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那洛巴傳中

 

(三) 歷經苦行而達解脫

A 為獲完全教法、令自心調柔於師教,所行的十二大苦行

1、一般滿願寶

帝洛巴坐著不動一年,僵如塊,好比已失去了運動的力量。他靜默不語,猶如失去說話能力,並且安住無串習造作思慮之境,猶如心已失去敏銳之性。

那洛巴以恰當的姿勢,合掌繞行並祈禱。

有一次帝洛巴轉過頭去,盯著他看。那洛巴就上前請求教法。 於是他說:「想要教法的話,就跟我來!」

帝洛巴爬到了一座三層中國式屋頂的廟宇上最高的位置,跨坐於一隻鳥像的翅膀上,然後說:「要是我有弟子的話,他一定會從這裡跳下去!」

那洛巴想,上師現在必然是對他而講的,所以毫不猶豫地縱身一跳,跳下去後,重重摔在地上,全身疼痛難以忍受,兀直地橫癱在那兒,有如死屍。

帝洛巴問:「你怎麼啦?」

那洛巴說:「這個由前世業力造化而成的肉體,像蘆葦一樣地碎裂了,已瀕臨死亡之境。」

帝洛巴遂說道:「那洛巴!汝此泥土所成身,信『我』之故應破碎,思維滿願寶法義,佛陀空行秘密邦。」 他以手撫摸那洛巴,那洛巴就恢復了完好如初的身體。

 

然後帝洛巴便開示一般滿願寶之教法,這是帝洛巴從鄔金淨界智慧金剛處親受的法要,內容則是關於了悟金剛瑜伽母的修持法,包括以象徵性語言所表達的程序,「國王」代表不變、常在的實相,「三位宰相」代表實行的部分,「臣眾」代表修行的場合。

此教法中,前行法是以「三位宰相」為實踐,三位宰相分別是指:

淨化惡業的染污或修金剛薩(土垂)禪定及持咒。

﹒圓滿必備要件並和上師結合。

﹒修持成熟堪能靜慮。

 

正行法是以「國王」為不變實相,此乃名為「一般如意寶」的生起次第教法。

生起次第透過四種生起的行為,淨化三有投生的四種門路(卵、胎、濕、化)。

淨化的方式包括了:

以五直觀了悟淨化胎生

﹒以特定的持誦淨化卵生

﹒以三重善巧淨化濕化生

﹒以瞬間完整的審視淨化化生

 

生起次第的目標,就是以適當的方便清淨生有、死有及中有的現象。嫻於此法的人,自能生起佛慢,自視為六十二位勇父空行之主、現黑魯嘎相的三昧耶薩(土垂)。其身呈深藍色,具四面十六臂,與明妃交抱。右腳伸直,左腳微屈,面現九種心態,穿著寒林八飾,莊嚴受用齊備。他站於日輪蓮花座上,腳踏大梵天王與王后。

 

此蓮花日輪寶座位於方形宮殿的大樂中心點,宮殿有四個拱門,具種種莊嚴;

殿內為真實自性之焦點,殿外火焰與屍陀林圍繞。

當父母尊身上莊嚴齊備時,就能淨化「生有」,熟於此道之人會感受到本尊真實的加持。

召請智慧尊降臨,封印、禮敬、讚歎與持誦本尊咒,即可淨化「中有」。

當行者心中放光,情器世界消融入己身,直到最後「那打」亦化為明光,長時安住此境,即得淨化「死有」。

觀想本尊由燦爛光中顯現,本身並無實體。於此具足堅固佛慢,就視為生起次第覺受的真正征相。

修行圓滿次第以淨化生有、死有、中有的要點在於將脈、氣、明點化為光明。

行者生起拙火,高度覺性得以開展,氣成為金剛誦(嗡阿轟)的震動,心智於種種意識活動領域自發地開顯,即可淨化「生

有」。

由禪定力之故,任何消散均無實體,氣進入、停留及消融於中脈,化成空性明光,四境現前。此法即淨化「死有」。

心氣不二,為燦爛明光,別於凡俗身心五蘊,於是即淨化「中有」。

 

此時生起本尊,居越量宮中,具足明光珍飾莊嚴。

立即而清晰地體驗拙火生起與高度覺性的展現,就是圓滿次第真正的精華。

透過淨化生有、死有、中有的生起、圓滿次第,行者不論是修簡明或詳盡的觀想(此指本尊眷屬的數目),都能完全領悟父母尊的奧妙。在修持生起次第淨化四生的時候,謹守吃、穿、沐浴、供養、持誦、行儀與睡眠七方面的戒律,是極為重要的。

 

 2、一味

帝洛巴又靜默地坐了一年,當那洛巴請教法益時,帝洛巴突然站起來走開。

那洛巴跟過去,看到他坐在檀香木的熊熊烈火旁。

那洛巴上前請法,帝洛巴說:「要是我有弟子的話,他一定會跳進這火中!」

那洛巴毫不猶豫地跳了進去,結果全身嚴重灼傷,痛苦難忍。

帝洛巴淡淡地問:「那洛巴,你是怎麼啦?」

那洛巴說:「這個由前世業力造化而成的肉體被火吞噬了,我非常痛苦。」

帝洛巴遂說:「此為信『我』皮囊身,實應燒灼獲淨化,吾之法子那洛巴!

看入心性平等性,空行秘密之家園。」

 

他以手碰觸那洛巴,那洛巴即恢復完好如初。

接著他就教授一味的教法。教法分為兩部分,轉化與一味。

轉化可分為十六重:四確定之轉化、四解脫道之轉化、四誓約之轉化、四身(法、報、化、自性身)之轉化。

亦可分十二重:下降四喜之轉化、上升四喜之轉化、果位四喜之轉化。

亦可分九重:醒時、睡眠、死亡三中陰時、法報化三身之轉化。

亦可分五重:轉化貪為拙火、轉化嗔為幻身、轉化癡為光明、轉化慢為生起次第、轉化嫉為淨觀。

亦可分三重:轉化死有成法身、轉化中有成報身、轉化生有成化身。

體驗種種轉化的核心之處,在於瞭解如是妙理,安住此覺,自然任運,無造作偏頗,也不起散亂。

 

一味是行為舉止的方式。

它並非將好壞等等參雜而生成的混亂狀態,領悟事物如是本性,就是一味,而這樣的領悟必須加以調練。

 

在實際應用上,可以視覺體驗作為說明:

當一個人看見一樣物體時,就有一個主觀的印象產生愛或憎的感覺(亦即情緒干擾了對物體的直接體驗)。

再進一步觀察,看起來在那兒的東西,實際上根本不存在,外顯諸物既是顯現又是空性,內在覺知的過程並非主體(並非與客體相對的、截然不同的)。

根、塵、識三者同時顯現。此理可推廣到耳、鼻、舌、身、意,皆是如此。 這就是六重一味。

同時體驗六者,就能夠放棄對於此生的貪執,具足無常正念,思及六道痛苦,出離繁雜俗務,對上師起勝解及虔誠心,獲得心

靈的清涼自在。 能不散亂地安住這種沒有任何外在參考點之境,就是真正在修行一味。

 

3、誓約

帝洛巴在密林中度過一年,他時常乞食。

有一天,附近的人們安置一座捨利塔,並在聚落中集會。那洛巴恰巧經過當地,得到滿缽的供品,於是就拿回來供養上師。

帝洛巴大聲地咀嚼並且說:「那洛巴!這真好吃。」那洛巴想:「師父以前是一個字也不說,今天看來心情很好。」

於是就問上師是否要他再多拿一點回來。帝洛巴回答:「是啊!去吧!」並且交給他一個裝滿水的瓶子和一把木劍,說:

「要是哪些人心有不甘不願給你,就把水倒在食物上;要是大伙追你,就在沙上畫一個水的符號,要是他們還不回去,就揮舞你的劍。」

 

在這國家裡有個習俗,就是任何人第二次到別人家乞食,都不會如願的。

因此人們就說:「你剛才已經拿過了。」而不願意再給他食物。

那洛巴就把水倒在食物上,接著有人大喊:「這個人把飯弄砸了。」

幾個男人聽到就追過來,一群人快追上的時候,他就在沙子上畫了一個水的符號,這裡竟變成一個湖,整伙人都過不過來。

一個老女人此時出現,告訴他們可把湖水弄乾再追,大伙便開始挖地,很快地湖水便被弄乾,並又趕向前追上了他。

那洛巴就舞動手中的劍,劍頓時變成一棟鐵屋,那洛巴則坐在裡面。

老女人又告訴憤怒的人們去拿煤炭和風箱來燒。

過了會兒,那洛巴無法再待在裡頭被烘,只好奪門而出,就在快回到帝洛巴所居地方的時候,不幸被人給逮住,用棍棒和石頭把他打個半死。

 

帝洛巴走到他身邊,問:「那洛巴,你是怎麼啦?」

那洛巴回答:「如同米粒被搗爛、芝麻被壓碎,我的頭裂開了,痛苦萬分。」

 

帝洛巴遂說道:「輪迴此一曲銅壺,實應將其作粉碎,親愛吾子那洛巴!

看入自心誓約境,空行秘密之家園。」並以手碰觸那洛巴,那洛巴即完好如初,接著他就教授誓約滿願寶教法。

 

此法分為兩部分:信任與諦觀。

一般而言,只要不違反自己所做的承諾,就算有了誓約,哪怕它甚至小到只有皈依的儀式而已。特別言之,金剛乘中誓約佔了很重要的角色。

特別當行者受了瓶灌之後,必須持守無上誓約,視法界為本尊壇城,一切有情為空行勇父。

 

瓶灌的體驗,乃化身誓約的基礎,又稱為「範疇」。

秘密灌的體驗,乃報身誓約的基礎,又稱為「無二」,於六解脫修行法中則名為「較高之門」。

智慧灌的體驗,乃法身誓約的基礎,又稱為「深奧」,這是指與勇父永恆之喜秘密相結合,也叫做「較低之門」。

第四灌的體驗,乃自性身的基礎,又稱為「完全深奧」,這是指大手印覺的照耀。

實修的應用上,行者必須試著安住此合一之境,令體驗不致瓦解成零碎的片段,於剎那亦不捨離此境,食此禪定妙餐,守護真實

自性。

 

「範疇」誓約分三重:

﹒透過俱生覺禪觀空性,保任法身。

﹒透過直觀瞭解禪觀大樂,保任報身。

﹒透過認知力(認出眾生本性)禪觀與眾生的一體性,保任化身。

 

「無二」誓約亦分三重:

﹒認出自性

﹒體驗道上的進展

﹒懺悔未能證果的過失

心乃是念頭與空性無二之性,它無法被捕捉到,但卻不間斷地示現種種遊戲。

顯現的就是心,心即是究竟,心與法身不可分割,因此不能將心視為在這、在那,也不能視心為物。心念來來去去,認識持守誓約滿願寶的必要性,也就同時體驗了它。

 

破犯了與上師(真實自性)的誓約,是很大的罪過,此刻應依下法懺悔:

若上師仍住於世,行者應修持金剛薩(土垂)禪修法,然後請求上師的認證,如此真誠地做,直到禪修此法的特殊征相出現為止。

若上師已經圓寂,就要請求與上師同一法脈之人認證三次、七次或者更多次,依需要情況而定。

同理,若對法友起嗔心,也應在佛堂前懺悔。要是行惡、犯戒,就要詳細地進行懺悔,然後重新開始。行者若能不犯真實自性(即上師)戒,一切誓約都將完好無瑕。

上師本尊不可分割,

上師現本尊相,金剛瑜伽母為本尊明妃,三寶即是真實自性,亦即上師。

上師的化身即聖眾,因此,勇父、護法與道友們皆是上師的化身。

上師的報身即聖法教,其法身即佛境。

 

所謂「諦觀」,就是穩定地守護真實自性戒,如此一戒護持一戒,各戒整合於自性戒中,簡略地說,這是一種令人喜悅的信心,其中沒有絲毫自責或是罪惡感,因為能明察善惡之因,做出應做之事。

 

4、拙火

帝洛巴又到了鄰國邊境地帶,無語靜坐一整年。那洛巴以適切的行儀合掌繞行,請求傳法。帝洛巴就說:「跟我來!」 然後就走了。

他走到一個又黑又深又有許多水蛭的潭邊坐了下來,說:

「要是我有弟子的話,他就會在這潭上搭一座橋。」那洛巴立刻開始建橋。

 

當他下半身全浸到水裡的時候,不慎滑倒,落到潭底去。

潭水受到擾動,成群的水蛭、寄生蟲等蜂擁而至,咬噬他的身體。

血液流失令他產生虛脫的感覺,水流灌入傷口,令他產生徹骨寒意。

帝洛巴問:「那洛巴,你是怎麼啦?」

那洛巴答:「水蛭的啃噬令我虛脫而寒冷,我無法控制自己了,真實痛苦萬分啊!」

帝洛巴遂道:「宿業所成身之潭,實應將之作冰凍,親起吾子那洛巴!

諦觀汝心拙火鏡, 空行秘密之家園。」 於是,他便用手碰觸那洛巴,那洛巴遂完好如初。接著,就給予他永恆喜悅與暖樂自明的拙火教法

 

此法分為兩部分:相信透過清晰觀想得以體驗拙火,利用拙火作為方便。

 

對於清晰觀想即可生起拙火,這種信心包括三方面:

修行脈氣明點,修行心境,以及修行二者合一之法,就能趨入本性之根。

﹒種種對此拙火的體驗,即是道。

﹒果乃證悟法身,永恆喜悅於空性。

 

關於這種分法,大班智達那洛巴曾說:「根、道,以及了悟果的各個階段。」

根的方面分為:視根為脈、氣、明點,視根為心境,視根為脈、氣、明點與心境共通之處。關於視根為脈、氣、明點方面,那洛巴曾說:

「脈靜氣動點創造。」脈再分下去,又有粗脈、細脈、極細脈的區別。

在如同舍利塔的難摧微妙身中間,有整個系統的軸心——中脈。

中脈上通頂門,下達密處,具有四種性質(紅、亮、直、中空)。

中脈左方是拉薩那脈(右脈),具白色而略帶一點紅色,它在臍輪下四英寸的地方分出來,向上直到右鼻孔,

中脈左方相同距離之處有拉拉那脈(左脈),呈紅色略帶白色,亦從臍輪下四英寸處分出來,直通到左鼻孔。

左右兩粗脈在眉心處並回中脈,形成頭內白色的部分此處分出許多支脈,其中兩條粗脈到達雙眼和鼻孔,在這些地方生起作

用。除了兩條在大腿分枝的脈以外,所有的脈都是多重的。

中脈上方的頂輪是大樂之輪,像一朵三十二瓣的倒立白蓮花,代表凝聚力;

喉輪是溝通之輪,像一朵十六瓣的正立紅蓮花,代表暖熱力;

心輪是法身之輪, 像一朵八瓣的倒立黑蓮花,代表流動力;

臍輪是結構之輪,像一朵六十四瓣的正立黃蓮花,代表堅固力。這些輪中的粗脈一共一百二十條。

在細脈方面,心輪中每一片花瓣都再分出三條脈,二十四條細脈通往二十四個部位,每個部分又分出三條脈,再一直分下去,

直到總數為七萬兩千條為止。極細脈極多,有如身上毛髮一般。

 

氣可分為兩類:實際表現之氣與分別之氣。

即使身體依照心意而活動,成為一切活動的基礎,這就是所謂的「實際表現之氣」。

「分別之氣」,是指延著不同脈道震動的氣,可分為五種:

下行氣、平住氣、命氣、上行氣及遍行氣。

下行氣——是不空成就佛,為風大的震動,綠色,集於密輪,此氣與大小便排放有關。

平住氣——是寶生佛,為地大的震動,黃色,集於臍輪,此氣與消化有關。

命氣 ——是不動佛,為水大的震動,藍色,集於心輪,此氣與呼吸有關。

上行氣——是阿彌陀佛,為火大的震動,紅色,集於喉輪,此氣與唾液及其他體液的流動有關。

遍行氣——是毗盧遮那佛,為空大的震動,白色,集於頭部和四肢,此氣與身體的移動和姿勢有關。

 

根據以上五氣,又可再細分下去。

平住氣中有一股稱為「移動氣」,位於眼內,形狀如一朵盛開的芝麻花,此氣負責視覺。

命氣中有一股稱為「真動氣」,位於耳內,形成如溝,此氣負責聽覺。

上行氣中有一股稱為「顯動氣」,位於鼻內,形如銅針,此氣負責嗅覺。

下行氣中有一股稱為「速動氣」,位於舌內,形如半月,此氣負責味覺。

遍行氣中有一股稱為「極速動氣」,位於全身,好比鳥身上的羽毛一般,但主要集中於體表和性器,負責觸覺。

 

另一種分別法是以功能來分的,可分為業劫氣與智慧氣。

還有一種分法是根據禪定覺受來分的,包括男性、女性和中性;每一種又可

再細分為三類(男男、男女、男中;女男、女女、女中;中男、中女、中中)。

 

最後一種分法,是依震動速率不同而分的:

一個處於健康、休息狀態的成年人,將其吸氣、吐氣及二者之間這全部的過程,當成一個單位,那麼一晝夜(二十四小時)就有二萬一千六百個單位,

這個速率是對中脈而言的。

若將一天分為晝和夜兩部分,則各分到一萬零八百個單位,這個速率是左右二脈內的速率。

若將一天分為四等分,每個等分就分到五千四百個單位,這是密輪內速率。

若將一天分為八等分,每個等分就分到二千七百個單位,這就是心輪內的速率。

若將一天分為十六等分,每個等分就分到一千三百五十個單位,這就是喉輪內的速率。

若分為三十二等分,就有六百七十五個單位的速率,這是頂輪內的速率。

最後分為六十四等分,就有三百三十七又二分之一個單位的速率,此速率屬於臍輪。

 

關於黃道天相,每一星象震動速率為一千八百次,這速度也屬於四輪。

密輪有十二瓣蓮花,每瓣震動速率一千八百次。

每瓣又分五枝出去,所以共分成六十四枝,每枝速率即是三百六十次。

子、午時分,有個從中脈而起的智慧氣,震動速率為十一又四分之一。

十二瓣蓮花之邦的震動速率為五十六又四分之一。

一晝夜中,起自中脈智慧氣的震動速率總共是六百七十五個單位。這樣的震動是難以察覺的。

作為五官動力的氣,屬粗氣。

作為八十種自起的煩惱模式,是屬於微細氣。

作為行於三毒習性的智慧氣,則屬於極微細氣。

 

明點亦為三種:

﹒粗明點以「阿罕」(即「我」坐代表)。

﹒細明點乃是以始覺覺本覺。

﹒極細明點則是於無始本覺中生起萬物之力,而以紅、白二色為象徵。

 

視根為心境,可分三層:

視根為五官感受——粗層。

﹒視根為八十種自起的煩惱模式——微細層。

﹒視根為三毒宿習——極微細層。

視根為脈、氣、明點與心境共通之處,此是指八十種煩惱模式的微細氣,以及具三毒習性的心境,兩者無始以來就不可分割,如水入水一般,因而造作出輪回與涅磐。

這點在多傑潤巴密續中曾提到。

 

修持拙火之道,其相關的特質將一一介紹如下。

拙火又稱「度摩」。「度」本指凶猛,意味著直接降伏所有不能通達證悟的因素,所有應捨棄的事物。

「摩」本指母親,意味著自發生起一切善行、一切應保留的事物。

實修拙火,就是籍由自燃之熱傳佈全身,覺悟空樂之性。

拙火可分為外、內、密和究竟四種:

外拙火如火,內拙火如藥,密拙火如獅,究竟拙火如鏡。

 

外拙火降伏八萬障礙,於行者體內生起暖熱。

﹒內拙火平息八十四種疾病,生起樂受。

﹒密拙火摧伏八萬四千煩惱,生起樂空不二之覺。

﹒究竟拙火,則是「度摩」真正的意義,因為它驅散了無明黑暗,所以是「度」,因為它開顯了妙覺,所以是「摩」。

 

在效能方面,外拙火使中、左、右三脈發出明亮的紅光;

內拙火使五色光芒直如拉緊之弦;

密拙火使智慧氣大力增長,猶如神射手所發之箭;究竟拙火使行者精勤保任心性,猶如守護強風中的的燭火。

拙火向上燒入自存之覺,照亮「上門」之脈;向下燒入難名大樂,照亮「下門」之脈;

於中間,照亮輪迴不停的連續性,顯示脈和氣的限制。

 

外拙火征驗——即使控制氣的技巧有時弱了下來,身體的暖熱也不會失去。

內拙火的征驗——疾病永不侵犯。

密拙火的征驗——業劫氣的的作用停止。

究竟拙火的征驗—散漫念頭與自我分裂的情況,轉為般若、一體的妙覺。

拙火成就有十相,一般五相乃對五大略具控制力時所產生的,另五相為對五大具完全控制力時所顯現的。一般五相如下:

﹒對地大氣能控制時,見到煙相。

﹒對水大氣能控制時,見到閃光相。

﹒對火大氣能控制時,見到熒光相。

﹒對風大氣能控制時,見到焰相。

﹒對空大氣能控制時,見到無雲晴空相。

 

因此,帝洛巴說:

「能控制五大之氣時,就會見到煙、眼前閃亮之光、螢火蟲、火焰以及無雲晴空。」

能完全調伏地大之氣時,維持穩定時,行者會感到寧靜,見到日光相。

完全調伏並穩定水大之氣時,行者會感到冷,見到月光相。

完全調伏並穩定火大時,行者會感到很熱,見到閃電相。

完全調伏並穩定風大時,行者會感到身體很有力量,移動非常快速,見到虹光相。

完全調伏並穩定空大時,行者會感到身體寬廣。

樂受熾然,但卻又沒有樂的概念,此時見到日月融合相。

上根成就者,於清醒時可親見這些征相。 中根成就者於某些境界中,才有上述覺受。下根成就者則在夢中見到。

因此帝洛巴說:「已達穩定之五相,行者可直接親見日光、月光、閃電、虹光以及日月交融相」拙火的八功德,分為四共、四殊勝。四共功德:

透過脈,獲得財富。

﹒透過氣,獲得人望。

﹒透過明點,獲得真實性。

﹒此三者同等兼備,獲得三界中的美麗與圓滿的生活。

四殊勝功德:

﹒由於控制了下行氣與上行氣,行者能於末劫通天徹地的大火中毫髮無傷。

﹒由於控制了命氣,行者能使巨川倒流。

﹒由於控制了遍行氣,行者能於虛空中行走、坐臥以及飛行。

﹒(原著中缺少平住氣的部分)

 

5、幻身

帝洛巴又繼續無言靜坐一年。那洛巴以合宜的姿勢,合掌繞行,當帝洛巴瞥向他時,他遂上前請求教法。帝洛巴說:

「若你想要教法的話,就帶著火、蘆葦和油塊過來。」

那洛巴把東西帶了過去,帝洛巴就用刀切開蘆葦,並將其削得尖尖的,然後把蘆葦尖端浸入火上滾燙的油中,再拿起蘆葦把尖端插到那洛巴的身上。

當痛苦達到難以忍受的程度時,帝洛巴淡淡地問:「那洛巴,你怎麼啦?」

那洛巴答:「這個內有佛境本質的繩結折磨著我,痛苦萬分。」

帝洛巴遂道:「信『我』汝身之繩結,實應切斷,那洛巴!觀生幻身汝心鏡,空行秘密之家園。」 他用手碰觸那洛巴,那洛巴

即回復完好如初。接著他就開示本質離於世間八風的幻身法門。

 

此教法分為兩部分:

﹒由各種思維認出幻相。

﹒金剛乘所教導及修持的,對於幻身即同魔咒的體驗。

 

一個幻術師對一堆石頭、木頭唸咒,造出許多男人、女人、牛、馬、驢、騾、房間、

家宅等,一切看似真實、卻不存在之物。

受幻術師把戲迷惑的人,將變化的幻像都當成真的,並且追逐這些東西;

然而幻術師本人,絲毫不受那些看來像是房舍和牛群的假相所吸引;

不被幻術矇騙的人,根本就看不到牛和馬,只是看到一堆石頭和木頭而已。

同理,對凡人來說,一切現象看起來都是真實的,在追逐事物的過程中,就累積了業,而將在未來遭受苦果。

已獲直觀體悟空性的辟支佛和菩薩,見到同一個現象的真實面,但不會去追逐;

只有對佛而言,才完全沒有迷亂的現象和追逐之心,唯有純淨的顯現。

 

那洛巴用十二譬喻說明現象的性質:

「如魔咒、如夢、如眼前微光,如倒影、如電、如回音、如彩虹,如水中月、如雲為地、如眼前晦暗,如霧、如幻影,此乃現象之性十二喻。」

 

簡言之,瞭解到輪迴充滿了衝突,就能覺察死亡不定,而讓一切事物如是顯現。

行者不斷提醒自己,一切都是夢、都是魔咒,念頭上調整成昨晚夢境一般半透明的情況。因此,行者透過諦觀、透過嚴守身、口、意三門,不斷努力瞭解魔咒這個開示。

 

特別是關於秘密幻身的教法,這包括短暫與真實兩部分。

「短暫」這部分是關於五大之力所成、含有種種體驗可能、投生於六道的生命而言。

﹒「真實」則是指心與氣。「真實」幻身並沒有和「短暫」幻身份離過。

 

即使已捨棄了肉體,也不表示沒有了短暫幻身。

中陰期間具足五官能力的微妙身,就是短暫身,但這階段的微妙身仍非真實身,而是像水和水溫的性質。

真實身純由心和氣組成,其本性與水及濕性相似。

五大所成的粗糙肉身若仍存在,短暫身就可視為客舍,真實身猶如裡面的客人。

因此,心、氣所成微妙而真實之身,即為成就幻身的基礎。

 

實修法門上,首先要透過深呼吸(觀想氣在動)向上、向下、到身體脈絡中央,或者是透過拙火法,提高感知能力。

接著進行另一種呼吸,嗡、阿、吽三種 字震動,經由「融入」與「蒸發」的禪觀過程,達到專注之境。

當行者感覺體內各敏感部位都受到影響,中脈也因明妃氣光而亮了起來,此時專注心力,即能令諸業劫氣流停止,所有氣皆進

入、安住並消失於中脈。

氣入中脈時,會產生規律風息之相,氣住中脈時,會產生腹部難以移動之相;

氣消失於中脈時,會產生地大融入水大,水大融入火大,火大融入風大,風大融入識大之相:眼前有閃光、煙、熒光及燈光。

四相過去之後,如月光般柔和的明點乘甘露之流由罕極降到心間,如日光般強烈的明點乘紅火之焰由阿極升到心間,

日月消失於心後,產生一片黑暗,接著就出現了赤裸的法身空性光明。

 

於法身光明中發生氣的擾動時(或相反地,氣入法身之時),不二心氣的原始光明就和早先的身心五蘊分開了,並且具足一切相好莊嚴、五蘊淨相與五受用,此氣成為明亮白光的幻身,其軀體、面容、手足皆歷歷分明。

剛開始,這只是個觀念,但後來會成為事實。此時,即轉識成為不二空樂妙智,基本心識即成法身當下示現的幻術。

若能堅定地、離於二元對待地如實體會,就是此覺受的精華所在。

於壇城中,此真正尊貴之相退回到行者之身,猶如生起次第中智慧尊融入誓句身一般;

這個過程中,所見到的境界順序和原來的相反。當行者再看到眼前的閃光相時,即瞭解萬物皆是空性,同時又是大樂。

 

此幻身所能結合的經驗伴侶,其數如同須彌山上的微塵般眾多。

籍由一再進入原始光明之力,內在方面,覺性將淨化成無瑕之境,並能明白可能發生的一切事物;

外在方面,能知主體的限制不復存在,故瞭解最極微妙事物之「覺」得以廣大地開展。

成就幻身法,即可了悟具七種特質的報身相。

 

 註釋 

   五大之力,產生了堅固的俗我(阿罕),這在父精母卵結合之後,就分成兩極。來自父親的明點升到頭部,最後抵達「罕極」,此明點為白色的,它的功能在形成身體的光澤;來自母親的明點降到臍部(或甚至臍下),最後抵達「阿極」,此明點為紅色的,它形成身體的暖熱。透過拙火的點燃,兩極之間的緊張狀態即得舒解。凡俗生活所依存的分裂的「我」逐漸回復完整,行者即可見到自己真實的情況。 

   五受用是指:具阿迦尼吒天人之壽命、金剛持之莊嚴、十地菩薩為眷屬、無盡的原始光明以及時間。 

   此七種特質將在第二部分教理的介紹中說明。

 

6、夢觀

帝洛巴又無言坐一年。那洛巴以適當的行儀,合掌繞禮。當帝洛巴看向他時,他就上前請法。 「若要教法,就跟我來!」帝洛巴說完就走了。

在一片廣大草原的中央,有個男人背著一個包袱,帝洛巴說:「去追他!」

那洛巴就跑過去,但那人就像個虛幻的人一樣愈跑愈遠,怎樣追都追不到。

那洛巴精疲力盡地倒在地上,一動也不能動。

帝洛巴就走過來,問:「那洛巴,你是怎麼啦?」

那洛巴回答:「我如同麋鹿般追逐顯現而又消逝的幻影,痛苦萬分!」

 

帝洛巴遂道:「三界之繩為輪迴,實應切斷,那洛巴!諦觀自心夢鄉鏡,空行秘密之家園。」言畢,以手治好了那洛巴,並給予自斷迷惑的夢觀法。

 

此教法分兩部分:

﹒等待夢境而加以捕捉

﹒修氣而加以捕捉

 

經部和續部法典都聲明,整個世界均如一夢。

能提起此一正念,對於有個「清淨自我」存在的謬見就會瓦解。

從入睡到夢境出現為止,這段經驗即同死亡的過程;夢境出現,即同於中陰;當一個人醒過來,就進入堅固實執的世界了。

因此,要摧伏視白晝所見事物為實的這個信仰,夢觀在十二個對此虛妄世間的譬喻中,算是最好的一個。

 

實修法如下述:

行者放棄對此生的一切執著,並能穩定地體驗幻身境時,可於夜晚或其他任何時刻入眠,將注意力集中於喉輪,當睡眠徵兆出

現時,心輪中一點微細而快速移動的熒光,就變成強烈卻不燦爛的光,此光難以捕捉。

就從這裡,原始光明一受干擾,夢境就在喉輪出現。

行者必須專注地將任何顯現之物,都當成五識感官的展現,而且為時愈長愈好。

 

成功地修行此法後,下一步就要進行複製,並且將這幕戲轉為吉祥之征,再利用它來對治怖畏。行者修持此神奇夢觀瑜伽法,

於入夢過程即可能見到佛土等境,而對於「醒時所見事物為實」之惑見,亦得根除。

於拙火生起、暖熱上升、白菩提下降、修煉金剛誦震動等嫻熟的瑜伽士,也可在夜晚或其他時刻入睡時修行此法。

當夢境出現時,其夢身會有特殊的樂受,行者應專注觀想自身為黑魯嘎,莊嚴具足,此時間保持愈長愈好。

 

觀想清楚後,就將此境複製成十個乃至更多,使夢境成為佛土等等,並且創造種種增益之境。有些情況中,他能淨化過去累積的業力;有些情況下,他可以進、出及住於種種禪定;或是聽聞許多國土上的諸佛演說教法。修持夢觀,對醒時堅持真實外物的謬見將被消除,內在堅固糾結的脈道也會解開。 

 

7、光明

帝洛巴又無言靜坐一年。那洛巴以適當的行儀,合掌繞禮,念祈請文,當帝洛巴看向他的時候,他遂上前請法。「要法的話,跟我來!」帝洛巴說完就走了。

他們遇到一位大臣,正在迎娶坐在大象上的新娘回家,帝洛巴說道:

「要是我有弟子的話,他就會把他們拉下來拖走。」

那洛巴聽了就照辦,結果大臣和他的手下把那洛巴打得遍體鱗傷,那洛巴痛得一動也不能動。帝洛巴就來了,問道:「那洛巴,你是怎麼了?」

那洛巴回答:「不可戲謔此大臣,一個玩笑他就要把我搗成粉末,痛苦難當。」

帝洛巴遂道:「信『我』汝身此石塊,實應粉碎,那洛巴!諦觀汝心明耀光,空行秘密之家園。」 言畢,即以手治好那洛巴,並給予離無明暗惑的光明教法。

光明教法有三部分:

根——亦即光明

﹒道——亦即各階段對於相似光的體驗

﹒果——亦即證悟究竟真實光明

 

光明的同義詞有:根本、究竟真實、外貌、直觀、燦爛、非燦爛以及體驗光。

「根本」是指體驗涅磐之樂與輪迴之苦的心意活動,所具有的光明性與不可摧毀之性。

「究竟真實」只指了悟高度一味後,所出現的樂空合一之覺。

「外貌」是指沈著的般若智,即覺性由高度合一的體驗延伸至低度一味時所產生的。

「直觀」是指對事物產生低度非概念的認識之後,所生起的般若智慧。

「燦爛」是指體驗高度非概念之境後,所生起的解脫覺性。

「非燦爛」是指由非二元體驗延伸至中度非概念化之境的定力。

「體驗光」是制對於低度、中度及高度非二元體驗的定力。

修光明法之道上行者,可於白天中由定力而現出光明,亦可於夜晚時籍控制睡眠之法來達到目的。這裡要介紹後者所用的技巧。

當一個由地、水、火、風、空、識六大和合而成的人入睡之際,四大一個收攝到另一個,意識集中到心輪,此時非燦爛之光就會閃現。行者透過深奧教法之助,認出這特別的一刻,那麼醒時所持妄見就能轉化成禪修定力

 

此法亦是解開心輪脈結糾纏的精要。

具足四灌、受持戒約、修證生起圓滿二次第、知苦本性、堪能不動搖地諦觀一法之瑜伽士,應住於僻靜之處,避免四種取食方式(食用祭亡者供品,食用盛宴之物、偷取及劫奪),只須維持生存即可,如是專注於自性中,持續六個月。

籍由晝夜恆觀實體、非實體(此二者指事業手印)與完全非實體(此指智慧手印),行者即能打開脈結,於中脈裡將其打直,猶如火熔化冰一般;

業劫氣完全停止,三毒成為智慧妙覺,紅白之物成為明點。

行者肉身經過改造(成金剛身)心境也成為大樂明空的法身。

 

8、遷識

帝洛巴再度無言靜坐一年,那洛巴如前地備置曼達、念祈請文,帝洛巴遂說:「要教法,就跟我來。」他們遇到一位國王帶著他的王后及隨從人員。

帝洛巴說:「要是我有弟子的話,他就會撞倒王后,將她拖走。」

那洛巴依言而行,結果國王和臣子們重打那洛巴,那洛巴只剩下一口氣了。

此時帝洛巴前來,並問道:「那洛巴,你怎麼啦?」

那洛巴回答: 「國王的快樂像箭一般地飛走,因此我飽嘗痛苦。」

帝洛巴說:「信『我』汝身之習性,實應捨棄,那洛巴!諦觀自心遷轉性,

空行秘密之家園。」說完,即以手治好了那洛巴,並給予他遷識的教法。

教法包括了:

「根」在於認識自己進行遷識的能力

「道」在於體驗遷識的種種階段

「果」在於了悟遷識的極致所在

 

遷識的教法,遍於經續法典中。但在下三部密續及經部教法中,所謂遷識,就是以卑劣的現世身為基礎,透過秘密種子字

「嘻」的運用,將神識從頂門射出,而得以往生淨土的方法。

修行無上瑜伽密乘生起次第的瑜伽士,結合禪觀境的本尊、壇城之光與心輪中的明光,籍氣的運行,將代表了五智的「轟」種子字升到頂門開口射出,而投生於真言密剎阿迦尼陀天或是鄔金淨土。

修行圓滿次第:

上等智慧的瑜伽士,於生時即可了悟虹光身,具無死之精神成就。

中等智慧的瑜伽士,於死時認持明光,而不會經歷所謂的中陰。

最愚庸的圓滿次第瑜伽士會出現中陰期,若行者夠聰明的話,中陰之光開始閃耀時,他可以透過兩種集中(即「融入」及「昇華」)生起本尊,或是在死後頭七中的「小死」之時,認持明光而獲真實解脫。

若他已到投生的階段,見到未來的雙親在交合,若此時對父親起嗔心,對於母親起愛染心(這是投生為男的情況,投生為女時則相反),他可將母親子宮觀想為壇城中的三昧耶薩(土垂),將自己觀想為由父親口、鼻或其他部位所發出的智慧薩(土垂),入於母體壇城之中。

如此即可獲得修行真言乘所需的暇滿人身,在他轉生之後,可獲得解脫成就。

 

要是行者智慧很低,當他見到未來父母交合之際,對於將入住在子宮感到驚恐的話,他可能就使自己投生到阿迦尼吒天去或是到鄔金淨土去。(註:智慧高的並不怕住在這個世間,但智慧低的會生怖畏之心,而設法逃開。天堂是逃避者所保持的想法。)

 

不能了解法身,就有無明輪迴惑障,對這樣的眾生而言,透過四層灌頂、生起圓滿次第及其他技巧來闡明法身的教法,就是所謂的「遷識」。

而已經瞭解了法身的人,就已經完成了遷轉到真實自性的過程。

關於體驗方面,簡短的說明如下:

 

堪能立即瞭解的瑜伽士,長時期承事上師,而後專志成道,於靜僻之處獨居,遠離一切干擾,諦觀萬法如實之性,不生情緒波

瀾,即得視一切顯現為遷轉的深妙本性。 透過漸道了悟的瑜伽士,首先要將自己準備好,如同一位神射手般的,然後將意識射

向心中的目標物,最後射達目標,與三身相融一體。

 

9、奪捨

帝洛巴又無言靜坐了一年。那洛巴如同從前一樣,向上師獻曼達,合掌敬禮。

帝洛巴的目光照向那洛巴,那洛巴就趨前請法。帝洛巴說:「要教法,就跟我來!」言畢即離去。他們遇到一位王子,剛沐浴完,眾寶嚴飾,坐於馬車中,周圍禁衛兵力森嚴。

帝洛巴說道:「若是我有弟子的話,他就會將這位王子拖出來,推著他繞圈子!」

那洛巴依言照辦,結果士兵們用箭、矛、劍和石頭,將那洛巴打得命如懸絲。

士兵們走了之後,帝洛巴來了,問道:「那洛巴,你是怎麼啦?」

那洛巴回答: 「我就像沒有庇蔭保護的鹿一樣,受了痛苦,沒有什麼保護著我,快樂消失得不見影蹤。」

帝洛巴遂說:「信『我』汝身之麋鹿,實應誅伐,那洛巴!諦觀自心復活鏡,空行秘密之家園。」說完,即以手治好了那洛

巴,並給予「奪捨」的教法。

 

奪捨的教法分兩種,一般的與殊勝的。

一般的教法,可再分為兩層:

以特定物質為資助

﹒利用有力的咒語

前一種以特定物質為資助的方法呢!

主要是印度境內深諳此道的人,以一種特別的油膏塗在屍體上,或者服用一種藥物。

兩種情況都必須使用加持過的聖水才行。至於利用有力咒語的方式,因牽涉到惡咒的使用,是和真理相違背的。

 

殊勝的教法,可分為生起、圓滿兩次第。

修行生起次第的瑜伽士,於自身能顯現其所觀想本尊之相好莊嚴等,到達某種程度,透過深度定力,即可以本尊之相復活,這種定力使行者淨化惡業,並且獲得圓滿次第特殊的直觀瞭解。

修行圓滿次第的瑜伽士,能使一切的氣進入、駐留及消融於中脈,與此過程相關的四相顯現之時,行者透過心氣之力,即可為利益眾生而進行奪捨。

奪捨有許多種,本書只介紹透過生起、圓滿深道利益眾生所展現的奪捨體驗。

 

這種體驗分為頓、漸兩種情況。 

頓道,乃是指生起壇城本尊的甚深善巧方便。對上師具有不動搖虔誠及敬意的瑜伽士,體驗內在拙火光明暖流,而能了悟真實

自性之虹光身,白天時如是顯現幻身,夜晚時於夢中亦如是顯現。

 

漸道,則是關於時間、物體(奪捨所發生的地方)、與所奪之捨復活時間相關連的物體、穩定寄居新軀體內的能力,以及有意識地體驗新軀體相關事物等等的教法。

 

10、永恆喜悅

帝洛巴又靜坐了一年。那洛巴再度獻上曼達,合掌敬禮,請轉法輪。

帝洛巴說:「去找個女孩子。」那洛巴就和一位既健康又具備堅固信仰心的女子交往。

他有一陣子非常快樂,然而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兩個人就誰也不聽誰的了。

那洛巴形色憔悴,肌膚枯糙,做住鐵匠的工作。在他痛苦地承受著這種難以適應的改變時,帝洛巴前來問他:「那洛巴,你快樂嗎?」

那洛巴回答:「我因為在這個看來二元化的世間中,進行自我分裂,無有間歇,所以痛苦不斷。」

帝洛巴遂道:「輪迴涅磐實一體,致力證取,那洛巴!諦觀自心恆喜鏡,空行秘密之家園。」接著他就給予永恆喜悅的教法,所謂的「下門」教法,這也是金剛乘戒律中最善妙的一種開示。

 

此法分三部分:

明妃的本性是為起點

﹒四喜的體驗是為過程

﹒證悟永恆之喜是為結果

 

女子可分為四種,其中最好的是屬婆羅門種姓,具外內密種種相好,蓮花密壇離四垢染:

亦即無經期事、無穢氣味、無有病染、陶醉於歡情時對瑜伽伴侶不生絲毫羞赧或限制之心。

其年紀必須在十六到二十五之間。修行無上金剛乘圓滿次第的瑜伽士,覺察氣流消失於中脈諸相時,渴望即生證取虹光成就。

如是之人,將致力體驗其本身或其明妃之性。

首先,行者要激起自身性的力量,勿令退失,接著透過吸收明妃對等之力,而產生不斷的樂空覺受。

 

這種體驗的精華在於精通四種善巧:向下移動、駐留、向後移動以及飽滿。

﹒「向下移動」:如同鐵匠槌制銅鏡一啊

令四喜猶如龜行一般緩慢地由頭頂降到密輪,並依次了悟四喜之性

﹒「駐留」:像維持住暴風中的燈光般地,令行者內在對於俱生喜實相的體驗毫無間斷。

﹒「向後移動」:猶如大象飲水一般,令四喜上升到頂輪,並能使其穩定。

﹒「飽滿」:猶如農夫灌溉作物一般,仔細地令每一個毛孔皆得飽滿,體驗喜悅的極致。

 

修行此道之果,在於了悟真實自性的虹光身,此時沒有任何外在的參考點,六官所及一切萬法的實相,都呈現為無染的永恆喜

悅之流。幾天之後,帝洛巴又來了,說:「那洛巴,你根據佛陀教法而出離,做一個比丘,現在卻和一個女孩子住在一起,這又是這麼回事?實在不是你該做的事吧!自己懲罰自己。」

那洛巴說:「這不是我的過錯,是它的過錯。」於是,他拿起一塊石頭重擊自己直立之杵。他因劇烈疼痛而面臨如瀕死之境。

帝洛巴問:「那洛巴,你怎麼啦?」

那洛巴回答:「因為貪慾是眾惡之根,我重擊密杵以為懲罰,如此使我痛苦萬分。」

帝洛巴遂道:「諦聽吾言,毗瑪拉,汝應自擊,那洛巴!悟其苦樂實無異。

諦觀自心一味鏡,空行秘密之家園。」接著以手碰那洛巴,那洛巴因此而至少能夠小解,帝洛巴也給予他「那洛巴」這個名字,以及六重一味的教法。

此教法的內容主要是:一切顯現都是原始覺性的活動。

 

雖然一切都是空樂不二俱生的顯現,此覺由於自我障惑之力,而成為俱生無明,於外在方面,此無明對一切顯現生起二元分別之心,而有了因果上錯誤之行。

由於如此,就根據業習流轉,形成十二因緣的變化。三毒紛起之故,就有了六道眾生的愚蒙。只有透過具德上師的口耳教法,才能瞭解這樣的迷惑會成了某種生命型態之因。瞭解如何令超越的覺性顯現,並保任使其不離實相妙義,則一切感官顯現之境,都將住於俱生喜的戲變之中。如同羽毛在空中漂浮一般,行者行於世間,卻無所執著。對於粗、細及晦暗三種情況的境界體驗,都具一味的價值,這就是此法精華所在。

 

(資料來源:http://www.kagyutw.com/m04_04_02/m04_04_02_14.html

79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