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法華會

 

(一)前   言

法華會是指釋迦牟尼佛八十歲之後,所公開一次最盛大的法會,當時參加法會的人數非常龐大,地點是在王舍城耆闍崛山中,亦即是後世稱為靈鷲山。

 

這次的法會,顯示出幾個特殊的現象:參與的人數有一萬二千多人,要解決那麼多人的進出場次、飲食之供養、如厠方便之所、睡覺安頓之處、與聽講的方法,都是需要許多技術的輔助,才能圓滿達成。

在衣、食、住、行、衛生方面,我們都無法去想像他們是如何可以辦得到,但是在說法方面,他們是採用唱偈的方式,每演講了一段故事劇情,就繼續將劇情內容編成短偈,用唱頌的方式唱頌一遍,把聲音傳達出去,讓全場的觀眾能夠很清楚的聽到講經的主要內容。

 

但是法華會的進行過程中,其中出現了好幾種特色,是其他法會所沒有的現象:

(1)    五千增上慢人的離席意義?

(2)    妙法蓮華法會的主題交待的是什麼?

(3)    五百弟子授記、提婆達多授記成佛的意義?

(4)    多寶佛究竟何許人也?

(5)    菩薩湧地,千百億化身滙聚娑婆世界之意義?

 

上述這些問題,如果不去一一釐清,那法華大會的意義就會含糊不清,無法給後世一個明白的交待,而學佛者無論如何精進,只要不能成佛的話,都可以稱之為一無是處!

 

千百年來,許多人學佛,都是糊裡糊塗的過去,只有方老師對這種現象非常反對,因為在人類的學佛歷史中,在佛教上投注進入的人數,可以數以億計,而配合的消費更是動之以兆計,在如此龐大的人口投入和金融消費額度中,再加上投入兩千五百多年來的時間,而成佛的投資報酬率卻是零,那不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因此!方老師研究佛法,經常是跟大家反方向而行,原因就是二千五百多年來的研究方向,都是正面奉承,不但是毫無結果,而且正是一代不如一代,這些問題都正表示研究方法不對;所以要從反方向的研究中追求,尋找另外一種答案!

 

(二)摸索前行

方老師從民國七十五年起才開始學佛,年齡已經是三十六歲,當年的釋迦牟尼佛在三十六歲那年就成佛,所以那麼慢才起步追,再加上二千五百年的歷史演變,方老師今天的學佛,有可能會獲得比舊佛的成就更偉大的成就嗎?

最初三年的啟蒙期,方老師對佛法沒有一點概念,所以經常去跑道場,和一般信男信女沒有差別!在民國七十七年十二月,在基隆海會寺受了在家菩薩戒,能力才開始有轉變,再閱藏三年,想從大藏經之中尋找出學佛之道,研究金剛經的般若心法,與唯識學的心法,在稍有一點成就的時候,在民國八十一年,發現彌勒不能下生成佛,原因是有人在背後搞政治手段所致!因為這種發現,所以才轉向反方向的研究:「如何可以讓舊佛早點下台?讓新佛能夠迅速成佛!」

 

這種想法是不太容易見容一般佛教團體,所以方老師在發展本身的學問過程中,都是相當的低調之下進行,一直去追尋別人不敢去追究的答案,那就是:「釋迦牟尼佛的一生中,發生了什麼事件,讓他無法捨棄權力,而要在入涅槃前,做了一些干擾彌勒成佛的政治動作!」完成這些資料的收集和分析後,方老師把這些資料改編成小說體裁,完成了「佛祖也瘋狂」這一本著作,把舊佛的底牌全部曝光,攤在世人的目光下,經過這種著書陳述,佛世界已經不能坐視不管,所以在2000年著本作版之際,舊佛就已經下了台,彌勒新佛早已登上了成佛的寶座。

 

2004年國曆3月27日至28日,方老師遵照彌勒祖師的示意,帶領阿逸多法輪中心的弟子,舉辦了一次特殊的蟠桃光明燈會,這次法會的舉辦,是依照彌勒尊佛的指示,分段一步一步的進行,讓法輪中心的弟子,進入成佛的修持過程中,體會成佛法華的真正目標!法會完成後,由方老師執筆發表本文,讓大家更了解全程法華會的真正意義!

 

阿逸多法輪中心的成立,前後只有兩年,法輪中心當初成立之目的,是因為方老師身上有彌勒尊佛的傳承,以一個法輪中心的團體來支援方老師,才可以落實護持彌勒成佛為目標。阿逸多是梵語,意譯為無能勝,是彌勒菩薩出家前的名字,取名為阿逸多的意思,就是強調了本中心是居士組織,是彌勒尊佛尚未成佛前的居士團體。

 

成立時是以方老師的學術研究為主脈,第一任會長的藏傳密法為輔助的方向作發展,但是經過一年時間的發展後,卻有人私下串成小團體,秘密進行改造,希望變成以藏密為主幹,排除方老師的顯法發展,因此出現了一次嚴重的內部組織變化。

 

在這段期間,方老師一直與彌勒祖師維持緊密的溝通和聯繫,彌勒祖師之表示,此乃佛教發展的過程中,數千年來不同系統派系鬥爭所造成的惡性循環所至,因此指示方老師不要以個人對象為目標,應該是以派系鬥爭的群眾觀點,以未來成佛的大方向方式,使用大格局來處理這次的人事糾紛!

 

方老師依從祖師之言按兵不動,帶動弟子把灌頂之密教的大法全部捨去,同時將這些密法的本尊,全部送入華藏世界的一真法界之中,讓那些想造反的徒眾,完全失去了背後的各種古老宗派力量支持,無法產生任何嚴重的攻擊力量!

事發前後四個月間,密法中的本尊菩薩,因為方老師在不停的努力操作之下,大部份的密教本尊都不能留在人間,全部被送入了渡假區去休息,讓人間的鬥爭失去了原始的動力,消除了所有的反擊力量,平息了這一次的鬥爭!

 

經歷半年,法輪中心的人事重新票選改組,有問題的人選全部都出了場,新任的理監事都全力支持之下,方老師帶領中心弟子,舉行了兩次曼達盤供養光明燈法會。

 

第一次的法會如何進行,在農曆年除夕晚上,是彌勒尊佛示意,要用血饅頭的誅法進行法會。3月6日至7日上元新春法會,方老師在法會之中,帶領眾弟子入禪定,進入須彌山、七重香水海中,把舊傳統的保守勢力完全消除,將五座高山下的鐵圍山地獄打開,除了須彌山之外,東勝神洲、南瞻部洲、西牛賀洲、北俱盧洲的山下,這五座山下,原來各自都藏有一個鐵圍山地獄,因為佛經只談到須彌山下是鐵圍山地獄,卻從來沒有談論到五座山下都是地獄。

 

還有一點要補充說明的是:這些地獄,全部都是用來監禁反對黨的宗教派系人士,只要你過去有不良宗教意圖被記錄下來,就在轉世的過程中,你的神識就可能已經被人扣了大帽子,關在這堭q此難見天日!

 

這次參加法會的人員中,對血饅頭的祭奠方式,都有很大的感觸,真的如目睹戰場,處身在能量極強大的誅法壇城之中,在法界中顯現出各種軍隊衝殺的場面,身心產生了極大的震撼和解脫,許多徒眾都掉下淚來。

 

(三)蟠桃光明燈會變成法華會

第一次法會結束後的第三天(3月9日),從普巴金剛開始,第一尊密教本尊自動示現,並告知方老師要成為老師的第一尊本尊,護持彌勒系統成佛。接下來的日子中,不同的學生,也出現不同的本尊示現護持的現象,這個時候,方老師也接收到彌勒尊佛之旨意,要在短時期之內,完成弟子的本尊相印,之後再進行另一次曼達盤供養法會。

 

因為接受到祖師指示,第二次的供養法會,是要將阿逸多法輪中心的彌勒唯識法門,種入須彌山中,在東南西北四大名山之中都要插上彌勒祖師的旗號!因此參加法會的人選,必須要能夠完成本尊相印的密法修持,然後在法會進行的過程中,眾弟子要携帶著本尊的旗幟,一同進入法會的壇城之中,進入須彌山和四大名山之中插上旗號,才能夠完成本法的修持!沒有完成本尊相印的弟子,不得進入壇城中參加修法。

 

方老師了解這一次的法會,彌勒祖師會顯靈要求和指示,必定是一場非常重要的法會,與彌勒唯識佛法之成佛因素有重大的關係,所以也非常用心的照顧每一位弟子,一對一的教學和引導,幫助他們完成每一個人的本尊相印之修持。其中也有一部份弟子學密法不到半年,對所有的密法都沒有概念,但是卻有護法本尊相挺,願意支持他們成就,再加上方老師的協助下,都能夠在短短的三個星期之內,完成了三十八位人選,練成了本尊相印的密法。

 

這一次的法會,是阿逸多法輪中心準備做佛世界的大供養,壇城中之五座高山(須彌山、東勝神洲、南瞻部洲、西牛賀洲、北俱盧洲),都是用壽桃疊成,所以這一次的法會,方老師稱之為蟠桃光明燈會。

因為去年十一月間,方老師已經事先提出一次通告,感受到彌勒祖師的指示,於公元2004年的3月之間,本中心的弟子將會出現特殊的大成就。這個消息放出去之後,部份弟子聽到這個消息是非常興奮,也有一些弟子聽到消息之後變成壓力,非常抗拒!他們內心在掙札:「學佛真的希望自己會獲得大成就嗎?」

 

一些負面的情緒和想法就不斷的湧現,在接受本尊相印的過程中,部份弟子就出現了許多的阻力,但是只要願意接受本尊相印之弟子,方老師都全力開導,讓他們了解:「成佛一是個人的小事,而是全人類的大事,因為不同理念的人會有不同的主張,如果成佛的人心理有問題,情緒上有偏見,世間就會出現許多不幸事發生;反過來說:應該可以成佛的人卻不想出來成佛,那你希望什麼的人才應該成佛?因此!成佛其實只是一個實驗,每一個人都能盡自己的一份心意,走上那一段路,去了解這一段路好不好走!應該如何去走!最後才能夠把答案走了出來。」

 

一些本來有一點心理障礙的人,聽了老師的話,本來跟老師討論不想接受本尊的想法時,才瞬間覺悟到:接受本尊相印,不是貪心成就什麼大菩薩!而是要把過去成佛的方法重新呈現,在重新呈現的過程中,我們的責任是替將來的弟子,找出一條更簡化的學佛通路,完成當年釋迦牟尼佛沒有走完的路!

 

因此!當他們真正的了解任務之後,在上下一心通力合作之下,在三個星期內,共有三十八位弟子通過了本尊相印,而出現的護持本尊則五花八門,今依記錄如下:

 

金剛總持、紅觀音、永寧地母十二尊、二十一度母、金剛界曼荼羅、胎藏界曼荼羅、禪天修持之三界天人諸天佛菩薩聖眾、龍王寶瓶、諸子百家、伽藍菩薩聖眾、普巴金剛、文殊菩薩、天廚、三教聖人、毗盧遮那佛、時輪金剛、阿閦佛、不動明王、寶生佛、阿彌陀佛、馬頭金剛、不空成就佛、龍王佛、彌勒尊佛、金剛手院院長、提婆達多聖眾、般若佛母、顏回、黃財神、白瑪哈嘎啦、五部龍財神、黑瑪哈嘠啦(文武尊)、黒象頭明王、那洛空行母、白瑪哈嘎啦、金剛薩埵(文武尊)、瑤池金母、白象頭明王、財寶天王、大威德金剛、屍陀林神、聖喜金剛、白如意、元始天尊、釋家母、騎龍觀音、金剛手菩薩、摩利支天佛母、黑財神、四臂觀音、真武大帝、瑪哈嘎哩、七十五魔軍大將、千手觀音、如意寶幢觀音、韋陀菩薩、穢積金剛、寶瓶觀音、普巴金剛、欣樺菩薩、金剛空行母、龍虎山人張天師、曼荼羅菩薩、白衣觀音、紅蓮花觀音、僧燦禪師、降龍尊者、粉蓮觀音、孔雀大明王等護持的本尊為前所未有,出現第一次的空前盛況。

 

最後,本尊相印結束的時候,其實能通過考核,不到總數的三份之二,有三份之一以的菩薩,不能通過考試之後,或者找不到傳人的情況下,都要求方老師幫助衪們註銷,寧願進入涅槃也不願再留人間!

 

(四)法會前行示現

這次的法會,進行得很順利,但是每一位弟子連同方老師本人,當初都並不知道這次法會竟然是一次新佛法的法華大會,在2月20日星期四晚上,中心壇城在佈置時,將光明燈、本尊旗幟、曼達盤的位置放好之後,方老師心血來潮,把四大天王的佛像安排東南西北的四個方位上,剛安好四大天王的木雕佛像之後,就出現大地六種震動的現象。

 

在場的工作人員,幾乎都站不穩,身體同時都在搖晃,不同角度方向的動力在震動,但卻不是真的地震,因為放置的東西都沒有倒下,門窗椅子也都沒有搖晃,工作人員都在工作或站立,沒有人打坐,但是一陣天搖地動之下,每一位工作人員的工作都停了下來,觀察發生了什麼大事!站了好一會才定下神來,方老師心中開始了解,這次法會將會驚動天地。

 

方老師回家後,就到佛堂中打坐,觀察法輪中心壇場之變化,看到壇城還在不停的震動,而且法壇一直不斷的向八個方向擴張,震動的原因是因為擴張的時候所產生的磨擦所致。本來小小的一個中心壇城,後來卻在法界之中,一直不停的延伸出去,進入無邊無際的宇宙,這種現象的出現,方老師也從來沒有見過,但是回心一想:

 

妙法蓮華經上曾經記載:『釋迦牟尼佛千百億化身要進入娑婆世界時,因為地面無法承載眾多的化身,所以娑婆世界曾經向八個方向擴張,形成一個沒有高山深谷的完全平面,這種殊勝的現象!』今天看到法壇這種奇異現象,難道彌勒祖師,要我們舉辦一場正式的法華大會嗎?

 

(五)法會進行實錄

法會進行時,首先完成了基本的供養儀軌,方老師一面依法進行,一面的觀察,彌勒祖師會以什麼方式指示,法會要如何進行!

剛開始,一切的情形都很正常,最後方老師帶領弟子一起入禪定,進入法會之壇城中,接受諸佛之加持!

 

這次進入禪定中,眼前只看到霧濛濛,無法看到五座仙山;記得在上次的法會中,在座的中心弟子,幾乎都能夠看到自身置在須彌山的天空上,上為藍天、下有薄薄之雲層,地面清晰可見,所以法會進行非常殊勝。

 

這次帶領本尊進入,竟然是伸手不見五指,詢問了其他有天眼的弟子,他們都回應說:『除了煙霧濛濃,完全見不見任何東西!』,所以方老師了解這次的法會,是法界的考試,因此故意把壇城的視野封鎖,不準任何人利用天眼的能力去找線索,只能全憑個人的學藝去闖這一關,以決定彌勒唯識法門,是否有資格在人間建立成佛的系統?

在這種情形下,怎麼樣才可以找到出路呢?…..

方老師靈機一動,想到進入任何一個佛世界,都必先經過四大天王的檢查才能進入,今天所以找不到大門的原因,應該就是沒有跟四大天王打招呼的緣故!因此請法輪中心的弟子,回想一下!在去年八月間四大天王傳法的時候,四大天王的種子字和法器之特色是什麼,當時的荔香會長第一個發言:北底比恰,法器是劍、琵琶、寶幢、小龍。

才說完的一瞬間,雲霧封鎖的地面上就出現了四個大門,如此就通過四大天王的第一層考驗!進入大門之後,四處還是重霧深鎖,不見任何事物,也沒有任何聲音,當然也看不到什麼佛塔!方老師猜這一關應該是五方佛把關,所以請大家觀照五方佛的種子字:嗡、阿、吽、梭、哈五個字、以及代表性之法器及手印等等,不久之後,第二層的大門出現在眼前了!

 

第三層的大門要怎麼樣打開呢?方老師在心中盤算:第一次是四大天王,第二次是五方佛,那第三層的大門就應該是中台五佛吧!但是中台五佛的種子字是梵字,平常因為不懂它的發音,所以方老師本人也沒有去記他,其他的弟子也就更不會去記住這些資料了!中台五佛的法器是什麼?他們的種子字是什麼?他的手印是什麼?

 

方老師開口一問之下!真的是誰都記不起來!沒有辦法打開第三道門,所以第一場法會只好就這樣草草結束!因為這次的法會總共分為四場,所以第一場法會結束之後,還有三次的機會可以去解決問題!第一場法會結束之後,方老師並不死心,還是先去檢查一下,究竟有沒有人通過這一場次的法會考試,後來發現,三十六之中只有一人通過這次的考驗,那就是方子平!

 

所以方老師就請他說出當時候所見的一切事物,以作下一埸法會中,我們可以做那一些準備工作!

子平說:他通過了金剛界的五方佛之後,就看到五座佛塔,共有五種顏色,而不是只有一座白塔,通過了五座佛塔之後,就看到了毗盧遮那佛大殿,到達大殿時才知道,只有自己一人到達這堙A其他的人都沒有跟上,同時也看到他的不動明王本尊在堶接孕L,這位不動明王本尊的相貎,與日本東密或者藏密的不動明王都不相同,而是和去年十二月在北京遊歷時,所見的一幅臘染布畫的中國式佛像相同!

後來毗盧遮那佛和其他四佛,一共是五方佛跟他加持蓋了印章…………。

 

聽完子平的報告,全場的弟子眾都了解,他就是在第一場法會之中,唯一能夠自然進入毗盧遮那大殿授記的人,並且是獲得五方佛之同時授記。

 

聽了方子平的報告後,大家開始注意子平的身體變化,真的是可以看到一個大紅色的印記,在頭頂上蓋了下去,這個印記好大,顏色鮮明,在場弟子中,無論天眼是否已經打開,都可以感覺到這個印記,所以當場獲得許多人的讚美!

 

經歷了這一次的失誤之後,方老師把五方佛連同中台八葉院的五佛與四大菩薩的資料都準備好,印成兩份標準參考資料之後,才進行第二場的法會!第二場的法會,因為有了如此充份的準備,在方老師的帶領之下,全部弟子都能夠順利通過第三層的考驗,穿過五方佛的五座佛塔,而進入了毗盧遮那佛大殿中,獲得了五方佛之授記成佛。

 

接受五方佛授記時,方老師看到這一個方印,比方子平的印記還要大,顏色是鮮紅,從空中蓋下來的時候,整個身體都蓋滿紅印,印文中的紅色刻線,非常深刻的刻入穿透內臟和皮肉筋骨的每一處,印文經歷過的地方,這一塊區域就會泛起了一片複雜的變化,有時候是一些不知名的文字擦身而過,有時候好像是古代鐘鼎文字和圖案,一片一片的升起,這些變化雖然多不勝數,但是經歷的時間卻非常短暫,質和量的數量變化實在太大,所以方老師無從去分辦和分析這些資料的意義是什麼!只能讚嘆這種變化太過殊勝和感人。

 

在法會完成的那一剎那之間,大家步出法會的密壇大門時,弟子之間相互的對看了一下,眼神都非常激動,每一個人身上都經歷過印記的種種變化,這些文字圖文雖然我們都看不懂,但是內心的振奮和激動,淚水都禁不住滴了出來,真的是久久不能平靜,原來授記成佛是這樣感動人心!

 

(六)法華會的檢討

在法會成功之際,同時方老師的腦海中,卻嚮起了一個聲音,這次的法會才是完整的法華大會,當年釋迦牟尼佛的法華會只完成了一半,還另外一半並沒有完成!

 

聽到這一個聲音,方老師產生了很大的沈思,對照著法輪中心的運轉過程,去核對當年法華經上的資料,二千五百年前的法華會上,有什麼事情沒有交待,所以當年的法會並沒有達成法會的任務:

 

1)法會上有離席之弟子,其數量幾乎達到三分之一,原來那是一種正常的現象,因為中心那麼簡單的團體,這次能夠參加法會的人,也差不多是全體成員總數的三分之二,有三分之一人離席,所以有人離席原是正常的現象!

 

2)法會進行時,需要通過金剛界與胎藏界的考驗,因此法華大會的基礎上,必須要顯密圓通,才能通過的法會要求!當年釋迦牟尼佛之法華大會,人數雖然眾多,但金胎兩界的密法並沒有流傳,因此!當時的法會並沒有完全合乎條件?

 

3)法華會上的成佛授記,應該由五方佛執行,而不是釋迦牟尼佛執行,因為釋迦牟尼佛本身當年也是接受檢驗的人,所以沒有完成公證成佛前,是不得以成佛的身份與弟子加持成佛授記!

方老師進入禪定中,回到釋迦牟尼佛時代的法華會上求證,發現當時五百弟子的授記,只有釋迦牟尼佛私人的授記,並非五方佛的公證授記,兩種印記的意義有什麼不同?

 

4)這次的法會中,佛母身上的提婆達多,非常激動,並且說出心聲:『這次我終於可以成佛,從此能夠擺脫天魔的形象,完成了成佛的種種要求,滿足了多少世紀以來的夢想,擺脫了惡魔的禁忌和封印了!』

提婆達多這樣的表現意見,證明了當年釋迦牟尼佛,在法華會上並沒有獲得諸佛之認同,所以事實上並沒有完成成佛的認證!

 

5)當年的多寶佛究竟是誰呢?

在密法的記載,以佛塔為其標記的只有毗盧遮那佛,毗盧遮那佛是諸佛之母,以白塔為標緻的大日如來,他的出現應該是用來表示,肯定釋迦牟尼佛的的成就,所以多寶佛只是代表毗盧遮那佛,到場作見證釋迦牟尼獲得密教部的公證成佛!

 

反過來說:那就是釋迦牟尼三十六歲在尼羅禪河,仍自證成佛,只算完成了佛教顯法中之自證成佛,而密教部份之公證成佛,一直到了八十多歲之年,才正式在法華大會中,請多寶佛作公證,以證明其完成了密教部的公證成佛。

 

方老師於圓滿達成法華會的成佛授記後,思前想後,總結出完整法華大會公證成佛之條件,以供其他宗派之修行者作參考:

 

【一】法華會中,必須清楚華嚴世界,毗盧願海七重金山、七重香水海的意義。

 

【二】法華會上,必須交待出完整佛法來源,和師承法源。

 

【三】法華會必須圓滿達成顯密融通,本尊相印完成之後,才可以進行。

 

【四】在法華會前,必須將金剛界和胎藏界兩部密法修持完成,才能順利完成授記成佛的要求。

 

(七)妙法蓮華經的檢討:

【一】從上述四個標準上回溯,二千五百年前的法華會上,並沒有滿足這四個條件。又華嚴經入法界品中指出,華嚴經不是給出家人看的,所有出家的阿羅漢,都沒有人知道有一部華嚴經的存在!這種安排有什麼意義?

 

【二】在法華經中,彌勒菩薩的出場序,代表了什麼意義和象徵?

方老師之研究,在弗沙佛時代,提婆達多所提供給釋迦牟尼的成佛之法,是從彌勒菩薩之處獲得,彌勒隨文殊菩薩之出場,表示了般若佛法之後,彌勒唯識佛法可以登場嗎?

【三】釋迦牟尼佛一生中說法無數,但密教法典卻很少提及。當時的四眾弟子及阿羅漢等,都沒有接受過完整的密法訓練。

 

【四】金剛界與胎藏界這兩部的密法經典,在釋迦牟尼佛時代並沒有公開,是六百年後龍樹菩薩出生,當時的龍樹菩薩發現龍宮三寶的華嚴經,收藏地點之雪山龍宮,與釋迦牟尼成佛前的雪山修行所在地,距離有多遠?

如果將這些重要記錄,全部相連結在一起看,可以發現一個秘密:金剛頂經、大日經、加上大方廣佛華嚴經,可能就是當年龍樹在雪山龍宮中所發現的龍宮三寶!

 

(八)龍宮三寶

當年龍樹菩薩,發現龍宮華嚴經其實有三部,傳說上部和中部都太深,不適合當時的流傳,因此龍樹只把下部傳出,成為傳世的大方廣佛華嚴經,其他兩部經典就沒有公開流傳。

今天把金剛頂經大日經和華嚴經,這三部經拿出來閱讀,也同樣的感受到三部經典的偉大與不可思議,是只有成佛的人才可以領會和進入這種高超境界。

 

想龍樹菩薩當年,本來認為世間一切釋迦的經典,他都已經背誦得滾瓜爛熟,原來的意思是自立一教,另創成佛的宗教!但雪山老人帶他進入雪山龍宮之後,閱讀了龍宮收藏的三部經典,原來可以一目十行,過目不忘的佛法大師,就打消了原本的想法,不敢另創宗教,終其一生只替釋迦牟尼佛,推行大乘佛法的般若思想,和統合部派之爭之分裂現象。能夠如此降服一位偉大之成就者,一本華嚴經是做不到的,加上金剛頂經和大日經,才可能達到這樣的功能!

 

但是金剛頂經和大日經的內容,是古代婆羅門教自古相傳的密教法本,到了釋迦牟尼佛時代就曾經失傳!為什麼這兩部密教經典,會在雪山龍宮出現?是何人所收藏?收藏的用意何在?

由於這個答案,卻牽涉到婆羅門教滅教一千年的歷史事實,龍樹菩薩本身是出自婆羅門家庭,這兩套婆羅門教之秘密經典的來歷,應該是比什麼人都要清楚!如果這兩部經被釋迦牟尼佛收入龍宮中珍藏的事公開之後,印度的婆羅門教徒眾,會對佛教徒作出如何的反應?相信龍樹菩薩是心中有數!

 

華嚴經入法界品中的善財童子五十三參,所追求的、所尋找的是什麼?

許多人都以為善財童子參訪當時的偉大修持者,是一種學佛的美德,很受後世所敬重,但方老師在佛出世間一書中就發表感受:『只見星星而不見太陽!』這種參訪的學佛方式,其實是隱藏著很大的問題?

 

在佛祖也瘋狂一書之中,方老師曾經指出,善財童子是訪查密教經典之失傳事故,所以假借參訪為名,追蹤波羅門教失傳的密教寶典,才會花費四十多年的時間去做參訪,否則不應該在一生的參訪過程之中,從來都沒有進入祈陀林去參訪過釋迦牟尼佛,與參訪華嚴法界五十三位大菩薩的立場相異!

由於當時釋迦牟尼佛所傳之佛法,都是他個人所創作之經驗和領悟,一生之中並沒有傳授入華藏世界的密法,所以善財的參訪過程中,自始至終都沒有懷疑過密教經典失傳之事,是釋迦牟尼佛所為!那是當年的釋尊掩飾得太好,所以終生並未成為善財的追蹤對象!

但是今天的方老師,卻承接了善財童子的追查任務,意外發現釋迦牟尼佛,才是真正善財要追尋的對象!並且把答案都找了出來,金胎兩界的密教法本,其實是悉達多太子從第三任妻子鹿野之處得來,後來因為這些法本太難修持,所以封印在雪山的龍宮之中,不讓這兩套密教法本出世,以免影響他的成佛大業。

 

(九)成佛疑點?

方老師綜合上述資料時,唯一能夠滿意的解釋,就是判斷當年的釋迦牟尼佛,只做到顯教的自證成佛,而沒有做到密教的公證成佛,釋尊自三十六歲在尼羅禪河邊自證成佛,但是卻在八十歲之後才舉行法華大會,要求多寶佛完成他的密教公證成佛,時間的因素、和他個人的能力特徵,這種浪費青春四十年才要求密教的公證成佛,是非常不合理的事項,如果照常理作推論,拖延公證的因素只會有三種:

 

1)釋迦牟尼佛一直無法成就公證成佛的修持標準?

2)當時無人願意替釋迦牟尼佛公證?

3)釋迦牟尼佛本身不願意接受他人之公證?

 

上述三種原因經過仔細推敲思量,方老師認為都不合理,唯一合理的解釋是:釋迦牟尼佛並不希望太早顯露他的成就,原因是他的密法師承來源有瑕疵?

因為密法來源和師承如果有問題,無論成就者的佛法如何高明!都不會獲得佛世界的認證和通過!

 

又善財於參訪的過程中,花了四十年的時間,到六十多歲之後才停止。而釋迦牟尼佛的法華大會卻在年滿八十多歲之後才開講!………???真是太湊巧了!剛好也是等了四十多年!

 

釋迦牟尼佛於六十歲左右,開講了楞嚴經和金剛般若波羅密經,顯示釋尊已經擁有完整的密教能力,具足了成佛的種種條件!但是六十歲能力達到最高峰的時代,不去公開他的密法成就,到了八十多歲之後,身體衰老有腳痛背痛等等的毛病,才去公證成佛!那不是很奇怪嗎?真是有一種說不出所以然的感覺!

 

方老師根據特殊的資料,了解金剛頂經密本的資料,悉達多太子在修行的初期就已經獲得,但是大日經密教法本,卻是從鹿野(第三位妻子)手中才取到!悉達多太子獲得這兩份密教秘本後,就匆匆離開了鹿野妻子和兩個小孩,自行進入雪山中修行,追求成佛的成就,鹿野為此事而引致精神崩潰,在荒野之中亂找,想找回離家的丈夫,最後死於荒野之中。

以心理學的觀點來看,為了出家成佛而犧牲妻子兒女這件事,對釋迦牟尼佛的內心世界來說,是非常嚴重的失誤,也是他一生中唯一不能對外說明的家務事!所以他會極力去隱瞞這兩套密教法本的來源,避免他人知道鹿野死於茺野之中的原因!所以在法華大會上要交待妙法蓮華經時,出現了六次轉離話題,無法交待!

另外又在觀世音普門品中,利用觀音菩薩和無盡意菩薩的告白中,在七千多人面前將珍寶纓絡塞進多寶佛塔中,希望用這種類似賄賂的方式,來達到授記成佛的通關認證。

 

但是!佛世界中有人在查閱法華大會上的記錄時,就發現到這次的認證有很大的瑕疵。因此佛世界的監事,對此事提出了質疑,毗盧遮那佛的代表人多寶佛,卻無法交待多寶佛塔之中的財富來源,究竟應該是單純的供養?還是屬於賄賂的贜款?所以被迫停了職!

從此之後,法華會上就沒有看到多寶佛其人!而釋迦牟尼佛在法華大會之後,也還是一直沒有清楚交待他的密法來源,因此在佛世界的記錄中:釋迦牟尼佛于密教公證之成佛一事存疑?需要當事人出面再補充說明!才可以作最後之評定?

 

很不幸的,是天魔波旬也出現,他要求釋迦牟尼佛兌現諾言:「在四眾弟子俱足,六師外道降服之後,要進入涅槃!」在如此湊巧之情形下,釋迦牟尼佛捨壽只留下三個月的壽命,去辦理和安排他的身後事,沒有時間完成法華大會上之疑點處理。多寶佛因為失職所以被革除代表人的地位,從此法華會應該如何進行,失去了密教的專人指導,所以無人知道法華會,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

後世只是謠傳:「成佛法華!」留下這一句話而矣!

 

(十)法華會的後續

許多學佛的弟子,以為接受了授記成佛,就是學佛的最高峰成就,事實上完成了授記成佛之後,方老師才發現授記成佛原來只是學佛的開始。

 

法輪中心授記成佛的弟子一共有三十六位,經過這次授記成佛之後,他們才了解佛法上原來隱藏了那麼多的問題?

當他們進入禪定之後,發現可以使用授記成佛的證明,用來要求法界,請他們幫忙消除累世以來的處罰、封印、封鎖、或者是解除化解諸佛如來對你的不善意之批文,讓你從黑名單之中消案,經過這些一連串的關卡後,才發現身心上被烙下的咀咒,平均都超過三百個封印以上,如果沒有經過授記成佛這一個環節,也許再修一百輩子,都沒有機會去想:是否可以成佛?

 

從禪定中走了一遍,大腦皮層之古老傷痕漸漸癒合,受傷的腦細胞和被誅滅的保護神都可以恢復,三脈七輪之舊傷都痊癒,身心完成這種傷害處理之後,全身脈輪可以完全張開,從脈輪中,自然生長出無數無量的蓮花。

因此!大家才知道妙法蓮華,所指的就是蓮花從身上而長出來的現象。

       ※       ※

法會結束之後,第一天看到法會的功德化合成一艘法船,法船在宇宙之中曾經被古代的成佛修持者攔截,他們不是地球人,在宇宙漂流很久,可能有三萬年的歷史,要求給予他們一定的協助,然後法船才能繼續前進;第二天遇上了大天魔出現,方老師使用金胎兩界的曼荼羅,把他們趕跑;第三天早上,方老師進入禪定觀察時,法船停泊在一雙大佛足之下,沒有再前進,但也沒有見到任何接待,這是什麼意思呢?

 

如果是已經到站,為什麼沒有人來接待?如果有人來攔截,也應該出現攔截的人?

如果還沒有到達,法船就應該會繼續前進?為什麼法船停在這堥S有動靜,但是周邊卻沒有任何變化!也沒有任何標示!

 

法船在禪觀之中,雖然只有兵乓球那麼大,其實比聖經中的諾亞方舟還要大,堶惟虒的是二千五百多年以來,應該成佛而沒有成佛的菩薩,因此小小的一個球,容量卻有好幾個地球那麼大。

從事後才了解的資料中得知:法華大會圓滿完成後,這艘法船就會自動密封,並且有特殊的加密處理,令進入法船的所有法界眾生不得進出,一直等到法船能夠到達目的地前,無論發生任何事故,法船的門都不會被打開,以避免任何偷渡、挾帶或中途被劫持等等的流失事件發生。

 

但是這種保護裝置,只能夠維持七天,七天之後保護功能就會開始消失,如果不幸法船進入消失狀態,前面所見到的宇宙漂流客,以及進入大天魔領域中所見的天魔,他們都是由法船消失之後留下來的歷史見證。

 

法船每一次的開出,弟子的神識都會被關閉在法船之中,只有留下兩個人的神識,可以自由活動,以準備應付法船所遭遇的任何突發事件,方老師和子平就是這兩個沒有被關在法船中的人物,所以可以隨時進出法界,以解決法船的種種困境,船內的護法本尊是不得參與任何應變工作,因此都是靜止不動!其他的弟子的神識則是密封在船艙之中,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狀況,他們在現實生活的狀態中,只可以做平常的生活工作,而不能修法、不能思考、也不能禪坐!大概三天之後才會恢復正常。

 

目前!法船停泊在一個大姆指上沒有任何移動,方老師雖然從禪觀的方式中看到,但是其實完全不知道會發生任事故,所以只有攀越這些障礙,登上最高之處觀察,了解法船應該如何才能繼續前進?

 

上到了諸佛之源的最高處,看到每一尊諸佛都比喜馬拉雅山還要高大,好像一個一個山頭高聳,而且佛頭的數量一望無際看不到盡頭,但是他們卻都閉目不語,示現了木然毫無表情之寂靜相,甚至呼之也不理不應!

方老師耐心的坐下來,開始用心體會他們,心中究竟在想什麼!好一陣子,最後慢慢了解他們心中的秘密,所以大聲的叫起來說話:

「原來當年有人把學佛的目標搞錯!今天那麼辛苦的到這堥荂A是來參觀這種不理不應的寂靜法相嗎?」

經過大吼大叫,終於有了回應,他們之中有人說起話來:

「好幾百萬年前,諸佛們就已經發現了學佛的目標設定錯誤,諸佛之原意是透過成佛的訓練,加速星球改造人類的進化,但是運行了不久,就發現了錯誤!礙於無法對外公佈取消這個設定,因此經歷了好幾百萬年,諸佛們還是想不出任何好的方法,來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想呀想呀,想到腦袋麻木,才變成了寂靜之相,並不是故意如此相待!」

 

「我的媽呀!原來學佛的目標設定一開始就搞錯了,怪不得地球人花了六千年的時間去研究,到今天還沒有人把他弄得清楚!原來成佛是幫助人類生物進化的一種高科技,今天卻變成盲目的宗教信仰,整個學佛的目標一開始就搞錯,所以地球人花費的資金動之以兆計,人力投入也數以億計,結果獲得的答案居然是:『對不起,是我們搞錯了!』那你說怎麼辦!」

 

壞事的出現,卻往往是好事的開始!方老師只好把握著這個原則做事,所以腦袋轉了一下就開始對諸佛表示了如下之意見:『既然以前的設定是錯誤的,那就從我們開始、從今天做起,讓這個設定變成是真的、變成是對的!那你們的意見怎麼樣!』

 

聽到這樣的一句話!諸佛全部都走出了寂靜之相,本來寂靜無聲雲繞山頭的空靈之境,轉眼間變成了菜市場一樣,人頭汹湧,聲音嘈雜,諸佛都露出了各種開心的表情,再度顯露出生生不息的信心,要繼續完成過去成佛的宏願。所以諸佛之源頭再度回復了生機,法華會的法船可以繼續前進,當天中午十一點十五分,法船內的諸位授記弟子和本尊眷屬,均一同平安進入諸佛之源的毗盧遮那大殿,正式的獲得諸佛授證成佛的證書,完成了六千年來,第一次在諸佛之源上接受成佛之授證。

 

(十一)如何面對釋迦牟尼佛

回到人世間之後,佛世界留下了一個很重大的工作給方老師,當年釋迦牟尼的成佛問題,懸疑未決,其後釋尊又沒有出來交待!那應該如何去處理這個問題呢?方老師花了很多的時間,去思考如何面對釋尊成佛的種種問題,應該如何對世人作交待!

但諸事體大,牽連太廣,隨便告訴別人說:釋迦牟尼佛並沒有成佛!將會對現實社會產生很大的震撼,但是如果不公佈佛世界的成佛疑點,則成千上萬的佛教徒,他們將來的發展要到何時才能走出錯誤?

 

在千頭萬緒之中,方老師要思考的還有三個大難題:

(1)    釋迦牟尼佛的法華會成佛授記如果有問題,會觸犯了未證謂證的菩薩戒六重戒。則釋迦牟尼佛所說之經典全部都會變成非佛之法;五百名成佛授記的阿羅漢,他們的果位會隨之消失!佛教十藏經之經典可以瞬間變成白紙一堆?

 

(2)    釋迦牟尼佛入涅槃前,曾要求弟子先佛入涅槃,這種要求屬密教部金胎兩部的受法之後,弟子可以活兩三百歲不死,因為傳法之阿闍梨,是必須要守護諸弟子入涅槃之後,確定沒有人下地獄之後,才可以進入涅槃,如果弟子貪著享受,而把生命留置不死,讓傳法阿闍梨久等串不能死,會成為一種不禮貎的行為,所以才會有弟子先佛入涅槃的要求。

但是釋迦牟尼佛並沒有傳金胎兩界的密法,他的弟子也沒有活到超過兩百歲,如果今天加上他的成佛授證發生問題,弟子先佛入涅槃的要求就變成不合理。如果先佛入涅盤不合理時,就會演變成謀殺之罪名!而且是殺阿羅漢的大罪?

 

(3)    又二千五百多年來,地球人類對佛教所投下的資本和人力,數以兆計與億計,如果把釋迦牟尼佛尚未成佛之事向外公佈,二千五百年來人類的投資就瞬間泡了水,變成沒有任何價值的假投資,打破全人類的美夢,這個罪名可真是大得了不得!有誰能夠承受得起這種超時代的宗教壓力?

 

4)佛世界所交付方老師的責任,要讓世人了解成佛的真正標準和意義!如果不出來說明,沒有人知道事實的真相,那無論再過多少年,人類還是不能成佛!那下一個兩千五百年,人類的繼續盲目投資,這些錯誤的投資損失,又應該由那一位去背負這種無知的損失和責任?

 

因此!最後的結論,同時也是唯一的結論,就是方老師必需要找到一個合情合理的方式,讓釋迦牟尼真正的成佛,讓他可以通過佛世界的成佛條件,並可以向外界公告於世,完成釋迦牟尼佛尚未完成的心願!

 

(十二)遲來的正義

方老師在正式發表正式文告前,先讓大家了解他的身份和立場:

方老師於民國七十五年(36歲)才開始學佛,七十七年在基隆海會寺受在家菩薩戒之後才開悟。民國八十一年(公元1992年)開始努力研究釋迦牟尼佛的一生事蹟,要了解他在成佛的期間,除了正常的傳教之外,他究竟另外發生了什麼樣事?卻可以令後世的人無法成佛!

 

這種研究,除了正常流通的宗教歷史,宗教故事,和神話傳說等等之外,另外引用最多的資料是人類潛意識所保存的殘餘記憶,前述的文字資料由於經歷了久遠的歷史演變,再加上後人的美化和宗教化之後,真實的記錄只是人物的名單、地點、時間、和大事等等的大概記錄,對於當事人的內心世界之記錄、和情緒上的記錄都失去真實的意義,但是這些資料在人類潛意識中卻保留得很完整。

 

因為方老師之學佛與眾不同的地方是:「他並不是追求自身之成佛!」他追求的目標是:「二千五百年來為什麼沒有人能夠成佛!」因此!從方老師第一本學佛的著作,驗證佛菩提一書之中,從他的序文中,完全的表達了他這一生要做的是什麼大事:

※※※※※※※※※※※※※※※※※※※※※※※※※※※※※※※※※※ 

驗證佛菩提自序  

  諸佛菩薩!我不知道您有沒有傾聽我說的話,因為您從不跟我說話。

我知道您一直在我身旁,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卻從不在我面前示現。

所以我對別人說話時,無法說「如是我聞」,亦無法說「神的啟示」!

 

您知道我出生在印度時,就喜歡爭辯,參加了佛教部派之爭,斷送了不少僧團到無間地獄受那無盡之苦;您也知道我生在西藏修習佛法時,貢高我慢,毀謗了無數經典法藏;您也知道我生在唐代中土時,參加了諫迎佛骨,毀謗如來。

 

您知道佛、法、僧三寶全被我毀謗過,早已犯滿畢業神通盡失。

您卻仍然留給我一支削鐵如泥的刀筆。您讓我痛宰了那爬伏在韓江上的大鱷;

您也讓我沈痛的在明代燕王君側,用誅滅十族的血債來償還給這支刀筆。您知道我罪業如山重,您卻仍然讓我再來人間。  

 

雖然我這一次到來,家世平凡,雙親在堂未能盡孝侍養,親朋四處,內心卻始終無黨無朋。 要找一個好老師,卻也始終無緣,甚至我在唸中小學的時候,您也讓我把那些學校一家一家唸倒,十年樹人的教育基礎,下面卻墊了八家倒閉的學校。剛發現一個好老師,就眼睜睜的就會離開這一位好老師。 在這種不安定的環境下,您還是讓我平平安安順順利利的完成大學教育!

 

您交給我的東西,我從來不知道它是刀還是筆! 所以您讓我寫的字歪七扭八,用來掩蓋著它表面的鋒芒。卻從來沒有把我內在的心靈閉塞。

 

今天,我拿起您交給我的筆,好像刀子一樣刺進您的胸膛,剖開了您的肚腹,拿出了您的腸子來數一數、量一量,告訴大家來看一看,什麼叫做如來藏!

 

我不知道您會不會覺得疼痛!因為您從頭到尾都沒有吭一聲。

我也不知道您究竟是不是進入了涅槃!

但我仍然要用那懇切的心,求您再發一次大慈悲:  

 

『讓您身上潔淨的鮮血,來消除這個世間的污垢;讓您身上豐厚的肌肉,飽餐那飢餓已久的世間眾生;再讓您那堅硬的骨頭,敲碎這個世間痴迷、執著的硬心腸。』   雖然,我的心亦硬如鐵石,卻禁不住對您灑下幾顆感傷之淚。

 

畢竟!您終於讓我,完成了世人所不敢做的歷史大任!所以,我亦用那充滿赤誠的心,對您發下一個如來大願:

 

「我宰了一個如來,但願滿世間都是如來;我殺了幾個菩薩,但願滿天下都是菩薩!原諒我吧!我敬愛的諸佛菩薩!」

   

             在家菩薩戒弟子  方永來  居士      寫於公元1990年3月  

※※※※※※※※※※※※※※※※※※※※※※※※※※※※※※※※

    

(十三)成佛法界通告

今天方老師是要以調查員的身份,向法界發表一篇釋迦牟尼佛的調查報告:

 

(1)    摩耶夫人二十年不能生育,生下悉達多時,不在宮中而在藍毗尼園中,摩耶夫人產後七天死亡,種種的跡象顯示:悉達多太子的血統可能有問題,他不一定是摩耶夫人所生?

答:悉達多太子二十五歲抛棄王室繼承大權而出家,出家即捨棄自身的身份,所以名份與血統都歸零!一切種族皆可以平等成佛,所以悉達多之生母為何人,已經與他的出家無關!父母是誰並不影響出家之事實,因此有關血統之純正問題,只影響他的王位繼承,與成佛之條件無關。

裁決:悉達多的血統問題,無異議可以通過!

 

2)耶輸陀羅王妃生羅睺羅,懷孕六年之事,有人懷疑其中有造假一事?

答:釋迦牟尼佛曾經承認,孩子是他的骨肉,無論懷孕六年或一年,那只影響他的成佛計算年資,而不影響他成佛的實質,因此羅睺羅之受孕年份,並不影響釋迦牟尼成佛之事實!

裁決:因此羅睺羅的出生問題,可以無異議通過!

 

(2)    悉達多與鹿野結婚生子後,拿了金胎兩界的密法秘本之後,就棄家而去,入雪山中修行,棄家庭妻子不顧,致鹿野精神崩潰,失去了生存能力,後更因此死於荒野之中,大兒子上星比丘強迫出家,鬱鬱不得志而死;小兒子優波摩那逃跑出野外,守著母親屍體,不吃不喝而死亡一事,有人對此有意見?

答:這件事雖然是人命關天,但是悉達多與鹿野之婚約,本來就是為了獲得金胎兩界的密教法本而產生,悉達多婚後獲得密教法本後離家,入雪山之修行一事並無過失。後來雖然發生重大遺憾之大事,但出家學佛本身是大丈夫之所為,兒女私情是插針不入,家庭倫理並不符合出家人之戒律,出家後,家庭所產生的種種變故,乃非方外之人之能力範圍所及。所以這次事件,只能稱之為遺憾,卻並無出現觸犯法律之行為。

裁決:發生事件雖然令人心痛遺憾!但無損成佛之標準,可以無異議通過!

 

4)釋迦牟尼之成佛,遲遲不辦理法華大會,請求公證成佛,所以被懷疑是逃避法律之責任,所以遲遲避免追求公證!

答:目前舉證發現,釋迦牟尼佛當時並非逃避法律上之過失,而是不願意被人提起家庭中的舊事,恐怕會引發心中之痛!

理由是釋迦牟尼佛晚年經常脊痛難忍,每次發作時必須要喝大量的水才可以止痛,這件事在大迦葉尊者要討阿難尊者的六吉羅罪時,亦被提出來作為指責的證據。依據心理治療上之專業研究,這種突發性的脊痛,屬於心因上的一種疾病,平常不發作時並無任何症狀,但是一旦受感情觸動發作時,會出現椎心之痛,需要喝水或牛奶等流質的東西,才會減輕病情。

這種病的原因,是起源於內心世界中的自卑感而產生,釋迦牟尼有這一種脊痛病,正表示他心中有無限的內疚和自卑。

因此推論:釋迦牟尼佛當時避免過早曝露成佛之能力,並避免使用金胎兩界的密法成就,只是為了避免家務事公開之後,會在眾人面前發作那椎心之痛,影響了佛祖的威儀,而不是逃避法律上的過失!

裁決:釋迦牟尼佛的密法來源和師承,可以無異議通過!

 

5)依據弗沙佛時期,他對彌勒菩薩與釋迦牟尼菩薩之批示為:『彌勒一人純淑而眾弟子皆不純淑;釋迦牟尼一人不純淑而眾弟子皆純淑!』

回答:當年弗沙佛之評論如此,今天來看釋迦牟尼佛的成就也果真如此,弗沙佛最後的結語是:「一人純淑容易,眾弟子純淑困難,所以釋迦牟尼應先成佛,而後彌勒再成佛。」今天的結論,言論之發表人慧如居士,亦依循弗沙佛之意見,而且深有同感。

因此最後裁決:

『釋迦牟尼佛已經完全通過成佛之種種要求。正式成佛,佛號是:釋迦牟尼佛!』 

                              慧如居士       公元2004年3月10日公告 

                                              (2004年3月12日初稿、12月11日完成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