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火   

 

(一)前言:

法輪中心的五大忿怒母之火供儀軌,方老師已經編寫完成多時,但是實地操作的程序和人員上台要怎麼分派,卻成為一個重要的課題。

原本密教的火供,都是由密法的上師全權操作,一般弟子不得登台參與,能夠上台的條件要求,通常都是定位在三階阿闍梨以上的修為,才可以登壇主法,其他的弟子最多只能參與台下的事務,和運送藥材、食子進入火壇城的工作!

 

由於法輪中心的弟子,大部份的人在年初的法華大會中,都接受過授記成佛的印記。因此!如果學好密法,把學分修好,進階為傳法阿闍梨是的確很容易的事,但是以上師為主宰的分派方式,並不合於目前社會中立和公平的需要,所以方老師將整個人事的安排,鎖定在屍陀林場的血饅頭考試上作區分,在中心壇城之中傳法的確是老師最大,但是在屍陀林墳場之中,是以大自然的天地為證,因此任何的怨親債主、精靈、妖怪、天魔等等,都可以對登台的工作者表達意見,給他們打分數,最後以這種評分結果作為人員的選拔賽,原本這是一個極好的主意,但是結果通過考試的人員,卻比預期的人士多達三倍以上。

 

第一次在桃園納骨塔前,參加考試合格的人員有:子平、惠敏、佛母、宜靜、創義、宗欣、曉釧、蒞蘋、小羅、秉翰、英惠、素惠、躍玉、英玉、雪靜、荔香、瑜瑜、博文、碧濤、純珍等二十人。

 

第二次在福德坑考試:小佛、逸仙、智世、行地、亦婷、惠能、秦逍、元蓉、一共八位小朋友。成人:惠敏、創義、宜靜、明玲、宗欣、佛母、小羅、泓龍等八人。

 

第三次在三峽的墳場納骨塔考試通過的合格人員有:淑惠、佛母、瑞珍、榮樂、世昌等五人。

 

第四次在桃園忠烈祠考試通過考試的人計有:寶蓮、桂蕾、得榮、和佛母、惠敏、小羅六人。

去除重疊人員的計算,老的和小的加在一起共有三十九人。

 

本來考試是用來篩選能夠上台的阿闍梨,然後再將他們給予特殊的加強訓練,結果幾乎是皆大歡喜,通通考試都能過關,所以火供一法,在法輪中心之中,只好變成普傳的修持方法。

 

(二)破瓦異聞

 612日破瓦法的儀軌終於完成之後,原本應該是很高興的事,但是同時也發現許多人對於破瓦法的了解,是停留在一知半解的階段,以過去學密法的習慣來看待它,所以出了一點小問題,這些小問題都應該公開讓大家了解,算是學術交流的一種資料:

 

惠敏在611日星期五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接受了破瓦法的訓練,當時的感覺非常舒服,但是回家之後,晚上就有點發燒,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時候,發現全身乏力,精神漫散困頓,思想不易集中。

 

612日星期六早上,佛母已經知道惠敏的身體出問題,要求她到中心接受老師的檢查,結果下午才能夠抽出時間來處理,老師的診斷:發現她將身上的佛菩薩都被破瓦法渡光了,但是卻並沒有把三惡道渡走,因此潛伏在子宮中的三惡道眾生,就開始進駐入她的身體,讓她神不守舍,全身都進入「當機」的停擺狀態,所以方老師要求她再進入壇城中修法,借佛母的嘎巴啦用,把那些頑劣的三惡道作內供處理之後,再替他們他做破瓦法送走,修法完畢之後,精神才完全恢復正常。

晚上佛母經過電話聯絡,知道惠敏回家之後,還有點發燒,所以方老師就決定要到她的住家,檢查一下風水磁場,出了一點什麼問題?

 

後來發現是屍陀林的眾生之中,沒有完全處理善後,留下部份眾生在屋子樓層的下面,衪們了解惠敏剛好學習修持破瓦法,這些眾生都瘋狂跟進,要求要接受破瓦法,但是傳達的管道受阻,沒有辦法通告主人,所以就令她發燒讓她提高警覺,去尋找答案,所以才發生了一連串的事件!

 

後來經過方老師點破,指出第二識中耳根圓通的眾生沒有接受到破瓦法,所以業力變成毒蛇在腦袋中抗議,惠敏雖然天眼已開,但是業障的特色就是會變成當事人修法上的死角,修行者是永遠看不到自己的業障所在,必須要請教第三者才能尋找到問題所在,才能解決問題。

 

(所以大修行家都必須經常抱持一種謙虛心,歡迎接受指教的態度才能解決各種修行的障礙。)

 

(三)破瓦法之規範

  破瓦法在612日星期六,方老師正式把法本編寫完成公佈之後,這個佛法已經正式開始執行,因此方老師修練本法時,已經看到彌勒尊佛的心咒在轉動之時,眾生的業力能夠化開放出真如的亮光,表示五大忿怒母和金剛手菩薩,已經能夠完全的操控本法,了無障礙。

 

但是破瓦法經過二天大力快速的運轉之後,卻發現一些毛病,一方面是本法發展之時,法界的空間擴張過大,觸到各方非主流的隱藏性族群靈體,引發出衪們的異議;另一方面是法界的操作範圍太大,金剛手菩薩與五大忿怒母的負擔太過沈重,所以出現不勝負荷的現象,因此方老師發現,必需要建立一些條件和限制,才能夠讓破瓦法達到安全的運作方式,因此立法通告如下:

………………………………………………………………………………………..

最新修正法規:

『一、五大忿怒母與金剛手菩薩的一切運作,必須依據十四根本墮的範圍執行。

二、文殊菩薩審閱彌勒傳承時,必須依據彌勒佛的皈依境為主。』

 

新修法條之解釋:

(1)  金剛手菩薩與五大忿怒母之執法時,行者必須符合密教十四根本墮的行為,才能夠正確使用本法,觸犯十四根本墮者,不能操作和使用本法。

 

(2)  本法之使用者,限為接受本派之傳人,本派之傳人定義:是以曾經接受本派之四加行基本法者為正式傳人。本派之四加行基本法中的皈依境,是以彌勒為主尊、金剛大持為頂嚴、文殊菩薩與金剛手菩薩為左右護法的皈依境為主。

 

(3)  彌勒尊佛目前所流傳的大法中,如彌勒簡軌、彌靱專修、與彌勒唯識心要等法,都是只有主尊而無左右之副尊,與皈依境的內容不相同,所以不能完全代替本法應用。

 

以上所列的文字,為破瓦法的附屬條文修正法,本法修正在614日完成,文字掛上網頁之後代表正式通過,並開始嚴格執行。

…………………………………………………………………………………

 

破瓦法經過上述文字的記錄,將附屬條件用文字通告之後,破瓦法的運作已經開始完全正常化,所以前面所見的混濁狀況已經開始澄清,金剛手菩薩與五大忿怒母的工作,目前已經完全克服障礙,運載得非常輕鬆愉快。

 

至於外星族的問題則比較複雜,原因是他們的來源非常複雜,宇宙本體的遠近都存在,而且形狀不一、思想各異、無法統一管理和控制,族群的分佈都是零星散佈,並無共同的特色和習性,雖然存在宇宙之中多年,但是一直以來都難以定位,而智商能力等等的性向都差別太大,無法歸納出一個大項目出來!

 

因此只能視作少數民族類,他們都可以擁有立法院的發言權以及選舉權,如果有一天能夠選出衪們的民意代表,衪們也可以擁有如精靈族與天魔族的相等權力,有了外星族們的加入,十三道的代表都可以透過完全透明的作業方式,選出衪們的法界代表出來,發表衪們的意見和感言。

 

615日星期二下午一點半,方老師進入壇城打坐時,眼睛一閉上就看到了金剛持在等著,核對了一下資料,原來金剛總持是外星族之一位成員,而一切原始佛法的來源,都是來自外太空的宇宙空間,他現在要求正式成為外星族的民意代表,因此一切法界的十三道代表人選已經就緒,共同合作經營管理這一個地球的法界次序,希望這個世界會更美好,人類都能夠安居樂業。

                                                                                                                    

*傳統六道眾生:「地獄道、餓鬼道、畜牲道、人道、修羅道、天道。」

*傳統十道眾生:是前六道再加上聲聞、緣覺、菩薩、佛道四種,稱之為十道。

*十三道法界眾生:前十道再加上精靈族、天魔族、和外星族成為十三道。

*傳統的十三道是以十二眾生類:「胎生、卵生、濕生、化生、有色、無色、有想、無想、非有色、非無色、非有想、非無想」,十二眾生類再加上天魔為十三道。

 

(四)破瓦法的資糧

學習破瓦法的修持儀軌並不困難,許多人學會一次就能夠很快就掌握到這個方法,但是要滿足破瓦法的授證卻比較困難,行者必須資糧俱足,功德兼備才能夠圓滿達成。

 

因此!早期的法會點燈方式、屍陀林的修行法、火供的修持法,這些種種的安排,其實都是老天爺(祖師爺)默默的替我們安排出來的修持之路,假手於方老師的肉身去執行而矣!今天法輪中心執行火供的訓練,是老天爺要求這一群未來的新佛子,無論是已經完成授記成佛與非授記者,都要完成整個完整的密法修行,這樣才能鞏固彌勒系統的密法傳承。

 

今天破瓦法的修持儀軌完成,並且能夠很清楚破瓦法的重要運作中樞神經在那堙A所以弟子要修持破瓦法前,必須先受的密法基礎包含:四加行中的曼達盤供養、九節佛風、以及彌勒尊佛的大皈依、四臂觀音灌頂、金剛手菩薩灌頂法、火供。其他密法的灌頂只是增加破瓦法的功能和破瓦範圍。

 

目前安排的密法灌頂法會時間:

1)忿怒母火供修持儀軌,安排在619日上午九點鐘開始全天地點在停車場

2)四臂觀音安排在630日星期三晚上七點半至九點半結束。

3)四加行的基礎法排在710日星期六、下午二點鐘開始,到傍晚七點鐘結束。

4)破瓦的正式法會排在717日星期六、下午二點鐘開始,到傍晚六點鐘結束

 

(五)智慧程式:

614日晚上九點多,小佛最近一次的高中考試,成績不如理想,方老師就乘機抓住這個機會,給小孩子一點訓話:「以前教導你們的讀書方法,都沒有好好去做,目前遇到考試不理想了!能夠用什麼方法在短時間內就可以改變自己的能力呢?」

 

本來孩子用功唸書,就不必勞煩父母去管教!但是孩子天性比較懶憜、愛玩電動、愛看卡通電影、而不用心唸書,那就變成父母頭大的地方,不能不加以注意和督促!但是現代兒童的學習方法、和學習習慣都不良,因此造成功課不好、考試成績不理想、孩子的能力不能完全發揮,對於小孩子來說:「學習到不好的讀書方法!幾乎等於奪走了孩子的全部前程;如果在學習的起步點錯了,那就一輩子跟在別人的屁股後面追!」

 

準備考試的時間不多了,所以方老師只好教孩子一種新的觀念,和新的讀書方法去應付考試,去面對自己的將來!

 

方法:

1)讓那些支持你做無上士、正偏知、世間解的人去唸書,書是翻給他們看的,衪們看得很快,所以就變成速讀!

2)翻書完畢就給衪們考試,考試如果不及格時,就去檢討衪們為什麼不把書讀好?把原因找出來,再行想辦法去修正!

3)考試理想之後,重複加強這種方法的運用,直到你變成考試的機器為止。

 

上述這些方法看起來很容易,但是真的要做到,對一般的麻瓜小孩子是不容易做到,但是對於那些有魔法師天份的小孩子來說,這種方法其實是很有用的!

 

一般來說,麻瓜的小孩子,其實是因為接受文明人的洗禮比較多,所以很輕易追上時代的列車,讀書比較不會出問題。但是俱有魔法師特質的小孩子,先天上是腦袋的進化比較原始,相對文明的污染就比較少,但是要他們用現代人的讀書方法去讀書的話,對他們的能力真的是一種謀殺,所以方老師才使用這種方式去教孩子唸書。

 

事實上這種唸書方法,完全符合現代速讀的科學方法,只是解釋上有點不同:速讀的科學解釋,這是一種潛意識的記憶能力的訓練方法,修密法的人只是用了不同的解釋方式,讓法界眾生去讀書,然後在考試的時候告知你如何選擇答案。這些讀書的法界眾生,以前沒有人訓練他們去讀書,所以衪們的腦袋很原始,只要你從今天開始,訓練衪們去唸書,衪們的學習能力和記憶能力,保證會讓你嚇一跳!連自己都不會相信你會有這種能力。

 

小佛處理好之後,就是輪到子平要被修理,他發現這種讀書方法只能夠完成百分之五十的答案,成績並不理想,而方老師卻發現他腦袋堣@大堆小和尚,這些小和尚當年都是父母把他們抓去剃度當小沙彌的,今天要他們去唸現代的書籍準備考試,通通都學不來,子平把這一堆小和尚處理好之後,後面居然來的都是一大堆的原始人,有南美洲亞馬遜河的土著、美國的紅番、其他高山族及少數民族,甚至是古代的原始人,這些問題的先後出現,層出無窮,究竟是什麼原因他們會滙集在他的腦袋之中?這些原始人的腦袋除了用作通靈的訓練之外,就幾乎沒有其他的學習功能,也許這種現象可以解釋為:「通靈的人直覺能力比較強、邏輯思考比較差、因此對於過去的歷史、人、物等等的感受比較強烈,但是對於學習新的知識,能力卻比較差!」

為了要解決這種腦袋,所以只好拿方氏智慧程式來練功,但是效果仍然不夠理想,所以更進一步的發展,用以毒攻毒的方式,以大天魔的魔法來改變這些食古不化的腦袋,因此改良了智慧程式的操作方式,以唯識系統的大天魔喇查為主尊、智波羅蜜菩薩為頂嚴、以般若系統的天魔波旬為左護法、以三昧系統的天魔汝渣為右護法,因此在俱足三位大天魔的皈依境中,替小仙、佛母、子平三人的腦袋,吸出腦袋中潛伏的魔性、垃圾,好像用吸塵機吸出棉絮一樣,把他們腦袋中的魔性全部吸出,這樣才發現原來天魔也可以安排做菩薩不能做到的項目,這樣才能達到人盡其材、物盡其用的效果。

 

(六)火供名單公告

本次參加火供的名單:不論資歷深淺、不論年齡老幼、不比能力高低、只要是參加屍陀林考試合格者,都可以有登壇的機會,目前只公佈成人能夠參加的名單,兒童沒有列名其中,但是本次火供法會,可以讓這些合格的兒童參與活動,法會是以息增懷誅四組分別進行。

 

火供法會名稱:五大忿怒母火供修持儀軌

火供法會:

(1)    地點:法輪中心停車場

(2)    時間:公元2004619日星期六上午九點鐘開始(全天)

注意事項:

1)參加登台的組員,請攜帶個人的自用鈴杵、鬘衣。

2)火供分息災、增益、懷柔、誅滅四壇法事,前三壇皆有兩組人員輪流派人登壇主法,誅法壇則只有慧如金剛上師一人主法。

3)參與登壇人員,需要輪流參與不同的執事,如:吹法螺、搖鼓、倒酥油、傳遞火供物品、藥材、食子等等工作。

4)如有青年組報名參加,工作如常分配。

5)本法接受其他十方信眾結緣。

 

(七)法自然

火供的安排就緒,佛母開始緊張,認為這次的火供,老師必須要安排一次灌頂法會之後,這些學員才能登台,但是老師卻沒有做任何的動作,也沒有意思去安排這些活動。

 

因此!時間漸漸緊迫之下,開始急燥了!615日星期二晚上,身體開始不舒服,胸口鬱悶難安,請老師幫忙看一下,發生什麼事故?

老師回答:「胸口的心輪之中,第八識中有第六識的業障纏縛!」

佛母聽到之後就開始自行練功,將這些業力化開,結果是第八識的空間愈來愈舒服,發出水藍色的光芒!水大的力量也很順利的就舒展而出,毫不費力!這種感覺和現象,都是平常沒有出現過的感受,所以平常的觀照其實是硬擠出來的強迫性的觀照功夫,而不是自然所得,今天進入這種感受才了解「法自然」的重要性!是那麼的奧妙!

 

老師看見佛母整個變化的過程,所以就跟佛母說:

「妳那麼急要替學員做火供的灌頂,今天妳自己看到了,自己身上透出了藍色的光,表示藍忿怒母已經開始進駐在妳的身上,所以妳這次登台時,只能修息災的法!

 

其他的學員也跟妳一樣,只要當天能夠識別出,進入身識中的忿怒母屬於那一種顏色,就可以用來決定參加息增懷誅四壇之中的一壇了,這種選擇就稱之為天擇

 

因為這次火供的法會,選擇登台的人選,是交由天地為證,不是由上師主持的,所以最後的裁決權,也一樣交由老天去裁決,旁人不要那麼多的意見!所以完全回歸『法自然』的基礎上進行,人為要做的事項只有藥材、食子的分配工作,和火供時的工作任務分配就可以了!」

 

法自然唯一要安排處理的,是火供之後,身口意功德事業之操作已經完畢之後,再交由上師檢驗登台的學員,觀察他們的功過和能力的變化,以及身上的本尊是否受損等等作業,全部檢視完畢之後,才真正的完成火供之作業。

 

這次的火供法會使用法自然的方式進行,與一般走靈山的人有什麼分別呢?

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但卻是非常複雜的問題,不是幾句話就可以完全解釋的問題!

因為在目前的舊傳統佛法進入末法時期,新佛法則進入創教的正法拓展期,所以會出現兩組不同的答案和結果:

 

1)舊傳統佛法的人,跑靈山時,所能夠接觸到的山野之間的靈體,大部份都屬於退轉的法靈,接到這些靈體後,不單只沒有增加本身的功力,反而是增加了本身的負擔!除非非常了解如何去修這些退轉的法靈,否則必然是全身業障或病痛纏身,或者是錯誤的信息一大堆,把自己弄得精神錯亂,到後來生活上或精神上出現崩潰的狀況。

 

    因此!跑靈山的人,如果出了問題,應該尋找高明的修持者,來幫助自己清除身上的退轉法靈,以及多了解佛法的正確修持之路,不能再跑近路捷徑,否則必然把自己害慘,也把家人弄得不可開交。

 

2)新佛法的正法拓展期,優秀的法靈都會選擇出最優秀的人選來依附,增加這些法弟子的能力之後,法靈本身的發展才不會進入退轉狀態,所以必然會出盡全力去推動這些弟子,去達成修持佛法的終極目標。

 

進入這種天擇的法自然狀態,老師的任務只作監督的工作而非負責教務,因此教育的工作已經交由自然界的法靈去操作,老師只剩下監督這些法靈是否盡責,以及對弟子所不懂的事項作簡單的回應就可以了!讓弟子好好的與自然界的法靈作溝通,慢慢從其生活中的點滴中,了悟真正的佛法是什麼!真正的修行又是什麼!一切都應該從頭開始,從真實世界之中,去了解與學習!

 

(八)精靈滙集

617日星期四上午,方老師把無上瑜珈的文稿完成之後,世間的淫業開始起動,一層重重的透明業力已經開始套在身上,人開始進入昏沈狀態,由於無上瑜珈的文章內容,很少人願意公開討論,所以去年有一位西藏喇嘛,把他的個人性史著書公開之後,曾經讓社會大為哄動,事實上是他仍然沒有把真正修煉無上瑜珈的方法公開!

 

因此!無上瑜珈的言論,如此的把它轉成一篇論文報告的交待,把該說的都說了,而不應說的還是不會去亂說,不可以不讓世人了解這是什麼的一回事;但是也不可以讓這些文字變成世人的笑話和毁謗的根據。

 

其實這一篇文字在三個多月前,老師就已經用電腦打好初稿,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接了一個電話之後,手指不知道按到什麼鍵,然後全部文字都不見了,翻查了一次所有電腦的記錄,但是連題目都找不出來,所以方老師認為大概是老天不要我發表這些文字吧!因此就擱置下來沒有再寫下去。最近開始感受到已經有不少的人物,在這個題目上出問題了,如果沒有把這篇文字稿完成,不但婚姻會出問題,甚至財政經濟都會出問題!

 

原因是古老的社會結構中,男性主外負責狩獵食物養家,女性負責糧食的積蓄和貯藏,家中生財的主力在男性,但是維持生計和積蓄卻在女方,婚姻上的不協調,直接影響到家中生計的主動力,因為失去了生活動力和意願之下,維持家計就轉變成痛苦的工作,一個美滿的家庭的建立,是因為夫妻雙方,都願意不辭勞苦的為維護家人的利益而生存,當這種努力的付出需要斤斤計較的時候,這個家已經不能再維持下去了,而這些爭執的基礎來源,最原始的起步點就是從婚姻的和和諧開始。

 

無上瑜珈的文稿發表之後,老師身上無上瑜珈的業力花了兩個多小時才能把它散開,但是接著下來身體散出來的業力卻是精靈族的問題,整個下午的時間,佛母都在安排火供的藥材包,有一百五十七人報名參加火供,由於火供有增懷誅四壇,所以她就要準備六百多份的藥材包,工作非常忙碌,方老師卻沒有辦法去支援她,原因是太多的精靈族都要透過方老師的身體,才能穿越空間進入法輪中心的壇城,接受火供的法會。

 

因此!老師躺在辦公室的地板之上,要採用不同的姿勢翻面,前後左右四邊的方位,讓每一邊方向的精靈都能夠順利的釋放出來,整個下午才釋出百分之六十左右的數量,到了第二天早上(618日星期五),老師提早半個小時進入辦公室,繼續這種工作,做了兩個小時之後,才釋出百分之九十五的精靈,這次火供法會所滙聚的精靈,還包含遠在中國大陸的弟子身上都有出現反應,所以族群非常龐大,加上這次法會的意義非比尋常,一方面代表了彌勒本宗的破瓦法之成立開始,另一方面也代表了金剛手菩薩系統的建立也完成,第三方面是五大忿怒母的佛法角色功能也完全確定,這三個主題合併之後所產生的影響力,當然精靈族的參與是非比尋常的一種活動。

 

這次精靈族之滙合,其實還有一個重大的原因,因為無上瑜珈一文的發表,對於精靈族來說,也是一件非常重大的要事,因為長久以來,精靈族轉世成的人類,都有一個相同的老問題,不知道如何把人做好?也不知道如何把婚姻維持好?所以戀愛的時候沒有問題,但是結婚之後的婚姻生活,卻因為彼此都太敏感了,所以變成婚姻生活並不愉快,透過無上瑜珈的修持,終於可以找到一個很好的方法,去解決他們之間的敏感性衝動的撞擊,消除彼此之間的障礙就更容易了。

 

(九)火供現場:

619日星期六早上,方老師早上七點鐘起床的時候,身體覺得有點沈重不是很舒服,稍為練一下功散氣,會感受到背後會伸出無數無量的光束,這些光束會轉變成橋樑,架設在不同的空間之中,所以了解原來是有太多的精靈族無法用衪們的神通進入台灣,所以需要老師的全力支援。

 

因此!了解到衪們的需要之後,老師就馬上馬不停蹄的練功,觀想無數無量的光橋伸展出去,迎接我們法會的貴賓!記得昨天晚上臨上床睡覺之前,到達的精靈族大概有二十五萬隻,而平常居住在台灣之中,而能夠出現接受火供的精靈族只有三千到五千隻,這個數量還要視上台主法的上師功力和面子,才能夠達成這個數量的目標,這次一下子就來了二十五萬隻,是整個地球能夠能夠自由接受火供的總量,所以天晚上老師就以為已經完全邀請進來,應該是沒有遺漏的吧!

 

誰知今天早上起床才知道,要到台灣參加火供的精靈族,最少應該有七十五萬隻以上,但是因為有些年紀老邁無法移動;有些是住在宇宙距離太遙遠無法到達,所以到了早上才知會老師要去接衪們過來,因此老師只好儘量趕快邀請衪們伸出無數無量的光束去支援衪們,因此一大早起床就是做這樣的操作,先從台灣地區架起光橋通到大陸、亞洲、東南亞、西南亞、歐洲、非洲、澳洲、和美洲等地逢山跨山、遇水架橋,接通了地球的每一處空間;然後再伸展到太空之中,與各個星球的聯線,讓這些精靈想參加而又無法參加者都能夠得償所願。

 

由於工程浩大,一直到九點鐘要準備開始火供之時,邀請還在進行中,操作到早上八點半的時候,其實七十五萬的數字已經接近了,但是方老師從身體反應的位置了解,氣脈只是上到脖子就卡著上不去,用了什麼方法到無法突破!後來嘗試了許多方法,才知道是火大的太陽族精靈沒有請到,因此被卡住走不通!

 

原因是這樣的一個群體,由於居住的環境特殊,太陽之中的溫度極高、光燄極強、經常有太陽的黑子放電、以及出現核爆的種種場面,所以居住在太陽的精靈族,全身都沒有眼睛的視覺、沒有耳朶的聽覺、也沒有皮膚的觸覺、唯一存在的是心靈的傳達意識之感覺,衪們不知道從那堭筐到法輪中心要做火供的消息,但是方老師伸出的光橋,他們卻沒有辦法看到和接觸到,因為找不到光橋的位置,所以衪們很燥急,在沒有辦法中之辦法,就是使用衪們的惗力,把方老師的氣脈鎖住不通,讓方老師去替衪們想想辦法。

 

最後方老師找到原因之後,還是經過許多的方法去嘗試,才知道無論我們用任用的方法,都不容易讓衪們這一族的群體看到、聽到、和觸摩到,最後方老師想起金剛手菩薩的陽燄,觀照一個種子字「讓」變成陽燄,伸出有勾的火燄光束才把衪們勾了過來,讓衪們終於可以進入地球接受人類的火供,完成這一件差事之後,到達地球的精靈族類已經超過了上限,有八十五萬的總數,然後是其他遙遠的星球也趕過來的族群,慢慢的提升到九十多萬,族類的攀升速度很快的原因,可能是因為陽燄的威力吧,以前從來沒有想過的事件,今年之內一直重複的發生,所以也只好見怪不怪!

 

賓客是請來了,但是阿逸多法輪中心要做的火供,卻只是一個小火供,選擇的地點是大樓後面的停車場空地,火供只是採用烤肉用的烤爐操作,本來只有準備四個烤爐,一個烤爐做一種修法,後來發現倒進去燃燒的藥包及食子,數量太多時都會把爐火弄熄,因此一壇一爐的原來估計只好適應場地而變成兩個爐修一壇法,才解決這個問題。

 

接著下來的問題,就是上場的學生,許多只是考試的時候過了關,但是要求做火供的訓練時,卻沒有到場練習,臨場才緊張錯亂,加上風力很大,把台上的法器吹翻,把法本儀軌吹掉,所以手忙腳亂的,有點兵慌馬亂的感覺。也有一部份的學生功力真的是不足,人才開始登壇,旺盛熾熱的爐火就幾乎要熄滅,這些現象真的是五花八門,不一而定。

 

(十)法會之檢討

這次法會要檢討的項目很多,但是從一開始的發展,方老師就讓這些學生交給天擇,讓他們去闖一闖,嘗試了一次正式登台主法的感受,培養他們的感覺和對法會的認知,他們的不成熟本來就是是必然而非偶然,因此沒有所謂的真正的過失問題!

 

藏傳佛法的火供,本來登壇的水準要求極高,對每一個項目細節的要求都很講究,所以登台主法的人,幾乎要修持到三階傳法阿闍梨的階位才可以參加,但是這種要求嚴格的方式,方老師的感覺只是把信徒的參與感劃出界外,只憑幾位上師的操作,就要把現場參加人士的成千上萬的業力消除,根本是不大可能的事!因此許多主法的上師,如果承受不了眾生的業,法會完畢之後就輪到他們往生或生一場大病等等,需要閉關三個月以上才能夠轉化法會的業力。

 

一個完善的法會,是可以讓多一些人直接參與其中,讓弟子出頭去嘗試每一種菜色,吃一點苦頭是不必害怕,錯了才有機會去修正,不錯就根本不知道自己會錯,失去了修正改錯的機會,因此出錯的示範,經常是最優秀的演出,經歷了錯誤的示範,才了解什麼是對的!所以參加的學生,要檢討的問題,只是要如何在下一次的火供機會中表現更出色。

 

在火供的過程中,方老師並沒有在場督促登台的學生,大部份的時間都跑到火爐邊,去了解火供的過程中有什麼東西是我們不了解的,指導學生的工作就完全交給佛母、子平、惠敏、創義、宜靜、宗欣等等六位能力比較強、或者是資深的人員負責。

 

在整個燃燒食子的過程中,只要一燃燒藥包,風神就會動得很厲害,火苗燃燒特別猛烈,但是對於一般的食物型的火供食子,反應卻是平平,從這一段長時間的觀察和比對的結果,精靈族衪們最需要的是藥物而不是食物,反過來推理就是衪們並不缺乏食物,而是缺少了有用的醫療性藥物!衪們對於藥物如此的需要所顯示出來的問題,就是衪們大部份的精靈都有隱疾,但是他們長久以來接受了不同宗派的火供,並沒有找到衪們真正需要的藥品,因此藥材包的燃燒時都會刮起大風,只是精靈族要讓方老師知道衪們心堛滬W處,讓老師去思考衪們的問題?

 

這個問題顯然是一個非常不簡單的問題,因為火供護摩等等方法,在唐代就已經傳入中土,經過藏傳佛法的演變和發展,已經有一千多年之久,在擁有如此悠久歷史發展之下的藏密火供,如果一直沒有高人替衪們找到答案,今天要方老師在這一場火供之中就把答案抓出來,豈是容易的事?所以方老師就在烈日之下曝曬,平常坐在辦公室寫稿子,一整天都沒有機會去曬太陽的皮膚,接受了猛烈的太陽照射,和面對紅紅的爐火,身體通紅好像一隻剛出爐的肥鴨一樣,但是問題還是沒有答案?

 

法輪中心今天所辦的火供,對於別人來說,可能只是一場家家酒的游戲,所以由許多不熟悉火供的學生上台試演、採用一個十八吋的烤爐來做火壇城、場地選在市區停車場的一小塊區域,參加火供的支援名單只有一五十七人,實地操作及工作人員只有四十多位,這些規模都是非常小型的一場火供,但是接受邀請的精靈族,卻不只台灣這一個區塊的族群全部參加,而且全世界的精靈都要求到場,連天外太空的精靈都要趕上這一場家家酒的遊戲,那衪們要參加的真正意義又在那堜O?

 

(十一)精靈族之探討

精靈族這個族群,其實是並不喜歡參加正統的佛法活動,因為衪們在正統的佛菩薩之面前,階級都比較低微,處處會受到戒條的約束,如果一時之間,自己的情緒、慾望被激發起來,會比較衝動而不能自制時,衪們最大的生存危機就是會觸犯戒律而不自覺,而能夠引發衪們觸犯戒律的人就是佛菩薩。

 

因為這些佛菩薩平日都是能夠節制情慾,都是擁有法律的制裁權力的神靈,一旦被這些精靈的活躍性沖撞之後,火氣特別大,下手都不容情,在佛世界之中衪們就是善良而容易被岐視被打壓的靈界族類,而天魔的族群則是不願意被打壓而喜歡做反的抗爭族類。

 

這一群族類,為什麼不能夠成就佛菩薩,而要墮落在精靈一族之中成長,就是因為心理有毛病無法克服、或者是衝動的行為無法節制、或者是身體上有一些隱疾無法治療,所以一直以來都是有漏之身,而無法進入無漏的法界行列之中,晉身成為佛菩薩的一員!

 

而事實上衪們經常擁有強大的先天性的魔力或者法力,這些成就其實也曾經構成正統佛菩薩的羨慕對象,但是佛菩薩擁有法律的裁決權,除非衪們願意對佛菩薩效忠,接受了皈依而成為護法的天龍八部,否則就處處被找麻煩,直至被收伏作為佛菩薩的私人奴隸為止,所以精靈族基本上並不喜歡佛菩薩這一個族群。

 

因此!在過去正規的顯教大型法會之中,幾乎都不容意看到精靈族的出現,因為這種正規法會並不是衪們可以開展拳腳的地方,只有火供的地點才會看到衪們的影子存在,因為這堨i以隨衪們的想法而活動,沒有長官在場的約束,衪們可以隨興的踼翻壇城中的法器,弄倒不合規格的儀軌,戲弄不懂事的參加信眾,為所欲為去挑剔法會中的一切事物,而沒有人能去制裁衪,所以密教火供就幾乎都是衪們這一個族群的天下,也因為這一種特質,所以傳統密教的火供,要求如此嚴格的原因就是在於此。

 

但是嚴格的上師和儀軌,以及最好的供品食子,長期以來的進行以及改進,就是不能解決精靈族的基本問題,而精靈族也無法清楚表達衪們的真實需要究竟是什麼?因此!藥包只是開場白而矣,衪們背後堹u正需要的是什麼樣的藥材?事實上是連衪們自己都沒有弄清楚!

 

因為藥石只是一個方向,而不是真正的結果,在本草網目的範圍之中,成千上萬的中國藥材之中,衪們真正需要的究竟是那一味藥?還是需要一種配方?其實衪們應該是完全不知道,而還只是在猜測之中而矣?也就是說:今天我們所採用藏人習慣用的火供藥材,其實並不是最好的典範,真正的需要還在發展和摸索之中!

 

有了上述的這一個結論,才能夠解釋精靈族為什麼會如此大舉的到場來參加,一個有如玩家家酒的小團體,接受能力不大足夠,經驗並不多的法輪中心,舉辦這一次的火供法會時,來賓居然是超出平常的三百倍之多!如果用純粹的宗教思維去解釋,衪們其實是並不熱衷於宗教活動的一個族群,但卻寧可放棄許多藏區的大火供,而進入台灣這個小地區接受火供,豈不是變成難以解釋的事件嗎?有三份之二是天外進入的精靈,衪們的能力幾乎已經成就了菩薩的階位,但是還真的不遠千里而來,衪們究竟有何所求呢?

 

如果連這些問題都不去弄清楚,只因為看到眾賓如雲就起了傲慢之心,下一次再做火供的時候,恐怕也一樣會出現藏區的鮮事一樣,什麼火供器材食子都準備妥當,只是賓客一個都請不來,那下一次的火供笑話,就應該由另外一位仁兄來執筆了,方老師只好去充當供品,跳進去火壇城,讓那些失望的精靈進補一番,起碼吃了一頓廣東烤鴨,才不會損失太多的腳力。

 

(十二)晚點名

火供結束之後,方老師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陪同小羅和泓龍兩位熱心的火工人員,繼續處理火壇城的烤爐問題,息增懷誅的四壇修法過程中,不少的人一登台,屁股還沒有坐穩,火爐的火苗就開始息滅,這些問題都需要火工的人員去研究和操控,讓這些登台者修正他們的觀念、心量、和處理帶眾的方式,好不容易四壇的修法都完成了,進入大圓滿的時候,木柴和木炭都已經用完了,有經驗的小羅和方老師都剛好上了台,無法親自處理這些火工細項,交由經驗不足的子平來監督!

 

火苗已經不足又沒有物質支援的情況下,子平是感受到法會的業力成為無比的壓力罩下,只有自行獨力練功與這種力量抗衡,而無法正常的說話和表達,因此站在那堣J定而不會動作。

 

其他運送食子的工作人員,不了解爐火的種種問題,通通都把食子送進爐中,一盤一盤的食子填了下去,把整個爐火的火苗都弄熄了,大圓滿的法會因此無法進行,一直等待新的爐火起動之後,法會的圓滿才能夠達成。

 

整個火工的過程和人員的疏忽情形,在事後的檢討過程中,發現真正的原因,是中心原先的估計準備的材料,出現了很大的差錯,原因是這次出現數量如此龐大的族群,是事先原全沒有想到的事,息增懷誅的四壇修法之中,其實已做好了各種準備,因此都可以充份完成,沒有太大的差距。

但是大圓滿,當時並沒有算進去當一場使用,而只視作四壇結束之後的餘興收尾,所以木材和木炭的使用,都沒有為大圓滿著想留下一點什麼!所以到了大圓滿登場時,木柴沒有了、木炭也沒有了、而業力的數量卻是整場法事中業力最沈重的一次,原因是剩餘下來沒有受法的精靈族全部都要進入,其數量是四壇法事之冠,也是最後一次的法會總動員。

 

因此,在大圓滿的過程中,就出現了火苗全熄的現象,幸而在場的火工泓龍、宗欣馬上想出辦法,從爐中抽出能夠燃燒的木炭,另起爐灶生了一個新火爐,火苗升起之後,法事才能夠繼續進行,完成大圓滿的儀軌,火供法會才算正式的結束。

燃燒的剩餘木炭,燃燒到第二天下午,還在繼續燃燒!在這次火供的過程之中,方老師才發現火工是非常重要的執事,他們在烈日之下曝曬,對於火苗之控制,燃燒食子藥材的控制,都要操控得宜,火供法會才能夠順利的進行,而起爐以及救爐的處理過程中,都需要有一點專業的小常識,才能夠圓滿達成,因此在這個正式的火供法會中,法輪中心才真正的獲得一個完整的火供操作常識。

 

方老師的家族成員,透過這一次火供法會的檢討過程中,最後終於找到了精靈族的關鍵問題,原因都是落在不能成佛的條件上:

 

「精靈族雖雖然會擁有相當多的能力,或者可以簡稱之為法力的存在,但是身體上都有它們先天性的缺憾,而無法用法力或魔力來改變事實!因此衪們都寄望在火供燃燒的藥包中,有衪們所需要的藥品!

 

因此!火供燃燒藥包時,衪們都很興奮的去搶藥包中的藥材,希望能夠捷足先登拿到衪們的需要,但是事與願違!事實上衪們的需要,多年以來都沒有獲得滿足過,世人修持火供的時候,所要求的祈願,往往是超越過他們的付出,而給付衪們的只是一些沒有太大用途的廉價藥材、香料、和容易燃燒的榖粒和豆子,每一次的火供法會,都會讓這些精靈疲於奔命,接受了火供的藥材,便得讓這些人滿願、替他們消災!

 

但是衪們真正的需要,其實是一些很特殊的修法,能夠把衪們身上或心靈上的隱疾去掉的方法,才是衪們衪們真實的需要,但是一般的火供儀軌,重點都只是強調了儀軌的方式、咒語、食子、藥材包等等的問題、而背後的修法問題,和精靈族的醫療問題都很少人去研究!

 

而方老師的最大特色,就是非常有研究的精神,無論什麼樣的問題,只要出現在他的眼前,而又能夠吸引起他的注意力的話?他一定很願意花費很大的精神去研究,去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所以嚴格來說,精靈族不是湊熱鬧而來參加火供,也不是台上的佛子吸引衪們而來,衪們只是儘能力去把問題翻開,讓方老師從不同的方向中觀察,去尋找出衪們真正的問題所在,衪們為什麼會長得這樣醜八怪?衪們為什麼不能治療衪們的隱疾?衪們為什麼不能進階為佛菩薩?衪們為什麼不能操控自己的脾氣?衪們為什麼不敢抛頭靈面走出來讓世人瞧清楚?一大堆心理的問題和生理的問題?擺在衪們的面前,讓衪們生活得好痛苦而不能解決,但是又不能讓別人知道衪們的身心有隱疾。

 

所以驚、疑、嗔、痴等等的偽裝下,衪們長久以來都沒有對人類講過真話,今天也同樣的不能直接告訴方老師,唯一能夠讓方老師高興的,就是呼朋喚友的把衪們能呼喚的都叫了過來,讓他好好的注意著衪們的活動,法會進入大圓滿的時候,衪們的情緒終於到達了不能忍耐的地步,所以全場都起了動作,把火苗都弄熄了!以表示衪們的問題很嚴重,非要方老師加一把勁替衪們想出解決問題的方法來。」

 

(十三)總  

問題一旦曝靈出來,事情就必然會有辦法解決,精靈族要有待解決的問題,都隱藏在每一種識的空間之中,這些問題對於其他宗派的人士來說,可能是非常不容易了解的問題,但是對於方老師這個正宗唯識傳承的人來說,卻是一拍即合,舉手之勞就可以解決衪們的終身大事。

 

原因是這個族群,由於長期以來生活在不同的空間,部份的問題是由於有空間的差異性,生活條件不同,所以在八識之中的感受器官,功能上是會出現某種異相或殘疾,這些問題表面上看起來都是疾病,但是需要用什麼樣的藥才能治好這種病,卻是無解的問題。

 

例如生活在太陽之中的精靈族類,衪們已經進化成另外一種異類,所以沒有眼睛,也沒有耳朶,連皮膚都幾乎是不存在,只是一顆意識尚存的靈異之身而矣!那衪們應該需要使用保護皮膚燙傷的那一種藥物,才可以抵抗太陽的高溫呢?這個問題一旦出現,相信天下間的名醫,聽了衪們提出這樣問題馬上都要昏倒!

 

例如生活在月球背面的精靈,由於長時間生活在一個沒有亮光的空間之中,所以患上了色盲症,那應該如何去治療衪們的色盲呢?

 

這些問題聽起來都好像是在說笑話一樣,但是設身處地,如果你就是這樣的一隻精靈,那你應該怎麼樣去表達你的意思,或者如何描述才能夠讓醫生接受你的陳述呢?

如果醫生聽了你這些描述之後,還跟你說:「你們不是有許多神通能力嗎?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

 

「為什麼不可能發生這等大事!!!他們都是老老實實的告訴你,這是衪們真實的感受和經歷!」這樣子的發展下來,精靈族不講實話的原因:就是這樣靜俏俏的建立起來、把溝通之路封閉起來、不願意跟陌生人溝通、不願意講實話、變成衪們的心理障礙。

 

這些問題看起來很複雜,而事實上只要回歸到識的問題之上,都可以採用唯識的修持方法,把衪們的最大問題解決!修持者只要分別進入每一個識中,把那些有問題的族類召集,幫助衪們獲得正統的皈依,經歷過標準的懺悔之後,再檢視衪們要解決的問題,許多都是在過去的久遠時代中,曾經觸犯了佛世界的戒律,所以某一種能力是被封印鎖住,這種封印的力量是佛世界所下的命令,所以要解決這種問題,就算回到歷史中上溯,也不能夠推翻這種審判的結果,只有使用破瓦法,讓衪們的魂魄脫離中陰身,才可以獲得真正的解脫。

這種佛菩薩封印的力量經過久遠的歷史發展演變之後,衪們的色身才漸漸長成今天所見到的怪模怪樣,從成佛的角度來看,真正成佛的人,可以獲得如來三十二相的美貎和莊嚴,反過來說,精靈者就是三十二相出了問題的修行者,但是經過久遠的歷史延伸之後,當初所犯的戒律問題已經沒有有記憶,只留下不好看的面目作為標記,但是自身的不美卻成為日後個人掩飾的問題核心,所以當面對大菩薩出現時,連應該拿出來談,挖出來數的勇氣卻沒有了,生活只是在閃避自己的問題,希望總有一天會有人來打救他,但是別人真的想幫助他的時候,他卻說不出所以然,所以!這就是精靈族過去的悲哀歷史。

 

精靈族的問題,方老師認為寫到這奡N可以結束了!

 

佛法要解決的問題,從普巴金剛的天魔和四魔,發展到今天要解決的精靈族問題,都已經是很大的族群問題,其實解決他們的問題,所採用的方法並沒有離開過佛法的修持範圍,只是佛法修持的深度和使用的目標不同,經過不同的了解和闡釋之後,突破了以前的應用範圍,所以才達到如此空前的成果,但是佛法的應用功能,其實是全憑個人的認知和心理狀態的成熟與否!並沒有所謂的秘密之法,真正的秘密就是在你的心理:究竟有多少的真心!有多少的誠意!和有多少的信仰!來追求成佛中之各種境界? 

              (2004612日起筆、620日完稿、1211日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