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卡雀空行

 

(一)  因緣

713日星期五下午一點多鐘,光甫從台中趕上來桃園,接受佛母傳金剛界曼荼羅前的五方佛之基本訓練,在受訓之前先進入方老師的辦公室中,原本是希望先完成戶籍遷移的問題,但是經過基本訓練之後,慾界天才打開一條出路,方老師卻看到光甫的任脈之下,有一位婦女發出黑色的火燄,而且口中吐出許多毒蛇,不斷釋放出強烈的惡毒咀咒力量?

 

所以方老師中斷了光甫今天的戶籍遷移訓練,臨時轉向為調解這一位婦女的惡毒怨氣!

正如方老師的估計一樣,這一位婦女正是當年馬爾巴的妻子「達媚瑪」,她雖然住在卡雀空行母的剎土之中,卻正在忘不掉自己的過去,一直無法平衡心中的怨恨,也不斷的在詛咒當年這一位舅舅!

「為什麼要強迫這一個孩子去騎馬?

為什麼要送這樣的一隻寶馬給孩子?

為什麼可隣的孩子會發生這樣的事?」

 

這一位婦女全身發出黑色的惡業,身體四周圍繞了一圈一圈的魔氣,原來她就真的就是「達媚瑪?」她正在全神貫注的詛咒這一件意外事件?

 

節錄:馬爾巴奪舍

母親開口說道:“孩子!你不肯聽話,執意前往,那就答應我七個條件。

你一定要記住:

今天不可以坐在首位、不可以接受供養、不可以作獻詞演講、不可以開示佛法、

不可以喝嗆酒、不可以騎馬、中午之前一定要回來。

這七個要求是你我母子二人的誓約,千萬不可忘記。”

 

  塔瑪多德匆匆應道:“我會做到的。”便策馬離去。

  達媚瑪馬上召來四位可靠的弟子,包括密勒日巴與馬爾巴勾雷,派他們去陪伴塔瑪多德,務必要他遵守七道誓言。

  獨自留下的達媚瑪,心中生起所未有的紛亂,流下許多眼淚。她心想:“從前,這孩子為利生之故離家一個月,我都不像現在這樣心神不寧。他只不過是離開這堣@天,我竟如此不安,莫非有什麼可怕的意外要發生了?”

 

  當這位年輕的上師及侍從們抵達阿摩屈楚會場時,人們已經依照座次坐了很多排。他們一行人坐在導師席之尾,居士席之首。坐在前面有智慧的老喇嘛們懷疑是塔瑪多德來了,便派人去查問一下。那人回報說,的確是塔瑪多德,眾喇嘛們說道:“我們坐在馬爾巴大師公子的上首,無論如何都不合適。”於是他們拿起自己的坐墊,像鳥群移動隊形一樣地坐到大師之子的下位去。結果塔瑪多德仍然成為首席上師。

 

  接著他很自然地必須就榮譽席、接受供養、作獻詞演講。為了解答眾法師的問題,他必須開示佛法,因此眾人很明顯地都知道他非常博學。於是貴族們一個個來向他敬酒,態度誠懇而堅決,他沒辦法,每次都得喝一小口才行。

 

  此時,已經過了正午,密勒尊者說道:“珍貴的上師啊!俗話說‘莫待極盛方離會,會聚終以爭鬥結。’師母大部分的吩咐您都違背了,現在已經時過中午,我們一定要離開。”

  塔瑪多德回答:“兄長,大幻術師,您說得一點都不錯。”

 

  剛要動身離去,洛劄克最富有的人,也就是達媚瑪之兄,帶了一匹名叫白肩烏鴉的馬前來。塔瑪多德的這位舅父,膝下空虛,他興沖沖地牽著這匹洛劄克跑得最快的馬過來,馬上備有上好鞍具。

舅父說道:“外甥,騎上去。今天你的供施演講及開示真是精彩無比。

現在再表演一下精湛的騎術,騎上這匹巴吧!”接著就把韁繩放在塔瑪多德的手中。

 

  多德說道:“今後無論您吩咐什麼事我都照辦,但現在請不要叫我騎馬。

出門前母親交代的事,我幾乎全部違背了,若我騎上馬去,那就完全失信於她了。”

 

  舅父回答:“你的母親達媚瑪權力很大,但她還是我妹妹。我再不行,也是她哥哥。你聽母親的話,為何就不聽我的?

俗話說:‘舅父落水時,勿抓其頭髮。’(亦即不要輕視他)。

因此你無論如何要騎這匹馬才行。騎了它之後,我就把它連同鞍具都送給你。”

說完後便拉多德的手,強迫他上馬去。多德只好騎上去,他在馬背上,風度翩翩,技術精湛,足證其佛法、世法兩方面皆出類拔萃。人們前來供上許多贈禮,令他自我陶醉好一段時光。

 

  密勒日巴尊者急切地懇求多德,說道:

“師兄,您已完全違背今早師母交代之事,俗話說‘欲征服群眾離去之前得先駕馭自己的馬。’我們一定要在群眾離去之前回家才行。”

 

於是師徒們離開了會場,塔瑪多德騎著舅父贈予的馬,密勒尊者的前面牽著。

多德說道:“我並非老弱或生病之人,又不是無法駕馭此馬,不用你牽著它。你們先走吧!”

 

四大弟子遂在前面走,他們與多德距離愈拉愈遠,逐漸往下,到了斷魂穀。

路的一邊是急流,險象環生;另一邊則是亂石堆,中間有茂宇航局的小灌木。

在灌木之間有個鷓鴣窩。當塔瑪多德經過那堛漁伬唌A馬蹄聲驚動了母鷓鴣及六隻小鷓鴣,它們急忙展翅飛起。鳥翅鼓動的聲音及鳥發出的尖叫嚇到了馬,馬暮然一跳,多德便摔下馬背,但他的一隻腳卻卡在馬鐙中。

馬拖著多德的亂石中跑了一箭之遙,多德的頭被石頭撞碎,腦槳鮮血流了一地。…..

(資料來源:節錄馬爾巴奪舍)

 

(二)解套的方法

發現了達媚瑪之後,方老師指導跟光甫說,你先跟她道歉,然後再跟她解釋說:

「過去的因緣已經成為定局!今天塔瑪多德這一個孩子已經回到我們身邊來,

不要生活在過去痛苦的日子中?應該把精神放在未來如何培育他的將來!」

 

光甫這樣的一說,這一位達媚瑪的詛咒就停了下來,她開始注視到光甫的存在,但是疑惑的看了他一下,達媚瑪就開始化成空氣,再也看不見她的影像?整個靈魂消失了!

 

光甫看到這種現象,還不知道應該如何往下發展?方老師就告訴他應該持續的唸誦那洛空行母的咒語!因為在這一個咒語之中,本身並存了三位空行母的咒語:

嗡嗡嗡  沙爾哇 布打達基尼耶   別札哇那尼耶  別札貝洛渣尼耶  吽吽吽 呸呸呸  梭哈

 

第一段咒語:「布打 達基尼耶」是指金剛瑜珈母;第二段咒語:「別札 哇那尼耶」是指那洛空行母;最後一段的咒語:「別札 貝洛渣尼耶」就是卡雀空行母!

 

咕嚕鄔笛力巴大師

 

這是咕嚕鄔笛力巴大師的故事。“鄔笛力”的意思是飛行。

在德米過劄地區有一位元大戶人家,主人由於過去世佈施的果報,今生非常的富有。他住在華麗舒適的房子堙A享受著五欲妙樂。

 

有一天,天空中出現了五色的彩雲,從雲彩幻化出種種動物的樣子。他在仔細觀看時,看到一隻大鳥從天空中飛過去。他就自己思索著,如果自己也能這樣在天空飛翔的話,那該多好啊。結果他對其他事情變的不聞不問。

 

這個時候噶瑪力巴大師來到當地乞食,他就邀請啦嘛到家中接受供養。並詢問大師有沒有能夠在空中飛翔的法門。之後供養大師種種的美食,頂禮並獻上供養。

 

大師告訴他有這種法門。就給予他金剛座的四灌頂,並且開示他如下的法門:

到二十四大聖地,那埵酗G十四種藥,念誦每一尊空行母咒一萬次,並且採集每一種藥。

他又問:“這些藥都收集全了之後,我將作什麼?”

上師告訴他:“首先將藥放在銅的容器中,之後放在銀的容器中,之後放在金的容器中,這樣你就可以在天空中飛行了。”

 

他就依照上師所教導的,在十二年間採集全了所有的藥,結果他真正能夠在天空中飛行。他被人們稱為鄔笛力,以此聞名四方。

他自述了證悟的過程,即身前往卡雀空行淨土。

  這是咕嚕鄔笛力大師的故事。

(資料來源:八十四大成就者傳http://www.zjfj.org/bbs/dispbbs.asp?boardid=2&id=30432&star=9&page=7HO

 

在過去佛教中有大神通的八十四位大成就者的傳記中,超過半數以上的人物最後死亡的時候,都選擇了卡雀空行母的剎土,為他們的宗教修持目標!

 

這一種特殊的宗教選擇,方老師目前仍未知道真實的意義何在?

但是在光甫不斷的持咒下,這一個卡雀空行剎土卻終於被打開了!

方老師第一要求的是光甫把自己的前世釋放出來,因為方老師已經看到光甫的前世,即馬爾巴的舅舅被關在卡雀空行剎土的金剛地獄之中,經由天龍八部的訓練方法,重複多次的環繞之下終於把這一位舅舅解脫出來!

 

達媚瑪的哥哥衝出金剛地獄之後,方老師再指導他以時輪金剛的五行:木火土金水的種子字,按住在這二位舅舅的身上,然後再持誦時輪金剛的咒語時,讓這一位舅舅五行具足,回復當初生前的元氣!

 

(三)放眼未來

因為光甫的大兒子,約好了明天下午會到法輪中心來接受指導,所以光甫把明天的重大事項告知對方,請他合作幫忙渡化這一位前世的外甥,當年雖然因為個人的面子問題,而影響到這一位外甥無端送命?

 

但是所有的遺憾,似乎命運中本有安排!

當年藏人馬爾巴雖然獲得如此大神通之能力,但是到頭來卻還是沒有獲得成佛的果位!當年的馬爾巴似乎只有重視法術,而沒有注意到文化修養的問題?缺少了歷史文化的配合,神通只不過是一種幻術而矣!它永遠無法替代教育,也無法完成佛法之中的哲學教育,到頭來只有留下迷信神通的神話故事,而且還是深感遺憾而不能彌補的舊日往事!

 

因此他的媽媽達媚瑪,明知道這一個小孩有生命危險,卻只能使用七個誓言的要求來鎖住他,馬爾巴也明知自己的兒子會出事,因為當年在印度追隨那洛巴學佛的時候:

那洛巴試馬爾巴

雖然巴爾巴成功尋獲了那洛巴,但要從那洛巴處取得特殊教法而順利返藏,還有許多障礙須加以克服。在回到普拉哈堛熙~中,馬爾巴遇到許多非人作障,阻擋他取得不共口耳教法。這些非人阻礙因那洛巴代替馬爾巴向自己上師帝洛巴祈請,才被降伏。現在得到了傳承的加持與保護,馬爾巴才獲得空行口耳傳承勝樂金剛灌頂及口訣。這些教法乃最極內密精要,而他過去所得的法只不過是些外殼罷了。

 

那洛巴預言馬爾巴,這些教法只可傳給密勒日巴——未來的傳承持有者。

由於馬爾巴將成為現今西藏境內的傳承持有者,因此那洛巴找了個機會試探馬爾巴的悟境。他在空中幻現馬爾巴本尊喜金剛的壇城,問馬爾巴是向本尊頂禮還是向上師頂禮。

 

馬爾巴眩於本尊壇城的神妙相,忘記了自己因為與人身上師有緣才能得入法門,人身上師才是最重要的,有這種緣份才見得到本尊。

結果他向本尊頂禮。馬爾巴短暫的惑境預示其法脈將無法由親生兒子繼承。

由於這次事件的力量加上他所受的教法之力,馬爾巴大病一場,其業染也隨之清淨。

(節錄:馬爾巴奪舍)

 

所以光甫也接受方老師的意見,當年馬爾巴雖然把如此高深的佛法帶入藏區,但是藏人的文化程度只會重視魔法、幻術等可供表演的修持部份,但是對於成佛的目標卻根本沒有一點概念!所以強大的法術被帶動之後,相反部份的天魔力量亦必然會牽動到!

 

因此魔考的出現是必然的事實,只是時間上會落在何時?何地?與何人?

才會觸動到這一個魔劫,其它人都因為年齡問題太大,心智已經成熟;或者是功力問題,因為他們還練不出這種功夫來!所以到頭來必然會落在這一個最重要的孩子身上!

否則藏區就會有更大成就的人物會出世,而不是變成今天的末落狀態中!

 

了解事實的真相,也要了解歷史上的真相!

除了彌勒佛出世之外,根本是沒有人能夠突破釋迦牟尼佛的成就,單有神通還是敵不過業障的糾纏;只有突破唯識學上的成就,再加上能夠破解般若佛法的特點的人,才有資格進入成佛的行列!所以在當年唯識學的有宗被般若佛法的空宗纏住不能脫身之際,根本就不可能會有任何人可以突破前佛的封鎖,而獲得成佛的最大成就!

 

(四)空行剎土

光甫的歷史問題解開之後,因為這一位舅舅的能量太過龐大,所以產生的干擾力量也自然非常強大,因此今天光甫的戶籍遷移就無法再發展下去,所以只能暫停操作,結束了今天想做的工作!回到密壇之中參加五方佛的基礎訓練去、留下方老師一人在繼續工作!

但是卡雀空行的剎土打開之後就合不起來,方老師只看到一個大布袋被打開,旁邊還有一條粗大的金剛繩鎖住基本結構的低空位置,布袋之內還有一小撮婦女的宗教份子,處在半修煉的狀態中,有如在海洋水族館中看到水中飄浮的蛇魚一樣在隨風擺舞!

 

但是用盡其它方法都無法把它消除或者搬走?

所以只好打電話通知小孩子,是那一位的因緣請過來一下?並且把這一個卡雀空行剎土拿走或移開,不要佔駐在方老師的辦公室空間?

但是子平回報說跟他沒有關係!小仙回報說只有一點點關係!只有小佛說好像很有關係!所以只有小佛先到辦公室來研究,但是最後的回報卻是:

「只跟守護卡雀空行剎土的人有關!並無其它的關係!」

 

起初方老師聽到小佛說有關係,當時還以為可能與八十四位大成就者有關?到最後才知道全屬誤會!而卡雀空行剎土為什麼成為當時的大成就者,死後唯一的樂土選擇,似乎只是一種風潮流行而矣!實在並沒有其它特別之處,當時的修行者只要有心願未了的人,進入這一個空間之後,都會把他們的功德能力和心願貯藏起來,等到時機成熟之後就可以領回去使用,其實只有代為托管、收藏、這樣的保護功能而矣!與成佛目標完全沒有關係!

 

方老師聽到這種回答,心堶掠_了一些奇怪的感覺,因為在這一個空行剎土之中,方老師看到沙子所掩埋的地區之下,是隱約透出一具一具的棺木和屍體,自己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感覺?所以就請小佛向這一位保護空行剎土的人詢問原因?

對方回答:「空行剎土是不能承載棺木和屍體的,他們有些這樣的做,是會破壞空行剎土的功能!會引發出很大的問題?他身為守護

者、亦不知道如何去處理這種問題?」

所以方老師就反應說:「我可以使用冥河水把他們的屍體沖出剎土,這樣做合宜嗎?」

 

守護神說可以!所以方老師就運用冥河水沖入卡雀空行的剎土中沖洗出多具棺木和屍體,而剎土的空間看起來就比較乾淨,沒有看到沙堆和沒有看到垃圾,而且空間也開始緊縮成一個小布袋?

等到方老師再回家的時候,再詢問小仙她與空行剎土有什麼因緣時?

小仙在這一個空間之中尋找到一個自己前世的頭蓋骨和一支金剛鈴,但是卻看不到金剛杵,方老師再指點她可以搖鈴試一下,再看有麼反應?

結果小仙仙在搖鈴之後,金剛鈴釋放出強大的吸吮力,不久之後就把失去的金剛杵吸了回來,小仙收到這樣的禮物心中產生奇怪感覺?好像心情、感受、和性格都跟平常不一樣了!但是一時之間卻說不出來?不知道如何去描述和如何去分割不同之處?所以那就算了還是不要去說?只要感覺到那是快樂的事情就可以結束了!

(*舊的卡雀空行剎土就這樣消失了!)

714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