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夢的解析上

 

(一)什麼是夢?

什麼是夢?

  夢,這個既美好又漂渺的生理現象,古往今來,曾經給予人們多少歡樂和希望,但又帶給人們多少迷惘和惆悵。像天邊那片緩緩飄動著的白雲,給人們的生活抹上了瑰麗的色彩,然而一瞬間,白雲就變成了一片陰影,給人們蒙上不安和憂愁。

它撲朔迷離,神奇莫測,令人難以捉摸。然而它又是那麼鮮明活潑,帶給人們喜悅和希望。自古至今,世界各地多少文人墨客對它謳歌和讚頌,留下了大量美麗動人的描述,在大地上也流傳著許多關於它的美妙神奇的傳說。

 

古代帝王依靠它,預卜國家的興衰、國事的吉凶和自己的命運;黎民百姓也把人間的幸福和災禍與它聯繫在一起。關於夢的故事不勝枚舉,如“黃粱美夢”這膾炙人口的故事,至今仍家喻戶曉,婦孺皆知,而“夢筆生花”更是有趣,記述的是唐代偉大詩人李白的故事。相傳李白在年青時,詩文並不出色,有次夢見他案頭所有的筆尖開出了一朵朵鮮花之後,文思即大為長進,以致達到“鬥酒詩百篇”的地步。

 

又傳說在南北朝時代,文人江淹在夢埵酗H送了他一支五色筆,此後即文思大進,聲名大震,數年後又夢見贈筆者索回其筆,文思銳減,再無佳作傳誦。

這類神奇的傳說,現在看來頗有些荒謬不可信,但是千百年以來,這類傳說給夢塗抹上神秘而美麗的色彩,牽發了多少人的深思和祈求。人們對夢產生了好奇、虔敬,也產生了許多遐想。力求揭開那神秘的面紗。於是,許多科學家為它耗盡了畢生精力,至今還有許多科學家在探索。

 

究竟什麼是夢,應該如何給夢下個定義呢?

從有關資料來看,人們的意見還是聚訟紛紜,莫衷一是。

我們就來看一下古今中外有關對夢的解釋。

  《墨經·上》中說:“夢,臥而以為然也”。認為夢是人在睡眠中認為自己看見了什麼,以為發生了某些事情,是睡眠過程中的一種現象。

  《說文解字》中說:“夢,寐而有覺者也”。認為夢是睡眠中的一種感覺。

  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認為:“夢是人類日常生活的繼續”又認為“夢是創造的源泉”。

  精神分析學家佛洛德在《夢的解析》一書中說:“夢是一種受壓抑的願望經過變形的滿足”。

  R·F·湯普森在《生理心理學》中說:“夢是正常的神經病,做夢是允許我們每一個人在我們生活的每個夜晚能安靜地和安全地發瘋”。

  王極盛先生認為:“夢乃是人在心理活動中的意識與無意識的資訊儲存在腦中,在睡眠過程中以一定的方式結合起來的心理現象”。

  《現代漢語詞典》解釋為:“夢是睡眠時局部大腦物質還沒有完全停止活動而引起的腦中的表像活動。”

  《簡明生物學詞典》解釋為:“夢是睡眠過程中出現的一種生理現象,表徵為複雜的,片斷的、有時是混亂的精神活動”。

  《現代科學技術詞典》解釋為:“夢是睡眠或類似睡眠狀態下在意識中發生的一系列不隨意視覺、聽覺和動覺表像,以及情緒和思維活動”。

  《簡明心理學詞典》解釋為:“夢是一種消極的不隨意想像,是在缺乏第二資訊號系統的調節作用的順其自然而進行的想像”。

  《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解釋為:“夢是入睡後腦中出現的表像活動。對夢的本質認識各異,或認為夢是現實的反映,預見的來源,祛病的靈性感受,或認為夢也是一種覺醒狀態,或把夢視為一種潛意識活動……”。

  《中醫解夢辨治》一書認為,夢是受軀體內外刺激引起的,發生在睡眠中而又不易為自我控制的一種心神活動。

 

  雖然古今中外致力於夢的研究者對夢的定義都有不少高見,但依然較難給“夢”下一個滿意的定義。我們認為,夢是人在睡眠時,由於局部的大腦組織(大腦皮層)尚未完全停止興奮活動,從而引起的一種頭腦中的表像活動。

 

一個人夢境中的內容和他在清醒時候的意識中留存的生活印象有關,但是到了夢中,生活印象常常變得錯亂不清,所以夢的內容一般總是呈現著混亂和虛幻的狀態,以想像或虛幻的形式表現出來。

 

回答時間:2006-11-20 12:40:59

(資料來源:雅虎智識堂)

 

(二)釋夢是科學的心理諮詢

釋夢是科學的心理諮詢

來源:北京科技報(07/01/31 00:38)  

主講人:嶽曉東:中國著名心理學家,美國哈佛大學心理學博士,華夏心理網、華夏心理教育中心特聘講師。

 

  心理學釋夢不同於古代盛行的“解夢”

 

  遠古時代盛行的“解夢”之所在今天被定義為“迷信”,是因為它並非基於“反省當前自我需求”的關懷目的,而是經常人為主觀地抽取夢中的某些元素,而進行毫無事實根據的未來揣測和預期。

 

  比較典型的舊式“解夢”主要有兩種方法:一種稱為“符號法”,這種方法不是將夢作為一個整體來研究,而是利用“相似性”的原則套釋其他在性質上有可能相關的內容。《聖經》上約瑟夫對法老的夢的解釋,就是一個典型的例證。

“先出現七頭健壯的牛,後來又出現七頭瘦弱的牛把先前七頭健壯的牛吃掉”

這被解釋為暗示著埃及將有七個災年,並且這七年將會把過去豐收的七年儲藏全部耗掉。

 

  另一種方法稱為“密碼法”,即把夢看成一種密碼。每一個符號,都可以用另一個已具有確切意義的內容來解釋。

比如夢到一封“信”和一個“喪禮”,《釋夢天書》中的解釋為:“信”是“懊悔”,而“喪體”是“訂婚”。

 

  與上述迷信完全不同,精神分析學派的“釋夢”是利用夢中元素與實際的生活事件進行自由聯想,從而使那些“潛意識”上升到“意識”層面,然後再從這些逐步清晰的觀念中推知那些隱藏在背後的原始動機。從這個意義上說,釋夢是一種基於科學的心理諮詢。

 

  釋夢需遵循三個科學規律

 

  釋夢需要遵循三個規律:

其一,夢表面的意義無論是合理的還是荒唐的,明確的還是模糊的,都不必追究。

因為表面的意義不是所要探尋的潛意識思想;其二,分析工作主要是隨時喚起那些被各種元素替代的個體觀念,

至於這些觀念表面上是否合理,可不必追究;其三,耐心等待那些隱藏的潛意識思想逐步清晰地顯現出來。

 

  一個年輕女孩總是會重複做同一個夢,夢中她的前男友清清楚楚地站在面前並拉起她的手大步往前走,她很不情願並拼命掙脫;而相處融洽的現任男友拉著她的手開開心心地嬉打追鬧,但她卻看不清楚男友的面容,眼前一片模糊。

 

這樣的夢使女孩非常困惑也非常自責,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依然不能忘情於舊愛,懷疑自己在潛意識媢鴭馦握U的愛情並不百分百忠誠。

 

  在經過與女孩反復交流後,諮詢人員得出如下結論:

從夢所傳達的實際內容上看,女孩不願和前男友在一起,而與現男友則非常開心,表現為對前者的排斥和對後者的選擇。

但事實上,夢中不斷出現的兩個男子都已脫離了現實生活所賦予的具體身份,而成為兩種不同意義的情緒象徵。

 

  首先,那段失敗的愛情曾經帶給女孩很大的困擾與煩惱,

因此,她夢中的前男友實際上代表著一種生活事件中的“壓力與束縛”,

每當她遭遇困境或挫折時都會強化這種象徵的含義而使之在夢境中反復出現。

其次,在與現任男友交往之初,頻繁的差旅及兩地分居和思念,都使女孩有一種強烈的神秘感和不安全感,

因此每當她在生活中對某個陌生人產生興趣或在遭遇到不知所措的抉擇時,

都會夢到一張模糊不清的臉,這實際上與愛情態度無關,而是一種情緒上的焦慮投射。

 

  根據夢的作用機理,很多夢境與性有著特殊關係

 

  夢是一種潛意識的表達,那麼夢中的片段或場景就很可能是某種情緒或意義的象徵。

具體說來,則有“顯義”和“隱義”之分。

所謂“顯義”即是夢中出現的情景或事件;而“隱義”則是這些情景或事件背後所隱含的由聯想而得來的意義。

 

  簡單解釋夢的工作過程,一般有下列四個步驟:

 

  首先是“壓縮”,將生活中各種印象深刻的事件或感受結合成一個整體,並且這種結合可能並不符合規則。

好比生活中我們認識甲、乙、丙、丁四個人,但是夢中卻出現一個狀貌像甲、

衣著像乙、職業似丙,但感覺似乎又是丁的人。 

 

  其次是“移置”,有可能是某事物以另一無關事物為象徵,也有可能是某事物的重要元素被其不重要的元素所代替。

 

第三是“把思想觀念變為視像”,如破壞婚約的觀念變成了斷臂或斷腿。

最後是“潤飾”,即是把各種瑣碎、混亂甚至無關聯的片斷和元素串通起來,使夢能順利地進行下去。

 

  根據夢的這種作用機理,夢中出現的某些事物也可能會成為一種與本意無關的“象徵”。

 

  具體說來,第一,有時候夢者對於這些象徵所代表的事物並不清楚,甚至在醒來後根本不知道是什麼意思。這說明夢者所有關於象徵的知識都是依附于潛意識的心理活動;

 

  第二,這些象徵的關係並不是夢所特有的,而是散見於文學世界和日常生活之中的,而“夢”的象徵只占其中的一小部分;

 

  第三,很多象徵與“性”有著特殊的關係。語言學家斯珀珀的研究表明,性在語言的起源和發展上佔有極為重要的地位。動物在進化過程中最早的聲音是召喚異性伴侶的聲音,在後來的發展中這種聲音才逐漸成為原始人工作時的交流需要。

因此,作為保留了一部分原始意識與思維的夢,通常會包含很多性的象徵;

 

  第四,象徵作用是夢的化妝的一個獨立的因素,它有時會使夢變得奇異難解。

 

  我們經常會夢到的一些微不足道的普通事物,可能正在不斷表達著我們內心對於“性”的懵懂與好奇,渴求與企盼。

對於男性的夢來說,坑或穴、罐和瓶、各種大箱小盒及櫥櫃、保險箱、口袋、房間、火爐、教堂、蝸牛、蚌等事物都象徵著女性的生殖器官;

而在女性的夢中,如果出現手杖、傘、樹幹或一些可刺穿性和傷害性的物體,如小刀、匕首、槍、軍刀以及各種火器,如槍炮、手槍等,則是在象徵男性的生殖器官。

 

  所有的夢都是一種對於現實的投射

 

  做夢是人類最普遍的精神現象,夢也是壓抑在人內心深處的潛意識最普遍、最重要的活動表現。

換言之,所有的夢都是一種對於現實的投射,當這種投射是正面形式時,

夢會與“欲望”有關;當這種投射是“負面”時,夢則與“焦慮”有關。

 

  作為精神分析學理論體系的創始人,佛洛德在1897年時就開始分析自己的夢,並發現夢中經常出現很多幼兒時期早已被遺忘的經歷。

他認為,夢既不是神秘的超自然力量的表現,也不是毫無意義的、反常的精神現象,

而是一種與實際生活相關的潛意識的表現形式。

 

比如,一個三歲多一點的小男孩,當他看到父親從前線歸來時卻並不激動。

有一天早晨,在醒來後他帶著不安的神色說:“為什麼昨晚我夢見父親用盤子托著他的頭?”

這樣一個看似恐怖血腥的夢,其實是做夢人內心深處強烈潛意識的表達。

 

原來,這個小男孩懷有嚴重的戀母情結,他認為父親是他與母親之間的“第三者”,應當遠遠走掉永不出現。但這種想法在醒覺狀態下必然受到父母雙方的嚴厲“鎮壓”,因此只有在不受制約的夢境中才能以“死亡”的形式表現出來。

 

  人有各種欲望,在生活中也有許多不同的愉快或痛苦的經驗。

這些願望和情緒有些可以通過有意識的活動表現出來,有些則被壓抑在內心中,逐漸成為潛意識。

而睡眠狀態中,“有意識”的思維活動會有所減弱,潛意識的願望就乘機表現出來。而釋夢就是要發掘夢境背後的“潛意識”。

(資料來源:釋夢是科學的心理諮商)

 

(三)第二十一封信

第二十一封信--夢的解析()

   夢的解析是一個很有趣的主題。『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是常人對夢的解釋。因為日間所寄望而未能實現的心願,在夢中完成了。

 

  心理大師容格對夢有過新發現:凡是為我們故意或不故意排擠出去的,或選擇性地被忽視的,或被自我所淘汰的願望、情緒、喜好、才能、興趣、理想等在夢中提醒我們:『給他們合理的關注!』為進一步瞭解夢的來龍去脈,我們對以下的幾個概念當有所認識: 【參閱:“事事本無碍”K. Wilber著,”由容格心裡學探討「天主聖三」靈修觀”•楊素娥博士論文】

 

  1.角色〈Role〉:主體所認同的那一部份的心智活動,也就是自我的一部份。

與角色有關的是面具〈mask〉,是個人自己較容易接受,也希望他人容易認同而捏造的

形象,因此把自己真面貌有意識或無意識地包裝又隱藏了起來。

  2.象徵〈Symbol〉:顧名思義是指聯合兩者在一起,是介於意識與潛意識之間的標記,

需要經過詮釋才將隱藏著的意義襯托出來。容格認為角色是〝外顯形象〞〈outward

face〉而象徵則為〝內顯形象〞〈inward face〉。

 

  3.陰影〈Shadow〉:角色在包裝過程中,將不接受、不喜歡、不認同、或不想面對的心理層面被壓抑或被封鎖起來,投入潛意識的冷宮,也就成為陰影。個人的心靈『盲點』也由此而生。例如:恐懼、貪婪、自私、報復、造作…等。韋伯〈Ken Wilber〉說:〝每個人都不由自已地排斥角色形象、難以接受的想法或衝動,於是被拒的東西,使轉變為『陰影』。〞

 

  4.自我〈Ego〉:是我想成為的那個人,又希望社會文化所接受,因此不惜一切地去保護在我身上的那類型的人。韋伯很有獨到之見地肯定:自我=角色+陰影。但是『自我實現』離『真我實現』還有很大的距離,因自我還沒有放棄慾求和掌控一切的企圖,還不能使內在的創發力自由運作。

 

  5.投射〈Projection〉:將自己不能接受的衝動和形象,移轉到他人身上。透過投射作用陰影外化了,所以容易為人所察覺,換句話說:我們與人的關係和互動,都會是我們的一面鏡子,反映出內心世界的我是個怎樣的人;反過來說亦然,我們也是別人的一面鏡子。所投射出來的形象多半是負面的,如:仇恨、憤恨、嫉妒…不為自己和他人所接受而把深打壓入潛意識裡的東西排擠在外或投去他人身上。

 

  6.真我〈Self〉:榮格指出,心裡學發展的目標其實就是『真我的實現』〈self-realization〉而非自我實現〈ego-realization〉。”亦即「個體化過程」〈individuation〉,或謂「天主道成肉身」,incarnation〉。”【楊:P.55

 

  “真我即是最具體,最真實的天主肖像”。“追求自我超越,完成真我,歸向天主,根本是精神的特質與需求,那麼完成我們自己「個體化過程」,也就是完成天主聖三在我們內的生命”。【楊:P.206】”人的一生即是一段修行之路,既是走向真我〈個體化過程〉也是走向天主〈天人合一〉,使人靈與潛意識內容融合為一體,也是使我們與天主相遇的旅程。〞【楊:P.115

 

  〝真我協調意識與潛意識結合、統一,因此真我是包含潛意識在內的整個心理的主體,它住在人裡面統治、管理著人。它不被人認識、看到、聽到,但卻看到了人,聽到了人的聲音,它是統治者、耳聞者…它是人格的開端、核心泉源和最後目標。…人的一生也就是真我覺悟的過程。〞【楊:P.56

 

  我們可以如此說:「真我的實現」在於揭露自己的「面具」,超越自己的「角色」,詮釋心幕上的「象徵」,擁抱自己的「陰影」,意識「自我」情緒、感覺和衝動,收回「投射」出去不可愛的層面,如此才找回「真我」。這是「真我實現」的過程,夢的解析特別注目於詮釋「象徵」和擁抱「陰影」兩點上。

 

  韋德海夫婦 (James& Evelyn whitehead) 在他們〝萬千心影〞 Shadows of the Heart”陳美卿女士譯,聞道出版社〉中曾如容格將人的前半生與後半生作強烈的對照,說明二者的特色給我們指出成長的途徑,他們說:

〝在生命的早期,太多的能量耗費在防衛自己和照顧他人的需要上。

太多責任和繁瑣事物的衝突分心下,我們迷失了許多自我的渴望—那份深刻的渴望,

仍因為太脆弱以致無法向我們提出訴求。…這些微小的渴望終在無所依靠下埋葬於忙碌的工作、家庭、和社交生活中。〞

 

  〝幾十年之後,一個危機、疾病或失親使我們暫時停了下來。

而這暫時的停頓,卻使我們生活焦點調整了。我們重新發現這些被疏忽的小小的渴望。我們回憶起早年對音樂的喜愛;現在我五十五歲,想要學習一種新的樂器,是否太晚?三十幾年來被我棄置一旁的個人野心和夢想,都回到生活中成為未來的期盼和引導。這些微弱的渴望,讓我們記起什麼曾是我們真正想要的。〞

  其實夢境以不同的方式曾千次萬次地提醒我們,上半生多麼疏忽又多次排擠我們內心良知良能真正的需求-真我的吶喊!真我的實現!由此可見,夢的解析使我們早些驚醒,不要讓下半生的危機突如其來,令我們措手不及!

 

  美國女心理學家房芳茜(Frances Vaughan)對夢和其解析有以下的見地:

  (一)夢是什麼?夢是一種超位格(Transpersonal)的經驗,有其特殊心理治癒的效果。夢中自我界線,如有意識和無意識的界線分辨不清,這點與精神病患者有類似卻不相同的心態。其間有可怕的成分,卻也是個創作的機會。

精神病患者將存在的現實扭曲了而不自知,夢者經驗恐懼佔居相當地位,但他半睡半醒中對自己經驗還有些意識。

若人能全神貫注記憶中發生的事,夢境會給人帶來一個醒悟、自覺、自知的機遇。

全神貫注(注意)會帶給人有效的治療,高度的見識,深奧的智慧和創新的能力。

 

  (二)夢境可能帶來些什麼?

    1.心靈相通

    2.心理平衡

    3.默啟和預感

    4.疏導情緒

    5.角色與陰影的對立

    6.高一層次的自我實現

 

  (三)應用夢做心理治療當採取的步驟:

    1.熟悉夢中的圖像(象徵),只是瞭解而不做解釋。

    2.瞭解夢中情緒的氛圍與滋味

    3.探索夢主的聯想與解釋。

    4.若合宜,可用角色扮演或主動想像去完成未完的夢。

 

註:夢的紀錄是不容易的事,因為夢中非常具體而清晰的內容,醒來時,已經忘得一乾二淨,因為清醒和睡夢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專家們鼓勵及早記錄,甚至在夢中記錄或作圖。

 

  (四)實習

    1.周詳記錄夢境,暫時不作分析,可與人分享,但最後解夢權威──不是別人而是自己。有人願等待幾天後才開始解

                  夢,與人分享──很幫助,不過因人而異。

    2.房芳茜(F. Vaughan)提出下例問題希望有助於對夢的瞭解:

    (1)若要給夢命名,最貼切的題目為何?夢指出我遺忘了什麼──事?有關目前生命特殊的訊息是什麼?

    (2)夢中主要的情緒氛圍屬於哪一種?

    (3)夢中人物的特色為何?你可曾想到在你身上的這些特色?

    (4)從夢中某些人物的角度去看夢境,給你帶來何種特殊意義。

    (5)這夢是完全新鮮的?抑或已經做過多次?

    (6)這是〝大夢〞(既深又廣)?抑是小夢(淺顯)?

    (7)夢若對你有所肯定,你該說什麼?

    (8)夢的解析後,你有什麼該做或願做的事?

    (9)你要不要用角色扮演或先用想像,繼續完成這夢?

    (10)你要不要給夢一個不同的結局?

    (11)若你可以重新再做這夢,你要改變些什麼?

 

  夢的解析和瞭解有時有許多實用價值,例如縫紉機發明者,在夢中解決了縫合上的難題,音樂家們在夢中得到主題曲的啟示;舊約若瑟和新約若瑟是以做夢解難避災著稱。

 

  1998.8.13我曾做過一個夢,這夢對我生命有些影響,當時我還在美國,似乎一切相當順利和適應。夢是這樣的:〝…我在醫學院尚未唸完六年課程,且感覺有些念不下去了,在迷糊中轉入了法科,不論在感覺上(興趣和才能方面)有些格格不入。

進入一大廳,見到幾位面熟的老友,其中一位是大法官/律師,他表示驚異且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好像說:「你亦會加入(法界)?」

我也深感興趣不合或我並不願意?昨日唸了一篇文章:「面對第三千年」頗有感觸…。〞

ˉ

  各位朋友和專家們,請你幫我解析一下,這夢發生在六年以前,似乎現在對我還具影響和意義。這意義何在?謝謝參與。

祝  真我實現!                  僕、  朱蒙泉 2004.9.1

(資料來源:天主教-真理電台)

 

(四)夢的解析

夢的解析  林翎

 

利用「夢」來推測神意或占驗事情的吉凶,乃是世界上許多人類社群共有的行事,而其中歷史最悠久,經驗最豐富的一個社群可能就是中國。

因為,根據傳說,中國早在黃帝時代就出現專門用來解夢的「占夢經」,而即使這個傳說不可信,至少,在殷商時代已有占夢的情事,乃確切無疑的,因為在甲骨卜辭中,我們已可看到許許多多有關占夢的記載,而從殷商以後一直到清代,在大約三千年左右的時光

裡,有關占夢之事的記載一直不絕於書,各種專門的「占夢書」也一直流傳於歷代的中國社會中,可見,中國的占夢傳統的確說得上是源遠流長。

 

中國雖然擁有這樣一個源遠流長的占夢傳統,但自從廿世紀之後,中國的知識份子,無論是因為自命為西方「科學主義」的信徒,還是因為堅持「不語怪力亂神」的傳統儒家觀念,幾乎都抱著漠視、輕視、甚至是敵視的態度來看待這樣的一個傳統,往往一句「迷信」或「幼稚」就將這個重要的歷史現象否定掉了,我們幾乎看不到有任何一個中國學者,曾對這樣的一個傳統,抱著「理解」與「探索」的態度去做一番研究的功夫。然則,這樣一個課題是否真的不值得花力氣去研究呢?

 

我想並不然,因為根據近代西方的人類學家和心理學家的研究,我們已認識到:「夢」不僅僅是人類的一種生理現象,同時還是一種複雜的心理活動和文化行為,而「占夢」這樣的行事,其所預設的觀念—夢是事件的前兆,也不純是一種迷信和荒謬的信仰,例如著名的心理學家佛洛姆(Erich Fromm)就曾指出:

夢境成為事件的預示,乃是做夢者「洞察力」的一種表現,這種現象乃是「可能」而且「合理」的。

由此可知,我們其實不必鄙視先人的「占夢」行為和觀念,因為他們和現代的一流學者所相信的其實並沒什麼兩樣。

也因此,我想,我們也到了一個重新「認識」和「評估」這樣一個傳統的時候了,而首先要做的工作就是先認識他們的觀念和理論。

 

中國的占夢傳統既是源遠流長,相關的理論和觀念自然也就不會一成不變,再加上只有極少數的「占夢書」還存留於世,所以,要想相當精確而詳細的描述中國歷代的各種占夢理論,實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不過,至少有兩個基本的觀念卻是自始至今很少有過變異的。

 

第一種觀念是肯定夢與人事的吉凶之間有著緊密的關聯性。

這也就是說,古人認為:「夢境」乃是未發事件的一種「徵兆」,而這種徵兆往往也預示了吉凶。例如「詩經.斯干」便記載說:

「下莞上簞,乃安斯寢,乃寢乃興,乃占我夢。吉夢維何,維熊維羆,維虺維蛇,大人占之。維熊維羆,男子之祥,維虺維蛇,女子之祥」,

這是以夢到「熊羆」和「虺蛇」為將會生男生女的「吉兆」。

而「禮記.檀弓」記載孔夫子的話說「夏后氏殯於東階之上,則猶在阼也。

殷人殯於兩楹之間,則與賓主來之也。周人殯於兩階之上,則猶賓之也。

而丘也,殷人也,予疇昔之夜,夢坐奠於兩楹之間,夫明王不興,而天下其孰能宗予,予殆將死也」,則是以夢「坐奠於兩楹之間」為將死的「凶兆」。

 

至於為什麼夢境能預示人事的吉凶,則有兩種不同的理論,一種是一般術士所認為的:夢乃鬼神用來向人傳達其意旨的一種手段,這種「傳達」有時並不是一種非常直接而清楚的告示,而是用「象徵」和「隱喻」的方式來表示,而這也就是夢需要占解以知道吉凶的原因。

另一方面則是一般儒家學者所說的:人之精神與天地陰陽相流通、感應的結果。而把這種觀念陳述得最簡明的要算是朱熹,他說:「人之精神與天地陰陽流通,故晝之所為、夜之所夢,其善惡吉凶,各以類至」。

不過,這兩種理論並不是絕對互斥的,在許多人的觀念裡往往也不區分得這麼清楚,這是必須注意的。

 

第二種觀念是認為:夢境所要預示的事件和吉凶,可以用一定的解釋「法則」來加以判定。至於判斷的準據,則主要有三項:

一是做夢的時間;二是做夢的內容;三是做夢的人。

 

所謂做夢的時間,即如「周禮.占夢」所說的:「占夢。掌其歲時,觀天地之會,辨陰陽之氣,以日月星辰占六夢之吉凶」。

( 資料來源:www.ihp.sinica.edu.tw/~linfs/fslin/dream.PDF )

 

(五)釋夢同心圓

釋夢同心圓

八月未央 發表於 2005-12-12 0:56:00

      任何的釋夢都是以一種心理學理論為前提的指導。或更推而廣之,是以一種對人心理、生理、心身關係,乃至人與宇宙關係的理解為前提的。就像任何理論都是在一點點接近真理一樣,釋夢背後的理論真理有一個從不完善到趨向完善的過程。

 

所以,在這個意義上,釋夢的價值不在於這個夢到底是什麼?

而在於它對夢者的啟示,對夢者人生的完善有什麼價值。

也正是在這個前提下,我們才說,夢的解釋用不同的理論背景來解都可能是對的,但對不對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從這些解釋中,我們能得到什麼啟迪,對夢者心靈的成長有怎樣的意義。

一個夢就像投人心湖的一個石子,一圈一圈的漣漪就是它的回聲。

我們從不同的理論出發,有的聽懂、看清楚了它的一道漣漪,有的則聽懂、看清楚了另一道。所以對同一個夢,用佛洛德層面解是對的,用榮格層面來解同樣也是對的。

 

只是根據筆者多年的釋夢經驗、心理治療的經驗中,我們更傾向于榮格層面對夢的解釋,因為後者比前者更具建設性。榮格說夢是啟迪,是人潛意識在努力使整個心靈更趨於合諧、更合理。而佛洛德說,夢是像野馬一樣的無法自製的衝動,它的欲望就是、達自己。

佛洛德的釋夢是告訴你:你是這樣的,而這個這樣你的意識並不知道。

榮格的釋夢是告訴你:你可以怎樣做就會更好。

 

也許榮格看清。聽到的漣漪也不是最後的一道。我們只有在不斷地探索心靈的過程中,才能更全面。準確地把握夢。

一位30歲的女性夢見她兒時鄰居的伯伯死了妻子,而這位伯伯忽然向她求親,請她嫁給自己。

在佛洛德層面瞭解,這是個典型的願望滿足的夢。夢者希望自己取代那位伯母的地位成為那個伯伯的妻子。

這樣完全解得通,夢者承認她從小就幻想這個伯伯是她的父親,因為他儒雅。溫和。

 

但是在榮格的層面上,這個夢是個人格整合的夢,夢中的伯父是夢者的阿尼瑪斯原型。

這個"求親"意味著夢者的阿尼瑪斯與夢者現有人格的整合。

而夢中伯母的死亡意味著夢者一種舊的人格面具將被新的所取代。

通過分析知道,夢者認為這位怕母的性格是傳統而保守的。

 

所以這個夢的意思是:原始人提醒夢者要改變傳統、保守的性格,把自己嚮往的儒雅、溫和的性格整合進來,這樣解釋也是解釋得通的。

因為這位女性的性格既有保守的一面,又因為焦慮而常常發脾氣。   

 

  從我的傾向性來看,我更願意從榮格層面解釋,因為這,會為她的人格完善打開一扇門。在解夢10餘年之後,我終於體會到,解夢的最高境界是不解之解。

 

一次,兩個朋友到我這媔Ⅴ矷A一個朋友是個哲學家,人極為聰明,另一個是個白領女性。哲學家說了他的一個夢,一個詭異的夢。

夢中人鬼雜居,發生了許多在鬼故事中才會發生的事。

他請我解夢。我當時完全浸人在那個夢堙A完全侵入了那個夢的氣氛,完全瞭解了那個夢,我感到了那個夢正是這哲學家的心靈生活的一部分。那個夢正是他心靈的存在形態之一。

我想他作為哲學家應該可以瞭解,所謂實在不僅是指物質,心靈也是一種實在,其表現方式就是這些意象--這不是說"",是實在的物體,而是說夢本身就是一種心理的現實。

 

不必去用以前的方法去解釋這個夢,任何翻譯都是有歪曲的,

因此我不必把夢翻譯為日常語言。於是我對他說,"我的解釋是這樣的……"

接著,我重述了一遍他的夢。重複的方式仿佛是我自己做了這個夢。

 

那個白領女性在旁邊驚訝地問:"你為什麼不釋一下夢呢?

我說:"這就是我的解釋。"我又把那夢講了一遍。那個哲學家,夢的主人,說:"我懂得這個夢了。"   

 

  白領女性問我:"你能說說這種'不解之解'嗎?"   

 

  解夢的最高境界本來是不必說的,一個人解夢多了,自會領悟,而不曾領悟時,我說什麼都是沒有用的。但是,我不妨勉強解說一下,為什麼解夢的最高境界是不解之解。   

 

  首先,任何對夢的解釋都是不完滿的。

  在淺層次說,正如我們翻譯外國語言的作品一樣,不論你的譯文多麼好,它和原文總會有一些不同。

Cat譯為中文是貓,但是Cat不等於貓,因為在西方文化中,Cat這種動物神秘而詭異,有如一個巫女,而中國人對貓的主要印象是乖順柔和的。

因此,翻譯總會或多或少地改變了原文的神韻。

翻譯文學作品如此,譯夢也是如此。任何對夢的解釋都損失了夢本身的一些神韻,氣氛。釋夢把生動有活力的夢固定化了,夢像鮮活的魚,而釋夢像魚的照片,哪個更生動更有意味?

夢有一層又一層有時是無窮盡的含義。  釋夢一般只是揭示出了它的一種或二三種含義。

既使釋得極為準確,也會產生二個不好的後果--聽到解釋的人誤以為"這個夢就是這個意思"。夢的一個被揭示出的意義無形中掩蓋了夢的許多其他意義。所以任何對夢的解釋都是不完滿的。

正如任何譯文都是不完滿的--讓另一個人深入瞭解外國文學精髓的方法是:

教他學習外語。

同樣,對夢的最好解釋是不解,而是幫助夢者直接進入夢的世界,學會用象徵的語言用夢的方式去理解世界,讓他直接體會夢,不經過別人或自己的任何翻譯過程。

 

更深一步說,本書前邊說夢的語言是象徵性語言,這種說法也應該打破。

所謂象徵,是以此物象徵彼物,在象徵與被象徵者之間是有差別的;而達到解夢之化境,你就會明白,實際上沒有什麼象

徵。

或者說,夢中的象徵就是被象徵者本身。

夢到自己是鳥在天上飛,這不是象徵自由,而是你自由的靈魂,以烏的形態在飛,不是你像鳥,你就是那只鳥。

這不是一隻動物學分類中的鳥,那種從卵媢憭あY草籽小蟲的鳥,而是夢中的真正的鳥,雖然它沒有肉的身體,但是這只鳥的現實性或稱真實程度在夢的世界中是無可置疑的。

 

  因此,對夢進行解釋,就是把這只鳥說成是"自由的象徵",這實際上是不準確的,

是對日常邏輯的一種讓步。此後,我們還要說:不解之解是最高的解。   

 

  不解之解不是解釋,也不是不解釋。別人講了一個夢,你把它重複一遍。這種解夢方法不是太簡單了嗎?

別人夢見鬼,你告訴他,"這說明你的魂遇見了鬼",這種解夢只是愚蠢的的迷信。

這些方式不是不解之解,只能稱為"不解",是對夢的不瞭解,不懂。

"不解之解"不是"不解",而是"",是用"不解釋"的方式"解夢"   

  不解之解是指解夢者已經用自己的"原始人",完全把握領悟了對方的夢,這種領悟雖然不能用語言表達,但是是十分明確、清晰的,正如--老子說的:

"恍兮忽兮,其中有象……其象甚真。"

只有在這種領悟之下,你的"不解之解"才對對方有衝擊力,才有可能啟發對方,使對方懂得自已的夢。

你雖然只是重述了一遍對方的夢,但是重述時,你的聲調語氣都不自覺地傳達出了你對夢的領悟。

有個老禪師已經開悟,人們問他"什麼是佛?

"他總是豎起一指,他的一個小徒弟看得多了,當有人間起時,也豎起一個手指。

老禪師的豎起一指是對佛的"不解之解",而小徒弟的豎起一指則只是"不解"

理解夢境雖然不可以和理解佛相比較,但是不解之解的境界也不是很容易達到的。

(資料來源:釋夢同心圓http://blog.edu.cn/user1/20950/archives/2005/1032648.shtml

 53日編輯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