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太平盛世

(一)  因緣

831日星期五,法會結束算到今天已經是第五天,一般而言法會結束的第五天應該是如意燈會最先燒完,

但是昨天晚上第四天方老師臨回家之前,卻發現這些燈都燒得比往年慢,也許應該說是這次比較耐燒!

因此回家之後放心不下,自動回到法輪中心來值夜,但是當天晚上卻睡了一個非常好的覺?

 

在往日法會結束之後,因為業力的滙聚,那些因為沒有因緣、跟不上法會的法界眾生,都會圍觀在壇城之外,

坐在那媯市旓鷛|,有如廟會之時,風雲際會也會吸引許多乞丐,等待伸手跟香客討一個吉利錢!

所以前三天是業力最重的日子,這些業力幾乎要一個星期左右才會開始散乾淨!

 

但是這一次法會結束之後,業最重的時間只有星期二下午,來了一大堆外道份子不守本份,鬧場弄得有點烏煙障氣之外,

其餘的時間都沒有太多的變化!

因此值夜的人都感受到只有法會的兩天業力比較沈重外,其餘的時間都很輕鬆,

尤其是新佛時代的文告和憲政時代的文章發表之後,這些破戒和尚、天魔、外道三大類的份子,都得到完美的安置效果,

所以這一次法會結束之後,幾乎就沒有看到乞丐伸手跟路人討飯吃的場面?

 

所以方老師這樣敏感的人,睡在法輪中心一個晚上,居然會沒有任何眾生來騷擾,簡直是安靜得不得了!

也真的是有點不大適應?

 

以前的點燈法會,法會上的冤親債主,都會應用點燈發出的能量來支援他們飛升的力量,

所以法會中點的燈都會有許多眾生圍繞在燈蕊旁,排隊吸滿能量好像在人世間的加油站一樣,等候排隊的人甚多;

這一次等候在旁的人幾乎都看不見了,因為諸佛菩薩對法界眾生的所有限制,

今年全部都取消了,所以他們不必輪班排隊去加油,可以直接白日飛升到達他們所希望到達的目的地!

因為不需要加油就可以直飛,當然不會看到加油站裡大排長龍的景象!

但是在沒有業障輪候的結果,油燈反而燒得更慢?平常法會到第五天的早上,就已經有一堆如意燈可以燒完;

這一次可能到第五天晚上,都看不到油燈會燒盡的局面!

 

但是反過來思維,就是今年的中元節法會,做得實在是太完美了!

在這次法會上的安排,佛母慧蓮動了天魔族受法,也讓普巴金剛的大法,正式結束了普巴橛之諸魔行動和功能,

法界把普巴橛正式廢除功能之後,這些諸殺魔族所引發的仇殺怨氣從此就正式宣告結束!

 

慧淨上師在法會上,以六祖惠能和神秀的偈言,揭破了天魔外道之間的假面具,正式把外道的標籤拿走,

再以一李白的唐詩「古意」,以女蘿菟絲共生古老之松柏上為題,正式結束了外道和正道之間的裂縫:

君為女蘿草、妾作菟絲花、輕條不自引、為逐春風斜、百丈托遠松、纏綿成一家、

  誰言會面易、各在青山崖、女蘿發馨香、菟絲斷人腸、枝枝相糾結、葉葉競飄揚、

  生子不知根、因誰共芬芳、中巢雙翡翠、上宿紫鴛鴦、若識二草心、海潮易可量!

 

慧可上師在法會上,舉出破戒和尚的困境,強調了戒律讓人類受害,因為戒律的條文不合情理,也不合時宜,

但是卻自我設限,限制了後人之修改和閱讀,所以幾乎大部份的佛教僧侶,都不容易把戒律守好!

所以在不必動到戒法的修改原則下,我們可以接受職業專業的制度,僧侶只不過是服務於人類與諸佛菩薩之間的橋樑而矣,

只要專業能力受到大家喜歡和推崇,例如濟公傳裡面所描述的濟公和尚,他雖然是每天飲酒吃狗肉,

但是仍然可以受到民間之崇拜和接受,因此在制度殺人的情況之下,我們是樂于接受他們可以變通為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一樣,

在下班之後可以過著私人的生活,把不能改變的制度變成職業專業的要求,以減輕宗教歷史上的一大包袱!

 

因為這一次的法會共修,伏魔三法的應用都沒有採取強硬的功法去把敵手擊斃,所以在法會進行的時間內,

幾乎都沒有任何流血事件發生,所以採用的方法都是懷柔手段,因此原本伏魔三法在密教部都是極為強悍的誅法,

幾乎會誅殺所有的天魔、外道和妖魔鬼怪,但是這一次全部都變成懷柔政策,因此法會結束之後就變成太平盛世,可以歌舞升平!

 

(二)  壇城建設

830日星期四晚上,一般弟子是共修的日子,而前任的理監事則行使最後一次理監事會的功能,前會長秉翰是由軍旅出身,

官拜營長才退伍,由於他每次舉辦大型活動都會嬴,所以人人稱之為:「嬴長!」

 

今天理監事散會之後,就完全符合軍政時期結束的宣示,會長的職權則交由財源天母的代表人接任,所以在太平盛世的時間,賺錢理財、顧家照顧一家老小,整頓家園就變成主要的發展方向,所以方老師也在此發表一篇重要新聞報導!

 

壇城改建最新消息

 

茲因最近參加法會人數劇增,由美國、香港、以及南部地區北上參加法會之弟子眾多,但是壇城容納人數有限,內壇之能容納六十人,外壇也只能容納二十人,尤其是在用膳時間,和中午休息時間,倍感擁擠不堪使用!

所以新任之理監事,已經趕在826日中午,中元節法會的第二天!

由新任桂蕾會長緊急召開臨時坐談會,討論將密壇擴充,把原先的分隔牆壁打開,變成一個完整的巨大空間,把內外壇之分隔牆拿開,則空間擴大將可容納一百二十人左右,才可以應付目前的實際所需要之功能!

 

因為原來空間不夠,所以打算另外再租用旁邊一個五十坪的單位,將理事長辦公室、會議室與方老師之辦公室,均移往新承租的單位中執行業務,讓慧可上師與慧淨上師兩位上師,可以有上師之專用休息室可用!

 

新會長辦公室,空間比較寛大,日後才可以用來招待貴賓和大功德燈主的休憩之用!

新承租單位的空間,在常態時可用於小團體獨立教學空間,或者是兒童嬉戲室!

在法會期間,可以提供弟子作:休息、用餐、以及遠道弟子打地舖之功能!

 

所以當天理監事仝人會議中,全部都認可這次的提議!準備密切的進行!

 

829日星期三早上十點鐘,會長已經獲得房東自顯之承諾,以特惠方式租用旁邊的另外一個單位,配合法輪中心的需要使用!

 

同時在當天上午十一點鐘,也有一位從台北下來的室內設計師,由於他在前一陣子參加過法輪中心的共修,了解法輪中心的宗旨,所以自願不收取任何設計費用,可以全力支援相助壇城的擴建工程!

 

目前雖然改建工程費用尚未出爐,但是一波又一波的反應,都在顯示法輪中心深受大家的愛戴,在風評甚佳的情況下!計劃先由法輪中心率先支付其中百分之二十經費為首,其餘墊付款項剩餘的百分之八十,則可以開放給大家以贊助方式,讓有意捐獻佛事功德者,可以贊助這一次的改建工程!

 

本次捐獻之收費方式,一旦經費款項數字湊足,即行自動停止收取後來到達人士之捐贈費用,以達到專案專款專用,以避免有藉故歛財之嫌疑發生!

因此捐贈經費之名額有限,有意共襄盛舉者,請及早行動,避免向隅不被收納!

(以上之細節及內容,以法輪中心對外之正式公告為準!)

 

 

(三)  金剛界曼荼羅

壇城擴張改建之後,本年度國曆1027日舉行的金剛界曼荼灌頂法會,前面第二屆、三屆和第四屆的金剛界弟子,

都因為壇城之容量加大,可以順利報名參加觀禮隨喜功德,回味當初受法時之景象!

其它沒有接受過金剛界密法灌頂的弟子,則依戒律所限不能參加!

 

這次的金剛界傳法,因為事前已經開始長期籌劃,而新五方佛的訓練也已經開始了一段時間,

另外參加這一次金剛界的弟子,事前都經過佛母嚴格的篩選把關,意志不堅定的人都被拒絕報名,

目前三十七尊的主尊名額已滿,因此只有慾觸愛慢四個空缺而矣!

 

這一次報名參加的弟子,除了有遠從美國來台的阿娟之外、尚包含了香港的光仔(伊娃的丈夫)、

最近還有居住在奧地利的張弛,都排除萬難申請到台參加!由於張弛的加入,變成同時擁有雙重身份的張弛,

他也成為大陸的唯一出席代表人選!有非常殊勝的意 義!

 

這次能夠參加報名的弟子名單中,都有非常強大的背境和能力支援,真是未曾開跑就已經先轟動!

礙於金剛界曼陀羅密法尚未開跑之前,這些重要的名單都不能事先對外公佈,以免造成報名者的煩惱和干擾!

 

只是看到這一份名單,甚至連方老師自己都會自嘆不如!

因為能夠讓這些人物自願參加這一次的密教灌頂法會,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只有預先恭賀法會吉祥圓滿,所有弟子都能夠法喜充滿、資糧具足!

 

這次慧蓮佛母傳的金剛界曼荼羅密法灌頂,剛巧是依附在這一次的中元法會之後進行,因為受到法會的殊勝功德所驅動,

可能會出現一次重大的變化?

 

慧蓮佛母雖然所帶領的人選,都是以天魔族為主角,但是這一次的灌頂法會,實際上已經變成集破戒和尚、天魔、外道和許多清淨散人(也可以說是清淨懶人)於一爐的最大成就者相會的一次盛事!

所以連同出現的壯舉,可能法界會同時安排一次,妙法蓮華經中所記錄的:「成佛授記!」

 

依方老師之研究心得,當年古老的法華大會之上,本應該是舉行金剛界曼荼羅的密法灌頂,

因為金剛界曼荼羅的三十七尊古佛排列組合,正巧是符合蓮華中央的蓮蓬頭圖樣,

因此「妙法蓮華」即是「妙法蓮花」的絕大理由之下,如無安排特殊的「蓮花密法灌頂」加持之情形下,

是不應該出現五方佛示現的成佛授記!

 

一旦方老師的研究合理的情形下,這一次的金剛界曼荼羅灌頂法會,如果能夠順利完成,就有可能會同時引發出現五方佛示現的:

「成佛授記!」 

方老師這一種推論是否會實現?目前就只有等待需要時間來證明了!

 

831日完稿)

 

(四)美麗的文學

晉豪是從網上看到方老師的文章之後,先開始跟方老師用文字聯絡交談,最後才決定進入法輪中心的弟子!

進入中心之前,他的文筆是寫得非常好的年青俊才;但是進入之後卻觸發了長期潛伏在內心世界的自卑感,所以已經有三年寫不出文章來了!

今天方老師準備把本篇文章送出之前,卻首先看到晉豪寄來的一篇文章,閱讀後發現他已經克服了自己嚴重的自卑感,可以走向山河大地的壯士了,所以方老師把他的文章附錄在本文之後,請大家閱讀之後,再給他一點掌聲鼓勵!

 

20070804-2007080820070831

晉豪的信-修法心得

在這幾天的日子裡,我開始體會什麼叫做「信仰」,在日常生活中信任它、仰賴它是我認識上的定義,但文字上的定義如何變成實相,是一直以來自身非常大的障礙與關卡。

 

所幸在淑惠師兄的協助以及在背後護著我們的  慧如金剛上師的把關下,雖然延緩了兩週才出關,對我來說是一個真正的重生,因為一股信任的力量從心中不斷地油然而生,一些不必要的念頭想法漸漸的放下,剩下的就只剩下彌勒祖師爺的臉孔法身在眼前,唯識佛剎土的亮光在那兒放光透照全身,不必特意去思考到底要如何做,不必在心裡堆積一大坨沒啥營養的計畫,而是開始去習慣這股存在的力量,開始警覺到代表這股力量的上師及法源之根本絕對。

 

順著這股力量去加深對於自己、對於這個世界的感受,會發現原來很多事情如果不懂得如何開始,永遠都是在繞路,並且有可能愈走愈偏遠。

 

    這次歷經了前佛最後一批勢力的魔考,對象是過去出家犯戒的族群,由於前佛時代的轉換,這批群眾成了一個沒有未來、希望的族群,也許是佛菩薩看準了這批勢力,在醞釀與觀察中自然形成了一個考題,去配對相關的代表性人物。

而在能力與地位皆輸的情況下,它們只有選擇扮演一個賭徒的角色,把身家性命功德壓在只有輸沒有贏的賭局上,創造一個輝煌形象的激情釋放,一吐幾千年來累積下來的壓制與不快,盡情的表現出賭盤上的爾虞我詐、挑撥操控,期待著一聲「全梭了!」的自信叫喚,把存於人類色、受、想、行、識的淤泥垃圾挖濺出來,蔓燒出一片烏煙瘴氣的「劫火」,作為舊勢力戰壕中最後一股的狼煙。

 

    而我自己可說是介於新舊勢力的結點,嚮往著新勢力的霸業卻綁縛著一大堆舊勢力的餘毒,在我的心中總是存在著一個傲慢的角色,不停的積存廢料與垃圾,不願意消化吸收,只把這堆死滯的心識物質當作腐敗的財富,置身於軟黏的糞坑中提高自己的安全感,當負面的角色遇到負面的環境後,沈重的無明反而讓當事者有種解脫感,而過去的我就在這種安慰和享受間建立起一個龐大的心理王國,坐鎮之中位高權大,卻永遠是在自己內心封閉的世界。

 

    要和這位仁兄撇清關係,多年來的心理次級酬賞的利益瓜葛,是讓我打從心中抗拒與閃躲的,所以屢次在佛法修持上與金剛上師心理治療的過程中反反覆覆、起起伏伏,雖然愈來愈認識心裡這個大怪物,而且出離跳脫的心態也愈來愈堅實,但是遇到關鍵時刻還是力不從心,無法掃除內在這個不良程式。

幸好多年奮戰的經驗讓我更加熟稔教戰守則,那就是:「該殺就殺、該斷就斷、不懂別裝懂、不存婦人之仁」,簡而言之就是尊重仰賴心理治療威權的特性,協助治療師突破自己心防弱點,選對邊了這場戰爭才有獲勝的餘地,而且根據佛法了脫生死的精神,那必定可以在殺殺生生、生生殺殺的過程中得到置死地而後生的效果,讓治療水準可以盡量昇華的存在主義的境地。

 

    閉心關的那段日子裡,我再次面對與活化自己的情緒,以前的我不願意承擔很多人性的反應,似乎在個性上也養成了壓抑陰沉的習慣,修法的過程中掃除了一些表面的垃圾,也讓我再次發現自己對內心自己的矛盾關係,那是種極度的崇拜依戀,相對的也是極端的厭惡仇視,過去一直有這樣的感覺,只不過老是會被一些外在的家庭相處關係擾亂,而這次我真的明白由於自己放不開自己,所以已經把力比多傾注於自己內在角色身上,儘管認知上面可以瞭解這個原理,但是若沒有實際的能量移動,在排除擾亂較清晰的狀態,只是會將內傾的現象表現的更袒露,若沒有配套的處理治療,我覺得拖過一段時間後,要不是就是以自我防衛機制來障住自己的焦慮恐懼,要不然就會往分裂解離那的方向去作自我釋放崩潰,因為人真的不能在一個困惑疑問中待太久,除非它不是人(被心魔佔據了)。

 

這次在淑惠師兄協助的過程中,我鼓起勇氣把自己交給她,說明最近我強烈的感受非常討厭自己的自己。她使用了心理治療的空椅法,由我和空椅那頭的內在自己對話,傾聽對方的聲音,我這次大膽的把它的話表答出來:

「你們人類有什麼了不起,搞了那麼一大堆事情還不是都是貪瞋癡慢疑,

你們這些成就者上師都是在作白工,充其量也是在滿足你們自己……」,

 

而淑惠師兄也不客氣的回答:

「你以為自己有多清高清淨了?!你才是個垃圾堆、滿身業障!

而且你有人的身體嗎?你可以修持嗎?你是隻鬼!連身體都沒有能做什麼?」

 

在這樣的打擊下,這位仁兄對於自己的處境的包裝不攻自破,淑惠師兄也順勢帶領我作個深度的大掃除,透過最近「色受想行識、五蘊皆空」的指標性修持,將五蘊與九識做個體內大環保!

 

    在過程中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神通不敵業障的實地體會,在觀察每個識的狀況時,其實自己會習慣用眼睛去看現象但不懂的用心感受,所以往往會落入停頓遲鈍的空白狀態,在淑惠師兄的提醒下才轉換處理的模式,以一個「法、理、情」較成熟的角色去面對所遇到的身心現象,配合長期在金剛上師對與法界禪天基本常識的薰陶與各式族群事件的修法經驗,其實我們能嘗試的作法已經比其他法門宗派多太多太多。

 

所以我也認為只要懂得將法界這套運作模式可以良好運用在日常生活工作之中,其實已經常常是在作模擬實驗,若能在身心領域得到自證、他證,以及上師證,在實際的人世中往往實相般若才會實現出來。過去因為在這位仁兄的統治之下,前四識都變成了一個個大垃圾桶,所以導致自己在第五識後行動力上欲振乏力,這次總算也「冤有頭、債有主」的給他結案、大快人心一下。 

除此之外,在清理第七識的時候,我看到了許多存在於識中的癌細胞,好多好多聚在一起的小球藏在這個空間,幸好這次全部出清,要不然可真是未來非常嚴重的治癌因子。

 

更難能可貴的在處理第九識的時候,我找到了和彌勒祖師爺的因緣,在這個空間我發現了一艘艘不能用的太空船,都變成了大型的太空垃圾,追究其原因原來過去我這個族群就是彌勒弟子,在拜於彌勒祖師門下的時候,祖師爺給了我們一堆七彩寶石作為信物,而這些寶石就是這些太空船的啟動鑰匙,但我們卻因此起了貪盜之心想據為己有,沒想到日後卻不知如何啟用,又捨不得離開這些高科技的設備,結果是人財兩失,巨大的太空船反而變成一個個垃圾場,作為一個垃圾管家絕對是搞得人神不寧。

 

於是也在淑惠師兄的協助下,我們個個俯首懺悔,將寶石盡數還給了祖師爺,並且對於祖師爺累劫累世以來不離不棄的胸懷更是感到萬分感動,痛哭流涕,趕緊再三跪拜重回祖師爺的懷抱中。

 

    處理的翌日也就是本屆會員大會,在忙完會務之後也進了  慧如金剛上師的辦公室進行驗關的動作,正如上師在文章中的描述: 

85日星期天上午,晉豪就是這樣接受方老師的指引,一步一步的完成他的出關過程,跟他的媽媽羅剎女溝通;再跟大自在天溝通明白,接受大自在天的血緣,他明白過去自己過去長期處在排斥媽媽!排斥大自在天的血緣關係!排斥自己原來是天魔之子而下生!所以各種心理的壓力把自己擠壓得不成人形,只要承受不了的時候就來一段失踪遊戲,把手機關掉!不接電話!也不接受任何信息!等到事過境遷的時候才願意出來?

 

因此、在彌勒閉心關的最後兩週,星期六的查驗進度就始失踪?

出關的時候也不見踪影,今天終於在種種因緣湊合之下,解開了他自己的心結,願意面對各種問題,挺身而出獨自一人接受一次方老師的驗關!也接受天魔之子的血緣加諸在身上!

 

因為心境成熟,今天他才知道大自在天的天魔,其實正是瑪哈嘎哩(吉祥天母)的父親,原來大天魔之子女,只要努力修持也可以獲得大成就!信徒根本不會在意吉祥天母的父親是否大天魔!

 

完成了第一段的法界因緣,晉豪就接受了認祖歸宗的血緣關係,獲得法界的支援,無數無量的大自在天天魔之子都開始匯聚,準備要幫助晉豪過彌勒心關!

而晉豪一步一步的體認到自己的梵唄發音,正在一步一步的進入調高吭雄壯的位置上,體會到承認是天魔之子並沒有什麼不好?反而獲得了正面的龐大力量加持,讓他逐漸完成了方老師的發音要求:

「累積一百萬的咒語持誦力量,將音波轉化為光波的規定!」

 

最後晉豪的發音出現很大的改變,原本是很有壓抑的低沈聲音,漸漸變成雄厚高吭而廣濶的音波,他滙集了一百萬個小小的大自在天在身體、也匯集了母系的羅剎女、以及曾經觸犯戒律出家之後卻去結婚生子的僧侶,組合成一個強大的能量體衝出身體中脈之外,轉化成點點金光,脫掉了累世以來的黑色罪業,轉化出光明的一面,完成了今天彌勒閉心關的出關過程!

 

    我出關了!我這次真的走出自己苦臭不堪的心理王國,非常感謝我遇到的一切,若沒有彌勒這個法門,我不會獲得真正的重生,我不會打從心底接受我的背景,而且這次在中元法會功德圓滿結束後,在我們的心中已經打入一個沒有天魔外道犯戒的預防針,未來有的是無限的光明與希望。

 

晉豪  2007/8/31  完稿

 

831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