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財神蒙難記

 

(一)  因緣

116日星期二早上九點鐘,方老師開始入壇修財源天母的前行法,因為今年阿逸多法輪中心的重陽法會,

時間就訂在本星期五晚上點燈,星期六九點鐘就正式開始,在法會前三天的時間,法會的本尊都必定會守時先來報到!

 

方老師一坐上傳法的寶座,就已經感應到財源天母老早已經到場,但是在壇城之中卻聞到了一陣血腥味,

有一支普巴杵卻冒冒失失的闖了進來,所以方老師就請慧蓮佛母上座,優先處理她的普巴杵!

 

原因是闖進壇城的普巴杵,現出了藍色綠松石的花紋,雖然普巴橛的鋒利尖頭變成比人身還要巨大的體積,

但是這一支普巴杵的式樣很特殊,只要看過佛母使用的普巴杵,就可以鑑定出她的用品,

這一支普巴杵自從上次中元節法會傳完普巴金剛共修法之後,就已經封印在家不再使用;

卻很明顯的表示慧蓮佛母放置在家中的普巴橛,有駭客進入杵中作法,偷用佛母的法器來作怪,所以才會出現這一種異常現象!

 

慧蓮佛母進入普巴杵中察看,內堨X現一位紅衣喇嘛,他表示目前正在籌備年底的普巴金剛傳法,

卻意外發現法界之中所有的普巴杵都不見了?找了好久才發現慧蓮佛母這一支普巴杵,還存有強大的靈力,他進入杵中之後才看見:

原來所有的普巴杵都躱在佛母這一支普巴杵中睡覺,所以他進入之後就使用他的法力來起動這一支普巴杵,

想把它全部帶走,但是卻無法完全的駕馭,所以才會讓這一支普巴杵闖進入了法輪中心的壇城之中!

 

慧蓮佛母就告訴了這一位喇嘛說:過去藏傳密法的金剛行者,一直以使用普巴杵的方式來欺負天魔,是一種非常錯誤的行為,

事實上大部份的天魔族類都是善良的群體,只是他們的身上不幸烙有天魔的血統而矣,

也許他們的身口意表達方式看起來有一點粗暴,卻並不是每一個都會傷人;

同樣的在金剛行者之中,也存著許多只低著頭去收取顧客的金錢利益,而網顧以普巴杵去擊殺這些對象,

成為密教行者之中的冷血殺手,這些冷血殺手比起天魔族來就更加可惡有千萬倍,

所以自今年農曆七月間方老師已經把普巴杵的誅殺天魔功能廢除,所以法界的普巴杵已經不再行使誅殺天魔的職權,

所以都在這堨藋v,沒有人可以驅動它們去殺人!

 

(二)消失無踪

雖然佛母如此清楚的說明,但是這一位紅衣喇嘛並不相信佛母之言!

他認為世上沒有人能夠停止普巴杵的誅魔功能,所以想以自身強大的法力來爭奪這一支特殊的普巴杵!

所以不識抬舉的傢伙惹火了慧蓮佛母,所以就以星際銀河的力量起動所有正在睡眠的普巴杵,

讓他們變成流星雨一樣射向紅衣喇嘛的身上,以及他身後的強大傳承!

 

結果就有如蝗蟲過境一樣,這些不知好歹的宗教人物一瞬間就消失無踪了!

他們根本連招架之力都沒有機會使出來,戰爭就已經結束!但是強大的流星雨力量卻已經引起了其它教派的重視,

紛紛出動他們的力量來爭奪這些普巴杵回去使用,所以方老師指導慧蓮佛母把普巴杵分解的方法,

讓它們在一瞬間完全消失於這一個法界之中!

 

因此就在這些密教行者的錯愕中,龐大的流星雨普巴杵突然在法界出現之後,又再離奇的全部突然間失去了踪影,

正是來無踪去無影,好像這一個世界中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任何的變異!只是一陣強風吹過之後,水池上吹起了一陣波瀾漣漪,

然後就俏俏的失去了踪跡!沒有了風、也沒有了波瀾漣漪、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方老師看到事情已經有了結果,所以又再繼續了解財源天母的根本問題?

突然間發現財源天母的體內,重要的脈輪之上都有一支普巴杵鎮壓住,這些普巴橛都是由不同的教派大師修法時留下的證據,

顯示各大教派都以同樣類似的方法,使用普巴杵的威逼手段,去壓迫財源天母去替他們的教派運財!

 

有了這些犯罪的證據,方老師就開始執行特殊的密法指令,本年度的中元節,方老師只是讓法界執法的普巴杵,

不得任意誅殺天魔族;但是這一次的證據,卻表示有更多的宗教領袖人物,違規使用普巴杵來威脅財神家族,

迫使他們行使不當的法界公權力!

 

雖然這些宗教人物已經老早作古,但是證據會說話,是誰的普巴杵,在每一支法器之上都有他們的名字,

所以每一支法器的主人都逃不過這一次的災難!因此在方老師的策動之下,在世上所有的普巴杵,

連同沒有使用過誅殺行動的鎮山之寶,任何的普巴杵之內的守護神全部都要撤清回法界,一支都不準留在人間!

 

天魔族中被誅殺的對象,如果是自己做錯事的就自認倒霉去陰間報到;如果沒有做壞事卻被他人誤殺者,

都可以出來尋找他們的仇家對象,以血還血以頭還頭,執行大自然的原始法則!討回他們久已失去的公道和人心!

 

天魔族和財神族本來都是居住在慾界天中的第六層-他化自在天,所以天魔與財神歷來都是老鄰居,

他們之間雖然會有點過節或者爭吵,但是天魔族本身也在某一種程度上,做到了保護財神族的功能,

今天凡塵之中的金剛行者,趁著誅殺天魔族的招牌,卻偷偷的走進入財神府綁架了財神的家眷,

以普巴杵的威力迫使他們就範,強逼財神族替他們宗派效勞,這一種行為其實比起天魔族的惡行來說,還可惡過一千倍!

 

因此,天魔族只是為了保護財神家族而設立的守護神,正如古代宗教神話小說之中所描述的一樣,

所有偉大的秘密寶藏,老天都會安派一條毒龍或者怪獸來保護這一個寶藏,只有經歷過千辛萬苦、通過重重考驗的人,

才有資格進入這一個寶藏之中收取他應得的財富!這個時候,所有的天魔毒龍和怪獸都會自然失去了它們的踪影,

讓這一位幸運兒點收他自己的寶藏!

 

(三)暴力討債

在人世間的金錢糾紛之中,社會之中也出現了暴力討債集團,雖然欠帳的人千不該萬不該欠債不還;

但是一旦出現暴力討債集團的時候,警方都會出面來處理,他們捍衛的不是欠債的人,

也不是專門來對付債主派來的人馬,警察公權力只是用來保護弱小的社會族群,如果擁有公權力的人參與討債集團,

這一個世界就黑暗得不得了!

 

財神族群也許在社會上很招搖,更甚的人是好色貪財樣樣都行,但是金剛行者因為自己想去發財,

就動用法力去擠壓財神給錢,卻是違犯靈界的法律,因此金剛行者從事威迫方式取財的行為,是錯誤的行動,

而各大宗派的宗師以自身宗派的利益,來威脅財神從事運財的方式也屬於違法的行徑,

罪證並不因為個人身份的不同而有所差異,所謂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所以無論是法王或者創教祖師,

若以身觸法當受法界之法律裁決,因此各大道場的封館封派的行動,都會在法界審查終結之後,

老天自有妥善之處置和安排!

 

但是藏傳密法之中,唐卡上經常繪上大黑天(黑瑪哈嘎喇)腳踏象頭財神取財,已經成為藏人的模仿對象,

因此錯誤的思想觀念,可以導致偉大的密教佛法進入淪亡之處,大黑天的唐卡圖像正好暗示了密法的修行者,

可以合理的使用黑社會的作業方式,可以利用自身的武力、法力和暴力,跟象頭財神夫婦要錢!

不給錢就給他們一些壓力,直至財主對方把錢吐出來為止!在人世間正好就是暴力集團討債的手段如出一徹,

所以不好的宗教榜樣正在社會之中流行,這些密教部的宗師都需要付起很大的責任!

 

所以方老師在今年農曆七月間的中元法會中,把所有的大黑天和吉祥天母,方老師都把鎖在他們身上六根的封印解開,

解除了黑色的封印之後,他們全部都變成白色的天神,他們過去替佛教所做的事業已經夠多了,把他們全部釋放回去重獲自由,

有如美國林肯總統解放黑奴一樣,希望他們日後不要再受人類的驅策,去做傷害財神族的事兒!

 

但是真正要傷害財神族的人,其實不是法界的諸神,而是貪心不足的人類自身,

修行者原本是應該以修心養性的生活方式來渡化人類的貪婪本性,想不到卻因為修持過程之中,

產生了偉大的神力和法力之後,讓這些修行人變了本質,變成比人類更貪心的惡人,

借著種種宗教神秘的力量去滿足其個人的慾望,反而變成社會之中的毒瘤!甚至成為非馬上切除不可的癌症時,

的確是宗教上的悲哀憾事!

 

(四)法律保障

財神族因為擁有運財的特殊能力,結果卻成為法界的受害者,雖然他們自身的行為當然也會有其不是之處,才會招來橫禍,

所謂匹夫無罪、懷寶其罪!犀角招禍、象齒焚身、鯊魚因為魚翅好吃而惹禍、熊掌熊胆因為價值不菲而被獵人屠殺、

所以許多珍貴的動物日漸絕跡,人類世界如此,諸天神佛的世界也就如此!

 

這些法界之中特異的族群,其實都需要有完整的法律來保障,過去沒有人重視過這些神類的生存空間和意義,

那是因為世人不知道人類如何可以去保護財神家族的安全,今天的法律常識,已經可以讓我們知道環境可以立法去保護,

瀕臨絶種的野生動物可以立法去保護,當然也可以立法去保護這一些族群不受諸天神佛的欺侮和壓榨錢財!

 

但是!今天要我們去建立一條特殊的財神保護法,就會牽涉到應該派誰來管理和守護的問題,

這些守護神正如人世間的保全系統的工作者,這一個強大的保全系統又應該由誰去買單付錢?

這些錢又可以使用到什麼時候就會用完?下一次立法的時候是什麼時候?

顧主關係終止之後保全人員就沒有薪金可領,他們是否會成為下一任的大黑天?

以其今天強力的武裝和能力,並且他們熟悉財神家族生活的形態之下,做成更大的傷害?

 

所以方老師最後選擇了一個最簡單的處理方式,替財神家族安排了一塲特殊的法會,可以讓這樣的一個難題,一次就搞定,

永無後顧之憂的解決方法!也許目前有點小小的秘密,必須到法會之上才會正式的公佈答案! 

117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