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唯識三十頌之二

 

(六)五識隨緣現

已說六識心所相應,云何應知現起分位?頌曰:

15依止根本識,五識隨緣現,或俱或不俱,如濤波依水。

16常現起,除生無想天,及無心二定,睡眠與悶絕。」

 

 依止根本識,五識隨緣現,或俱或不俱,如濤波依水。

 

頌文 「五識隨緣」句,指前五識生起,必須眾緣俱備,而五識俱緣各不相同。

如眼識所緣的物件是色境,生起時需要九緣;而耳識需八緣,鼻舌身三識需七緣,茲分述如下:

 

一、 眼識九緣: 

1、空緣: 空即空間,眼識取境,須保持適當距離,無空間不能取境。 

2、明緣: 明即光明,眼識取境,需要光明,無光明不能取境。 

3、根緣: 眼識依於眼根而生起。 

4、境緣: 眼根觸對色境而生眼識,境為識之所緣緣。 

5、作意緣: 作意即是注意,不注意則 「視而不見」。 

6、分別依緣: 分別指第六識,依第六識以分別外境。 

7、染淨依緣: 此指第七識,對怨親順違之境生起的染淨心。 

8、根本依緣: 此指第八識,第八識為前七識之根本。 

9、種子依: 種子為生起識之親因緣。

 

二、 耳識八緣: 耳識生起,不需光明,故僅需八緣。

 

三、 鼻、舌、身三識,是「合中取境」,不需光明和距離,故只需七緣。

 

或俱或不俱者,五識可同時生起,亦可或一、或二、或三四生起,視緣而定。

如波濤依水句,喻藏識如大海,餘識如波濤,外境如風,風起而波濤現。

 

 <八識規矩頌> 謂:「浩浩三藏不可窮,淵深七浪境為風。」即指此而言。

 

(節錄:于凌波居士 講述-唯識三十頌)

意識常現起,除生無想天,及無心二定,睡眠與悶絕。

 

在上節俱不俱轉門中,雖然統指第三能變識而言,實際上講的只是前五識。此門則唯就第六識的起滅予以說明。

前五識生起,須俱或九或八或七緣,俱緣較多,緣不俱足則有中斷。

第六識生起,只俱根緣、境緣、作意緣、根本依緣、種子依緣五種,緣少較易俱,故常時現起。

 

但有五種情形則不生起,此稱為「五位無心」。此五種情形是:

 一、 生於無想天: 外道修行生於無想天,壽命五百大劫,在此期間意識不起現行。

 二、 入無想定: 外道修行,入無想定,意識不起現行。 

三、 滅盡定: 修此定者,前六識不起現行,第七識染心所亦不起現行。 

四、 睡眠; 深度熟睡而無夢者,意識不起現行。 

五、 悶絕: 俗稱昏迷,醫學上謂「無意識狀態」。

這是由於大驚佈、大剌激,或劇痛昏暈的情況下,前六識不起現行。

但第七、八識仍畬优裗礡A故悶絕者並非死亡,而是第六識不起現行。

 

(資料來源:于凌波居士 講述-唯識三十頌)

 

(七)諸識轉變

已廣分別三能變相為自所變二分所依,云何應知依識所變假說我、法非別實有,由斯一切唯有識耶?頌曰:

17是諸識轉變,分別所分別,由此彼皆無,故一切唯識。」

 

 

在三能變的頌文中,說明八識及各各心所,皆由自證分變現的見分和相分。

但外人仍繼續追問:「如何能知道宇宙萬有,皆是識所變現,而無實我實法的存在呢?」

唯識家為了解答這一問題,復說下頌曰:

 

[是諸識轉變,分別所分別,由此彼皆無,故一切唯識。]

 

<成唯識論> 解釋此頌曰:

 

[是諸識者,謂前所說,三能變識,及彼心所,皆能變似見相二分,立轉變名。

所變見分,說名分別,能取相故。所變相分,名所分別,見所取故。

 

由此正理,彼實我法,離識所變,定非實有。

離能所取,無別物故,非有實物,離二相故。

是故一切,有為無為,若實若假,皆不離識。

唯言,為遮離識實物,非不離識心所等法。]

 

諸識,自然是指三能變的八識 (含各各的心所)

轉變,即是由體起用,由識體變現出能緣的見分、和所緣的相分。

 

能緣的見分為能分別,所緣的相分為所分別,以能分別的見分,分別所緣的相分,即是 「分別所分別」。

 

這「是諸識轉變」的「轉變」二字,尚有下列三種意義:

 

一、 變現義:諸識的轉變,是因轉而變,因變而現。

也就是由識體變現出見相二分,見分是能緣,即是見聞覺知,相分是所緣,即是根身器界,種種我相法相。

 

二、 變異義:變是生起,異是不同。

由識體自證分生出見相二分,此見相二分,異於識體,故說是變異。

再者,此見相二分,見分是能,相分是所,能所皆識體所變,而作用各異,故說是變異。

 

三、 改轉義:是說由識體改轉成見相二分,而有種種的我相或法相,由於具足這三種意義,所以說:「是諸識轉變」。

 

「由此彼皆無」 者,此指的是能緣所緣的見分相分,彼指的是根身器界,種種我相法相。而此種種我法,都是能緣之心所變現。而能緣之心,也只是識體的作用。

因此,若去掉這個識,不但沒有外境的我相法相,也沒有內境的見分相分。

所以說,我人所認為一切的實我實法,不過是因緣和合的假有——也就是能緣所緣的見相二分而已。

離開見相二分,即沒有我法的存在;離開識,也沒有見相二分的存在。

故最終的結論是: 「由此彼皆無,故一切唯識。]

(節錄:于凌波居士 講述-唯識三十頌)

 

(八)四緣生法

若唯有識,都無外緣,由何而生種種分別?頌曰:

18由一切種識,如是如是變,以展轉力故,彼彼分別生。」

 

 

唯識家解釋了上頌以後,外人復問難曰:「若唯有識,都無外緣,何緣而生種種之分別?」

 

意思是說:「照你們唯識家所說,宇宙萬有,只是相見二分的分別所分別,除識以外,

沒有實我實法的外境。

既無外境,那麼,能分別的處別心究竟緣何而生?這豈不是成了分別無因嗎?]

 

為了解答這一問題,唯識家復說頌曰:

 

[由一切種識,如是如是變,以輾轉力故,彼彼分別生。]

 

以上頌文,前二句明因,第三句明緣,第四句明所生的分別心。

一切種識,指第八阿賴耶識。種是種子,色心諸法的種子,潛藏於第八識中,種子是第八識能生起萬法的功能,以用從體,故曰一切種識。

 

「如是如是變」一句,變者,是潛隱的種子起現行、種子起現行,現行薰種子成為新種子,新種子復起現行。

所謂:「種子乍生現行,現行薰種子,三法輾轉,因果同時。」

 這就是「如是如是變」,也就是分別心生起之因。

 

「以輾轉力故,彼彼分別生。」

輾轉是相資的意思,蓋法不孤起,一法生起,須仗他法相資,種子起現行,也須要仗因托緣。蓋有為法的生起,必依因緣和合。有因有緣,必然生果。

 

因此,唯識學上立有 「六因、四緣、五果。」之說。

事實上,因和緣沒有什麼差別,概略的說,因即是眾緣之一,緣也是生果之因,不過在生起萬法的關係條件上,因是較重要

的一個條件而已。

因此,六因之說,只是四緣的另一種分類方式。於此介紹四緣,四緣是因緣、等無間緣、所緣、增上緣,分述如下:

 

一、 因緣: 因緣,是事物生起的眾多關係條件中,具有生果能力的條件。

經上說,「謂有為法,親自辦果」, 稱為因緣。但僅只有因仍不能生果,要因、緣具備才能生果。

同時、在唯識學上的因緣,又不同於一般緣起的因緣。

唯識學以 「萬法唯識」立論,萬法生起,皆是種子起現行的後果,因此,唯識學上的親因緣,

就是第八阿賴耶識中含藏的種子。

以種子生現行,始有宇宙萬法。但「法不孤起」,種子生現行,須要下列三緣具備。

 

二、 等無間緣: 等無間緣舊譯次第緣,新譯等無間。

意思是「密密遷移,等無間隙」,這是指我們的心識生起,念念生滅,剎那不停,前念心為後念心開導,引令後念心生起,前念為後念的緣,後念亦為前念的緣,次第生起,故亦稱次第緣。

 

三、 所緣緣: 所緣緣舊譯緣緣,這是心識攀緣外境的時候,此能攀緣之心,對所攀緣之境而生起,即是以境為其所緣。

所緣緣這兩個緣字,前一個緣是境,後一個緣是四緣之一的緣。

語云:「境由心生,心因境起。」心生之境是法境,屬於心法,引心生起之境是外境,屬於色法,二者全是心識攀緣的物

件。

 

四、 增上緣: 增上是增加或加強的意思。對於一法的生起,有扶助之義所以也稱助緣。

增上緣有順益、違損兩方面,自順益方面說:

能促成一法生起或成長者,稱「與力增上緣」!

不妨礙一法生生起或成長者,稱「不障增上緣」。

 自違損方面說,此一法對他一法有妨害障礙者!

如雨露是花木的順益增上緣,而霜雹為花木的違損增上緣。

 

唯識學是以「萬法唯識」立論,以一切法(色法及心法)的生起,皆是種子起現行的果,因此,種子是一切法的親因緣。

再者,心法生起,要四緣具足; 色法生起,只須因緣與增上緣兩種緣。

(節錄:于凌波居士 講述-唯識三十頌)

 

(九)前異熟既盡,復生餘異熟

雖有內識而無外緣,由何有情生死相續?頌曰:

19由諸業習氣、二取習氣俱,前異熟既盡,復生餘異熟。」

 

 

唯識家解釋完了分別心生起的原因,外人仍不滿意,復問難曰:「雖有內識而無外緣,由何而有生死相續?」

 

有情生死相續,在三界六道中輪迴生死,是由於善惡業力所招感。而善惡之業,又是由於無貪等三善根、及貪瞋癡等諸煩惱所造作。前六識及其相應的心所,緣於外境的順違,而有造作的活動。

 

外人問的意思是,如果只有內識,而無外境,則心識緣何境而能起惑造業?

如果沒有惑業,又何能有生死相續?

果然如此,豈不是乍生死無因了嗎?

因有外人此問,唯識家復說下一頌以釋其疑:[由諸業習氣,二取習氣具,前異熟既盡,復生餘異熟。]

 

本頌的重點,在說明生死相續起於內因,非關外緣。生死輪迴,起於造業。

 

業就是行為的後果,行為有身、口、意三行,而以意行為主導。

由於與意識相應的思心所的造作,而有種種或善、或惡的業,這就是「諸業」。

習氣,是當造業時其氣分回薰藏識,留下了類似於本業的功能。此功能亦名習氣,也就是種子的異名。

合有漏的善、與不善等種子,即稱「諸業習氣」。

 

業是來自與前六識相應的思心所的造作,思心所與善法相應,即造作下種種善業;思心所與惡法相應,即造作下種種惡

業。由善惡業所薰習的種子,稱為業種子,業種子又名 「有支習氣」。

 

「二取習氣俱」,二取、即能取與所取。能取-即是見分,所取-即是相分。

取是取著,這二取,都是思想上的一種執著!

執見分為實我,執相分為實法,時間長久了,就成為習氣。生死相續,由於習氣!

 

習氣總結為三種:一是名言習氣,二是我執習氣,三是有支習氣。

諸業習氣的薰習的業種子,與二取習氣薰習的二取種子,同時儲藏於第八識中。

在業習氣與二取習氣同俱的情況下,而有「異熟果」的生起。

這其間,二取習氣是生起異熟果的親因,業習氣是生起異熟果的助緣。

茲將三種習氣意義再加以詮釋:

 

一、    名言習氣:名言即名稱言說,有情世間,為了表達思想,構通意見,不免有名稱言說。薰習既久,就成為習氣。

凡表示意義的語言文字,稱為表義名言;

凡了別境界,用名言描述形容者,稱顯境後名言。

 

這兩種各名言所薰成的種子,貯藏於第八識中,成為一種潛伏的勢力,此即為生起諸法的親因緣。

 

二、 我執習氣:這是一種執有實我的執著。

我執有二種:一為俱生我執是先天與生俱有的;一是分別我執是後天卓分別生起者。

這兩種習氣,六七兩識都有,起源於與四煩惱常俱的第七識。

故第七識為我執習氣的根本。此我執習氣,也是生死之因。

 

二、    有支習氣:有支即十二有支,有支習氣即是業習氣。

支者因義,為三有 (三界)之因,能招感三界異熟果,下文將詳述。

 

以上三種習氣,名言及我執習氣,屬於二取習氣,感的是等流果;有支習氣即諸業習氣,感的是異熟果。

 

頌文第三、四句,「前異熟既盡,復生餘異熟。」 

 

由於業習氣與二取習氣,而招感異熟果 (即生死輪迴的阿賴耶識) 的生起,但當一期生命告終,由於業習氣與二取習氣薰

成的種子,又招感來世的異熟果。

如此輾展相生,就是有情生死相續的緣由。

現在以十二有支的惑、業、苦,來說明有情生死相續的情形:

 

十二因緣

一、 無明支:無明即愚癡,即迷暗不明。

此無明與第六識相應,就是能造作善惡業的愚癡無明。這是十二緣起的第一支,人生的一切痛苦煩惱,皆由此而生起。

 

二、 行支:行是造作的意思。

是以無明而生起的蒙昧的意志活動,這種活動 () 的後果就是業。

無明與行二支,亦可解釋為過去世之惑,是過去世所造的業。

 

三、    識支:識是認識作用。

是精神作用的主體,也是業力寄託的所在,為生命輪迴的主體。此支在無所其明的蒙昧意志活動下,納識成胎,此即一期生命的開始。

 

四、 名色支:名色即是五蘊,是精神與物質 (心識與色身) 的合稱。

色蘊即地、水、火、風四大,名即受、想、行、識四無色蘊。這是第八識「納識成胎」後,在母胎中由受精卵起、至六根

未具以前的名稱 。在此位中,未具人形,狀如息肉,故稱名色。

 

五、 六入支:入亦名處,即十二處中的內六處。

也就是眼、耳、鼻、舌、身、意六根。這是由名色支發育成胎兒,六根具備,到出生之前這一階段的名稱。

處是生長門義,由根為識的所依,令識得生。

*第三支的識,指第八識; 六入中的識,指第六識。

 

六、 觸支:觸者接觸,內六根對外六境而生六識,曰觸,這是認識作用的開始。

嬰兒初生,天真未鑿,愛憎分別之心尚不分明,根境相對,對境的感覺不曰識而曰觸。

 

七、 受支:受者領納,即是感受。

受有三種,苦受、樂受、捨受,若加憂、喜二受,稱為五受。

幼兒年齡漸長,有了分別心,六識對六境,就有了苦樂愛憎的感受。 

對苦受厭憎,對樂受貪著,結念不捨,而引起下支的愛。

 

八、 愛支:愛是貪的異名,也與欲字同義。

兒童發育成人,生理成熟,「貪妙資具淫欲現行。」就是有了性欲的需要,同時,盲目的追求、佔有之欲也日益熾盛。

 

九、 取支:取者攫取,執持不捨。

由貪心熾盛,對於色、聲、香、味、觸五塵,財、色、名、食、睡五欲,周遍弛求,執著不捨。

 

十、 有支:有是生命的存在,是行為的後果,有也就是業。

由感受而有愛憎 (受緣愛) ,由愛憎而有取捨 (愛緣取) ,而取就是攫取、執持、佔有,由而積集種種善惡之業,而業力

能引生後有的苦果。

 

十一、 生支:有即是業,既有業因,必成業果 (異熟果) ,這業果就是生 (轉生)

也就是第八阿賴耶識,受業力牽引,在三是五趣中輪迴。

 

十二、 老死支:業力是生之因,而老死就是生之果。

<佛說稻芊經> 曰:

「住世衰變故名為老,最後敗壞故名為死;追感往事,言聲哀蹙,名為憂苦;事來逼身,是名苦惱;

追思相續,故名為悲,煩惱纏縛,故名為惱。」

唯死後業識不滅,無明仍在,在業力牽引下再去投胎受生,開始另一期生命的輪迴。

 

(資料來源:于凌波居士 講述-唯識三十頌)

 

(十)唯識三性

若唯有識,何故世尊處處經中說有三性?應知三性亦不離識,所以者何?頌曰:

20由彼彼遍計,遍計種種物,此遍計執,自性無所有。

21依他起自性,分別緣所生。圓成實於彼,常遠離前性。

22故此與依他,非異非不異,如無常等性,非不見此彼。」

 

三自性,即遍計所執性,依他起性,圓成實性。此三自性,為唯識宗一切法義的根本。

法相宗以唯識為中道,中道者,即是正顯非空非有,簡遮偏空偏有之謂。

行者審觀一切法,無一法偏於有,亦無一法偏於空,無不具備中道妙理。

 

在三自性中,以依他起性為中心。

諸法皆仗因托緣而起,有情於此因緣和合的假法上,若執著計較,認為是實我、實法,就是遍計所執性;

有情在依他起的假法上,了知諸法緣起,「緣起性空」,諸法皆無實性,這就是圓成實性。

 

若換一個方式表達,遍計所執性,是有情在依他起法上假立名相而起的。

這本是情識上的妄有,而有情於此假立的名相上執著計較,這就是遍計所執性。

依他起性,諸法是因緣 (眾多因條件) 和合而有的,如以水、土和泥而成瓶缽,這是因緣和合的假有,本身沒有體性,所以是依他 (因緣) 起性。

圓成實性,是依他起諸法的體性,具有圓滿、成就、實性三義,也就是真如實性。

於此,分述三自性三無性如下。

 

三自性

 

一、 遍計所執性:

凡夫之妄情,周遍計度種種因緣生起之諸法,執取為實有,曰遍計所執性。 

三十頌頌文稱:  [由彼彼遍計,遍計種種物,此遍計所執,自性無所有。

<成唯識論> 卷八,解釋此頌曰:

[周遍計度故名遍計,品類眾多故名彼彼。謂能遍計,虛妄分別。即由彼彼虛妄分別。

遍計種種所遍計物,謂所妄執蘊、處、界等。若我、若法自性差別,總名遍計所執性。

如是自性,都無所有,理、教推徵不可得故。] 

釋文意謂:一般人把世間事事物物,都認為是實有;妄執五蘊、十二處、十八界為實我、實法,因而周遍計度。

實則這一切都是「唯識所變」,是有情的虛妄分別所造成的,此謂之遍計所執性。

 

二、 依他起性:依他起之「他」,指因緣而言。

即依因緣而生起之萬法,曰依他起性。 <解深密經、 一切法相品謂:

[云何諸法依他起相,謂一切法緣生自性,則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謂無明緣行乃至招集純大苦蘊。]

 

緣生即是因緣生,因緣有四,名之曰「四緣」。

即因緣、等無間緣、所緣緣、增上緣。換言之,因緣即是第八識的種子。

 

唯識家以「萬法唯識,識外無境」立論,故客觀的萬法,皆是主觀心識所變的幻影。

 <成唯識論> 卷八稱:[眾緣所引自心、心所虛妄變現。

猶如幻事、陽焰、夢境、光影、谷響、水月變化所成,非有似有。]

 

三、 圓成實性:此為空煩惱、所知二障而顯的真理,亦即諸法真實的體性。

此亦名真如、實相、法界、法性、皆同體而異名,為圓滿成就諸法功德之實性,故名圓成實性。

 <成唯識論> 曰: [二空所顯圓滿成就諸法實性,名圓成實。」

故我空、法空所顯示的諸法真實的性質,就是圓成實性。

(資料來源:于凌波居士 講述-唯識三十頌)

 

(十一)三無性

若有三性,如何世尊說一切法皆無自性?頌曰:

23即依此三性,立彼三無性,故佛密意說,一切法無性。

24初即相無性,次無自然性,後由遠離前,所執我、法性。

25此諸法勝義,亦即是真如,常如其性故,即唯識實性。」

 

 

 三無性:即相無性、生無性、勝義無性。  這三無性是依三自性安立的。

這是以此三種藥,對治三種妄執之病,不是說連依圓的法體也是空無的。

 

一、 相無性:

此是依遍計所執性而安立的,以遍計所執之法假名安立,故說相無自性性。

此謂一切眾生,以妄心於因緣所生之事物,計度有我有法的我相法相,這就成了我執與法執,亦即是遍計所執性。

 

遍計所執之法,如見繩誤以為是蛇,而心識浮起蛇相,其相非實有,因此名曰相無性。

相無性在說明我、法體相,有如鏡花水月,虛幻不實;眾生所以認為有實我實法,是由事物的虛假名字而安立的,並沒有

真實的體性。

 

二、 生無性:此是依依他起性而安立的。

即一切諸法,由於仗因托緣而生起,謂之依他起性。

此依他起之法既由因緣和合而有,則「緣起性空」,其無實性可知,其中並無實體,故名生無性。

 

三、 勝義無自性:此是依圓成實性而安立的。

圓成實性即是真如,真如為圓為常,為一切有為法的實性,是絕待的、永琲熔z體,為我、法二空所顯,自然沒有自性。

 

唯識宗立三自性三無性,目的在於顯示非空非有的「唯識中道」。

(節錄:于凌波居士 講述-唯識三十頌)

 

(十二)唯識五位修行

後五行頌明唯識行位者,論曰:「如是所成唯識性、相,誰依幾位?如何悟入?」

謂具大乘二種種性:

一、本性種性,謂無始來依附本識,法爾所得無漏法因;

二、謂習所成種性,謂聞法界等流法已,聞所成等熏習所成。

具此二性方能悟入。

何謂五位?一、資糧位,謂修大乘順解脫分,依識性、相能深信解。其相云何?頌曰:

26乃至未起識,求住唯識性,於二取隨眠,猶未能伏滅。」

 

 

 <唯識三十頌> 的三十首頌文:

前二十四頌在於明唯識相。  第二十五頌在於明唯識性, 最後五頌在於明唯識位。

 

廣明前二十五頌的用意,無非是使我人明瞭世間萬法,唯是依他 (因緣) 而起,如幻如化;唯有證得圓成實的真理,始能

轉識成智,得到大菩提與大涅槃的佛果。

 

然而要證得佛果,須要經過三大阿僧祗劫,修無量福德智慧,斷得煩惱、所知二障,證得我、法二空,始能證得大菩提與

大涅槃二種勝果。在三大阿僧祗劫的修行過程中,要經過五位、四十一階位的層次。

 

唯識修行五位:

一者是資糧位,二者是加行位,三者是通達位,四者是修習位,五者是究竟位。  

四十一階:是十住、十行、十行、十回向、妙覺菩薩。

 

現依次分釋五位如下: 

一、 資糧位——乃至未起識,求住唯識性,於二取隨眠,猶未能伏滅。

 

資糧位是唯識修行五位中的第一位。這是初步的準備階段,於此位中修十住、十行、十回向之三十心,以儲修道之資糧。

 

資糧位,在修道五位中只是方便道。

稱資糧者,譬如有人遠行,必先籌集資財糧食,以備途中所需。修唯識行,亦要先積聚下相當的福德智慧。

 

福德智慧如何積聚,即是發菩提心,行菩薩道。

 

修唯識行菩薩,以四種因緣力聞知唯識道理。

但以定慧力量不夠,尚不能了達唯識性相,而仍執取外境名言差別!

故其所修之行,非禪定、觀念等觀行,而是客觀的散心事相。

修六波羅蜜、三十七菩提分、四攝、四無量心等福智。

三十頌於此位稱:[乃至未起識,求住唯識性,於二取隨眠,猶未能伏滅。]

 

頌文中未起識的識字,即未起順扶擇分的識。唯識性指圓成實性——真如。

二取,是能取所取。隨眠,又名習氣,亦即煩惱障和所知障的種子。

 

由於初修唯識行,其抉擇的智慧尚未生起,未能伏滅二取隨眠,故未能住於唯識實性中也。

(節錄:于凌波居士 講述-唯識三十頌)

 

資糧是學佛修行之前就要備妥的福報,如果資糧不足的人,心媟Q開始去學佛,就會碰到時間不許可?

金錢上不許可參加!沒有多餘的經濟條件!所以無法參加一切的宗教活動或學習?

上師的距離太遙遠?名家的距離太遙遠?自己的智慧不足?沒有能力去分辨那一位是自己的最好老師?

以上的種種問題,都是因為資糧不足所出現的影響!

如果碰上這樣的問題,修資糧的最簡便方法,其實是密法的曼達盤供養法,經由資糧的具足,就會改善自己的環境、改善自己的心態、改善自己的因緣、最後能夠獲得最好的名師指導!獲得生活經濟條件可以支持!讓你能夠好好的接受密法的修持,改變自己的一生幸福!

 

(十三)四加行

二、加行位,謂修大乘順決擇分,在加行位能漸伏除所取、能取。其相云何?

27現前立少物,謂是唯識性,以有所得故,非實住唯識。」

 

加行位

 加行位,是唯識修行五位中的第二位,意謂加倍努力以積聚修行功德。

修唯識行者,在資糧位中,於十住、十行、十回向三十心終,將入見道,勤修四尋思觀、四如實智,而得暖、頂、忍、世第一法四善根,這是為入於見道位的方便加行。

 

此加行位,跡近見道,故稱「順抉擇分」,即隨順真如境界,生起抉擇的智慧。

 

原來在資糧位時,修行者偏於修福,而於加行位,是重於修慧。

所以在此位修四尋思觀,四如實智觀,以伏斷分別起的二障、和俱生起的現行二障。

 

此位菩薩,雖較資糧位行者觀智殊勝,但因尚未起無漏智、在唯識三性觀中,難免錯觀所變的相分為圓成實性。

因此不能住於無相真如的唯識實性中。

 

三十頌於此位稱:[現前立小物,謂是唯識性,以有所得致,非實住唯識。]

 

在資糧位中,由於二取隨眠未能伏滅,故未能安住於唯識實性。

在加行位,以修四觀四智故,印可二取皆空,似乎真如境界已現於前,但此時還有一點障礙,就是現前立有少物,謂此少

物即是唯識實性。

 

然唯識實性,非空非有,雖得而無所得。因此以有所得之故,猶未能實住於唯識也。

 「四尋思觀」,是唯識修行五位中、加行位所修的觀法。

即是:名尋思觀、義尋思觀、自性尋思觀、差別尋思觀。

 

名是能詮的名言,義是所詮的義理,自性是名和義的體性,差別是體性上種類的差別。

 

茲再分釋如下:

 一、名尋思觀: 名者一切事物的名稱,在事物名稱上去推求觀察。

則知所謂名者不過是假名施設,即「謂於相上有所增語」,然名者實之賓。

 

僧肇法師曰:「以名求物,物無當名之實;以物求名,名無得物之功。」我人執名求實,徒生種種煩惱。

由此推求名是假立,虛妄不實,此謂名尋思觀。

 

二、 義尋思觀: 義者,依名而詮諸法之體相。

如山河大地,人牛馬羊,十二處、十八界等。這些色心諸法,皆是因緣和合、一時假有,亦即是唯識所變,虛幻不實。

由此推求尋思,謂之義尋思觀。

 

三、 自性尋思觀: 自性者,諸法各自之體性。

有為色心諸法,皆是仗因托緣,唯識所現,離識非有。由是尋思,悟知諸法名義,自性皆空,謂自性尋思觀。

 

四、 差別尋思觀: 差別者,名與義上的差別相。

名之差別,如一言多言;相之差別,如長短方圓,善惡美醜,一一法上,各有差別,而此差別,皆假有實無。由此尋思,

悟知諸法名、義、自性云者。

只是假有實空,曰差別尋思觀。

 

於加行位中,繼四尋思觀後的觀行,是四如實智。

 

即以前之四尋思觀所推求的假有實無為因,再加以印可決定的觀法。

 

一、 名尋思觀所引生的如實智。 

二、 義尋思觀所引生的如實智。 

三、 自性尋思觀所引生的如實智。 

四、 差別尋思觀所引生的如實智。

 

修四尋思觀和四如實智觀,要歷經「四加行位」之:暖、頂、忍、世第一四位,

前二位修四尋思觀,觀所取空;後二位修四如實智觀,觀能取、所取俱空。

 

四加行位又名四善根位,是唯識宗修暖、頂、忍、世第一法四種加行的階位。

 

此四加行:暖是下品的尋思觀,頂是上品的尋思觀; 忍是下品的如實智觀,頂是上品的如實智觀。

這四種觀,是由明得、明增、印順、無間等四種定而發出的。

 

茲分述如下: 

一、 暖位:<成唯識論> 曰:「依明得定,發下尋思,觀無所取,立為暖位。」

 

二、 頂位:<成唯識論> 曰:「依明增定,發上尋思,觀無所取,立為頂位。」

 

三、 忍位:

<成唯識論> 曰:「依印順定,發下如實智,於無所取決定印持,無能取,亦順樂忍。」

印順定的印,是印可決定。印順,是印前順後;就是印持前面四種尋思智觀,觀所取名、義、自性、差別四種所取之境,皆空無自體,即能取之心識亦不可得。

 「所所取既無,能取亦空。」印前所取無,印後能取無,稱印順定。

 

四、 世第一位:

<成唯識論> 曰:「依無間定,發上品如實智,印持二空,立世第一位。」

在前面忍位中,唯印可能取空;在此世第一位中,印可能取、所取二空,此於異生法中,最為殊勝,曰世第一法。

(節錄:于凌波居士 講述-唯識三十頌)

 

在密法的修行次第中,四加行是一種入門的大法!

通常在四加行之中所傳授的方法有四大類:

(1)    大禮拜、(2)曼達盤供養法、(3)大皈依、(4)金剛心菩薩。

 

在大禮拜的傳授過程中,其實只是學習如何正確的使用大禮拜的姿勢,從大禮拜的過程中誠心懺悔累世所造的惡業,經由大禮拜的訓練和執行過程,可以幫助弟子打通氣脈,有強身健體打通血氣的功能。

 

曼達盤供養法,其實應該屬於資糧行的修持方法,從曼達盤供養法的過程中,可以獲得諸神的眷顧,也可以用來供養一般鬼神,久而久之可以與諸佛菩薩建立良好關係,是一種非常重要的修持基礎!

在上述兩種基礎訓練過程中,其四加行也教導了九節佛風的呼吸方法,經由這種基本訓練打下良好的基礎,對日後的修行有非常關鍵的助力!

 

大皈依法是以本宗祖師的傳承為主,經由大皈依的密法修持方法,可以快速融入本派的皈依樹境中,取得祖師和本派前人的相助,及早獲得上師的相印,或者獲得本尊相印的成就。

金剛心菩薩修持法,其實是以加持灌頂的方式,把金剛薩埵灌入弟子的心中,讓弟子能夠及早成就金剛心菩薩的相印!

一般密法四加行中的金剛心菩薩修持法,雖然儀軌之中安插了紅白菩提的修煉方法,但是一般弟子初學的過程中,根本就弄不懂紅白菩提真正意義,必須經由上師指點才會對本法有所了解!

阿逸多法輪中心的修行過程中,如果接受金剛界曼荼羅灌頂之後,傳法上師必定會要求弟子必須接受金剛心菩薩的印證,通過之後才會放行!就強迫弟子必須把本法修煉成熟!

 

但是在傳統密法的要求之中,必須弟子接受十萬次以上的大禮拜,曼達盤也必須做多少萬次供養,接祖師咒必須持十萬遍或百萬遍等等的要求,這種要求方老師會很有意見!

 

理由是長期持咒的功能,如果是因為追求一心不亂的禪定境界,那是可以接受的一種訓練,如果單純只一種強迫性的宗教行為,則有違人類的生理狀態!

原因是長期處在這一種持咒不斷的方式,雖然可以增加人體的念力,但是這種長期奮鬥的結果,方老師曾經觀察過不少出家眾,可能因為這種生活狀態,會引致大腦的功能產生變異,容易變成非常頑固特徵,對於現代人的生活彈性喪失、大腦思考遲鈍、敏感度功能降低這些現象!

所以比較過好處和壞處之後,方老師就放棄了這種長期持咒的方式修行,而選擇改用大腦多思考的方式,去體會品嚐每一種修煉方式的功能!結果成就更大! 

422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