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思巴

 

(一)因緣

72日星期一,方老師感受子平處理法界事物之時,經常在處理的過程中,會進入深沈的休眠狀態?這樣的徵會變成他日後發的致命傷,無法順利在適當時間中把事情辦好,所以方老師開始研究八思巴的歷史,尋找出子平的問題徵結所在,進行一次重大的追踪和治療?

 

【薩迦傳承】

薩迦傳承源自釋迦牟尼佛,他最主要的祖師是印度84大成就者之一的毘儒巴瑜伽士(Virupa 9th 世紀),毘儒巴傳給嘎雅達拉(Gayadhara 994-1043)到弟子卓彌大譯師釋迦智( 992-1072)。卓彌大譯師再傳給弟子昆恭卻嘉波( 1034-1102),後者在中藏倉區(Tsang)建造了一座大寺院。由於這地區土呈灰色,故此主寺被稱之為薩迦「灰地(Gray Earth)」,昆恭卻嘉波於1073年創立薩迦傳承。 

薩迦經典

一般佛教甘珠爾和丹珠爾是傳承主要的法教基礎。另外,薩迦傳承有非常多大師的論著,這些大師包括薩迦五祖:

薩欽袞嘎寧波、索南策摸、札巴蔣采、薩迦班智達袞嘎蔣采、卓根秋吉八思巴,以及其他諸位大師。

薩迦傳承最重要的兩部論著是勾燃巴索南森給和班千釋迦確丹所著。這兩位大師對經,續的註釋,為各傳承所重視。 

道果和其他法教

道果(Lamdre)

薩迦教授和修行的精髓稱之為道果,指修行之道及其果實。以此法引導使修行者完全理解和證悟喜金剛本續(Hevajra Tantra)

道果是最透徹並有系統的金剛乘禪修方法之一,是金剛乘修法的道與果的綜合。道果傳統源自第九世紀的毘儒巴大師、阿瓦都帝巴、嘎雅達拉和龍樹菩薩的弟子釋迦善友,他將此教授傳給西藏大譯師卓彌大譯師,此未間斷的傳承延續至今。

道果傳統在哦千貢噶桑波的弟子慕千森巴千波時,有歷史性的演變。

他把道果傳承一分為二:

1.門下弟子修法(slob bshad)2.一般大眾修法(tshogs bshad)

道果教授表達主要的金剛乘觀點是「輪涅無別」。

其他法教

包括:喜金剛本續、勝樂金剛本續、瑪哈嘎拉等等。 十八種主要經論:

此十八種經論為薩迦學院中之主課,主要的包括:《般若智》智慧的圓滿、《戒律》寺院儀軌、《中觀》、《阿毗達磨》、《量論》等等。一些薩迦傳承獨特的論著包括:《三戒揀別》和《認識論寶藏》,以及勾燃巴索南森給和班千釋迦確丹的著作集。 

蕯迦傳承和傳承大師

薩迦傳承由光音天人傳給昆氏家族,此家系從傳承創始者昆恭卻嘉波一直無間斷傳到現在。

毘儒巴將印度傳承傳給昆恭卻嘉波,再傳其子薩欽袞嘎寧波,他是大成就者也是經教密續大師。

他有四個兒子:袞嘎巴,索南策摸,至尊達巴蔣采和巴千仁波切。

第二子索南策摸,在十六歲時便成為大學者,具有勝觀智慧尊的能力和有很多成就的弟子。

第三子至尊達巴蔣采很年輕便受戒,展現他在法教上的成熟。他十一歲時,開始傳授喜金剛本續法並且成為薩迦傳承的傳承持有者。

第四子 巴千仁波切的兒子,成為薩迦班智達袞嘎蔣采,他是至尊達巴蔣采的心子。他通達哲學、邏輯、梵文、天文、詩和佛教藝術和一般藝術。他跟隨很多位印度、尼泊爾、喀什米爾和西藏大師學習,成為西藏的大學者。喀什米爾班智達釋迦希巴札在他廿七歲時為他剃度,他終其生不違戒律。

1244年成吉思汗之孫蒙古闊端可汗邀請薩迦班智達去蒙古,在蒙古他的法教延續了數世紀之久。卓根秋吉八思巴,薩迦班智達的姪兒,也是他的心子,是薩迦傳承的持有者。1253年,蒙古忽必烈可汗邀請秋吉八思巴去皇宮,那時薩迦班智達和闊端可汗都已去世。

秋吉八思巴為蒙古制定了一套文字,由於他的學問和證悟,使可汗完全降伏,將佛教定為國教,並要求八思巴統治西藏三省。秋吉八思巴是在西藏史上同時是法王也是國王的第一人。他的兄弟恰克那繼承他,之後薩迦統治西藏超過100年。薩迦班智達的長孫帝錫袞嘎洛卓蔣采,建立了四座皇宮:記托、仁千岡、主殿和都卻,現在只最後兩座宮還存在。

15世紀,都卻宮一分為二:1.度母宮,2.彭措宮。

目前二宮皆屬於薩迦崔欽法王。

阿旺貢嘎德千帕巴桑佩甘吉嘉波是目前薩迦傳承的領導者,他住在印度拉普。達欽仁波切(1929出生)住在美國。他在西雅圖創建了薩迦特千確林寺。薩迦崔欽是王位持有者,他的繼承人是從昆恭卻嘉波一脈相傳的家屬系統,傳統上輪流在兩個宮中攝政。

歷代薩迦傳承主要持有者包括:薩欽袞嘎寧波、索南策摸、札巴蔣采、薩迦班智達袞嘎蔣采和卓根秋吉 八思巴是為薩迦五祖。

之後有「西藏六飾寶」,雅札桑吉培和榮敦瑪威森給,兩位是經藏大師;俄千貢嘎桑波和崇巴貢嘎南嘉,兩位是續藏大師;勾燃巴索南森給和班千釋迦確丹,兩人是經藏和續藏的大師。

薩迦傳承系統中也如其他傳承一樣有若千分支。

薩迦傳承三學派:

1.      薩迦學派(Sakya):薩迦學派從昆家族傳下,分三支,除本身外,另二支是俄派及剎派,三派合稱「Sa-Ngor-Tsar-Sum」。

2.      俄派(Ngorpa): 俄千貢嘎桑波(Ngorchen Kunga Zangpo)及之後的多位大師如昆秋隆竹、塔哲南卡帕桑和卓岡貝登東都為俄派之主要大師。他們的教授重點在寺院中的行儀和戒律。

3.      剎派(Tsarpa):這是剎千洛色嘉措創始的,也稱之為剎氏口耳相傳學派。主要教授十三種金法,包括大小瑪哈嘎拉密法,金剛瑜伽母,Jambhala,等等。

薩迦傳承的領導人

目前薩迦傳承的領導人是尊貴的薩迦崔欽法王(Sakya Trizin)1945年在西藏澤東出生,他是第41位王位持有人。薩迦傳承的領導人被稱為「王位持有者」,是從昆氏家族男性中抽簽決定的。

法王住在印度拉甫(Rajpur),經常去全世界各地弘法。1974年,他娶了達摩泰西拉基為妻。有兩個兒子,拉那金剛仁波切和覺那金剛仁波切。

(資料來源:http://www.kagyuoffice.org.tw/buddhism/tibet_sakya.htm 西藏佛教-佛教傳承)

 

(二)歷史記錄

帕思巴1235—1280

帕思巴,是元代西藏薩嘉派佛教的第五代祖師,曾任元世祖忽必烈的帝師。他是中國西藏薩嘉人,他的家族在歷史上從寶王建薩嘉寺後叫薩嘉。此後,這個家族的名聲遍傳各地。

帕思巴生於西元1235年。據說三歲時,便能講喜金剛修法,措辭流暢,聽眾歎為稀有,因此大家就稱他為帕思巴(聖者)。四歲隨薩嘉班底達赴阿堛漲N莊帕巴瓦底寺。九歲講喜金剛本續《二觀察》,名聲大著。十歲在拉薩大召寺釋迦佛像前受沙彌戒,並從傑隆堪布聽受《三百學處》。

後來忽必烈慕薩嘉班底達的名聲,通過西涼廓丹汗來邀請,帕思巴及其弟金剛手隨侍前往。十七歲在蒙古地區從薩嘉班底達廣聞顯密之學,深得班底達嘉許,授予釋迦金像和經缽,舉行教主傳法典禮,並將所有徒眾托他攝受。班底達付法事畢即逝世。以後經廓丹汗的介紹,帕思巴十九歲往晤忽必烈于潛邸,為忽必烈夫婦等二十五人傳喜金剛四種灌頂。

 

忽必烈感彼法恩,遂將西藏十三萬戶(前藏、後藏各六萬戶、延卓一萬戶)作為求密法的供養。此後七十多年間,薩嘉派執掌了西藏的政教全權。當時,他的一個好友西藏大學者奈塘正理劍對此表示不滿,寄詩譏諷他:

嘎廈烏雲障佛教,國王奪去眾生樂。濁世沙門貪富貴,不悟此理非聖人。

讀後,他亦作詩回答:教有盛衰佛明訓,有情安樂系自業。隨類被機施教化,不解此理非學者。

 

那時,忽必烈對帕思巴崇奉備至,打算下令使西藏各派教徒一律改從薩嘉。

帕思巴加以諫阻,認為應該諭示各派依照自宗傳承清淨修學。

二十一歲在蒙藏民族聚居區的交界處從聶塘的名稱獅子受具足戒。

 

忽必烈即位,為元世祖。中統元年(1260)尊帕思巴為國師,授以玉印,任中原法主,統天下教門。中統四年(1263),帕思巴辭元帝西歸,不滿一月,又被召還。

至元年間,奉詔制蒙古字。即後世所傳的帕思巴文。這是一種拼音文字,但在形式上也可以寫成大致的方塊形,書寫格式一般是從右到左,直行。製成之後,元朝廷曾借政治力量大力推行。有這種文字的錢幣、碑刻、印刷品等文物,有不少流傳到今日。

 

三十三歲再應元帝迎聘,率領司膳、司寢等十三司的貴族組織盛裝出發,抵達北京,先以法供養,後以財佈施,共計銀兩千錠,彩緞六千匹。灌頂時,元帝以西藏三部及一部分漢族地區作供養,並獻六角水晶章及冊文,頒給帝師的封號。以後曾和許多漢族、印度學者校對佛經,深獲元帝崇敬。

 

四十三歲由世祖作施主,集七萬康藏僧眾,在後藏的曲彌仁摩寺舉行有名的法輪泉法會。至元十七年(1280)十一月二十二日,帕思巴圓寂,享年四十六歲。元帝為建大窣堵波于京師。並諡為皇天之下一人之上開教宣文輔治大聖至德普覺真智佑國如意大寶法王西天佛子大元帝師的稱號。

 

他去世之後,元朝廷仍然念念不忘。仁宗延祐五年(1318)建帝師帕思巴殿於大興教寺,給鈔萬錠。延祐七年(1320)詔各郡建帝師殿。英宗初即位,亦詔各郡建帝師帕思巴殿,其制視孔子廟有加。英宗至治三年(1323)建帕思巴帝師寺於上都。泰定帝元年(1324)圖繪帕思巴像十一幅,頒行各省,使據以塑像奉祀。元朝德輝重編的《百丈清規》婺有帕思巴涅槃日的法會儀式和誦文。

 

現在漢文大藏中保存帕思巴的著述三種:一、《彰所知論》,系應真金太子啟請而造,主要依據《起世》、《俱舍》等經論而寫成;二、《根本說一切有部出家授近圓羯磨儀範》;三、《根本說一切有部苾蒭習學略法》。第三種並曾譯為維吾爾文字。

 

帕思巴的弟子很多(參看本書第一冊元代佛教條),為漢族人士所習知的是沙羅巴。沙羅巴(12591314)西域積寧人,幼時即依帕思巴剃染,習諸部灌頂法。又從其他上師廣學顯密諸法。善吐番語,兼解諸國文字。世祖命譯漢地未備的經典,所譯現存於大藏的有《藥師琉璃光王七佛本願功德經念誦儀軌》、《藥師琉璃光王七佛本願功德經念誦儀軌供養法》等。辭旨明晰,特賜大辯廣智之號。為了革除當時佛教的流弊,世祖特授他為江浙等處釋教都總統,後改統福廣。又以皇太子令召回燕京,拜光祿大夫司徒,皇太子及諸王嘗從問法要,皇帝命他住在燕京的慶壽寺。延祐元年十月五日示寂。

 

此外,尼泊爾的雕塑師阿尼哥,是經帕思巴的勸導而從之祝發受具的。並由帕思巴把他帶到北京,中國的雕塑藝術很受他的影響。北京妙應寺白塔,是他設計並指揮建造的。這是中尼兩國人民友誼的象征。
  (喜饒嘉措)

(資料來源:http://www.guoxue.com/fxyj/fjrw/rw77.htm 國學網站)

 

(三)金剛契約

72日星期一下午,方老師和佛母要到龍潭桂蕾家去檢查風水上的問題,特意留下子平在辦公室中閱讀相關文獻,早上因為台北木柵的客戶打來電話,告知上星期五處理的精神分裂的患者,非但沒有好轉;而且出現大發作的反應,出現攻擊性行為,所以緊急送院留在精神病院中接受禁閉!

 

方老師就通知了子平到法輪中心,開始研究患者、為何會在成功處理忿怒母之後,非但病情沒有減輕反而會有大發作的現象?

當時的初步結果,是因為在場的人,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黑忿怒母上,而沒有注意到尚有其它項目並沒有處理?

黑忿怒母其實並不是唯一令病者發作的單一條件,還有在地球上所發生過的各種因緣,都會在黑忿怒母的力量清除之後,接上線進入病者的身上,繼續發揮出他們的影響力!

 

所以今天下午就把子平留下來修法,讓他獨自去面對這一種局面所帶來的煩惱和業障!

而方老師和佛母則準時出發,達潭的目的地進行檢查風水磁場的工作任務!

 

因為方老師近日發表了有關冥河的文章,這一篇文章引起了法界極大的震憾,所以潛伏在地底深處各處的鬼怪,都被冥河這一種力量震醒!所以鬧鬼的地方突然增加,而且還表現非常凶悍!許多敏感的小孩子會被受驚嚇!諸多社會人士會變成易怒容易對事物不滿甚者可能會輕易發飈,變成不可理喻的狀態,所以方老師最近的業務量就增加了不少!

 

等方老師處理完畢龍潭的工作之後,回家已經晚了,所以先回家吃過晚餐才法輪中心工作!就在回到辦公室視察的時候,卻發現地下現出許多張子平過去不同時代的金剛契約?所以馬上通子平再到辦公室來核對資料!

 

原來這些金剛契約都是忽必烈當年與八思巴所簽下的雙邊契約,忽必烈要捧八思巴當西藏密教的法王,雖然當時的歷史記錄上是八思巴推辭了這一項政治動作,但是在實質上還是有相關的契約條文簽下,八思巴還是把自己的賣身契簽了下來,否則也不會獲得政治上如此之多的禮遇,然後還有十八張其它宗教派系的簽訂條件,這些條款雖然已經過時,但是在實質上卻還有束的力量,因為從來就沒有人把它正式的廢除掉,這些殘舊過時的紙張契約,變成修行者的摧命符!

 

因此讓子平看到這些文件時,都會被嚇得一大跳,馬上點起三首灶的風火爐,把這些契約全部燒乾淨之後,身體的沈重感才開始消失!平常的散慢和嗜睡,今天終於找到了這一個重大的原因?原來契約在身會變成漏氣之源頭,法力一動就會全部快速消失,做一點點事就會累得全身受不了!睡眠的時間也非常長,平日上課又容易打瞌睡!

原來全部的生活問題,關鍵都是建立在這堙I

(四)薩迦教義

薩迦派的教義

第一、未談教義前首先大體談一談他們的教法內容。

教法分顯密兩乘,薩迦派本來屬新譯密咒派,是以密乘為主要修學的,由於薩迦先祖受噶當派的影響,所以他們又重視顯教的學習。當然薩迦的先輩諸祖也都是博通顯密的。瞭解的顯密教法很多。為培育後人,讓其先學顯教瞭解佛學的各種基本道理,然後才能修學密法,所以規定先顯後密。

修學顯教的內容大體歸為五大類:

(1)俱舍論,這是基礎課程;(2)龍樹的中觀諸論,作為瞭解空宗的理論;

(3)慈氏的諸論,作為瞭解有宗的理論;(4)律論,是學人最重要行持;(5)量論,作為對理論分析辨解的必修的課程。

 

  其次是密乘學習的內容。當然密乘有四續部、灌頂傳敕,要門導引、實修事相等等,難以勝計。薩迦密乘教授總為不出寺圍十三金法,金法內容各說不一,依刹派說即為:

《三類空行法》、《三類大紅法》、《三類小紅法》、《無死金剛天女法》、《紅財神法》、《獅面母法》、《黑文殊法》加《獅子吼法》又名為十四金法。

 

此外他們也有無上瑜伽諸本尊,如《密集》、《勝樂輪》、《大威德》、《時輪》、《金剛橛》等的灌頂、傳敕、導引等。其他如《帳明王》等護法空行類亦多至不勝枚舉。

但本派特重的是依《喜金剛》為本尊修生圓二次第的《道果》法門,為主要修持。

  

第二、薩迦派的基本教義大都包括在他們的實修法門《道果教授》內。

《道果》就是依于何道,證何種果。

《道果法門》又名《甚深親口語教寶》是印度大成就者毗瓦巴依《喜金剛續》造《道果金剛偈句》、《續經講解略義》和《道果教言》等著作而得名的。

此法門由薩迦派所繼承,成為本派特殊不共之法。

 

  《道果》的內容有:四正量、三境界、三相續、四耳傳、五緣會、七要點和防護障礙等。

  本派的因、道、果的建立,就是用什麼樣的道,是要根據眾生根機的因來決定,因此所用之道和所得之果亦有不同。

因、道、果三者是聯繫在一起的。眾生的根器有上、中、下三等。

下士只求人天福報,故以修善去惡為道,所謂去非福,中士者求出解脫輪回,故須依顯教修心法門,斷二執證空性,斷輪回根,所謂破我執,上根者求徹底斷無明煩惱,清淨二障即生成佛,所謂必須破一切見,主要還是要修習密法即道果教授,才可以徹證離戲法性之實相,獲得徹底解脫而成佛。

本法門既是適應三乘人的修道法門,故必須顯密兼修,以顯教打基礎,密乘為究竟。若全依顯乘又要曆劫修行,欲得即身成就,故必須要修密法。

所以道果法門算是從一個凡夫可以直修成佛的無上法門。

 

尤以道果的密法也是具有適應三機成就之法:上機即身成就,中機臨終解脫,下機中陰解脫。

 

由因、道、果來認識即身成佛的意義。因就是道,道就是果。

因時之佛,由於不認識,被忽爾垢障,此生在修道時淨治垢障,垢障清淨即能認識,故立名為果,因、道、果三位無可分別。

 

這一點也看出薩迦之見,仍是承認眾生本有佛性的真性。他們承認因位果位無別,故果位無可修治,修法只是道位上的除垢。顯教除心垢,密教除身垢,垢障淨後則圓滿三身而成佛。

 

道果中所說談之見、修、行三者,就是在見上要你悟到因和果本來無別,所謂修和行實際上都是道位上的除垢。因、道、果三位是一體的。

 

  其次,關於道果的內容,道先為了證明道果教授之正確,使行者能心生決定,不被餘信之所牽挽,所以先提出“四正量”。

 

  第一、四正量就是:聖教量、傳記量、師訣量、覺受量。

聖教量即如來實語之經教;傳記量即諸論師根據經教結合實際經驗之記載,成為論藏;

師訣量即在修中要遵循上師密訣指點;覺受量即行者實修中的感受和證驗。

修道能否有成四量之中以師訣量而為轉移,故擇師、依師最為重要。

 

  第二、三境界。修法又分為兩大類:

一為依顯教修行,提出“三境界”。顯教修持即修六波羅蜜的共道。

分為三種境界,即從凡夫修證成佛中經過三種不同的三個世界。

(1)不淨境界,指眾生暫時處於業及煩惱輪回諸趣的不淨世界,引導眾生出離這種境界,指出各種解脫方便依顯教修心法門有:

四耽著、厭離心、出離心、思人身難得、思輪回諸苦及畏業果因緣等。

在行持上守持戒律,奉行眾善,然此亦僅為大小乘共通之修法。

 

2)瑜伽境界,分為共同瑜伽和不同瑜伽。

共同者即為顯教大乘之修慈悲心、菩提心和修空性見,斷離輪回苦根,空性大悲雙運,行持上守菩提心戒。

不共瑜伽即進入金剛密乘修深道法門。

由於修習各種三摩地則會出現各種不同覺受境界,故須先對教授善為學習,瞭解其理,才於覺驗起時,能立斷疑慮而相續保任。

 

3)最極清淨境界即佛的世界,有不可思議之功德。

可以設想我今修無上妙法,將來亦可同樣獲得如是功德,則心能生無量歡喜,總之在三境界中是先以波羅乘淨治相續,才能成為金剛乘之道器。

故學密之前先以顯教奠定道基,這是本派修法之特點。

 

  第三、三相續。依密乘修持,提出三相續。

所謂相續,指從輪回到涅磐皆為一心相續之所攝。

三相續:(1)因相續;(2)道相續;(3)果相續。

肯定眾生有佛性,眾生的因地與佛的果地無有分別,因、道、果是三者無二無別。

 

故金剛乘以三相續道作為引導:在因續中灌以能成熟道之灌頂,使成修法之器,在此有四大灌頂。

道續中授以生圓二次第解脫道之方便;

 

在果續中成熟三身現證佛的身智種種功德。

眾生既然是因佛,佛與眾生平等不二,故在因位應保任輪回涅磐不二見。

道位修習與四灌深道相聯繫之成熟道和解脫道的各種教授,淨治五蘊四大種之煩惱,果位即現證五身五智之功德。

故道果法門之因、道、果:眾生是佛,是因!

修離戲見和生圓二次第是道!證三身五智,是果!

 

  第四、四耳傳指從凡夫要修到佛位,全仗歷代祖師口耳相承之教授,故稱為四耳傳道。

此分為四:

(1)灌河不絕;(2)攝受傳承不絕;

(3)師要法則無誤;(4)以淨信力充足自心。

 

所謂灌河不絕,指入壇場進行灌頂,授三昧耶戒,開示見宗,傳授教敕。

所謂灌河不絕就是在因、道、果三時中,上師不斷傳灌,弟子不斷受灌。

本派極重律戒,有三種律儀。

密乘中尤重三昧耶戒,對如何護戒,壞戒時如何還治,均有詳密的規定。

 

在指示見宗方面,即指示本派最高之見:即輪回涅磐無別見,或真俗無別見。

他們認為見中最勝者為中觀見,但中觀見亦分兩種:一種是諸法由諦實空,即緣起無自性空,名為空性;

一種是由四邊戲論空,即不住斷、常、有、無四邊,名離戲空性,他們就屬於後一種見。

 

認為空性見僅解脫生死輪回,不能即生即身現證三身:故須有離戲見,證樂空雙運,才能成就。

 

在教敕方面即修生圓二次第。

密乘既認含藏因續即是佛性,故因位身心之中一切佛功德皆本自含藏,修習不過是掃除障礙顯露真性而已,即煉自心以為道用,以正見除心垢障。

用風脈明點修法除身垢障,即依身緣起和合以為道。所以提出脈、字、風、界等輪和三界集。

即通過圓滿次第修風脈法,拙火燃滴,掌握命勤,淨治垢障,生四喜智證樂空雙運。

 

所謂攝受傳承不絕者,指修習四際:

(1)修習際,修習靜慮因支,前導命勤,拙火持風,意專所緣,于所修事,斷絕疑慮,于諸事相亦不錯亂,則得傳承加持不絕;

(2)覺受際,依此修習得身、心、夢等三種覺受;

(3)攝受際,風攝受心,起見煙等證相;

(4)修成際,即從初地以至正覺,皆能得傳承加持之力而依次生起也。

 

所謂師要法則不誤,即在修中關鍵時師要善為指點。因此擇師最為緊要。

所謂以信心力充足自心:了悟一切覺受境界,皆由自心風脈所起,對於師教,生決定信。

 

第五、五緣會。一切諸法皆由緣生起,由修密乘要門,內心外境緣起會合,能生各種成熟道相。

(1)外緣會,依外境而起如產生風回現象和各種外界粗境。

(2內緣會,從身而起,身中字脈宮內風心聚散,初有自身即佛身之感。

(3)密緣會,因字脈成。了語即是密咒,或於出世間道中界甘露輪等現成四壇城。

(4)真如緣會,從界甘起。就悟心為智,即是真如,達到初地以上外相,出現明點。

(5)究竟緣會,即從風生。一切皆是無二智相,達到究竟。

 

又身輪為外,脈輪為內,脈字即密,界甘露輪即真如,藏智風輪即究竟。

前二緣會為世間道,後三緣會為出世間道,依次配合顯教的五道十地,密教的十三地半而至成佛。

 

第六、七要點,就是在修習中有七大關鍵性之境相出現應能加以識別。

(1)三界集配合七無止向。分三種人:

有宿緣者是自然而集,具誠信者由加持力集,能精勤者由勤奮力集,出現各種無止向的情況。

有宿緣者則出現無止向的成熟,風無止向的回逆,脈無止向的分離,甘露無止向的凝聚,拙火無止向的燃燒,由此而生之有漏神通無止向的出現,無漏神通也無止向的出現。此七種配合三種人共為二十一種。

若善知此三界集,則可於此等處斷除一切增益損減之過。

 

(2)三住心:風回逆時心住,自我加持時心住,所依雙融一定時心住。

 

上述三種人無論何種,皆出現業風回逆等相,於是由心驗相和身驗相出現不可思議之三摩地。此等出現或由風回等相之最親近因所致,或由宿緣遠因所致,應當善於分辨。

 

(3)三覺受:

身覺受,風回於身,出現跳躍奔跑;心覺受,扼著字脈關要,產生喜樂悲傷等貪嗔現象;

夢覺受,扼著風要,夢中出現身輕如奔馬之相。

若非要門攝持之三種覺受則為病相,若按規修習,知為風心聚散所起之征相。則皆成三摩地之相。

 

(4)三暖相。妄念已去生暖,界聚合生暖,明點燃集生暖,此皆由風脈緣會聚和與不和之關係。

 

(5)三引道。初界集時由拙火引道,中界集時由界甘露引道,後果集時由字脈引道,由於引導方法不同可以在主觀的心理上或生理上和客觀的外界上產生種種異相。

 

(6)三集合。三界集界限以三喻明之。

初集如冬風,中集如春風,後集如夏風。這些主要是由風脈聚合所產生之相,要行者認識皆是出現三摩地之相,勿生疑慮。

 

(7)三緣生:風回之緣生,見相之緣生,夢中之緣生。

皆由字、脈、風、界之關係。總之三緣生皆系由身脈、脈字、界甘露、風等所生。

皆自身本具,並非觀待外界之因緣。

 

第七、除障法。即掃除和防止內心和外境所起魔難和災障。

 

以上是道果法門的內容簡介。

總言之:顯教為因乘,密乘為果乘,因乘修心以為其道,由未悟自心本淨,故用對治而斷於惑,偏於輪涅法界空理,此須久習,曆三祗劫始證佛果。

密乘為果乘,直修佛果德,轉位以為其道。即以煉身為道,起俱生智,瞭解所現輪回即大樂法界,如治目翳,翳去目明,了知心性本來清淨,樂空雙運,故能圓滿現證三身。

 

第三、關於見的修法。

無論大小三乘和顯密諸宗皆各有其不同之見、修、行、果。見即見解;修即修法;行即行儀(包括戒律);果即各有所證之果。

 

四者之中以“見”最為緊要。佛教和外道的差別,主要就是見上,就是對宇宙萬法的看法各持不同觀點,然佛教中的許多修法和行儀,在外道也有,尤其是密宗許多方便還採取外道的東西,要是沒有觀點的攝持,即使修習成就,也不過是成個外道,而不是佛教。

 

道果最高的見:

就是輪回涅磐無別見、約二諦說就是真俗無別、約法界說就是色心無別、約萬唯心觀來說就是明空無別之心。

心有明分和空分兩分,空是體,明是用,即一體之相用,分不出那個是明,那個是空,那個是輪回,那個是涅磐。

真妄輪涅都是一個相續心,悟即涅磐,不悟即輪回。

明空之見,要頓悟,但薩迦說法,為適應三機,關於修心也是要通過小乘、大乘、中觀、唯識之見來逐步認識空有的一心實相。

 

所以在修明空見上,他們也分顯教修和密乘修。把明空分開先悟空,即先悟空,後悟明,即先悟空,後悟有。

悟空方面,主要採取龍樹的教授,先悟空理,即悟到諸法緣起性空之理。悟空方面還要分三種根機:

初為下機人只求修善去惡,能得人身生善趣,不求出離輪回,即只講緣起因果,不說空性。

次為中機人欲出輪回,破我法二執,證人法皆空而求寂滅,才說無自性空理。

後為上機人徹底解脫輪回,不但說緣起性空理,還要了悟本有真性才能徹斷實執戲論。

 

初機只是一般世法,屬人天法,不全是佛法。

證無我空性,屬佛教小乘,證二取戲論空破實執是大乘唯識,證離戲空性才是究竟大乘,在薩迦派來說就是以證道果為最徹底之見,即明空離戲之見。

 

只破五蘊實有,能悟緣起性空,斷除實執,一切法皆自然解脫歸於無實,于此安住,成為寂止,若生起觀慧(空性慧),即是止觀雙運。斷實執後證空性悟全無所得,離一切相,離一切戲論,但此亦僅是到世俗諦空,依中觀應成派見,證緣起性空,了悟一切諸法皆是唯名安立,名下並無實有可得,則成畢竟空。

 

在薩迦派看來此僅屬普通中觀之理,非徹底的中觀,因為實相是離戲的,是非空非有的,要不墮空邊也不隨有邊,才是中道,若執畢竟空則墮於空的一邊了,非離戲之見。

龍樹之見稱為空宗,只悟心的空分。所以還要修慈氏見,即有宗的明分。

 

又依慈氏見認識“有”的道理,首先要認識諸法之根本(本體),是非空非有。

但它又非是空空如也全無可得,所以從慈氏見要了知本性是勝義有或稱妙有。

 

認識根本,應先認識本性光明,又名因位時之智慧勇識,它是明空雙融。

明空並不神秘,就在日常生活的心中出現,這就是輪回涅磐二者的根本。

眾生由於不認識它,被能所二取迷現,起惑造業,流轉生死。這迷亂的根本即名為俱生無明。

所以要轉俱生有成俱生智能徹見本源,法界融通。此本源則為妙有。

 

斷能所二取迷亂又分為二。

(1)斷所取迷亂()

把斷所取迷亂,又配合顯教的加行四位,分段斷除,斷所執配合加行前三位。

初暖位,雙離能所二取之心,自性光明,明而又無分別妄想,此乃心之本具,是有。由於執境是實,受其蒙蔽,故首先應明瞭境是心之所現。

破離心實有外境,生起明相,是謂“明”。次頂位明分增大,生三摩地是謂“增”。

三忍位制止所取迷相亂行,明樂增盛,此時外所取境之迷亂已完全遣除,內能執之心上之迷相雖未完全遣除,然對外稍分起實有之感,此則名為“得”。

 

(2)斷能取迷亂()

如上修習,內能取之心完全消除迷亂,自心光明愈來愈大,此時俱生無明亂行大半清淨,只有根子還未除盡。

光明心中初生見道之智,明、增、得現行皆舊沉沒,此則名為世第一法。

如此經歷十地各斷一分能障光明之無明到十地即證到圓滿光明而成佛。

故空有二者必須結合,始為中道,而且三乘人欲求真諦則皆須通達空性,這些方面龍樹,無著本皆相合。

 

薩迦為了照顧初業行人先悟空後悟有,先空去小乘之執五蘊,大乘中觀之空,大乘唯識之執有,最後離去一切空、有、斷、常各走一邊之執著,即所謂破一切見,成為空有雙運離戲之見。由於顯乘把空、有二宗分開,所以初修,亦個別修習。然到究竟二者必須統一,此乃大乘不共之見,本派則提出空有無別離戲之見。即輪回涅磐無別之見,為密乘最高之見。

 

密乘之見。此分共同開示和不共開示。

共同開示,即指示內心實相,本是明空雙運。

先攝心內觀尋覓,此妄心之體,觀其在於何處,是何色形狀,如是尋覓,了不可得,但僅在世俗的概念上認識此心是唯明、唯覺、唯動,清清楚楚覺知感受而已。

說是無心,又覺從內現起自生之相,此則名為“明”,乃心之法相,是證悟心德三分之一。

若更推求,則感覺到內心離生、住、滅,自體本空,此則名為“空”,乃心之本性,是證悟心德三分之二。

空非全無所有,如虛空之斷空,而是唯明、唯覺,一切無不明瞭顯現;

若注視此體,則又了無可得,由此可以決定其自體為明空。

此如明空雖二,但非各自孤立,即心體性雖空,而尋覓空者所有動分其相則為明,此明分即用。即明之時即空,即空之時又明,則決定此為自然生起之明空雙運。

若真實生起覺驗,則所現皆轉成為輪回涅磐不二之妙用。

悟此本分天真之明空雙運,則是證悟心德之全分了,如此則心不為迷亂所走失,所現皆成為智慧之妙用,縱有迷現,若猛力憶念正見,迷相消除,一切皆可轉為智慧之相。

 

不共開示,即直指本元俱生智,此智非識和妄念,即因位時之明空。

此心在顯密經中很多名稱,或名清淨心、如來藏、本性光明、真如、法性等等,亦名為含藏因續。

迷時則為俱生無明,起輪回客塵,悟時則為本元智,無明與智本是一根,無何差別,故說輪回涅磐無別。

先認識此本具之明空雙運則名為因位時之輪涅無別。

在修證時遠離能所二取,和無明煩惱,住於明空雙運之中,則名位道位上之輪涅無別。

 

總之輪回涅磐都是一心,是此本元俱生心。悟此心又有三個要點:成境為心、成心為幻、成幻為無自性。

成境為心就是認識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一切外境皆是識的迷現,故外境實無,只有自心的明分。

成心為幻,就是內心外境所現均是識之迷現,識所幻化、全無可得,則於空分得其決定。

成幻無自性,就是一切諸幻,待緣而起,全無實成,幻而成空。若修中證驗到這點亦僅同於顯乘中觀之空見,還須悟到空而能幻之離言法性即勝義有,此空還要與本元俱生之心明空共同雙運才行。

因為僅了知緣起如幻,則偏著於空,幻而成空,幻從何來?

空而又生幻,空何所據?

尚應瞭解離言的道理,正如《圓覺經》中說“一切眾生種種幻化,皆生如來圓覺妙心,猶如空華,從空而有,空華雖滅,空性不壞”(46)

又說“幻滅滅故,非幻不滅,譬如磨鏡,垢淨明現”(70)

這空性不滅,非幻不滅,這些不滅的是什麼,它就是幻所依處,即此體,離此體,即此用,離此用,以其不可言說,故名離言。

所以成幻為空,不僅依緣起道理悟空分,還要離言之門悟到有分,此空有雙運,始名為明空雙運之見。

 

再進而觀察此離言法性,不僅是非空非有,而且是不生不滅的,它從最初就未曾生,因此其生因空;

中間而無所住,因此其住性空;最後又不滅,因此其滅果空。

即此雖無自性可得之時,然自現之各種妙用又不滅而明現,即現之時,又無任何自性可得。

從本以來則未曾“有”過,從本以來未曾“空”過,從本以來未曾離過之性相明現,此三從本以來未曾分離過,此即不生亦不滅之義。

自顯而明朗,自空而寂然,自覺而赤露。

此情,僅為各個自證智之所覺受,在勝義上無實體可得,不能以心思量,不能以言語表達,為除世間迷昧,故就世俗名言上立名離戲,或名為不二、雙運、無修等等,這就是自心本相。

如此實相,遍於輪回涅磐一切諸法。

自己的本體自己不能認識,則名為輪回,若能認識則名為涅磐,輪回涅磐僅是就悟不悟之上而個別安名,實相本面,輪回雖惡,又別無可斷,涅磐雖善,亦別無可成,若能善自通達即名為輪回涅磐無別見。

總之,此覺性明空無執,永遠未曾散亂,亦無可修習,不須功用,自然而住。

 

此因位時之法身,心性無修本分天真;道位時之法身,心性無作任運保任;

果位時之法身,即明現赤露無修之心性,此即安名為佛。

 

實際,除心以外別無佛可成,息滅戲論之相所顯妙智,則名為佛。

就勝義言實無佛可得,一切見、修、行只是隨著行人的根器不同而個別安立之名言而已。

綜上所述:決定一切境相為心,心亦是僅現故如幻,幻亦是由緣起而生,緣起無自性,故是空,空非完事,斷空頑空,空而又能幻現,幻成空,空而又幻,此幻又以本元心而為依據,本元心既不可認知,又離言說,說空說有皆不成,皆是邊執,故名離言,此唯有憑佛語師教可以得知。

 

又薩迦認為密宗還有不共之見,即由灌頂和修生圓二次第所生無過妙智,方能撥出無始以鼓動妄想之業風,此則名為道位上之明空無別見,認為此見是最高、最超越之見,實即指引生樂空俱生智之見,顯教之見未拔無明種子之毒,故為有毒之見。

據薩迦派看法,樂空之見才是撥毒之見,徹底解決生死流轉的問題。

(資料來源:http://zcfj.fjnet.com/zpyl/sajia/t20050608_11038.htm

 

(五)打破教義

從薩迦派的教義中,可以看到他們對道果的描述非常仔細:

 

本法門既是適應三乘人的修道法門,故必須顯密兼修,以顯教打基礎,密乘為究竟。若全依顯乘又要曆劫修行,欲得即身成就,故必須要修密法。所以道果法門算是從一個凡夫可以直修成佛的無上法門。

 

尤以道果的密法也是具有適應三機成就之法:上機即身成就,中機臨終解脫,下機中陰解脫。由因、道、果來認識即身成佛的意義。因就是道,道就是果。

 

因時之佛,由於不認識,被忽爾垢障,此生在修道時淨治垢障,垢障清淨即能認識,故立名為果,因、道、果三位無可分別。

這一點也看出薩迦之見,仍是承認眾生本有佛性的真性。

他們承認因位果位無別,故果位無可修治,修法只是道位上的除垢。顯教除心垢,密教除身垢,垢障淨後則圓滿三身而成佛。

(節錄前文)

 

如果單純的從人世間的文字,來演譯薩迦派的道果學說,當然道果是一門非常深入的佛教修持之學;如果不從人世間的角度,來觀看這些道果的文字,其實這文字卻另有玄妙之機!

 

正如《圓覺經》中說“一切眾生種種幻化,皆生如來圓覺妙心,猶如空華,從空而有,空華雖滅,空性不壞”(46)。又說“幻滅滅故,非幻不滅,譬如磨鏡,垢淨明現”(70)

這空性不滅,非幻不滅,這些不滅的是什麼,它就是幻所依處,即此體,離此體,即此用,離此用,以其不可言說,故名離言。

 

所以成幻為空,不僅依緣起道理悟空分,還要離言之門悟到有分,此空有雙運,始名為明空雙運之見。再進而觀察此離言法性,不僅是非空非有,而且是不生不滅的,它從最初就未曾生,因此其生因空;中間而無所住,因此其住性空;最後又不滅,因此其滅果空。

 

即此雖無自性可得之時,然自現之各種妙用又不滅而明現,即現之時,又無任何自性可得。從本以來則未曾“有”過,從本以來未曾“空”過,從本以來未曾離過之性相明現,此三從本以來未曾分離過,此即不生亦不滅之義。

 

自顯而明朗,自空而寂然,自覺而赤露。

此情,僅為各個自證智之所覺受,在勝義上無實體可得,不能以心思量,不能以言語表達,為除世間迷昧,故就世俗名言上立名離戲,或名為不二、雙運、無修等等,這就是自心本相。如此實相,遍於輪回涅磐一切諸法。

 

自己的本體自己不能認識,則名為輪回,若能認識則名為涅磐,輪回涅磐僅是就悟不悟之上而個別安名,實相本面,輪回雖惡,又別無可斷,涅磐雖善,亦別無可成,若能善自通達即名為輪回涅磐無別見。

總之,此覺性明空無執,永遠未曾散亂,亦無可修習,不須功用,自然而住。

(節錄前文)

 

這些「明」、「空」、「幻」「有」等專有名詞,就算給你明明白白的說得一清二楚,但是你的功力又增加了多少?你的無邊法力又如何獲得?

方老師看過不少名家的解說文字,其實總括來說都莫如薩迦派的道果說得如此明白!

但是光從文字研究只不過是文字般若,對佛法的建樹還是有限,必須把這文字全部打破,才會看得到真切之處!

 

原因是八思巴這一個薩迦五祖,他是從宇宙深處到地球來宏提佛法的外星人,所謂「明」、「空」、「幻」、「有」等等文字,只是告訴你一個簡單的答案:

 

「如果你是宇宙到訪的外星人,當知如何去通過時空之間所設立的屏障!這些屏障就是明、空、幻、有等等拒絕外星來客到訪的障礙!

只有那些能夠通過這些外星障礙的人,才可以得見外星運送過來的巨大能量和法力!

只有俱足這些能量和法力的人,才可以真正成佛!但是上述這些良好的方法,只能提供外星人專用;

 

如果你只是生活在地球中的一隻猴子,你是永遠都學不會這些功夫!

因此一旦悟通原理的外星人,就可以獲得巨大的能量輸送,讓他即身成佛!但是對地球猴子來說,再修一百年也不容易獲得太空認證!

所以成佛、它是一種無修之修的大法!就算不經修煉也有機會獲得成就;但同時卻是拼命修行也沒有結果的一種行為!」

 

(六)美國起動

73日星期二早上,九點多鐘打開了電腦,住在美國的育豐就已經急不及待了!

原來最近兩天他都找不到方老師聯線?所以只能好好的去閱讀方老師近日的文件,看到了宇宙星河和冥河的文字資料,身心激動起了很強烈的化學反應?

 

所以急著要跟方老師聯線,想練習冥河和星河的修煉方法?

但是方老師卻告訴了他:「如果要從標準序上練習,必須經歷一真法界的進入!

從第一層地球的一真法界開始,到最後是要進入宇宙星河的一真法界!

穿透宇宙星河之後,才能夠跟整個宇宙聯線!這種方法他目前做不來?

 

但是因為方老師今天把星河與冥河的拼裝結合,引發了宗教上的絕大風波!

所以育豐身上的宇宙星河記錄,開始被這一種冥河的力量讓它活化了!

才開始感受到宇宙星河的呼喚,潛伏已久的力量被喚醒了!

但是這一種修煉方法,是來自先天的身心記錄,而不是經由練習和學習得來的東西!

 

因此不能採用學習和練習的方式獲得,但是可以從時空穿越空間的方法去獲得!…..

 

育豐剛開始接受方老師的觀念時,聽到不能學習的準則下,本來有點失望!

但是經由冥河和宇宙星河的洗染力量,把自己能力喚醒的概念,卻讓他燃起了一的機會!所以一直跟方老師論下去,如果身上有外星人的力量被喚醒之後,那麼該怎麼樣去承接這樣的一股力量?

 

方老師跟育豐說、那就必要從歷史上去解說:「當二千五百多年前,釋迦牟尼佛成佛之際,做了一件很奇怪的事?

他把當年成佛之前的地球歷史軌跡,從二千五百年前往前切斷了三百年!

所以當你去觀察這一個軌的時候,會發現地球的軌跡上,出現三個圓圈豎立在其中!

 

這種現象最早在1997年的時候,方老師居住在雙峰路的時期,就已經發現!當年的解釋:

『只是把它看作是切斷地球人的記憶,讓他把管理三界天人的大權交付給地菩薩時,

沒有人知道真正的歷史,所以不會有人出來反對他,容易達到他的影子內閣目的!』

 

現在的最新解釋:

『過去二千八百年前,地球和外星人的接觸非常頻繁!如此會影響到他的權力使用!

但是切斷了這一個軌跡的聯系,所有的外星人都會失聯,因此外星人失去了超能力,再也沒有任何人,能夠干涉和影響到他的影子內

閣!』」

 

育豐聽到了這一個歷史課題,馬上飛越到這一個二千八百年前的時空之中,對著空中呼喚他的星球!結果很快就獲得回應,替他馬上補充了二千八百年前的高能量,全身都產生一種超乎平常的反應!

 

(七)中原呼應

育豐進入時空的軌跡之中,重獲過去遺失的能量;方老師也馬上知會居住在上海的蘇師師!本來昨天是他的心臟不舒服,原來被太空巡警盯上了!所以由方老師出面替他化解,但是因為昨天他太過疲勞,所以方老師沒有指導他如何修法!

 

今天再接觸的時候,他的疲勞已經全部消失,完全恢復了正常的氣色!

所以今天方老師指導他穿越時空,來到二千八百年前的時空斷層位置,對著外太空的星際發出訊號:「龍樹已經在這媯平唌I星際的力量迅速傳來!」

 

很快的!蘇師兄就感受到宇宙的強大能量,開始傳送到他的身體中,非常強大的高能量輸送,讓他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不同的外星人一樣!除了沒有變身、沒有變形、和沒有隱形之外,其它的感覺都一切OK!那是一次非常強大而有意思的能量轉換程序!

 

完成這種遠距離的隔空輸送後,方老師再替佛母、小佛、子平、桂蕾、ET-魏等人,各自完成他們的外星能量轉換作業,所以方老師知道:

 

「未來新佛時代的修持方法!只是要把時空之間的幻像障礙打破;每一位外星人都可能快速成佛!

但是如何才能夠打破時空的障礙、那就是跳越這三個時空的環節,前進到二千八百年之前,再把本身的因緣好,時空的障礙打破之後,

成佛的人就可多得數不清了!」 

73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