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普巴橛

 

(一)  因緣

69日星期六早上七點半鐘,方老師很早就到法輪中心寫稿子,到了中心之後覺得氣場有一點怪異,

所以先進入壇城修法處理靈界的事務,發現周圍充滿了非常強勁的封鎖力,坐到傳法的寶座上修法的時候,

就看到無數無量的普巴橛插在法輪中心的周圍!

 

普巴金剛的法界本尊,已經於去年進入了涅槃;而普巴橛在兩年前已經被方老師收了一遍,

本以為人世間應該不會再有普巴橛遺害人間?誰知今天早上卻看到那麼龐大數量的普巴橛,插在法輪中心的壇城之中,

顯示在這兩年間又有不少的修行者,秘煉了不少的普巴橛功夫,可是又被一種特殊的能力驚動了,

所以全部都射了出來,插在法輪中心的壇城之中!

 

方老師細心視察之後,發現這些普巴橛並不是有意對法輪中心做下任何的攻擊!

因為普巴金剛進入涅槃之後,普巴橛已經失去了靈性,所以它們的集體射進法輪中心這一件事件,

並非任何人所安排的攻擊行動,而是被某一種法界的異相驚動之後,而產生的自發性行動!

 

原因是背後並沒有任何人指揮,也沒有人可以如此指揮全世界修普巴橛的人,通通交出他們苦修出來的普巴橛,

就這樣的一放之後,從此普巴橛就會消失在人世間,以後的人根本就就練不出任何的普巴橛出來了!

 

因為多年來的經驗指出,許多患了癌症的病者,身上腫瘤的患處上都布普巴橛的遺跡,所以普巴橛已經被列為危險性的攻擊性修行法!但是一時之間尚無完整的處理方法出現,兩年前只是把法界經常出現的普巴橛吸光,減少它們在人世間的禍害而矣!

 

普巴橛這一次的自發性出動,應該是受到68日前,方老師指點淑惠完成善逝之後,方老師的身體進入極大的反應之中,

自然的完成善逝最後的一小段路程,千百億的分身菩薩都會被吸入這一個系統之中,更換舊卡完成資料更新的工作!

而這一種強大的法界力量轉變,就會激動到普巴橛執法時所傷及的無辜者,就會產生一股強大的反抗作用力,

把普巴橛全部彈射出來,自動飛入阿逸多法輪中心的壇城之中,等候方老師的裁決和處置!

 

了解全局之事務後,方老師才開始修法,作進一步的了解狀態和分析處置方法!

 

(二)法脈傳承

普巴金剛之法脈傳承 (堪布南佐  口傳/丹增善慧法日 漢譯)

《普巴金剛續》在此世間的來源可攝為三種法規:

(一)聖者本覺心印傳承(聖者意趣傳承)

(二)持明表示傳承

(三)瑜珈士口耳傳承(補特伽羅口耳傳承)

 

[勝者本覺心印傳承]始於“法身普賢王如來”,當普賢王如來示現其[色身]時,即成為[遍攝五部傳承]之[六部遍主普賢王如來]。

所謂[示現]者,事實並沒有超出於佛自身在[色究竟天清靜法界]的示現,又其眷屬雖別顯現為五部佛父、佛母及諸菩薩眾,但是從絕對的角度來說,彼等卻與佛之心意共為同一之相續。

有時[六部遍主大師普賢王如來]為眷屬說法,並非籍文字、音聲來宣說,而是[說法者上師]與[眷屬]兩者皆無有分別,唯共安住於同一的悟境中,而此即為[說法]之意。

又此等所說之[法]的內容唯是[無上秘密真言],而絕不是顯教之經典或次級之密續。[眷屬]則主要是文殊菩薩、觀音菩薩、金剛手菩薩及五部報身佛,雖然彼等是於同一境界現為與遍主大師普賢王如來有別之相,但是彼的的示現實僅是暫時為了成辦說法之事而已,究竟而言,彼等唯是[佛意]所化現。

 

在所有的[無上秘密真言]中:十八部《大瑜珈密續》及六百四十萬頌的《大圓滿密續》皆為大師遍主普賢王如來於色究竟天清靜法界所傳授。

 

十八部《大瑜珈密續》是與佛之身、語、意、功德、事業五重有關!

其中每一支又別分為身、語、意三部。

如以[身支]為例:便有[身之身]、[身之語]、[身之意]三環,同樣情況亦重複出現於其餘的語、意、功德、事業等

四支中,如是便成為十八部《大瑜珈密續》的前十五續,而餘下的三續乃名為《總續》,彼等亦隨順身、語、意三部而劃

分。

 

《普巴金剛密續》是屬於[事業支]內所分出的[意]續。

故此又名為《意事業續》,此續共又十萬品,其所說皆是普巴金剛之法。

又如有名的《秘密藏續》便屬於《意總續》。

 

現在我們將轉而介紹第二種傳承,此即[持明表示傳承]。總括來說,無上密續之教法皆由文殊、觀音及金剛手菩薩所傳揚結集,並從無上清靜法界色究竟天傳承至【世】間。他們以兩類方法傳出:

 

一是對向人道有情,另一是對向非人眾生。

文殊師利菩薩是往天界向諸天,特別是向天人[渣等卓貢]說法;觀音菩薩是到龍族所居之地,首先對龍王[初布勒波](黑喉龍王)及與其一起之龍族傳法;金剛手菩薩則於夜叉的國土,把教法授與夜叉貢杜桑波(夜叉普賢)及其眷屬。

此等傳承非由語言詮釋,反唯籍象徵、印契表示而代之,如是令彼三類所有聞法會眾全悉共達證悟。此即無上續部傳承弘揚於[非人]世間之簡介。

 

以下是說續部初次傳至此世間之人及非人的過程:

在釋迦牟尼佛涅槃後二十八年,五位來自五類眾生,背景極為特殊的勝者(五大持明),以神通力聚集於喜瑪拉雅山峰――若以其他方法是難以登上此山之頂峰。

此五位聖者是:(天持明)天王渣登卓貢、(龍持明)龍王楚波、(夜叉持明)夜叉加達冬、(羅刹持明)羅刹洛著達登及屬於人道之(人持明)吉美紮巴(有譯為無垢稱)。

 

由於此五者是有感於佛入滅後,正法即將淪亡,故此他們便悲切向十方諸佛誠懇祈求。如是,一切諸佛即總集示現為金剛手菩薩之相,降臨於彼等面前,並親把所有在色究竟天清靜法界之經教傳予他們。

金剛手菩薩將色究竟天淨土的所有續部法門結集後,便以表徵指示之法傳此五位持明聖者。羅刹洛著達登把此等經教,以吠琉璃寶石為墨寫于金紙上,並把他們埋藏於虛空中。其所作之事業乃含有七種(殊勝)意趣:

  (一)上書經文者為金紙,此表因殊勝。

  (二)以吠琉璃作墨寫經,此表緣殊勝。

(三)盛放經卷的莢子乃為五寶所成,此表乘殊勝。

(四)經典所藏之處是遠離壞滅之虛空,此表處殊勝。

(五)保護此等經典是智慧空行母,此表守者殊勝。

(六)此等教授之法主是國王[],此即上師殊勝。

(七)國王渣的弟子是能夠傳持延續此法傳承之具緣行者,此即受法者殊勝。

 

     複次,此一傳承的加持力及密意,乃直接顯現於第三種傳承即[瑜珈士口耳傳承] (補特伽羅口耳傳承)之中,此傳承始于國王渣在任沙珂國國君的時代。

其時,國王渣在淨境中目睹十八部大瑜珈之續典及一尊量為一肘的金剛手菩薩像降下其王宮之頂上。

此等密續的表相看來頗似是由[羅刹洛著達登]所寫者。

與此同時,國王渣更獲得七個極吉祥的夢兆。

於是他便在金剛手菩薩像前祈願,此時他便自然通達《大瑜珈續》中之《親見金剛薩埵尊顏》一品的內義,又當他其後於定中召請金剛薩埵時,金剛薩埵即現身於面前,並以自身的身、語、意來加持國王渣的身、語、意三門,籍此授予他密續的傳承。

 

    國王渣把這些教法傳予咕咕那渣,咕咕那渣傳予因渣菩提王,因渣菩提傳予星哈那渣,星哈那渣複傳予歌曼達華公主。

此等上師各有十萬位成就其所學之法的弟子。

所有行者無有一人例外,全悉證得無死之果位;彼等皆不捨肉身,當下升入虛空,直趣持明淨土,成就無上正等正覺。

 

    此等教法亦同時被鄔金大堪布蓮花生大師、聖者啤瑪那密渣上師及師那曼殊大師所繼承,他們各人皆傳持大瑜珈所有之十八部密續。

據蔣貢公珠仁波且所言,蓮花生大師亦曾獲國王渣親自傳授此等教法。

所有此等大師均成辦與本尊之心慧一如無別,虛空法界與智慧融合之性,由此而證得持明之位。

 

    現再介紹三系傳承(國王傳承、佐摩傳承及那南傳承);

若我們依阿闍黎朗立所教,來單獨觀察《普巴金剛續》:

 

那在普巴金剛之中圍上便有約三十七種[自圓足]之續典,

及十六種較為精要簡略的法要,並不需要依靠其他續典來做補充。

《大瑜珈續》雖有無量無數,但在十八部密續所開示的要義,已有大部分傳至我們的世間,

而為我們所見得的《普巴金剛橛》,其在《大瑜珈續》的廣大法規中,乃是屬於[事業中圍]

 

蓮花生大師獲得隨許授記而成為此《普巴金剛續》及其一切諸續、口訣教授之教主。

當我們從勝義諦的觀點來看這位偉大的金剛上師蓮花生時,他本來便已成佛,與普巴金剛無異無別,從未分離,

然而為了有情之義利,他仍通過修持普巴金剛,現前親見身外之普巴金剛,

從其本尊處接受《普巴金剛續》的修法,並籍普巴金剛之覺悟心意引生虛空法界智慧,

最終無礙通達一切所知境等事業來教化他們。

無論如何,為了保持傳承的法統,故他亦從金剛上師渣巴哈迪處接受密續的灌頂傳承。

 

    蓮花生大師後應赤松德贊之邀入藏,當他【應邀】前往[中藏]途中時,逼不得已現為普巴金剛之身降伏藏土之頑劣鬼神,

並以誓句來約束他們,逼使他們作為佛法日後在西藏弘揚的守護者。

他到達中藏後即加持藏王將欲興建西藏首座寺院之地點,如是桑耶寺終能建成。

蓮師傳給其二十五位心子的首種無上秘密真言教授,便是普巴金剛橛之修法,令他們能去除修持佛法的障礙。

他向某些行者傳予簡略的教授,而對另外一些樂廣大的行者,則傳予普巴金剛所有的一切修持方法。

 

    這就是由蓮師之普巴金剛根本教授傳承而開出三支傳承的理由。其為:

1 西藏國王赤松德贊之國王傳承。

2 王妃移喜措嘉之佐摩傳傳承。

3 蓮師二十五弟子之一那南多傑敦珠之那南傳承。 

    此等傳承的名稱是來自于蓮師初時把各別的普巴金剛法傳予何人而立。

若我們把這三種傳承連同後來在西藏發現的伏藏來說:

[國王傳承]便是由無畏洲於其《普巴金剛橛伏藏》中發現;

[佐摩傳承]是出於由移喜措嘉所埋藏之伏藏,後來由珍寶洲所發現;

最後由伏藏師列繞朗巴發現的《普巴金剛伏藏》則是屬於[那南傳承]

這些伏藏實由那南多傑敦珠所埋藏,後來其複轉世為列繞朗巴取出。

 

又堪布晉美彭措之《頸袋金剛橛》亦屬於那南多傑敦珠的傳承。

這就是此三種傳承的來源實據,彼等均屬於[伏藏傳承],皆是源於蓮師在西藏傳出的各種普巴金剛根本教法而來。

這些伏藏法先被埋藏,而日後則由諸伏藏師於適當時機依種種授記的指示發掘取出。

     據續部所說《普巴金剛續》於此世間的來源,在此告一段落。

 

依續部所說:

本初佛普賢王如來在色究竟天清靜法界,現為與諸佛無異的八大嘿嚕迦導師,以其離言心慧之[金剛句]向彼等與諸佛、

菩薩無別之清靜圓滿眷屬,傳授《八大成就法》。

秘密主金剛法將所有這些證悟教授結集,以神通力寫成文字,置於寶箱,帶往達謝紮巴佛塔處,

並由當時在場的大空行母列之旺摩(事業自在大母)及如海量之空行母埋於佛塔內而為伏藏(其位處於今日的印度境內),

這些空行母亦被委任為此等伏藏的護法。

 

其後,吽迦囉、文殊師利密渣(妙吉祥友)、龍樹藏、蓮花生、達那桑之達、啤瑪那密渣、南布咕哈及生迪加巴等八位偉大之金剛上師,適時共聚於可怖寒林屍場,並一切安住於三摩地中;

以是因緣,即令佛塔內藏有《八大嘿嚕迦教授》之寶箱放出無量光明、彩虹及各種奇異徵相,顯現於彼等聚會之處。

 

諸空行母及大力鬼神,其任務是伏藏的守護者,常在佛塔巡行,如是即為諸上師的天眼所見。因此諸大師即明瞭此等一切皆暗示現前佛塔內的教授,若非是一種能摧毀全世界的威猛真言,便是一種能成辦世間目標或究竟證悟等兩種最上喜樂之法。

 

籍彼等的智慧觀照,已明瞭為了攝受他們于正法勢力之下,是時候要以多瑪、那達、藥物等[三昧耶物]施予空行母及眾鬼神,並籍誓句把彼等約束起來。於是空行母便到來問眾大師有何命令必須要她們完成。眾大師便說要空行母取出藏在佛塔內之寶箱交給他們。

 

空行母把寶箱取出後,便將其中一個由白銀所造,

內藏《意業清靜嘿嚕迦續》之一切教授的寶箱交給金剛上師吽迦囉;

然後他們取出藏有《身業清靜嘿嚕迦續》之一切教授的鐵制寶箱交與文殊師利密渣;

把內有《語業清靜嘿嚕迦續》法門之銅箱交給龍樹藏;

內有《普巴金剛密續》教授的綠松石寶箱則交給蓮花生大師;

藏有《殊勝嘿嚕迦續》之教法的黃金寶箱給予啤瑪那密渣;

由犀角所做內藏《役使瑪摩密續》成就法訣要之寶箱給予達那桑之打;

內置《世間供贊密續》諸尊修法的瑪瑙寶箱則交給南布咕哈;

最後再把藏有《猛咒詛詈續》教授的天珠石寶箱給予生迪加巴。

另外一個由五金造成鑲有珠寶的寶箱,其內有與《八大成就法》隨順一致的八部修法;

此法不像其他教法一般各別修持每一位本尊,而是把八大成就法同時合修之法門。

空行母八這個寶箱放在八位上師中央,卻沒有特別交給任何一人。

此寶箱中之教法便是《八大成就法總集》。

 

當八位大師獲得寶箱後,便各自把其開啟並取出教法,可是他們之中卻沒有一人能開啟最後那個內藏《八大成就法總集》的寶箱,故他們便一切安住於三摩地七日,一念專注向諸空行母求助;如是七天過後,最後按寶箱的封印自動裂開,《八大成就法總集》的教授就是這樣一來才能被他們取出。

 

在其他的歷史記載中卻說,由於他們八人不能開啟這寶箱,便把其再藏於佛塔之內,後來蓮花生大師再回來把箱子掘出並把封印開啟。當蓮師取出《八大成就法總集》後,守護伏藏的空行母便請求蓮師修持此法並把其弘傳於世。又依另一說法所言:普巴金剛橛之教授乃是由空行母取出傳予金剛上師渣巴哈迪之手,後方再傳給蓮師。但不管怎樣,藏有《八大成就法總集》的五金寶箱乃是由空行母親自傳予金剛上師蓮花生大士。

《普巴金剛續》出現於我們此世間的解釋到此為止。在西藏,寧瑪派、薩迦派、噶舉派及格魯派等所有傳承皆修持普巴金剛,但是普巴金剛橛的種種密續及傳承卻唯源於舊譯寧瑪傳承。

(節錄:吉祥普巴金剛成就心要總釋)

 

(三)歷史故事

我必須於此再講述這[汝渣]的真實典故:

在我們現時生存的年代名為[賢劫]過去一萬二千零六大劫之前則稱為[普莊嚴劫],其時有世界名[現喜],就像釋迦牟尼佛把佛法弘揚於此世間一般,那時乃由大師不動如來把佛法傳揚於世間。

當時有一位傳授秘密真言乘教法的比丘托噶孫奴。

在他隔壁住著一戶稱為[賈加雅]的富貴人家,他有一子名[黑解脫],

而黑解脫有一僕人叫[等帕]。

 

一日,黑解脫及其僕人同為一事登門拜訪托噶孫奴,並極為恭敬地請教他一個問題:

“我們聽聞閣下這埵酗@個能隨自所欲,受用一切的解脫之道,這是否屬實?”

比丘托噶孫奴答道:“不錯!確實有這個教法存在。”

 

黑解脫及其僕人登帕得聞此語雀躍不已,於是當他們求得允許後便即趣修此法門。

黑解脫不斷請求托噶孫奴,把容許行者籍受用欲塵以得解脫的教授傳給他們。

比丘托噶孫奴告訴他們:

 

“若行者能證得實相本性,那即使他犯上殺、盜、妄語、邪淫等亦能證得解脫,雖然從世俗見解而言,此等不善業當會令你縛於輪廻之中,但是只要你能證悟心之本性,那儘管造下此等惡業,也可得到解脫。”

 

可是黑解脫卻似懂非懂,所以當他聽聞這些教法之後,卻忘記了在能以此道修持之前必須要認識心性;反之,他把法義錯解

成:“唯籍殺、盜等業便能獲得解脫。”

雖然他是此地領袖之子,但是其內心已暗自積集了極端的邪見惡念。

 

然而,其僕人登帕的根器慧力卻非常敏銳,能通達秘密真言的內義,

所以其外表雖為一奴僕,然內堣w成為一位秘密真言的清淨行者。

 

當黑解脫及登帕發現彼此的見解有別且互相衝突時,他們不斷辯駁諍論,終於他們諍論到老師托噶孫奴處請求評理。

當他們向托噶孫奴詢問彼此的見地孰對孰錯後:老師托噶孫奴的回答是登帕是對的;而黑解脫的見解是錯誤的。

 

如是即令黑解脫勃然大怒,且對老師產生嗔心。

他本以為老師最少也會評定兩者皆對或是兩者皆錯,若說一者對而另一者是錯,則令人難以信服。他的嗔心令他對老師生起邪見。

 

由於黑解脫之父在當時乃身為村長,故他受了其子的煽動後,便把僕人登帕及比丘托噶孫奴逮捕,並當眾侮辱他們,更把二人放逐於外地。

這個狂妄偏激的黑解脫已完全錯解無上秘密真言之道,他自以為可隨意作男女邪行及誅殺等事,於是他便無所畏懼地住于屍陀林中,以人肉為食,剝人皮為衣。

在屍林處之野獸,如食肉的猛獸、野豬及禽鳥等皆喜為其眷屬,不論誰人途徑此地均為其所殺。

他更集合大群娼妓以供其玩弄折磨,此等行為終令他積集了重大的惡業。

 

所以當[黑解脫]命終時,便立即受生於[金剛地獄]之中。

只有那些破壞秘密真言三昧耶的行者才會受生於此特殊的地獄中。

黑解脫的惡業已經成熟,並依其行相漸漸報盡,當此果報盡後,他便於每次受生時,緩慢地在各種地獄道中出入流轉;

他從[金剛地獄]生於[八熱地獄]後,邊在[八熱地獄]和[八寒地獄]中不斷生死流轉。不論善業或惡業,最終亦必會報盡,此乃[業]之本性。

 

故當黑解脫的業力成熟時,便感生地獄之果,於此業果報盡後他終能受生為[餓鬼],並要於六大劫中長受餓鬼道之苦。又此業盡後,他複受生為一個相為[汝渣黑解脫]的[食肉羅刹鬼]。

因為黑解脫在過去世於托噶孫奴座下學習時,他常觀修自身為秘密真言乘的各種忿怒尊,並且時常持誦忿怒尊的威猛真言,雖然他所修的密法並不是如法之[生起次第],但仍能生出強大的業力,所以令他受生為一個能駕馭[欲界]及[色界]下層十二天的大力羅刹鬼。

 

他已經成為一個勢力龐大的統治者,六道中無有一眾生能有損於他。

反之他卻不斷忙於殘殺、吞食其他有情,對他們恣意損惱傷害。

以上便是汝渣的典故,對於[所調伏者]的解釋說畢。

 

據說若我們知悉世間鬼神之來源典故,那他們便不能再加害於我們,此對汝渣而言亦同樣有效,當我們明瞭其緣起出處,即可遠離其惡勢力的影響,所以我才不厭其煩地解釋這汝渣的歷史來源。

 

汝渣的目標主要是針對修持無上秘密真言的行者而欲作加害。

這等障礙無上秘密真言乘之正法及行者的眾生,現常被人稱為[具誓鬼眾]

其上品者乃生為汝渣,而下品者則生為汝渣之眷屬。

雖然汝渣及其一切眷屬均需降伏,但是若以一般溫和的方法來降伏汝渣,卻絕對難以成辦。[經部]各乘並沒有開示用於降伏此類眾生之方便,所以調伏汝渣之法在顯教經乘的經文中亦不曾提及,然而在無上秘密真言乘之道軌而言,若有如是要降伏之有情,那即有種種方便法門以供行者作降伏之用。

總之,秘密真言乘的殊勝是具有眾多的方便,能對應於任何情況。在真言秘咒之中,用作降伏汝渣之方便法門乃名為[渡脫]

 

能調伏者

又,為了[汝渣]黑解脫一事,[事業嘿嚕迦]便向色究竟天淨土之三世諸佛做勸請,而諸佛亦皆明瞭彼處之苦況及這個狂亂的眾生,故他們特共聚商討,以決定誰可有效對治汝渣。

諸佛悉明瞭用溫和的方法是難以成辦此業,故一致同意必須以一特殊之忿怒化身來調伏汝渣。諸佛為了一切有情之利益,便由大悲心化現出[馬頭明王]等無數忿怒本尊拉降伏汝渣。

以上乃是出於某一些解釋中之說法,但以下我會依《普巴金剛續》來解釋為何能調伏[汝渣黑解脫]者無有過於[普巴金剛]

 

調伏之方便

要言之,於諸佛、本尊示現化身時,應了知此決定不變之事實:

就諸佛之化身的本性而言,其乃究竟清淨,但於各別所化有情之刹土展現色身時,其乃全為相應於眾生所能證知者而無礙變現種種化身。

是爾,化身之“靜”、“忿”及“相好”、“標幟”皆各有不同,故有[八大嘿嚕迦][上師密意總集][普巴金剛]等不同之本尊。

但是此等色身均為佛智之示現,皆由法界直接出生。又當諸佛觀待於各種有情時,其即方便現出廣大繁多之化身來相應根器各有不同的眾生,所以他們之相有時極為和悅,而有時則極為暴憤。

 

舉例說,於寧瑪傳承中,佛陀便各現出六道之身相來相應彼道之有情。

[地獄]道中,他現身為地獄之主[降炎摩]而調伏彼道之有情;

[餓鬼道]則現為鬼王“焰口”;

[畜牲道]則現為獅子(獅子堅固);

[人道]則現為[釋迦牟尼佛]

[阿修羅道]則現為阿修羅王[達桑]

[天道]則現為[帝釋天王因陀羅]

但就修法而言,我們應把此等在六道之化身全觀成與釋迦佛一般之和悅慈相,蓋因我們已慣於視佛為人相也。

 

所以唐卡師常以此種方式來表現佛相,而不是佛在其他各道如地獄道等的真實現相。

現舉二例說明;當我們在觀修[靜忿百尊海會]時,此六位佛陀在壇城中圍之內乃現為人相之化身佛;又于[南卓傳承]中,觀音菩薩自身廣大示現眾多身相,並非僅是為人熟悉手持蓮花之四臂觀音。

續部有說諸佛化身並無定相,故實不可過於拘泥其界限,

蓋因他們是應所化者之習氣根性而示現。

 

汝渣能有如此善緣得遇普巴金剛,乃因他在過去生曾從比丘托噶孫奴處受學,能值遇秘密真言之教授,故方能獲得如此的教化。雖然汝渣現在僅是賢劫一千零二位佛陀之護法一「大黑天」,但他已被授記將于未來世在[地下界」中成佛。

 

然而,這種汝渣已全為普巴金剛所渡脫之說法,唯是於此特別的時位而言,不管怎樣,這僅是其中一種說法,事實還有許多因為不能守持續部誓句者轉生為汝渣;

彼等受生為邪惡之魔軍,為修持秘密真言者製造障礙,阻撓他們持守清淨密戒三昧耶。

當蓮師初次把秘密真言之教授傳予其西藏之二十五位根本弟子時,已經預知他們的密咒修持將為這等魔軍所擾而遇上障礙。今日,像我們這些修行者,亦要憑藉普巴金剛的修持,方不會再被這些欲障礙秘密真言修持,及阻撓護持清淨續部誓句之具誓魔眾所損惱。

(節錄:吉祥普巴金剛成就心要總釋)

 

(四)修行方法

普巴金剛的修法

普巴金剛的根、道、果

「根位普巴金剛。應被解為[自性本來無生][離一切分別戲論][當下任運圓滿具足一切佛身、根本智慧」之心識。

 [道位普巴金剛]是指當下存在於[根位]中之[三身][五智],於此憑藉[方便][智慧]shes rab雙運而現為普巴金剛主尊、眷屬之明顯淨觀。此[道位普巴]有四種:

1明覺智慧普巴、2菩提心普巴、此指圓滿次第之慧。

3無量大悲普巴、4表相普巴(或稱為「有為法普巴,此即「普巴」的法器實物。

 

[明覺智慧普巴]是以[虛空][明覺]心慧雙運不二之[自生智]為首要,意即在我們之修行中,以此智慧普巴印定輪、涅一切諸法,藉此慧觀,一切顛倒妄相悉無餘滅除,行者即證得[無二智慧法身]。

[菩提心普巴]是指真言密咒之道,此道於[大瑜伽]中主要是由[智慧道] 及[方便道]所構成,此法便是屬於後者。

[菩提心]是指在圓滿次第的修持中,把上門之風息與下門之明點和合所生之[大樂俱生智慧]。以此[菩提心普巴]印定我等不淨之風、脈、點覺受而淨治之。

此法是以壇城主尊父母之清淨報身為主。

[無量大悲普巴]是絕不捨棄一切有情之大悲心。

藉無量大悲普巴來印定六道一切有情,令所有六道輪回皆得清淨,故此即證得化身。

 

[表相普巴]是指我們用作觀想所依之普巴,即是與普巴金剛之本尊畫像或塑像共同陳設於佛壇上的實物法器[普巴派](又名普巴杵)。此等用於觀想所依之實物,便是[表相普巴]一詞的主要含意。然而依上述之觀法,也可進而包攝[觀想本尊]及[於實相召請本尊]之法,因為此二者皆是依靠實物之普巴作為禪修所依而出生。(節錄)

 

[果位普巴]則是一切諸佛之根本明覺智慧。

我把此等不同種類的普巴金剛作逐點解說,是因為有助我們在修持時易於把普巴金剛觀想為三面六臂的本尊,無論如何他是遠超於我們所見者,其中包括:[明覺智慧][由圓滿次第修持所成辦之菩提心][依教理所生之無量大悲」亦具有「觀想之所依」,及「於生起次第修法中現起的本尊天眾」。

 

生起普巴金剛

我現詳細解說生起【次】第之本尊修法。

為要把自身本性生起為本尊,我們便要首先通達[三三摩地];但此三種「三摩地」是一切生起次第修法之根本,決非普巴金剛所獨有。在珍寶洲之伏藏儀軌中便常同樣發現到把心引入此「三三摩地」的文句,其理皆來自普巴金剛諸密續中,以下頌文是屬於生起次第本尊修法之起始,此中生起「三三摩地」之理皆為一切普巴金剛伏藏所共有:

金剛忿怒斷嗔恚、熾盛青藍大表徵(青藍色吽種子字)、虛空之中現明點、於彼命力門中出、當觀彼於自心中。

若我們把這些頌文分判,便顯出頌文是各別相應於[三三摩地][所依宮殿之生起法],如下:

(一)真如三摩地[金剛忿怒]

(二)遍顯三摩地[斷嗔恚]

(三)本因三摩地[熾盛青藍大表徵,虛空之中現明點]

(四)生起所依宮殿[於彼命力門中出,當觀彼於自心中]

 

[金剛忿怒]是指第一種三摩地,亦即[真如三摩地](或稱空三摩地),其意即觀修空性。[金剛]一般有三義:

(一)無生空性之[金剛]

(二)名為[金剛石][寶物金剛]

(三)在續部儀軌中與金剛鈴共同使用之[金剛],其又稱為[表相金剛]

然而在本文中,[金剛]之主義是指[無生空性]

[忿怒]一詞通常意指生起[嗔怒],但此處之[嗔怒]卻是彼[無生空性][金剛]

[金剛]所嗔怒者為何?此嗔怒之所緣境,於此是對向我們的[二取分別實執]

[金剛]是如何展現其嗔怒?正如黑暗是絕無可能於【烈】日爭共存,兩者完全相違一般;

黑暗永不能于初升之旭日抗衡,其暗冥只會逐漸消失。

同理,當行者現證[無生空性]後,與此[空性]相違之[二取分別]亦不能抵抗此[忿怒],而趨泯滅。

 

總之,首一[三摩地]之主旨乃在於行者把自身本性觀成智慧本尊。

首先要趣證[無生空性],並安住於此境地中,隨後我們便會得知本尊之體性是與[空性]一如無別。

第二種「三摩地」是「遍顯三摩地。(亦名為「悲三摩地」、「遍照三摩地」),是指從空性所現起之境相覺受,其由二種正因而生起:

 

(一)當行者在「等引位」(亦名「根本位」)一念專注于空性時,於此境位中任何[明相]悉皆收攝隱沒,

這便是「真如三摩地」。然而,當由圓滿次第所重之修持引生之「光明」顯現為「空身」(亦名為「空色」)時,

我們的心識即與彼契合,此顯相複廣大增長。

行者于「等引位」中,以「光明」為主而取代了「空性」時,即名「遍照三摩地」。

(二)第二種正因是當行者從「等引位」出定,而進入「後得位」時,「空分」即隱沒內斂,

相對地「名言」及種種「顯相」均再現起。此時行者即回觀一切至今仍未能證悟空性之「如幻有情」,

緣彼等之苦境而生起猛厲的悲心;

又因此大悲心是從空性之證悟任運出生,故此亦名為「遍顯三摩地」。

於首一因中,其「顯現」乃是「光明」之「空身」,

而於第二因中,此「顯現」則為「有情眾生」及行者緣彼所生之「大悲心」。

悲心是利他之心念,其能除一切嗔恚,就如熱情自能消除冷酷一般,悲心亦自然具足對治嗔恚之功用,

是爾,頌文的第一句即指出[金剛忿怒斷嗔恚]

頌雲: [熾盛青藍大表徵     虛空之中現明點]

 

第三種「三摩地」是「本因三摩地」(亦名為「因三摩地」),意指由青藍色之「吽」字轉成「住處」所依中圍宮殿,及「住者」能依本尊天眾。

所【指】「吽」字便是生起曼陀罹中圍之「種子」或「所依根本」。

 

頌中之「青藍」是指此「吽」種字,其於轉化之過程中放出無量光芒,放雲「熾盛」,「大」是指其本性為「五智」;

「表徵」則指其生起曼荼罹中圍。由於其乃[種子],故被說為「明點」(「明點一詞具有「種字」及「精液」之義)。

此「明點」從超離「中」、「邊」,猶如天空之「實相」中出生。

要言之,由首一「三摩地」之空性,及第二「三摩地」之大悲心雙運而轉成的「吽」種字,

其本性乃是一切諸佛之覺悟心意。

 

於真正的觀想而言:行者首先專觀一青藍色「吽」字立於虛空之中(此時行者已沒有「自身」之“我”感),

「吽」字複先後放出及回收光明,光明外放時,即供養十方諸佛,並淨除一切有情之垢障;

當光明回收時,則攝取一切世間及出世間之成就,然後「吽」種字即轉成中圍曼荼羅之本尊天眾及住處。

「三三摩地」亦可說為「持三身為道」 :于起修召請本尊之法時,行者于第一「真如三摩地」現觀空性;

又于結行時,複把本尊收攝於空性中,此二點是名為「持佛果法身為道」。

在第二「遍顯三摩地」中觀修「大悲心」及「如幻顯現」名為「持佛果報身為道」。

第三「本因三摩地」觀「本因」、「本尊細相」乃至「安置圓滿中圍」等則為「持佛果化身為道」。

行者以此方法當下把佛果三身完全匯歸於修道之中。

頌文的最後二句是指真實生起曼荼羅中圍的諸尊及宮殿,而前面數句是指專注於「吽」種字之上。

頌雲:「於彼命力門中出     當觀彼於自心中」

 

「命力」是說「吽」字之活力,「吽」字由此力用,即「門」中出生鮮明生動之壇城諸尊。「心中」內含三義:

 

1)首先,行者在轉化過程開始時所觀的「吽」字,必須盡最大的心力作「明顯」觀想,以期能證得圓滿的顯明。

2)複次,空、悲雙運之「吽」字為遍滿輪、涅一切諸法之心髓,絕無一法能過於此。

行者必須以堅固信心勝解此乃「吽」字之真實意義。

3)最後,當諸尊已成身後,行者自成之中央主尊的心中具有一智慧本尊(智慧薩埵),

此智尊之心間立有一「吽」字,彼名為「禪定薩埵」(或名「三摩地尊」),而「禪定薩埵」、

「誓句薩埵」與「智慧薩埵」是三位一體(合稱「三薩埵」)。

(節錄:吉祥普巴金剛成就心要總釋)

 

(五)結論

藏人如此用心鑽研普巴金剛之修持儀軌,但是卻為基本態度上,對神靈的崇拜和迷信之心,無法以比較科學的方法去鑽研,

因此很難擺脫宗教崇拜的態度,所以面對法界的變革,密教本尊沒有逗留在人間時,

沒有辦法勾召到臨的時候,所有虔誠的傳法儀軌就會產生質變!

 

現代的密法修持,必須懂得唯識的新修方法,所有的本尊都應該從自身的種子識之中培養出來,才能夠修出真正的密法本尊!

 

普巴金剛的特殊只是將金剛手菩薩、大威德金剛、馬頭明王三位本尊,再加上金剛薩埵的力量組合成偉大的普巴金剛密法,

因為組合性的力量匯聚了智(文殊)、仁(觀音)、勇(金剛手)三達德的法界力量,再加上金剛薩埵的第六佛的身份,

所以在法界之中容易建立普巴金剛的獨特地位!

 

基本是密法的主流,是以普賢王如來的三昧為主;普巴金剛的密法屬於般若系統的法門,對於習慣三昧方式的觀照方法的藏人來說,

其實是有相當的困難度,由其是般若的佛法精神是屬於哲學理論,而並非操作式的文字,

心靈是否能夠感受和操控般若的力量,有時候與中國文學的程度有關,所以並非藏人所長的地方,

所以儀軌中描述了一大堆的文字,其實只是在於表達般若的思想而矣?

 

今天普巴橛被方老師抽走之後,恐怕修持普巴金剛密法的人,都不再容易獲得本尊相印的反應,

過去抽不走的原因,是因為許多業障都被關閉在藥師佛國,在沒有完善的處理方法發明之前,是不能夠太早解決?

但是今天的方老師已經把各種佛法處理方式,發展得非常完善,因此今天把藥師佛國的金剛地獄打開,

把那些被普巴橛戮死或者被殺害的人,都能夠圓滿解決他們的糾紛問題,因此宗教這項殺人利器終於要被拔掉,

所以方老師以本文替普巴橛完成最後一篇文告!

610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