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香港之行

 

(一)香港法會花絮:

香港之行,是繼台灣之佛法封盤法會之後,方老師到了香港再進行了一次完整的法會,因此法會後續的封盤相關問題,有更完整的結果和答案,所以必須要忠實的記錄下來,作為將來歷史上的見證。

 

方老師是330日離開台灣,而趕在331日晚上進行了一次曼達盤的法會,這次參加法會的人,大部份是方老師三、四十年前的老鄰居,他們對佛法的了解應該說是只有一知半解,但是非常熱心努力學習,有從美國中部聖路易斯回來,有從加拿大東部一個小島回香港,人數居然能夠湊出十八人,真是叫人難忘這次的感受!

 

這些老鄰居,都曾歷經香港一九九七的移民潮而移居海外,然後經過了十多年之後,大部份的人都想回到香港發展,可以說是倦鳥知返,或者是回鄉尋根,然最俱特色的地方,是他們都曾經遭受到生老病死的考驗,所以希望能夠從佛教的信仰之中,尋找到他們所需要的力量,以改善他們的身體健康和身心上的壓力,也許這一個理由,讓他們從淡薄的宗教信仰中,逐漸產生一線希望,希望尋找到人生的另外一種生活目標。

 

法會晚上九點鐘才開始,大約到了十點鐘就已經結束。法會完畢之後,還有一群人留下來觀察燃燒臘燭的種種變化,直到子夜一點鐘正,熄滅的臘燭竟然是佛母道蓮的燈,也就是說封盤法會的關門者落在方師母身上,這種結果有一點出人意外!

 

因為方老師事前只知道必須要到香港舉辦一次法會,其他的安排都是空白,沒有人會知道真正的答案是什麼?

 

看到了佛母臘燭息滅的時間正好在午夜一點鐘,成為指定關閉的最後一位人物,所以只好請佛母打坐入定進入法界的天空中,把最後的一扇門關閉,當大門關上的一剎那間,出現一片真如寶光,然後法界中一切轉成空洞,什麼東西都不見了,既看不到門也看不到天,法界封盤之後究竟會出現什麼事,誰都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

 

(二)參觀天壇大佛

43日星期六,法會結束之後的第三天,推辭了許多熱誠的招待,方老師與師母兩人獨自去了離島大嶼山的寶蓮寺,去參訪這座東南亞著名的露天大佛,同時也希望了解法會封盤結束之後,這些名山寶剎會出現什麼樣的變化!

 

從九龍坐捷運的車到東涌,然後轉巴士到了山上,看到這座銅鑄的大佛,矗立在寶蓮寺廟前的一座山丘之上,氣勢非常壯觀。多年前方老師也曾經到過此地,在寶蓮寺中參訪了這一座大佛,當時的感覺有點悲傷。

因為方老師看到大佛的塑造形態,只塑造到25歲的年青造形,從釋迦牟尼佛出家的歷史上對照,25歲正是悉達多離開皇宮出家的年份,塑成25歲的釋迦像,會觸發悉達多太子當年離家出走的歷史。因此自從這座大佛塑好建立在這個山頭上開始,香港人就開始進入了龐大的移民潮。

 

一九九七之後,香港歸還了中國大陸,經濟開始進入極端不景氣的現象,返觀釋迦成佛前的歷史,佛祖經歷了五年出家之後,六年在雪山修苦行才成正果。六年苦行也正好給香港人帶來了六年痛苦的經濟困境,過的幾乎就是沒有工作沒有飯吃的苦日子。

 

今年是2004年,距九七之後剛好也就經歷了七年,方老師重回寶蓮寺觀看這一座大佛時,真是倍覺造物弄人的感受!因此細心的再觀察這座大佛,還有什麼異像之處?

 

這次觀察到大佛的年齡呈現28歲,而28歲者應該就是等候訪尋重要的名師出現,但是坐在大佛堶悸漱H,不是佛祖也不是菩薩,坐在大佛之中的人居然是數年前才死去的住持。

 

方老師看到這位住持,就問了他一句話:「你成佛了嗎!…………(寺持搖頭)

如果沒有成佛你可以坐在這媔隉H……….

 

這一位住持,方老師並不認得,也沒有打過交道,但是幾句簡單的問話,就把這一位羅漢嚇得掉了下來,他只有吃驚的回答:「我不知道世上還有你這一種高人會出現!所以才敢坐上去,如果知道世間上還有你這一號人物,那打死我都不敢坐在這堙I」

 

           

 

方老師一步一步的登上了這一座小山丘,這一條石階路走起來很沈重,眾生的業也真是難背,兩條腿就好像被無數的手抓得緊緊的不放。上到山頂上,四週觀察了一圈,看到廟的東方有一座氣勢雄壯的鳯凰山,山中居然藏著一尊廣大身的多寶觀音。

 

這一尊多寶觀音,從前方老師並沒有看到,今天大概因為封盤法會的作用,所以才現出衪的法身,但是他的身上有鉤索鎖鈴的封印,這些封印其實都是過去的成就者所留下來的記錄,原因是這些修持者:希望這一座名山寶剎能夠增加知名度,吸引住遊客的到來,所以就使用了密法把這一尊多寶觀音,封印在這一座山中不讓她離開,讓這一尊多寶觀音的法力,把信徒和遊客都掌握住,這種情形在台灣的某一些寺廟也出現過,但是這一種行為卻是觸犯了佛世界的戒律,因為那觸犯了佛菩薩的人身自由權問題!

 

(三)海港上的天空

處理好這一座名山之後,方老師夫妻兩人,一同坐船回香港的中環天星碼頭,坐在海邊旁提供遊人休息的座椅上打坐,看著天藍色的天空和白色的雲彩,以了解維多利亞海上的天空,會給他們示現什麼的景像!

 

雖然沒有點燃任何的香,但是經過了二十分鐘之後,終於見到了天空之上,出現了一隊一隊的天神,從東向西從左向右移動,到達一尊比較高大的神靈前,就自動回頭走開,這種現象有一點離奇,從他們所出現的行徑,好像機器人一樣,呆板沒有一點表情,相互之間也沒有真正的相互交流,一旦接近到某一段距離就好像會自動彈開,一點怪怪的樣子。

 

但是起初的十分鐘,方老師一直沒有弄清楚他們在這媟F什麼!花了大概二十分鐘之後,才弄清楚天空上的諸神,他們的眼睛、耳朶、鼻子、舌頭、身根、和意根都呈現黑色。

方老師用盡各種方法都沒辦法跟衪們產生聯繫,原來密法封盤的反應結果,就是諸神的眼耳鼻舌身意的六根和第七識末那識,都已經完全失去了活動功能,所以這些天上的諸神都進入了一種奇怪的機械式反應,這種現象如果讓它繼續下去,對這個世界是非常危險的大事!………

 

經過不同的試驗之後,方老師終於找出他們的第八識,那是還可以有作用的唯一部位,所以花了十幾分鐘,幫忙天上的諸神啟動了他們的第八識,而第八識的元神也開始進入很大的變化,取代了原來眼耳鼻舌身意末那識的七處功能,而這一尊最大的天神也示現出他的真正身份,原來香港的最高神祇竟然是黃大仙!他的身軀閃爍了一下,就帶領諸神消失在藍藍的天空中,方老師看到了這一種示現之後,也終於明白佛法封盤的意義!

 

(四)法界封盤的意義

原來是在古老諸佛的交接過程中,封盤是古佛的熄燈儀式。所以自從古老的七佛以來,每一位古佛都把佛法發展了一段,也同時發展了一識。

 

因此到了釋迦牟尼佛時代,釋迦是第七佛,而彌勒卻是第八位佛。因此第一位古佛發展了眼根成佛,觀音的耳根圓通其實是第二佛所發展出來。同理普賢菩薩的心聞也正是阿彌陀佛的第六識成就,釋迦發展了第七識同時也將佛法進入了寶部,成就了最能吸錢的佛教體系。

 

今天的第八識入主,唯識佛法正式進入了金剛部的成就,因此將來的佛法應該是強調了法律和身心疾病的醫療項目。而每一位新佛承接古佛的佛法寶座時,都必須經歷了電腦關機的封盤行動之後,新灌入的軟體才能夠順利承接古佛留下來的系統。

 

過去的舊佛時代,釋迦只知道把舊佛的法衣傳給新佛,就完成了新舊交接的手續問題,這種交接方式仍是宗教主義的產物。

 

今天的方老師,一直以來想追求的卻是科學的意義,因此遺留下來佛法,經常出現新法和古法參雜的奇怪現象,所以許多迷信色彩的事物並沒有處理,就雜存其中成為後世學佛者的一種負擔。

 

今天的封盤現象出現,其實在過去的古老諸佛時代中也曾經出現,因此第一識眼識的佛法發展完畢之後,眼識就進入封盤而為次的第二識耳識修行者就成佛,耳識的佛法發展完畢後進入封盤,第三識的舌識佛法才能發揮。

 

如此類推,所以蓮花部的第六識成佛之後,到了釋迦牟尼佛的成佛時代,就成為第七識末那識成佛的時代,這個時代的交接並沒有進入佛法的封盤動作,因此使用六識修持的古法和使用末那識修持的新法交雜在一起,讓後世的學佛者無所適從!

 

從今天的密法封盤行動開始,第一識至第七識的末那識都封閉不能直接使用,要以第八識之所在地為中心的密法才能順利進行修法,這就是彌勒八識阿頼耶識成佛的真正意義。

如果以現代語言來說:「成佛者有權力定位要以任何一處,定位為法定的中心所在地,這種定位點的移動,是依據成佛者之成佛優先順序而設定,今天之成佛是以第八識之造地為成佛核心,下一次的成佛就會要求在第九識無垢識中成佛。」

 

(五)清涼法苑

44日星期日,上午去了大埔一間小廟,替香港乾女婿,處理他父親的靈骨塔塔位,中午的時候到達元朗的清涼法苑吃素菜,這一座小廟所做的素菜遠近馳名享譽數十年,十多年前,方老師第一次到這一家廟宇吃齋時,廟中三寶佛的其中一尊會下來,坐在方老師旁邊陪方老師吃飯。

 

今天回到清涼法苑的第一眼,門前的法界接引佛依舊笑臉迎人,但是從前坐無虛席的盛況不再,許多大桌子上都是落葉,而且大半的桌子上都是放著倒置的椅子,表示大半的桌子己經不再開桌使用。

 

年紀老大的師太(廟中的主持)站在廚房旁邊大聲指揮人手做事,雖然她的聲音仍然那麼響亮,但是已經需要用一隻手支撐著身體才能站立,一種蒼老荒涼的感觸會浮現出來。走到座位安座之後,感受到廚房之中出現一陣法界騷動,不少法界的阿羅漢都從廚房之中探頭出來觀看,然後是冗長的會議聲,用完齋菜之後,正想離去。

 

忽然聽到廚房中傳出一陣一陣法界的哭聲,所以方老師來到人少的院子中,找了一個沒有旁人的座位坐定之後,請乾女兒出神進廚房去詢問一下,究竟發生了什麼大事?

 

乾女兒入定之後回報,廚房之中有許多出家阿羅漢靈體,他們在此工作了數十年,一直都很努力把齋菜做好,希望用這種方式吸引遊客,讓更多的人能夠親聞佛法,但是數十年來的努力之下,所吸引的遊客,他們只是進來吃素齋,卻從來沒有人願意修持佛法,沒有人因為吃了素菜而去學佛!

 

今天他們看到了方老師的到來,方老師從開始學佛就進入這座寺廟吃素,隔了十多年之後,就看到方老師的成就,就修煉出了這種結果,而數十年來,他們除了只會做素菜之外,其他的學佛功夫都耽誤了,所以看到方老師要離席的時候,就不禁悲從中來哭個不止,所以希望方老師能夠渡他們!…………

 

(六)弘法方式和目標

處理好清涼法苑的法界眾生時,寶蓮寺住持的靈體,也帶領了一群阿羅漢現出三昧法身,解釋他當年為什麼會將多寶觀音留置的事件,他當年認為只有用這種方式,才能吸引住遊客,讓他們親近佛法,幾十個年頭下來,大嶼山的寶蓮寺也的確成為了香港地區的名勝所在,甚至是東南亞地區有名望的一級寺廟。

 

但是因為這種名望所獲得的結果,卻成為香港政府和財團重視的肥肉,準備建立一條登山覧車線,接通這堛漸瘜q,並以現代人工的方式,建立一座設有觀光飯店、商場、小食舖的佛教村,攔截這堛澈H徒,讓他們成為未來佛教村的顧客。

 

當初這種弘法方式,變化成今天的成就和結果,都不是當年他們所預期的希望。所以舊住持很傷心希望方老師能渡他,因此帶領了這一批阿羅漢,到來接受方老師的超渡,不再留戀這個紅塵俗世。

 

聽到了這一種訊息,了解到法界高僧的重視,方老師並沒有很高興,因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當他們都很努力去實現他們的工作目標時,都是很值得他人尊敬的行為,但是舊時代的宗教想法比較單純,他們認為:只要把人潮抓住,所以人脈和財脈建立好之後,必然會有所成就。

 

今天他們花了一生的功夫去實現目標後,才開始發現這些目標原來都不是他們想要的東西,才突然感覺到很悲傷!而這些感觸都因為看到了方老師的出現之後,他們才終於悟道了解方老師身上的功夫,才是他們真正要追求的佛法。

 

但是反觀人世,世人對方老師的了解卻並不多,甚至連佛教的高僧大德,也不知道有方老師這一號人物,方老師走在香港的大街上時,只不過是其中一位平凡的過客,沒有人會注意到他的存在;只有去世的高僧才能夠看到他身上的佛光,一般活在人世間的出家眾或者是密宗的喇嘛,見到了方老師,他們的心中雖然會出現一陣震盪,但是大多數的人都只是閃開不語,從來就沒有一位大德敢走過來打招呼!

 

以前方老師也許自嘲為曲高和寡吧!但是從今天所發生的事件中,卻證實了一件事,弘法渡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大事,只要有一絲絲的差錯,就可能回不了頭!

 

(七)回台工作目標

46日下午回台之後,匆匆的回到辦公室,把上述的文字用電腦打好,六點鐘才回家,回到家不久,進入家中的壇城靜坐片刻。

 

620分開始,入定的時候,感覺天空上有東西掉下來,並且把地面打破,所以急忙去問家中其他的小孩,請他們用天眼看一下法界,究竟發生了什麼大事?

 

孩子們能描述的是:天空上有東西掉下來,沙塵很大看不清楚,只有子平能夠肯定的是賢劫千佛摔了下來,這就是法界封盤所導致的崩盤的結果。

 

掌握法界舊佛權力系統,終於進入了崩盤狀態,在佛世界中轟立如森林的千佛佛像,身軀破裂成一塊一塊的大石塊掉了下來,所以在人世間入定時,就會看到一顆一顆像磒石一樣的東西,從法界高空上摔了下來,撞擊地面造成無數的坑洞,所以沙塵四起,視野不清。佛法之研究和發展已經到此終極,所以回過頭來作自我的檢討:

 

「最初所追求的目標,只是認定佛法的訓練,會對心理治療的幫助會很大,因此希望能夠將佛法的訓練方式,好好的走上一遍,了解什麼是成佛之法!

 

後來發現到佛法之中竟然內藏玄機,有人作弊希望彌勒成不了佛!這些政治的陰謀和作業方式,就成為方老師的第二階段研究的目標。

因此打擊不法、解除封印、封殺執行錯誤之執法者,練就強大的攻擊力,拆除假面具和掩護,成為這個時期的努力目標。

 

從今年開始,方老師知道彌勒成佛之路已經舖好,但是方老師自問:『本身並不是一位良好的弘法工作者,因為一位曾經努力於戰鬥的人員,是非常不適合當一位弘法的工作者,世人希望從宗教人物身上,能夠獲得的慈悲與愛護,從方老師身上都不容易看到!』

 

方老師只是一位專業和敬業的工作者,而不是一位仁慈祥和的傳道者,目前能夠做得到的,只是把重要的學術和訓練方法留存下來,讓其他更適合弘法的人士,去從事弘法的工作。

 

如果是這樣的要求,方老師一定非常樂意去做他的專業工作,如果要方老師去面對群眾,進行演講弘法利生的事,那都不是方老師想做的事!

 

佛法發展到第三階段,應該是以實相般若為主,如何把佛法的功能落實在生活上,幫助大家成家、立業、賺錢、謀生、和醫療的事,方老師都可以做!都願意做!只有講經說法的宗教事業,卻非常不願意幹。

因為一直以來方老師只希望做一位專業的研究工作者,而不是一位推動佛法的宗教弘法者。」

 

(八)新法之建立

要改善未來的佛法傳播,並不需要走入人群中弘法,只要將佛法的訓練方式改良,精簡明確的使用文字,把新佛法的目標、方法、過程、驗證等等階段,標示清楚,讓大家能夠容易學習、容易區分、定位清楚。讓適當的人走入自己選擇的位置上,就會出現許多弘法的人員。

 

過去舊法弊病,是創始者並不希望有人太快出現大成就,所以才花掉許多的時間去繞圈子耗時間,但是未來的佛法發展,因為舊佛已經浪費了一千五百年的時間,為了快速彌補這一段空白,因此第八識傳法的日子很快就需要結束,只要群眾有一定數量進入第八識之運轉後,能夠通過了佛世界的認證後,佛法進入第九識的運轉程序,理論上來說應該在本世紀末就可以完成,而不必要一定經過五百年的功夫。

 

這就是方老師未來要做的事,也是方老師非常樂意做的事!既不會浪費太多的時間,又可以安安靜靜的過自己的私隱生活,讓喜歡宗教活動的人去做宗教的事,讓這個喜歡自由的人獲得真正的自由,不須要去做那應酬的活動,希望下一本書能夠很快就完成,讓這一本書帶領大家去完成未來成佛之路! 

                    (200447日初稿127日完成修訂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