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成佛十號

 

(一)     言:

成佛十號是修持佛法的一個目標,相關的佛法解釋,方老師在十多年前,在驗證佛菩提一書中就已經提及,六年前寫作佛祖也瘋狂時,已經有了不同的見解,讓大家都開了眼界;今天再提出成佛十號這個標題時,不再只是紙上談兵,而是實際上的操作功能,因為政治和選舉的意識已經普及,利用政治的操作方式,進入成佛十號的領域發展,更容易讓新佛法之功能發揮得淋漓盡致,清除暗雜其中之害群之馬,使本身的支持力量更加強大,成佛之路更接近成熟的階段。

 

(二)  起心動念:

54日星期二傍晚,從陽明山市立第一公墓回到桃園法輪中心之後,在壇城修法處理墓園的眾生時,發現明玲在處理法界眾生時,身上所發出的靈力稀薄而雜亂,不容易安頓這些全新的追隨者!所以方老師上前告訴她一些特殊的處理方法,要迅速把衪們安頓,而不應該讓衪們紛紛擾擾的侵犯修行者的生活。

 

方老師要求她,使用天眼的能力向她的族群說明,詢問衪們下列幾個重要的問題:

「我是否你們這一族群的唯一代表人?(回應是!)

如果我是唯一的代表人,你們是否支持我獲得成佛的最後目標!(回應是!)

如果你們願意支持我,是否答應不再扯我的後腿! (回應是!)

願意支持我的族群請靠近,不願意支持的族群請離開!(開始清黨!).

你們要支援我,第一個要幫忙的是解決生活上的經濟問題!做得到嗎!

(有一點猶疑,但是最後答應願意)」

這樣的跟法界眾生對話,明玲完全沒有經驗,也就是說大部份的學佛者都不知道可以這樣處理,因此會有一種詫異的感覺:「我可以這樣跟法界眾生說話嗎?」

 

方老師:「妳為什麼不能這樣講話!如果你確定你的族群之中,你是唯一修持到這個果位的人,為什麼不敢跟他們這樣說話!向他們爭取妳的權益。唯一條件是妳必須能夠提出證明,證明你已經超越族類中任何一人,妳就可以大胆一點、勇敢的向他們要求,並且告訴他們:『如果你們對我不滿意,那我就下台一鞠躬!讓你們另選高明,找其他人繼續完成成佛的目標!好不好!……如果不好的話,明明是妳們需要我,卻對我有異心,那不是很奇怪的事嗎?』」

 

經過這種政治對話的訓練,明玲身上的光彩開始改變,滿臉的困頓之色已經瞬間改變,青春活潑的快樂心情浮現在臉上,為什麼這些對話會產生有如此不可思議的威力呢?

 

(三)  佛母示範

56日星期四早上,方老師與明玲的對話佛母已經知道,尚有其他幾位弟子也曾經接受到老師類似的告誡和要求,如果以第三人立場來觀察的話,佛母已經觀察了好幾回,深深的感受到這幾句話的威力。

因此!她終於忍不住也要上場去品嚐一下,對法界眾生說話的特別感受!

 

佛母端坐正心的讓自己進入禪定之中,去感受支持自己的族群是那一類,起先她以為會是提婆達多這一類的反派角色,後來才發現反派一族已經消失了,經過來回好幾次的嘗試和搜索,才確定目前支持的族群是觀音法門的一大族,這些族群大多數都是最近從屍陀林墳地帶回來的觀音族,這一族的群體龐大,而且是老阿媽居多,真的是七嘴八舌,好像是處在菜市場之中,佛母最近幾天的耳朶不太舒服,原因是雜音太多,開始想把耳根圓通的能力關機,不要再聽那麼多的雜音!

 

佛母正在懷疑耳根圓通的能力,是否會製造出神經錯亂的精神病?

因為方老師說過:「神經與神通只差一個字!真正的面對耳朶如此咻咻不停,無法安眠的人來說,睡眠比神通重要!清淨比吵雜重要!健康比成佛還重要!」

 

幸好在這一個矛盾的複雜心情正在發作時,卻發現了這一種降服眾生的無上大法,因此正好派上用場,而不必自廢武功去修葵花寶典:

 

「觀音族群耳根圓通的法界眾生們,你們是否可以確定:

『在法輪中心之中,我是你們的唯一傳人!  (是)

那你們是否願意全力支持我,完成成佛之最後修持!(是)

既然如此,那請支持我的人站在靠近位置!不願意支持的,請退出圈外!』」

 

才說這句話,佛母耳朶的雜音就全部不見了!經過這種談話方式表態之後,法界出現一陣騷動之後,就開始安靜下來,本來黑壓壓的一大片追隨者,開始有系統的作出分類和層級的變化,原來雜亂無章的隊伍變成井井有條的部隊。

 

眼前這些大量的追隨者,大部份都是從屍陀林修法中跟上來的觀音族群,她們一旦有機會就胡亂發表意見,好像那些三姑六婆的女人一樣,自恃觀音法門這一個招牌可以成為他們的靠山,因此講話放肆、粗魯、蠻橫、霸道不一而足,因此連佛母都開始消受不了!要準備停止耳根圓通之訓練,另行學習其他的大法。

 

經過這種對話之後,雜音明顯減少,這些族群知道要學習禮貎規距,不可以再亂說誑語,恢復了剛學佛時期的求道理想,頓時求法之心若渴,護持佛母的心開始堅定不移,因此方老師再請佛母進入壇城之中,作正式的驗證,檢查護持佛母的耳根圓通族類,是否能夠支持佛母成就未來的佛果。

 

在壇城之中,方老師端坐在上師的寶座之上,向佛母的支持者說話:

 

妳們願意以佛母道蓮為觀音系統耳根圓通法門的唯一代表人嗎?         (願意)

(1)    道蓮佛母!如果將來有人能夠繼承妳的位置,妳願意讓出妳的寶座嗎?(願意)

(2)    妳們(觀音系統)願意將正反兩面的意見,都能夠轉達給佛母知道嗎?(願意)

(3)    妳們能夠護持佛母應供的生活必須嗎?」                                (願意)

(4)    妳們能夠幫忙佛母,處理眾生之惡死為善逝嗎?                         (願意)

(5)    妳們能夠護持佛母,成就三明六通的能力嗎?                           (願意)

(6)    妳們能夠護持佛母,成就調御丈夫的能力嗎?                            (願意)

(7)    妳們能夠護持佛母,成就無上士的能力嗎??                            (願意)

(8)    妳們能夠護持佛母,成就解決或解釋各種疑難問題的能力嗎?           (願意)

(9)    妳們能夠護持佛母,成就天地人三界眾生的導師嗎?                     (願意)

(10)妳們能夠護持佛母,成就天地人三界同尊的能力嗎?                    (願意)

 

歷經以上十條問答,支持佛母的觀音系統族群,開始感受到無比的壓力,因為每一項題目的回答時,幾乎都必定只有「是」的回答,如果有其他的雜音一出,馬上佛母的驗證就作廢,但是一旦答應下來之後,這一個族群就要終生護持佛母,不可以反悔,直至佛母成就無上正覺才能停止。

 

成佛十號的標準,佛教中人只視之為口號,是一種高不可攀的條件,今天在方老師的手上,居然變成修持成佛的一種支援法寶,這種應用方法足以讓大家開了眼界,也讓大家感覺到成佛,原來不再是如此遙遠不實的事!原來成佛十號只是一種政治手腕,可以用來澄清和建立支持者的信心,後來不單只可以幫助你拉選票,還可以讓你選總統,最後幫助你達到成佛的目標。

 

佛母剛開始時,先在家中自行練習一遍,當時十個回答都是「願意!」

因此佛母滿懷希望的進入壇城中接受考試,但是一經進入正式的驗證狀態之後,背後回答的法界眾生開始猶疑,回答的聲音有一點半吞半吐,或者是說儘量支持!不敢再那麼的勇猛回答,所以全部問題回應之後,發現只有九個題目回答勉強願意,其中「正偏知」一題不敢回應!所以第一次查驗時並沒有完全通過。

 

這次驗證不合格,是因為在驗證前,跑了許多的觀音系統的票,進入了方老師的唯識系統大票倉之中,因此在觀音菩薩跑票的結果,質量都不足的情形下,沒有辦法完成第一次的驗證。但是失敗乃成功之母,佛母平常都一直是用這種心態去學習新方法,今天驗證之失敗對她來說,輕鬆平常並不在意。她只是停留在壇城之中靜坐,思考如何解決觀音系統跑票的問題,是否要再去不同的墓園修屍陀林大法,爭取更多的觀音系統支持者,幫助她完成下一次的驗證!

 

突然間在高空之上,降下無數無量的仙女,同聲到來護持佛母接受驗證,請方老師再行驗證佛母的成佛十號,所以方老師同意接受法界之意見,再行登座查驗一次。

這一次佛母真的是獲得法界之護持,身體在端坐時,即轉成半透明之狀,不到半分鐘的時間,法身溶解成光海,身體變成無有邊際,發出一股強大的磁場和特殊的光波,那是平常她無法達到的境界,方老師看了一回,就知道佛母的時機真正成熟了!

 

方老師登座詢問法界眾生十個問題,就得到十個有力和滿意的回答「願意!」

因此佛母第二次的驗證,就非常順利的通過成佛十號的題目,然後從天空之上,降下一道祥瑞之光芒,直射佛母的身上,然後飄下一個卷軸,給了她一張授證文件,完成了成佛十號的驗證……..

 

(四)  唯識系統之驗證

方老師在家中指導佛母練習的時候,就感受到法界的要求:「要刮別人的鬍子前,請先刮自己一遍!」法界今天這種要求雖然有點異常,但是方老師仍然可以接受,所以特別請方子平陪同之下,一早就進入壇城修法,讓自己先行以身作則走了一遍。

 

本來這一種佛法訓練,方老師平常指導學生的時候,教與學都可以同步進行,因此學生完成訓練之後,方老師也同時學習完畢,不必經歷自行操作的一段,就已經練習完畢了。但是這一次的驗證,卻出現了許多的意外!法界眾生之反應非常緩慢,要等好久好久才會得到一個簡單的回應,因此方老師有點不耐煩,進入禪定之中,檢查一下法界眾生出了什麼問題,這才發現出現了太多的生面孔!

 

去年八月的時候,方老師檢查了唯識系統與觀音系統之比是:「一比五十」、唯識系統與三昧系統之比是:「一比十」、唯識系統與般若系統之比是「一比五」、其他因為中觀的系統還沒有完全建立,真如系統是每一個佛法系統的必經之地,所以沒有一個固定之數,禪的系統是因為諸法皆不能脫離禪,所以禪學系統不能獨立計算!

 

最後能夠比較的部份,就是唯識與「三昧、觀音、般若、中觀、真如、禪」等之相比,在數量上只佔百分之一左右。所以!唯識系統之成佛後,會面對佛世界中之小數黨執政,任何佛法之推行,都會遇上各種不同方式的人事調度困難。

 

但是今天方老師練習成佛十號之時,唯識系統的數量突然增加五十多倍,所以一時之間,接受唯識系統之回應速度時,就有一點不知所措!

 

所以方老師馬上做了一次人數之盤點,原來的觀音系統百分之八十護持唯識系統,百分之二十遭到了淘汰,所以增加了四十個百分點;般若系統因為遭遇上次密法封盤,所以全軍盡沒,失去了百分之五的影響力;三昧系統從般若系統的封盤之中獲得唯識系統釋放,所以護持唯識系統又增加了十個百分點;其他的系統如真如、禪學、中觀等三個系統,方老師在佛法課程的研發時期,都下了很大的努力去開發這些佛法的功能,因此在今天的驗證時刻,這些轉向護持唯識系統的人馬,瞬間增加了五十倍。

 

而且在一步一步的驗證過程中,業力一層一層的剝落後,被吸引進入的眾生也相對的一直增加,到最後一條問題問及世尊之護持時,護持的力量已經接近百分之九十八了,因此順利的獲得成佛十號的第一名通關,佛母因為要等候方老師的驗證成功才可以驗證,變成是第二名通過成佛十號的人物。

 

(五)  成佛十號新解

法輪中心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背景,也都有不同的來歷,因此在本文之中可以看到不同的事件和應對之道:

 

1)調御丈夫

英玉的前世有道家張天師眷屬的因緣,完成第一段的先行練習後,本來已經很高興,但是後來方老師想到:『大部份古代的道家人物都是走江湖的窮人,只有連接上歷代王朝欽天鑑的奇人異士,這些人才會有點有能力,因此建議她觀想做這種聯結。』

剛一開始,英玉受到了他們的拒絕,不容易完成任務,後來方老師指導她如何去降伏這些眼高於頂的奇士。

方老師問:「你們認為這個小女子太笨,所以不願意支持她?  (回答是!)

英玉!現在請妳的支持者,把這些看扁妳的人,列出黑名單,通告於法界,斷絕他們以後的生路!  (這些奇能異士,聽了起了一陣騷動!)

 

你們這些奇能異士,學成文武藝,都是賣與帝王家,他們喜歡你的時候,把你捧上雲端,稱你為國師,所以你今天才會眼高於頂;但是他們不喜歡你的時候,把你們抓去誅九族,你才知道原來只不過是他們的奴才走狗!(銳氣全消!)

 

今天這位小女子看起來笨笨的,所以你們想欺負她,不想理會她,但是她卻擁有生殺大權,你們要不要試試看,找那一個出來示範一下?」

 

方老師的一番話,軟硬兼施!把這些眼高於頂的奇能異士,說得心服口服,對要求護持英玉成佛之事,都不敢有異議,這就是方老師所展現的調禦丈夫的能力。

 

英玉雖然已經完成了第一次成佛十號的練習,但是仍未接受認證,原因是認證必須要有充份的能力,以及充足的數量才能順利完成,因此當天下午,又出現了一些小插曲:

 

57日星期五傍晚,在八里鄉海岸公園修血饅頭時,又碰到一個問題,當地的八大龍王都已經滙合在空中,但是沒有接受她的獻供,方老師先讓英玉自行思考問題的原因,和找出解決的方法,經過多次的嘗試仍未能解決,所以再請老師出面處理,方老師只教她對天說話:「你們這一批眼高於頂的傢伙!是不是又看不起這個小女子,想看她當場出醜的樣子!再不下來請龍神進入饅頭接受獻供,就炒你們魷魚,全部革職查辦!」

這句話一說完,馬上獻供就完成了!  (調御丈夫)

 

2)正偏知

58日傍晚,方老師帶了全家大小,一共七人到達林口、頂福陵園公墓,讓家中的小孩子,晚上到墓園中實習如何修血饅頭之大法,全家有:子平、小佛、小仙、惠能、方老師夫妻六人,另有修光師、希遷兩人同行見習,一共八人。六點多出發,到達墓園已經七點多,開始天黑。

 

這次血饅頭修法是以五行為主,子平獨力修息災和誅法,處理靈骨塔中之厲鬼和意外死亡之凶靈,小佛修羯摩部的事業法、小仙修蓮花部的懷柔法、惠能和希遷年齡太小不懂修法,只坐旁邊觀看,等哥哥姐姐修完法之後,可以去丟血饅頭。

 

小佛與小仙都是第一次修血饅頭大法,完全不懂儀軌,臨出發前才緊急惡補一番,所以馬上就現學現賣,大哥哥子平因為經驗豐富,所以獨立自行號召那些厲鬼處理得很精彩,不一會那些蓬頭垢面、披頭散髮、指甲長達一尺的厲鬼,都坐在青蓮花上送出了三界,受到大家的讚嘆!

 

小佛修法時,首先看到了許多穿著西裝筆挺的大老闆,離開了陵墓,開著靈界的賓士車,停在一大片的停車場內,再步行過來接受血饅頭供養,方老師問他會不會怕?

小佛說:「那些傢伙都認得我,每個出來都跟我打招呼!原來通通都是當年金剛智時代的受法弟子!所以高興都來不及,又怎麼會害怕呢?他在修法的過程中,心堶惘n像早就知道應該如何操作,所以按步就班的去做,一點都沒有障礙!」

 

小仙說:「出發前腦袋有一點空白,想像到墳場會是什麼一回事!但是到達之後,反而心理很平靜。修法時特別緊張,心媟|擔心做錯會很嚴重,所以很專心的一步一步,好像有一種力量要求她,把每一個步驟都要做好,這是她有史以來,做事最專心的一次!」(小佛與小仙雖然全無經驗,但「正偏知」的支援,故能表現正常。)

 

佛母這次的表現就有點失常!修了二次法都沒有供出去,方老師跟她檢討了一下:「請妳好好的做寶部的事,不要亂做其他部的供養!」但是供養還是沒有做好!再檢討才發現她只是依據她前幾次的成功經驗操作,沒有感受法界的體驗就開始動作,所以失敗。後來再以標準的寶部排列方式獻供,供品才被法界接受!

 

佛母因為前幾次的成功經驗,沖昏了頭腦,在沒有法界回應之前就動手修法,所以完全失去準頭,回家後特別警告她的觀音族群,沒有盡「正偏知」的功能。後來找出原因,原來是這塊地區特殊,住滿了受過金胎兩界曼荼羅密法的高級住戶,觀音系統遇上這一個特殊族群,好比小兵遇上高官,全部立正不敢亂說話,所以佛母就失去了平常的「正偏知」通告。但是!受過去的成功經驗驅使,犯了法界的忌諱,故獻供無法完成!

修光師今天的操作也失常,做了五六次獻供都沒有把供品供出去,所以晚上回家後,再作檢討,最後由方老師終結如下:

修光師今天的失常,是因為進入了這一個特殊的地區後,就感覺到壓力很大,然後就是腦袋一片空白,全無任何反應!所以進入了手足無措的反應,一上台就準備找救星,眼睛一直在放出求救訊號,希望別人能夠告訴她一些訊息。卻遇上老師的警告:

「不要像小和尚一樣,一遇到大頭就怕得要死!

今天不是來趕經懺,沒有做好就不要想收工!」

 

老師這幾句話很有威力,修光師後來經過心態調整之後,終於把饅頭供出去,完成這一次很特別的任務。回家之後,法界的「正偏知」都被修理了一頓!如果下一次再不好好幹,馬上把他們炒魷魚、革職查辦!

 

這次修法任務完成之後,方老師檢視一下整個墓園山區,發現一種前所未有的現象,全區域的墳墓堛漫~民,居然全部出清存貨,沒有一個留下來,這種現象,乃因第一次出動了四位受過金剛界曼荼羅密法灌頂的行者,他們所修的本尊,剛好就是阿閦佛、寶生佛、阿彌陀佛、和不空成就佛,今天真的是適逢盛會了!

 

如此殊勝的聚合,所以成就了這一次特殊的結果,起動了本區的金剛界曼荼羅力量,將這些前世接受過金胎兩界的密法行者,才修了一次法就完整的渡出三界之外!的確是很殊勝。

 

3)世間解

世間解這一個項目,方老師從前的註解認為是一切疑難問題的解決或解釋,最近經歷了相當的事跡之後,發現過去的解釋是錯誤的應該更正,修正前請閱讀有關實務的工作經驗,就會一切明白。

 

59日母親節,佛母回中壢娘家探視母親!佛母之父親十多年前過世,過世不久之後其母親因為思念情切,三年左右就進入精神分裂狀態,發病至今已經有十年以上,平常老家的磁場地氣都非常差,地層下有一種陰寒之氣。原因是從前隔壁有一座小廟,廟中曾經訓練乩童,此後該塊地段的地氣都轉壞,佛母之父親死亡之時,正是該廟香火最旺之日,佛母之父死後,該廟三年之後也土崩瓦解,作鳥獸四散,但是地氣被破壞之後就一直沒有辦法轉好。

 

這次佛母回娘家,一來是為了慶祝母親節,二來是檢視家運是否有所變化,發現老家的地氣已經轉好,但是祖蔭卻未曾接上,所以有一點好奇,回桃園家之後,進入佛堂中修法,發現有兩股力量阻擋了祖蔭的進入,經過資料核對之後,發現上次屍陀林修法中,獅頭山的一段修法,福報被兩股力量攔截住,原因是佛母之母親的娘家,生母與養母兩個系統的力量,剛好他們的墓園安放在三灣與峨嵋兩處,這兩處的墓園都同時產生一股力量欄截,包圍了勸化堂下來的福報,原因是抗議這堛瑪丳郃S有被照顧到,所以要求有同等的待遇!

 

本來這種要求是非常合理,但是佛母與這些遠親已經失去了聯絡多年,所以他們的墓園在那堣w經沒有辦法追查,因此決定在511日重回獅頭山,再修一壇血饅頭大法給他們,請他們先把攔截的力量撤銷,後來在處理過程中,不知道為什麼會連結到整個客家的族群都起了反應,更觸動了三山國王(客家族群的保護神)和義民廟的力量都起了反應!

 

為了處理這些客家族群,所以佛母特別在中心壇城之中,再修一壇血饅頭大法給他們,希望替他們化解客家族與閩南人的世仇,在處理過程中,由於佛母是純種的客家族,所以很快就獲得客家族群的支持力量,但是在處理閩南人時卻並不順利!

 

後來!博文、欣樺、寶蓮、逸雄、宜靜和大師兄也先後來到法輪中心,談到剛從宜蘭的墓園、及鶯歌的墓園回來,遇上了不少笑話,交換彼此的心得,方老師見佛母無法處理閩南人的一段,那是因為血緣不同,所以轉問他們之中,有那一位是有純種閩南人的血純,最後選出宜靜的血統最純正,由她出面處理開漳聖王和林爽文的抗爭事件,剛進入禪定,方老師就發現在開漳聖王身旁的大石之上,有林爽文以及當時參加抗爭的志士的血靈,這些血靈被人塗在一塊巨石之上,血靈心中的仇恨仍然非常激憤的散發出強烈的報復能量,血靈之上加塗了一層蛋清,保護著他們不會被後人清洗掉,讓這個血海深仇的歷史,一直的保存著不會被後人消滅!

 

發現了這一段歷史,方老師才了解閩南人對外省人的仇恨之心,是因為這一段歷史的血靈,被當時的修道者,在兩百多年前,就以蛋清覆蓋著在開漳聖王身旁的大石上,後世的人如果法力不足,不知道如何處理這一段歷史,而使用一般的法會方式,必然是無法超渡的,而這種仇恨就永遠無法化解。那實在是一種很可怕的記錄方式!

 

處理完畢之後,已經是晚間七點鐘,方老師臨時決定要到內湖的碧山巖,觀察開漳聖王的廟宇,了解這種力量的轉變發展,是否能夠比對壇城修法的結果?

 

由方老師帶隊,大師兄、宜靜、佛母四人開兩部車上路,由於晚間路標不容易看清楚,內湖的碧山巖又大約有十年以上沒有去過,結果花費了兩個多小時才找到這一座廟宇,到達這堣ㄗ鴗Q分鐘,尚未弄清楚廟堹姘釧M相關歷史,這一座廟就已經開始打烊要關門,後來花費了半個小時,在廟旁的後山上修法,才把我們的來意表達清楚,安頓好開漳聖王,化解族群的仇恨心。

 

510日早上九點鐘,方老師帶同佛母、子平三人出發到中壢廣泰街的義民廟,觀察狀況,順便處理化解族群的心結問題,發現義民廟已經開始有很大的改變,廟中的神位已經被後人更動成普通的民間信仰的神靈如:禡祖、觀音。

 

後來佛母與桂蕾聯絡詢問那埵酗T山國王的客家神廟?發現龍潭三坑灣內有一座二百年歷史的永福宮,廟內供俸了三山國王,所以再到龍潭找桂蕾帶路,找到這一座已經二百年歷史的龍潭第一老街,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最後再到附近的一座三子坑伯公廟(土地公廟客家人稱之為伯公廟),修了一個完整的血饅頭供養法,才完成了這一段族群世仇的化解。

 

方老師總結這一次的經驗:發現民族世仇的歷史,都記錄在廟中諸神或者稱之為保護神的廟宇之中,這些民族的保護神,通常都是由族群的發展史之中,曾經出現過的歷史人物顯靈,或者是所謂的聖跡而保存下來,這些神袛與一般佛教所恭俸的神靈有很大的差別性,原因是宗教的理念完全不同,其中更缺乏宗教修持的觀念,因此容易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只要遇上了拜拜不靈驗,保護沒有力量,香火就會衰微。加上如果沒有政府適當的保護就會沒落或消失!

 

經過方老師與法輪中心的弟子出力,替他們奔走和修法,將會改變他們在法界的特質,也將衪們納入正統的法界中,加以調整他們的地位,消除民族的世仇,化解族群的心結,完成一段世間解的特殊任務。

 

4無上士

510日星期一中午,小羅與惠敏夫妻帶小妙樹來到壇城,方老師問小羅知否自己的族群是那一類?小羅回答不知道。但是!過了不久之後,小羅逐漸感受到山神可能是他的族群,方老師就說:「身體長得那麼高大、心理卻很自卑、很渺小!這正是山神的特徵!」所以鼓勵他們夫婦再去祭拜祖墳,修法的時候要以山神為主。

 

所以當天下午,他們夫妻就出發到石碇的祖墳祭拜,並修持屍陀林大法,供養血饅頭作為祭品,聽說當時的修法很圓滿,山神都全部到齊,但是小羅心中感到有一點奇怪,好像沒有辦法感受到山神的位置在那堙A怎麼找都找不到?修法完畢之後就把心中疑問,向惠敏請教?

 

惠敏回應說:「沒有錯!山神都到齊來受法,但是他們的身高都只有一寸左右,所以你要找他們的時候,如果要找那神高馬大的山神,就一個都找不出來,事實上只要在地上找,就可以找到他們!」

 

小羅聽到這一番話,心中疑團才化解!山神的問題的確是外表好像都長得很大,但是因為實際上修持的人很少,長時期沒有受到正常的供養,所以都變得非常小,原來自卑感就是這樣養出來的。(就算成為無上士,但是實際高度還是很矮小!)

 

經過這種事件之認知,小羅再修法之時,就要求那些山神支持他,讓他成就無上士,小羅就以佛法修持的方法作回報,回家之後,人格開始轉變,自卑感的特質開始不見,對於處事的態度和方法變得成熟穩重,所以讓大家開始了解無上士的功能。

 

510日早上跟方子平跑龍潭的三山國王廟時,在路上談到無上士的情況,問了方子平一下:「聯考的族群之中,他的位置高度停在那堙H是否能夠使用無上士的要求,讓那些考試族群,能夠禮讓一下!把你頂高之後,考試就會考得不錯!」

 

方子平聽到之後,從禪觀之中的確發現,每一次考試的時候,都被這些族群壓在下面,所以考試的時候,成績單都是被壓在底下,原因是當年方老師以前是被舊傳統列入黑名單之中,所以連累他也被打壓下去。今年如果考試,就可能有機會翻盤,會出現不一樣的結果。

 

5)善逝

屍陀林之行,阿逸多法輪中心的弟子,開始到達不同的墳場地點,為自己的親人修法,各式各樣的問題也開始浮出枱面,以前所學習的各種修法,基礎都打得不紮實,但是一經上場之後,獲得了正確的回應,成功與失敗都不重要,因為最後的結果都必定很殊勝,很圓滿。

 

回到中心修法之後,就知道應該如何學習!應該如何追求佛法的成就!再也不是紙上談兵,不像從前那樣散慢,而各種自覺性的行為和自我的要求都加強了,屍陀林之修法,本來就屬於善逝的一種重要功夫,基礎打得愈好,將來的成就就會愈大。

 

每一個屍陀林的地方,都有他們不同的特色或文化,處理起來的應對功能都是善逝的無上大法,成功與否直接讓你獲得完全的感受,所以不能打馬虎眼,也沒有讓你撒謊的機會,成功就是成功!不對就是不對!誰都不會給你面子、也不會給你放水!非常紮實的把功夫練好,就是成佛的修持秘訣。

 

6)應供

應供一法,目前不能完整說明,尚要等待後來的事物變化才能夠確定,但是從族群融合的處理過程中,方老師已經發現,從前花費了大量時間去研究佛法,與世間的人事物產生脫節,不了解族群力比多的威力,現在已經知道答案,如果沒有族群的支持力,作任何事物都不容易成功!

 

例如開一家小吃店,就算你的手藝很精妙,但是顧客不上門時,你怎麼辦呢?

佛菩薩雖然會支援你,但是總不及族群的支持力,原因是在任何一個年代,有強烈宗教信仰的人,總是無法超過人口的十分之一,那就是不信佛的人經常有十之八九,這個時候,族群的影響力就比佛菩薩的影響力強,強度正是八至九倍的功能,這個數字正是族群之中,信佛的人與不信佛人的人間比例,所以了解應供是什麼的時候,必須要考慮到族群之質與量的問題,才能夠清楚應供這個民生經濟問題。

 

511日又重回到獅頭山上修法,這次同行的有桂蕾、惠敏(小妙樹)、佛母、鴻璋、方老師等一行六人。先到元光寺拜祭,然後再到勸化堂修法。

 

本日天氣炎熱氣溫在攝氏34度,紫外線非常猛烈,坐在車子中都可以感受到車外的熱氣逼人,到達獅頭山元光寺的靈骨塔時,猛烈的太陽猶高掛於空中。鴻璋帶大家到骨塔的二樓是出家人擺放骨灰的地方,由桂蕾先上陣,一開始就有點失常,還沒有做充份的溝通就想動手修法,草草了事!

 

事實上那只是內心世界一種不安的情緒所引導,而不是能力不足!方老師要求她一切重來,她檢討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後,再開始進行溝通,這次就很明顯的獲得他們祖先的反應,只不過是負面的質詢比正面的居多。

 

葉氏祖先:「妳是什麼身份?有什麼資格來這堶蛌k渡我們!」

碰到這一個問題可真是大條,桂蕾怎麼說對方都聽不下去!原來葉氏祖先有兩位出了家,曾經當過中壢圓光寺及獅頭山元光寺兩任的住持,今天桂蕾來到這堶蛌k,可真是踼到了鐵板,面對葉氏祖先如此的質問,她有點不知所措無法回答!

 

方老師開口說:

「妳跟他們問一下,是否讀過法華經?  (回答有)

再問他們聽過成佛法華這句話嗎?     (回答有)

拿法華會授記成佛的印記給他們看,問他們有沒有授記成佛的印記!                     (回答沒有,開始變得比較溫柔)

再問他們妳今天在此修法供養他們,是否俱足資格? (回答有)」

 

    經過這樣的對話,終於擺平了這一群土生土長的出家人,乖乖的接受桂蕾的修法,在修法之前,桂蕾又忘記跟地藏菩薩開光,所以方老師又再提醒她,要先問塔中的地藏菩薩:「新佛出世!彌勒上座,地藏菩薩是否已經獲得彌勒尊佛的授權?」

地藏菩薩回應說:沒有!他並不知道新佛出世的事!也不知道要授權才能執行權力!

 

    因此桂蕾就告訴這一位地藏菩薩說:「只要把你的證書拿出來,讓本人簽字蓋章,妳就可以繼續執行地藏菩薩的職務!」經過這樣的處理程序,地藏菩薩得到了開光,桂蕾才完成修法的前行,開始進入後段的修法過程。

 

第一次修法完畢之後,桂蕾的供養並未獲得很大的回應,原來是又忘記使用般若的精神,缺了這一個重要的法門,所以這些出家人對她的評價不高,反應並不熱烈!

 

    因此!桂蕾再次上場,使用了般若的法門,把身軀變成一座山那麼高大,從上向下對他們修法,這次的修法反應,才讓這些土生土長的出家人開了眼界,接著是內壇轉外壇時,佛母和惠敏先後上場,三位女生輪番的上陣施展屍陀林大法,讓這些土生土長的出家眾,開始佩服與感動!

 

現代的女人怎麼那麼厲害?他們的修持加起來將近一百年,在地方上曾經做了不少好事,甚得地方人士的愛戴,自以為非常偉大與清高。今天看到這些小女生上台修法,終於看到真正的成佛之法,不感涕淚交流感動異常說:「真好!我們有後了!終於有人可以接棒了!」然後就紛紛脫出靈骨塔,飛出了獅頭山,脫下了袈裟,變成了白頭髮白鬍子的仙人飛上天庭去報到!

 

獅頭山之修法完畢之後,鴻璋建議到頭份吃晚餐,迂迴了一圈之後才回到龍潭,剛下龍潭交流道,方老師就看到天空上有一道強光劃過,葉氏祖先從獅頭山上回轉老家,在方老師車頂上越過的時候,丟下了一大袋龍銀給方老師,方老師回應說:「這些仙人把這個當作應供?不知道這些龍銀是否可以兌換真鈔?如果給我樂透的明牌,可能更爽快!哈哈!」

 

7世尊

修光師自從進來學密之後,由於有捨戒還俗的功德累積,因此進步非常神速。

58日星期六下午,方老師帶她進入蓮花生大士時期,見了赤松贊王、與之交談;再進入釋迦牟尼佛時期,見淨飯王、悉達多、和五比丘,將古老的記憶與今天的人物作一一之連結,身體上的能力開始發生很大的轉變,其他有因緣的出家眾都受到這種力量的牽引而自動出席。

 

這些牽引而出的出家比丘,均為當前有名望的高僧,所以不宜將其名字列出,其中已逝世的人物之中,亦有不少為藏密之法王,所以名字均不作多述,以避免其他人之誤會。他們受到修光師的力量觸動,所以都自行出現問明究竟!究竟發生了什麼大事?

 

修光師無法作簡單的說明,因此就觀想將方老師最近的十二篇文章,轉交給他們閱讀,馬上出現很大的震撼!隨後就出現全力的支持,他們身上原來的顯教袈裟或喇嘛的服飾,全部都轉為白色,現出白衣上座的支持,令人非常感動的畫面。

 

因此!從本日開始,阿逸多法輪中心第一次,正式的獲得出家眾的法界眾生支持,開始進入四眾弟子支援的現象,因此世尊的三界同尊目標,已經邁上了很大的一步,但願不久的將來,會進入實相上的支持。

 

8)天人師

屍陀林之行,本身的發展,原來就包含天人師的成就在其中,例如接受到普巴金剛的另一傳承、處理了在家眾與出家眾,幫助他們捨戒還俗,脫離無邊苦海,解決族群鬥爭之仇恨,降伏那些屍陀林中之惡霸等等,無所不作,無法不修。

 

這些屍陀林修行大法,都不是依頼某一種特定修法之執行,而是依據十方法界眾生的不同需要,幫助他們解決問題,教導他們如何解脫,因此!法輪中心的弟子接受了這次的修法之後,等於上前線打仗一樣,經歷一場一場的戰爭,有外靈與外靈的鬥爭、有內心世界之交戰,身心靈受到最大的衝擊,面對挑戰時應該如何處置,產生了許多寶貴的經驗,這些過程都是天人師的一種成長經驗。

 

9)明行足

明行足是指三明六通俱足,過去的修持者都以為要從修法之中追求,事實上俱足這種能力的人都不是從修法而來,大部份是因為受到天命所要求而給予,因此三明六通是從無修而來,不是一般人士可以求得。

 

但是法輪中心之弟子,從事屍陀林之修法之後,這種能力的加強迅速,卻是有目共睹,原因是屍陀林之修法,本身就已經是不求名利而渡眾生,合乎法界之要求,所以容易獲得能力的轉變,福報和能力與日俱增。

 

由於參與屍陀林修法之後,弟子之身心身益堅固,利益眾生之心日盛,學佛追求究竟的心意加強,對於事理的分辨更加容易明白,所以三明六通的感受日漸加強,明行足的能力,獲得法界的支持之後,相信目標很快就圓滿達成。

 

10)如來

「無所有去,無所有來,即是如來!」這樣的解釋,還是讓人覺得很模糊,如果改為:

「拿得起,放得下,應該前進則前進,應該後退則後退,平常不執著,但能夠擇善而固執;平常謙卑禮讓,不能讓時則當仁不讓。該擔起來的時候就一肩擔挑起來;該讓位時就清楚交棒讓位。」這種人稱之為如來!

 

在成佛十號的競選過程中,要做的承諾就是:「如果有人比我更優秀,我願意放棄這個位置讓給他!」

 

在相反的過程中,卻有些人以為自己在某一類族群中,應該得票數甚多,而事實上經過驗證之後,才會發現,與他原先的想法有很大的出入,因為這些票是有翅膀的,他們會尋找他們最喜歡的人來推舉他與支持他,並不是一直等待非君不嫁的心態,時代創造青年,青年創造時代,那都是完全是相對的事件,因此佛法稱之為無常。                                                 

               (200456日起筆、513日初稿128日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