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靈長類

 

靈長類為何靈長    

  作為人類,我們多麼自豪!

  我們種植莊稼、養育禽畜,因而不必象別的動物那樣為了尋找食物而在原野和叢林中遊蕩;我們蓋起房屋,因此可以躲避雨雪風霜的侵襲;我們擁有語言和智慧,從而能夠建立起複雜的社會、發明創造出越來越高明的技術來服務於人類的需求和開拓人類的未來--從火的使用到蒸汽機車的發明、從登上月球到克隆羊的誕生……。

 

  但是,無論人類的文明前進了多遠,我們卻永遠無法回避這樣的事實:

象所有的生物一樣,人類生老病死;象所有的動物一樣,人類需要食物;

象所有的陸生脊椎動物一樣,人類呼吸、飲水;象所有的哺乳動物一樣,人類的嬰兒需要母親的乳汁養大……。

人類是生命的一種形式,人類是動物界的一個物種,人類在地球生態系統中擁有一個特定的位置。一句話,人類是自然的一分子。

 

棲息在樹上的-靈長類

 

  現代人類在生物分類系統中的地位是:

動物界、脊索動物門、脊椎動物亞門、哺乳動物綱、靈長目、類人猿亞目、狹鼻猴次目、人猿超科、人科、人屬、智人種。

 

可以說,我們人類能夠最終發展到今天所依賴的生物學特徵,最初是在靈長類動物中出現的。那麼,靈長類與其它的哺乳動物有什麼不同呢?

換句話說,靈長類為何“靈長”呢?

對現生的靈長類動物的觀察和研究為我們認識這個問題提供了一定的解答。

 

靈長類靈活的手部動作

  首先,絕大多數靈長類都棲息在樹上,這一點與大多數哺乳動物不同。

在樹上生活對於靈長類來說是不同尋常的。

它們腳下沒有土地可支撐,因此必須用四肢抓握樹幹。

與此相適應,它們的四肢末端由早期哺乳動物的爪子,逐漸轉變為每個手指都能夠單獨活動的手;

最後,拇指還能夠與其餘的各個手指對握。

可想而知,這樣的演化必定能夠改善靈長類在樹枝間活動所需要的抓握能力;

更重要的是,拇指和食指指尖的對握可以形成環狀,從而大大提高了手掌抓握物體的準確度。

這一進化特徵的出現不僅對早期靈長類搜尋昆蟲等食物非常有利,而且對於後來靈長類可以用手靈巧地擺弄各種物體、

直至最後能夠製造和使用工具打下了基礎。

 

與手部的靈巧活動相配合,靈長類發展了立體的視覺。

雙眼向前望著幾乎是相同的目標,腦部就可以接受一對視覺的影像。

經過了大腦的處理,影像就產生了深度、形象和距離的感覺。

這樣對靈長類在林間騰越行進是非常重要的。

靈巧的手加上立體視覺,就使得靈長類能夠從三維空間觀察物體,用手把物體任意移動和撥弄。

這都是靈長類充分掌握四周環境特質的先決條件,也是激發好奇心的原動力。

 

靈長類眼手配合擺弄東西

  靈長類還發展出辨認顏色的能力,這很可能與它起源於大眼睛的早期夜行性哺乳動物有關。

早期夜行性哺乳動物的大眼睛,是為了在夜間增強對光線的敏感性的,但是當靈長類起源後,它們在白天越來越活躍,大眼睛內的視網膜就轉變為能夠接受不同的色彩。

能夠分辨顏色有助於靈長類分辨若干食物,特別是熱帶雨林茂密樹枝上的果子。

 

這樣,靈長類具備了一套獨特的感覺器,能夠把觸覺、味覺、聽覺、尤其是色覺和立體視覺感受到的各種資訊輸入腦中。

腦接收外界的資訊與日俱增,進而能夠把各種資訊分類排比,最終產生了智力的發展。

這樣的智慧,是任何其他動物都沒有的,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把這類動物叫做“靈長類”的原因。

 

高等靈長類起源撲朔迷離    

  今天,人們對從猿到人的演化已經不再陌生,充滿好奇心的人類還想繼續知道,變成人的這些猿猴又是在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從什麼樣的動物中進化而來的。

這就是當今古生物學界最熱門的研究課題之一,即高等靈長類的起源問題。

 

  我們人類所在的靈長類家族分為低等靈長類和高等靈長類。

  低等靈長類在動物分類學上被稱為猿猴亞目,早在距今6500多萬年以前的白堊紀末期就出現了。

延續至今,仍有3個次目的原猴亞目動物生活在地球上,它們是分佈區僅局限於馬達加斯加島的狐猴次目、

生活在非洲和南亞森林地區的瘦猴次目和分佈在東南亞部分島嶼上的眼鏡猴次目。

 

  高等靈長類在動物分類學上被稱為類人猿亞目,

它們的現生類群包括生活在美洲地區的闊鼻猴次目(又稱新大陸猴類)和分佈在歐亞和非洲地區的狹鼻猴次目(又稱舊大陸猴類)。

其中,狹鼻猴次目包括兩個超科-獼猴超科和人猿超科;人猿超科中包括猿科和人科。

 

高等靈長類無疑起源於低等靈長類。

但是,起源於哪種低等靈長類?

起源時間和起源地又是怎樣?

這就是古生物學家和靈長類學家要解決的問題。

 

眼鏡猴

  在這3個次目的低等靈長類中,眼鏡猴類與高等靈長類無論是形態結構還是DNA序列都具有最大的相似性。

因此,許多科學家認為,高等靈長類與眼鏡猴類的親緣關係最近。

據此,並結合一些化石上證據,許多學者推測眼鏡猴類和高等靈長類都起源於一種稱為始鏡猴類的古老低等靈長類;

而始鏡猴類與其他低等靈長類的祖先在進化的道路上早已分道揚鑣。

 

但是,直到20世紀90年代之前,科學家發現的最早的高等靈長類化石證據卻是產于埃及法尤姆地區的生活在距今大約3500萬年前(晚始新世)的一些動物。

它們與發現於北美始新世的假熊猴(一種原始的狐猴類)在形態上具有許多相似的特點。

因此,另外一些古生物學家堅持認為,高等靈長類起源於狐猴類,而且起源於非洲。

同時,由於現代公認的最早的人類祖先南方古猿也是起源於非洲、"線粒體夏娃學說"所認為的現代人起源地也是非洲,因此,高等靈長類非洲起源論迎合了一種觀念,即涉及我們人類的起源與發展事件在一遍又一遍地上演著“走出非洲”的故事。

 

  顯然,在高等靈長類起源問題上,現生物種提供的生物學證據與化石記錄提供的古生物學證據之間曾經存在著矛盾;

始鏡猴起源論和狐猴起源論這兩大學派各持己見。

本來在科學上就是研究熱點的關於高等靈長類起源的問題,到了20世紀90年代更加令世人矚目。

 

中華曙猿--高等靈長類起源於東方!?    

水母山採石場

  1985年,古人類學家林一璞在溧陽縣(現在的溧陽市)上黃鎮水母山採石場的裂隙堆積中發現了一些古老的哺乳動物化石。

 

回到北京後,他將這些化石提供給本所的老第三紀哺乳動物專家齊陶。

齊陶鑒定出其中的一些牙齒與發現于內蒙古的古鼷鹿牙齒相類似,從而判斷擁有這些牙齒的動物生活的時代應該是早第三紀(距今6500萬年至2400萬年之間)。

隨後,齊陶等研究人員又赴該地考察並發表了初步研究報告,報導了盧氏細齒獸和洛河盧氏兔等動物化石,並據此將上黃老第三紀哺乳動物的時代確定為中始新世中期的伊爾丁曼哈期-沙拉木倫早期,距今4500萬年左右。

 

  齊陶在隨後的幾年堸礅蠾b上黃進行野外工作,發掘出了大量的化石,並將之命名為上黃動物群。

其中,一些小巧的牙齒特別引人注意,因為它們在某些方面很象靈長類,

但卻保留了許多非常原始、甚至有些象食蟲類動物的特徵。

 

  齊陶的研究引起了美國同行的注意。

1992年開始,卡內基自然歷史博物館的著名古脊椎動物學家瑪麗·道森女士(和古靈長類學家和克里斯多夫·畢爾德與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的齊陶、王伴月、李傳夔、郭建崴組成了聯合研究小組,

對上黃地區及相關地區開展了進一步的野外考察,

對富含靈長類的上黃動物群及相關動物群進行了深入的研究。

 

中華曙猿化石

  隨後的工作發現了至少4個種的高等靈長類!

其中一種被命名為中華曙猿,另外三種在當時則因為材料尚不充分而需要進行進一步的發掘和研究。

 

中華曙猿的化石材料僅僅是一塊帶有三顆牙齒的右下頜骨殘段,以及一些零散的牙齒等,但是,它的時代為 4500萬年前的中始新世中期,

比法尤姆的高等靈長類早了將近1000萬年;它向人們暗示,高等靈長類的起源地更可能是在東方、在中國。

所謂“曙猿”,意思就是“類人猿亞目黎明時的曙光”。

     

世紀曙猿的發現--天平向中國傾斜   

   但是,國內外一些學者卻認為中華曙猿不是高等靈長類,理由是它比非洲的那些早期高等靈長類表現出了許多的原始特徵,而且其材料不夠完整。

 

然而沒過多久,世紀曙猿在山西垣曲盆地的發現,就為高等靈長類起源這架天平的中國一方加上了一枚重重的砝碼。

 

在垣曲考察

  垣曲盆地是中國早第三紀地層和古哺乳動物研究的發祥地,然而其中的許多重要化石地點現在已經淹沒在了小浪底水庫的碧波之下。

1993年,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曾經組織了一個以古哺乳動物專家王景文任隊長的考察隊,準備對這些化石地點進行搶救性發掘。可是由於缺乏資金,他們當時不得不向國外同行求援。

 

  又是卡內基自然歷史博物館!

瑪麗·道森和克里斯多夫·畢爾德意識到了這些化石地點的重要性。

他們以有限的資金,組織了一個包括古生物學家、地質學家和古地磁學家在內的龐大隊伍,與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的王景文、童永生、黃學詩、郭建崴等科研人員建立了聯合考察隊,從1994年到1997年,進行了4個野外季度的考察工作。

 

世紀曙猿化石

  聯合考察隊取得了豐碩的成果,發掘出大量的脊椎動物化石;

其中,19955月發掘出一具幾乎完整的、帶有幾乎所有牙齒的曙猿下頜骨。

它比中華曙猿略大,可比較的部分明顯地非常相似。

在一系列性狀上,它都顯示出屬於高等靈長類的特徵,主要表現在:

1)下頜聯合前後短、背腹深;

2)下門齒垂直生長;

3)犬齒大而突出;

4)最後兩個前臼齒的外側齒尖基部增大的部分在齒列中略微斜置;

5)最後一個臼齒三角座比跟座寬;

6)最後一個臼齒的唇-舌面和中-遠面衰退;

7)下頜角突呈圓形,因此為翼肌提供了更大的附著區。

 

同時,它在另外一些性狀上也顯示了比所有其他高等靈長類都要原始的特徵,而這些原始特徵表現了它與古老的始鏡猴類的相似形,從而為高等靈長類始鏡猴起源論提供了一定的證據。

它被命名為世紀曙猿;伴生動物群被稱為那讀期寨堶魖酈坁姜s,時代為距今大約4000萬年前的中始新世最晚期。

 

此後不久,童永生又在垣曲盆地中時代略早的沙拉木倫期上河,哺乳動物群中發現了世紀曙猿相似種的上下牙齒。

邦塘巴黑尼亞猿提供新證據    

  就在中國的科學家繼續努力尋找著更多的材料和線索的時候,199910月,一個由法國科學家為主的研究小組,在《自然》雜誌上報導了他們發現於緬甸中始新世晚期,邦塘哺乳動物群的類人猿亞目曙猿科的一個新屬種——邦塘巴黑尼亞猿,其年代與產世紀曙猿的那讀期山西垣曲寨堶魖酈坁姜s相當,晚于產中華曙猿的伊爾丁曼哈期-沙拉木倫早期江蘇溧陽上黃哺乳動物群和產世紀曙猿相似種的沙拉木倫期山西垣曲上河哺乳動物群。

 

  作為進化史上最早的高等靈長類家族,曙猿科迄今為止的這兩屬三種化石記錄及其年代顯示,中華曙猿不僅確實是目前所知道的類人猿亞目的最早代表,而且在它出現後不久,曙猿科在沙拉木倫期到那讀期,就可能發生了在東亞地區的散佈以及從東亞向東南亞地區的散佈。

這為我們進一步研究曙猿與非洲的早期高等靈長類的關係,提供了新的機遇與挑戰。

就在緬甸的邦塘巴黑尼亞猿在關於早期高等靈長類起源問題上又掀高潮的時候,中美科學家在2000316日出版的《自然》雜誌上又報導了,近年來從江蘇溧陽和山西垣曲發現的化石當中,挑出來的中華曙猿和世紀曙猿的部分身體骨骼——腳踝骨的化石。

 

  論文的第一作者丹尼爾·基博說:

“我們得到了第一個明確無誤的證據,證明這一新發現是溝通低等靈長類和高等靈長類在解剖學上存在的間隙的橋樑。

最有意思的是這些新發現的踝骨代表了一種鑲嵌進化的形態,

因為它們既具有若干高等靈長類的特徵,又具有原始的低等靈長類的特徵。

過去從來沒有發現過任何始新世的靈長類具有這樣的特徵組合。”

 

通常生活在熱帶和亞熱帶森林中的樹幹上和樹枝上的現生靈長類,以各種各樣的方式來適應環境。

不少低等靈長類改善了它們跳躍和攀爬垂直樹幹的能力,而獼猴類則趨向於在樹枝的端部用四隻腳行走。

新發現的曙猿踝骨表明,它們已經象現生的獼猴類一樣更喜歡在樹枝端部用四足行走了。

 

研究者之一克里斯多夫·畢爾德博士說:

“這一發現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填補了人類化石記錄和他們最近的親戚之間的一個主要間隙。

我並不喜歡說'失去的鏈條'這類的陳詞濫調,但是這些新的發現確實填補了類人猿亞目

從低等靈長類分化出來,所留下的一個寬寬的間隙。

這些最古老的高等靈長類的骨骼化石,所提供的資訊與那種認為高等靈長類起源於狐

猴大類的兔猴的觀點相矛盾,卻支持類人猿類和眼鏡猴類存在著緊密的演化關係。”

 

任重而道遠    

  至此,由中華曙猿的發現引發的對高等靈長類非洲起源論的挑戰,似乎已經有了明確的結論,但是我們並沒有就此停下我們探索的腳步。

正如曙猿腳踝骨研究的中方科學家齊陶和王景文所言:

世界上最古老的高等靈長類動物在中國的發現與不斷被證明,

只是我們探索“獼猴類、猿類和人類的共同祖先起源到底在何處”這一久爭不下的問題所前進的第一步。

對於亞洲早期高等靈長類與非洲早期高等靈長類的系統發生關係的問題,

還須進行大量的科學工作才能得到比較圓滿的解決。

 

現在,郭建崴和齊陶已經在致力於尋找曙猿與非洲早期高等靈長類在系統發生和動物地理上的聯繫。

基於"獼猴類、猿類和人類的共同祖先起源到底在何處"這一問題在社會和公眾中的巨大吸引力,

中央電視臺科教節目製作中心將對我們的進一步考察和研究工作進行全程跟蹤報導。

 

  我們必須繼續努力,我們的足跡還要踏遍萬水千山。

(資料來源:中國科普博覽)

 

 

何謂現代人 

   

  在距今10幾萬年前的非洲,出現了最早的在身體的解剖結構上與現代人完全相同的人類,他們被古人類學家稱為晚期智人、現代智人或乾脆就叫做現代人。

晚期智人與早期智人形態上的不同主要表現在面部以及前部的牙齒縮小,

眉脊減弱,顱骨的高度增加,使其整個腦殼和面部的形態越來越與現代的人一樣。

 

由於人類演化的各大區域內在直立人階段,已經出現的一些地區性形態分化到了早期智人階段開始逐漸明顯起來,加上各地區不同的自然選擇作用,使得各地區的晚期智人在形態上出現了一些明顯的差異,人種分化形成了現在我們這種情況,即由於皮膚顏色、頭髮的形狀與顏色、眼鼻唇等方面的不同,可將全世界的人類分為:

黃種人(又稱蒙古人種或亞美人種)、

白種人(又稱高加索人種或歐羅巴人種)、

黑種人(又稱尼格羅人種或赤道人種)

和棕種人(又稱澳大利亞人種)這樣四大人種。

  

  雖然最早被發現的晚期智人化石是法國的克羅馬農人,但是迄今發現的生活時代最早的晚期智人的化石都出現在非洲大陸,包括南非的邊界洞人(年代在距今10萬年以上)和克萊西斯河口人(年代最早為距今1213萬年,最晚為距今6萬年,克萊西斯河口人在這個地區生活的時期至少長達6萬年之久)、埃塞俄比亞的奧莫人(年代為距今13萬年)以及的在坦桑尼亞萊托埵a區發現的現代智人(年代為距今12萬年)。

 

同時,比過去的石器技術更為進步的、在窄石葉基礎上發展起來的石器技術也在10萬年以前在非洲開始出現。

這時候的歐洲還是掌握著相對原始的莫斯特技術的尼安德特人的天下。

 

山頂洞人

  中國最先發現的化石晚期智人就是著名的周口店山頂洞人。

這些化石是1933年在龍骨山的山頂洞中發掘出來的,包括完整的頭骨三個、頭骨殘片三塊、下頜骨四件、下頜殘片三塊、零星牙齒數十枚、脊椎骨及肢骨若干件。

但是由於日本發動的侵華戰爭以及後來的太平洋戰爭,

這些材料和當時所有的北京猿人化石一起在幾個美國人手中被弄得不知去向。

幸而在這批珍貴材料失蹤前他們被作成了模型,

這些模型成為我們今天重新研究這一時間段人類發展狀況的重要依據。

 

柳江人

  解放後,我國廣大地區又發現了一系列重要的晚期智人化石。

其中包括進化程度與山頂洞人相當的柳江人頭骨(發現於廣西柳江縣)、比山頂洞人和柳江人進步的資陽人頭骨(發現于四川資陽縣)和穿洞人頭骨(發現於貴州普定縣),以及分別被稱為河套人、來賓人、麗江人和黃龍人的零散化石材料。

 

在繼承從中國直立人到中國早期智人一脈相傳的黃種人,所擁有的一系列獨特性狀的基礎上,中國的晚期智人已經基本上奠定了現代黃種人的特徵。

雖然,在他們身上還或多或少地保存著一些原始性狀。

在確定是屬於原始黃種人的前提下,山頂洞人與現代的中國人、愛斯基摩人和美洲印地安人特別接近。

而柳江人則與發現於澳大利亞的凱洛頭骨有明顯的相似性狀。

 

資陽人

  澳大利亞所發現的人類化石都屬於現代智人,年代最早的也只有3萬多年,因此估計人類最早到達澳洲的時間不會早於5萬年前。

 

  澳大利亞發現的人類化石明顯地分為兩種類型。

一類骨骼粗壯、身材魁梧,例如科薩克人、塔爾蓋人、莫斯吉爾人、科阿沼澤人等;

另一類骨骼較為輕巧、身材較為纖細,例如凱洛人、芒戈湖人等。

他們的文化也不一樣。

這些骨骼粗壯的類型與爪哇發現的直立人及早期智人(昂棟人)在形態上有明顯的的相似性;

另一方面,那些骨骼輕巧纖細的類型則與中國柳江人在頭骨上有明顯相似的性狀,

顯示他們之間存在一定的親緣關係。

 

此外,爪哇全新世的瓦賈克人類頭骨、菲律賓塔邦洞發現的人類頭骨化石,

以及加里曼丹的尼亞頭骨和新幾內亞的艾塔普頭骨,都表現出一方面與澳大利亞土著人相似、

另一方面又和中國晚期智人所代表的原始黃種人相似的性狀。

 

上述這些事實說明,澳大利亞土著人的起源可能有兩個來源。

許多學者在分析了上面這些情況尤其是澳大利亞兩類不同的古人類化石的地理分佈後相信,人類從亞洲向澳大利亞散佈時曾經發生過兩次互不相關的遷徙:

一次是南路。

一批來自東南亞的骨骼粗大身材魁梧的人,從爪哇經過蒂汶遷入澳大利亞的西北部,然後沿其西海岸南下;

另一次是北路,一批來自華南的骨骼輕巧身材纖細的人經過印度支那、加里曼丹和新幾內亞遷入澳大

利亞的東北部,然後沿其東海岸南下,其中的一部分還經過陸橋遷到。

 

塔斯馬尼亞後來,這兩批來源不同的人群互相混居雜交,

結果產生了現代澳洲土著人,他們的形態則介於兩種祖先類型之間。

 

將要穿過陸橋-進入美洲的黃種人

  在距今1萬多年以前的末次冰期,地球上溫度很低、冰川大規模發育,因而海平面較低,現代的白令海峽海底露出海面,形成了連接亞洲東北部和北美洲西北部的陸橋。

一批生活在西伯利亞一帶的黃種人追趕著他們的獵物,

穿過這個陸橋勇敢地踏上了北美大陸,並在隨後的歲月堻v漸發展散佈到了整個美洲。

 

美洲土著人(包括印地安人和因紐特人)在形態上與西伯利亞和其他東亞地區的黃種人非常一致,因此他們與東亞黃種人分離的時間不會太長,估計最多不過14千年∼2萬年。

 

美洲大陸所發現的最早的古人類文化遺物為距今115百年的尖狀器,

1932年出土於美國新墨西哥州的克洛維斯附近;同時出土的有猛獁象的骨骼。

在此之前,1926年曾在該州的福爾索姆附近發現過時代稍晚的另一種尖狀器,伴有現已絕滅的一種野牛骨骼。

 

人是上帝造的嗎?

  古代的人類對自身的來歷就非常感興趣,並且編纂了五花八門的神話和傳說。

例如在中國,我們的祖先早在幾千年前就有盤古開天闢地、女媧摶土造人的故事;

在古埃及,傳說人是由鹿面人身的聖神哈奴姆在製造陶器的作坊堨峈d土塑成,

而後又與女神赫脫一起給這些泥人賦予了生命;在古希臘,神話傳說人和動物都是由普羅米修士用泥土捏出來的,

而後他又從天上給人類偷來了火種,並且教會了人類各種生存技能。

 

  隨著人類社會的發展,這些神話傳說逐漸地被人出於特殊的目的而加以渲染,成為某種學說或教義,使之成為宗教的一部分。

其中,在人類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就是西方的“上帝造人”。

 

在古猶太教的教義經典《舊約全書》中,描寫了上帝用6天時間創造出世界和人類的過程。

第一天創造了光,用來分出晝和夜;

第二天創造了空氣,用來分出天與地;

第三天創造了陸地、海洋和各種植物;

第四天創造了太陽、月亮和星星,用來分管歲月、節氣與時令;

第五天創造了水下、陸上生活的各種動物;

第六天創造了男人、女人和各種農作物和家畜;

第七天上帝累了,就休息了一天,沒有再創造什麼東西。

 

基督教的《聖經》堣]有一個大同小異的創世的故事,說上帝耶和華剛剛創造了天地之後的世界是一片荒蕪不毛之地,於是上帝就為大地降下甘霖,使地上長出植物。

而後耶和華又按照自己的模樣用泥土造了一個男人,取名叫“亞當”,並且在東方造了一個花木繁茂、到處長著鮮美的果子的伊甸園給亞當居住。

後來,上帝感到亞當一個人很孤獨,就用亞當的一根肋骨又造了一個女人並取名叫“夏娃”。

 

後來,夏娃偷吃了禁果,惹怒了上帝,上帝就把亞當和夏娃趕出了伊甸園貶到塵世堨肮﹞F。

亞當和夏娃就成為了以後所有人類的祖先,他們的後代不斷地在地上繁衍。

人類繁衍多了,許多人開始墮落,上帝為了懲罰人類的罪惡,發了一場大洪水。

但是慈悲的上帝又感到一些善良的人以及許多生靈是無辜的,就造了一條大船,叫做挪亞方舟拯救了他們。

 

   在基督教統治下的西方的中世紀,人們對《聖經》堣W帝造人的故事是深信不移的,

1650年,一位名叫傑姆斯-厄謝爾的愛爾蘭大主教甚至根據《聖經》計算出,上帝創世的確切時間是西元前4004年。

大約同時,另外一位牧師甚至把創世時間更加精確地計算到西元前4004年的1023日上午9點鐘!

 

  歐洲文藝復興開始以後,人們的思想漸漸地從基督教的束縛中解脫出來,一些博物學家可是根據自己的探索對《聖經》的教義提出了懷疑。

隨著科學的發展,上帝造人的說法越來越站不住腳了。

到了達爾文發表《物種起源》和《人類起源及其性選擇》等科學巨著的時候,雖然仍然有一些頑固的神學捍衛者在反對進化論、反對人類起源於類人猿的觀點,但是上帝造人等神創論的觀點已經從根本上被動搖了。

 

而動搖神創論的最為有力的衝擊力量之一,就是古生物化石的大量發現,和對其進行的科學研究,其中尤為重要的是古人類化石的發現。

 

  人類對於自身發展歷史的認識過程是從現代智人開始的,然後認識了早期智人,

再後來認識了直立人,最終才確定了能人直至南方古猿作為人類祖先的地位。

 

  這個認識過程開始於19世紀中葉,隨著達爾文進化論逐漸被承認與接受,人類學家就開始了尋找人類自己祖先的艱苦工作。

這一工作當然是先從當時因技術領先而被西方人認為理應是人類搖籃的歐洲開始。

可是,直到20世紀來臨,歐洲所發現的人類化石除了一些生活年代距今很近的晚期智人(如克羅馬農人)之外,大量材料都是生活在距今20萬年至4萬年前的尼安德特人(簡稱尼人,屬於早期智人)。

 

尼安德特人

  1848年,在歐洲西南角的直布羅陀發現了一些古人類化石,這些化石所代表的古人類就是最先被發現的、後來被稱做尼安德特人(簡稱尼人)的早期智人,但當時卻沒有引起人們的注意。

尼安德特人的名稱來自德國杜塞爾多夫市附近的尼安德特河谷,18568月,在這堛漱@個山洞媯o現了一個成年男性的顱頂骨和一些四肢骨骼的化石,被命名為尼安德特人。

在這以後,尼人的化石開始在西起西班牙和法國、東到伊朗北部和烏茲別克斯坦、南到巴勒斯坦、北到北緯53度線的廣大地區被大量地發現。

尼人的生存時代為距今20萬年至37千年之間。

 

  尼人的腦量已達到13001700毫升;與直立人相比,頭骨比較平滑和圓隆顱骨厚度減小;面部(從眉脊向下到下齒列部分)向前突出的程度與直立人相似。

歐洲尼人的鼻骨異常前突,顯示他們的鼻子一定很高;但是,由於他們有大的牙齒和上顎,

因此推測他們的鼻子不可能象現代歐洲人那樣有狹窄的鼻腔,而是有一個向前大大地擴展的鼻腔。

也就是說,他們擁有一個象現代歐洲人那麼高、同時又象現代非洲人那麼寬的大鼻子;

而且,鼻孔可能更朝向前方。

 

尼人的葬禮

  尼人創造了被稱為莫斯特文化的石器工業,以細小的尖狀器和刮削器為代表。

當時的歐洲氣候寒冷,尼人能夠用火並且已經能夠造火。

尼人還開始有了埋葬死者的習俗。

 

除了尼人之外,在歐洲還發現了一些同時具有直立人的原始性狀,和智人的進步性狀的早期智人化石,他們包括希臘的佩特拉洛納人(時代可能為距今16萬∼24萬年,但有爭論)和法國西南部的托塔維爾人(也叫阿拉戈人,時代為距今大約20萬年),有些學者把他們作為直立人與早期智人的過渡類型。

 

此外,在德國發現了距今2030萬年前的斯坦海姆人,

在英國發現了距今約25萬年前的斯旺斯庫姆人,兩者頭骨特徵非常相似,其形態顯得比尼人進步,但是其時代卻比尼人還要早。

因此有些學者把他們稱為“進步尼人”或“前尼人”並認為他們才是後來的晚期智人的祖先;而其他時代較晚的尼人被稱為“典型尼人”,在距今33千年前絕滅或者說被晚期智人替代了。

 

  在非洲,早期智人有發現於埃塞俄比亞的被認為是過渡類型的博多人(年代大約在距今2030萬年前)和發現於尚比亞的布羅肯山人(年代為距今13萬年以前)。

 

金牛山人

  中國的早期智人化石都是在1949年以後發現的,材料主要包括北部地方的大荔人(發現於陝西省大荔縣)、金牛山人(發現於遼寧省營口縣)、許家窯人(發現于山西省陽高縣)、丁村人(發現於山西省襄汾縣)和南部地區的馬壩人(發現於廣東省曲江縣)、銀山人(發現於安徽省巢湖市)、長陽人(發現于湖北省長陽縣)、桐梓人(發現於貴州省桐梓縣)。

 

  亞洲其他地區的早期智人還有發現于印尼梭羅河沿岸的昂棟人(也叫梭羅人),形態上顯示出一些直立人到早期智人過渡的狀況。

 

最先發現於桫欏河畔的直立人

桫欏河畔

  受進化論思想的影響,尤其是受當時德國的達爾文主義者海克爾的影響,荷蘭的年輕醫生杜布哇堅信會在印尼(簡稱印尼,當時是荷蘭的殖民地,叫做東印度群島)找到人類的遠祖,因為那埵a處熱帶,盛產人類的現生近親猩猩和長臂猿。

 

在公開宣佈要到印尼去尋找人和猿之間的“缺環”之後,杜布哇於19世紀80年代末出發來到了印尼。他雇傭了50個犯人,順著爪哇島上的梭羅河沿岸努力尋找,終於在1890年的一天,在一個叫做凱登布魯伯斯的地方發現了一塊古人類的下頜骨。

1891年,他又在特堨宋葷孎鋮鴗F一個具有許多猿的性狀的頭蓋骨;

第二年,他又在相同地方發現了一根與現代人相似的大腿骨,其形態表明大腿骨的主人已經能夠兩足直立行走。

杜布哇認為,先後發現的頭蓋骨和大腿骨實際上應該屬於同一個體,它肯定是現代人的祖先;於是他在1894年發表論文,將這些化石定名為直立猿人,後人也經常將這些古人類俗稱為爪哇猿人。

 

爪哇猿人頭蓋骨

  這一發現公佈後立即引起了激烈的爭論。

有人懷疑這些化石的地質時代有問題,有人不相信一根象現代人的大腿骨會與一個象猿的頭骨配合在一起,因而認為這些化石只不過是一種大長臂猿而已;甚至有人認為這些材料不過是現代人當中的白癡或畸形兒的遺骨。

這些懷疑與爭論一下子將杜布哇的發現埋沒了30多年。

直到1928年,我國著名古生物學家、古人類學家和史前考古學家裴文中先生在北京郊區的周口店發現了第一個北京猿人頭蓋骨之後,古人類學界才又重新確定了爪哇猿人作為最先發現的直立人的地位。

 

薩拉烏蘇遺址

  20世紀初,一些西方學者根據第三紀以來哺乳動物進化與自然環境變遷的情況,推論認為中亞(包括中國西北部以及蒙古)這塊當今乾旱、貧瘠的廣闊原野在遙遠的過去卻是曾經孕育人類的“伊甸園”。

因此,許多國家紛紛組織考察團進入中亞地區,試圖找到人類遠祖的線索。

一時間,“中亞熱”席捲世界古人類學界和古生物學界。

 

  從1914年開始,天津北疆博物院(現在的天津自然博物館的前身)的創始人、法國著名採集家桑志華神父在黃河流域進行了10年的考察活動。

1920年,他在隴東黃土高原地區發現了豐富的三趾馬動物群化石;

同時,他在甘肅慶陽北面的更新世晚期(距今13萬年至1萬年前)的黃土堆積中發現了3件古人類打制的石製品-1件石英岩石核和兩件石英石片。

這是在中國土地上發現的第一批舊石器,意義非常重大。

這一發現不僅糾正了“中國無石器時代人類”的偏見,而且進一步激起了人類學界在中國尋找人類遠祖化石的夢想。

 

水洞溝遺址

  1922年,桑志華根據一位元名叫旺楚克的蒙古族老鄉提供的線索,在鄂爾多斯高原的東南角發現了聞名於世的薩拉烏蘇遺址(位於現在內蒙古自治區伊克昭盟烏審旗境內)。

1923年,桑志華和德日進一起先後兩次對這個遺址作了進一步的調查和發掘,發現了非常豐富而且保存良好的披毛犀、河套大角鹿、旺氏水牛、野驢、羚羊、駱駝等33種哺乳動物以及鴕鳥等11種鳥類化石,同時還發現了一批舊石器和一顆人類的上門齒化石。

 

動物化石組合說明薩拉烏蘇遺址的時代應為更新世晚期(最近用放射性同位素方法測定其絕對年齡為距今35000年左右)。

此外,桑志華和德日進還在寧夏回族自治區靈武縣一個叫做水洞溝的地方,發現了一個非常豐富的舊石器時代晚期文化遺址。

 

與此同時,從1921年開始,由著名博物學家和探險家安德魯組織,並領導的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亞洲考察團,在蒙古的戈壁灘上用了整整10年的時間尋找人類遠祖的蹤跡,但卻收效甚微。

不過,他們在採集第三紀哺乳動物化石方面卻取得了豐收的成果,有力地證明了中亞高原是舊大陸(指歐亞大陸和非洲大陸)哺乳動物進化的一個重要舞臺。

 

  著名的瑞典地質學家安特生也曾一度投身於“中亞熱”之中,從1919年起致力於中國遠古文化的考察。

1921年,他習慣先後發掘了遼寧省錦西縣的沙鍋屯銅石並用時代洞穴遺址和著名的河南省澠池縣的仰韶村新石器時代遺址。

1923年和1924年,他又在甘肅各地考察,發現了許多新石器時代晚期和銅石並用時代的村落和墓地遺址。

當時,加拿大解剖學家步達生正在北京協和醫學院任教,他與安特生有良好的共事關係,而且一向贊成中亞是人類搖籃的學說,寫出過“亞洲和靈長類的分化”等論文來論述中亞是尋找早期人類及其祖先最有希望的地方。

1925年,這兩位學者一起開始積極籌備一項以新疆為目的的中亞考察專案。

他們的合作專案在1926年已經獲得了瑞典科學研究委員會和美國洛克菲勒基金會的資金支援。

正在這個時候,一項意外的發現使他們一下子將視線轉移到了周口店,

這個北京西南方的在當時並不起眼的遠郊小鎮上來。

(資料來源:中國科普博覽)

(編輯完稿5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