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魔   

 

(一)前   言:

魔考的問題,對於學佛的人士來說,其實是經常可以聽到的一個名詞,但是真正遇上的人卻不多,這次方老師有機會把更詳細的文字去介紹魔類,讓大家真正的去體會什麼東西是魔考?

 

魔類在佛經上的記錄雖然有不少,但是卻經常被跨張或太神化之後,讓大家對魔類的了解有了相當大的扭曲,例如楞嚴經中所說的五十天魔,就已經讓許多人怕得要死,去年方老師在六月至八月之間,講解了二十五圓通的修行方法時,還特別給天魔設座,讓衪們聽聞佛法之後,了解衪們學佛不成而落入魔道之原因,以及如何可以改變歷史,讓自己再行接受一次真正的佛法修行,重新回到佛世界之中成佛,轉變了當時三分之一的天魔族類。

 

其他愚笨無理、固執不化,又死不甘心落敗的魔類,到了十二月中之後,就開始遭到誅滅,因此年老固執的天魔類,去年已經殺光了,後來再出現的天魔類都是天魔的新生代,和過去的天魔略有不同,如何去認識天魔呢?

 

密教部將魔類分成四類:

第一類是天魔,也稱為大自在天天魔,傳說那是最凶殘最厲害的魔類,因此會比較可怕,但是一般人不容易接觸到,要修行人才會遇上這種大天魔。天魔其實是許多魔類的統稱,其中的血魔是最凶狠的一種天魔!

 

第二種是菩提法智魔,他們的特徵是極用心研究佛法,但是悟性不足無法參悟大乘佛法之精義 ,因此性格極頑固,喜歡阻撓學佛之人士,防礙他人之學佛,這種魔類沒有凶性,不會傷人,所以並不可怕,唯一的害處是讓你學佛一事無成。

 

第三種是心魔,這種魔類只活在每一個人的心堙A衪可以左右任何修行者的個人或親屬,令個人產生許多焦慮、衝突、挫折、煩惱、疑心病等等的心理問題,所以誰都不容易躱開他,影響也就極大,但是他也不會要你的命。

 

第四種是死魔,這種魔類容易依附在癌症病人、或其他重大疾病的人類身上,讓這些病人面臨種種死亡的威脅,破壞他們內心世界的寧靜和安定,讓這些病人成為周邊人士的傷痛,帶給大家許多固執、無奈之煩惱,那才是一種天下間最可惡的魔類。

 

(二)普巴前行:

64日星期五早上,方老師與佛母開始研究普巴金剛的前行,原因是金剛手菩薩換新之後,普巴金剛的轉換過程中,是否仍有障礙未曾清除,必須慎加注意,所以練習前行之時,特別召喚了天魔一族,了解他們的需求?當普巴金剛傳法時,他們會受到什麼樣的傷害?

 

當天魔族知道方老師要傳普巴金剛密法時,衪們的回應說:

「我們已經等候多時了!」

衪們的反應迅速,原來全部都是年輕力壯的小伙子,那些老傢伙去年就已經全部歸西了,普巴金剛傳法時衪們才會獲得法界上的進階,所以非常期待這個傳法的日子,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把衪們誅滅!

因此方老師答應衪們的要求,普巴金剛的儀軌中,以普巴杵插天魔肚子的方式,改成以普巴杵插在血饅頭上,以饅頭代替天魔的肚子,可以讓衪們免受這一種痛苦!

 

64日當天上午修了前行,中午就趕到台中大里去看夏居士,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話,這位夏居士就是佛祖也瘋狂一書中所記載的維摩詰居士再來:

 

『在釋迦牟尼佛時代,某一次天魔考驗持地菩薩的定力,變成忉利天王示現,要送一百名天女給持地菩薩受用,結果是維摩詰居士出現幫持地菩薩解圍,把天魔手中的一百名魔女全數收下。

 

今天這位大居士經常可以兌換獎品,所以二十三歲以上至三十六歲以下的妙齡少女,經常會自動投懷送抱,家人看他是認為傷風敗俗行為不檢,但是方老師看到卻認為大居士的獎卷還沒有用完,魔債還沒有兌換完畢之前,這種事都屬於平常事務,而不得以戒論斷。

 

所以判定他目前仍然沒有犯戒!

夏居士目前的行為,雖然出現愛睡覺、不發一言一語、不想去工作等等行為怪異,實質上是因為九識封盤失去了正常的力量,無法成就任何事業,其實都是一切正常的反應,今年九月三十日之後,天盤再打開之後,這種行為就會改變,所以一切行為皆屬正常反應。』

 

當天下午終於見到夏居士的父親和阿姨,在第一次的接觸之中,才發現夏居士的周邊人物之中,菩提法智魔還真的不少,他們的特徵是依附在宗教的環境下,平常的表現都很賣力,但是心靈中的空間領域都很狹小,對所執持的觀念至死不變,還可以歸納出許多大道理,說起來都頭頭是道。

 

馮師兄在場參與,眼見如此盛況,才想起不久之前,在九二一巡禮之後,523日所出的狀況,身上的菩提法智魔被屍陀林修法的功德逼了出來,卻在出行彰化的路途上,差一點變成交通事故,後來在526日上桃園時,才找方老師把這一隻菩提法智魔除掉,以那洛空行母的大法,把衪抓來砍成八塊煮成甘露,供養法界之後,才能夠解決菩提法智魔的問題。今天又再目睹盛況,才了解菩提法智魔其實存在任何一個團體之中,也存在任何一位大修行家身上,如果不懂密法的修持,這些菩提法智魔根本是無法解決的問題,只有透過密法的息增懷誅四種手段,才能夠解決這種魔類的問題。

 

(三)天魔隨行

從台中大里回途之中,方老師已經發現天魔的蹤影,記得在龍潭山上修行之時,夏居士與王女士(勝鬘夫人再來)曾經大打出手,夏居士所使用的力量就是天魔的力量,因此跟天魔的因緣極深,所以方老師在修普巴金剛前行之際,會遇上夏媽媽打電話救援的事一串聯,就完全了解天魔族的事情會全部爆發一次,而小小屍陀林的修法,其實也就是讓天魔參與法輪中心的活動,好將其暴戾之氣化掉,日後對彌勒正法之推行才不會有障礙。

 

釋迦牟尼佛對天魔沒有好感,那是因為在尼羅禪河成佛之初,在辯論中上了天魔的當。所以曾經許下諾言:「四眾弟子沒有俱足、六師外道沒有降服,所以不入涅槃!」後來因為這一個諾言,到了釋迦牟尼佛八十歲時,天魔又再示現指出,當時的佛教,已經達到降服六師外道、以及四眾弟子俱足的成就,所以當入涅槃!

 

從這一段記錄來看,其實天魔要除掉釋迦牟尼佛前,也必須要信守諾言,幫助佛教征服六師外道,以及達成四眾弟子俱足的助力,才能取走釋迦牟尼佛的命,這是一種公平的競爭與合法的睹博行為!

 

在釋迦牟尼佛四十年傳法的生涯之中,天魔雖然多次出現,但是都會被佛陀打敗,這種天魔鬥法的神跡示現,其實會加強佛教的宣傳功能,是一種非常重要的促進作用,因此佛與天魔其實只是處在兩種不同的角色上,幫忙佛法的弘揚效果,因此天魔永遠不會滅絕,而天魔也永遠不會把佛菩薩打死,這種結果只是讓更多的人,因為害怕天魔之神威之後,而進入佛教的行列之中,增加更多的信徒,所以佛與魔的存在其實一直都是互利的效果。

 

但是釋迦牟尼佛因為當初在尼羅禪河的心結沒有放下,眷戀了成佛的寶座不願意放下,所以才會對天魔如此疾顏厲色!因此嚴格的來說,這種心態已經足以讓世尊進入了天魔的行列中,享受其天魔之大位了。所以最後的結論就是:『天魔者,佛的同班同學也!能夠了解一體而兩用者、佛也!不能夠了解其中奧妙者、魔也!』

 

所以見了夏居士之後,回桃園的路上時,走在高速公路上,方老師就感受到特大號的天魔終於要出來了,所以小小屍陀林的考試,天魔也就順理成章的要插上一腿!因此木柵福德坑之屍陀林考試,就變成很精彩的演出。

 

(四)魔  

魔考並不止於在木柵屍陀林之考試,在考試的前一天晚上,佛母已經進入了考場,身體上出了許多疼痛反應,當年克什米爾的普巴金剛傳承,為什麼會終斷的原因與結果開始爆發,一千多年前這個傳承,原來的根本上師就是子平,受法的行者之中,佛母因為貪受本法,所以持普巴杵結束了上師的生命,要獨霸普巴金剛的密法於天下,因此斬斷了這一條法脈傳承。

 

大天魔的出現,把佛母過去的因緣全部呈現出來,因此驗證了方老師的話:「佛母的職責功能,是要來執行謀殺佛子用的,這些佛子如果能夠通過佛母這一關,就可以海闊天空,如果過不了關,就回去從頭再來吧!」這些笑話居然被天魔出來驗證了。

 

上一次木柵之行,佛母從福德坑的屍陀林中,請到了普巴金剛的法脈,雖然還滿心歡喜,但是今天卻發現,當年斷了這一條法脈的人,其實就是佛母本人,這一種天理遁環的道理,其實大家都已經適應和習慣,所以並沒有出現什麼樣的煩惱!

 

例如方老師今天很辛苦的去做種種擁護彌勒成佛的大事,必然就是因為當年的方老師,就是把彌勒成佛的寶座踢壞的人,因此今天只好當仁不讓的,一直去完成這個不可能的任務!這也就是說:『佛也!魔也!一也的道理。』

 

每一個幹大事的人,背後都因為有一種抱負,而這種抱負其實都是在做贖罪的工作。因此其他的人不別去羨慕他,也不必去嫉妬他,可是!其他人是可以關注他、質詢他、或者是支持他。

 

普巴金剛的傳承中斷的問題,並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必須其他的人士參與,才能夠完成大任,因此!天魔找麻煩的人士之中,惠敏也是其中一人,因此65日在高速公路開往木柵的路途上,她所駕駛的車子突然間溫度升高,嚇了她一跳!所以馬上開到公路旁休息,加水處理完畢,等溫度下降之後,再開車繼續前進,最後擔心其他人員的安全問題,才把車子放在木柵停車場,由小羅和泓龍開車負責接送到考試的目的地,讓她繼續接受天魔的正式考試。

 

由於在路上已經被天魔打了一個招呼,所以惠敏已經心埵雪ЁヾA很鎮定的接受天魔的考驗,當血饅頭的陣勢擺開,修法準備開始之際,許多天魔就出現在她的眼前,譏笑她這個弱女子,居然敢跑到墳場來修法!妳這種功力也想降服我們?因此在惠敏面前表現出各種大神通,把身體變成一個比一個大,要把惠敏嚇退!

 

但是惠敏已經對天魔的處理很有經驗,所以微笑的對他們說:「小女子無德無能,但是想請你們進來看一下息增懷誅的供養法,你們敢進來嗎?」

 

那些天魔聽到這種溫柔而且禮貎的邀請言詞,所以都不好意思推辭回絕,因此!就分批到不同的饅頭中,參觀血饅頭的供養法是什麼的一回事!本來牠們只是抱著一種好奇心進去,結果看到了饅頭之中,所放置的都是他們的生活必需品,因此都很高興興的把饅頭取走,然後惠敏就這樣過了關。

天魔臨走之前,還把普巴金剛的忿怒母阿頌瑪還出來給她,原來惠敏的前世與普巴金剛的忿怒母阿頌瑪有關,這位阿頌瑪因為隨著當年普巴金剛的威力,誅了太多的天魔,當法脈中斷,後繼無人之後,這一條法脈就被天魔抓進了魔宮關閉,轉輾淪落到福德坑的墳場之中受苦,佛母上次只帶走了普巴金剛卻沒有帶出阿頌瑪,今天憑著惠敏機智和謙虛的能力,才把她從天魔獄中帶了出來,可以即時在普巴金剛傳法時,能夠與眾弟子結緣。

 

其中惠敏要告訴大家的是:有一點特別的是她將紅酒倒進饅頭時,發現了這次饅頭出現強有力的吸力,居然倒了一杯紅酒進去都沒有滿出來,真是太神奇了!

 

宗欣到福德坑時,也接受了天魔的考試,因此花費了許多時間與他們應戰,天魔對他的功力也是呈懷疑狀態,最後他使用誅法表演給天魔看,並說明成就天魔可以不擇手段,其實成佛也會不擇手段,頓時令天魔佩服,願意護持,所以過了這一關。

 

明玲接受天魔考驗時,重複做了許多次,饅頭都沒有送出去,所以知道光憑修法是沒有辦法完成考驗的,因此把膽量提高對他們說:「息增懷誅四種修法,過去被魔考也過了關,今天你不讓我過關,要不要讓你們試試看!」明玲只用了傳心術,傳達了自己的想法,並沒有施展誅法,但是就這樣已經通過了考驗。

 

小羅與泓龍本來只是接送惠敏到考場,但是到了考場就只好既來之則安之,小羅的饅頭是安放在一個墳墓上的圍牆修法,當他修到九十二分之後,他發現眼前出現大片的血光,他了解這一片血光不應該是屬於他本人的,所以就走到墳墓之前,看清楚這個墓碑之上的名字,跟這位楊姓的墓主說:「血債血還!」幫助這位墓主消除血債,所以就過了關。

 

泓龍修血饅頭時,修到八十九分之後就開始出現障礙,子平路過時跟他說:少修了一個密法,原來他在修法時少修了一個大威德金剛的法,後來再補修之後,分數就拉上到九十八分。子平再路過時,看了一下又跟他說:「饅頭怎麼被人用刀砍得亂七八糟!」他自己又再檢視一次,發現果然確有其事,饅頭上的確是現出刀痕,被人砍得亂七八糟,因此再修一次血債血還之後,方老師給的分數是九十九點二分。

 

這個時候!天魔突然間出現向他追問:「你來這媟F什麼啥?」

泓龍回答:「我來修法!」

天魔再問:「你憑什麼來此地修法?」

泓龍回答:「我就是來此收拾你們的?」

 

天魔聽了很生氣,就跑到山的另一邊,請出了這座山頭的老大出來,還搬出一大堆人馬,要看一看泓龍怎樣收拾他們!結果泓龍請出了本尊大黑天(黑瑪哈嘎啦)出來,這些天魔看到了大黑天的出現,馬上嚇得趕緊逃命,所以就過了這一關。

 

宜靜接受魔考時,她並沒有修法處理,只有用對話的方式解決,內容大概是:她供饅頭的位置在天魔的巢穴旁邊,最接近天魔的位置,她指出四A與四魔的關係,導致天魔產生了思考邏輯障礙、學習障礙、情緒障礙、矛盾反應、結果是四A反應全部滿分,變成精神分裂反應。最後結論是天魔支持她才有功德,以後才可以獲救,因此獲得九十七分,最後她再使用了天地太極融合的大般若神功而獲得圓滿通過。

(註:四A是指精神分裂症的四種基本病態,英文字母的併字剛好都是以A為字頭,故習慣上稱之為四A反應)

 

創義接受魔考時,了解天魔是過氣的佛菩薩所化,舊佛法系統的菩薩被淘汰之後,因為有志難伸、所以心中之不滿,最後才淪落成為天魔。

 

因此!他以釋迦時期的十大弟子須菩提的角色,進入第六識之中,以同理心的方式表達意思,並且把方老師過去十多年來所經歷的大事,全部回想一遍,放影給衪們看,讓衪們知道我們法輪中心的佛法,是如何發展出來的,結果天魔接受了他的懷柔政策,讓他通過了考試。

 

佛母接受考驗,她是最後一個接受考試的人,原因是她服務了每一位行者之後,剛好剩下一些饅頭,結果湊一湊也湊出了五個饅頭,因此才有饅頭參加考試,她知道今天是要替普巴金剛還血債,所以中間的饅頭是插上普巴杵才開始修法,以血還血以頭還頭,替普巴杵還天魔的血債,消除古老的恩怨情仇。

 

第一道修法完畢之後,普巴杵的血債已經還得差不多了,她就聽到一個聲音說:「我們不要被杵!」接著是插在饅頭上的普巴杵,就倒了下來滾到台下,剛好子平小佛和老師都巡視到現場,看了這種現象都在發笑,老師問小佛要不要去幫老媽一把?小佛說:「不要!因為那太可怕了!」

 

原來天魔把普巴杵踢下台階時,現了一個猙獰相給小佛看,並告訴他說:「你敢下來幫她!我就把你捏成一堆爛泥巴!」佛母在沒有助援的情形下,只有自力更新,自求多福,後來靈機一觸,想起子平說:「他的饅頭沒有修任何法,只是把他疊成一堆,讓大天魔作為寶座,坐在上座而矣!」因此!把她的饅頭供養連線到子平所堆的饅頭上,拜了一個碼頭,才作供養,結果過了關。

 

(五)大

    在上述的考試之中,接受魔考的人還有英玉,英玉接受魔考時,因為應對失措,所以五個饅頭都被天魔砍了頭,是法輪心舉辦屍陀林考試以來,第一次被天魔砍頭的事件,但是從這次的經驗之中,讓大家知道一件事:

 

「方老師在前年法輪中心的網頁上,曾經發表了一篇:修證論辯’’的文章,許多人看了之後,並不明白學佛為什麼要辯?辯的時候為什麼會出現砍頭的狀況?

今天英玉遇上了天魔考試時,就是回答問題時,連犯了五個錯誤,所以被砍了頭,而不知道自己敗了陣!還站在壇前發呆,拼命去想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但是腦袋之中卻一片空白想不出任何方法,原因是腦袋已經不見了!無法思考任何問題。」

 

許多人對佛法的修行,都錯誤的以為是調養心性的一種功夫,那是因為自古以來的大修行者,都沒有刻意的表露出他們的神通能力和戰鬥能力,事實上法界的成就績分表上,前百分之五十所做的修行都是以內修為主,因此調伏自己的內心世界是重點所在;六十以下的積分是人和的分數,所以與人相處釋出善意,最高只能獲得六十分;

 

七十分以上考驗的是戰鬥力,那就是降魔伏妖的戰鬥力;八十分以上考驗的是政治事件的處理能力,看你如何解決人事上的政治權力鬥爭問題;九十分以上考驗的是霸權或王權的應用得宜,看你是否有足夠的雄心壯志,如何手表現你的霸氣凌雲;一百分要考驗的是修行者與大法界(大自然)之間的圓融能力,看你是否能夠圓融無礙。

 

過去許多的修行者,只走到六十分就不再往前走,所以自知做人修德的功夫,而根本不知道下一場的考驗是什麼!卻妄自吹噓,教導別人一大堆古老的道德標準和行為準則,讓世人產生錯誤的觀念,以為學佛與成佛都是以德服人,並不知道真正的成佛,最後去降伏大天魔時,必須不擇手段,以戰止戰、以武息武、以辯制辯、必須文韜武略都要出齊,要把大天魔打得心服口服之後,才能獲得最後的成佛寶座。

 

這次的福德坑考試,汽車走上了高速公路之後,大天魔已經開始出現,他從高高的四禪天天空下降時,空中出現了一道強烈的亮光,和一種俱有破壞力和殺傷力的磁場,曾經一度降落到方老師的頭上,方老師正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沒有空入定和他交涉,所以就掉頭跟坐在旁邊的子平說:「子平!你跟大天魔說,誰敢坐在我的頭上我就殺誰!」

 

子平聽後,連忙替天魔解釋說:「老爸、對不起!是衪們坐錯了位置!衪們應該坐在我的頭上!」原來天魔從高空滑下來的時候,本來要滑到子平的頭上,結果算錯了方位,滑到了旁邊司機的位置上,坐在方老師的頭頂,但一時之間還喘不過氣來,所以沒有看清楚落在誰的頭上!連忙道了一個歉,移位到子平的頭上。

 

※方老師為什麼對衪們可以那麼凶呢?

原因是方老師的頭上,是成佛十號無上士的尊貴位置,任何法界的靈體坐了上去,如果身份地位的證量都不夠,馬上都會有被殺頭的危險,就算是大天魔也一樣不會被放過,因此嚇得大天魔慌忙道歉的原因就是在於此!

 

因此!子平頭上頂了一個大天魔,直往考場出發,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不愉快的問題,大天魔與他在頭上只是喝荼下棋和聊天,並沒有發生任何爭執,而這位大天魔平常也很少下凡間來跟人聊天,他的最好朋友就只有那一位夏居士,今天知道法輪中心的活動,要辦一次小朋友的屍陀林考試,所以認為不可以讓那些精靈族霸佔全場演獨腳戲,天魔族也要來插上一腿,撈回一個考試委員的服務獎章。

 

(六)佛也!魔也!

    在釋迦時代,天魔波旬以文字為陷阱,令釋迦牟尼佛不得不提早入涅槃,而我們修持者則要克服心魔所給予的考驗;在西方的神話故事中,來自地獄的惡魔誘惑人類的故事,也極為常見。

 

在這樣的環境堙A魔類一族幾乎都被冠上了「邪惡」這個標籤,我也曾經是這樣的認為。可是昨天的經歷卻讓我對天魔類大為改觀。

 

昨天在前往福德坑的路上,一位穿著白袍、作書生打扮的靈體,突然過來找我喝茶,說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與我討論,於是我便陷入出神的狀態…………..

 

大天魔:「對於這次的血饅頭考試,我們天魔一族覺得相當有意思,既然你們已經邀請了屍陀林神、精靈族,何不讓我們魔族也來參加,共襄盛舉?」

 

對方相當有誠意,而且禮數也相當週到,於是在我們的操作之下,屍陀林神、精靈族、以及天魔族,都各自佔有一席之地,等著給予考生們各種難題,而考試開始之前,我也用血饅頭準備了一個給大天魔的寶座。

 

魔考的對象,以心智和能力都較為俱足的大人們為主,開始之後沒多久,我立刻從正端坐在我頭上的大天魔身上感受到,一連串的考驗已經丟給了諸位師兄弟,隨著我的腳步行進,大天魔也趁著這個機會觀察大家的反應和作答,在經過其中一位師姐身邊的時候,我突然聽到了頭上的大天魔丟出去的問題:

 

『你說接受了這個法,我們便能了生脫死,立地成佛。

可是!成佛有什麼好的?我們當天魔當的多愉快啊!

可以吃肉、可以喝酒、又沒有這一大堆戒律的限制,

你倒是說說看:成佛有什麼好的?』

 

聽到這麼一個犀利的問題,令我大吃一驚!

是啊!要是成佛沒有成魔好的話!那麼我要怎樣去渡化那些天魔呢?

 

我一連想到了好幾種答案,可是對於眼前這一位大天魔卻完全無動於衷,深入了解之後,我才發現,原來他就是不願意成佛而轉成天魔的,而不是受到了詛咒或是處罰才墮入魔道,正當我處在這個天魔的困境時,突然靈機一動,回歸到般若的觀念:

 

一正一反、有佛便有魔、那麼天魔的存在,便是要讓成佛者有所發揮的空間,要是沒有了這些魔類,也無法突顯出這些成佛者的實力了!

 

於是便回答坐在我頭上的這位大天魔:『雖然我沒有辦法說服你轉入佛道,可是

 

我相信你會願意護持我們成佛,要是沒有你們這些大天魔作反對黨,又要如何彰顯我們這些成佛者的能力呢?如果沒有了你們,這個世界想必會很無聊吧!』

 

天魔聽到了我的回答之後,大笑了幾聲!接受了我的答案,表示願意護持彌勒成佛,不久之後,在福德坑的考試也告一段落,圓滿的結束了。

 

這一次的經驗,讓我對天魔一族的看法大為改觀,於是特別在這媥蓂z出來,與諸位師兄弟分享,也替天魔們表示些意見。 

                                            金剛行者   方子平  公元200466

 

 

(七)煮酒作羮湯

魔類的法力高強,如果他們真的要橫行天下之時,行者如何處置呢?

方老師的回答就是「煮酒作羮湯!」

 

任何一種魔類,都是不能使用佛法去殲滅衪們的,因為牠們都是佛菩薩的同班同學,所以任何的佛經、咒語、手印、儀軌、懺本,他們都曾經花費了許多時間去研究,所以他們所誦的經比你誦的多、他們所持的咒語也比你多、他們的法力也比你強,所以你能夠使用的佛法,他們都曾經學習過,所以任何佛法對衪們都不會有太大的效果,因此!消滅衪們的念頭最好都不要有!

 

唯一能夠令他們降服的,就是把衪們煮成不死甘露,應供給大天魔受用,那就是他們的最高心願!所以用風壇城、火壇城、以嘎巴啦為容器,把牠們的頭以金剛彎刀割下來,丟進去嘎巴啦中煮成甘露味,再供養給大天魔,就可以化解魔類入侵的問題。

 

66日星期天下午,博文帶了太太欣樺到中心,討論太太近日出現了一些問題,欣樺說出自從九二一巡禮,要考驗屍陀林的功夫時,就出現心中的不悅,不想來中心,也不想修法等等現象?

 

老師回答說:「這是菩提法智魔的正常表現,事實上每一位偉大的修行家轉世之後,都會碰到這種問題,尤其是當年曾經獲得很大的成就,今天再來時,就會對其他宗派的修行方式,產生疑問和比對過去的修行印象,如果過去沒有相同的經驗印象,就不容易接受新的方法,而產生懷疑甚至會排斥,並且會堅持自己的立場,認為別人的修行方法是錯誤的!所以才產生各種奇怪的想法或者觀念!」

 

處理這些問題時,千萬不要把問題放在辯論之上,而應該直接告訴自己身上的菩提法智魔,告知他已經被發現,所以會見光死,再問他要如何去領死,要死在那洛空行母的大法之中,抑或是請大天魔來受用等等!

 

只要你用詞得體,他們都會自動選擇獻身給大天魔吃掉。

欣樺如是接受方老師的帶領,進入壇城之中命令菩提法智魔出來受死,但是這位菩提法智魔不為所動,還頑強的抗拒受死一事,後來方老師端出大天魔來,想嚇他一下,結果是菩提法智魔看到了大天魔之後,不但沒有害怕之心,而且非常喜悅的向方老師行跪拜禮之後,再自動跳入嘎巴啦中把身體砍成八塊,煮成甘露,供養給大天魔受用,很愉快的進入涅槃。

 

欣樺從頭到尾很完整的看到這一幕,覺得真的是佛法不可思議,完全違反了她過去的想法和知見,當她喝下嘎巴啦頭蓋骨中的第一口甘露時,肚子發脹不舒服,眼睛閉上時,看到滿肚子堻ㄛO有血有肉的人頭,方老師指導她如何使用開口的五股金剛杵,把這些頑劣的腦袋捶破,這些人頭原來就是五十天魔的濕人頭,衪們代表了人類頑固與無知!

第二次喝下甘露時,眼睛所看到的只是白色沒有肌肉的骷髏頭,這些人頭原來就是五十天魔的乾人頭,經過反復四次的飲用甘露,反復的捶碎那些天魔人頭之後,她的身心覺得非常舒暢,出現從來沒有那麼輕鬆過的現象,怪不得密法上的本尊,經常在身上掛著五十天魔的人頭為項鏈,原來就是指這些天魔的問題。

 

(八)死 

66日星期天下午,方老師在撰寫本文的時候,就想到宜靜的爸爸,因此打了一個電話給宜靜說:「妳爸爸身上必定有一隻死魔!因為有嚴重疾病而又怎樣弄也死不掉的人,身上必有死魔!而且他喜歡把這個病人的家眷搞得天翻地覆,才會覺得過癮,妳爸爸最近幾年的表現完全符合這種反應!」

 

    宜靜聽了很高興,方老師終於把她父親的問題找出了答案,這幾年受到這個死魔的折磨可真是馨竹難書,因此聽到這個答案就已經很興奮,而且才一瞬間,她就已經感應到那一隻死魔果真是找上來,從她父親的身上飄到她的跟前,準備接受她的處置,但是她回心一想,自從前年受了普巴金剛的密法以來,都沒有好好用功持咒修法,今天用上來會覺得有一點心虛。

 

因此準備在星期三晚上,重新受了普巴金剛的密法之後,再使用完整的功法處理,因此告知那一隻死魔過幾天,等她受法完畢之後才處置他,這隻死魔也答應她的要求,所以故事就暫告一段落。

 

方老師回家之後,就告知佛母,數年前她患乳癌的時候,也必定被死魔纏上,請她觀照身上,了解身上是否還有死魔的存在,這一下觀照之後,結果發現不但確有死魔潛伏在身上,而且還發現家族中的許多人,身上都有特別的病魔和死魔附體,因此也嚇了她一驚,馬上進入壇城之中修法,召集那一大堆的病魔死魔過來,讓他們親眼目睹大天魔的形像示現。

 

結果這些死魔病魔,一看到大天魔到臨,馬上是一個一個的叩了頭,然後就一句話都沒有說,自行跳入嘎巴啦顱器中,將自己煮成甘露供養給大天魔受用,了結他們在魔界的因緣,然後再轉送入涅槃。

 

天下之大,真的是一物治一物,一切的魔類都害怕天魔,因為種種的因緣,所以都可以捨身供養大天魔為報,有一點像人類對佛的應供一樣,所以大天魔者就有如人類的佛一樣,受到衪們族類的尊敬,所以可以捨身取義一樣的成仁。

 

而人類、佛菩薩、與大天魔的三角關係,將來又會變成什麼樣的題目!要如何去解答呢?那就要看各人的智慧而定了。

 

(九)心  

67日星期一下午四點鐘,方老師已經把上述的文稿寫好,佛母也準備列印替老師校對修改文稿的錯字,但是文章只列印到第七頁就發生問題,她的列印機不能作業,無法驅動,方老師知道之後,也就從他自己的電腦中按了列印的指令,奇怪的是電腦列印指令完全無效,方老師的列表機也同樣的沒有任何反應!但是電腦其他的功能都很正常,因此事情有一點奇怪??

 

方老師了解,那一定是天魔對這一篇文章有意見,因此把事件通知子平,子平的感覺是:文章之中好像少了一些什麼?所以天魔有意見,不讓這篇文章通過,方老師回想文章的內容,也覺得的確是少了一段心魔的處理,所以回頭一想,如何才能完成這一篇魔考的文章呢?

 

後來想起了英玉,在屍陀林考試之中,是唯一被砍頭沒有通過考試的人!

 

老師想到一個人的失敗,必然是心理上有某一種瑕疵,平常因為沒有發現,但是一旦受到了壓力與挑戰,就會被自己的心魔所打敗,因此就召喚英玉進入壇城之中,追問她當天考試的情形,她的心埵b想什麼?

 

英玉的回答是:「自己的能力不足!」她這種念頭不只是當天如此,平常也都是有如此的想法!

老師就回答:「這就是妳的心魔所說的話!」

妳現在就對自己的心婸﹛G「心魔!你已經被發現了!快出來受死吧!」

心魔雖然被方老師發現,但是他的反應卻是:「為什麼一定要出來!我在這堿§o好好的,為什麼要出來受死?」因此!心魔正在反抗而不願意出來。所以方老師就把天魔的食子搬了出來,讓大天魔現出原形,把心魔嚇壞了,馬上趕緊跑出來,乖乖的叩了頭,自行跳進嘎巴啦顱器之中,接受嘎巴啦頭蓋骨的烹煮,轉變成甘露之後,供養給大天魔受用。

 

完成了第一次的供養,英玉也喝了一口甘露,身體出現好像火燒一樣的亢奮,肚子堨X現一些亂動的現象,但是看不到有人頭,只看到一些小東西,後來方老師告訴她是一堆小精靈,這些就是妳自卑感的來源!

 

她再把這些小精靈送入嘎巴啦顱器之中烹煮,完成第二次的供養之後,身體不再感覺到有熱氣,但是卻有身體膨脹的感受,那就是自卑感的改變過程!

 

第三次處理的,是心臟旁邊有東西噴了出來,方老師說是另外一種心魔,因此請英玉再次向自己的身體中宣佈:「躱在身體堛漕銗L心魔!請全部出來,自己跳到嘎巴啦顱器之中接受烹煮,供養大天魔受用!」

 

這個時候,英玉感受到有部份的心魔,表示了不同的意見:「為什麼一定要出來給大天魔吃掉!我住在這埵n好的!如果不出來,為什麼一定會遭遇到天大的處罰!…..

 

方老師就告訴英玉,那妳現在就請大天魔出手,把它們抓來吃掉,這樣吃掉的心魔,是永世得不到輪迴超生的,這一類的心魔,是屬於愚痴一類的心魔,他們都是不知死活的傢伙!只能提供大天魔作點心吃,是沒有任何功德的一種作業方法。

 

經過三次的處理後,英玉發現身體已經開始復原,65日星期六在福德坑被天魔砍頭的失敗心情,開始好轉了,想起最近幾天以來(接受魔考之前就發作),一連做了好幾次惡夢,夢到了方老師的出現,但是所見的都是負面的情節,因此最近的心境都不好,當天考試被天魔砍頭之後,心堶惜@直好不服氣,一直想到如何如何的去解釋佛法,但是後來博文跟她開解,心情才漸漸好轉,平定下來之後才能接受失敗的經驗!

 

老師告訴她,考試的時候輸了就算輸了!不可以不認帳,想去翻本,有這樣的想法就會被砍頭,在古印度的佛法辯論之中,一旦輸了就馬上認敗,這是一種禮節,但是這次雖然失敗,可以下次再來挑戰,如果不認輸馬上就人頭落地,腦袋就報消了!心智就會被摧毁,變成淘汰出局,連翻身的機會和資格都被取消。

 

那是很嚴重的一種睹氣結果,今天妳把心魔除掉了,就可以扳回一局,所以現在的心情怎麼樣啦!英玉的回答:「現在全身發熱和膨脹,好像已經回復了正常的狀況。」         

                  200466日起筆、67日完稿、1214日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