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夢修與禪

(一)  夢幻成真

夢修是本書的主題,早期方老師對夢修的了解,只是因為那洛六法之中有一種夢修的修持法,在藏密的白教祖師、密勒日巴尊者傳記之中,也曾經有這種記錄:

 

密勒日巴尊者傳

  敬禮至尊密勒日巴。……(節錄) 

  如是我聞,一時至尊密勒日巴喜笑金剛,在隆地方的中腹崖窟中,宣講大乘妙法。法會中有他的大弟子匿瓊巴,寂光惹巴,雁總惹巴,佛護日巴等登地以上的菩薩,和來賽辦,仙多瑪等女弟子,以及許許多多的男女施主信士﹔此外還有長壽王空行母,以及証得虹光成就的許多空行母和瑜珈行者。 

  在那日前一天晚上,惹瓊巴做了一個夢,在夢中他似乎到了烏金空行淨土。

那是一個多寶琉璃筑成的大城,城內全是穿著美麗的天衣,佩著瓔珞的人們和珠寶嚴飾的男女空行。他們雖都向惹瓊巴微笑頷首,但卻無一人與他說話。

 

忽然一個穿紅色衣服的女郎親熱地向他招呼道:“師弟,你甚么時候來的?歡迎!歡迎!”

惹瓊巴舉目一看,原來是從前在尼泊爾第布巴上師處一同學法的巴熱瑪。 

  “你來得真巧,不動如來現在正在此說法,如果你愿意聽講,我可以替你去向佛請求。”

惹瓊巴興奮的說道:“我多年以來就想朝見不動如來,今天能夠聽他親自說法,正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請你務必替我請求一下。”

   

巴熱瑪請惹瓊巴吃了一席丰美的酒筵。他倆就一起往法會走來。

那是一所宏大壯麗的宮殿。不動如來坐在中央的的寶座上,相好莊嚴,非人類所能想象。法會中聽法的神人大眾,如大海一樣的無量無邊。 

惹瓊巴從未見過這樣廣大殊勝的法會,他看見這種景象,心中真是說不出的快樂和興奮。巴熱瑪對惹瓊巴說道:“師弟!請你等一等,讓我先去替你向世尊請求吧!”

 

過了一會兒,不動如來慈悲地望著惹瓊巴微笑──惹瓊巴知道已經得到了許可,就向如來頂禮,在會中坐下來聽法。 

  那天,不動如來講的是過去諸佛菩薩的事業和傳記,都是些動人心弦可歌可泣的故事。

最後,不動如來又宣講諦落巴、那若馬、和馬爾巴三位上師的生平事跡,惹瓊巴從未聽過如此詳盡與動人的講述。

  要散會的時候,不動如來對大家說道:

“一切傳記中最稀有最偉大和最動人的,要算是密勒日巴的傳記,明天你們再來聽我繼續講吧!”  

 

惹瓊巴聽見幾個人私自在談論:“如果還有比這些傳記更稀有更偉大的話,那真是不可思議了!” 

另一個人說道:

“今天我們聽的這些佛菩薩的傳記,他們都是多生多劫以來集資修行的結果﹔

可是密勒日巴卻在一生一世中成就了與這些佛菩薩相等的功德,所以更為希有啊!”

 

又有一個人說:“像這樣希有的傳記,如果埋沒了,豈不可惜?

如果不為眾生的利益來請求世尊講說,豈不是我們做弟子的罪過嗎?

所以我們一定要懇切祈禱,請求上師如來講說尊者的傳記才是!”

 

“尊者密勒日巴現在在什么地方啊?”那第一個人問。

“密勒尊者嗎?他不在現喜淨土,就在常寂光土吧。”另一個人說。

 

惹瓊巴聽了心中想道:“尊者現在明明是在西藏,為什麼說在常寂光土呢?

但無論如何,他們這些話分明是對我說的,我應該向尊者請求講說尊者的自傳才對。”

正想到這兒,熱巴瑪親熱地拉著他的手輕輕的搖著說道:“師弟,你懂得了嗎”這時,惹瓊巴心中更為明白,卻猛然由夢中驚醒了。

 

那時天已快亮,惹瓊巴心里十分歡喜,想道:“到烏金剎土去聽不動如來說法,雖為可貴,但是與上師在一起,乃更為可貴,更為希有。這次,到烏金剎土去聽法,是上師加持的力量。

那里的人說尊者在常寂光土或現喜淨土,我們卻以為尊者是在西藏。

其實,上師的身,口,意,與十方諸佛等無差別,功德事業,不可思議。

我一向以為尊者只在西藏,與我們沒有什么不同,一樣的過著人的生活﹔那里知道尊者早已成佛,法身遍滿宇宙,報化身變化更是不可思議。我們自己的業障深重,所以見聖人亦如見凡人,真是誣蔑了聖者!

 

昨晚的夢,不是一個尋常的夢,是巴熱瑪和其他空行叫我向尊者請法的暗示,我一定要向上師請求!”想到這里:

心中生起了無比的信心,就合掌當胸,至誠的祈求上師。

 

  忽然間,光明一現,烏金剎土的庄嚴景象又呈現在目前。幾個美麗絕頂,衣飾華麗的空行母,鮮明耀目的走到惹瓊巴的面前。其中一個空行母說道:“明天要講密勒日巴傳了,我們一同去聽吧!”

“請法的人是那一個呢?”又一個空行母問。

 

  另一個空行母一面睇視向惹瓊巴微笑示意,一面說道:“那當然是尊者的大弟子啦!”

  其他幾個空行母也都向惹瓊巴凝睇微笑,她們都說:“請求尊者說自傳,是自利利他的事。

我們不但十分想聽尊者的傳記,同時也要幫著祈求尊者,請他垂賜慈悲講述給我們聽﹔

以後我們還要守護宏揚這個經傳,利益未來的有情!”

說完她們便消逝不見了。

 

  惹瓊巴再醒來時,天已大亮。

他想:“這明明是長壽王空行母鼓勵我去向尊者請求的表示啊!”

因此這天惹瓊巴便欣喜地來到至尊密勒日巴上師的面前,參加法會,於頂禮問安完畢后,跪在尊者的前面,合掌當胸,向尊者請求道:

  “上師老人家啊!過去無量諸佛,為度眾生的原故,示現十二種事業,以種種不可思議的方便廣度眾生。

他們的希有的傳記,流傳于世,令一切有情蒙益,佛法增盛。

現在的諦落巴,那諾巴,馬爾巴等具大成就的上師,也都自說傳記,廣利有情,使徒眾們都能成就無上佛道。

現在也請上師您老人家慈悲,為我們徒眾及未來有情,講一講您的身世和一生經過的事跡吧。” (節錄)

(資料來源:密勒日巴尊者傳) 

 

(二)  發現還原石

2007427星期五早上開始,方老師因為「唯識學探討」一書寫作完畢,發現傳統佛法上應該研究的地方,幾乎全部都被研究過了!目前唯有方氏智慧程式的發展,尚有許多空間可以作為下一步研究的對象,因此當天早上起床之後,就開始研究方氏智慧程式的新方法,結果卻發現了全新的智慧程式操作經修正之後,注意到古老百萬年以前的上古空間,存在許多非宗教修持所遺留下來的業障,其中一項就是「還原石」的問題?

 

還原石本身可以從古生物例如恐龍時代的動物,所遺留下來的化石引發出來這一種力量,後來又再發現不只動物會有化石留下,其它的生物包含了植物也會留下古老的化石!但是任何一種化石都有類似的功能,它會把時空鎖住還原到古老的狀態中?

因為這一種力量是可以在沒有鬼神作用之下,自動操作而生,因此對於學佛修持的人來說:「它可以變成修持者可怕的夢魘!」

 

經由這一種特殊的意外發現,所以方老師就引用了所有古生物的資料,填充進入這一個空間的領域中,用來清除身心靈之中隱藏著的古老化石!只有使用考古學家和生物家的常識和學問,才能夠補充給我們所需的資料!

 

因為在地球上所有的宗教文化,都只有六千多年的歷史,如果年份超過一萬年前的時代,全世界都沒有完整的任何文化留存下來!所以宗教修持到了萬年之上,根本就變成無用武之地的東西了!只有考古學上的研究和古生物研究的學者專家,才能給我們充份的指導和建立信仰!

 

換言之、只要拿著任何一個宗教的信物和法器,把它經由時光倒流的方法回到百萬年前,這些神聖的宗教法器,都會馬上變為粉碎飛灰煙沒!任何金屬物品進入這些古老的年代,馬上就變成根本就不能存在的空間中!

 

所以只要能夠修法進入這一個古老巨大的時空之中,幾乎就是四處空洞、曠野無人之荒地,甚至連一隻動物的靈體都會找不到?所有的生命體進入這一個時空之際,很快就會物化成灰!

 

所以只有進入這樣的時空之中,人類身上所遺留下來的化石才會消失無踪!

因此處理還原石的方法很簡單,只要拿捏住古生物的時空概念,追朔回到這一段時光之中,因為這裡沒有人類生存,也沒有任何人類的文化、所以根本就沒有任何情緒、思想、和記憶的存在!因此沒有所謂的勾心鬥角、生死纏綿的愛情故事!也沒有權力鬥爭政治角力的猴戲表演,它們只是學習如何適應環境、盡能力讓自己有足夠的食物,可以生存下去就可以了!

 

因為日子簡單而過,所以沒有錯綜複雜的社會文化,這些堅硬的還原石,經不起時間的挪移就化為灰燼,全部消失了!

 

(三)夢境與禪修

因為進入這一種時空的旅程之後,方老師發現人體的功能在改變,過去看不到的東西居然會在這一段時間中浮現出來?其中最明顯的發現就是夢境!

 

從前的方老師沒有能力看到別人的夢境?但是從這一天開始卻看到每一個人的腳下,都有一顆一顆好像水晶球一樣的夢境,平常是被安置在集體潛意識之中,看起來好像水晶球被放置到深海的水藻地帶,若隱若現的露出一點亮光,只有躺下來休息的人或者睡覺的人,這些水晶球才會離開水藻地帶,浮現在人類的腦海之中,讓當事人進入夢境之中!

 

有一些人的夢境不多,在一大片的海床之中只是隱藏著好幾個水晶球,但是有一些 人卻擁有很多的水晶球,甚至多到有兩三百顆那麼多?目前方老師還沒有弄清楚這些水晶球數量的意義何在?為什麼人類的夢境的質和量之間的差異性會那麼大?

 

因此「夢」這一個東西已經變成下一個該注意的重點研究工作?

它有什麼樣的用途?它可以如何的去操弄?

人類是否可以比作駭客一樣,入侵其它族類的夢境空間,然後產生一些我們都不知道的作用?例如在過去的故事中:

 

「一直都有人使用這一種方法去吸引弟子,以及用來跟對方要求報施!

研到這一種夢境出現的佛菩薩,究竟是人為因素還是自然因素?

這樣的一個空間領域,真的是值得我們下苦心去做的研究事項!」

 

(四)重練楞嚴經

方老師雖然把焦點放在科學的方法,去研究古生物和人類的考古問題,但是對傳統佛法之中比較特殊的東西也沒有放過!原因是在大腦記憶之中,楞嚴經內的境界,幾乎都是真如的妙境?

 

這些境界如果使用一般的禪學修煉方式,恐怕是一輩子都不能夠達到目標?

但是如果改用夢修的方法,這些禪境就會變成非常容易達到目的地的一種方法!

所以方老師開始對楞嚴經的修持方法又再拿起來再練習!

 

採用新的觀念去把這些經文,送入夢境之中,讓經文產生特殊的意義,在夢幻的境中:若隱若現、若有若無、若虛若實、進入真如的實景之中,完成圓成實性的作用功能:

1)降服魔事

即時如來,將罷法座,於師子床,攬七寶几,迴紫金山,再來憑倚,普告大眾,及阿難言:汝等有學,緣覺聲聞,今日迴心,趣大菩提,無上妙覺,我今已說,真修行法,汝猶未識,修奢摩他,毗婆舍那,微細魔事,魔境現前,汝不能識,洗心非正,落於邪見,或汝陰魔,或復天魔,或著鬼神,或遭魍魎,心中不明,認賊作子,又復於中,得少為足,如第四禪,無聞比丘,妄言證聖,天報已畢,衰相現前,謗阿羅漢,身遭後有,墮阿鼻獄,汝應諦聽,吾今為汝,仔細分別』阿難起立,並其會中,同有學者,歡喜頂禮,伏聽慈誨。

 

佛告阿難,及諸大眾,汝等當知,有漏世間,十二類生,本覺妙明,覺圓心體,與十方佛,無二無別,由汝妄想,迷理為咎,癡愛發生,生發遍迷,故有空性,化迷不息,有世界生,則此十方,微塵國土,非無漏者,皆是迷頑,妄想安立,當知虛空,生汝心內,猶如片雲,點太清堙A況諸世界,在虛空耶,汝等一人,發真歸元,此十方空,皆悉銷殞。

云何空中,所有國土,而不震裂,汝輩修禪,飾三摩地,十方菩薩,及諸無漏,大阿羅漢,心精通吻,當處湛然,一切魔王,及與鬼神,諸凡夫天,見其宮殿,無故崩裂,大地振坼,水陸飛勝,無不驚慴,凡夫昏暗,不覺遷訛。

 

彼等咸得,五種神通,惟除漏盡,戀此塵勞,如何令汝,摧裂其處,是故鬼神,及諸天魔,魍魎妖精,於三眛時,僉來惱汝,然彼諸魔,雖有大怒,彼塵勞內,汝妙覺中,如風吹光,如刀斷水,了不相觸,汝如沸湯,彼如堅冰,暖氣漸鄰,不日消殞,徒恃神力,但為其客,由汝心中,五陰主人,主人若迷,客得其便,當處禪那,覺悟無惑,則彼魔事,無奈汝何,陰消入明,則彼群邪,咸受幽氣,明能破暗,近自消殞,如何敢留,擾亂禪定。

若不明悟,被陰所迷,則汝阿難,必為魔子,成就魔人,如摩登伽,殊為眇劣,彼惟咒汝,破佛律儀,八萬行中,衹毀一戒,心清淨故,尚未淪溺,此乃隳汝,寶覺全身,如宰臣家,忽逢籍沒,宛轉零落,無可哀救。【楞嚴經卷九】  

 

2)色陰十境

阿難當知,汝坐道場,銷落諸念,其念若盡,則諸離念,一切清明,動靜不移,憶忘如一,當住此處,入三摩地,如明目人,楚大幽暗,精性妙淨,心未發光,此則名為,色陰區于,若目明朗,十方洞開,無復幽暗,名色陰盡,是人則能,超越劫濁,觀其所由,堅固妄想,以為其本。

 

一、阿難!當在此中,精研妙明,四大不織,少選人間,身能出礙,此名精明,流溢前境,斯但功用,暫得如是,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

 

二、阿難!復以此心,精研妙明,其身內徹,是人忽然,於其身內,拾出蟯蛔,身相宛然,亦無傷毀,此名精明,流溢形體,斯但精行,暫得如是,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

 

三、又以此心,內外精研,其時魂魄,意志精神,除執受身,餘皆涉入,互為賓主,忽於空中,聞說法聲,或聞十方,同敷密義,此名精魄,遞相離合,成就善種,暫得如是,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

 

四、又以此心,澄露皎徹,內光發明,十方遍作,閻浮檀色,一切種類,化為如來,於時忽見,毗盧遮那,踞天光臺,千佛圍繞,百憶國土,及與蓮華,俱時出現,此名心魄,靈悟所染,心光研明,照諸世界,暫得如是,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

 

五、又以此心,精研妙明,觀察不停,抑按降伏,制止超越,於時忽然,十方虛空,成七寶色,或百寶色,同時遍滿,不相留礙,青黃赤白,各各純現,此名抑按,功力逾分,暫得如是,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為善境界。

 

六、又以此心,研究澄徹,精光不亂,忽然夜半,在暗室內,見種種物,不殊白畫,而暗室物,亦不除滅,此名心細,密澄其見,所視洞幽,暫得如是,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

 

七、又以此心,圓入虛融,四肢忽然,同於草木,火燒刀砍,曾無所覺,又則火光,不能燒熱,縱割其肉,猶如削木,此名塵併,排四大性,一向入純,暫得如是,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

 

八、又以此心,成就清淨,淨心功極,忽見大地,十方山河,皆成佛國,具足七寶,光明遍滿,又見恆沙,諸佛如來,遍滿空界,樓殿華麗,下見地獄,上觀天宮,得無障礙,此名欣厭,凝想日深,想久化成,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

 

九、又以此心,研究深遠,忽然中夜,遙見遠方,市井街巷,親族眷屬,或聞其語,此名迫心,逼極飛出,故多隔見,非為聖證,不作聖心,名善境界。

 

十、又以此心,研究精極,見善知識,行體變移,少還無端,種種遷改,此名邪心,含受魑魅,或遭天魔,入其心腹,無端說法,通達妙義,非為聖證,不作聖心,魔事銷歇。

阿難!如是十種,禪那現境,皆是色陰,用心交互,故現斯事,眾生頑迷,不自忖量,逢此因緣,迷不自識,謂言登聖,大妄語成,墮無間獄,汝等當依,如來滅後,於末法中,宣示斯義,無令天魔,得其方便,保持覆護,成無上道。  

【楞嚴經卷九】

 

3)受陰十魔

阿難!彼善男子,修三摩提,奢摩他中,色陰盡者,見諸佛心,如明鏡中,顯現其像,若有所得,而未能用,猶如魘人,手足宛然,見聞不惑,心觸客邪,而不能動,此則名為,受陰區宇,若魘咎歇,其心離身,反觀其面,去往自由,無復留礙,名受陰盡,是人則能,超越見濁,觀其所由,處明妄想,以為其本。

 

一、阿難!彼善男子,當在此中,得大光耀,其心發明,內抑過分,忽於其處,發無窮悲,如是乃至,觀見蛟虻,猶如赤子,心生憐愍,不覺流淚,此名功用,抑摧過越,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覺了不迷,久自消歇,若作聖解,則有悲魔,入其心腑,見人則悲,啼泣無限,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二、阿難!又彼定中,諸善男子,見色陰消,受陰明白,勝相現前,感激過分,忽於其中,生無限勇,其心猛利,志齋諸佛,謂三僧衹,一念能越,此名功用,陵率過越,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覺了不迷,久自消歇,若作聖解,則有狂魔,入其心腑,見人則誇,我慢無比,其心柔至,上不見佛,下不見人,失於正受,當從淪墮。

 

三、又彼定中,諸善男子,見色陰消,受陰明白,前無新證,歸失故居,智力衰微,入中隳地,迴無所見,心中忽然,生大枯渴,於一切時,沈憶不散,將此以為,勤精進相,此名修心,無慧自失,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聖解,則眾憶魔,入其心腑,旦夕撮心,懸在一處,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四、又彼定中,諸善男子,見色陰消,受陰明白,慧力過定,失於猛力,以諸勝性,懷於心中,自心已疑,是盧舍那,得少為足,此名用心忘失恆審,溺於知見,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聖解,則有下劣,易知足魔,入其心腑,見人自言,我得無上,第一義諦,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五、又彼定中,諸善男子,見色陰消,受陰明白,所證未護,故心已亡,歷覽二際,自生艱險,於心忽然,生無盡憂,如坐鐵床,如飲毒藥,心不欲活,常求於人,令害其命,早取解脫,此名修行失於方便,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聖解,則有一分,常憂愁魔,入其心腑,手執刀劍,自割其肉,欣其捨壽,或常憂愁,走入山林,不耐見人,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六、又彼定中,諸善男子,見色陰消,受陰明白,處清淨中,心安隱後,忽然自有,無限聖解,心中歡悅,不能自止,此名輕安,無慧自禁,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聖解,則有一分,好喜樂魔,入其心腑,見人則笑,於衢路旁,自歌自舞,自謂已得,無礙解脫,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七、又彼定中,諸善男子,見色陰消,受陰明白,自謂已足,忽有無端,大我慢起,如是乃至,慢與過慢,及慢過慢,或增上慢,或卑劣慢,一時俱發,心中尚輕,十方如來,何況下位,聲聞緣覺,此名見勝,無慧自救,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勝解,則有一分,大我慢魔,入其心腑,不禮塔廟,摧毀經像,謂檀越言,此是金銅,或是土木,經是樹葉,或是氈華,肉身真常,不自恭敬,卻崇土木,實為顛倒,其深信者,從其毀碎,埋棄地中,疑誤眾生,入無間獄,失於證受,當從淪墜。

 

八、又彼定中,諸善男子,見色陰消,受陰明白,於精明中,圓悟精理,得大隨順,其心忽生,無量輕安,已言成聖,得大自在,此名因慧,獲諸輕清,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聖解,則有一分,好輕清魔,入其心腑,自謂滿足,更不求進,此等多作,無聞比丘,疑誤眾生,墮阿鼻獄,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九、又彼定中,諸善男子,見色陰消,受陰明白,於明悟中,得虛明性,其中忽然,歸向永滅,撥無因果,一向入空,空心現前,乃至心生,長斷滅解,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聖解,則有空魔,入其心腑,乃謗持戒,名為小乘,菩薩悟空,有何持犯,其人常於,信心檀越,飲酒噉肉,廣行淫穢,因魔力故,攝其前人,不生疑謗 鬼心久入,或食屎尿,與酒肉等,一種俱空,破佛律儀,誤入人罪,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十、又彼定中,諸善男子,見色陰消,受陰明白,味其虛明,深入心骨,其心忽有,無限愛生,愛極發狂,便為貪欲,此名定境,安順入心,無慧自持,誤入諸欲,悟則無咎,非為聖證,若作聖解,則有慾魔,入其心腑,一向說慾,為菩提道,化諸白衣,平等行慾,其行淫慾,名持法子,鬼神力故,於末世中,攝其凡愚,其數至百,如是乃至,一百二百,或五六百,多滿千萬,魔心生厭,離其肉體,威德既無,陷於王難,疑誤眾生,入無間獄,失於正受,當從淪墜。

        阿難!如是十種,禪那現境,皆是受陰,用心交互,故現斯事,眾生頑迷,不自忖量,逢此因緣,迷不自識,謂言登聖, 大妄語成,墮無間獄,汝等亦當將如來語,於我滅後,傳示末法,遍令眾生,開悟斯義,無令天魔,得其方便,保持覆議,成無上道。

【楞嚴經卷九】  

 

4想陰十魔

阿難!彼善男子,修三摩地,受陰盡者,心離其行,如鳥出籠,已能成就,從是凡身,上歷菩薩,六十聖位,得意生身,隨往無礙,譬如有人,熟寐寱言,是人雖則,無別所知,其言已成,音韻倫次,令不寐者,咸悟其語,此則名為,想陰區宇。若動念盡,浮想銷除,於覺明心,如去塵垢,一倫生死,首尾圓照,名想陰盡,是人則能,超煩惱濁,觀其所由,融通妄想,以為其本。

 

一、阿難!彼善男子,受陰虛妙,不遭邪慮,圓定發明,三摩地中,心愛圓明,銳其精思,貪求善巧,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入,口說經法,其人不覺,是其魔著,自言謂得,無上涅槃,來彼求巧,善男子處,敷座說法,其行斯須,或作比丘,令彼人見,或為帝釋,或為婦女,或比丘尼,或寢暗室,身有光明,是人愚迷,或為菩薩,信其教化,搖蕩其心,破佛戒儀,潛行貪欲,口中好言,災祥變異,或言如來,某處出世,或言劫火,或說刀兵,恐怖於人,令其家資,無故耗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二、阿難!又善男子,受陰虛妙,不遭邪慮,圓定發明,三摩地中,心愛遊盪,飛其精思,貪求經歷,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亦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來彼求遊,善男子處,敷座說法,自形無變,其聽法者,忽自見身,坐寶蓮華,全體化成,紫金光聚,潛行貪欲,口中好言,諸佛應世,某處某人,當時某佛,化身來此,某人即是,某菩薩等,來化人間,其人見故,心生渴仰,邪見密興,種智消滅,此名魃鬼,年老成魔,惱亂是人,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俱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三、又善男子,受陰虛妙,不遭邪慮,圓定發明,三摩地中,心愛綿e,澄其精思,貪求契合,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實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來彼求合,未聞法前,心自開悟,念念移易,或得宿命,或有他心,或見地獄,或知人間,好惡諸事,或口說偈,或自誦經,各各歡娛,得未曾有,是人愚迷,惑為菩薩,綿愛其心,破佛戒儀,潛行貪欲,口中好言,佛有大小,某佛先佛,某佛後佛,其中亦有,真佛假佛,男佛女佛,菩薩亦然,其人見故,洗滌本心,易入邪悟,此名魅鬼,年老成魔,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俱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四、又善男子,受陰虛妙,不遭邪慮,圓定發明,三摩地中,心愛根本,窮覽物化,性之終始,精爽其心,貪求辨析,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先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來彼求元,善男子處,敷座說法,身有威神,摧伏求者,令其座下,雖未聞法,自然心服,是諸人等,將佛涅槃,菩提法身,即是現前,我肉身上,父父子子,遞代相生,即是法身,常住不絕,都指現在,是等愚迷,惑為菩薩,推究其心,破佛律儀,潛行貪欲,口中好言,眼、耳、鼻、舌,身意皆為淨土,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槃真處,彼無知者,信是穢言,此名蠱毒,魘勝惡鬼,年老成魔,惱亂是人,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俱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五、又善男子,受陰虛妙,不遭邪慮,圓定發明,三摩地中,心愛懸應,周流精研,貪求冥感,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入,口說經法,其人原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來彼求應,善男子處,敷座說法,能令聽眾,暫見其身,如百千歲,心生愛染,不能捨離,身為奴僕,四事供養,不覺疲勞,各各令其,座下人心,知是先師,本善知識,別生法愛,粘如膠漆,得未曾有,是人愚迷,惑為菩薩,親近其心,破佛律儀,潛行貪欲,口中好言,我於前世,於某生中,先度某人,當時是我,妻妾兄弟,今來相度,與汝相隨,歸某世界,供養某佛,或言別有,大有光明,佛於中住,一切如來,所休居地,彼無知者,信是虛誑,遺失本心,此名癘鬼,年老成魔,惱亂是人,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俱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六、又善男子,受陰虛妙,不遭邪慮,圓定發明,三摩地中,心愛深入,剋已辛勤,樂處陰寂,貪求掙謐,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本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 來彼求陰,善男子處,敷座說法,令其聽人,各知本業,或於其處,語一人言,汝今未死,已作畜牲,敕使一人,於後蹋尾,頓令其人,起不能得,於是一眾,傾心欽伏,有人起心,已知其肇,佛律儀外,重加精苦,誹謗比丘,罵詈徒眾,訐露人事,不避譏鎌,口中好言,未然禍福,及至其時,毫髮無失,此大力鬼,年老成魔,惱亂是人,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俱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七、又善男子,受陰虛妙,不遭邪慮,圓定發明,三摩地中,心愛知見,勤苦研尋,貪求宿命,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殊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來彼求知,善男子處,敷座說法,是人無端,於說法處,得大寶珠,其魔或時,化為畜牲,口f其珠,及雜珍寶,簡冊符牘,諸奇異物,先授彼人,後著其體,或誘聽人,藏於地下,有明月珠,照耀其處,是諸聽者,得未曾有,多食藥草,不餐嘉饌,或食日餐,一麻一麥,其形肥充,魔力持故,誹謗比丘,罵詈徒眾,不避譏嫌,口中好言,他方寶藏,十方聖腎,潛匿之處,隨其後者,往往見有,奇異之人,此名山林,土地隍隍,川嶽鬼神。年老成魔,或有宣淫,破佛戒律,與承事者,潛行五慾,或有精進,純食草木,無定行事,惱亂是人,厭惡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俱陷王難,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八、又善男子,受陰虛妙,不遭邪慮,三摩地中,心愛神通,種種變化,研究化元,貪取神力,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誠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來彼求通,善男子處,敷座說法,是人或復,手執火光,手撮其光,分於所聽,四眾頭上,是諸聽人,頂上火光,皆長數尺,亦無熱性,曾不焚燒,或水上行,如履平地,或於空中,安坐不動,或入瓶內,或處囊中,越牖透牆,曾無障礙,惟於刀兵,不得自在,自言是佛,身著白衣,受比丘禮,誹謗禪律,罵詈徒眾,訐露人事,不避譏嫌,口中常說,神通自在,或復令人,旁見佛土,鬼力惑人,非有真實,讚嘆行淫,不毀麤行,將諸猥媟,以為傳法,此名天地,大力山精,海精風精,河精土精,一切草木,積劫精魅,或復龍魅,或壽終仙,再活為魅,或仙期終,計年應死,其行不化,他怪所附,年老成魔,惱亂是人,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多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九、又善男子,受陰虛妙,不遭邪慮,圓定發明,三摩地中,心愛入滅,研究化性,貪求深空,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終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來彼求空,善男子處,於大眾內,其形忽空,眾無所見,還從虛空,突然而出,存沒自在,或現其身,洞如琉璃,或垂手足,作旃檀氣,或大小便,如厚石蜜,誹謗戒律,輕賤出家,口中常說,無因無果,一死永滅,無復此身,及諸凡聖,雖得空寂,潛行貪欲,受其慾者,亦得空心,撥無因果,此名日月,薄蝕精氣,金玉芝草,鱗鳳龜鶴,經千萬年,不死為靈,出生國土,年老成魔,惱亂是人,厭足心生,去彼人體,弟子與師,多陷王難,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十、又善男子,受陰虛妙,不遭邪慮,圓定發明,三摩地中,心愛長壽,辛苦研幾,貪求永歲,棄分段生,頓希變易,細相常住,爾時天魔,候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竟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來彼求生,善男子處,敷座說法,好言他方,往還無滯,或經萬里,瞬息再來,皆於彼方,取得其物,或於一處,在一宅中,數步之間,令其從東,詢至西壁,是人急行,累年不到,因此心信,疑佛現前,口中常說,十方眾生,皆是吾子,我生諸佛,我出世界,我是元佛,出世自然,不因修得,此名住世,自在天魔,使其眷屬,如遮文荼,及四天王,毗舍童子,未發心者,利其虛明,食彼精氣,或不因師,其修行人,親自觀見,稱執金剛,與汝長命,現美女身,盛行貪欲,未逾年歲,肝腦枯竭,口兼獨言,聽若妖魅,前人未詳,多陷王難,未及遇刑,先已乾死,惱亂彼人,以至殂殞,汝當先覺,不入輪迴,迷惑不知,墮無間獄。  

 

阿難當知,是十種魔,於末世時,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體,或自現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覺,讚嘆淫慾,破佛律儀,先惡魔師,與魔弟子,淫淫相傳,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則九生,多逾百世,令真修行,總為眷屬,命終之後,必為魔民,失正遍知,墮無間獄。

阿難!如是十種,禪那現境,皆是想陰,用心交互,故現斯事,眾生頑迷,不自忖量,逢此因緣,迷不自識,謂言登聖,大妄語成,墮無間獄,汝等必須,將如來語,於我滅後,傳示末法,遍令眾生,開悟斯義,無令天魔,得其方便,保持覆護,成無上道。

【楞嚴經卷九】

 

5)五種妄想

佛告阿難,精真妙明,本覺圓淨,非留生死,及諸塵垢,乃至虛空,皆因妄想,之所生起,斯元本覺,妙明精真,妄以發生,諸器世間,如演若多,迷頭認影,妄元無因,於妄想中,立因緣性,迷因緣者,稱為自然,彼虛空性,猶實幻生,因緣自然,皆是眾生,妄心計度。

阿難!知妄所起,說妄因緣,若妄元無,說妄因緣,元無所有,何況不知,推自然者,是故如來,與汝發明,五陰本因,同是妄想。

 

一、汝體先因,父母想生,汝心非想,則不能來,想中傳命,如我先言,心想醋味,口中涎生,心想登高,足心酸起,懸崖不有,醋物未來,汝體必非,虛妄通倫,口水如何,因談醋出,是故當知,汝現色身,名為堅固,第一妄想。

二、即此所說,臨高想心,能令汝形,真受酸澀,由因受生,能動色體,汝今現前,順益違損,二現驅馳,名為虛明,第二妄想。

 

三、由汝念慮,使汝色身,身非念倫,汝身何因,隨念所使,種種取像,心生形取,與念相應,寤即想心,寐為諸夢,則汝想念,搖動妄情,名為融通,第三妄想。

四、化理不住,運運密移,甲長髮生,氣銷容皺,日夜相代,曾無覺悟。

阿難!此若非汝,云何體遷,如必是真,汝何無覺,則汝諸行,念念不停,名為幽隱,第四妄想。

 

五、又汝精明,湛不搖處,名恆常者,於身不出,見聞覺知,若實精真,不容習妄,何因汝等,曾於昔年,睹一切奇物,經歷年歲,憶忘俱無,於後忽然,覆睹前異,記憶宛然,曾不遺失,則此精了,湛不搖中,念念受熏,有何籌算。

阿難當知:此湛非真,如急流水,望如恬靜,流急不見,非是無流,若非想元,寧受妄習,非汝六根,互用開合,此之妄想,無時得滅,故汝現在,見聞覺知,中串習幾,則湛了內,罔象虛無,第五顛倒,微細精想。

 

阿難!是五受陰,五妄想成,汝今欲知,因界淺深,惟色與空,是色邊際,惟觸及離,是受邊際,惟記與忘,是想邊際,惟滅與生,是行邊際,湛入合湛,歸識邊際,此五陰元,重疊生起,生因識有,滅從色除,理則頓悟,乘悟併銷,事非頓除,因次第盡。

汝應將此,妄想根元,心得開通,傳示將來,末法之中,諸修行者,令識虛妄,深厭自生,知有涅槃,不戀三界。                                     【楞嚴經卷九】

 

色陰指能夠產生視覺功能的所在(包含器官與非器官之功能);

受陰是指能夠感受聲波、光波、電磁場、溫熱化、觸覺、味覺、思想情緒之所在(前六識);

想陰包含了審而非恆的第六識、和恆審思量的第七識、原因是前五識無心,無法思量之故;

行陰指前六識的操作,受到第七識末那識的決議之後的行動;

識陰是指阿賴耶識的時空連接穿插的古老記錄,那是恆時相續沒有間斷的第八識,永遠都處在保存與釋放之間的運作!

 

色、受、想、行、識、五蔭皆空!   (般若心經)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禪學要修練到五蔭皆空這種高級境界,只有利用夢幻數碼的方式運作,才能夠順利達成!

(本書完)

54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