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燄摩天風雲

 

(一)  因緣

731日星期二下午,居住在龍潭的碧珣帶著她的兩個小孩到法輪中心,請方老師替她的孩子看病?

她的老大昨天突然間發燒發冷,情況似乎是非常嚴重;她的老二則經常容易鼻子出血?

這兩種疾病的出現讓她這一個媽媽會擔心,所以在請教了桂蕾的意見之後,馬上帶過來給方老師看?

 

方老師把今天的文章寫好之後,原本已經想回家了,但是還不到下午三點就想回家似乎早了一點,所以稍為留在辦公室中等待,

結果看到佛母回辦公室時才知道有這種安排?要說的話還沒有說完?碧珣就已經到了辦公室門口!所以馬上就替她的小孩看病?

 

兩個小男孩年紀都還很小,正在唸小學,老大長得非常俊俏,上一次媽媽帶他來請方老師診斷是否心理不正常,

當時方老師的記錄是:「這個小男孩是vitas類型的天才,屬高級藝術家特質的孩子!

他所表現出來的行為風格,喜愛獨立思考,不喜歡迎近其它比他低俗的人!

這種反應其實是非常正常,那是媽媽不了解這種天才孩子的特質,所以才出現親子之間的磨擦!

媽媽碧珣是接受師範學院出來的標準教學,所以對特殊兒童的天才型特質完全不了解!

所以是媽媽必須放下行為學派的操控教學方式,改用人文主義的自由方式培養,才能夠培育這一個小男孩成為天才!….

 

         

今天這一個小男孩生病了,是明顯受昨天夜裡方老師等人處理燄摩天時,所引發出來的問題?

方老師細心審視之後,發現到他的身後有一名燄摩女在操作,她故意把這一位小孩的名字列入黑名單之中,

所以讓小男孩變成被通輯的對象,然後再來威協他要補捉他!

事實上是這一隻小妖女春心盪漾,故意用這種方式來吸引對方注意,以這一種卑劣手段來控制對方,以求達到她的追求愛情的目標!

 

所以被方老師捸到她這一種惡劣行為,申斥她再以這種方式做事必然會接受報應,

事後順手把小男孩身後的一夥年輕人全部都全部釋放出來!

男孩身上的發冷和發熱之氣得到外洩,頓時就開始燒退,原本坐著都沒有體力,必須躺著才會舒服,

現在他的身體和精神都開始好轉,可以坐起來說話了!

 

原來每一次法令的實施,都會有某一些人從中作梗,利用他們的職權和中央有著相當距離,因為有了空間的隔離之下,

他們就膽敢明目張膽的放手做他們的壞事,然後再把罪惡業障垃圾都丟到中央的頭上,可真是非常可惡的族類!

 

(二)  水淹燄摩天

晚上十點鐘的時候,桂蕾突然間打電話到方老師家?詢問有關碧珣的孩子之事?

原來是晚上回家之後,碧珣的老大又再突然間發起高燒,一時情急所以打電話告訴了桂蕾,

再由桂蕾打電話到方老師家中,報告老師說明孩子又再發高燒了?

 

方老師聽到電話傳來的影象,是燄摩天其它比較老的官員,他們是曾經參與當年封印彌勒祖師前世屍身的相關人員,

因為這一次的追討問題把他們迫急了,後來他們又知道碧珣的孩子已經獲得方老師除去污名的事,

所以就群起來把這一個小孩子綁架,要求方老師亦照今天下午的方式幫助他們除去惡名,可以置身於事外?

 

桂蕾告訴方老師事件時,方老師也就把今天下午所發生的小故事告訴了她,讓她知道今天晚上所碰到的問題其實是另外一回事?

但是今天晚上如果接受這種綁架方式,就會發生類似韓國人質,被中東的塔利班回教份子綁架一樣,

將來大家的孩子都會不斷被人綁架脅持,這種事情會沒完沒了!因此、就這樣的事必需花一點(預定十分鐘)時間,

才可以決定如何處理?

 

然後方老師就召喚小佛緊急相量討論,如何因應這樣的一回事?

小佛探測了一下他們的人數,發現數量眾多,昨天夜裡沒有把他們消滅的原因,是因為他們不怕火燒,因此躱過了一劫!

但是他們的身體卻怕水,所以方老師就馬上動用到冥河水沖洗過去,這些狂妄的燄摩天徒眾,被冥河水一沖魂魄就全部都被收走!

 

方老師的冥河水再沖洗到桂蕾家中,才發現桂蕾家所聚合的反抗份子,其實是碧珣家的二十倍之多,早在兩天前就聚合在這躱難?

所以這兩天桂蕾都感覺到脖子不大舒服,處理完畢之後剛好是十分鐘,桂蕾打電話來的時候訴說:

「剛才把電話掛了兩分鐘開始,就開感受到強大的能量變化在她的家中出現?

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現在就已經安定下來了!」

 

方老師把剛才發生的事,告訴一遍給桂蕾知道,同時也提出了建議:

「桂蕾應該在她的身體堙A設下燄摩天和忉利天的辦公室,因為太多的公文傳遞到她家裡,卻沒有人收發公文,

所以累積了一大堆公文,把她的後腦都阻塞不通了!」

 

桂蕾依言設立了兩層辦公室,就開始感受到堆積如山的公文火速的被消化掉,今天讓她知道樓上樓下的觀念,

有人在接掌辦公就不會如此荒廢了!

 

81日早上十點鐘,碧珣自己打了一個電話來找方老師,告知孩子的燒雖然有點穩住,但是卻還停留在38℃不退,

孩子的身體還是很虛弱無力,所以請教方老師如何處置?

 

方老師從電話中看到的景象,是有一大堆的屍體飄浮在她的家中,昨天夜裡被冥河水淹死的燄摩天惡徒,

屍體都留在她的家中沒有被收走?

所以方老師先把昨天所發生的兩段故事,全部告知了碧珣,讓她完全了解事實!

 

然後再要求她命令身上的黑闇天女,把門戶打開,請燄摩天的執法者進入家中把屍體運出去!

在處理的過程中,方老師看到門戶和窗戶都貼滿了符咒?

原來是她的黑闇天女害怕他人尋找到她家尋仇,所以自行在門戶上和窗台上貼上了符咒,

因為這一種舉動就阻撓了執法人員不能入內搬運屍體,最後導致她的兒子復原受阻,屍體搬空之後碧珣自己也感覺到身上壓力消失,

才把心情穩住!她不知道是否應該送兒子去看醫生,所以打了一個電話去問桂蕾?

桂蕾回應她說:「法界的事情是辦妥了、人世間的事情還是可以去看醫生!這樣才能讓自己安心!」

 

(三)  三級魔考

佛母因為在730日星期一晚上,彌勒尊佛的前世屍首火化之後要進入一真法界時,背後的天魔大亂衝出阻撓了彌勒尊佛的前進,

方老師請佛離場的時候,卻反駁上師要求,自認為可以完全有能力操控身後魔軍,所以要留在原觀禮不願意離場?

 

結果讓魔軍大亂衝出擾亂會場,即時被格殺的魔軍有八十萬人,佛母被方老師斥罵離場,但是她出外到客廳之後已經受到了重傷,

接連兩天都沒有精神做事,全身都乏勁沒有元氣,所以第三天沒有上班留在家中休養!

到了第三天(昨天)中午方老師吃完飯後才回家開始跟她結案?

 

方老師檢視法界記錄:

「慧蓮佛母連續不聽上師勸阻,觸犯多次違規越軌之重項如下:

(1)    擅自當眾教導弟子修練冥河水,引發了鬼青苔的突發事件!

(2)    擅自教導五方佛弟子修煉登頂之術,無視弟子之根基不足,而獨自進行偃苗助長的方法,超越了五方佛的基本訓練範圍!

今天又因為不聽上師命令,自知身心修練不清淨,卻違抗並反斥上師之離場要求,導致八十萬魔軍失控而全部被法界所殺,

但是到了今天已經三天時間,卻仍然沒有表示正式的道歉!

所以目已經被法界記有兩大過,如果再出現一次大過失,慧蓮佛母的金剛界就不用再傳了?

因為她的傳法上師資格會被收回,失去了這一個資格,則完全沒有能力去傳任何密法!

慧蓮佛母妳知道自己所犯之過失嗎?」(佛母回答:知罪、也接受!)

方老師:「妳首先應向諸佛菩薩認罪懺悔;然後再向八十萬的魔軍懺悔!」

佛母回應說:「是他們出錯,為什麼卻要我向他們認罪?」

方老師:「因為妳身為八十萬魔軍之領隊上師,卻根本不了解自己部隊的特色和毛病?

只為了自己一時之貪念,卻讓自己的部隊全部喪命,完全不了解軍紀一事!只要他們一旦出錯,上師都要全權負責不能推搪!

今天是因為妳不肯離場所致,當然魔軍所發生的任何事件,所有責任都歸在妳一人身上,法界之靈體均沒有肉體,

妳不離場他們就不能擅自離場,妳連這種關係和現象都全不知道嗎?」

佛母對當天晚上之事情,本來心中不快,她的心中只以為出場稍有延遲,為何要去承擔如此重罰?

八十萬魔軍不受控制,也不是她去意命令的?那都是他們自己的行為失控?

 

但是一聽到這種言論,就知道是自己因為貪嗔痴沒有戒斷?

忘記了自己身上的責任,所以馬上承認錯誤觸犯過失,願意接受法界處罰!

並開始對八十萬魔軍懺悔,請求他們的原諒,這個時刻法界對慧蓮佛母身上所設的封印,才開始慢慢化解,

連續兩天兩夜全身都失去了法力的感覺,才開讓她獲得轉機!讓她真實的體會到法界辦事態度之嚴峻,

根本不會理會妳今天的身份和成就是什麼?是對是錯黑白分明一點面子都不會給!

 

方老師指導佛母,先行替八十萬魔軍療傷止痛,但是傷痛雖然可以恢復,小佛在旁邊卻指出還有一項重要的處分沒有做?

所以還不能結案?

所以最後方老師再指導佛母去整頓魔八十萬軍,跟他們說明白:

「如果對佛母沒有信心的人可以自行離場,不必再去支持佛母接受以後的傳法魔考?」

結果有大量的黑色能量,從地底下衝出,飛上高空才開始消散,過了三分鐘才停下來?

這一次的魔軍出走,大約走掉八成左右,只有二成的人會留下來,似乎又再證明魔軍之中也接受二0 0 的法則做選擇!

 

(四)  股市風雲

81日星期三,今天下午兩點鐘,是ET-魏的時間,中間講述討論了周邊人物的變化和反應,最後才回歸到他的眼睛問題治療?

ET-魏自己覺得頭部右側上方有一個蓋罩住?方老師跟他認證時發現北方毗沙門天財寶天王的雨傘!

 

今天練功的方法,方老師把海人族的訓練方法告訴他,山高訂在三百公尺以下的海島,結果完成訓練之後,

ET-魏與海人族的關係開始建立,才發現ET-魏眼睛之內部,出現許多黑色點狀的血跡?

這些血跡血班早已經乾枯結成難以脫離的污跡,而這些血跡的來源,其實都是在股票市場之中活動的散戶,

他們經常被吸血鬼大戶施以恫嚇拐騙的方式引誘,讓他們吃了許多大虧,被咬得鮮血淋漓血液四射,

雖然ET-魏本身並沒有使用過如此方式操盤,但是金魚缸中的股票風雲,翻開來看都是斑斑血跡,

所以在ET-魏的眼睛內部,四壁都灑滿了黑色乾結成焦塊的血跡斑點,這些黑色血斑唯有請這些海人族來幫忙,

才能夠替他清理,「解鈴還是繫鈴人」只有海人族的人士才能夠清除他們同類的血跡,其它人是不可能碰觸到這一區塊?

 

ET-魏接受海人族的清潔工作之後,原本今天眼睛內部有一種緊緊不能放鬆的感覺,卻終於可以放鬆了,

所以認定海人族的工作,真實的可以幫助他視力的康復?但是底線到那奡N不得而知了?

 

後來方老師又再露機觸動,想起了「白手口抄」上的記錄,所以把大藏經圖書第六冊找出來,

翻開了白手口抄上千手法的文字記錄給他看讀,然後再解釋日精摩尼珠和月精摩尼珠的特色和意義!

最後才跟千手觀音要求給他兩顆摩尼珠,把它放入眼中產生了一種巨大的變化?

 

日精摩尼珠之內的黑色烏鴉,進入眼球之後就自行飛出水晶球,進入第一識的世界中化成大陽高照的景象;

月精摩尼珠的蟾蜍進入眼球之後,就自行打破水晶球鑽入水中化成月影,然後引出了第一識的天空之中出現了一個月亮!

 

原來日月尼珠是做這樣用途的,但是第一識的眼識之中,雖然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太陽和一輪明月,

但是實質上並沒有讓ET-魏的眼睛馬上變成正常人的眼睛,目前ET-魏的眼睛發展,其實只是病情穩定,

不再出現任何惡化的現象?但是受傷的視網膜和黃斑,細胞復原卻並不是那麼的簡單就可以恢復?

而他的視力目前介於正常與不正常之間,因為黃斑曾經出現過損害破裂的記錄,原本都一直慢慢的進入惡化狀態,

最近接受的各種治療訓練之下,漸漸出現了一些神通反應,對事情的預知能力變強,對事物的分析能力更為準確,

所以方老已經跟他驗證,通過了本中心的阿闍梨考試要求,神識可以自由出入三界和進出外太空而無所窒礙!

 

今天結束了各種訓練課程之後,回家之後突然想起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多聞天王給他一把雨傘,是否指示請他使用寶傘的開合,示意給海人族的訊息,讓他們知道那一支股票是張開傘;

有那一支股票是合起了雨傘?給他們這些正確的資訊可以讓他們不要再被吸血鬼欺騙或威嚇,

有足夠的智力去應付真假虛實的股票問題,幫助他們翻身脫離險境,如果將來對寶傘的使用能夠實驗成功的話,

還可以帶他們去打仗,對付那些貪心的假吸血鬼!

 

因為ET-魏和方老已經同時確定,高級進化的吸血鬼在股票市場之中,只負責調整股市的軌道正常化,

而不會隨便伸手進去撈錢,只有假吸血鬼才會耍手段,哄抬拐騙威嚇一般散戶,讓他們陣腳大亂之後,

好從中獲取得個人的暴利!這些嗜血分子終於會有一天接受制裁的?最好就由ET-魏出馬把這一項工作完成!

 

(五)  揠苗助長

佛母在五方佛訓練中,因為椻苗助長的教學方法,剛開始佛母並不承認過失,但是今天卻由方老師發現了真正的問題,

因此全部都要記錄出來:

1)翊菱出現身體不舒服,腰部幾乎要折損?

審視原因:因為根基沒有修好,就做喜馬拉亞山之登頂的行為,所以全身的功德福報都會往上空拉上去,變成頭重腳輕,

腰背慾斷的感覺!

方老師替她修正山峰高度,只要爬登三百尺的高山和海人族打交道,這種不舒服的感覺就消除了!

2)住在南部屏東的妍怡,參加過五方佛訓練之後,身體也呈現虛脫反應?

妍怡之原因與翊菱相同,但是卻在前面就先出問題,但是因為目前尚有其它問題纏繞住她,所以要等待解決的問題仍多!

 

3)桂蕾今天下午四點半鐘,突然出現在法輪中心,告知方老師身體出現嚴重窒息反應,

佛母告訴她可能與上星期五的五方佛的訓練有關,但是她自己看不到答案?

方老師審視原因:發現她的身體福報和功德都往飈,所以身體形成根基淺薄,本來有一顆巨大的皈依樹在身後,

但是現卻因為體形變異,只有一段細小的樹根連繫,所以後面出現一位天魔手上拿著斧頭,要把這一顆大樹砍下來?

 

方老師看到這一種情景,馬上回應給桂蕾說,妳對妳老公說一句對聯:

「月宮丹桂連根拔;不許旁人拆半枝!」你是這樣子的想法嗎?結果對方就停手下來,不再砍她的樹幹了!

 

方老師再說一副對聯:「趁著廣寒宮未閉;整個明月抱回來!」月亮已經在你的旁邊,你還想要什麼?

 

難道真的要像李白的詩一樣:「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難道你希望嫦娥飛奔月,后翌射日才能滿足嗎?

 

說完這三段詩文,這一位天魔就開始軟化了,放下了斧頭捉住了嫦娥,因為他終於知道不須要砍月中丹桂樹,

因為整個明月早就抱回家中,所以不須要后翌射日,也不會有嫦娥奔月的故事發生!

 

方老師突然間知道一位天魔,其實是唐代詩人,所以他聽不懂白話文,只認詩詞和工整的對聯,所以無法直接用白話文來解釋,

幸好早年曾讀柳先開與倫文敍的典故,今天才能夠借用對聯解決問題!

82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