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業障與菩提

 

()前言

「業障是菩提」這樣的一句話,也許很多人都聽說過的話,在佛教的經典之中也會不斷的出現在眼前,但是對於一個「滿身都是業障」的人來說;我們要如何讓他知道其實他是「滿身都是菩提」呢?

 

假如如果有一個傢伙告訴你說:「我的家埵n窮、我的爸媽對我又很凶、我的男朋友不愛我、他只是不想花費,把我當著妓女來可以白嫖、我目前很缺錢用、我這個月的房租都付不出來、因為我付不出錢來,所以目前斷水斷電也斷了電話線!還有…………….?」

 

那你要怎麼樣跟他說明:「她滿身的業障、其實將來都會全部變成菩提呢?」

 

如果你碰過這樣的一種場面、也許就不會相信佛經上的這一句話了?

如果你碰到類似的場面不只出現一次的話、你甚至可能懷疑說這樣一句話的人,究竟是不是那一條神經壞掉了,天下那有這樣的道理?業障就是障就是業障、它又怎能變成菩提?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探討:

人類因為內心世界的自卑感,讓個人失去了許多競爭努力的機會,所以演變成自卑情結,讓自己變成軟弱無能的人!

但是另外一方面,卻因為有人感受到自卑的恥辱,所以非常努力的去克服自己的陃習,由於不斷的努力:改變了身體的體質、改變了自己的行為模式、改變了自己的思考模式、結果改變了自身的缺陷、讓他自己獲得很大的成功!

 

所以業障對不同的人士來說,它們的定義它是可以隨著人類的行為思考模式而產生不同的改變!所以人類面對各種困境的時候,當沒有柴火可以燃燒的時候,人類找到了煤炭為替代品;當沒有煤炭可以燃燒的時候,人類找到了石油為替代品;當沒有石油可用的時候,人類也可能找到其它的能源來替代?這個過程都可以採用業障就是菩提的說法來形容、如果是窮到大家連飯都沒有得吃的時候?那就是告訴你再大的菩提樹再也會長不出菩提!

 

因此業障還就是業障、菩提樹還是長不出菩提!

 

分花拂柳琴還在、不見伊人枉費心!

 

因此不懂得如何操作運化業障的人,有如面對著一把好的琵琶、看到一把好的提琴,但基礎上自己是一個不會演奏音樂的人來說,百萬名琴只不過是掛在牆壁上的一把裝飾品,除了去買一張CD回來聽意樂之外,其實能夠做的事也只不過如此而矣!

這就是業障還是業障;菩提樹還是長不出菩提!

 

()專業能力

在三十年前居住在台灣,經常會聽到許多的地方會鬧鬼,但是經過了方老師二十年來的努力研究了生脫死之後,利用許多次法會的功能把台灣地區的野鬼大部份都超渡乾淨了,除了山區媮晹酗@些鬧鬼的房屋之外,大部份的都市都不見鬧鬼的事項出現!

 

甚至法輪中心的上師帶弟子到墳場去修煉的時候,也不容易碰上比較凶狠的惡鬼!

結果社會人士遺留下來的靈療問題,種類上比較偏於宗教衝突的後餘症居多!

例如身體上的癌症治療處理過程中,經常會發現是過去宗教衝突時,因為雙方不和鬥法而遺下來的普巴杵,因為時日久遠而逐漸變成癌症發作,所以宗教法器要命的頻率會出現比較高的反應!

 

今天方老師進行宗教的一清專案之後,這一種宗派鬥爭所遺留下來的後餘症在理論上就會大量減少!

但是消除這些歷史障礙之後,並不表示人類已經可以安居樂業了!

因為功能改變,環境改變之後,人類身上的另外一種疾病卻開始抬抬頭。

 

過去的靈療時代,能夠使用天眼能力去診斷病情,讓那些平凡人看到非常羨慕,每一個病人都乖乖聽命,無論他有多高的學歷,他有多大的財富,甚至是有多高官職,他們都不能不在你的面前低聲下氣,真的是很了不起了!

 

但是方老師今天發現天眼的能力,對許多新發現的病症根本無法診斷出來,其中最具特色的疾病就是宇宙星際傳入的疾病,使用天眼的能力基本上是診斷不出來!

 

前一陣子金剛界傳法的時候,1030日星期二香港的光仔還沒有離開之前,方老師就從他的身上發現有一種外星疾病的原蟲,這一種原蟲的樣子外表看似來有一點像海岸邊的陽煫足,身體是瘦長如蟲體,但是蟲的背後卻長出一排的棘刺,頭部像中國龍的形狀,因此方老師跟它起了一個專有名詞:簡稱之為「羽狀龍蟲」!

 

這種羽狀龍蟲,特質是同時具有動物與植物的兩種特徵,寄生於人體之中而不容易被發現,平常的生物形態是尾部相連甚至結為一團,頭部會豎起離身體兩寸高度左右,長大的巨大龍蟲可以有兩尺高度,身體中軸只有一支原子筆蕊大小,背後長滿一排羽狀鬃毛,似乎它們是用這種羽狀鬃毛來感應周繞之環境變化,它們的身體平常呈現無色透明的外表,所以不容易被肉眼看到,如果不在意的時候,連天眼都無法檢視出它們的行踪!

 

有天眼的人必須很專心去尋找,才能夠找到它們的踪影,因為這一種發現,所以當時方老師就另外找到新的五方佛代表人清查,當時已經處理了一批,後來淑惠和她的女兒也都找到身上有這一種龍蟲,所以方老師才知道龍蟲有幾種特色:

1、龍蟲所附生的對象,幾乎都是具有外星特質的人士,或者是金剛行者已經可以出三界進入宇宙的修行者身上,最容易依附在身上!

2、龍蟲依附的位置以心臟和腎臟附近最常見,它們是以人體產生能源最強烈的位置為根據地!所以也表示它們是以吸吮能源為生!身體氣場虛弱的地球人,反而不是它們所喜歡的地方,所以凡夫體質的人是不容易看到這一種龍蟲的踪跡!

 

3、龍蟲是以群居的模式生存,它們匯聚的地方都是人身能量匯聚的地方,但是他們所依附的空間位置之下,都必然附有一顆人類的內丹隱藏在其中,平常的日子中因為龍蟲的糞便污染的關係,這一顆內丹是在靜止安眠狀態不會活動,如果能夠把這些龍蟲的位置找出來,並且有計劃的撲殺,只要消滅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龍蟲時,這一顆被壓抑的內丹就可以活動起來,可以趁虛而入活動起來,並且可以在接受人類指揮下,進行撲殺龍蟲的下一波行動!

 

所以最後的結論就是:如果懂得處理羽狀龍蟲的問題,就很輕易感受到業障就是菩提;如果不懂得處理,這一種羽狀龍蟲可能寄生的數量愈來愈多,那就是業障還是業障、菩提樹永遠不會長出菩提!

 

()忍辱負重

1124日星期六中午左右的時間,居住在美國的浩涵以MSN和方老師聯絡,她在傳達訊息時告知方老師目前遇到一些困境,因為身體出現不適,但是採用小氣財神的方式操作時,所有法界眾生都沒有依照她的處理方法辦事,因此進入完全無效的崩潰反應,所以連絡方老師請求救援?

 

方老師接收到她的訊息,審查過她的狀態之後,並沒有立刻幫助她練習小氣財神的法門,因為真正的原因是浩涵這一段在美國工作時間,因為忙於工作而疏於修法,她的金剛心已經碎裂無力,所以佛法修持出來的念力無法施展!如果暫時幫助她過了關,反而是把她害死了!

 

所以方老師決定反其道而行,不但沒有直接幫助她,而是先找到她之後來一次重要的訓導:「浩涵留在美國工作是她的一種人生既定目標,其中的想法那並沒有任何錯誤!

錯誤的地方是因為工作的過程中,受到公司一種程度的工作擠壓,所以失去了自我和迷失了方向?

工作只是謀生活的一個平台,它的角色只是人生目標的一個小角色和小地盤,自身在接受工作之後,所出賣的東西只是時間和精力,而

不是靈魂和自尊,也不是自己的肉體,所以不必把自己過份壓抑來伸頸就戮!

因為她的同事告知她,目前的公司的頂頭上司,是一位嫉妬心非常強烈的傢伙,因此要她假裝白痴才容易求存?結果是假裝了一個月之

後,今天就已經變成真白痴,拿這一份薪水的代價可真巨大?」

 

方老師給她的指示是:「金剛修行者生活上應該有保持自己有一定的自尊,常以革命的精神來看待事物,對於社會上許多不公平、不合

理的事,都應該加以制止!

因此沒有必要假裝成一個笨蛋去做事,如果公司需要一個笨蛋來做事,則這一家公司定必準備收攤了!所以也不必戀棧這一個位置!

如果公司的負責人對妳不公平的壓抑、大聲疾呼等等、甚至是幾乎進入虐待的形勢,妳也不必太過生氣!

反而要很高興的感激對方,因為有了這個對手的存在,妳的人生才可以找到一個鏢靶,透過合情合理的因果關係,妳終於可以找到一個

活人來做實驗,他免費的當了妳的白老鼠,妳才可以合理的對他施法練習,練就自己的神功,所以將來還需要跟他表示謝意!

 

因為對金剛行者來說,要把這樣的一家國際公司弄跨,其實也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所以可以把公司老闆或者頂頭上司的靈魂抓來訓話,警告他平常生活的種種錯誤的行為,如果不加以改正,妳可以要這一個公司關門大

吉,或者就只是這一位上司所率領的部門全部崩盤!

具有金剛行者身份的人,本身就具備有這一種社會革命的神奇力量,為什麼還要自眨身價,為了五斗米而折腰,去裝扮成一個假白痴,

難道真是要去做叫化乞士嗎?」

 

方老師這一些話,對沒有人生經驗的浩涵來說太過重要了!

一個平日從小就嬌生慣養的少女而言,從象牙塔出來踏進入社會工作,因為遠離了家鄉和家庭,在沒有任何支援的情況下,就要獨自面

對殘酷的公司職場,遇上一個有點變態的上司,為了保持自己的工作可以領薪水,就一步一步的不自覺陷入社會的暗潮之中,所以她面

對的不是單純的工作壓力問題,而是整個人生命運之中的迷失問題!

 

這些也許有點刺激,等她回過神來之後,隔了半個小時之後,浩涵再傳來訊息:

「身上的能量開始匯聚起來,全身開始膨脹,原來縮得得渺小的小女孩已經長大,失去的自信心全部都回來了!本來蒼白色的臉孔已經

回復紅潤,革命的精神和鬥志已經重新點燃!………

 

總而言之:業障又再轉成了菩提!

 

()建國清黨

1124日星期六下午十二點半鐘,方老師夫妻約了桂蕾和慧可上師慧淨上師,一同到峨嵋觀看山豬湖上興建的一座彌勒大佛,這些資料是從網站上搜出來的訊息,方老師得知這些文字資料,所以約同上述幾位成員一起去尋找目的地,找到了大佛興建的位置,看到了相關的資料之後,才知道是由一貫道的天恩財團法人所興建!

 

二十年前這一個系統是以包外燴素食為主要工作的公司,經過二十多年來的發展,已經變成台灣素食材料的製造適,因為台灣的素食市場,幾乎都是由一貫道的不同組織所襲斷,因此事業興旺發展成財團法人的組織,獲得社會上之巨大資源和人脈組織!

 

站在這一座身高有七十二公尺,等於擁有二十四層高樓高度的巨大佛像前,可以發現這些一貫道教徒其實在社會層面上做了不少的工作和表現!但是藏在佛像基座之中的無數無量陰靈和屍陀林,卻一直都沒有獲得適當的處置?表示他們只拿到了彌勒系統的財脈和人脈,卻拿不到彌勒系統之內的真正法脈!但是在劣幣逐良幣的情形下,如何才能夠把這一種變態的社會現象矯正呢?

 

當時方老師只是利用這一處環境,和當地的湖山山色結合,以團體動力學的力量,練習了宗教上的一清專案作業,並沒有做其它的額外工作!完畢之後再巡視環境觀察十方禪林的分院和這一個大佛之間的關係,在當地建立一座如此宏偉的寺廟,對於其它系統的道場其實是會造成相當大的衝擊和壓力,整個形勢所展示:修煉准提佛母的十方禪林變成彌勒外院的一座小院,經過一條吊橋通過山豬湖 (目前改稱為峨嵋湖) 就可以到達彌勒內院的大佛之處!

 

回到桃園市法輪中心的密壇之後,慧淨上師和慧可上師再繼續修法,才發現外道之中充塞著假出家人,在消除假修行人的過程中,也接觸到其它民間的宗教派系,但是這些人物一旦進入消除假出家人的記錄之後,他們這些宗師的身形也隨之而消逝,最後慧可上師把自己的出家記錄消除之後,才知道出家記錄給他來帶的其實是困擾而不是福報!

 

清理過程中短暫的會出現權力消失瓦解的現象,但是卻可以換取長時間的自由和清白安定的感覺,修持佛法如果出了問題,其實是可以一切重新出發再練出來,但是身份錯亂和魚目混珠所來的傷害卻是永無寧日!

 

晚上方老老師還有客人到來,來自上海的台灣人會到來拜訪!

因為等候的時間很長,所以就利用這一段空暇的時間去修法,看到教密部除了金剛心菩薩的假信徒之外,那洛空行母也到來要求幫助清除她的假信徒,唸起了她的真言:

「臍輪紅嗡捧、心間藍抗勇、喉闁白辛嘛、額輪黃辛辛、頂髻綠吽吽、手足煙呸呸。」

唸完之後許多密教部的假信徒、就開始被清除黨籍、從那洛空行法體內衝出大量的假信徒,一旦釋放出來之後,他們就自然失去了原來金剛行者的資格!

後來四臂觀音和綠度母亦跟隨進入,要求使用一清專案的方式清除體內的假信徒,天主教基督教、回教、和道家都先後加入這一個行列,最後連彌勒系統也出現大清黨的行動,一大批一大批的假信徒都掉落在金剛地獄之下,所以方老師對他們說:

「承認自己是假的彌勒信徒,願意消除黨籍就放你們出來!

如果不承認是假信徒,就必須出示你們的證據,如何證明自己的真實身份?

可以用彌勒的唯識學、說和彌勒修持的獨有法門來證明!

如果拿不出來的人都算作假,沒有法脈傳承的人都只算是假信徒!

必須消除法籍才能放人!

真正的彌勒系統,是不會再讓假信徒夾雜其中!」 

(1125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