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學習障礙

 

(一)  因緣

85日星期天上午七點多,方老師已經到達法輪中心上班,開始整理自己的資料,並且觀察網站的Messenger 是否有其它弟子上網了?

原因是三界火宅的問題一直在燃燒,方老師要了解還有什麼人受到影響而警報尚未解除?

 

今天美國的育豐終於上網,因為他已經收到猩猩王國和三界火宅的文章,研讀之後再與方老師聯絡,

把他周邊的法界眾生都以五陰熾盛的方式超渡,經由五陰皆空釋放出劫火之後,才全部解除!

 

不久之後晉豪也出現在法輪中心,因為他今天是法輪中心會員大會之中的籌備委員的總幹事!

所以就早上先到現場視察,方老師看到他的狀態比前好轉、氣色也不錯!所以問他今天是否要準備驗關和出關?

 

晉豪很高興的回答,要盡力試試看!

然後就把手邊的工作安排妥當之後,就先進入壇城打坐補充自已的資糧,然後才準備接受方老師的驗關?

 

當晉豪準備妥當之後,進入方老師的辦公室驗關時,剛開始時並不能夠掌握到標準的發音方法?

方老師就問他的想法?你對發音的基本想法是什麼?

 

晉豪回答說:「我在發音的時候,想法是先行匯集能量,然後再衝出去!」

方老師聽到這樣的回答後,先搖頭告訴晉豪說:「這樣的程序錯誤、不會成功!」

 

晉豪馬上問老師說:「錯在那堙H應該如何修正程序?」

方老師說:「首先應該了解有什麼力量干擾?

干擾清除之後才可以使用你剛才的想法去闖關!」

 

方老師說完之後,就將電腦上的資料給他看,方老師找出了胎藏界外金剛部院的西院,諸天菩薩的資料排出之後,

方老師跟晉豪說:「你自己找出干擾你的法界眾生是誰?」

 

結果晉豪很快的就從網頁上,找到羅剎女和大自在天這兩個項目,指認出找他麻煩的人就是這兩位!

而方老師看到他的反應也很滿意!所以就直接告訴他:

「羅剎女是你的媽媽傳承;大自在天則是你自己的來歷!

你準備要用什麼方法去解決這個問題?讓他們不會來干擾你?」

 

(二)  成功出關

85日星期天上午,晉豪就是這樣接受方老師的指引,一步一步的完成他的出關過程,跟他的媽媽羅剎女溝通;

再跟大自在天溝通明白,接受大自在天的血緣,他明白過去自己過去長期處在排斥媽媽!

排斥大自在天的血緣關係!排斥自己原來是天魔之子而下生!所以各種心理的壓力把自己擠壓得不成人形,

只要承受不了的時候就來一段失踪遊戲,把手機關掉!不接電話!也不接受任何信息!等到事過境遷的時候才願意出來?

 

因此、在彌勒閉心關的最後兩週,星期六的查驗進度就始失踪?出關的時候也不見踪影,今天終於在種種因緣湊合之下,

解開了他自己的心結,願意面對各種問題,挺身而出獨自一人接受一次方老師的驗關!也接受天魔之子的血緣加諸在身上!

 

因為心境成熟,今天他才知道大自在天的天魔,其實正是瑪哈嘎哩(吉祥天母)的父親,原來大天魔之子女,

只要努力修持也可以獲得大成就!信徒根本不會在意吉祥天母的父親是否大天魔!

 

完成了第一段的法界因緣,晉豪就接受了認祖歸宗的血緣關係,獲得法界的支援,無數無量的大自在天天魔之子都開始匯聚,

準備要幫助晉豪過彌勒心關!而晉豪一步一步的體認到自己的梵唄發音,正在一步一步的進入調高吭雄壯的位置上,

體會到承認是天魔之子並沒有什麼不好?反而獲得了正面的龐大力量加持,讓他逐漸完成了方老師的發音要求:

「累積一百萬的咒語持誦力量,將音波轉化為光波的規定!」

 

最後晉豪的發音出現很大的改變,原本是很有壓抑的低沈聲音,漸漸變成雄厚高吭而廣濶的音波,

他滙集了一百萬個小小的大自在天在身體、也匯集了母系的羅剎女、以及曾經觸犯戒律出家之後卻去結婚生子的僧侶,

組合成一個強大的能量體衝出身體中脈之外,轉化成點點金光,脫掉了累世以來的黑色罪業,轉化出光明的一面,

完成了今天彌勒閉心關的出關過程!

 

接著下午就是法輪中心的會員大會,這一次的大會表示阿逸多法輪中心已經走過了歷史,進入了第六個年頭,

會員大會之中選出了新上任的九位理事成員和四位監事如下:

理事長:黃桂蕾           副理事長:黃梓琦   鄭光甫

  事:黃佩梃   武庠蓁   黃湘懿   張曉釧  (候補)李敏芬   蘇躍玉

  事:馮世昌   林素玉   黃棋安   (候補)呂益昇

 

完成複雜的選舉大事,法輪中心選擇到人道素食餐廳中用餐,部份參加的人員因為另有要事,先行離去!

但是因為今天參加出席的人員都有頭痛不舒服的反應,所以離開之前特別請方老師指導他們進修五陰皆空的禪修法,

把體內的五陰熾盛的問題解除,把體內的劫火放出來之後,身體就開始恢復正常!

素玉離開中心回台北之前,跟方老師打了一個招呼!說出近日身上的拙火消退,火燄不容易燃燒,而且會出現身心煩燥,

口乾舌燥等反應,今天看到方老師所寫的猩猩王國和三界火宅兩篇文章才知道為什麼?

修練完畢之後,劫火消除全身清涼,症狀全部消失不見了!所以很開心的離開法輪中心回去!

 

(三)  學習障礙

欣予今天是從南部趕上來,時間剛巧能夠參加法輪中心的餐宴,全體成員盡情用膳之後才各自回家,

回到家中方老師特別告訴欣予,既然到了方老師的家中,就要自己把握時間去學習,不要虛耗了自己的時間?

 

後來欣予就直接請方老師跟她講解:三界火宅的宗教大事?

 

方老師跟欣予解釋:「一般宗教的道場只跟信徒講述經文,但是卻沒有講及訓練方法和用途,

其實過去的佛法標準是需要透過文字般若、觀照般若和實相般若三個程序,才能把整個佛法學好!

但是傳教的高僧大德,卻只會把焦點放在經文解釋上,而根本不知道實際的操練方法和如何證實他們的說詞是對是錯?

因此佛法的內容,其實就分成兩個部份在發展:一個是教義;一個是術的訓練!

 

許多人使用神通不敵業障這一句話,來排斥了術的訓練;卻不知道教義單獨存在,是完全沒有意義的事!

教義必須有完美的術科訓練,才能用術來證明教義的存在價值!

反過來說:如果單用術科來發展佛法;它又會落在外道的框架中不能自拔!

 

許多人看到了神通人物的毛病;卻看不到沒有神通人物出來證明之後,宗教根不就不能存在的事實!

因為沒有神通就沒有了神佛!沒有神佛又何來宗教?……

 

方老師講到這堙A子平剛好洗完澡進入房間中,坐在地板上旁聽,所以方老師就開始轉入了另外一個話題?

在大學生活中應該如何去學習?

        

方老師說出當年在政治大學唸書的時候,剛好風雲際會出現好幾位非常好的教授,其中憲法一科也出現了一位曹教授,

他上課的時候經常只是用聊天的方式把憲法的精神,與我們現實社會的日常生活中有何關係?

而且在下課前的十五分鐘,總是讓學生自己發問任何問題;如果學生不問,就改由他來挑學生回答問題!

 

因為這種教學方式,所以讓方老師當時選上這一科的時候,原本只是單純的要爭取一些學分交差矣,

唸心理學的人根本就不會太在意憲法與我們的將來會有任何關係?

所以只要找一些教授不大點名的學科,也去找那些不會去當學生的教授就勉強可以過關了!

誰知這一個教授真的是利害了,他用這一種方法教學就是每天上課都與學生打擂台,把學生都逼急了,

所以寧願胡說八道亂擠出一些有理沒有理的問題,把教授的咀巴阻住了,讓教授回答問題總比由教授挑學生來回答問題好過!

所以有理沒有理的問題就順應而生,學生每一次下課之前必定飽受煎熬,來一個腦袋刮起風暴!

因此學生都很專心上他的課,不敢亂踰課!

 

(四)  如何教育自己

當年方老師在政治大學上課時,就碰到許多不同特色的教授,這樣連續刺激下來,到了大三才漸漸把自己過去學習的習慣改變,

進入了真正的學習狀態,而學習能力才開始進入了高峰狀態,畢業的時候已經把自己過去在唸高中時期,種種的不良學習性修正!

 

事實上大學教育的意義:就是要讓我們在這樣自由的四年時間中,擺脫了過去古老的不良學習慣性,

要在教授上課的過程中,接受一個全新的打擂台的挑戰概念!

 

事實上教學相長的觀念,在大學時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基本概念!

許多大學教授,其實只是因為教育部的指定科目,而分配到不同的課程上任教,他們經常不一定是這一個科目的高手,

但是經由責任分配的方式(當然你也可以稱之為分贓方法),所以才組合出教授和學生的匹配關係!

 

在這一個關係的建立過程中,不要一開始就認定教授就是殺手、他必定會想儘辦法來把我當掉?

所以最好就讓自己慢慢的消失在他的眼角中,當他看不到我就不會把我殺掉!

如果有這種想法,你在這一個科目上必定拿不到高分,而且非常容易被當掉!

 

事實上學生不是弱者,也不是天生會被教授吃掉的糧食甜品或點心,你也可以武裝上場大顯威風,

只要你懂得學生的最大武器是什麼?

提出問題是學生的權利,在提出問題的過程中,有幾簡單的問題可以重複使用:

例如:

這個課程對我們有什麼功能?為什麼要我們去學習?

這個科目學不好又會變成怎麼樣?

這個科目學好之後又能怎樣?它的配套方法要學那一個科目才可以完全發揮?

 

學生問這些題目其實是很簡單的問題;但是教授回答這問題的時候,卻經常是很不簡單的回答!

因為有料的教授和沒有料的教授,就在這種問題回答上暴露出他們的致命弱點或者他們內在的威能!

透過這些簡單的問題發問,就是學生與授教之間的交鋒作戰,對一些沒有備課、能力又不足的新任教授,上課壓力就變成很大?

但是相對來說:這些教授對發問題的學生來說,就不得不另眼相看!要去了解他是一個好學生;還是專門來跟他跟館的敵人!

但是經過長時間的相處,你只要讓他知道不是要存心跟他找渣,但是卻喜歡在學術上跟老師打擂台,

最後這些教授必定會喜歡你這樣的學生,不但不會把你當掉,而且會暗中保護你過關!

因為任何一個學術擂台,這些教授就是台主,挑戰者就是學生!如果學生上課反應不熱烈、他們也會很覺沒趣;

如果出現這樣敢作敢為的學生主動挑戰,打擂台就可以熱烈興奮,在振奮人心之下,課程就教得更好更精彩!學生就不會打瞌睡!

 

方老師說到這堙A突然間喉嚨之間痰聲大作,全身發冷往上直衝!所以馬上進入洗手間清洗一下才出來繼續說話,

但才說兩句又再如此發作,經過三次往返洗手間之後才停止!

 

事後方老師對子平說:「你當年修成佛十號的時候,支持你成就的就是那些頹廢、灰色人生的中黜學生,

你唸大學三年的期間,似乎都已經把他們遺忘了,今天才有機會讓他們衝出來!」

 

子平想起三年前修成佛十號的時候,的確是由這些問題學生匯合起來,全力支持他才讓他通過考驗的,進入大學唸書之後,

的確是把他們全部都忘光了?所以今天才會讓成績單變成這樣爛,那真是罪有應得了!

因此趕緊入定替他們服務,告訴他們不要害怕教學,只要懂得詢問上述幾個問題:「為什麼要學習?

學會對我有什麼好處?老師是怎麼做到的?…….

你只要敢去問!你就不會變成問題學生了;可能出現的是問題教授?他們必須要好好應付學生的問題?

應付那一天會被學生問倒他?…..

 

子平經由這次的對話之中,學習到提問題原來是學生的權利,任何一位教授都沒有權利去剝奪學生的提問題權利!

因此提問題根本就是學生的最有力武器,為什麼還沒有交戰,學生就要捨棄自己的武器而向教授投降,躱到老遠的地方去避難呢?

最後讓自己變成中黜生,失去了接受教育的權利!

 

勇敢的把自己的問題提出來,丟給這些教授去思考和回答,訓練他們的頭腦不要太呆智?

不要讓他把焦點放在書本上,也不要讓他把精神只放在筆記簿上,學生可以主動打破了教學的範本,

能夠有機會打破教授的觀點之後,才會讓學生享受更多的智慧、獲得更大的成就!

而事實上,有真材實料的教授,他們最喜歡碰到這樣的學生,因為只有這種學生的出現,才會讓他們跨足到更大的成就上,

歡喜都來不及了!又怎會隨便去把這種學生當掉呢?你們應該好好把握最後的兩年時間,讓自己出人頭地吧?

86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