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下篇-上官婉兒

 

(一)資料閱讀

 

上官婉兒(664~710)

  陝州陝縣(今屬河南)人,唐高宗時宰相上官儀孫女。

麟德元年(664),上官儀替高宗起草將廢武則天的詔書,被武后所殺,剛剛出生的上官婉兒與母親鄭氏同被配沒掖廷。在掖廷為奴期間,在其母的精心培養下,上官婉兒熟讀詩書,不僅能吟詩著文,而且明達吏事,聰敏異常。

儀鳳二年(677),上官婉兒曾被武則天召見宮中,當場命題,讓其依題著文。

上官婉兒文不加點,須臾而成,且文意通暢,詞藻華麗,語言優美,真好像是夙構而成。武則天看後大悅,當即下令免其奴婢身分,讓其掌管宮中詔命。

不久,上官婉兒又因違忤旨意,罪犯死刑,但武則天惜其文才而特予赦免,只是處以黥面而已。以後,上官婉兒遂精心伺奉,曲意迎合,更得武則天歡心。

從聖曆元年(698)開始,又讓其處理百司奏表,參決政務,權勢日盛。

 

  神龍元年(705),唐中宗復位以後,又令上官婉兒專掌起草詔令,深被信任,又拜為昭容,封其母鄭氏為沛國夫人。

二年,武三思依靠韋后和安樂公主等人的支持,相繼設計貶殺了張柬之、桓彥範、敬暉、袁恕己和崔玄暐等五王,權傾人主,不可一世。

上官婉兒又與其私通,並在所草詔令中,經常推崇武氏而排抑皇家,致使太子李重俊氣憤不已。

景龍元年(707)七月,李重俊與左羽林大將軍李多祚等,矯詔發羽林軍三百餘人,殺武三思、武崇訓於其府第,並誅其親黨十餘人,又引兵從肅章門斬關而入,叩擊閣門而搜捕上官婉兒。

 

上官婉兒急忙逃至唐中宗和韋后處,並揚言說:

「觀太子之意,是先殺上官婉兒,然後再依次捕弒皇后和陛下。」

韋后和中宗一時大怒,遂帶著上官婉兒和安樂公主登上玄武門躲避兵鋒,令右羽林大將軍劉景仁率飛騎二千餘人,屯太極殿前,閉門自守。太子兵敗被殺。

 

  此後,上官婉兒又經常勸說中宗,大量設置昭文館學士,廣召當朝詞學之臣,多次賜宴遊樂,賦詩唱和。上官婉兒每次都同時代替中宗、韋后和安樂公主,數首並作,詩句優美,時人大多傳誦唱和。

 

對大臣所作之詩,中宗又令上官婉兒進行評定,名列第一者,常賞賜金爵,貴重無比。因此,朝廷內外,吟詩作賦,靡然成風。中宗派人又在上官婉兒居地穿池築巖,窮極雕飾,常引大臣宴樂其中。

當時,宮禁寬疏,允許宮內官員任意出入。

上官婉兒遂與一些宮官在宮外購築宅第,經常同一些不三不四的紈跨子弟和巿井無賴鬼混其間,有的人因此而求得高官要職。中書侍郎崔湜就是因為與上官婉兒在外宅私通,後被引以為相的。

不久,崔湜又在主持銓選時,多有違失,被御史李尚隱彈劾,以罪被貶外州司馬;也因上官婉兒和安樂公主為其申理,仍官復原職。

 

  景龍四年(710),太平公主勢力日盛,上官婉兒又陰附太平公主。

六月,唐中宗被韋后與安樂公主毒死後,上官婉兒與太平公主一起草擬遺詔,立溫王李重茂為皇太子,韋后知政事,相王李旦參決政務。

七月,臨淄王李隆基率羽林將士衝入宮中,殺韋后及其黨羽。

上官婉兒執燭率宮人迎接,並把她與太平公主所擬遺詔拿給劉幽求觀看,劉幽求拿著遺詔在李隆基處為其說項,但李隆基不許,殺上官婉兒於旗下。

開元初年,唐玄宗派人將上官婉兒的詩作收集起來,編成文集二十卷,令張說作序。此集今佚,《全唐詩》僅收其遺詩三十二首。

(資料來源:中華人)

 

(二)奇怪的風評

 

上官婉兒是桿秤

令狐補充 @ 2007-1-13 10:43:34 閱讀(4200) 引用通告 分類: 池邊瞎想

 

上官婉兒除了是一個才貌雙絕的女人之外,還是一桿秤。

稱美女為一桿秤也太難聽了點,但抽象一下,結論也差不離。

上官婉兒確實是一種度量衡,或者說是一個標準。令人欣慰的是,這種標準甚至比現在的以GB為縮略記號的國家標準更加高,相傳上官婉兒的媽媽在分娩前,夢見一個巨人遞給她一杆大秤,並說“持此稱量天下士。”

 

按古代釋夢的迷信說法,母腹中的這個孩子即是這把秤的化身。

這孩子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衡量普天之下英才俊彥的尺度,可以約出精英之輩的分量,掂出他們究竟有多少斤兩。

 

從這個意義上看,上官婉兒的誕生,相當於國際標準的問世。

當然,這是唐朝的事,那時候,中土有真正的先進性,現代國家概念尚未誕生,不過當時的天下確實略等於眼下的國際。

 

上官婉兒貌美如花,沒有成為盛裝美麗的量杯,卻成了比較才能的天平。

這種錯位也只能發生在唐朝這種比較特殊的時代。

那個時代,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想入非非。

 

現在許多人懷念盛唐,以為唐朝是中國最為強盛的時代,這種說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更多的可能是虛誇和意淫。

比較瞭解唐代形勢,有冰塊般冷靜且以潑涼水為務的歷史觀察家說:

初唐時期,唐朝是強而不勝,疆域廣闊,兵強馬壯,相當剽悍,東征西討,不可一世;但同時寅吃卯糧,赤字累累,寒酸得可以。

而開元、天寶年間的所謂盛唐,是盛而不強,雖然有錢,歌舞昇平,一派繁榮景象,但宮廷內殺伐不斷,亂倫不已,又常遭奸臣弄權、異族欺侮。

況且,這一段驕奢淫逸的閃亮時刻只有區區幾十年,不足掛齒。其餘的數百十年,都是戰亂、動盪、軍閥割據下渾渾噩噩的黯淡時光。

 

上官婉兒就生活在這一段比較有錢但比較亂的時期。

婉兒的命運跟另外一個女人有莫大的關係,這女人就是名聲至今也可以說是如日中天的武媚娘、武瞾、武則天。

 

婉兒的爺爺是宰相,因為站錯了隊,參與起草了廢除武后也就是武則天的紅頭文件,事敗後被武則天誅殺。那是一個悲慘的時刻,因為株連,婉兒的爸爸也沒了,媽媽被安上了戶口,由貴婦成了宮中的女奴,發放到朝廷堛滌狗鑒狶奰蝥妢勞動,這位女奴有孕在身。

 

婉兒生下來不但是一桿秤,依照唐朝的法律,也是天然的奴隸。

這個漂亮的小女奴除了天資聰穎之外,顯然還受到了良好的教育。

按記載,婉兒在十四歲就已經名動一時了。

年紀輕輕,就出落得秀美輕盈,一顰一笑之間,風情萬種,如非天界的仙子,必是墮入凡間的精靈。何況過目成誦,文采斐然,才思泉湧,千言長文一揮而就;更兼見識過人,詩詞出眾,風格與祖父上官儀類同,綺麗浮豔。

 

武則天喜愛其才,免除了婉兒的奴籍,留在身邊,為朝廷掌詔命,參與政事,是武則天文筆上的得力助手,無宰相之名而有其實。

唐中宗李顯在位時,更受封為昭容,不但陪睡,還代朝庭評品天下詩文。

兌現了為天下稱量詩文的讖語。

 

唐代的洛陽,在那個時代的世界上的地位,大致相當於今的紐約、巴黎、倫敦的集合,是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四面頌歌,八方來朝。上官婉兒慫恿情人唐中宗設立的修文館,就是一個時尚的沙龍。婉兒召集天下詩文才子,邀請朝中善辭章的官員,賜宴遊樂,賦詩唱和,竟夜流連,醉不思歸。

十分有趣的是,婉兒不但品評俱樂部成員的詩文,還替皇上、皇后、公主當槍手,代他們吟詩作賦,附庸風雅。

 

上官婉兒在有生之年不斷地衡量她所在的那個時代的文學水準,卻擋不住後世的人們對她評頭論足。在我看來,上官婉兒是華夏歷史上真正當之無愧的超級女生。

試想一個在母腹中即遭不幸的女奴,先天稟賦特異,後天勤奮非凡。十來歲就要伴著一個淫威蓋世的母老虎武則天度日,生存環境的兇險,豈是如臨深淵、如履薄冰這些不費勁的陳詞濫調可以形容的?

能夠說明其舉步維艱的大白話,在我看來,沒有比如今的人們經常掛在嘴邊的那句

“不容易”更貼切的了。

 

婉兒情竇初開,武則天要不是置若罔聞,就是居心叵測,在與情人小白臉張宗昌親熱時,居然讓婉兒在一旁觀摩。一個豆蔻年華的妙齡少女,在那個開放的時代採取了符合其情感需求的舉動,上行下效,懵懵懂懂委身於粉嫩可人的張宗昌,最後不得已在遭武則天怒傷的額頭上雕刻了一朵很有諷刺意味的梅花,創立了風靡一時的梅花妝。

這才是真正的盛唐逸事,反觀今日,上上下下的情事,大多了然無趣,讓人徒歎時不我予。

 

在宮廷堸Q生活的不容易,甘苦也真是只有寸心可知,個中的辛酸,不足為外人道也。

雖然武則天曾經動過提拔婉兒作為自己接班人的念頭,但形勢比人強,時間不饒人,武則天很快就不得不給自己立一塊無字碑,揮手從茲去,向自己燦爛的一生告別。

 

此時婉兒正當青春年華,靠山崩塌,就必須奮鬥,要奮鬥就會有犧牲,在前庭後宮的周旋,皇帝、皇后、嬪妃、大臣一個都不能少,如此浩大的工程,是不是跟建立一個三峽大壩差不多呢?總之,不知要費去多少才情和心血!

 

但婉兒畢竟是非凡之人,非長袖善舞,蛾眉不肯讓人之類的說法可以比擬。

非常之人善為非常之事,上官婉兒不但成功地俘獲了皇帝的心,還捎帶著把皇后、公主都搞定了。後來又嫁給武三思,成了武則天的侄兒媳婦,皇帝的表嫂。

 

後來因為武三思過於鄙俗,在外沾花惹草,婉兒奮起抗爭,開始了紅杏出牆的征程。

最初與國防部副部長崔湜相愛,後來百尺竿頭跟進一步,將崔湜的三個弟弟崔蒞、崔液、崔滌也納入了懷抱。這四兄弟年少多情,眉清目秀,粉雕玉琢,比前些年風靡一時的F4,不知要強到那堨h了!

 

宮廷即是禍坑,結黨便生事端。

上官婉兒四十六歲的時候,給即將和肥美人楊玉環愛得死去活來的唐玄宗李隆基軍事政變後殺了,罪名是禍亂宮廷。事後李隆基不知是惋惜還是識貨,還下令整理了婉兒的詩文,出版了《上官婉兒文選》二十卷,要求全國深入學習。

 

基於此,特錄一首上官婉兒寫給她深愛但不能在一起的王子李逸的詩,作為佐證:

“葉下洞庭秋,思君萬里餘;露濃香被冷,月落錦屏虛。

欲奏江南曲,貪封薊北書;書中無別意,惆悵久離居。”

 

這可是唐詩的先聲哪!

上官婉兒的一生,真是波瀾壯闊,風流蘊籍。

她所生活的年代,在某一個側面無疑是一個女性大獲全勝的時代。

在那個時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之類的言辭會顯得器宇軒昂,對“牡丹雖好,還需綠葉扶持”這種貌似公正的說教,則大可以嗤之以鼻。

惜乎這樣的時代是如此的短暫,如白駒過隙。

再關注一下我們生活的當下,許多方面與遙遠的唐朝相比,無疑缺少了一種盪氣迴腸的大度,以及直面生命的勇氣。

(資料來源:www.bullog.cn/blogs/buchong/archives/23713.aspx - 55k

 

(三)更完整的記述

 

“巾幗首相”上官婉兒(上篇)

 

http://www.dahe.cn 2005-01-31 11:11:07   本報記者 盛夏/ 通訊員 張懷銀/

 

  上官婉兒,男性化複姓的上官,和柔媚的女性化的婉兒的組合,不只是個符號,幾乎“昭示”了名字主人的性格和命運。她生在盛唐,卻在繈褓之時便沐浴了腥風血雨。

她的愛恨懸浮於一個巨大的政治背景之上,苦難成就了一個非凡的女性。

 

  她是罪臣孤兒,祖父和父親都被武則天殺害。

但她效命於這個“教母”般的女皇長達27年。14歲成為武氏“秘書”,19歲時百官奏牘都由她先行過目,並加擬簽,武則天只要在上面批個字就頒行天下,成了除武則天以外最具權柄的女人。

追隨武氏25年,她成了事實上的“巾幗首相”;武氏之後中宗即位,婉兒封昭容,位同宰相、爵同諸王,仍然秉國權衡,參與朝政。她在幕後操縱著整個王朝,直到被李隆基誅殺,甚至可以說她曾用非凡的政治智慧“稱量天下”。

 

  她是唐代大文人上官儀的孫女,她和祖父對唐初詩律的形成及發展有很大影響,她用非凡的文學智慧又“稱量”了當時的文壇。

 

  李隆基殺了這個非凡的女人後的第二年,便忙不迭地讓自己的臣子張說收集上官婉兒的詩文,輯成二十卷,如此才“安”了這個大唐天子的心。

他敬佩這個“曾經的敵人”。

 

  婉兒一生的靈魂與肉體之愛錯綜複雜,她利用男人對她的愛,用超絕的控制能力控制了那些身居要位的男人,從大唐皇帝中宗李顯,到廷臣執事武三思、崔湜等,她總讓自己在他們的生活中顯得無比重要。

 

  我於2004128日到三門峽去,其實是為了上官婉兒。

去前曾聯絡三門峽市文物局侯俊生局長,他說地面遺存很少。我暫時放棄了這個題。

但不甘心也不安心,總在想著上官婉兒,因此最終還是去了三門峽,驚見陝州故城。寫“滄桑兩千年陝州故城”時,我想,就把上官婉兒保留在自己的想像中吧。

 

  但我終究不滿足於想像,不管那想像多麼悲壯美麗或者神采飛揚。

古人說要讀萬卷書,可是古人不告訴我萬卷書埵釵h少是想像多少是謊言。

古人又告訴我要行萬里路,我安靜地從河南的最東部走到最西部,去尋找我以為的真相。當你看到了真相才知道什麼是假像,才會明白謊言與真相互為表堙A但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我肯定見到了一部分真相,我徘徊于古陝州城的上官巷、上官村,聽一個83歲的老人講婉兒“連血液中都長滿了白髮的故事”;我在頹廢的故城城牆的及腰長草間穿行,驚異於環抱故城連綿的煙紫色的山巒,我想婉兒美麗的眼睛曾凝視過它們。

但我見到的是哪一層意義上的真相呢?

 

  也許我應該去洛陽、長安,走遍她曾經駐足過的所有地方。

盡可能地觸及她的脈搏和體溫,直至感受到她的呼吸吹拂我的鬢髮。

但是這樣就能夠得到所謂全部真相嗎?

 

  自己的圖騰自己的時代,謊言與真相如何看透和厘清,是每個人自己的事情。

  回到電腦前,我坐立不安。我想就用我的方式解釋她罷。

125日清晨5點,寅時,我醒來。想起婉兒,她也該起床了,寅時是唐朝的早朝鐘點。手執狼毫,她理應站在那個偉大的女皇背後。……….

 

  西元678年一個冬日的寅時,14歲的婉兒起床了。

她在井邊梳理長長的頭髮,她抬起頭,看到的不是故鄉陝州環抱故城的煙紫色山巒,長安終南山的烏鵲一群群飛來,婉兒說:新生活開始了。

 

上官村和上官巷

  2004129日晨8時,陝州故城上官巷,這個傳說是上官儀宅第的地方如今成了一片銀杏苗圃。敗草枯蒿上密佈濃霜,銀杏樹苗枝條若鐵劃銀鉤,渲染出幾分冬日肅殺的美麗。

  進銀杏園是一條幽深的松柏夾道,吸引你走近,但走到盡頭,卻是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除了一個地名!舊時的一切皆蕩然無存,湮沒在遙遠的時光深處。

地名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此時顯示出強勁的生命力量,口口相傳,比刻在石頭上更為久遠。

 

  20041210日下午1時,陝州故城外上官村。

當地人傳說這是上官儀的祖居之地,上官儀家族鼎盛之後才在陝州城上官巷建了宅第。麵包車順著彎彎窄窄的小路開進去,很平常的一個都市村莊,坡上坡下高高低低的磚石平房,其中的窯洞已經非常少了。

很好的陽光。街邊上有老人負暄聊天,時光在這兒腳步緩慢。

街邊村務公開欄,漆皮剝落的黑板上用粉筆寫著一首《頌上官村》的詩,質樸無華:“上官村落一條龍,陽光充足有鄉情。村東有溝是龍尾,村西有個大龍頭。崤山路上往上看,魏野草堂在當中。草堂春曉龍抬頭,文化悠久萬人頌。”

 

  詩作者呂向亭祖居此地,83歲,幼年曾讀過私塾,言談中恂恂儒雅,頗有古風。

大病之後的呂老先生講話聲音十分細弱,但不掩其熱誠。我們在小街上聊了一陣,然後從街上曲曲折折走過一條小胡同,走進呂老先生的家,那是一間窯洞,四壁粉白,牆上鏡框埵釵h幅剪紙。

  和呂老先生在街上交談時,有位60多歲的老太太自個兒湊了過來,很有興味地聽著,然後自說自話地跟著我們一起進家,老太太操著難懂的地方口音,說:

“我也聽聽,我也聽聽。”

我對呂老先生所作的散漫無稽的訪談就這樣多了一個不請自來的聽眾。

 

  呂老先生說,唐代時這兒叫上官村,上官婉兒的母親叫鄭十三娘,婉兒非常有才華。但是在這兒生活的年頭很短。上官儀得罪了武則天,被滿門抄斬,婉兒同母親一起被發入宮中為奴。

  呂老先生說,鄭十三娘懷婉兒時,夢見有人送自己一杆大秤,請人解夢,解夢者說:“當生貴子,手握天下大權。”結果生出來是女孩,聽到消息的人都說這夢不會靈驗,但是婉兒長大卻能耐非凡。

 

  我在新舊唐書的《後妃列傳·上官昭容》上曾見過類似的記載,《新唐書》還記載了一個細節:鄭十三娘懷孕時夢見巨人拿著大秤說:“拿著這秤可以稱量天下。”婉兒出生一個多月,母親戲問她:“稱量天下的人就是你嗎?”婉兒會咿咿呀呀地回應。

 

  史書和民間傳說中都有這種“天降大任於斯人”的故事,無非是因為婉兒在歷史上的地位太獨特太突出。她如此出類拔萃,以至於沒有同類型的女性形象再度出現。她的才高如雲,她在權力場中的縱橫捭闔,在危機四伏的宮廷爭鬥中保持著艱難的“平衡”,她的卑鄙與高貴、張揚和謙退,放浪與真誠共集於一身的極為複雜而多層次的個性,讓她如美鑽一般,閃爍著多彩的光輝。

 

  文學家張說為上官婉兒20卷的文集題序說:

“敏識聆聽,探微鏡理,開卷海納,宛若前聞,搖筆雲飛,成同宿構。古者有女史記功書過,複有女尚書決事言閥,昭容(上官婉兒)兩朝兼美,一日萬機,顧問不遺,應接如意,雖漢稱班媛,晉譽左媼,文章之道不殊,輔佐之功則異。”

這樣的讚美,據我看來是空前絕後的,因為上官婉兒,中國歷史上只有一個。

 

“剛直肯諫”-上官儀

  婉兒的祖父上官儀,這與婉兒初一謀面便永訣泉下的親人,婉兒的文學天分該是對他的傳承。婉兒骨子埵s在的某些品質該是來自這個“剛直肯諫”的文臣。

  20041210日,三門峽文物部門的人對我講,陝州故城以前曾有忠義祠,祀奉有上官儀的靈牌,年年祭奠,現已廢棄。

  “上官儀,字遊韶,陝州陝人。貞觀初,擢進士第,召授弘文館直學士,遷秘書郎。太宗每屬文,遣儀視稿,私宴未嘗不預。

高宗即位,為秘書少監,進西台侍郎,同東西台三品。

麟德元年,坐梁王忠事下獄死。儀工詩,其詞綺錯婉媚,人多效之,謂為上官體。

集三十卷,今編詩一卷。”

 

  西元627年,唐太宗貞觀元年秋天,上官儀考中進士,時年19歲,成為唐朝宮廷中最年輕的侍臣,擔任皇家圖書館校正及教授生徒的直學士。唐太宗寫文做詩,上官儀為其修改。宴會群臣,上官儀作陪。他曾參與編修《晉書》,為弘文館十八學士之一。

 

  高宗李治即位,上官儀升為秘書少監,後又升遷為西台侍郎,官至三品。

  相傳上官儀在任時,某次隨軍赴洛陽以東地區考察平息戰亂的功績。打掃戰場時,麾下一員小將送來一隻七寶紫蘭裝飾的夜壺,供上官儀使用。上官儀馬上召集官兵,擲壺於地,厲聲斥責:想想看,如果我們的官員用這樣的夜壺撒尿,又該用什麼樣的器皿吃飯?朝中官員的生活要是如此糜爛,我們的大唐王朝還能興旺嗎?

 

有一次,上官儀的一個表姐穿一件“貼繡鋪翠”的上衣,來到一個盛大的社交場合。

上官儀當著眾人的面,認真地對表姐說,請把這件衣服送我,今後不要用翠羽這樣貴重的東西裝飾衣服。

這位貴婦因為是朝中宗室的至親,很不在意:這一點點羽毛能值幾個錢?

上官儀正色言道:“你穿了這種貴重衣料,皇親國戚會見樣學樣,那樣長安城中翠羽必然價錢飛漲,商人受利益驅動將大量捕殺翠鳥。

作為唐室要員眷屬,這個頭兒不能帶。”表姐心服口服,立即改正。

 

權力遊戲-犧牲品

  西元664年寒冬,當權男人高宗李治和當權女人皇后武則天之間的矛盾日益激化。稟性剛烈、敢於直諫的上官儀力主廢武后,懦弱的高宗首鼠兩端。

而當消息“走漏”,武皇后河東獅吼,“李懼內”馬上說“這是上官儀叫朕做的”。

上官儀深知自己被捲入一場權力遊戲,遊戲結局已定,他只能是棄子,高宗的懦弱該是意料中的事情。“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直臣的責任已盡,他遺憾的是再也不能報效國家。

他留戀自己的家,也為訣別剛出生的小孫女上官婉兒而難過。

他本想看著她成長為一個才華出眾的美少女,含飴弄孫的晚年生活本該無比歡樂。

“宮廷遊戲”還在繼續,並且向著黑暗的結局行進,許敬宗出場了。

他貴為宰相,是武后的寵臣,人格卻十分低下。為錢財把女兒遠嫁給南蠻夷首領,為了同兒子爭美女、上書皇帝把兒子許昂流放嶺外。

上官儀評價他:既然是個人,就該有人品,要求更高一點,該有仙品。

但偏有墮落成犬品的,許敬宗就是這種人。

 

  許敬宗要求和上官儀開詩會,上官儀不屑地說:公修史還湊合,寫詩不行。

許敬宗快氣死了,惡狠狠地問:天后的詩,以公之論,如何?

上官儀冷冷地說,比公稍好一點。許敬宗自此極為懷恨。

  不數日,武則天指使許敬宗誣告上官儀,說上官儀與被幽禁的已廢太子李忠共謀造反。

 

上官儀在李忠還是陳王時、曾任過陳王府的咨儀參軍,李忠被廢為庶人之後,上官儀“想當然”同李忠一樣對武皇后心懷不滿。上官一族被滿門抄斬,不滿周歲的婉兒與母親鄭氏被趕進掖庭宮充為宮婢。臨刑前許敬宗還要再放一支“冷箭”。

他對上官儀說:「上官兄,聽說陰司埵釵n幾個詩品很高的等你赴詩宴。我和天后都寫

不出好詩,沒有被邀,真是慚愧。」

 

  上官儀坦然面對屠刀,他因剛直名垂千古,他的死改變了婉兒一生。

但他無從知曉他的小孫女怎樣“權秉國政,稱量天下”;怎樣效命于家族的仇人,與女皇恩怨糾纏;怎樣領袖文壇,影響了唐初詩律。他無從為婉兒的輝煌驕傲,也無從為她的諸多卑鄙羞恥。他給了婉兒上官家的血脈,但真正造就婉兒的,卻是武則天。

上官儀泉下有知,悲乎喜乎?

 

“巾幗首相”上官婉兒“(中篇) 

  2004129日下午,我在三門峽“夢回唐朝”,尋覓大唐在古陝州的片斷印痕。三門峽市的文博專家許永生帶我來到了三門峽市虢國小車馬坑博物館。這個三門峽市最早的博物館保存了陝州故城的一批文物,其中有數塊唐碑。

 

  大唐孔子廟碑是陝州故城孔子廟所立石碑,它已被時光消磨得漫漶不清。

這很可能是武則天的“政績”,她曾“次曲阜,幸孔子廟,詔各州縣修建孔子廟”。

另一塊碑乃“大周莊府都督故君墓誌之銘”,是武則天稱帝時一個將軍的墓誌銘,此人叫常懷靚,字倩,管理12個州的軍事,長安三年十月十五日歸葬故里陝州城東信義園。

墓誌銘上,武則天所造的幾個字上面幾乎全有。許先生一個個辨認著,指給我看。

 

  我十分感慨,則天女皇的赫赫聲威透過她造的字,一千三百多年後仍能強烈震懾後人。遙想當年,她又該以怎樣的非凡風度與才能禦宇四海。

而上官婉兒跟隨她27年,又會被打造成什麼樣的女性?

 

  罪臣孤兒,婉兒帶著“原罪”的意識成長。

後來她曾因忤逆武則天而被黥面,有形的“忤旨”烙在她的臉上,無形的“原罪”烙在她的心上,烙印在她不滿50歲的生命歷程中……  這樣講並無誇張之處。

婉兒出生那年家族蒙冤,直至40年後中宗李顯即位,才得平反。

  

婉兒幾乎終其一生地生活在武則天的身邊,這個“日月當空”(曌)的女人把婉兒映襯得熠熠生輝。從一個罪臣孤兒到稱量天下,她的成長得自於天賦,得自於環境,更得自於武則天。

武則天是她的“仇人”,是一個天威難測的統治者,是在她額頭上留下畢生羞辱的人,她註定要恨她;武則天又是她的“教母”,她身邊唯一值得效仿的高貴的女皇,是她一生富貴榮華和權柄的賜予者,武則天真正懂她的冰雪聰明,她死心塌地愛她。

 

從道德評判的角度,婉兒並非好女人。

正史和野史把她說得詭詐奸猾、作惡多端、私生活糜爛。

但是站在婉兒的角度,“生存或是死去,這是應該首先考慮的問題”。

罪臣孤兒驚弓之鳥,她只能運用她所有的資本,包括肉體和靈魂全方位地保護自己。

 

巨大的“原罪”陰影給了她可貴的清醒,她的頭上永遠是高懸的利劍,身後是夾緊的尾巴。她不停用智慧和身體同宮堜M朝堂上的男人做著僂繻y暢的交換,同時她又知道這些交換的卑鄙與喪盡天良。

她比所有的人都明白什麼是道德良知,她更清楚她的道德良知就是隱忍地生存。

她忍了家族血仇,忍了生而為奴,忍了臉上的墨蹟,忍了被白白耗盡的青春。

她自我成就了隱忍中真正的英雄氣概。

 

  她的智慧表面凸顯強烈的女性特質,她中庸狡黠、八面玲瓏、左右逢源、做事融通;她骨子堳o有強烈的男兒氣概,她殺伐決斷、手腕強硬、權秉國政,叱吒風雲。

 

  她處理政事、處理情感、處理和男人的關係都有其“教母”的痕跡。

她們共同製造了一個新的官僚集團,洞穿了官僚集團的性格,甚至“嘲笑公卿以為笑樂”。武則天從一個14歲的小姑娘奮鬥到年逾八十的女皇,一任她不息的靈魂在天命、權力和人性之間苦苦掙扎。

婉兒從一個14歲的小姑娘,至近50歲尊貴的昭容娘娘,她的內心掙扎較武氏更加劇烈。

婉兒骨子堣S是高貴的,這來自上官儀的血脈。

她鍾情於往來唱和的千古詩篇和文人雅士的風月清談,這是她的救贖之路。

後世愛她的人提及她,總是真誠讚歎她的文學成就,

對她的“卑鄙”善意地轉過臉去,裝作什麼都沒看見。

 

十四歲踏入政壇

  西元664年至678年,婉兒在掖庭宮狹窄的藍天下長大。

婉兒的母親鄭十三娘是太常少卿鄭休遠的姐姐,有文學素養,母親該是她第一個老師。

婉兒雖身份為奴,但所有的人包括武氏在內,對上官的冤獄心知肚明。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任婉兒到後宮內文學館學習,也是很有可能。

婉兒她聰明穎悟,“天性韶警,善文章”,應該是內廷文學館宦官老師的得意門生。

  

宦官老師講武后當年總是孜孜不倦地讀書,她聰明絕頂,拿文學館的書作階梯,最終登上皇后的寶座,宦官老師大講特講武則天的偉大、非凡。

皇后便成為少年婉兒心中的一道陽光,她夢想能有一天走出掖庭見到她。

她講給母親聽,鄭夫人落下淚來。婉兒不瞭解身世,把夢想寄託在敵人的身上。

她又不願破碎女兒的夢想,她深知婉兒的成長需要有夢想支撐。

她不能讓女兒懷恨武后,女兒一旦知情而且懷恨,性命便危在旦夕了。

 

  因為老學士的舉薦,14歲的婉兒終於等到武皇后的召見。

“武后召見,有所製作,若素構”。於是婉兒走出掖庭走入朝廷,從此跟隨了這個偉大、非凡的皇后。  婉兒那樣快樂而驕傲,在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應試中,她幾乎是超水準發揮。

她為皇后起筆行文,草擬詔令,又賦詩數首。

婉兒抬起頭,從皇后那堿搢鴘滿A是驚喜而愛憐的目光。

婉兒打動了皇后的心。

 

那年武后50歲,婉兒14歲。以武則天的氣度胸襟,她不會容不下一個14歲女孩。

更重要的是,她喜歡婉兒,婉兒令她想起自己的當年。

射向太子的箭

  婉兒的感情和政治緊緊牽系在了一起。

14歲成為武則天的秘書,幾乎是和皇子們一道長大。

冰雪聰明的婉兒,被李賢、李顯和李旦所愛,但是政治的鐵腕搗碎了愛情,青春的挽歌成為婉兒參透人生的代價。以後的歲月,她同武三思、崔湜,同中宗的關係,都不再是純粹的愛情。她也不再眷戀那堪稱真愛的往事。

 

婉兒第一次背叛愛情,是武后派她去東宮,檢查出章懷太子李賢私藏武器。

其實武后早已知曉這個消息,她完全可以不通過婉兒清洗東宮,她已枕戈待旦,勝券在握。但是她還是讓婉兒去了。

婉兒第一次背叛了愛情,從此成為武皇后畢生的心腹。

婉兒替盛怒的武后草擬了置李賢於“死地”的詔書,“太子懷逆,廢為庶民,流放巴州”。李賢走後,婉兒接受了新太子李顯的愛。

 

之所以這樣,很可能是因為她潛意識中也有強烈的攀附權貴的欲望,或是她在冥冥中預感到“未來”掌握在李顯手中。

683年,高宗去世。武后立李顯為皇帝,自己仍臨朝稱制。

李顯即位時28歲,正是男人的“花樣年華”。56歲的武則天被尊為太后。

 

武則天不能適應那份權柄易手的寂寞與蒼涼。

兩個月以後,她藉口李顯想將整個天下送給自己的岳父,一個小小的參軍,將李顯廢為廬陵王,幽於別所。

這個決定來得十分突然:

某日,武后突然宣佈,早朝要在乾元殿的正殿舉行,而且她要親自前來,與滿朝文武共商國是。正殿的四周站滿了全副武裝的御林軍,守衛森嚴,武后正襟危坐,要婉兒宣讀她的旨令。殿前衛士把李顯從皇位上拽了下來並五花大綁。

李顯如夢方醒,對著武后大聲喊:“我才是皇帝,你有什麼權力廢掉朕?”

李顯絕望的喊叫聲一直在乾元殿埵^蕩。

  廢黜中宗李顯的第二天,相王李旦繼位,天下又重回到武后手中。

這次權力變更,婉兒再次成為武后的箭,給了愛她的李顯沉重的一擊。

 

  在這個階段,婉兒應該從武則天的敵人(包括武則天的兒子們)那媗本D自己的身世。但此時婉兒對武后的敬愛和崇拜彌漫她的身心、深入骨髓又滲透在每一個細胞中。而武則天也早已離不開婉兒,她把婉兒變成射向章懷太子和廬陵王的箭。

她說:“婉兒,沒有別人能替我把這兩個男人趕出皇宮了。”

 

婉兒“黥面”

  西元690年,武則天“革唐命”,改國號為“周”,自稱“聖神皇帝”,62歲的武后終成女皇。她氣宇軒昂地登臨了則天門,在萬眾的歡呼聲中開始了她的女皇霸業。

 

  相王李旦生性軟弱,他繼位後,為自己選擇了險境求生的方式。

他連續三次奏請將皇位禪讓于太后,武則天最終能夠以彌勒轉世的神話或者謊言,為自己加冕,從此稱帝15載。

705年春天她生病時才由李顯復辟,為中宗。

那年年底武則天與世長辭,官方稱她享年81歲,有些人說她實際活了83歲。

中宗即位5年後,據說被皇后韋氏所弑,李旦於西元710年復位,是為睿宗。

李顯與李旦,中宗與睿宗,俱是武則天的兒子,此後唐朝其他15個皇帝全是她的孫輩和後裔。無論史書怎樣更改武后頭銜,她仍是唐朝的祖先和國母。

以一個篡位而顛倒朝代的人物,又在太廟堣d秋配享,也太難為了那些史官。

 

  女皇開始她輝煌的帝業,婉兒則開始了實際上的“巾幗首相”生涯,但她仍是武則天一個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近侍奴婢。

這年女皇62歲,婉兒26歲。

和諧甚至美好的君臣關係卻因一個失寵的男寵起了波折,婉兒被黥面。

 

  男寵薛懷義被武皇厭棄,薛懷義大失所望,有一天他沿著宮中的一條秘道求見女皇,婉兒不與通報,將這失寵的“床榻上的君王”阻在一扇宮門外,薛懷義一把驚天大火,親手燒了他為女皇建造的明堂。

武則天大怒,認為是婉兒逼薛懷義放火,結果是“忤旨當誅,後惜其才,止黥而不殺也”。那晦暗而墨黑的黥文,年輕而美麗的婉兒須畢生承受。

武則天的這一舉動,徹底毀了婉兒的尊嚴。

她帶著黥刑的永恆印記開始了以後的生活,那是她一個永遠的劫。

 

  後世的人痛惜婉兒,所以有民間傳說婉兒在黥刑處用紅顏料文刺出梅花形狀,一時成為宮中時尚,大家競相用胭脂畫梅仿效,號為“紅梅妝”。

另一傳說婉兒為此特創一髮式,將捲曲的髮髻巧妙蓋在疤痕上,反而更加嫵媚了,號為“上官髻”。

我在河南博物院的唐代髮式圖中,赫然見到這個髮型。

 

“神龍革命”

  西元695年,武則天稱女皇的第五年,她要修周史,重任委派給了侄子武三思,同時又委派上官婉兒參與。婉兒在修史的過程中為武三思提供了無私的幫助,讓武三思感激涕零,並對這個女人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很深的感情。

 

  婉兒敏銳地看到了武氏一族的勢力正因女皇而迅速發展、勢不可擋,她在武三思那塈鋮鴗F安全感和性的實惠,兩人因生存利益、彼此利用而鑄成的身體關係,保持了十多年。

  

女皇對身後事的憂慮,使得她一筆勾銷了與李顯的恩怨,重立其為太子。

在朝堂上,她對狄仁傑說:“還你太子。”

老淚縱橫的狄仁傑抬起頭,果然見到李顯。

狄仁傑再度跪拜,連連叩首,那是狄仁傑對女皇由衷的感佩。

如此戲劇性的相見場面激動人心,青史留存。

 

  此時的婉兒已不知何為感情、何為廉恥,她逢迎所有喜歡她、需要她的男人。

她和李旦保持“友情”,又重新恢復了和李顯的關係,她運用自己卓越的控制能力(這學自“教母”武則天)成為李顯的“患難之友”,她自己也在這種給予中獲得了“未來”。

  

西元705年正月二十二,張柬之、桓彥範等五位朝臣發動“神龍革命”,李顯復辟,是為中宗。李顯的時代又重新到來,婉兒的“時代”也再度來臨。

 

  正月二十七,新皇帝李顯率百官浩浩蕩蕩來到母后退位後徙居的上陽宮探望,為昏睡不醒的母親加封“則天大聖皇帝”尊號,同時也為了緩解他搶班奪權後沉重的心理負擔。

  在這次探望中,李顯要求婉兒隨他返回洛陽。他說他需要婉兒在朝中為他掌管詔命。

婉兒說:“奴婢永遠愛上皇(武則天),要陪伴她最後一程。”

 

  武則天為政期間,以洛陽為東都,“與民更始”,以後更次曲阜,幸孔子廟,詔各州縣修建孔子廟,又同時繼續南北朝以來的趨勢,大規模而有系統地提倡佛教,崇奉老子,造成“三教歸一”的體制,在當時創造了一種新的意識形態。

 

  武則天雖非首創殿試之人,但她經常出面策士,不計門第。

她在位時代,“補闕連車載,拾遺平鬥量”,她操縱經營好幾十年,單只人事安排也可見她力量之大、影響之深。

  而上官婉兒,從19歲起百官奏牘都由她先行過目,並加擬簽,武則天只要在上面批一個字就頒行天下,成為除武則天以外最具權柄的女人。

她追隨武氏27年,對武氏個人以及武氏國策的影響,也可以設想。

稱她為女皇的女宰相,絕不過分。 

 

“巾幗首相”上官婉兒(下篇) 

  用現代人的觀念看,武則天炒作有術。她以“河圖洛書”的神秘安排,“萬歲通天”等響亮的年號,再加上“齒落複生”等不老的奇跡,炒作自己的“奉天承運”,而她登上帝位,也憑藉了彌勒轉世的神話或者謊言,為自己加冕。

  為了創造這個神話,她偽撰佛典《大雲經》,建造許多以彌勒為主佛的洞窟,她的帝號為“慈氏聖神金輪皇帝”,“慈氏”即是彌勒。流風所及,武則天以後的唐朝君王多禮佛。

  

2004129日下午,在三門峽市虢國小車馬坑博物館,我見到一塊半截八棱柱狀唐代經幢,經幢內容是“尊勝經真言石幢彰孝行記”,內容是信佛行孝,去惡行善。

這塊石幢稀奇之處是上半部分是梵文音譯,後面是漢語翻譯。

據許永生先生講,古梵文是12世紀以前的文字,印度都失傳了,全中國大概只有季羨林先生懂這個。

  許先生說,19877月份,香港的聖懷法師看了經幢,激動得了不得,馬上穿上全套法衣,在曬得滾燙的地坪上跪拜,他說,這真是非常珍貴。

 

  透過唐代經幢,我們能想見當時佛的興盛。

具體到武則天,與其說她信佛,不如說她善用佛,而她的“教女”婉兒更信賴的可能是她自己。自稱“彌勒轉世”的武則天死了,上官婉兒則憑藉自身的才智,攀升至富貴榮華的頂峰。她40歲成為中宗的昭容,在諸嬪妃中名列第六,爵同諸侯,位如宰相。

 

她對武則天有著近乎偏執的崇拜,她的融美麗、多情、欲望、政治、陰謀、殘忍、殺戮等眾多內涵為一體的複雜形象,幾乎成為大唐王朝的一個象徵,異彩紛呈、參差多態。

她舉重若輕,擊退太子李重俊的變亂;她彩樓評詩,大設昭文館學士,引領一代文風;她開皇帝嬪妃宮外居住先例,建豪華私宅;她在生命的盡頭愛上崔湜,詩賦唱和的愛情終以悲劇收場。

 

婉兒在宮廷和朝堂上的權勢男女中“如魚入水,吞吐自如”,贏得他們的“敬重”,朝中文官武將們對武昭容娘娘敬畏有加。他們知道,無論是在朝廷還是在後宮,上官昭容都一手遮天。這個女人總攬著天下大權,指揮著天下的一切。

 

  她是政治女人,她在燃燒的過程中找尋著快樂,證明自己存在的意義。當生命能量已被耗盡,只能去另一個世界尋找另一種存在。婉兒沉寂的傾訴仿佛是莎士比亞那句名言:

忍住痛苦,在這冷酷的世上留存,講我的故事,其餘只是沉寂。

我看到,在沉寂中她溫柔地閉上眼睛,像要滌去那曾經的傷心和屈辱的塵埃……

  2005年春節前夕,大寒已過,一個霧起的清晨,我重回屬於她的抒情時代。

 

舉重若輕-擊退重俊變亂

  西元705年,武皇葬禮後,婉兒被封昭容,重回那個專掌詔命的重要位置。

  在婉兒和韋后的幫助下,武三思從幾乎被李家王朝徹底摒棄,搖身一變,成為了堂堂李唐王朝的司空,三公之一,名副其實的大唐首相。

武三思迅速升遷使武氏一族蠢蠢欲動。

在太平公主又哭又鬧的糾纏下,她的丈夫武攸暨也進拜司徒,亦為三公。

除太尉之外,三公中便有兩席被武家強佔了去,而且都是實權崗位。

事實上,中宗已被皇室的女人們架空。

 

  婉兒不斷向韋后進言提高婦女在社會和政治中的地位,只有這樣才能為她韋后未來成為女皇鋪平道路。婉兒將韋皇后稱霸的野心點燃。婉兒還不斷請求提高公主們的地位,這既取悅了韋后,又籠絡住諸公主的心。

 

婉兒讓安樂公主堅信她是能夠繼承皇位的,儘管李顯還有李重俊、李重茂兩位皇子,但他們並非韋后所生,這給韋后所生的安樂公主成為皇太女提供了極大的可能。

  婉兒請求提高公主們的地位,同時也討好了太平公主。同時,她還試圖籠絡住相王李旦和他五個英姿勃發的兒子。

婉兒敏銳地感覺到他們的虎視眈眈。

 

在婉兒的幫助下,宮堛瘍v勢女人各自拉攏了一批朝官並形成了她們自己的勢力。

她還心懷叵測貶抑排斥太子李重俊,推舉以武三思為首的武氏一族,成功地在朝堂製造籲請廢黜太子的輿論,年輕的太子再也不能忍受,他要殺了武三思和婉兒。

 

西元7077月,李重俊與左羽林大將軍李多祚等,“矯詔”發羽林軍三百餘人,當夜便發兵突襲了武三思的王府,砍掉了武三思及其子武崇訓的腦袋。

李重俊乘勝追擊,殺進肅章門,並封鎖了所有的宮門。

李重俊的飛騎突進肅章門後,他就高聲喊叫著索要婉兒,他發誓要把這個女人碎屍萬段。婉兒正在李顯的大殿中與韋后、安樂公主一道陪著聖上博戲,韋后和安樂公主在發抖,李顯則一臉絕望。

內心已到崩潰邊緣的婉兒反倒鎮定下來,急中生智:“如此看來,太子是先要我死,然後再依次弑殺皇后和陛下,要讓我們同死於他的刀下。”

 

李顯和韋氏大怒,不肯依李重俊的索要交出婉兒。

李顯帶上婉兒和他的妻女們匆匆登上了玄武門,以避兵鋒。

他首先派右羽林軍大將劉景仁速調兩千羽林兵士屯于太極殿前,閉門自守。

當叛軍來到宣武門下,他便依照婉兒的指令,向門下的叛軍高聲勸降。

叛亂的羽林軍當場倒戈,並將李多祚、李承況、李千里等李唐宗室們斬于玄武門下,一時間玄武門下血流成河。

 

  重俊兵敗被殺,瘋狂的韋皇后和安樂公主逼迫聖上敕許,從太廟取來李重俊的首級祭于武三思父子的靈柩之前,後又懸於朝堂示眾,直至腐爛,被鳥鵲叼啄,朝野上下,竟無一人敢去為重俊收屍。

 

  此時中宗心灰意冷。他想他一輩子都是韋皇后的傀儡。

他初為天子時,就是為她的參軍父親討天下,結果失了王位流放14年。

如今,他再為天子,依然被這個貪得無厭的女人擺佈。

 

彩樓評詩”-開一代文風

  婉兒“美麗的複雜”表現在她終身鍾情於那往來唱和的千古詩篇及與文人雅士的風月清談,這是她的救贖之路。她運用自己的影響勸說中宗,大量設置昭文館學士,廣召當朝詞學之臣,賜宴遊樂,賦詩唱和。

 

上官婉兒每次都作中宗、韋后和安樂公主多人的“槍手”,數首並作,詩句優美,時人大多傳誦唱和。對大臣所作之詩,中宗又令上官婉兒進行評定,名列第一者,賞賜金爵,尊貴無比。因此,朝廷內外,吟詩作賦,斐然成風。

 

  昆明池最初是漢武帝為訓練水戰而開鑿的,唐朝時將這池修造得寬大宏壯,池內遍佈亭臺樓閣。中宗有一次在此大宴群臣時,要求每人獻五言排律一首,選最優者譜曲,令上官婉兒監評百官詩作。

 

  中宗命在池邊另搭帳殿一座,帳殿間高結彩樓。

婉兒登上彩樓,宣佈規則:奉詔評詩,只選其中最佳者一篇進呈御覽並譜曲,不中選者即發下樓,付還本人。內侍拿過詩來剛念過詩題和開頭兩句,詩稿便紛紛飄落,只剩沈佺期和宋之問兩人的詩稿未有飄落。

沈佺期悄悄對宋之問說,我倆一向不分高低,我看就以今日定高下,以後不必再爭了,宋點頭同意。

 

  隔了好一會兒,樓上又飄下一張,原來是沈佺期的詩,宋之問的詩則被呈給皇帝。

婉兒的評價是,二詩文筆相當,但沈詩結句“微臣雕朽質,差睹豫章才”辭氣已竭,而宋詩《奉和晦日昆明池應制》結句“不愁明月盡,自有夜珠來”陡然健舉,若飛鳥奮翼直上,氣勢猶在。

婉兒的評判讓大家心悅誠服。

 

  婉兒的祖父上官儀的詩多應制、奉和即歌功頌德之作,詞綺麗婉媚,士大夫紛紛仿效,稱“上官體”,他歸納六朝以來的對仗方法,提出“六對”、“八對”之說,對後世格律詩、聯句的形成很有影響。詩作三十多卷,均佚。

而婉兒的詩對仗工整,遣詞華麗,成為當時文人學習的典範,對唐初詩律有相當影響。

  

可惜婉兒的詩大多失傳,《全唐詩》僅收其詩32首。

請看“彩怨詩”:月下洞庭初,思君萬里餘。露濃香被冷,月落錦屏虛。

                欲奏江南調,貪封蘇北書。書中無別意,但悵久離居。

相傳這是婉兒14歲的少作,曠世才女的風華由此可見一斑。

 

出宮居住-經營政治

  婉兒想出宮,她說服韋后,向中宗提出了一個十分出格的要求,請求皇帝允許那些被寵倖的妃子與公主一樣到宮外營建宅第。中宗覺得實在離譜,但他被婉兒和韋后操縱慣了,還是答應了。

韋后想的是婉兒出宮會減弱對中宗的控制,婉兒則對中宗說,這樣才能夠擺脫韋后的監視,更多地和聖上在一起。

 

婉兒在長安市區群賢坊的東南側修建了一座異常典雅漂亮的住宅,廳堂中卷帙浩繁,充滿了書卷氣,那是婉兒夢寐以求的“芬芳”。婉兒的母親鄭氏被封沛國夫人,與婉兒一道搬出後宮。鄭氏至此才相信了當年她懷婉兒時所做的夢:當生貴子,而秉國權衡。

 

  婉兒喬遷新居,皇上皇后雙雙前來恭賀,自此後這座極盡風雅的宅邸成為皇親國戚、達官貴人們爭相拜訪的地方。中宗李顯每每帶著朝中的公卿大臣們來婉兒的宅邸游宴。他時常帶人在婉兒這埵Y喝玩樂,吟詩作賦,當然也免不了放縱淫亂。

由於中宗常常賜幸,所以又派人擴建婉兒居所,穿池築岩,修建庭院,窮極雕飾,使婉兒的豪宅儼然成為皇帝在長安市區的“行宮”。

 

  婉兒在這兒獲得了真正的自由,她像太平公主以及別的權勢女人一樣,開始賣官鬻爵,大肆斂財。許多人奔走於她的門前,並因此求得高官要職。

崔湜是其中一位,並贏得了婉兒最後的“愛情”。

 

“天鵝之死”-最後的“愛情”

  婉兒在40歲之後,鍾情於那個小她6歲而又才華橫溢的崔湜,這算是她最後的“愛情”吧。她與崔湜的關係是從詩詞歌賦開始的,這讓婉兒覺得這愛情很像愛情。

現實中的崔湜很卑劣,並以卑鄙作武器,最終“以文翰居要官”。

他不知道婉兒對他動了真情後,為此作出過多大的犧牲。

 

  在婉兒的幫助下,崔湜在很短時間堙A從中書舍人到兵部侍郎,再拜中書侍郎、檢校吏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這是相位。不久,崔湜又在主持銓選時,多有違失,被禦史李尚隱彈劾,以罪被貶;因上官婉兒的奔走,說動安樂公主使他官復原職。

 

婉兒在臨淄王李隆基兵變前夕,在自身難保的生死關頭,要求崔湜叛韋氏,反戈一擊去投靠李隆基。李隆基兵變成功後,崔湜幸運地保住性命,僅被貶出長安,充任華州刺史。

  

西元710年五月,許州人燕欽融聲色俱厲地奏稟聖上,說皇后淫亂,干預國政;而安樂公主、武延秀夫婦及當朝宰相宗楚客等人亦圖謀不軌,企圖奪取李顯的天下。

李顯隨即召見,當面詢問。燕欽融剛走出宮門,便被羽林兵士殺死,中宗驚怒萬分。

中宗的反應馬上引發了韋皇后的下一步行動。

西元710年六月初一,中宗暴斃,婉兒馬上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婉兒想這可能是她最後一搏的時刻,她揮筆草擬了一份中宗李顯的遺詔:立溫王重茂為太子,韋后知政事,相王參決政務。

16歲的少年李重茂為太子,天經地義;聖上駕崩,太子年少,由皇后垂簾聽政,也在情理。對此真正起到制約作用的是相王的參決政務,這就為李唐皇室的東山再起提供了一個絕好的機會。這是上官婉兒在當時能夠作出的最好決定,她希望能夠從這一紙偽造的遺詔中贏得某種繼續活下來的可能,以洗脫“韋后黨羽”的罪名。

 

710年六月初二,韋后火速徵發五萬府兵屯駐京城,各路統領皆為韋姓。

六月初三,韋后知會天下中宗晏駕。

婉兒宣讀她偽擬的中宗遺詔,立溫王重茂為皇太子,皇后臨朝執政,相王參決政事。

六月初四,宰相宗楚客及韋后兄韋溫等率眾上表,奏請由韋後專決政事,罷相王參政之權,致使婉兒假託之遺詔失效,李唐王朝眼看著大勢已去。

次日,中宗靈柩遷至太極殿,集百官發喪。少年太子李重茂為殤帝,韋後臨朝稱制。

  

李隆基與姑母太平公主以及太平公主的兒子等歃血盟誓,決意兵變,徹底推翻“韋氏王朝”。西元710年六月二十,在中宗李顯暴斃19天后的夜晚,李隆基等人便身著便服,潛入禁苑埋伏。二更時分,全副武裝的李隆基橫槍躍馬,斬殺了掌管皇家軍隊的所有韋氏黨羽,並當眾宣告:韋氏毒死先帝,謀危社稷,今夕當共誅諸韋,身高有馬鞭長者皆殺之。

立相王為帝以安天下。敢有反對者將罪及三族。

 

  一聲號令,羽林將士們便欣然從命,宮城的防衛不攻自破,韋后與安樂公主均被殺。臨淄王此次政變要殺的第三個人,就是上官婉兒,臨淄王的親信劉幽求奉命誅殺她。

  婉兒在殺聲震天之中,化妝更衣,命令宮女排列整齊,靜靜地秉燭迎接劉幽求。

這個場景令劉幽求十分吃驚,婉兒從容地出示先帝駕崩時假託的遺詔,申明自己的立場,劉幽求則稱臨淄王已下了必殺令。

  婉兒聽此消息,平靜迎接了死亡,結束了她豐富、鮮明、坎坷的一生。

  (資料來源:大河網)

 

(四)翻案的證據

看完了上官婉兒的資料,方老師對庠蓁的問題更透澈了!

所以開始替庠蓁分析問題所在:

「生活在一個偉大的則天皇后身旁,心懷血海深血而不敢報,那真是狗腿的開始!

因為天下之大,能夠獨具慧眼賞識自己才華的人,就是坑殺自己祖父的仇人!

兩種不同價值條件之下,她只能夠選擇其中一種方法,表面是兩種方法,其實只有一種

選擇,就是選擇一條能夠讓自己活下去的最好方法!因此那就是狗腿的開始!

平常在廟中之舞文弄墨,寫詩作對其實都只是在玩弄文字,品評天下詩文,因此完全符

合了咬文嚼字的條件,這就是今天庠蓁所遺留下的遺產!

而且連姓氏也符合武家的奴才走狗!怪不得自卑心會那麼強!

 

因為已經變成歷史情結了!而且這一隻狗必定是貴賓狗!

任誰都要把他們當作貴賓看待,所以才會有那麼多的貴婦人喜歡跟妳結交和談心!….

 

庠蓁終於找到自己的歷史心結,面對如此強大的勁敵環伺在側,每天都可能活不過明天,天天都恐怕看不到明天的太陽!所以她必須每天都需要自我催眠,加強心志的堅強能力,確信自己對武則天的馴服和崇拜,才可以安然入睡!才能夠逃過這樣的一劫,因此死後都過了一千多年,心理都還是活在如此陰影之下沒有走出來?

今天終於有機會截破自己的假想世界,走出一千多年以來的虛擬空間,再也不必去做那些狗腿的事!不要再花時間去咬那些文字的骨頭!真正的獲得了最大的解脫!

 

庠蓁終於打開自己歷史的心結,有如張國榮拍攝的電影、霸王別姬的劇本一樣,男花旦(青衣)程蝶衣終於熬過生死關頭的一刻之後,從此就一直以為自己:「原來是女兒身又非男兒相!」,過著許多舞台上輝煌的日子,直到有一天霸王跟他說開玩笑說:「他本是男兒身又非女兒相!」

霸王別姬截破程蝶衣他自己的催眠謊言,所以虞姬就真的去自刎而死!

但是今天庠蓁被方老師的言語截破之後,上官婉兒的陰影終於現出原形,她的夢想終於打破了,不要再活在虛假的人生之中,修持是要去追求個人的突破和發挖自己的潛質,學佛並不是要來讚嘆老師做狗腿的事,當年的道士邢和璞對一行大師的狗腿馬屁,最後成為全真教女性成就第一人的孫不二,其實都只是做到了狗腿的美麗成績單,事實上卻不知道修道為何物?所以才會讓自己如此卑微委屈的生活到今天!

 

當年手捧的香爐(金猊)其實並不是從一行大師手上接過來的傳承,因為金剛智祈雨祈出了大洪水之後,所有的八條龍都被上天處罰,然後再發配到不同的佛教聖地去鎮守,連不空三藏法師接掌了真言宗的密教掌門都沒有分到真龍,為什麼會有一條真龍流落到邢和璞手上拿走!

其實這一條真龍並不是分配給道教的聖物,而是從武則天手上承接而來的宗教聖物!

原因是則天皇帝自稱為彌勒佛投胎轉世下生,依當時的宗教發展狀況來說,真諦法師在南北朝時伐,帶進了彌勒菩薩在兜率宮說法時的經典,瑜珈師地論也簡稱「地論」、不久之後菩提流之或稱流支三藏也把世親和無著的攝大乘論(簡稱攝論)帶入了中土!

禪宗歷史上記載了菩提流之與達祖師之間曾有嚴重的宗教衝突摩,但是在其它的歷史上卻並沒有記錄,唯識這一條法脈經過多次的轉折和困難後,終於轉輾傳到則天皇帝時的皈依師圓測法師身上,後來發展成法相宗的西明宗一條法脈!

 

到了唐太宗時代玄奘法師又到印度取經,帶回了陳那等人著作的成唯識論,交由玄奘法師的弟子窺基翻譯,後來創立了以唯識學之研究為主的法相宗,佛教史上稱之為慈恩宗,世人大多知道慈恩宗之盛名,卻不了解西明宗的殊勝!

 

因為經歷了南北朝、隨代和唐太宗的年代,剛好時間進入了第六代傳人,經歷了二、三百年間的歷史時刻、法相宗真諦傳承至圓測之時剛好有六代,真正的宗教威力發展是以第六代時可以醞釀出一條真龍,武則天剛巧合符這一個條件,承接了這一條真龍的降生條件,但是圓測之後西明宗的傳承卻中斷了!新任的慈恩宗因為時間太短,並且曾經大肆批評真諦法師的論說,所以慈恩宗發展三代之後也斷了傳承!

 

這一條真龍剛巧被敏感的則天皇帝接住,所以她一生崇佛的行為,其實是跟她是否能夠獲得真龍護蔭的條件有關!有如歐洲法國的聖女貞德一樣,能夠獲得天眷的世間一人矣!但是則天皇帝駕崩西歸之後,皇室之中沒有一人敢對武則天起冒犯之心,原因是在她的身上曾經出現過許多的神跡,所以皇室中人都敬之和怕之,不敢與天抗衡也!

 

上官婉兒變成則天皇帝唯一留下的嫡傳弟子,圓測是韓國僧也沒有留下什麼傳人,所以九條真龍被法界分配時,最能夠獲得真龍的人其實只有上官婉兒一人而矣!

 

但是宗教人物和歷史都把焦點集中在翻譯經本上的功德,而沒有注意到成佛發展的正確方法,可以改寫人世間的歷史皇朝!因為大家都注意力放在宗教性的佛教的寺廟中,卻沒有想到抬面之下有某些力量暗自成形,才會讓這兩位歷史上的女性,名流千古!

 

她們的性生活上,雖然並不符合清淨戒律的要求,但是替天下做事渡世的人卻非常強烈,所以背負著宗教一樣的心情做天下事,變成另外一種的政治方式存活在政治圈中,才是今天我們要知道的答案! 

418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