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歷史因緣

 

因緣:

2007420日星期五,方老師觀察阿逸多法輪中心的發展,目前已經大致隱定,所以有需要回朔本派的法源,讓大家對阿逸多法中心有更深入的了解,所以要把世親菩薩的唯識三十頌,作一個全新的解釋,以突顯方老師的見解精神所在,建立出本派的風格和特色!

 

(一)  彌勒祖師

彌勒佛

未來佛也稱彌勒佛,藏語謂“強巴”。

彌勒佛是中國民間普遍信奉、廣為流行的一尊佛。

“彌勒”是梵文Maitreya的音譯簡稱,意思是“慈氏”。據說此佛常懷慈悲之心。

 

窺基在《阿彌陀經疏》中解釋說:“或言彌勒,此言慈氏。由彼多修慈心,多入慈定,故言慈氏,修慈最勝,名無能勝。”他的名字叫阿逸多,即“無能勝”。

 

據佛經記載,彌勒出生于古印度波羅奈國的一個婆羅門家庭,與釋迦是同時代人。

後來隨釋迦出家,成為佛弟子,他在釋迦入滅之前先行去世。

據說釋迦曾預言,他離開此世間後,將上生兜率天宮,在那兒與諸天演說佛法,直到釋迦佛滅度後五十六億六千萬年時,才從兜率天宮下生,來到人間。

 

據《彌勒下生成佛經》所說,到那時,娑婆世界(即我們所生活的有情世間)閻浮提有翅頭末城,其王名儴佉的,彌勒屆時將托生於此城中一個名叫修梵摩的大臣家中,降生、出家、成道、說法,其經歷一如釋迦牟尼佛。

彌勒繼釋迦成佛後,將在華林園龍華樹下三次說法,廣度眾生。

 

在我國彌勒信仰的流行也很早。

西秦時就已出現了繪製的彌勒像,如甘肅炳靈寺石窟中即有。

五代、宋以前的彌勒像,主要有菩薩形和如來形兩大類,分別根據《彌勒上生經》和《彌勒下生經》創作。

 

菩薩形的彌勒像主要表現了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宮為諸天說法時的形象。

這時的彌勒像是菩薩裝束,兩腳交叉而坐,或是以左腳下垂,右手扶臉頰的半迦思維形,表示彌勒在兜率天宮等待下生的情形,而如來形的彌勒像則是下生成佛後的形象,與釋迦佛的造像沒有多大區別。

 

大致從北魏開始,中國逐漸流行對彌勒下生的信仰,同時也開始出現穿上佛裝的彌勒佛像。

 

由於彌勒作為未來佛在信徒心目中地位非常崇高,因此還有一些彌勒的巨像產生。

最大的彌勒木雕像在北京雍和宮萬福閣(又稱大佛樓)。佛像高十八米,埋入地下部分八米,總長二十六米,由一根完整的白檀香木雕成。

最大的石雕彌勒佛像則為四川淩雲大佛,此佛立於四川樂山市岷江東岸淩雲山上,大佛依斷崖造成,坐像世稱“樂山大佛”。通高七十一米,肩寬二十八米,雕像相好莊嚴,比例勻稱,氣魄雄偉,臨江端坐,也是世界第一石刻坐佛像。

藏密也非常崇拜彌勒,最大的銅制彌勒佛就是西藏劄什倫布寺中的強巴佛。

 

大約在五代以後,江浙一帶的寺院中開始出現笑口彌勒佛的塑像。

其實這是按照一個名叫契此和尚的形象塑造的。

據《宋高僧傳》等記載,契此是五代時明州(今浙江寧波)人,又號長汀子。

 

他經常手持錫杖,杖上掛一布袋,出入於市鎮鄉村,在江浙一帶行乞遊化。

他身材矮胖,大腹便便,且言語無常,四處坐臥。能預知晴雨,“天將雨,即著濕布鞋;亢旱,即曳木屐。居民以此為驗”。與人言吉凶頗為“應驗”。

因其總負一布袋,故被稱為“布袋和尚”。

 

他還常把布袋中化緣來的什物一古腦兒傾倒於地,對圍觀的人們叫道:“看!看!”曾作歌曰:“只個心心心是佛,十方世界最靈物。縱橫妙用可憐生,一切不如心真實……,萬法何殊心何異,何勞更用尋經義。”

(《宋高僧傳》卷二十一)後樑貞明二年(916),契此坐化于明州岳林寺廡下的一塊磐石上,示寂前曾留下一偈:“彌勒真彌勒,分身千百億,時時示時人,時人自不識。”

 

於是後人認為他是彌勒轉世,為他建塔供養。宋崇寧三年(1104),岳林寺住持曇振為他建閣塑像。此後,江浙一帶就逐步流行一種按“布袋和尚”形象塑成的袒腹大肚、喜笑顏開的笑口彌勒像,並將他安置在天王殿中,令人一進山門就有皆大歡喜的感覺,深受世人喜愛,以後“大肚彌勒”的這一佈置就成了寺廟的定制。

 

杭州靈隱寺前飛來峰上五代、宋元時所刻的各種佛教造像中,就有這樣一尊彌勒像,所雕的彌勒佛像倚坐於山崖上,光頭現比丘相,雙耳垂肩,臉上滿面笑容,笑口大張。

身穿袈裟,袒胸露腹,一個按著一個大口袋,一手持著一串佛珠,樂呵呵地看著前來遊玩進香的人們,人們見此像,往往受他那坦蕩的笑容感染而忘卻自身的煩惱。

很多寺院的彌勒殿還有這樣一幅對聯:“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開口便笑,笑世間可笑之人。” 

(資料來源:百度百科)

彌勒菩薩

彌勒,西元二世紀彌勒菩薩,北京碧雲寺,天王殿彌勒菩薩(梵語:Maitreya),在華人地區亦稱為彌勒尊佛,俗稱彌勒佛,因為此佛塑像通常滿面笑容,面容慈祥,坦胸露乳,所以也被稱作笑佛。

 

是佛教中縱三世佛之“未來佛”、“來世佛”(現世佛為釋迦牟尼,前世佛為燃燈古佛),有些佛教徒相信在地球上最終將出現的佛菩薩,達到完全啟蒙世人,並且教導正統的佛法法則。

彌勒菩薩是釋迦牟尼的後繼者,被預言是未來的「世界統治者」,集結所統治的人民,走入佛法。

彌勒菩薩到來的預言,在佛教各派別的經典均有描述,並且多數佛教徒接受說這是一個將發生在遙遠將來的一個實際事件。

 

彌勒是姓,生於南天竺婆羅門家庭。修成正果後,住兜率天內院,據佛經記載,彌勒在兜率天的壽命是四千歲(據稱相當於人間567000萬年),之後將繼承釋迦牟尼佛度化眾生。

 

後世常把彌勒與阿逸多混為同一人,其實不然。彌勒與阿逸多乃是佛陀的兩位徒弟:一位發願成佛,一位發願成轉輪聖王,皆得佛陀之授記。(參看《中阿含經》卷第十三,《增一阿含經》卷第四十四)

中國常見的彌勒菩薩像是依照五代後梁時期之僧人契此和尚為原型,塑成笑容可掬的大肚比丘,也稱大肚彌勒。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彌勒佛

  北京古剎潭拓寺天王殿,有一副膾炙人口的楹聯,聞名遐爾:

  「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開口便笑,笑世間可笑之人。」  

 

  彌勒佛又稱「布袋和尚」、「彌勒菩薩」、「彌勒」,俗姓阿逸多,意思是無能勝,為三世佛之一:過去佛燃燈佛、現在佛釋迦牟尼、未來佛彌勒佛。

因為他擅長修慈悲心,常入慈定,故名慈氏。後來成為釋迦牟尼佛的弟子,但他卻先於釋迦入滅。入滅後到兜率天內院做「補處菩薩」,即未來佛。

 

兜率天是彌勒的樂園,這裡的一晝夜,相當於人間四百年,此天有內外兩院,外院是諸佛的公園,內院是彌勒寄居的淨土。彌勒淨土之所以殊勝,是因為它不像其它的佛國淨土,距離我們的娑婆世界很遠。

兜率淨土在欲界,發願往生的人,不一定出家,不必一心不亂,只要受持五戒,常常參加八關齋戒,作福行善,就可以往生了。

而補處就是「候補佛修息所」的意思。

釋迦牟尼佛的母親摩耶夫人死後即往生於此。

 

彌勒菩薩既然是釋迦的接班人,為了做好準備,當然要住在「候補佛修息所」。

釋迦牟尼佛曾預言,說他要在兜率天住四千年(人間五十六億七千年),然後下生補登佛位。

 

  彌勒佛出生於印度波羅奈國,跟隨舅父阿波離申修行。

後來親近佛陀,佛陀為之授記,將來在龍華樹下三會度眾,成為末世眾生美好的希望。

彌勒的修行有一特色:「不修禪定,不斷煩惱。」

他發願在世間常行布施,給人慈悲,重視持戒,內觀智慧,不急於像小乘人一樣只求自我的了生脫死。

 

  《彌勒上生經》、《彌勒下生經》、《彌勒大乘佛經》是為彌勒三部經。

《彌勒上生經》主要講彌勒上生兜率天的事蹟,在兜率內院說法的情況。

《彌勒下生經》主要敘述在未來世,彌勒菩薩將從兜率天生,再次降生我們這個世界,然後成道說法度眾。

 

  民間傳說彌勒佛於五代時下凡投胎至明州(今浙江)奉化縣,生時滿屋紅光,但母親因難產而死,父親抱著他失聲痛哭。

金山寺住持法明禪師,是阿羅漢轉世,這天正在佛堂坐禪,忽然心緒大亂,難以入定,就信走出寺散心。經過一戶人家,忽然傳出一陣哭聲,他連忙入門察看,知道這嬰兒來歷不凡,於是徵得父親同意將孩子抱回寺院撫養。

長大後收他為徒,賜法號「契此」。

 

廟宇供奉的大肚彌勒,并非是佛教三世佛中的未來佛彌勒,而是布袋和尚──契此。

契此長得矮胖,肚子奇大,且行為怪異,天要下雨的時候便預先穿濕布鞋,天晴時則穿木屐,常用竹杖挑著大布袋在街上化緣,凡所需的用品都裝於布袋內,因為出門經常布袋不離身,所以人稱「布袋和尚」。

 

  後梁貞明三年,當端坐在獄林寺盤石上示寂時,說道:「彌勒真彌勒,分身千百億,時時示時人,時人不自識。」因此布袋和尚被世人信仰為彌勒佛的化身。

一直到現代,中國、日本、韓國各地,不論禪門,都安置形似布袋和尚的坐像,普遍被稱為彌勒菩薩。許多供奉彌勒菩薩的寺院,常有對聯寫著:「大肚能容,容卻人間多少事;笑口常開,笑盡天下古金愁。」

 

  據明代朱國楨《涌幢小品》卷十八所載:「布袋和尚,唐僧,閩人。

或問年幾何,曰:此袋與虛空齊年。化後,復見於東陽。」

 

  相傳布袋和尚常常高歌:

「只個心心心是佛,十方世界最靈物,縱橫妙用可憐生,一切不如心真實。」

「萬法何殊心何異,何勞更用尋經義。」

 

這位「冒牌」的彌勒佛,千百年來取代了佛教中正統的彌勒佛而名揚四海,婦孺皆知。

而佛教中真正的彌勒倒鮮為人知。

「正統」的彌勒造像,身著菩薩裝,常戴天冠,又稱天冠彌勒。

 

民間認為,彌勒佛為兜率天淨世界之主,其形象有三十二相,變化多端,除了布袋和尚外,其他形象世人皆不識。而民間亦喜歡彌勒佛喜氣洋洋,笑口常開,肥頭耷耳,袒胸露腹,手掐串珠,箕踞而坐,大肚滾圓的形象。

 

古剎寺院之中,有歷代文人雅士潑墨揮毫撰寫出意味雋然,極之妙趣的楹聯。

 

北京潭柘寺彌勒佛龕兩邊的對聯:

  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開口便笑,笑世間可笑之人。

 

四川樂山凌雲寺的彌勒佛前的對聯曰:

  笑古笑今,笑東笑西笑南北,笑來笑去,笑自己原來無知無識;

  觀事觀物,觀天觀地觀日月,觀上觀下,觀他人總是有高有低。

 

四川峨嵋山靈岩寺對聯:

開口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

大肚能容,容天容地,於人何所不容。

 

四川峨嵋山洪椿坪彌勒佛堂聯云:

  處世何妨真面目,對人總要大肚皮。

 

四川成都附近的新都寶光寺彌勒佛前有一聯云:

  你眉頭著什麼急,但能守份安貧,便將得和氣一團,常向眾人開口笑;

  我肚皮這般樣大,總不愁穿慮吃,只因可包羅萬物,自然百事放寬心。

 

山東濟南千佛寺彌勒佛前的對聯是:

  笑到幾時方合口;坐來無日不開懷。

 

杭州靈隱寺天王殿彌勒佛像兩側的對聯:

  峰巒或再有飛來,坐山門老等;泉水已漸生暖意,放笑臉相迎。

 

福建福州鼓山白雲峰涌泉寺彌勒佛前對聯:

笑呵呵坐山門外,覷看去的去來的來,皺眼愁眉,都是他自尋煩惱;

坦蕩蕩的布袋中,無論空不空有不有,含脯鼓腹,好同我共樂升平。

 

台灣高雄市壽山龍泉寺大雄寶殿彌勒像和台中市大雄寶殿彌勒像兩旁的對聯:

大肚能容,了卻人間多少事;滿腔歡喜,笑開天下古今愁。

(資料來源:福山堂)

 

(二)  成唯識論

簡明成唯識論白話講記序

成唯識論,是我國法相唯識宗的基本論典。

我國的唯識宗,源自印度的瑜伽行學派。

佛典上說,釋迦世尊滅度九百年頃,無著論師出世。

他梵名阿僧伽,住世於印度笈多王朝(320500)時代,他是北印度健陀羅國富婁沙富城人,出身於婆羅門家庭,父名憍尸迦,居國師之位,有子三人,長即無著,次名世親,幼名師子覺。

無著先在小乘佛教化地部出家,相傳他因思惟空義不能得入,曾欲自殺,後得遇賓頭盧羅漢為講小乘空觀,他初聞悟入,然猶不能滿意。

 

據說天宮兜率內院的彌勒菩薩,應無著之請,在中印度阿瑜遮那國,為無著說《瑜伽師地論》、《分別瑜伽論》、《大乘莊嚴論》、《辯中邊論》、《金剛般若論》五部大論,無著承彌勒之說,造對法、顯揚等論,集眾宣之,廣弘此宗。

此宗以《瑜伽師地論》為主依論典,故後人稱之為瑜伽行學派。

 

無著之異母弟世親,梵名音譯婆藪槃豆,於說一切有部出家,博學多聞,遍通內外之學。

據說他為了取捨阿毘達磨一系的理論,曾匿名化裝,到有部的學術中心迦濕彌羅城,學習有部教理四年,後來回到富婁沙富城,用經量部教義批判有部,集眾宣說。

且隨講隨寫,著為《阿毘達磨俱舍論》。此論一出,頗有爭論,而無能破之者。

 

世親在北印度宣揚小乘,隱蔽大乘,其兄無著憫之,託以疾病,誘其來見,命弟子於鄰室宣讀《華嚴經十地品》,世親聞之,方知其兄苦心。

 

他深悔以往誹謗大乘的錯誤,要割舌以謝過。

無著對他說:「你先前既用舌頭誹謗大乘,現在何不用舌頭來贊揚大乘呢?」

這樣世親乃捨小入大,廣造論典,如《攝大乘論釋》、《辨中邊論釋》、《唯識二十論》、《唯識三十頌》、《大乘五蘊論》、《百法明門論》等多種。

世親所造的論典中,特別是《唯識三十頌》一卷,集唯識教義之大成。

原來印度古人造論,是先作本頌,總括全書要義,然後依頌作釋,名曰長行,長行是論著的正文。而《唯識三十頌》一書,是世親晚年之作,長行未作而已示寂。

此際瑜伽行學派的理論已成為大乘佛教的主流,研究者極多,世親寂後的百餘年間,許多學者競為三十頌作釋論,其中最著名者十位,後世稱為十大論師。

十大論師的名字是親勝、火辨、德慧、安慧、難陀、淨月、護法、勝友、勝子、智月等人。

 

我國的唯識宗,創始自唐代玄奘、窺基二位大師。

唐太宗貞觀三年,玄奘三藏西渡流沙,周遊五印度十有七年,於中印度那爛陀寺,依護法論師的弟子戒賢,學《瑜伽師地論》及十支論奧義,復從勝軍居士學《唯識抉擇論》等論典二年。

於貞觀十九年回國,由印度攜回梵典六百五十餘部。

歸國後廣譯經典,先後譯出經論七十五部,一千三百餘卷,其中關於法相唯識一系的,如《解深密經》、《瑜伽師地論》、《攝大乘論》、《顯揚聖教論》、《大乘五蘊論》《百法明門論》、《觀所緣緣論》、《唯識二十論》、《唯識三十論》等多種。

其中特別是《成唯識論》一書,係以十大論師的釋論百卷,揉譯為識論十卷。

為我國唯識宗的基本論典。

 

玄奘大師的入室弟子窺基,俗姓尉遲字洪道,唐代京兆長安人,為開國勳臣之子,出生於唐貞觀六年。他稟性聰慧,體貌魁偉,年十七歲奉敕出家,為玄奘弟子,依玄奘學佛教經論及天竺語文。二十五歲參與譯經。

 

唐高宗顯慶四年,玄奘譯《成唯識論》,原擬將十大論師的釋論各別全譯,並命窺基、神昉、嘉尚、普光四人,分別擔任檢文、筆受、纂義工作,數日之後,窺基請求退出,奘師固問其故,窺基言:「群聖製作,各馳譽於五天,雖文具傳於貝葉,而義不備於一本,情見各異,稟者無依,請錯綜群言,以為一本……」。

奘師乃禮遣三賢,窺基獨任筆受,譯出《成唯識論》十卷,故此十卷雄文,雖稱揉譯,不諦新造。

 

但是法相唯識之學,是一門極為艱深,極為繁瑣的學問。

唯識經論,可說是「文如鉤鎖,義如連環」;亦可說是「字包千訓,言含萬象。」

以現代人的語文訓練,不要說不了解它的意義,甚至於讀不通它的句子。

特別是十卷《成唯識論》,它一方面字字珠璣,是發堀唯識妙理的寶藏;但另一方面,它揉集十家之說,破斥多家外道及小乘異說,所以在行文之時,有如枝上岔枝,葉旁長葉,順著枝葉走下去很難再回到原點。

 

據說清末狀元夏同龢語人,他初讀《成唯識論》,自謂有如月下看花;再讀《成唯識論述記》,直似墮如五里霧中,由此可見唯識之學,是一門「甚深最甚深,微細最微細,難通達極難通達」的學問。

 

筆者十餘年來,濫芋於南北佛學院、所,講授唯識學一系列的課程。

但當講到《成唯識論》時,發覺有些同學視此門課程為畏途,並且市面上也買不到詮釋此論的參考書(坊間有售每套五大本、演培老法師的《成唯識論講記》,售價千餘元,不是一般學生所能買得起的)。

筆者為解決學生用書困難,發願以簡單明暸的方式,把此一鉅著語譯出來,命名曰《簡明成唯識論白話講記》。窮兩年之力,語譯完成,與臺北佛陀教育基金會簡豐文、林國營二位居士談及此事,他二位認為此書可由基金會印出,普遍贈人結緣。

這是這本書問世的因緣。

 

《識論》一書,素稱難讀,其中隱晦難解之處極多。

筆者不自量力,貿然語譯,繆誤之處,在所難免,尚祈方家賜正,無任銘感。

公元二ΟΟ二年十二月于凌波序於臺中雪廬紀念講堂

(資料來源:佛光教科書)

 

(三)世親菩薩

千部論師-世親菩薩

「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佛陀入滅後,由於弟子對教法的體會、主張不一,佛教形成部派分裂局面,而有「小乘佛教」與「大乘佛教」的分歧。然而,所謂「法本一味,無二無別」,無論大、小乘佛教,皆源於佛陀教法,其中最能貫通大小乘佛教,將佛陀教法圓融闡述並加以弘傳者,當首推享有「千部論師」之譽的世親菩薩。

 

  世親生於西元三二○至四○○年間,最初於「說一切有部」出家,曾因不信大乘佛教,而造論譭謗。後得其兄無著的善巧勸說而回小向大,轉入大乘。後致力於瑜伽、唯識學說的弘揚,與無著並稱為瑜伽行派的兩大核心人物,共同舉揚「有」義。

 

  世親出身婆羅門,從小精通因明,思辯聰敏。出家後,因涉獵經量部思想,立志改善有部教義,並將學風保守的有部論書整理成六百頌文的《阿毗達磨俱舍論》,以評破《大毗婆沙論》。

此舉引起外道論師婆修羅多瞋嫉,慫恿有部著名學者眾賢論師造《俱舍雹論》反駁,要求與世親面決勝負。

 

世親得知,留書眾賢說:「我昔造論破毗婆沙義,亦不將汝面共論決,汝今造論,何須呼我?有智之人自當知其是非。」

眾賢讀罷書信,深有所悟,乃修書囑弟子將信及所造論書轉交世親,代為悔過。

世親獲信,感慨表示:「眾賢論師,聰敏後進,理雖不足,辭乃有餘,我今欲破眾賢之論,若指諸掌;顧以垂終之托,重其知難之辭,茍緣大義,存其宿志,況乎此論,發明我宗。」遂改題為《順正理論》。

世親非但未著論駁斥,反將眾賢《俱舍雹論》改題為《順正理論》,流傳於世,足見世親為人之寬弘慈悲。

 

  世親著作豐富,早學小乘時,即撰五百部著作,改宗大乘後,又造五百論書,世人乃尊以「千部論師」。其中小乘論典以《俱舍論》為代表作,此部論書體系嚴謹,論旨明徹,乃了解部派及大乘佛教基本思想精華作品,自古以來即被視為重要的佛教教科書,甚至被譽為「聰明論」。

 

大乘論書則以《攝大乘論》、《唯識二十頌》、《唯識三十頌》、《十地論》、《莊嚴論釋》等最為精要。對於大乘經典,如《華嚴》、《涅槃》、《法華》、《般若》、《維摩》、《勝鬘》等,也留下大量的論釋。

世親龐大著述傳至中土後,形成各宗派的思想源流,如依《十地經論》成立「地論宗」,依《淨土論》成立「淨土宗」,依《攝大乘論釋》成立「攝論宗」,研究《俱舍論》而成立「俱舍宗」,由玄奘翻譯的《成唯識論》而成立「法相宗」等。

 

世親的千部論典,令佛教開宗立派,百花爭放,綻放異彩。

  佛門有云:「唯識三年,俱舍八年。」

這意思是說若欲理解世親思想,需花費十年或更長時間。

 

世親是印度佛教最盛時期的偉大學者,一生以筆代劍,折伏群魔,傳播正法。

相傳世親的親教師覺親大德曾被數論外道所辱,世親便造《七十真實論》,攻破數論外道《僧佉論》,並獲阿踰闍國王賞賜三洛沙金。

 

世親將賞金分成三分,興建三寺。後來阿踰闍國婆羅秩底王皈依世親為師,並令太子婆羅阿迭多從師受戒,王妃亦出家成為世親弟子。

太子即位後,母子同請世親留於阿踰闍國接受供養。

 

  此外,印度最著名的佛教學府「那爛陀大學」,也由於世親得到笈多王朝兩代國王的信任而擴大重建。當時大小乘學者雲集,洋溢著佛教真理的芬芳,並刺激中觀學派的重振,陸續出現佛護、清辨、師子光、智光等人才,再顯龍樹、提婆之光。

 

  晚年,世親作《唯識三十頌》,震撼印度唯識界,成為印度唯識思想史上最膾炙人口的一部論典,也成為後世研究唯識學的重要著作,影響後世唯識學者甚鉅。

世親在八十歲時示寂於阿踰闍國。他與胞兄無著所開創的瑜伽行派,傳入中國後,成為法相唯識宗,與龍樹創立的中觀學派並稱為大乘佛教的兩大學派。

(資料來源:佛光教科書)

 

世親菩薩   佛青

   世親,梵名Vasu bandhu,音譯婆藪槃豆或筏蘇畔度,是佛滅後九百年(公元四百年)北印度健馱邏國富婁沙富羅城人。

 

健馱邏國,義譯香遍國,說是這國遍生香氣之花,國境範圍大概在今時的阿富汗庫納耳河以東,巴基斯坦印度河之西的一大片土地。

 

阿育王及迦膩色迦王曾在此大興佛法,並積極建設使成為佛教第二聖地。

紀念佛陀行菩薩道時以身施捨的四座佛塔之中,有三座在此國。

首府富婁沙富羅城 (purusapuru) 就在今天的巴基斯坦白沙瓦鎮西北,說起白沙瓦,這鎮鄰接阿富汗邊境,自古以來就是商貿重鎮。

 

近時之阿富汗反恐戰事,美,俄等國就以此作為收集阿富汁情報重點之一。

而在戰爭期間,數以萬計的阿富難民湧入此鎮而為世人熟知。

今日這G九成五居民都是信仰回教,然而塵土飛揚,戰事不息。

與佛陀時代,簡直是兩個世界。即使與玄奘時代相比,也相去很遠,雖說是世事無常,也是破壞佛法所致。

 

  玄奘時代的健馱邏國是怎樣情況的呢?

西域記形容該國是︰「東西千餘里,南北八百餘里。東臨印度河,國大都城名布路沙布邏(Purnsapura),都城的範圍四十餘里,王族已不存在。

如今隸屬於迦畢試國。邑里空荒,居人稀少。

在宮城的一角有千多戶人家。穀物莊稼倒也豐盛,花果繁茂,多產甘蔗和石蜜,氣候溫熱,很少有霜雪。人民性格怯懦,愛好經典技藝。

大多信仰外道,也有少部份信奉佛法的。

 

自古以來,印度境內造論的大師,計有那羅延天( 此處是人名) ,無著,世親,法救,如意(世親之師)脅尊者等,均出生在此地。

寺院千餘所,經已摧殘荒廢。長滿荒草,一片蕭條。佛塔也多塌毀。

有天祠一百來所。各派外道,雜居其中。

王城內東北有一故基,是從前安置佛砵之寶臺,如來涅槃之後,其砵流落此國。

人們虔誠供養,經數百年後,又轉輾流傳各國,如今則在波斯國。(今伊朗)。

 

世親菩薩,出生在此國一個婆羅門家庭。父親貴為國師。兄親三人,兄就是著作瑜伽師地論的「無著」菩薩。

弟名「師子覺」。當初,三兄弟皆是在小乘「說一切有部」出家。

兄「無著」乃菩薩根性人,不多久就直入大乘。

世親博學多聞,遍通典籍,神才俊朗,無可比儔,戒行清高,難以匹敵。

至於三弟「師子覺」則是密行莫測,高才有聞。

  世親後入小乘「經量部」,立志改善「說一切有部」之教義。

於是往迦濕彌羅國(今克什米爾地區)研究大毘婆沙論。

四年後回國,為眾講大毘婆沙論。造「阿毘達磨俱舍論」二十卷。

深受當時新日王及王母尊信,受王及王母請留,住阿踰陀國,受其供養。

 

  世親遍通十八部義理,妙解小乘,不信大乘,說大乘非佛說。

無著菩薩見此弟聰明過人,識解深廣,恐更再造論破壞大乘。

當時世親菩薩自家鄉北印度至此阿踰陀國,無著派使門人往迎候。半途在一寺院中相遇。晚上並於該寺院度宿,無著弟子就在世親窗戶外休息。

 

到了午夜時分過後,無著弟子在窗戶外誦起「十地經」來。

世親聽後,大生感悟。大乘甚深妙法,前所未聞。深自咎責,追悔過往誹謗大乘,即自忖誹謗之罪,源發於舌。舌為罪本,今欲斷除,即執刀欲自斷舌。

此時忽見無著菩薩立在跟前,說道「大乘教是至真之理,諸佛所讚眾聖攸宗。

我見你毀謗大乘,本來想來勸你懺悔,現在你自己知錯懺悔,悟得其時矣。

諸佛聖教,並無說斷舌是懺悔的,你縱使割千舌亦不能減誹謗大乘之罪。

你欲減此罪,當更為方便之法,往昔你以舌毀大乘,從今而往當以舌稱讚大乘。

補過自新,才是好的辦法,閉口不言,利益何在呢?」說完之後忽然不見。

 

  世親聽從教誨,不再斷舌。次日謁見無著菩薩,受學大乘教法。

於是精心研學,深刻思考撰寫大乘論著解釋華嚴、涅槃、法華、般若、維摩、勝鬘等諸大乘經。

世親菩薩著作,文義精妙,有見聞者無不信求。

無論印度或邊遠地方大小乘學人,悉以世親所造之論為學本。

異部外道論師聞世親之名,莫不畏服。世親菩薩著作極多,古來稱世親為千部論主(即小乘五百部,大乘五百部)。

 

  此等眾多著作,古來曾作系統性分類。如《俱舍論疏》中將世親的著作分為六類︰小乘經論、般若經論、解深密經論、法華經論、如來藏經論、涅槃經論。

而華嚴四祖澄觀之《華嚴玄談》將之分為五部份︰小論、般若論、唯識論、法華論、十地論。

現存的有《唯識三十論》、《佛性論》、《十地經論》、《涅槃論》、《無量壽經優婆提舍願生偈》等二十九部。

從這眾多的著作中,可以窺知世親菩薩智慧之深廣。

 

  世親在阿踰陀國,先時與弟師子覺等二、三賢哲常相約道︰「凡修行者,都想親見慈氏(彌勒菩薩),我們之中,哪一個先行捨壽,實現宿願,能見到彌勒菩薩,就當告知其他人,讓別人知道他已經到了兜率內院。」

 

  其後師子覺先捨壽命,三年不報消息,跟著世親菩薩亦捨壽命,經過六個月,亦未見通報。這時各派信徒,全都譏笑他們,認為世親菩薩及師子覺已經轉生惡道,故而未能靈驗通報。

 

  其後有一天傍晚之時無著菩薩正為學生講授入定之法。

燈光忽然暗淡,空中大放光明。有一天仙自虛空冉冉而下。

即進庭階,敬禮無著菩薩、菩薩認出是世親,便問道「你為何這麼晚來,有甚麼話要跟我說嗎?」

答道︰「我自從在此捨壽之後,上升兜率天彌勒內院。在眾蓮花中出生。」

蓮花才開,彌勒便稱讚說︰「善來!廣慧,善來!廣慧。」

我於是旋繞菩薩(印度對尊長的一種禮節),才繞了一週,即來通報。

無著便問︰「師子覺今在何處?」

答道︰「我在旋繞時,見師子覺在外面天人眾中,耽著欲樂,應接不暇,那能來通報?」

無著聽了,默然一陣,便說︰「此事已過去了,且說說慈氏(彌勒菩薩)的相貌如何,現正在說甚麼法?」

答道︰「慈氏相好,非言語所能形容。演說妙法,與你所說的一樣。

然而慈氏妙音清暢和雅,聽者不厭,都忘了疲倦?」

 

  從上一段典故得知,上昇兜率天亦非無阻礙,必須要進內院,如誤在外面,就將修行耽擱了。所以世親雖為瑜伽行派創始人之一,但也心願阿彌陀淨土。

如他所撰作的《攝大乘論釋》結尾迴向說︰

我說句義所生善,因此願悉見彌陀,由得淨眼成正覺。

 

  又如在其著名的往生論開頭也有偈誦透露其心願︰

世尊我一心,歸命盡十方,無礙光如來,願生安樂國。

 

世親所著往生論全稱《無量壽經優婆提舍願生偈》又稱《淨土論》北魏菩提流支譯。

是印度唯一之淨土論部。淨土宗特別重視,與無量壽經,觀無量壽經,阿彌陀經合稱淨土三經一論。為正所依之經論。

解釋此論有北魏曇鸞之往生論註,理論精闢深妙,引生信願行,修淨土者不可不讀。

此論我國自唐朝時已失去,直到清末,楊仁山居士在日本發現傳回中國。

 

  世親菩薩撰造此論,吐其願心,故繼龍樹菩薩之後,被推崇為淨土教之祖師,菩薩於阿踰陀國八十歲入滅。

後有追仰者讚曰︰菩薩雖然示跡居於凡地。然其內涵理念實不可思議。(完)

(資料來源:佛教青年協會)

 

上述資料純屬不同的人士,依據相關的佛教經典記錄,或者民間故事流傳而著述出來,在學術自由的開放境之中,不同的人士本來就可以有不同的見解,所以不必去更正他人的錯誤,也不必強調自己的正統?

 

因為所有的宗教文字記錄,雖然是白紙黑字寫下來,如果這些記錄並沒有辦法幫助人類達到成佛的最高境界,這些文字都變成廢話一堆!

如果能夠依法產生成佛的功能,自然會被後世人奉若神明!

所以方老師今天要把古人做不到的成佛理論,演繹成一套可以執行使用的有效方法,自然所有的宗教人物都會趨之若鶩,如果他們抗拒不接受這些有效的方法,最後的結果就接受時代的考驗和淘汰!一切都以競天擇適者生存的原則去造事,時間自然會給大家答案!

420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