了業障病之外,根本沒有一個病魔可以入侵他的身上,只是為了這一次被驅趕出門的事,他是被玄宗皇帝這種處理方式氣死了!當初方老師研究這一段歷史時,就已經感覺金剛智這個傢伙是被氣死的,但是對於金剛智與日本僧空海之間的關係,存著一種奇怪的感受,卻一直無法解釋,空海與金剛智究竟是什麼樣的關係?

 

在民國85年夏天,方老師為了追查這一件事情的真相,特別帶了唸小學二年級的二兒子小佛到日本,參加了一次日本宗教寺廟之旅,到了日本高野山的金剛寺,看到了日本空海僧的畫像,請小佛入定中去跟空海詢問了幾個問題!

問他為什麼要把真言宗的密教資料都帶走?

他究竟與金剛智的關係是什麼?

 

當時空海的回答是:「空海就是金剛智!由於中國的玄宗皇帝不尊重密教的金剛上師,所以金剛智就發願轉世為日本僧空海,把密教的重要經典法本儀軌,要從大唐中土之中全部都帶走,讓密教真言宗在中土失傳!」

 

聽到了這樣的回答,方老師心中很感觸,當年玄宗皇帝並沒有把金胎兩界的密法好好的保存和研究,也不明白龍智三藏為什麼會要求這兩位徒弟,一生之中必需要把這兩套密教法本,帶到東方的大唐中土中傳法的背後含意!

所以在一千三百多年前失諸交臂,只是讓密法擦身而過,今天小佛這個傢伙,經常因為鬧事而被老爸處罰,他的反叛性非常強,做錯事還經常嘴吧硬,硬要跟別人吵過不休,死不認錯,一直要用他的歪理去跟別人辯論,累教不馴!

方老師想了一想!今天差一點又把當年玄宗皇帝與金剛智的劇本,再來上演一次現代版的舞台劇了!了解金剛智與空海的因緣之後,方老師就已經原諒了小佛平常的不當行為,只是要求他要做禪觀,把那些被水淹死的好幾十萬人,好好超渡送他們入涅槃!以後老爸就不會如此嚴格的要求你這個小子。

 

事情雖然告一段落,方老師的心中卻一直盤算:『金剛界曼荼羅的修行方法中,有那一個修持方法,可以驅動九條龍下雨的呢?這種威力從何而來呢?』本來一直沒有答案!

 

今天經過馬六甲海峽的海岸線上空,看到了金剛智修金剛界曼荼羅的遺跡,總算得到了真實的答案!原來這個九龍下雨的大法,不是金剛界修出來的密法,九條真龍原來就是住在馬六甲海峽的龍神,這是一種因緣成熟的示現,此乃天意,非人力之所能為!

 

方老師從這些修法的痕跡中觀察,當年金剛智的修為其實只修到初禪的果位,空中留下來一大堆曼荼羅形狀的小佛塔,那是一種以九會金剛界的圖案上,安裝了一座三層至五層的小佛塔的結構方式,像星星一樣散在整個初禪的天空中,供養諸天天人之用。

以這種初禪的功力來控制九條真龍,當然會力不從心,無法駕御,所以才蘊釀成豪雨成災,今天終於算結案了!蓋了一個章把它封存起來,這次的因果就此告終!

(資料來源:成佛之路)

 

(二)傳記文學

410日星期二下午,佛母星媽從網上尋找到有關一行法師的傳記,經過詳細閱讀之後發現在這一篇文學之中的記錄,出了大問題!所以馬上告訴方老師,讓方老師知道有這樣的一篇傳記文學存在!

 

方老師雖然當天已經知道有這樣的一篇記載,但是時間已經是下午六點多鐘,電腦已經關機了,有這等事還是等待明天才處理,因此時間拖到411日早上才有時間閱讀這樣的一篇傳記!

 

閱讀之後發現,寫作這一篇傳記的人,對於歷史資料上的處理非常精細,但是卻在有意無意之間突顯他自己的政治態度,偏袒著幫忙道家之學說,把故事之中有關道家的傳記誇大了天文和神算之上的功能!對於禪宗七祖之爭的事件,怪罪於南宗的神會而偏袒於普寂法師,對於祈雨之事誇張了不懂祈雨之術,卻只懂得推算天文星象的一行大師,認為找到某一種神兵法器,放進入金剛界曼荼羅的壇城之中,就可以讓久旱之年下大雨,但是對當年祈雨之結果變成洪水成災之事,卻一字不提!

 

這一種傳記文學雖然有欠公道,但是卻把真正的問題帶了出來!

原來一行大師在後世會被推入外道之首一事,就是這一脈的人之所作所為而造成!如果沒有到這樣的一篇傳記文學,可真是不知從何說起!

基本上懂得天文學的人和熟習天文學的人,與祈雨之法事根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

唐代玄宗皇帝時代的久旱成災,所以才動用到詔請善無畏和金剛智兩位國師祈雨,但是善無畏年紀比較大,因此知所進退而拒絕出手,金剛智因為年紀太輕,有點意氣用事才會接受玄宗皇帝之祈雨!

皇帝詔請祈雨這一種大事,如果單純是金剛智祈雨無效,而不懂祈雨之神通妙術,只靠推算天文的人,以龍鏡置入金剛界密壇之中,即能下雨一說,其實是一種沒有根據的說法!

因為當年祈雨一事不但止下了大雨,而且因為下的雨太大導致洪水淹沒土地,被淹死的人比餓死的人還多出數倍,如果真是由一行大師之祈雨方法有效,恐怕那不是功勞而是罪過,所以一行大師必須要先背負起所有的責任,要對被淹死的全國老百姓一個清楚的交待!

 

下雨成災的九條真龍,乃金剛智大師經馬六甲海峽時,所收編的法界力量!這樣的九條真龍除了金剛智大師本人之外,根本不受任何外人指揮,這種特質是法界的慣性行為,與祈雨之時所採用之法術完全無關!尤其不會光憑一面龍鏡就可以操控它們使用下雨之術!

 

又一行大師曾事善無畏和金剛智為師,接受密教真言宗之灌頂,如此之妄說誑語直接觸犯金剛行者十四根本墮,第一條違依止敬謗辱師的戒律,所以當年的一行大師,深懂戒律儀軌,必定不會去觸犯這一種密宗重大戒律;尤其是一行大師年壽很短,四十五歲就天妬英才結束了生命,所以當年的一行大師絕對不會花時間去爭奪這一種虛名!

 

最後的答案必然是他的後繼傳人,為了取信於民,所以才會去捏造歷史,把一行大師的天文學捧得高高的,然後再追加一些神秘莫測的神術附世,才能夠讓他的後人,可以在民間討生活時,多撈一點油水好過日子!

 

但是一行大師這些弟子,必然不是密教系統之中的徒弟,因為當年善無畏與金剛智兩位國師,對於密教的戒律要求甚嚴,是奉行不許殺生不吃肉不飲酒的嚴格戒律,與後來藏密的殺生吃肉喝酒行淫都不必守的方便戒完全不同!

只有那些不能進入密教部的非佛弟子,完全以道家占卜星相走江湖為生的外道行徑,用這種方術求生活的人所為,掩沒真理而製造歷史假象,以為可以欺騙一時,卻不幸把一行大師之高潔行為,推進了金剛地獄之中,導致今天轉世之後的慧淨上師,對於星相占卜江湖之事,完全是外行白痴,根本在江湖道士五術之中就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

 

原因是經過金剛地獄之洗禮,任何法力高強的技藝,只要一旦觸犯法律,無論道行高低功德多大,都會完全被扣除失分,所以才會造成今天的慧淨上師,對於外道算命占卜之行為,視為不齒之賺錢謀生行為!那都是因為拜這些星相學的高徒所賜!

 

今天方老師才找到這樣的一篇文章,而且竟然是由佛母星媽先上網找到?

似乎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因為當年唐代張遂之出家避世,本來就是要閃避武三思之徵才而引起,第一次從尹崇的道觀,從道教遁入佛教之中,躱在痟漱j師門下;後來又被武三思發現痟漱j師門下,有一位了不起的年青人才,所以他在不得已之情形下,由痟漱j師替他削髮為僧,然後又再逃到普寂禪師門下出家!

今天卻由武三思轉世之星媽,在上網的時候發現這一篇傳記,而且星媽細心推算一下,慧淨上師剛好在一行大師逝世當年的年齡,四十五歲的時候才脫運,找到這樣的一個歷史關卡,真是天大的秘密!

 

(三)軍政作戰

410日晚上十點半鐘,妍怡用MSN與方老師聯絡,告知方老師近日之心得報告。

因為看到方老師最近兩篇文章,角色重疊和古墓幽靈兩篇文章的內容,發現那竟然是最好的莒光日軍中文告,所以詢問老師是否可以把老師文章轉載用到軍中,作為莒光日的最好教材?因為在軍中生涯那麼久,一直都覺得無所事事,生活得很無聊,在最近要準備退伍的日子中,才看到如此一篇精彩文章,如果平常在軍中的莒光日中教材中,可以看到如此精妙的文章報告,她就不必去提前申請退伍了!

 

方老師答應妍怡之要求,拿這篇文章去改造一下,再送入相關單位之中發表,必然會獲得相當稿費,再把稿費送交老師手上,則萬事OK不會觸犯戒律!而且可以讓這一篇文章在軍中萬世留名!

 

為什麼方老師對「留芳百世」這樣的一個名詞不用?而卻用了一個新創的「萬世留名」的新句子?

因為今年2007年是民國九十六年,立國時間剛好快滿一百年,如果不幸中華民國在四年之後出現任何政變?方老師一不小心錯用成語,馬上都要去背負這一個亡國之罪,所以「留芳百世」這個成語,方老師絕不敢使用!這樣的避諱其實是為了預防「政治敏感症」之發生!

 

妍怡又再說:「當她回家之後,自行修法的時候,會覺得力不從心!

而且會經常感覺到有很多人,在身旁譏笑她?」

方老師就請妍怡先用三昧真火燒起來看?以了解這些在旁邊譏笑的族群,他們究竟是什麼樣的東西?

妍怡起動三昧真火的力量燃燒的時候,臍輪的拙火所燒出的範圍很窄,方老師見到許多法界眾生在旁邊冷笑,譏笑妍怡這一個小女孩,認為她只是一個女孩,雖然很努力去練習各種密法修行,但是法界之中的一個小小嬰兒,又如何能夠展示出她的神通法力呢?

 

方老師到了今天、終於了解妍怡回南部時,所遭遇到的真實困境是什麼?

原來是許多年紀大的憎上慢人,圍繞著她的生活周圍環境,這些老傢伙都喜歡譏笑年青人,因此等妍怡回家落單的時候,都集中在她的周圍來戲弄她,讓她在多種密法修行上挫折多多,用來打擊她的信心,作為嬉笑取樂的對象!

所以方老師就開始教導妍怡,採用不同的教導方式,來對付這一些老不修的憎上慢人!雖然這些老不修的傢伙,曾經在佛法修練的圈子之中,混水摸魚的過了一些日子,但是生老病死的問題解決不了,卻修養成一副厚厚的臉皮,喜歡戲弄新進弟子,調撥是非黑白,但是基本的人生問題,對生死一事卻沒有敢去碰觸過,所以方老師就使用新方法,去修理他們這樣的一群老油條!

 

方老師跟妍怡說:「像妳這樣的小孩子,拿著刀槍在手上,妳會殺人嗎?」

妍怡說:「不會!因為小孩子的力量太小,根本沒有能力去殺人?」

方老師再問:「如果妳是王子,雖然年紀輕輕,如果是武器在手時,妳有能力去殺人嗎?」

妍怡回答:「如果我是王子,跟年齡無關,與權力有關,我當然可以殺人了?」

方老師再說:「妳今天是亞刃王子,妳今天為什麼殺不了人?」

妍怡聽到方老師這樣的一問,心中生起了感觸,接著是有一股能量升起,身體閃出了亮光,內心世界之中泛起了強烈的亮光,腦袋之中湧出了非常強有力的能量,思考著如果我是亞刃王子,擁有魔界巫師的巨大能量,那一個敢來笑我!

 

方老師跟著說:「妍怡妳今天已經是被認證成為將來的密教傳法上師,那身份就是阿逸多法輪中心的法王子,如果有那一位法界的眾生

不服氣,想來挑戰妳的能力,妳現在就可以使用妳法王子的權力和天劍的法力,把那些不聽話的老傢伙殺光!

看誰再敢笑妳就出手把他們殺掉他!」

 

果然、妍怡的身心開始轉變的時候,三分之一的法界眾生都願意支持她歸順她,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數不服她!方老師指導妍怡先建立自己的勢力,把那三分之二的力量培植長大,變成自己的御林軍,其餘的三分之一則直接以天劍的力量去宰殺他們,完成這一種基礎作業之後,妍怡發現她開始擁有強大的軍隊支持她了!

 

所以方老師再指示她,現在要開始學習指揮軍隊,命令他們進入屏東、台南、高雄三個區塊,依照剛才的原則辦事,有誰願意支援她的?又有誰是反對她的?把敵人和朋友之間分隔清楚,該幫助他們皈依或者該把他們殲滅,鞏固自己的地盤和實力,然後再擴張範圍往北延伸自己的勢力,北上雲林、嘉義、彰化、台中、南投把台灣中部以南的地盤吃下來,整個南台灣吃下來之後,就可以實行「南霸天」的事業版圖了!

 

(四)肩挑大業

妍怡在宗教修持上,今天是第一次讓自己的心情達到如此高峰狀態,可以把來看扁她的人、岐視她的人、譏笑她的人、作弄她的人、坑她的人、殺得如此痛快淋漓!多年來壓抑在心底下之仇恨,可以一股腦的全部釋放出來,真是痛快至極點了!

 

收復了南台灣的土地,所有民間寺廟之中的牛鬼蛇神,他們都全部舉手投降了!

她從來就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可以在那麼短的時間中,如此大快人心的做一番事業!一直以她都想像宗教事業:「是她一生最難做好的事、是她一生最難成功的事、是她一生都無法完成的大事!」

經過今天這樣的一戰之後,她才知道宗教之中也有殺伐之氣,宗教之中也有需要用到軍事專材的時候!而且殺了那些該殺的人之後,不但沒有罪過,而且是功德一件!原來這樣去殺敵人也可以成就佛法的功德事業,所以有這樣方便的方法可以用,成佛的目標就真的非常容易了,絕對有可能在今生之中就把它全部完成!

 

方老師再跟她說:「妳是否殺進草屯了?妳有沒有碰到任何阻力?」

妍怡回應說:「目前沒有碰到阻力,但是軍隊尚未進入草屯,因為在平常留守和活動的的地方多滯留了一下,所以軍隊尚未進入草屯!

…….

現在已經進入草屯了,並沒有遇上阻力,進入這一個山頭,頭號預定對手好像已經失去了法力,他已經沒有能力反抗了!只是他的弟子

圍上來追問:請教我們是顯宗還是密宗?

如果是密宗他們就願意皈依?」

方老師指導妍怡回答:「我們是顯密融通,內外兼修的宗派!」

因此妍怡就在草屯收了許多轉派靠行的弟子!進入埔里之後,她看到一個非常強大的阻力,擋著她的前進?這一團亮光之中出現一老人家,不知道他的來歷如何?

 

方老師指導妍怡的對答,向對方詢問:「請問你是當年的淨飯王嗎?」(對方點頭回應!)

方老師又教妍怡再問:「請問釋迦牟尼佛是釋迦族的血脈嗎?」(對方搖頭回應!)

方老師教妍怡再問:「請問釋迦牟尼佛成佛所帶來的聲譽和利益,與釋迦族二萬五千人

之死亡,那一種的利益比較大?」 (對方無法回答、法身縮得非常小!)

方老師再教妍怡發問:「請問西藏的赤松德贊王又是你嗎?」 (點頭回應!)

方老師再教妍怡再問:「請問蓮花生大士入藏之後,對西藏帶來了幸福還是災難?」

 

經過妍怡這樣的來回追問,對方就一步一步的退化成不見踪影,但是妍怡進入山中也看不到什麼佛菩薩?所以準備離開埔里,但是方老師卻告訴她:還有一處地方要去修理!

 

進入埔里中台禪院,看到中間的寺廟建築非常雄偉莊嚴,林間蔭木成林,出現好一番氣象!方老師告訴妍怡說:「先去把唐代的普寂法

師找出來?」

方老師教妍怡發問:「請問普寂法師當年爭認七祖之事,為何最後會輸掉給神會?」

普寂法師回應說:「皆因為政治兩字!」

方老師教妍怡再問:「當年神會在荷澤寺挑戰北宗的時候,普寂何曾沒有使用過政治手法操作,為何還會先勝後敗?」 (普寂法師這次

低頭沒有回答?)

方老師教妍怡再問:「當年普寂法師,因為有一群文武百官之弟子相助,所以想去改變歷史,嚐試出手扭轉禪宗之傳承事實,差一點就

達成所願!後來卻被禪宗七祖之神會,出手推翻了你的佈局!把你打回原形!」 (點頭回應!)

方老師教妍怡再說:「今天你也因為有舊官僚的支持擁護力量,所以成就了今天的偉大功德事業!但今天是否還會落入過去的軌跡槽臼

之中,再來歷史重演一次,被阿逸多法輪中心的第七位傳法上師,把你推倒在歷史洪流之中,讓你回溯舊日名落孫山之沈痛感覺!」

 

(五)累世無名

妍怡說完這一番話之後,眼前一亮竟然看不到任何宮殿建築,剛才呈現在眼前的雄偉建築瞬間不見了?但是種植在外面周圍的大樹卻不斷的長高,高度根本就蓋過了原先的建築物!所以有點好奇的詢問方老師?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方老師回應說:「本來這堣@片的土地,最有價值的東西就是種植在外面的大樹,這些大樹的原生地本來就分散在各大洲,種植在不同

的國土之中!

後來因為動用了許多人力、財力和物力,才把這大樹收集起來,種到這一片土地上!

 

今天這些大樹都長好了,回復正常的生命力之後,植物它們原生地的土壤之中,其實是帶有不同的宗教體系力量,這些力量因土壤和植

物的關係,是一種形影不離的兩種物質,一旦它們的生命力結合之後,就會產生強大的尋根力量,把當地土壤中的宗教體系帶入這一座

宮殿之後,就會形成地海古墓一樣的特質,宮殿堶捧|隱藏著許多累世無名者,這些累世無名者因為來自世界各地,各有不同的宗教體

系,所以相互之間各不相屬!

因此這一座宮殿,從今天起、就會變成全世界累世無名者的集中地!

一座有名望、有指標性的世界性宗教建築物!」

 

這些累世無名者,是因為土地之中的原始植物,被世人移走穿州過省遠渡重洋之後,種植在這堛滿A他們是來保護他們的原始植物,所以他們本身因為這一種人為因素之後,而獲得法界之入境護照,和永久殖民地居民之資格!所以一般性宗教人物和法術,都無法把他們趕走,也許這堛漁c殿建築,更適合變成地海古墓的族群居住,這就是我們今天已知的答案!

411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