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上篇-武則天

 

(一)前緣

417日星期二上午,昨天把聖女貞德的文章寫好之後,就想到聖女貞德是歐洲的宗教名女人,在中國歷史上能夠與她有同等條件的名女,只有慈禧太后和武則天兩位可比,本來方老師原定要先從慈禧太后下筆,但是因為桂蕾和庠蓁的先後出現在法輪中心,方老師被她們身上的歷史帶動之下,只好改變初衷,把次序改為先從武則天和上官婉兒的研究開始,調整了文章之寫作順序!

 

416日星期一上午,桂蕾先到法輪中心領回她購買的龍生九子,陪同到達的人有湘懿同行,桂蕾的大腿內側鼠蹊部位仍然疼痛,只是痛苦的程度減輕,並沒有完全消除?

 

方老師替她檢視的時候,看到了一條黑色的毒蛇緊咬不放,所以心堛器D這一條毒蛇的因緣,乃胡師兄的賢內助,因為痛恨丈夫之節,所以緊咬不放之下,讓胡師兄在不經意的甩擺毒蛇的時候,就把這一條五台山帶下來的真龍摔丟了?

 

天下之事就是那麼的湊巧,居然會在十八年之後,被方老師的弟子接走這一段的因緣!

方老師指導桂蕾善待這一條毒蛇,並且好言安慰一番,讓她回到守護龍神的護法組中,回復過去守護神龍的職責之後,就一切都恢復正常!

方老師細推之下,原來是桂蕾與文殊菩薩之間有過去的因緣,變成今天能夠承接這一尾金龍的主人,經由正確的修煉方法之後,才把金龍化去外形,回轉法界之中轉化成光體,在平常狀態之下,不可以露出真形法相以避免怪力亂神、震驚天下!

 

417日上午桂蕾又到法輪中心,湘懿心中有些問題呈現,自己發現原來是昔日之中的女巫,因為使用魔法不當傷害其它島民,所以被另一位大法師施法還擊受傷,大法師後來才發現女巫的年紀太輕,原來只不過是小女孩,所以憐惜之心頓起,替她療傷和照顧生活起居!

小女孩自從受傷之後,就不願意再長大,內心世界的自責和逃避作用,所以把自己封鎖在自己的思想世界之中,一直逃避現實的過著沒有長大的小女孩的生活!

今天終於找到問題所在,所以希望今天能請方老師幫她解困?

 

方老師聽到這樣的請求,感覺到桂蕾的真龍已經產生實質的威力了!

所以家人都開始受惠,終於發現自我的秘密、而且自願走出這樣的陰暗日子中!

所以就幫忙她進入思考邏輯中,以ABC理論的對辯方式,一步一步的破小女孩的想法,讓她知道一個重要的問題!

今天不是妳沒有長大就不用還債!

其實執法者已經在偷偷的時光轉換過程中,把她身上的福報已經全部抽走!

她今天自以為是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其實真正的時光轉換過程中,已經是一個滿頭白髮,滿臉鄒紋龍鐘老相的八百歲老太婆!因此無論是七八歲的小女孩子宮尚未成熟;還是八百歲的老太婆,子宮太老已經不能受孕了!

 

聽到這一個真實的消息,這一個小女孩才知道!

原來她一直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之中,是一個虛擬出來的世界把她包住,那不是巫術的魔法封鎖,而是自我欺騙的一種行為所造成,因此把今天這一個局打開之後,整個身心才獲得開暢和平衡!

 

(二)主角登場

417日上午十一點半鐘,今天的重要主角登場了!庠蓁到達法輪中心之後,桂蕾和星媽都希望她能夠很快的掌握住自己香爐的力量,但是庠蓁的表現非常茫然?

她這幾天以來都一直在想這一件事?今天接上了這一個香爐之後,她究竟需要做什麼樣的事?手上捧著香爐能夠替她解決什麼樣的生活問題?因為太多的問題浮現出來之後,只變成非常嚴重的干擾力,讓她真正的頭痛起來,那是心理的頭痛帶動到真實世界的頭痛,有許多熱心人士不斷打電話給她,指導她如何去、如何去做事?

但是那些東西、究竟是不是她內心世界想去爭取東西?

後來才發現她大腦之中完全一片茫然!最後覺得還是要找方師來替她解決問題?

 

方老師跟她回應說:「進入了這樣的一段修持,不能接受任何人的指導!

必須要自已去悟道!妳第一個問題、應該不是如何去解決龍的問題?妳應該回到基本問題上思考,妳為什麼到了今天的日子,還跟本沒有進入修持的狀態之中,妳根本就不是一位修持者,反而好像一個喜歡咬著狗骨頭的狗一樣?

只是妳咬的骨頭並不是一般金錢和財富?妳喜歡咬的骨頭都是一些文字!真的是咬文嚼字!好一條喜歡咬文嚼字的狗!那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回事?」

 

方老師這樣的一說,庠蓁也有一點錯顎!她本來就沒有理出任何答案,方老師的話讓她真的是跌落一個黑暗的沼澤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也失去了方向和目標?不知道如何才可以找到她自己的出口?

 

方老師看到她一頭露水的樣子,所以再引渡她去思維,由孫不二開始去尋找線索?

孫不二的行為,雖然她是第一個尋找到煉丹術成功的目標,她也引渡了其它五位的師兄進入成仙的道路上,但是獨對最小的師弟丘處機有點偏心,不但沒有拉他一把,連香爐都沒有交付給他,讓他在成吉思汗的蒙古地區生活了兩年,都無法說服鐵木真起用全真教,無法當起元朝的國師,究竟孫不二在想什麼?….

 

在唐代道士邢和璞的狗腿故事中,對著一行大師拍馬屁的時候,妳又在幹些什麼事?

到了唐代武則天的時代,上官婉兒又在做些什麼事?妳只要把這些線索連結在一起看,就會看到端倪找到線索?妳只要找到從什麼時候開始讓自己變成如此狗腿的時候,那就是妳的答案?

 

(三)武則天

先從武氏家族來看,武則天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武則天

中國封建王朝的皇帝,傳位都是男的,而武則天卻是中國歷史上惟一的女皇帝。西漢高祖皇后呂氏曾經臨朝稱制15年,但並沒有稱帝;清代孝莊文皇后和慈嬉太后把持朝政,也沒有改變皇姓。

武則天實際統治中國長達半個世紀,她公開宣稱自己是皇帝,且改了朝代,取李唐江山而代之,國號周。武則天是在封建社會的鼎盛時期登上女皇寶座的,這事實本身就足以說明武則天的傑出。

 

人們對這樣一個富有傳奇色彩的歷史人物充滿了好奇與疑問。

那麼,武則天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她為什麼能獨掌大唐江山?

 

她,一個在男尊女卑的社會中生活的女人,居然端坐於最高的位置上,雄視八方、號令天下,不管是戰功赫赫的武將,還是滿腹經綸的文臣,都俯首於她的裙據之下,口呼萬歲、洗耳聽命,使擁有600多萬戶的國家也以其強大的身姿傲立於當時的世界上。

她,就是武則天!

 

  才人武媚娘

  武則天,原籍並州文水(山西文水)。她的父親武士彠是個木材商,官拜正三品工部尚書、都督等大官。其母楊氏,出身名門大族,外祖父楊達是隋朝的宗室宰相。

功臣之後 至唐代,楊家在京城堣]還是顯赫的宗族。儘管如此,武則天的家庭在當時也還是不入上流社會的“寒族”。

 

武則天的父親靠做木材生意致富,後結識李淵。

在晉陽起兵以後,李淵命他為行軍府司鎧參軍,一直為唐軍提供軍需,直到唐軍進入長安,被李淵尊為“太原元從功臣”。

然而,這並不能改變他的家族出身,按當時的門閥觀念,所謂名門望族,是在一百多年間一直控制著西魏、北周和隋、唐政權的關隴集團,只有出身於這些家族的人,才能獲得朝廷的承認,才有資格在朝廷中擔任重要的官職。

 

按武則天父親的經歷和官位,當然可以躋身於士族之列,但論其血統出身,卻是寒微之族。唐太宗貞觀十二年,朝廷修《氏族志》,不列武姓,“不敘武氏本望”,社會上也攻擊武家是下等族姓,甚至連突厥人都稱:“武,小姓。”武家被排斥在貴族之外,想取得很高的權力和職位,是十分渺茫的。

 

武則天就生長在這樣的家庭堙A既有著上流社會的榮華富貴,又有著寒門微族的“歷史出身”。上流社會的生活刺激了她的權勢欲,寒門微族的出身又使她無法實現攫取權勢的欲望。武則天自小就在這種矛盾的心理狀態下長大,逐漸養成了仇視名門士族、不擇一切手段地攫取權力的性格特徵。

 

 

武則天9歲時,父親病逝。她的兩個異母家兄武元慶、武元爽和堂兄弟武惟良、武懷運對她們母女甚是薄情,在充滿矛盾的家庭堨肮△L疑是很壓抑的,武則天不斷地尋求向外發展的機遇。

貞觀十年(636)元月,長孫皇后去世,次年,太宗李世民聽說武士彠家中的次女生得十分美貌,特命下詔召其人宮。這時,武則天年僅14歲。

 

一般來說,這種年齡的女子都不願離開父母,況且一入深宮,如同生離死別。

而小小年紀的武則天則把這看成是一個機會,並且可以擺脫兄長們的管束和壓抑,因此,她很願意進入宮廷。當時,她的母親“慟泣與訣”,武則天反倒覺得大可不必,她笑著勸慰母親說:

“我去見天子,怎麼能知道不是福緣呢?為什麼要哭哭啼啼,作兒女之悲?”

這種對家庭生活的厭惡和對深宮生活的無限憧憬,足以說明她與一般婦女的性格、見識截然不同。

 

   寂寞才人 武則天入宮後,被唐太宗封為才人,賜號武媚(人稱媚娘)。

根據唐朝的制度,皇帝除了4個妃子之外,還有36個嬪妃婦,81個女禦。

才人是36個嬪妃中最低的一等,在所有的妃嬪中居於中等偏下的位置。

才人的職責是記錄妃嬪們的飲宴睡寢和蠶桑之事,向皇帝敍述她們一年中的收穫情況。相對而言,這種內職是比較重要的。唐太宗直接封武則天為才人,是挺看重她的,但也不是像有的野史所寫,唐太宗一見武則天就被她迷住了,然後專寵武則天一人。

 

  有一個著名的例子是武則天馴馬。

由於職責的關係,武則天常常可以見到唐太宗。與當時的其他妃嬪一樣,武則天很想在皇帝面前表現自己。

據說有一次,唐太宗在宮女們的簇擁下去看馴馬,那馬是西域的貢品,名叫“獅子驄”,性情剛烈。太宗問大家:“你們誰能駕馭它?”

武則天說:“妾能制之,然需三物:一鐵鞭,二鐵錘,三匕首。鐵鞭擊之不服,則以鐵錘擊其首,又不服,則以匕首斷其喉。”

幾十年後武則天回憶起這段往事,說“太宗壯朕之志”,意思是太宗很稱讚她的氣概。

 

  但這次表現並不是很成功,因為她仍然沒有得到唐太宗的寵倖。

武則天14歲進宮,在宮中度過了整整12個年頭,既沒有為太宗生養子嗣,也沒有得到升遷,足見得寵一事與她無緣。

當時民間盛傳“唐三世之後,女主武王有天下”,太宗被流言所懼,擔心自己的基業會因此而垮掉,因此想把與“武”有關的人都下令處死。

早年隨太宗出生入死的大將李君羨因此事喪命,原因在於李君羨官拜左武衛將軍,爵封武連縣公,又掌宮城北門的玄武門宿衛,都有“武”字,偏巧他的小名又叫“五娘”。太宗未能想到後宮的武才人而殺一名勇將李君羨,從反面證明武則天“未容君王得見面”的事實。

 

武則天並不被太宗寵倖,也許是因為唐太宗這位一代英主只喜愛像長孫皇后、徐賢妃那樣溫柔的女性,而武則天在馴馬事件中給太宗的印象是個性剛烈,且有一種暴烈、攻擊和敵視、不順從的傾向。對於這樣的女子,太宗雖然會稱讚她氣概非凡,但內心卻已有疏遠之意。

 

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十多個春秋過去了,不少妃嬪都有所晉升,而她仍然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才人,在半幽禁的生活中度過了青春。

深宮生活的寂寞,使武則天慢慢品味到宮廷生活的方方面面,這對於一個不甘於現狀的人來說,倒成了一種受用不盡的財富。

 

人宮12年,武則天學會了不少新東西,在學識方面比以前有了較大的進步。

首先,她接受了嚴格的宮廷教育。她同眾嬪妃一起學習禮樂,特別是詩歌和書法。

在這一過程中,她進一步熟悉了上流社會,提高了自己的文化素養。

其次,她有機會接觸皇家公文,讀到許多不易得見的書籍典章,並且瞭解了一些宮廷大事,眼界漸闊。加之多年生活在唐太宗身邊,耳濡目染太宗的治國方法,也日漸通曉官場政治和權術。她從一個初涉世事的少女逐漸走向了成熟。 

  

 從尼姑到皇后

 

  二次入宮 貞觀二十三年(649),唐太宗在終南山中病死。這一事件對於武則天的宮闈生活產生了重大影響。按照唐制,武則天同其他未生養子女的宮女們一起被剃度落發進了感業寺,空守青燈梵鐘,時年26歲。

 

早在太宗病重之際,武則天見太子李治經常出入宮廷探視,就靈機一動,希望把自已的終身託付給出自己小四歲的太子。於是,她就想方設法地接近太子,並取得他的好感。

太子李治生性溫和,乍遇武則天這麼一個美貌端莊、通達事理而又善於理事的年輕女子,不禁傾心。武則天與太子李治在名義上是母子關係,按照封建倫理道倫理觀念比較淡薄,男女之間的禁忌也比較鬆弛。

 

後來李治在一個詔書中寫道:“膚昔在儲貳,特荷先慈,常得侍從,弗離朝夕。宮壺之內,琣蛚蔑`,嬪嬙之間,未嘗迕目。聖情鑒悉,每垂賞歎,遂以武氏賜膚,事同政君。”

意思是說,他在當太子的時候,深得太宗喜愛,常常呆在太宗身邊,妃嬪往來,他連看也不看。太宗對此十分讚賞,就把武媚娘賜給了他。

 

這件事就同漢宣帝給皇太子選王政君一樣。

實際上,“常得侍從”確系事實;“未嘗迕目”則文飾之詞。

至於說唐太宗把武則天賜給了他,恐怕完全是他編造出來的謊話。

 

  武則天入寺為尼,李治對她也是一直未能忘懷,然而新君即位之始,他並沒有多少機會去見她。永徽元年(650),在太宗周年忌日時,李治以去感業寺進香為名,在那堥ㄗ鴗F已經落髮近一年的武則天。

史書上記載說:“忌日,上詣寺行香見之,武氏泣,上亦泣。”

唐高宗雖然思念武則天,可因為她曾侍奉過唐太宗,所以不敢公然把她接回宮中。

後來發生了兩件事,使武則天重入宮闕的夢想成為現實。

 

  一是武則天在感業寺生了一個男孩兒,就是後來的太子李弘。

李弘的降生,無形中抬高了武則天的身價。

二是這時王皇后與蕭淑妃爭寵,為離間高宗與蕭淑妃的關係。

王皇后也力主接納武則天入宮,並讓武則天蓄髮等待。

時隔不久,高宗不顧當時的禮教佛規,毅然將武則天接入宮中。

 

  武則天第二次入宮後不久,其子李弘也被冊封為代王。

這樣,她就在妃嬪中有了較高的地位。但她並不自尊自大,相反,總是彬彬有禮,顯得和藹可親,對於王皇后更是“卑辭屈體”,伺候得十分殷勤。

王皇后大喜,以為自己選對了人,便在高宗面前不止一次地說武則天的好話。

唐高宗本來就喜歡武則天,武則天再次入宮後的表現又十分得體,經王皇后這麼一說,越發覺得武則天可愛。永徽五年,武則天被冊封為昭儀,地位僅次於皇后與淑妃。

 

取代皇后 武則天並不滿足,她的目標是取代王皇后。

她十分清楚,自己必須同王、蕭二人進行一番較量,才能取得勝利。

武則天、王皇后、蕭淑妃之間的鬥爭不僅僅是尋常的後妃之間的爭風吃醋,還反映了當時各派政治勢力之間的明爭暗鬥,因而顯得十分尖銳。

  從當時的具體情況來看,她們三人各有長短:

  王皇后出自名門,是北周大將王思政的後代,她的叔祖母是唐高祖的妹妹同安長公主,且姿色秀麗,又是太宗親自選定的兒媳,已為皇后,有許多達官貴人撐腰。

但她與唐高宗感情不深,又無子女,且妄自尊大,在後宮中比較孤立。

 

  蕭淑妃長得漂亮,與高宗感情較深,又生有一男二女。

但在朝廷中勢力單薄,在後宮中沒有威信。

 

  武昭儀不僅生得美麗,聰明巧慧,與高宗感情很深,而且在後宮中威望較高,朝廷中也有一部分支持者。但出身低微,曾經當過唐太宗的才人。

 

  與王皇后、蕭淑妃相比,武則天有一個很大的優勢,那就是與唐高宗有深厚的感情。但是,王皇后有很大的勢力,蕭淑妃也不好對付。

因此,誰勝誰負,就要看誰的手段高明了。

 

  王皇后和蕭淑妃反對武則天的勁頭很足,但她們不能很好地合作,只是各自為戰,捏造事實,給武則天臉上抹黑。而武則天則不然,她一方面無微不至地體貼唐高宗,另一方面,在後宮中拉攏勢力,特別是拉攏被王皇后排斥的那些人,“伺後所不敬者,必傾心與相結,所得賞賜分與之”,通過他們掌握王皇后、蕭淑妃的一言一行,然後添油加醋,告訴高宗。

 

這樣,高宗便不信王皇后和蕭淑妃而獨信武則天。

史書說:“帝終不納後言,而昭儀寵遇日厚。”

雖然如此,唐高宗還沒有馬上廢掉王皇后的意圖。

武則天認為,有王皇后在,自己就不得安寧,更不可能當上皇后,這一勁敵必須掃除。

  

於是武則天就下了一個毒手,她殘忍地窒死自己的親生女兒,以此來誣陷王皇后。

這樣一來,高宗對王皇后的感情就徹底破裂了。

不久,武則天又誣告王皇后與她的母親行厭勝之術,詛咒自己,更讓高宗大為惱火,聯繫到小女兒的死,他終於下定決心廢掉王皇后而改立武則天。

 

  圍繞皇后廢立問題,宮廷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鬥爭。

朝中的元老大臣、高宗的舅舅長孫無忌因為與王皇后同是唐室的親戚,所以竭盡全力鞏固這個典型軍事貴族出身的皇后的地位,堅決反對廢王立武。

 

對於長孫無忌,武則天一度想用收買的方法來獲得他的支持。

她曾和高宗一同去長孫無忌家,給長孫無忌的兒子官做,又賞賜了許多金銀綢緞。

高宗對長孫無忌說,王皇后元子,暗示想立武昭儀為皇后。

長孫無忌把東西收下,卻仍然堅決反對立武則天為後。

武則天又通過自己的母親楊氏去活動,也不行。

 

這時,武則天只得另想出路。她找到了一批被長孫無忌排斥的人,主要的有中書舍人李義府、王德儉、御史大夫崔義玄以及許敬宗等人。這群不得志的寒門地主官吏經過權衡,決定投靠武則天。

 

李義府首先發難,公開上表:“王皇后有失婦德,請廢了她改立武昭儀,以順乎天下兆庶之心。”請求廢王皇后立武則天。

高宗也想借改立皇后之事擺脫長孫無忌等貞觀元老的束縛,見李義府如此支持自己的行動,非常高興,賜珠一鬥,又升為中書侍郎兼知政事,李義府得到皇帝賞賜以後,朝廷上一批善於鑽營的人也紛紛為武則天呐喊助威。

 

長孫無忌、褚遂良等人則竭力反對,褚遂良甚至拿出顧命大臣的架勢,以死相諍:

“陛下一定要改立皇后,懇請另選天下名門望族,何必一定要立武氏?

再說,武氏曾經服侍先帝(即做過太宗的才人),萬代之後,天下人該怎麼看待陛下呢?”說完,把手中象笏扔在殿階之上,叩頭流血,大聲表示要辭職,一副決然無疑的樣子。

面對這近乎威脅的姿態,高宗發怒了,準備將褚遂良推出去用刑。

武則天當時在簾後聽眾臣表態,因為被褚遂良揭穿出身卑微、侍奉先帝的老底,惱羞成怒,忍不住在簾中大聲說道:“何不撲殺此僚。”

長孫無忌連忙說道:“褚遂良受先帝顧命,有罪不可加刑。”這才作罷。

 

  褚遂良被趕下宮殿之後,宰相韓瑗和來濟被長孫無忌推出來說話。

他們不過是說一些“王者立後,只有選擇名家閨秀,才能孚四海之望”的陳詞濫調,高宗感到厭煩至極,沒有採納。韓瑗甚至因此被遣送回家。

 

  皇后廢立之事牽動了這麼多宰相,他們的態度如此頑固,高宗感到阻力太大了。

正在這時,與長孫無忌有著較深矛盾、幾次內廷會議都藉故缺席的開國功臣李勣說了一句話:“皇后廢立,說起來是陛下的家務事,何必要先問外人呢?”

 

這等於助了武則天一臂之力。

武則天又指使追隨自己的臣僚散佈言論,如許敬宗就在朝廷中散佈言論說:

“種田的農夫多收幾十石麥子,都想換個老婆,何況是貴為天子,這算得了什麼!”

於是,高宗決定冊立武則天。

 

  永徽五年(654)十月十三,高宗下詔,廢皇后王氏、淑妃蕭氏為庶人;

十月十九,詔立武則天為皇后;十一月初一,由司空李勣主持,舉行冊立皇后大典。

31歲的武則天,身著皇后禮服,昂首登上肅義門,李勣、于志寧獻上璽綬,率領百官朝拜,開創了百官朝拜皇后的先例。

 

  “二聖”執政 武則天當皇后以後,便開始對原皇后一党進行徹底清洗,把王皇后、蕭淑妃禁死於冷宮,把褚遂良貶死在愛州,逼長孫無忌自殺,又殺柳奭於象州,韓瑗被逼死在振州,這些人的主要親屬也都被殺或遭貶謫。

至西元659年,長孫無忌的權力集團被徹底摧垮了。

與此相應的是,效忠武則天的李義府、許敬宗等人被提升為宰相。

 

  據史書記載,西元660年,唐高宗李治因患風疾,對處理朝政心有餘而力不足,於是常將朝廷上的一些事交給武則天處理。“上初苦風眩頭重,目不能視,百司奏事,上或使皇后決定之。後性敏捷,涉獵文史,處事皆稱旨,由是始委以政事,權與人主侔矣。”

說她的權力與高宗相等,還是輕了,其實實權是掌握在武則天的手堙C

 

人們常說武則天統治了中國半個世紀,就是從這一年開始算起的。

但武則天專權日久,必然會從多方面產生問題:

一是她自己一反過去卑躬屈膝的常態,作威作福起來;

二是高宗的權力受到了極大的限制,常常覺得很憤怒。

正巧,宮中發生了一件告密事件,宦官王伏勝告發皇后在宮中秘密引來方士郭行真行巫蠱之術祈福。於是,高宗授意宰相上官儀起草詔書,要把武則天廢為庶人,上官儀正想如此,就欣然從命。

 

  武則天安插在上官儀身邊的暗探見事不好,急忙跑去告訴武則天。

武則天當即跑到高宗那堙A“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居然說服了高宗。

最後,高宗還勸慰加討好地說:“我怎麼會想到廢你呀!這都是上官儀教唆我的。”

以此開脫了自己。

武則天隨後指使許敬宗誣告上官儀與廢太子李忠圖謀不軌,將上官儀及其子上官庭芝下獄處死,籍沒家屬。至此,阻礙武則天掌權的最後一塊石頭也被除掉了。

 

  武則天進一步參與國政,每當皇帝臨朝,武則天必“垂簾於後,政無大小,皆與聞之。天下大權,悉歸中宮,黜陡殺生,決於其口,天子拱手而已”。

群臣朝拜和中外表章奏議,皆把皇帝與皇后合稱為“聖”,武則天的政治權力牢固地確立了。到上元元年(674)八月,高宗稱天帝,武則天稱天后。

  弘道元年(683)十二月,高宗在洛陽宮中駕崩。

從此,“二聖”時代結束了,武則天在政治上又開始了更大的經營。

 

血跡斑斑的女皇之路

   稱帝準備 從上元元年(674),武則天以“天后”之尊開始執政,至天授元年(690)正式稱帝的16年中,武氏為當皇帝做了大量的、長時間的準備,採取了多種有力有效的措施。

  首先,提高自己的身份和名望,這主要是通過修改《氏族志》為《姓氏錄》實現的。

唐太宗時期修的《氏族志》不載武氏宗族,武則天受盡了惡氣,這次,她重修的《姓氏錄》,把武姓列入第一等。

按當時官品的高下分為九等,凡五品以上的官員皆可入錄,升入士流。

官職比門第優越,這就從觀念上徹底打擊了舊的門閥士族,在當時是一大進步。

大批出身於寒門的庶族地主知識份子蜂擁而來,給當時的政治、經濟和文化帶來了一股生氣。而那些關隴門閥士族的後代們,完全喪失了憑祖先留下的名望而升官的政治優勢,他們諷刺《姓氏錄》是賞軍功的“勳格”,根本不是貴族志。

但武則天不管這一套,她用行政的方式強行收回《氏族志》,推行《姓氏錄》,在當時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其次,以修撰為名召入禁中的文人學士,從北門即玄武門出入禁中,參與朝政,時人稱為“北門學士”,以此分割外朝宰相權力。在這一點上,武則天充分顯示了她政治家的氣魄。

在稱“天后”後的四個月,她即以皇后的身份向高宗提出了12條政治建議,史稱“建言十二事”,內容包括勸農桑、薄徭賦、息兵、廣言路、習《老子》等,涉及政治、軍事、文化多個方面。

毫無疑問,這些建議是她的幕僚們,經過對唐代社會長期的觀察和仔細的研究而有針對地提出來的。“建言十二事”具有政綱性質,都以皇帝詔令實行。

 

  再次,武則天以祿位、官爵拉攏天下之士,進一步發展了科舉制。

科舉制起于隋、興于唐,雖面向全社會,但也往往限於貴族士人。

所以唐初的仕途雖較前代為寬,但從當時的社會狀況來看,仍然是比較窄的。

對此,唐太宗十分不滿。他曾準備拓寬仕途,實行自舉,但因有人反對而未能如意。

 

武則天為了壯大自己的勢力,使更多的有識之士成為自己的支持者,邁出了唐太宗所未能邁出的一步。垂拱元年五月,武則天下詔實行“自舉”,即無論是現任官吏,還是平民百姓,只要有才幹,都可以毛遂自薦。那些庶族地主出身而得到提拔、授官的人,對武則天十分感激,因此多成為武則天的忠實擁護者。

 

  在皇后與皇帝之間,還有“太子”這一道幾乎不可逾越的“欄杆”。

武則天先後生有4子,依次為李弘、李賢、李顯(又名哲)、李旦(又名輪)。

武則天先是鼓動高宗廢了並非自己所生的太子李忠,立自己的長子李弘為太子。

李弘並不好駕馭,後因病死亡,又立次子李賢為太子,李賢學問才名很高,深得眾望,唐高宗還特意給他配了得力的宰相班子。

武則天惟恐大權旁落,設法將李賢廢為庶人,立三子李顯為太子。

弘道天年(683),高宗卒,中宗李顯剛剛繼位,武則天則以皇太后名義臨朝稱制。

一年後便廢掉中宗,改封廬陵王,立四子李旦為帝,是為睿宗。

李顯、李旦都是昏庸無能之輩,在皇帝位上也是傀儡,處處受制於武則天。

 

  武則天改東都洛陽為神都,預備作為登基後的京師;更改了唐朝百官名稱,為自己改朝換代、登基稱帝、建立新秩序邁出重要的一步。

 

  鎮壓叛亂 武則天的政治經營和廢黜中宗的舉動,引起了揚州徐敬業等人的兵變。

徐敬業是李勣(李勣原名徐世勣)的孫子,他和同夥都是官場失意,屢遭貶斥,此番兵變是以匡復廬陵王李顯為旗號,公開反對武則天,朝中宰相裴炎也與之勾結,可謂內憂外困。

但武則天臨危不亂,她先不失時機地斬除了裴炎、程務挺等人,以除肘腑之患,又急調30萬大軍,在不到50天的時間堨酋w了徐敬業之亂。

時人陳子昂說:“揚州構逆,殆有五旬,而海內晏然,纖塵不動。”也就是說,這件事並未引起更大的政治動盪和社會危機。可見徐敬業違逆了民意,而武則天卻甚得民心。

 

  武則天在平定叛亂後對內臣叛變十分惱火,她對宰相班子進行了大調整,並嚴厲地訓誡了群臣。史書上是這樣記載的:太后震怒,將群臣召到便殿,訓斥說:

“朕沒有辜負天下人的期望,你們都知道嗎?”群臣回答說:“知道。”

太后又說:“朕侍奉先帝(高宗)二十餘年,憂慮天下到了極點!

公卿富貴都是朕賜與的;天下安樂,也都是朕長期治理的結果。

先帝駕崩,把天下託付於朕,朕不愛已身而愛百姓。

如今為首叛亂者,皆出於將相,這些大臣竟如此辜負朕的期望!

你們中有接受遺命老臣、倔強難制超過裴炎的嗎?

有將門貴種、能糾合亡命超過徐敬業的嗎?

有握兵宿將、攻戰必勝超過程務挺的嗎?

這三個人,在群臣中都很有威望,因不利於朕,都被朕殺了。

卿等有能超過這三人的,就趁早叛亂;

不然,就必須革心事朕,不要讓天下人恥笑。”

群臣跪伏頓首,不敢仰視,說:“唯陛下所使。”

 

  武則天講的每一句話,都是擲地有聲!

如此眾多的男子漢,包括那些歷經沙場的武將和學富五車的文臣,統統都跪倒在一個女人的腳下,不敢說一個“不”字,這是何等宏大的氣魄!

 

  平定徐敬業的兵變,使武則天的威望大大提高。

第二年正月初一,大赦天下,改元垂拱。隨後,武則天竭力喧染秉承天意的神秘氣氛,為登基大造輿論。武則天的侄子武承嗣親自導演了一出“洛出書”的喜劇。

史載,武承嗣使人在一塊白色的卵石上刻了“聖母臨人,永昌帝業”八個大字,以碎紫石和藥填之,使之變得古雅別致,如天外之物,然後放入洛河邊的一個小潭內。

幾天以後,武承嗣派雍州人唐同泰從水中撈出,獻於朝廷,宣稱發現了“洛書”。

 

《易。系辭上》雲:“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在古代中國,人們把河出圖、洛出書當作帝王德高功大、治國有方、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的代稱。

唐同泰既稱這塊瑞石得之洛水,無疑是向朝野宣告:武則天臨朝以來,勵精圖治,天下太平,以致上蒼降瑞,出現了洛書自現的奇跡。

而且,這書上明明寫著“聖母臨人,永昌帝業”的話,可見,上天的意思是讓武則天永遠當政。  武則天高興地將白石命名為“寶圖”,表示要親拜洛水,受寶圖。

 

心驚膽顫的睿宗皇帝也趁機討好,率群臣上尊號“聖母神皇”,並製作了執掌國柄象徵的神皇之璽(即玉印)。“神皇”之號表明武則天離正式戴上皇冠的時間已經不遠了。

李唐宗室不甘心眼巴巴地看著江山易姓,垂拱四年(688),唐高祖第十一子韓王李元嘉首謀起兵,打出“迎還中宗”的旗號,其他一些李唐宗室也先後回應。

武則天毫無畏懼,果斷地調兵遣將,又將這次反抗鎮壓了下去。由此看來,武則天在當時的政治格局中已佔據了絕對優勢。

 

  酷吏政治 也是在平定徐敬業叛亂的這一年,武則天鼓勵告密,開始啟用酷吏。

根據侍御史魚承曄的兒子魚保家奉獻的“良策”,武則天詔令鑄造4個銅匭,分別塗上青、丹、白、黑之色,青匭置朝堂東,稱“招恩”;丹匭置朝堂南,稱“招諫”;白匭置朝堂西,稱“伸冤”;黑匭置朝堂北,稱“通玄”。

並命令正諫大夫為知匭使,侍御史為理匭使,受理天下告密文書。

 

這項措施表面上主要是為了廣開言路,通達下情,實施中也起到了這樣的作用,但最重要的,是想借此途徑發現和掌握異己分子的活動,以便及時清除。為了方便告密者,武則天下令各州縣,凡欲迸京投書告密者,沿途給予驛馬和五品官待遇;告密者不分貴賤,一律接見,告密屬實者擢官賞賜,不實者也不追究。

一時間,四方告密者蜂擁而來,進京投書銅匭絡繹不絕,為武則天清洗異己分子提供了許多線索。

 

實行告密制度期間,武則天又物色到了一批酷吏。

在後來的唐中宗詔令列舉名單中,共有27名,大都出身無賴,性情殘忍,專以告密陷害為能事,各有一番作為和“貢獻”。其中最為厲害的是索元禮、周興、來俊臣。

來俊臣和另一名酷吏專門編寫了一部告密專著《羅織經》,作為培養酷吏的教材。

武則天放手任用這些酷吏,讓他們給自己充當鷹犬和劊子手。

 

  武則天實行“告密”制和任用酷吏,主要對象當然是與自己作對的李唐宗室和元老大臣。垂拱四年(688),李唐宗室起兵失敗後,高祖李淵、太宗李世民的子、孫、女、婿十餘人被貶、流、殺。太宗第十子貝州刺史李慎因被告與越王李貞交往過密,二人及其子孫多人被誅殺。

永昌元年(689),連州別駕、鄱陽公李★(高祖之孫)秘密策劃去廬陵迎立中宗李顯,事情洩露後,李★與太宗的孫子李煒等12人被殺,天宮尚書鄧玄挺是李★岳父,也以知情不報罪被殺。載初元年(690),武承嗣指使酷吏周興捏造謀反罪,誅殺高宗第四子李素節及其9個兒子,高宗第三子聞訊,驚恐之下,自殺而死,其子7人也被殺。

 

同年,又殺高祖第二十一子密王李元曉的長子李穎等21人,誅其親黨數百家。

至此,李唐宗室幾乎被殺盡。武則天的這種十分過火的恐怖政策,使得朝廷上下“人人自危,相見莫敢交言,道路以目”,確實是無人敢造反了。

  武周皇帝 西元690年,武則天稱帝的計畫其實已完全實現,至於做皇帝的名號,只是一個手續問題。

 

  西元6907月,東魏國寺堛犒洶H法明寫了幾卷經書,書中說武則天乃是彌勒佛投胎轉世,應該代替唐朝做淨浮提主(即東方之主)。一些洞察時勢的大臣在不可逆轉的現實面前,開始爭相上疏請求太后稱帝。

載初二年(690)九月,侍御史傅遊藝鼓動關中百姓900多人來到長安的宮門外,上表請求把大唐的國號改為周。武則天假裝推辭,沒有應允,但升了傅遊藝的官,把他提拔為給事中。

不久,朝中百官及宗室,遠近百姓,四方邊遠地區的酋長以及沙門、道士一共6萬多人,組成了一支極其龐大的請願隊伍,重複傅遊藝的請求。居於別宮的睿宗皇帝李旦權衡利弊之後,也同日上疏,請求“賜武姓”,為武家盡忠。

 

李旦此舉表明皇帝要自動讓位給太后。

為了讓武則天的登基更具有順應天命的性質,幾個大臣還上奏說祥瑞出現,一隻鳳凰從明堂飛入上陽宮,萬隻赤色鳥雀飛集載明堂。武則天見“民意不可違”,只有順從。

 

  天授元年(690)九月初九壬午,正是秋高氣爽、豔陽高照的九九重陽節。按唐朝人的習俗,要登高遠眺、親朋高會。武則天正是選擇了這一天,在朝野上下一派勸進請願的熱鬧氣氛中,從容登上了九五至尊的寶座,實現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目標。

67歲的武則天成為中國歷史上惟一加冕的女皇。

她自稱“聖神皇帝”,建國號大周,改元天授,表示她的皇位是上天所授,歷史上稱為武周政權。洛陽改為神都,成為武周的都城。

 

從此,武周王朝代替李唐王朝達15年之久。

  武則天之所以改唐為“周”,原因之一是為了彰顯姓氏,尊崇本根。

據史書記載:“武氏出於姬姓。周平王少子生而有文在手曰‘武’,遂以為氏。”

武則天以周氏苗裔自居。另外,唐高宗曾封其父武士彠為周國公。

所以以“周”為國號,顯然有表明“來歷”的意思。

 

  武則天登基以後,把兒子睿宗降為皇嗣,皇太子李成器為皇孫,並賜姓武氏。正式建立了象徵天子之家的武氏七廟。唐朝的太廟改為享德廟,不過依然能夠得到四時享祀。

 

  武則天能夠稱帝是時機加個人努力的結果。

  武則天所處的時期是一個特殊時期。在當時,門閥地主已經衰落下去,普通地主的力量還沒有發展到成熟的程度。

從太宗到武則天做皇后有30年,到她做皇帝,經過了50年。在這三、五十年中間,正在興起的代表封建制度本身的普通地主的力量有了很大的發展。它們是順著兩條道路發展起來的:

一條就是通過軍功取得勳田而起家的;

另一條是通過農村中貧富分化的道路發展上升的。

 

關東地區生產關係比較先進,普通地主的力量也比較發達,許多農民、小地主不服兵役,上升很快,經過三五十年,大批新興的普通地主發展起來了。他們在各方面都要求有所表現,在政治上要求地位,在社會上要有所作為,要求通過各種方式表達他們的抱負。長期受壓抑的庶族地主要奪取政權,所以把武則天推到了前臺,武則天則客觀上幫助了普通地主的興起,進一步打擊了大地主、豪強地主。

 

  高宗身體不好給了武則天參政的極好機會。

顯慶五年(660),唐高宗得了重病,“風眩頭重,目不能視”,現在還不能完全確定是一種什麼病,但無論如何,“風眩頭重、目不能視”是非常痛苦的事。唐高宗最初染上此疾,醫治了幾個月都沒有好。

在這種情況下,需要有人幫他臨朝,處理國家事務。由誰出面好呢,當然是皇太子。

可是,當時太子李弘年方八歲,且“多疾病”,根本不可能斷決庶政。

 

宰相許敬宗等人能夠處理朝政,但不能完全依靠他們,否則,便有大權旁落的可能。這樣,武則天就顯得異常重要起來,成了惟一可以完全信賴的人選。他們既是生活中的伴侶,又是政治上的夥伴。此時高宗讓她幫助處理朝政,是順理成章的事。

 

  主觀上,武則天有參與朝政的本領。

如前所述,武則天自幼聰明好學,權變多智。

不平凡的經歷開闊了她的視野,鍛煉了她的意志,豐富了她的知識,增長了她的才幹。

她深知前朝古代的治亂得失,又有同反對派作鬥爭的實際經驗,政治頭腦靈活,能夠排憂解難,把握風雲變幻;她具有較高的文化素質,而且精力充沛、作風頑強,能夠吟詩作文,批閱奏章,日理萬機。武則天又與唐高宗情投意合,心心相印。

這種密切關係自然而然地促進了武則天的參政,進而稱帝。

 

  唐代社會對於婦女的寬容,讓武則天有了出位的條件;高宗身體不好給了武則天機會。但無可否認的是,武則天的成功也是她拼搏、鬥智的結果。

她除掉皇后、除掉反對自己的大臣、除掉李唐宗室,甚至除掉自己的親生子女,以一種強硬的手腕與剛勁的性格,打通了一條指向皇帝寶座的路——一條血跡斑斑的通途。 

   

莫衷一是的乾陵“無字碑”

   神龍元年正月,宰相張柬之和崔玄喡、桓彥範等趁武則天年老病危之際,率左右羽林軍發動了政變,誅張易之、張昌宗於迎仙院,迎中宗入朝,逼武則天讓位給李顯,恢復國號“唐”。

武則天則由長生殿搬到了上陽宮。同年十一月,82歲的武則天病死在東都洛陽上陽宮的仙居殿。死前遺詔:“去帝號,稱則天大聖皇后。”次年五月與高宗合葬於乾陵,並只留下一塊無字碑。

 

  武則天的無字碑和高宗碑並列在一處,矗立於乾陵朱雀門外。

西面是“述聖碑”,由武則天撰文,唐中宗書寫,歌頌了高宗皇帝的文治武功,東面就是武則天的“無字碑”。

 

  “無字碑”由一塊完整的巨石雕成,通高7.53米,寬2.1米,厚1.49米,總重量達98.84噸。碑頭刻有8條互相纏繞的螭龍,碑東、西兩側各刻有冉冉騰飛的“升龍圖”一幅,升龍高4米,寬1米,其身軀 矯健扭動,神態飄逸若仙,線條流暢,刀法僂禲C

陽面是一幅獅馬圖線刻畫,其獅昂首怒目,威嚴挺立,而馬則屈蹄俯首,悠遊就食。整座碑高大雄渾,雕刻精細,不失為歷代石碑中的巨制。

 

  今人奇怪的是,當初立這塊碑時竟末刻一字。後人所加的文字,也斑駁若離、若明若暗、模糊不清。那麼,女皇武則天立這塊異乎尋常的空白碑,用意何在?

這成為1300多年來人們猜測、探究卻莫衷一是的“千古之謎”。

縱觀諸說,大致有以下四種說法:

 

  (1)武則天立“無宇碑”,是武則天德高望重,無法書寫。

此說認為,武則天是我國歷史上惟一的女皇帝,她參政以後,通過發展科舉制度,大量吸收新興地主進入政治舞臺,從而打擊了豪門世族;她知人善任,不拘一格,鼓勵舉薦,擢拔了一大批能幹的文臣武將,如姚崇、狄仁傑、魏元忠、裴行儉、劉仁軌、李昭德、王及善等,史稱“累朝得多士之用”;她還獎勵農桑、興修水利,減輕徭役和整頓田制,使國力增強,同時加強邊防,改善與邊境各族的關係。

繼貞觀之治,啟開元全盛,政績斐然,彪炳史冊,這非一塊碑文所能容納,留下空碑一座,以示自己功蓋過世。正如明代一位無名詩人在無字碑上題的詩中寫的那樣:

“乾陵松柏遭兵燹,滿野牛羊春草齊;惟有乾人懷舊德,年年麥飯祖昭儀。”

 

  2)武則天自知罪孽太大,無顏為自己立傳,只能用“無字碑”來敷衍搪塞。

此說提出的主要依據是:

一是武則天以阿諛奉承的手段騙得高宗的信任,從地位較低的“才人”爬到掌握大權的皇后,最終廢唐改周,自立為帝,建立了武周政權。

二是武則天培植自己的親信,任用酷吏,實行告密和濫刑的恐怖政策,剷除異己。

三是武則天當政時期,阻滯了貞觀以來社會經濟的發展,並曾失掉安西四鎮,危害了國家的統一。

她自知自己執政中,篡權改制、濫殺無辜、荒淫無道、罪孽深重、無功可記、無德可載,與其貼笑後世,不如一字不鐫。

 

  3)武則天一生聰穎機警,常做驚人之舉,立無字之碑,意在千秋功罪,讓後人評說,立“無字碑”是聰明之舉,且留有遺言:“己之功過,留待後人評說。”

武則天執政期間,有積極的一面,如納諫、不次用人等;也有消極的一面,如任用酷吏、濫殺無辜、崇信佛教、奢侈浪費等。

武則天逝世以前,已被迫還政唐中宗,自知將來人們對她會有各種各樣的評價,碑文無法概括好壞,所以決定乾脆立一塊“無字碑”,讓後人去判斷。

 

  4)武則天在風雨無常的政治舞臺上活動了半個世紀,墓碑上稱謂難定。

武則天死後與唐高宗合葬在一起,就帶來了稱呼問題,究竟是稱呼武周皇帝,還是李唐皇后?確是很為難。

唐中宗李顯雖是武則天的親生兒子,但卻長期在其淫威下惶恐度日,幾度險遭毒手。

李顯對母親濫施酷刑、濫殺無辜的暴行也是非常憎恨的。

武則天先後毒死太子李弘;廢太子李賢為庶人,後又逼其自殺。

中宗李顯當初即位不到一年,就被武則天廢黜皇位,貶逐出京。

先後20多年間,李顯提心吊膽,惶惺不可終口,以至於每次聽到武則天派人來看他,他都嚇得膽戰心驚。他的長子李重潤、女兒李仙惠都因出言不慎被武則天處死。

 

此外,武則天晚年還一直思謀著將皇位傳給武家侄兒。

有過這一番飽受折磨經歷的中宗,重登皇位後雖然不能公開發洩對母親的憎恨,但也講不出對她歌功頌德的好話,只好乾脆一字不刻,為武則天留下一塊“無字碑”。

 

另外李顯也難定其稱謂,如褒揚武則天,刻上“大周天冊金輪聖神皇帝”,作為李唐子孫感情上不情願;如貶斥她,刻上“則天大聖帛後”,而武則天又明明做過15年的“大周”皇帝。

左右為難,無可奈何之下,就只能在高宗的“述聖碑”側立一塊“無字碑”了。

  無字碑之所以能引起眾說紛紜,在於對武則天的評價不一。

而對於武則天的評價,人們的主要分歧在於四點:

政治手段、酷吏殺人、重用諸武、私生活。

 

  酷吏殺人 武則天是一個女子,在封建社會堛漕k權統治下,要想做皇帝,是萬分困難的。她在政治風雲中縱橫馳騁達半個世紀,因為政治的需要,她的身後難免留下了斑斑血跡。告密當然是很壞的政策,弄得大家人人自危。

任用酷吏,濫殺無辜,這在任何時候、任何人身上,都是不能肯定的,對武則天當然也不能例外。但應看到,武則天之所以這樣做,固然與她的本性殘忍有關,同時也是不得已而行之。這就是在男尊女卑的封建時代,“女主臨天下”的不易與艱難。

 

還應看到,武則天在任用酷吏的同時,也著意任用了狄仁傑、徐有功、杜景儉、李日知等執法平允的良吏,使政局保持了平衡;一旦政局穩固,她就不再那樣熱衷於酷吏政治了。武則天的酷吏統治實際上最盛的時候也就幾年,當她奪取政權以後,就開始殺酷吏了。

武則天當上皇帝的第二年就把周興殺了,第七年把來俊臣殺了,酷吏也就告一段落。

 

更值得研究的是,武則天任用酷吏殺了那麼多人,其中不乏冤魂屈鬼,但卻沒有動搖她的統治,說明了她虐殺的主要是與她為敵的李唐宗室和關隴士族,在客觀上抑制了士族勢力,扶持了庶族勢力,在統治基礎方面可謂“失一得一”,故能保持統治基礎的穩定。

  

重用諸武 武則天重用武氏親族及其他小人是事實,這與她追求個人目標時的“實用主義”有關,但同時也要看到,武則天對人才的重用程度,幾乎超過歷史上任何一個皇帝。

  武則天深知為政之要,在於用人,在她當政期間,注意從實際需要出發,廣泛選拔人才,為我所用。

 

徐敬業起兵討伐武則天時,“初唐四傑”之一的駱賓王代為起草《討武曌檄》。

駱賓王一生仕途坎坷,鬱鬱不得志,文章極為精彩,但多悲憤之辭。

武則天看完這篇文筆精彩卻又極盡謾駡攻擊之能事的檄文後,絲毫沒有動怒的樣子,反而著急地詢問作者是誰。當得知是駱賓王所寫時,感慨地說:“這樣的人才使之流為叛逆,這是宰相不善選用人才之過。”

她意識到天下還有許多類似駱賓王式的人才被埋沒著,得不到發現和使用,次年便下詔,允許群臣百姓自舉為官。這在封建時代,是非常難能可貴的舉動。

 

  武則天統治時期,不拘常格,破格用人,她曾多次下《求訪賢良詔》,認為“道莫貴於求賢”。在她當上皇帝的同一年,即天授元年(690),她曾親自在洛城殿考試應科考的貢生,首創科舉考試的“殿試”制度。在她當政期間,創行科考中的“糊名”制度,使評卷人不能知道答卷人的姓名,以杜絕徇私舞弊。

又開設“南選”,目的在於使嶺南偏遠地區的人才不致被埋沒。

其後,又在科考中專設“武舉”科目,選拔有武藝的人才。

同時,她令存撫使10人分巡諸道,薦舉本道人才,並親自召見,一律讓這些被舉薦的人試做某官,稱為“試官”,相當於後世的“見習”,以便在實踐中培養人才。

 

  由於武則天重視廣泛選用人才,尤其是通過科舉途徑選拔人因此在她當政的50多年中,科舉制度獲得了較大發展和完善。據統計,這時期共錄取進士千人以上,平均每年20多人,比貞觀時期增加一倍以上,成為科舉史上重要的奠基階段。

當時朝廷上下,人才濟濟,尤其是庶族地主出身的知識份子較多地進入仕途。

 

而武則天又注意在大量人才中篩選出許多出色的治國能臣,宰相李昭德、魏元忠、杜景儉、狄仁傑、姚崇、張柬之等,都是一代名相;郭元振、婁師德、唐休景、李漢通等,又都是一代名將。

後來協助唐玄宗創造“開元盛世”的重要人物,大都是在武則天時期選拔培養出來的。

 

  武則天雖然任官不甚選擇,但在實際使用過程中卻注意嚴格考察,對不稱職者,很快就加以黜免,甚至加以刑誅。連宋代的司馬光也不得不承認:“則天太后雖常濫用祿位收取人心,但若是不稱職,就加罷黜,甚至誅殺。

她善於運用刑賞權柄駕禦天下,政令出自一人,能夠明察善斷,所以,當時許多英雄賢德之人,也競相為她使用。”

 

  當政政績 隨著宗室諸王及不聽命的大臣被殺得差不多了,武周政權逐漸穩固下來,武則天開始把精力從政治鬥爭轉到農業生產和社會經濟上來。武則天當政時期,對農業生產十分重視,她在“建言十二事”中,把“勸農桑,薄賦役”列為第一條,並由高宗詔令全國施行。

她曾下令禁止買賣“世業口分田”,並清查了豪門貴族的一些非法占田,僅洛州一地就查出3000傾。通過清查,取消和削減了一些貴族的封邑和食封田;通過搜刮“隱戶”,減少了部分豪門貴族所控制的勞動力。

 

據史書記載,武則天時期曾大興水利,在今陝西、河北、河南、山東、湖南、四川、浙江、江蘇、甘肅、青海和內蒙古等地區,都興修了大小不等的水利工程。大的水利工程有的流經幾省,有的能灌田9萬畝之多。

為了鼓勵農業生產,武則天提出要”重農桑,薄賦徭”的主張,規定地方官吏做到使所轄地區“田疇墾辟,家有餘糧”的升官,“為政苛濫,戶口流移”的受罰。

並用減免賦稅的辦法,吸引逃亡人口到長安和洛陽周圍的州縣落戶,以減輕群眾生活的困難。686年,武則天還曾經叫人編輯了一本農書《兆人本業》,下令頒發全國各地,要求地方官吏注意農時。

以上這些,對當時農業的發展,起到了一定的積極作用。

古代的人口數量是社會安寧、經濟繁榮發展的一個重要標誌。

而這一時期的人口,也由高宗末年的380萬戶,增加到中宗即位時的615萬戶,3714萬口,並呈現出逐年遞增的態勢。

 

  這一時期,對周邊少數民族的關係,總的來說處理得也較妥當。

萬歲通天二年(697),武則天一次給突厥縠種4萬斛,雜彩5萬段,農器3000件,鐵器4萬斤,成為民族關係史上的一段佳話。

為了加強邊防,武則天在西北邊境建立行政機構,大量屯田,派駐軍隊。

長壽元年(692),她派遣武威道行軍總管王孝傑等,率兵擊退吐蕃的進攻,重新奪回高宗時失去的安西4鎮。

長安二年(702),又設置北庭都護府,統帥昆陵、蒙池兩都護,與安西大都護府分管天山南、北兩路。

在她統治期間,維護了邊境的安寧和國家的統一。

 

  在唐代的歷史上,唐太宗打下基礎,接著是武則天時代,以後是開元全盛時代。

武則天當權前後的50年間,生產發展了,土地開發了,人口增加了,疆土擴大了,文化提高了,和其他國家也有了廣泛的經濟和文化交流。

而且還應注意這樣一個事實,即開元時代的政治家都是武則天時代培養的。

可以這樣說,沒有武則天時代長期的鞏固發展工作,開元盛世的局面是不可能出現的。

客觀地分析,武則天不失為一位卓越的女性,一位給後來盛世奠下堅實基礎的女皇。

 

 後宮男寵知多少

   關於武則天的面首(男寵),也是一個大家爭論比較多的問題。那麼,怎麼看待這個問題呢?

 

   首先講一下武則天的感情生活。

武則天第一次進宮,唐太宗比她大27歲,而且唐太宗並不喜歡武則天這種剛烈性格的女子所以他們倆可能並無感情。

後來,武則天認識了唐高宗。雖然武則天的確是想通過唐高宗使自己脫離苦海,但是也不能否認她和唐高宗還是有一些感情的。

 

  武則天一生寫了很多詩,這些詩大部分和政治有關,但是,也有一首有點私人感情的詩,這首詩叫《如意娘》:

“看朱成碧思紛紛,憔悴支離為憶君。不信比來長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

據說這首詩是她在感業寺為尼時思念高宗而作。

 

  “看朱成碧思紛紛”,就是看著她原來穿的石榴裙,把紅顏色都看成綠顏色,為什麼?思念弄得她淚眼模糊,顏色都看錯了;“憔悴支離為憶君”,為了思念你,我自己都很憔悴了;“不信比來長下淚”,我流下的眼淚都滴到石榴裙上,我不知道你相信不相信,如果我們再見面的時候,你來開箱子看看我的石榴裙,這上面斑斑的淚跡就說明了我對你的思念。

這首詩寫得很有感情。正因為她和高宗有感情,高宗才能不顧亂倫的指責把武則天從尼姑庵堭竣J宮,最後立她為皇后。

 

  高宗死後的第二年,61歲的武則天有了第一面首薛懷義。

薛懷義本名叫馮小寶,是洛陽城堣@個販賣脂粉的。

太平公主見他身體魁梧強壯,於是引他進宮正式向武則天加以推薦,武則天便任命他為侍從。為了讓薛懷義出入宮禁方便,又因他不是士族出身,於是賜姓薛,改名為薛懷義。隨即讓他與太平公主的丈夫薛紹聯宗,讓薛紹稱他為叔父,這就大大抬高了薛懷義的地位。

  

從史書的記載來看,薛懷義既是武則天的面首,同時也是太平公主的情夫。

薛懷義曾主持重修洛陽白馬寺,憑著過人的聰明,他又因督建萬象神宮有功,被擢升為正三品左武衛大將軍,封粱國公。後來擔任大總管,還多次統領軍隊遠征突厥,應該說,薛懷義是一個很有才能的人。

但是他富貴而驕,多蓄女子於外,又因武則天有其他內寵而深為嫉恨,最後恣意放火燒毀了以500萬鉅資建起的宏偉的明堂(相當於國家大禮堂)。

武則天很是厭惡,太平公主便與自己的乳母合謀,讓體格健壯的婦女撲殺了他。

 

  薛懷義死後,時過中年的御醫沈南侍奉武則天。

70多歲的武則天又陷入了寂寞煩悶之中,喜怒無常,脾氣暴躁。太平公主善解母意,又給她推薦了張昌宗。

這位當時不過20歲的男寵並不是繡花枕頭,他出身名門,精通音律,容貌俊美也工於心計。武則天非常滿意,數日後即封張昌宗為銀青光祿大夫。

 

武則天和所有的帝王一樣都追求長生登仙之術,她很羡慕傳說中的周靈王太子姬晉(即王子喬),這位王子喬傳說擅吹笙作鳳鳴,後隨浮丘公登仙而去,成仙後還乘白鶴現於緱山,人稱“升仙太子”。武則天曾經為這位升仙太子題寫過碑文——於是馬屁應運而生。

 

武三思想討姑媽的歡心,便將她最羡慕和最心愛的人扯到一起,說:

“我以為六郎(張昌宗)之美,已非凡世所能有,他一定是王子喬轉世。”

武則天很喜歡這個比喻,下令造木鶴,將張昌宗打扮成她心目中的王子喬模樣,果然仿若神仙中人。後來宮中游宴賞蓮,又有人拍馬屁:“六郎似蓮花。”

誰知高手還在後面,宰相楊再思的發言更勝一籌:“非也,正謂蓮花似六郎。”

雖是拍馬屁,但也足以證明張昌宗的美貌非同凡響。

 

張昌宗受寵半月後,又推薦自己的哥哥張易之進宮,武則天馬上加官司衛少卿(從四品上)。  女皇武則天溺愛二張,當時朝廷中的當權者如武承嗣、武三思、武熬宗、宗楚客、宗晉卿等人,爭先恐後獻媚二張,爭著為二張執鞭牽馬,有如奴僕服侍主人一樣。

 

  武則天寵愛二張的行為,遭到了大臣狄仁傑的反對。

他對武則天說:“二張在陛下左右,實在有累皇上的盛名,皇上志在千秋,留此污點,殊為可惜,願罷去二張,離他們越遠越好。”

 

  對此武則天沒有大怒,只是拐彎抹角地加以解釋:

“我早已知道你是忠正老臣,所以把國家的重任委託給你。

但這件事情你不宜過問,因為我嬖幸二張,實際是為了修養身體。

我過去躬奉先帝,生育過繁,血氣衰耗已竭,因而病魔時而相纏繞,雖然經常服食參茸之類的補品,但效果不大。

沈御醫說:‘血氣之衰,非藥石所能為力,只有採取元陽,以培根本,才能陰陽合而血氣充足!’我原也以為這話虛妄,試行了一下,不久血氣漸旺,精神漸充,這絕不是騙你的,我有兩個牙齒重新長出來就是證明。”

說完把兩個剛長出來的牙齒露給狄仁傑看。

 

  不可一世的女皇武則天張大了嘴巴向狄仁傑逼來,使得狄仁傑這位忠耿正直的大臣一時之間窘迫異常,狄仁傑不得不作出讓步,但仍不屈不撓地說:

“遊養聖躬,也宜調節適度,恣情縱欲,適足貽害,但我知道陛下不會像歷史上的秦、胡二皇后,希望陛下到此為止,以後不能再加添男寵了。”

武則天和顏悅色地說:“你講的是金玉良言,今後我一定會有所收斂的!”

 

  朝堂之上,君臣竟以猥褻之言爭論男寵的事,可說是千古少見的。

武則天能夠做到這樣也算難能可貴。

  武則天雖然非常溺愛這些男寵,但絕對是公私分明。

 

薛懷義仗著有武則天撐腰,一時氣焰熏天。

一天,薛懷義在朝堂之上與丞相蘇良嗣相遇,蘇良嗣看不慣他的囂張氣焰,命令左右隨侍結結實實地打了他幾個耳光。薛懷義捧著紅腫的臉向武則天哭訴,不料得到的答復是:

“這老兒,朕也怕他,阿師以後當於北門出入,南衙宰相往來之路,不可去侵犯他。”

可見武則天對於嬖幸的男寵,以及為她辦事的大臣,兩者的分量是分得清清楚楚的。

  

太平公主曾經問武則天:“為什麼不選擇姿稟拔萃的人,用來幫助遊賞聖情,解除煩慮,何必去寵倖那些市井無賴之徒,為千秋萬世所譏笑呢?”

武則天頗為感慨地答道:“你講的確實很正確,早幾天宰相打薛懷義的嘴巴,就正好是欺侮他是市井小人啊!假如是公卿子弟通曉文墨的,南衙又豈敢隨便侮辱他!”

  關於武則天的面首問題,清代史學家趙翼的看法就比較公允:

“(男性)皇帝富有四海,妃嬪常常有成百上千,太后(指武則天)既然當了皇帝,所寵倖的男妄不過幾個人,實在用不著深加責怪。”

武則天在寵倖面首時,唐高宗早已作古,她是孤身一人;

皇帝妃嬪成群在當時是合法制度,武氏身為女皇,男寵前後不過數人,即使與歷史上不荒淫的皇帝相比,也是少之又少。     

專題製作/夜 英   專題策劃/宋向敏

 (資料來源:唐朝八大疑案)

 

看完了武則天的資料,其實還是沒有找到答案,因此方老師又再去找尋上官婉兒的資料來閱讀,才終於找到了歷史上的證據!………….

(本文太長未完、請看下篇-上官婉兒) 

417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