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那洛巴傳下

 

11、大手印

帝洛巴又靜坐了一年。那洛巴獻上曼達,合掌敬禮。帝洛巴就向他瞧過去,那洛巴祈禱,請求開示。「要是想要教法的,就把你的女孩子送給我!」

那洛巴照辦,但是那個女孩不理帝洛巴。她看著那洛巴,向他微笑,頻送秋波。

帝洛巴就打她並說:「你根本不在乎我,你只喜歡那洛巴。」

那洛巴對上師的行為不起絲毫邪見,當他快樂地獨坐一旁的時候,帝洛巴問他:「你高興嗎?那洛巴!」

洛巴回答:「大樂,就是毫不遲疑地將手印做為酬金,獻給佛陀一般的上師。」

帝洛巴遂道:「無盡實相奧義道,堪受恆樂,那洛巴!諦觀自心大印性,空行秘密之家園。」接著就給予大手印妙覺的教法。

此教法分三層面:

透過秘密啟蒙法,對無生法身,也就是「根」,產生決定見。

﹒透過後續展現的智慧力,認持不滅的大手印之「道」。

﹒透過俱生關係,了悟離言的大手印之「果」。

 

真實而超越俗慮的原始智慧本來無有一物,但在種種因緣聚會下,卻可以變化出一切萬法。本智於其究竟面而言,已超越所謂的真理,就其功用性而言,它也不是所謂的謬誤。它既不起於常邊,也不落入斷邊,同時又不住於分別見中。

 

它離於八邊見,超越三重無明惑障,本無一物,卻又顯現種種因果。透過秘密啟蒙的方式,令行者直接了悟如是妙理。 於不滅的空性中生起了純淨的覺受。心在自己化現的不滅淨受中,因煩惱執著現前,而向內找尋「自我」、向外以五官攀緣,而成為分化的狀態。所謂的輪回涅磐主客二元顯現之惑,其實從來也沒有真正地存在過,這就如同夢喻一般。 顯現即為幻影,無有真實存在,能臻此境時,即可了悟展現的智慧力。

 

這種淨受無以言喻,即使努力表達,也難以如願。它光明燦爛卻一無所有,無相、無怔、無可體驗、超越四種喜悅,甚至比光明更深妙,它完全地超越,於空性中生起,而同時具足利益眾生的大悲本質。行者得臻大一味境時,即悟此理。

 

在體驗方面,行者於休息時,赤裸諦觀休息者自性,自性光明的覺受本身空無一物,離言絕慮,如同晴空般地廣闊。當顯現為五官的對境時,行者赤裸諦觀所顯之境,此乃永恆喜悅,亦為空無一物之幻影,所有境界及執以為實之物,都在同一味中。移動之時,行者赤裸諦觀移動者之自性。了悟無物可修觀的瑜伽士,完成初步階段後,就能透過秘密啟蒙之道,直觀地證悟實相,此秘密啟蒙之道並無固定客體存在,卻同時對一切惑境中的眾生起利他悲心。以上即是赤裸明見休息與移動時自性的深妙方法。「無物可作禪修」之境,雖為秘密啟蒙的一部分,然而它卻和智慧展現出的大悲以及超越世間之道等等並不矛盾。

 

般若經典中曾說道:「(住於悟境之菩薩),了知諸法空性,從本無生,於諸未明此理之有情生起大悲,而得與佛教法無有離異。」  

 

12、中陰

帝洛巴又靜坐一年。那洛巴獻上曼達,合掌恭敬,祈請開示。尊貴的帝洛巴說道:「要教法的話,就跟我來!」

他到了一片廣大的沙漠地區,悠閒地行走,那洛巴在後頭努力追趕,就是無法追上,最後,終於精疲力竭地倒下來了。

他告訴帝洛巴,由於耗盡力氣,使他瞭解到究竟真理的重要性。

帝洛巴說:「想要教法的話,就備置一個曼達。」

因為找不到水,他只好用沙來做曼達,又因為找不到可供灑用的水,他只好告訴帝洛巴自己的困難所在。

帝洛巴問他:「你的身體裡難道沒有血嗎?」那洛巴就切開自己的動脈,讓血汩汩流出。

可是他東看西看,發現仍缺少他所需要的花朵。帝洛巴遂責備他:

「你難道沒有四肢嗎?把頭切下來放在曼達中間,將四肢放在頭的周圍。」

那洛巴依言完成了曼達,獻給上師,然後,因失血過多就昏死過去。

當他醒過來時,帝洛巴問:「那洛巴,你快樂嗎?」那洛巴回答:「快樂就是將自身的血肉壇城獻給上師。」

帝洛巴遂道:「垢樂相隨無實身,應成恆喜甘露泉,諦觀自心中陰鏡,空行秘密之家園。」

 

接著他以手治好那洛巴,並給予他中陰的教法。

此教法分五個層面:

所須淨化之物,亦即認識此生的中陰。

﹒淨化過程所移之根,亦即介紹具究竟義之中搖指出明光「母親」的實相。

﹒究竟面的中陰以及其不淨的展現。

﹒道上修持「子」明光之法。

﹒證果。

 

(1) 從出生到死亡這段時期的中陰,是由宿昔業力所造成的血肉之身來渡過的;睡和醒之間的夢中陰,是由心氣結合所成的微細身來渡過的;從死亡到轉世之間的大中陰,則是由稱為「干(外門裡達)巴」的意生身來渡過的。

 

(2) 人們死亡的時候,四大一一消融,在柔和之光、強烈廣大之光以及完全黑暗之境散去後,代表完全空性的明光,將如同秋日早晨的無雲晴空般地,遍照一切眾生。這個明光就是「母親」。

 

(3) 究竟面的中陰,可分為沉滯及移動的展現情況。具有癡煩惱的沉滯狀態,乃是投生畜生道之因,具有貪煩惱及嗔煩惱的移動狀態,乃是投生鬼道與地獄道之因。三毒煩惱,即為淨化的對象。

 

(4) 修行道上的瑜伽士,經歷了氣入、住、消融於中脈的過程,三空四相現前,最後會見到完全空性的明光顯現,此光即所謂的「子光」。修行時須致力由此認識生、死及大中陰的情況。

 

(5) 修行圓滿次第的瑜伽士,要能分別兩種根器的情況,一是銳根,一是鈍根。

 

銳根者經歷了三空四相之後,於明光中氣動的那一剎那,不二心氣即具足了如來自莊嚴、佛土、聽法眾、妙法教以及說法時刻的五種圓滿相,而於報身中陰證得佛果。

 

鈍根者在光明中產生氣動之後,將會進入具有六定、六不定性質的中陰身狀態,這種狀態具有七種特徵,行者可一再地回到光明裡,於死後的二七中,證虹光成就。

若行者無法如此解脫,而將投生為人,則他會見到未來世的父母交歡之相,視此為合宜居所,於是進入母親子宮之中,由此證果。

 

那洛巴完整領受了這些教法後,就到了師利卡馬拉寺去。在當地,他打敗了所有傳佈教法的班智達。

帝洛巴內心不悅地說:

「那洛巴,書中所說的都只是字而已,那些就和小店裡賣的滲水牛奶一樣差勁。」

那洛巴遂請示心靈修持之力所成就的無染利益,以及自己是否應到東方卡馬魯巴寒林修行禪定。

帝洛巴就拿出一個天靈蓋,裡面盛滿了不淨穢臭之物,說:

「吃掉!」那洛巴只好照辦,結果看似難以下嚥的穢物,竟然十分美味。

 

他心裡就想:「有心靈支持力的時候,這堆穢物也具有涅磐八法味,沒有心靈支持力的時候,它就似乎穢惡不堪。

同樣地,不修禪定的話,煩惱就是輪迴之根,但若能禪修的話,它又成為涅磐妙樂。

因此上師的意思,就是要我為自利利他之故,修習禪定。」

此時帝洛巴說:「你想的沒錯!」

 

然後就給予那洛巴一般除障法以及轉諸行為道的教法。帝洛巴與那洛巴師徒心意乃成無二無別。

 

(四)那洛巴安置具器弟子入解脫道

那洛巴在印度西部教化了一段時間,然後向著花嚴谷附近普拉哈里地方的金山寺前進。抵達該處後,在此大轉法輪。

有一天,本尊勝樂金剛露出了臉,對他讚頌:

「以非凡語為甘露,洗淨煩惱之垢染,上師無異如意樹,由其指示淨流中,那洛巴轉妙法輪,此非凡俗之語詞。無雲晴空般若

日,驅除眾生心暗垢,具足無二心性者,那洛巴甚陶詠之!」

 

其後有一天早晨,於一片明光境中,他見到最好的徒弟馬爾巴譯師來到印度,和一位新受戒名叫般若辛巴的人住在一起。於是

他派人捎信給般若辛巴:「有個西藏來的譯師和你住在一起,將他帶到我這裡來。」

 

新受戒的那個人就和馬爾巴一起來到普拉哈里,他做了一番介紹,馬爾巴則將大量的黃金獻給那洛巴,合掌禮敬,一再地表示

敬意。

 

那洛巴說:「吾之上師所授記,馬巴洛卓堪能士,善哉汝自雪鄉來,取法降伏惡魔境。」他說著,顯得十分快樂。

 

尊貴的馬爾巴三次赴印度。

1次, 他從那洛巴處得到喜金剛的灌頂,並在上師指導下領受一切的教法、解釋、解脫道開示、大瑜伽法典諸如「密集金剛」、「當集」、諸法要義、大手印法之後,就回到西藏。

途中,由於他的書掉落河裡,所以只好轉回頭再次去到印度,並且供養許多金子給各個上師,在印度境內學法十二年,其中有六年是跟隨著那洛巴學習。

他接受了無上大威德密續教法及灌頂,而後返回西藏傳播法義。

 

那洛巴有七位著名的弟子,在詮釋經續方面,與他成就無別,七人是:

梅傑巴大師、師利桑提巴札、丹毗巴大成就者、大班智達桑提巴、尼泊爾的宜瑟巴、般若辛哈以及喀什米爾的阿卡拉悉地。

 

他有數百位班智達弟子,包括佛教及非佛教徒,例如大哲斯姆爾提、班智達桑提伐曼、加那卡拉、蘇馬提吉帝、德伐康札、那嘎吉帝以及其他人等。他的成就者弟子有八百位,囊括佛教及非佛教徒,其中有潘汀巴等人。

此外有五十四位瑜伽士受持了特定戒律,其中以班達巴為代表;還有一百位瑜伽母出現成就征相。他將所有弟子帶到解脫之

境。西藏境內著名的父續教法,就是源自那洛巴的傳承。

 

(五) 那洛巴的圓寂

那洛巴的法、報、化三身行持無量利生之事,由於具足控制四大之力,他成熟並解脫了人與非人難以計數的有情。為了將其生命結束於圓滿次第中,他於八十五歲,鐵公龍年(西元一一零零年)正月初八,在普拉哈里吉祥僻靜之地示現圓寂。

具有清淨見地的人,見到他示現五重虹光金剛身,具足三十二相、八十隨好、種種莊嚴,音樂瑞香昭然並現,此相逐漸變細,

化為究竟圓滿無生的法身,不壞之「阿」音,明光,然後完全消失掉。

對於證得種種實相層次的人而言,他似乎是成就無死虹光,如同水泡一般地從眼前消失,或可說成就金剛身,而住於此境之中。

對於業力尚未清淨的眾生而言,他似乎是入了涅磐,留下捨利之身,供後人生起虔誠心以及禮拜。當其肉身火化時,出現無數的舍利子。

 

(六) 尊貴的馬爾巴獲得口耳傳承,於西藏廣傳教法

當馬爾巴打算三度赴印度,正在收集旅途所需資財的時候,有三位身著天衣的女郎在他睡光中出現。她們要讓他這次艱辛的旅程有個好的緣起,並且圓滿那洛巴預言之意,因此說:「口耳傳承天空之花,騎在不孕母馬後代身上的勇父,灑落了言語難及的龜毛,

以無生的兔角為杖,喚起深浸於究竟實相中的帝洛巴,透過靜默帝洛巴,那無可傳示的難以言喻之理,盲目的那洛巴見到了無見的實相而解脫,聾子那洛巴究竟法身的山上,

跛腳的馬爾巴在不來不去的明光中奔跑,日月以及耶巴多傑,他們的舞蹈是眾相中的一味。

海螺向十方廣佈英名,呼喚著精進的具器弟子,以勝樂金剛為焦點,世間成為口耳傳承之輪,愛子,請不帶執著地轉動它。」言畢,她們就如虹光般地消失不見。

 

由於這個境界的示現,馬爾巴到羅波龍去,因為還有幾天的關係,一位勇父就現身於尊貴的密勒日巴面前,說:

「你長期以來修習禪定,雖已成就大手印成佛法及六法義,然而仍缺乏以很短的禪定即可成佛的遷識、奪捨特殊方便教法。」

密勒日巴尊者就到馬爾巴上師處,請求奪捨法的教授。

 

馬爾巴表示,是有這樣的法存在,但他也似乎沒學過。師徒二人翻遍了所有的書,找到許多關於遷識的著作,但是奪捨的書卻一本也沒看到。馬爾巴說:

「你所見到的境界,就是我此行的目的,我必須盡快地離開這裡(去求此法)。」

 

當他到達印度後,就找到般若辛哈,般若辛哈告訴他:「你來得太晚了,去年新月時分,那洛巴就入禪定了。上師對你讚歎有加,並且相信你會回來,而將他的鈴杵及這卷畫送給你。鈴和杵被人偷走了,但是那洛巴仍然住世。」

言畢, 就將一卷喜金剛的畫像送給馬爾巴。

 

雖然馬爾巴見到遠道而來的結果竟是如此,但因心中對上師十分地渴慕,而流下了很多傷心的眼淚。他就像是個不準會見上師的人,或是因功德不足而無法見到上師的人一樣。

他問般若辛哈是否有任何口耳傳承的教法。般若辛哈告訴他:「我連『口耳傳承』的名字都沒聽過,但由於你的虔誠和具法眼的尊者悲心一樣深切,所以你一定會見到師父,但你應該用所帶來的一切黃金作為供養。」

於是馬爾巴每個月做一次供養,法會上還有梅傑巴尊者、師利桑提巴札、魯白姜康空行、般若辛哈以及那洛巴的金剛兄弟裡裡巴與卡索裡巴。

 

馬爾巴得到的第一個授記是:夢裡珠寶臥皇旗,舞女側眼凝視鏡,鳥飛復落皇旗上,船長駕馭其舵盤,諸境之理甚分明,汝遇上師必可期!

 

第二個授記是:夢裡尊貴那洛巴,具足大象之目光,照耀西藏四方境,其眼日月相昭昭,諸境之理甚分明,汝遇上師必可期!

 

第三個授記是:夢裡螺響三山上,引領低谷眾生行,燈籠之光熾盛然,遍照人間一無餘,諸境之理甚分明,汝遇上師必可期!

 

第四個授記是:夢裡盲人受引導,離開名「我」苦沙漠,愚蒙之眼已打開,得見心鏡清涼相。 諸境之理甚分明,汝遇上師必可期!

 

第五個授記是:達摩拉扎為助益,善願力徹祈請文,圓滿修持臻一境,汝遇上師必可期!

 

第六個授記是:普拉哈里金剛地,猶如滿月清涼輪,那洛巴尊將展現,心性法身光明鏡!

 

馬爾巴得到這些吉祥授記後,甚為歡喜,遂動身前往大大小小的城邑聚落,尋找上師。途中遭遇到無數的困難,他曾被一位暴君監禁了三個月,被釋放後,他又苦尋了八個月。

 

在第一個月中,他聽到這樣的聲音:「二女騎獅逮捉汝,於日月頂載歌舞,惑夢未能欺汝否?」

 

第二個月中,出現這樣的聲音:「不策無竭信心馬,不揮精進虔誠鞭,如鹿陷入敵網(上四下古),二元輪迴何能解?」

 

第三個月:「不知師跡難尋覓,鳥過天際了無跡,猶如愚狗逐鳥影,雲何不落癡谷底?」

 

第四個月:「莫須有物為工具,疑惑蛇結永難解,心性法身究竟義,空忙只如兩頭針。(毫無用處)」

 

第五個月,他在境界中見到了上師。有個聲音說道:「不明師心空無慾,精妙猶如彩虹身,猶如盲人觀馬戲,個中變化何能臻?」

 

第六個月,他在境界中見到上師,並向上師獻上黃金曼達,此時有個聲音說: 「萬法自始本清淨,若捨實相作供養,貪慾和合金曼達,雲何不染世間情?」

 

第七個月,他在境界中見到上師坐在谷地,吞食死人的腦物。他厭惡地拒絕了骨(左木右勺)上屬於他的那分食物時,一個聲音說道:「大樂器中大喜樂,原為一味無分別,若不如是受納之,大樂盛餐永難食。」

 

第八個月,他徒勞無功地追逐境界中的上師,終於精疲力竭地癱坐下來。此時一個聲音說道:「無動光明究竟馬,毋須逐來亦不去,雲何奔馳沙漠中,猶如麋鹿戀幻影?」

 

他絕望地祈禱著,憶念大班智達那洛巴的種種事跡,心中激盪難安,一路行來,走著走著就到了裡蒙康叢林。他將一些黃金送給一位牧童,向其打聽那洛巴的消息。

那人給他看一塊留著腳印的石英石,他心中想現在就可以見到上師了,剎那間的喜悅有如萬馬奔騰一般。他狂熱地祈禱:「父子終於要見面了。」

當他見到上師時,心中的快樂好比歡喜地的菩薩一般,說話也語無倫次。他將上師蓮足捧放在自己的頭上,擁抱上師,然後就

昏了過去。醒來之後,馬爾巴將所有的黃金做成一個曼達,獻給那洛巴。

上師告訴他:「我不需要黃金。」但他仍然將黃金塞給上師。當那洛巴把整堆黃金丟到樹林裡的時候,馬爾巴心中不禁有些難

過,說:「願這些成為對真實上師寶的供養。」

 

然而,那洛巴尊者還是把黃金拿回來了,並且說:「我不需要它!這裡所有的東西都是黃金。」尊者大拇指一按,整個大地剎那間都變成了黃金。 當那洛巴被請求傳授奪捨法及口耳傳承法的時候,他問:「你是因帝洛巴的恩慈才來到這兒的。這些授記過的教法,放在普拉哈里。」

 

當被問及授記的事情, 他說:「普拉哈里大寺中,驅除瑪提無明障, 妙覺自在暖陽光,遍灑其身令解脫。」接著又說:「來!」,兩人就一起離開了。

 

馬爾巴想到上師必須及時離開而感到惶恐,又害怕帝洛巴對他們的會面感到生氣,就繞禮那洛巴請求他的保護。

那洛巴祈禱:「喔!上師尊請降臨,驅除魔女對馬爾巴洛卓——您授記之子所設之障礙。」

祈禱完,帝洛巴及眾忿怒本尊現身,手持威猛武器,驅除了一切障礙。

魔軍驚恐地合掌說:「全身都是駭人武器的可怕巨神啊!我們向您皈依,我們保證絕不傷害別人。月亮圓滿地升起了兩次,讓他騎上大乘之馬吧!尊貴的那洛巴,授記既已成就,請和非人眾生共同生活吧!」說完後,他們都消失了。

 

據說,此時馬爾巴親見雲間出現帝洛巴的半身相。

然後,那洛巴和馬爾巴就到普拉哈里去。馬爾巴請求口耳傳承的教法,特別是遷識和奪捨法。那洛巴問他:「你是想到了來求奪捨法,還是得到什麼示現境界才問的呢?」

馬爾巴回答:「不是我自己想到的,也沒有得到什麼示現的境界,但我有個叫做聞喜的弟子,是勇父向他示現的。」

那洛巴說:「真是不可思議!在雪域西藏黑暗的國度裡,竟有這樣一位大丈夫,猶如太陽照耀於雪山之上。」於是,那洛巴雙手合掌放在頭頂上說:「敬禮聞喜大丈夫,猶如太陽高昇於,北方陰沉黑暗邦。」他閉上眼睛,向西藏方向點頭示敬三次。

 

據說普拉哈里當地的山陵及樹木,也彎向西藏三次,直到現在,仍是彎向西藏的方向。

 

過了兩個月,馬爾巴已得到了口耳傳承象徵灌頂和教法。

有一天,那洛巴在天空中現出有八天女相伴的喜金剛相,然後問馬爾巴是要向他頂禮?還是要向本尊頂禮? 馬爾巴回答:「向本尊!」

那洛巴說道:「在沒有上師的地方,連佛陀之名也聽不到。千劫的佛陀,都有賴上師方得顯現出來。事實上,諸佛就是上師的化現。」 言畢,本尊相就融入了那洛巴上師之身。

 

那洛巴接著說:「由於這次事件,你的子系傳承將無法長留人間。但這卻對眾生有利益。你要歡喜,法系傳承將綿延下去直到佛法消失於世間。」

 

在一場感恩法會中,那洛巴把手放在馬爾巴的頭上,唱了這首授記之歌:「究竟廣大法界中,五方佛鳥任翱翔,懷抱宇宙君王寶。

子系傳承如花謝,妙法甘露成大川,輪迴波瀾貪慾景,雖曾眩目終自散。」

 

馬爾巴瞭解此理之後,向那洛巴行禮致敬。那洛巴立刻就和一位勇父隱入心性之境中。

馬爾巴趕回西藏,將口耳傳承的教法、咐囑等,傳給法子密勒日巴。

密勒日巴又將教法及成熟灌頂給了惹瓊巴和南宗巴,而將「解脫道」那洛巴六法傳給了岡波巴。因此,點燃了西藏雪鄉上的佛法之燈。

 

第二佛陀那洛巴,神奇一生如是述。堅志向道大雄力,由此成就無上果。

捨棄紅塵俗世間,圓滿具足戒定慧,人中之賢人中聖,闡明著論經續藏,

普拉哈里莊嚴地,尊者大轉戒律輪,那爛陀處摧邪見,住持方丈眾推崇。

傾覆諸家異端說,經論甘露遍灑揚。勇父示現十二境,境境激盪尋師心。

得遇承事帝洛巴,十二苦行無遲疑,口耳傳承及奪捨,及余法門四灌頂,

盡皆體驗如實證,無上智慧妙覺心。成就之王生平事,忠實記錄無差池。

口耳傳承精要藏,亦錄以令讀者明。蔣布毗巴吉祥地,正法千佛獅子吼, 末法時期雪鄉國,經續教法廣宏揚。

 

我,拉聰仁千南嘉,在布拉卡這個地方如實記下這個故事。

布拉卡是那裡廓松地區的一部分,在過去,密勒日巴尊者已清除此地的修道障礙,它臨近觀音菩薩時常駐錫的宗卡宮殿,阿底峽尊者亦曾在此停留,是勇父空行眾等會集的禪修吉祥地,過去、未來聖賢莊嚴之處,猶如大鵬金翅鳥的羽翼一樣寬廣。

以著此書善念力,回向這片土地上的和平富足,這片過去曾有光榮父子庫通松魯雍鐘與翁波雍那嘉商示現的吉祥之地。

願互為慈母的一切有情,得暇滿身,並能值遇無上密續的教法,幸運地為成就上師所攝受。

願由穿透外內限制的力量,本來不壞的氣脈與明點,眾生皆悟無始以來原具有的三身。

並願此書的出現,使經續教法的精華長遠地流傳廣佈、生生不息。願善增長!

(資料來源:http://www.kagyutw.com/m04_04_02/m04_04_02_14.html

 

(二)因緣撮合

78日完成的馬爾巴舍一文,晚上請小佛閱讀的時候,發現有六位大成就者進入了方老師的身體,其中有一位是梅傑巴大師,這一位大師的歷史相傳如下:

 

梅傑巴

  從庫庫堣琩綵埵^來之後,馬爾巴獲得那洛巴的許可去求教于梅傑巴,梅傑巴成為馬爾巴第二位主要上師,幾乎與那洛巴一樣重要。梅傑巴剛入佛門時,曾在那爛陀大學那洛巴大師席下修習。後來他來到毗克拉馬希拉寺,那時阿底峽尊者為首席戒師。

 

  由於梅傑巴既喝酒又泡女人,受其他僧人譴責,而遇到驅逐。

他離開時,將皮蒲團放在琲e上,然後便乘著蒲團越過琲e。後來在沙瓦利上師進一步調教之下,他完全過著大成就者不依禮教規範的生活,大家都一致認為他是大手印法的成就大師。

金剛歌與大手印傳承

  到了烈火山寺之後,馬爾巴從梅傑巴處得到兩種種要傳承的教法。

第一個傳承是不造作地唱出體驗與了悟之歌的金剛乘修持法,亦稱金剛歌傳承。

金剛歌一般都在薈供時唱,所謂薈供,就是一群密續行者于吉祥日或在密集修持幾座特別法門之後,所舉行的供養盛宴。

  傳統上,印度的金剛歌常常很短,歌詞是某種密語,就像馬爾巴第二次返回西藏之前那洛巴對他所唱的歌一樣。

  到了馬爾巴,金剛歌就變得較有敍述性,也比較長,所使用的語言亦比較直接。

最後,馬爾巴將這個金剛歌傳承傳給大弟子密勒日巴,而密勒日巴又使得金剛歌有了一些新的風格。這些不造作的歌展現歌者內在本性,它以一種無拘無束的獨特風格表達出歌者見地與虔誠心。

 

  由於金剛歌源自于修行上師口訣後所生的體悟,因此它非常深奧而直接,能轉化、點醒聽者之心。它在當下使聽者注意自心本性,其傳達的訊息是全面的,儘管歌者只唱出完整體驗的一小部分,也能達到這種作用。

 

  馬爾巴從梅傑巴處得到的第二個傳承是大手印法,這對馬爾巴本人及噶舉派而方都十分重要。

  一般而言,馬爾巴持有兩個傳承。

第一個傳承始于金剛持本初佛,然後傳給帝洛巴、那洛巴,再到馬爾巴;

這即所謂的直接傳承,主要法門包括帝洛巴四不共法脈與那洛六法

(那洛六法用衍生於四不共法脈)。這傳承中有也有大手印法。

 

  第二個傳承為間接傳承,其精要在於大手印傳承。它也是源于金剛持,但中間經過了惹那馬提、薩惹哈、龍樹、沙瓦利巴(沙瓦利),沙瓦利巴將法脈傳給了梅傑巴。

(節錄:馬爾巴奪舍)

 

這位梅傑巴大師進入方老師的身體之後,方老師第一反應就是這個傢伙應該是ET-魏!

當時即感受到梅傑巴大師的業力極重,但是家堥S有他的電話,所以決定明天早才通ET-魏處理!

第二天早床之後,方老師感受到梅傑巴大師,是被一種白色透明的毒水包裹住,而雙目似乎已經被人挖走失明?本來是希望一早跟ET-魏聯絡,但是在家找不到他的電話,所以還得等一下到法輪中心辦公室之後才能跟他聯絡!

 

早上九點多鐘,終於與ET-魏聯絡上,方老師跟他說明梅傑巴當年的特色,ET-魏直認無誤!因為過去他的婚前生活史的確是非常羅曼蒂克,既愛喝酒又愛泡女人的描述他相符,與今天的韋端的關係亦良好,碰到他都被邀請去喝酒,甚至找一伙人跟他喝酒,要把他拼到!

 

他自己也知道曾經出生在印度,並且喝了假酒一事!今天早上起床突然間自覺眼睛疼痛;兩相資料核對完全符合!因為方老師被提醒喝假酒的事,所以就使用漫天花雨的功法替梅傑巴解除假酒之毒,眼睛再以大悲水洗乾淨裝回去之後,眼睛就舒服了!

因為梅傑巴目前還有有仇敵在追殺他,所以為了避免麻煩,方老師使用冥河之水跟他泡浸,洗去他過去的記憶和業障,仇恨就消失無踪了!

 

下午一點多鐘,方老師編寫本文時,突然間感受到脖子右側血管之處被利器攻擊,後來請小佛觀察告知乃利劍所刺,對方是追尋梅傑巴八百多年而來,找到老爸身上才找到梅傑巴的信息,所以下此攻擊令!

方老師的回話對方聽不進去,勢要追殺梅傑巴除去此人,好讓自己能夠擠身進入八十四位大成就者之列,所以後來被方老師當場擊斃!除去此一大煩惱!

79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