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三、遊戲終止

 

(一)      事由:

從今年春天蟠桃燈會法華大會成佛授記開始,經過了半年來成佛訓練之觀察,和種種的發展,包含了集體潛意識的應用、地水火風空的全新闡釋、九識的練功方法、成佛十號的訓練、屍陀林的修持方法、火供、盜法事件等等方式,完成了成佛的第一段升等考試,結果是有五人違規出局,有三人滿願出局,所以讓大家了解成佛的種種考驗之中,如何讓自己滿願是一種非常重要的修持;同時也題示了戒律的認知非常重要,錯誤的解讀戒律就會讓成佛的修持者,在最後的關頭中,永遠看不到成佛的天空。

 

在短短的半年時間中,小小的一堆人物,在小小的有限空間之中,玩出了一套驚人的遊戲規則,成功攀越的人心中暗抺一把汗,失足的人在不明事理的情況下,跌入了萬丈深淵,把許多生生世世的修持交出,變成他人的踏腳石,支持未來的成佛者,繼續走完未來的路段,所以方老師發出了一句驚人的警告:

 

「成佛的修持,有如一場賭局!

 

進來的人都是很輕鬆愉快,把準備好的資糧帶來,參加各種的修持和活動!但是經歷了各式各樣的磨練之後,每一個人口袋中的資糧就開始改變,成為不同的酬碼。也出現了不同的賭博機會!

 

這個時候!唯有真正的守戒的修持者,才會在最後的賭局中羸得勝利,原因是賭局中最後的問題,經常落入人事的相互影響和戒律的闡釋問題上,許多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就會掉進不同的陷阱之中,失去了分數,也失去了鬥志,結果就只有出局,心堣]許在想:再也不要玩這種遊戲了!」

 

事實上這種成佛遊戲,不管你是知道還是不知道,它已經玩了二千五百多年了,而一直以來都沒有人知道它的結果是什麼?因為古代違規出局的人都被佛戒律鎖在地獄中受苦出不來!也不知道如何跟大家解釋!所以這個千古以來的成佛之謎,一直到今天方老師的出現,才能夠把它破局和結束!因此才寫下此文。

 

(二)成佛定義:

成佛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東西?無上正覺又是一個什麼樣的東西?

這些年來研究佛法的愈深入,愈發現成佛的意義與佛經之內容有很大的出入,如果要以經典文字來印證,必定會跌破眼鏡,假定你走完成佛之路之後,了解其中的內容,許多人甚至會吐血,巴不得趕快進入涅槃!

 

成佛的無上正覺,只是說明你已經可以獲得上天的考驗,讓你能夠參與上天的法律運作和修正工作,這一個工作的單位並不是只容許一位成就者,而是容許多方面領域的人員參加,但是他們只有一個簡單的要求,每一個領域之中只容許一位最頂尖的人員參加,這一位參加者就是無上士!

 

這一位無上士的參加資格,必須要通過好幾個特殊的要求,在人格特質上,必須可以把生死放下,這個條件就是如來。

你必須要能夠利用本身的行為、語言、和思維的方式(身口意),去賺取你的生活費用,那就是應供。

你必須能夠把自己的心得傳授他人,以及教導各類的鬼神,讓他人亦有你的成就,這就是天人師。

你必須讓自己獲得三明六通之中的某一種能力,你才可以與法界溝通,所以稱之為明行足。但是!因為各種行業的人員之專業需要,所需要的神通力都並不相同,因此!明行足並不是指每一種神通力都要俱足。

 

了解上述幾個基本問題的大綱之後,其他成佛十號的項目,並不需要全部都交待出來,因為真正的重點考試,全部都是在於你的心理狀態,和思想邏輯的對錯之上找骨頭,觀察你被他人指責時,如何面對自己的過失,這些反應拼湊出來的答案就是你今生之中能否成佛的關鍵。

 

(三)成佛是賭局:

從成佛的發展和訓練的過程中,方老師綜合了各種事物的原因和結果之後,發現成佛的修持過程,原來是一場很大的賭局!

 

因為每一次宗教衝突的事件發生後,各種心靈上的煎熬和結果,就是許多人因為受不了戒律的要求而出局,多年來修持的功德會被抽走不見,而留下來的人會繼續發展往前推進,等待下一次的衝突事件的發生!

 

因此成佛的過程中,有人得分有人失分,失分的人必然承受不了失分的痛苦而離場,所以離開是最終的路段,而慢慢的進入失落的路途上,如果夢醒的時候,了解不能再隨便進入賭場,必須要了解遊戲的規則,否則就不要進場,如果不遵守這種遊戲的規則,必然是到頭來諸法皆空。

 

只有熟悉賭場規則的人,知道要遵守戒律,不要讓自己動了貪嗔痴慢疑五種毒,也不要觸犯任何戒律,只要穩打穩札,賭局開盤之後,輸羸自見真章。

世人只知道成佛的結果是很香很好,可以影響千秋萬世,也知道成佛必須經歷種種折磨和責難,但是這種知覺只不過是紙上談兵,所以不知道有兵荒馬亂之危險,不知道有世途之險惡,也不知道成佛的路上,有千萬種陷阱和誘惑,這些危機不是來自外在的環境,而是出自內在自身對戒律的認知不明,所以才會聽信別人的言詞,而漸漸的做出越軌的事而不知覺!

個人一旦這種事件被他人揭發之後,為了自保、為了避免責罰,所以就會一連串的做出不應當的連鎖行為,一步一步的踏上了不歸路!這個時候就進入了成佛的陷阱,無法全身而退!

 

個人一旦進入這種狀態之中,第三者無力可以救援,而自身亦會進入一種精神高漲不能自主,失去了平日冷靜的判斷能力,失去了正常的生活步調,就會進入孤注一擲的方式,把口袋中的酬碼全部拿出來梭哈,一直到輸光酬碼為止,才會知道事態嚴重,非要拍拍口袋搖幾下頭才會清醒過來。

 

(四)衝突事件:

群體中衝突事件的發生,似乎是一種無可避免的循環,原因必然是建立在某種利益衝突上,而另一方面往上的問題,卻必然是落入對戒條的解釋出現紛歧的意見上,這些法條的解釋,有問題的人就會把它歪曲來解釋,向下交待,讓他們以為持這種見解可以獲得保護的作用,以為可以免罪!以為是對方的過失!

 

但是一旦這個問題人物,引用條例產生錯誤,就會觸動了誤導眾生的大過失,連同屬下的弟子被牽連下來,這場賭局的賠款就會變得好可怕!因此!成佛的最後一次賭局,必然是傾盡酬碼、誓死一博!

沒有回頭的路,只等著看誰會出局?是誰能夠留到最後一個才出場?

 

在古印度的宗教衝突中,如果出現上述的問題時,是可以透過辯論的方式來解決衝突的問題,那是最文明的解決方法,所以古印度的婆羅門教中,就特別設有論師的職位,提供這種受過特殊訓練的辯論者,作為宗教的保護神,有如現在任何的財團組織,都需要養一批專業能力的律師,以作法律上的保障。

 

今天雖然藏傳佛法系統的教育過程中,也設有辯經的教育項目,其實的原意,就是讓大家在平常的學習過程之中,就要對經典文字道理中的真假,要練習出一種分辨的能力,可以讓這種宗教教規的衝突減少到最低的限度。

 

因為辯論雖然有輸羸,但是輸陣的人最起碼會了解原因知道為什麼會輸!下一次有機會再挑戰敵手時,心中會多了一個王牌的酬碼,而且在辯輸的時候,可以有機會向敵手展示風度,接受辯輸的結果,這種風度會替自己爭取到許多意外的支持力量,也爭取到對手對於你的尊敬,所以扣分並不會太多!可以保存自己下一次競賽中的酬碼。

 

(五)輸羸的酬碼:

成佛的發展是依照能量不滅的方式進行,每次團體的能量到達一個臨界點時,衝突的能量就會因為引力作用之下而出現能量波動,這種波動會導致一些修行者,進入無法控制的心靈反應,因而失去了正常的思維,和正常對事物的見解,導至出現嚴重的心理掙扎,身心的物理能量會傾巢而出,情緒高張失去了駕御的能力,這種高能量會牽引著當事人,可能選擇加入不明朗的戰爭之中;可能選擇遠離這一個是非之地,而出走到他所需求的安身之地之後,這一股力量才會開始消失,而口袋中的酬碼就在這段掙扎的期間中,全部交付到賭局之中,看誰是最後一位羸家?

 

那就是成佛的過程!與人世間的賭局完全一樣,當離場的人自覺經歷這一次的豪賭之後,他的感受是正面還是負面,就與賭徒輸光步出賭場的一剎那間的感受,可以說是完全一模一樣的事實:

「我下一次還要來羸這最後的一局!   (正面思維)

我再也不想玩這種成佛的遊戲了!   (負面思維)」

   

當輸陣的一方離開賭場之後,他身上的高能量就會被剝奪,全部被壓在賭桌之上,看誰能夠從桌上拿走,因此這些高能量就會變成下一波吸引大家的賭注,變成羸家的墊腳石,支持修行者他們繼續前進,尋求下一次的挑戰。

 

當大家都了解成佛過程,竟然是場賭局時!會產生很多的想法?

問:成佛怎麼會是那麼的殘忍行為?

答:無上士其實就是一將功成萬骨枯的結果!

 

問:為什麼他們不找人相救呢?

答:因為沒有一個人知道自己被溺,又怎麼可能伸出手來,找人來救命呢!

 

問:其他的同門為什麼不會伸手相救?

答:速度太快,來不及反應就已經結束了!那要怎麼救!

 

(六)爬高的結果:

爬得高會摔得慘!

那是一般人可以理會和了解的諺語,當一位修行人通過了考驗時,身心和靈性都會進入一種高原反應,要過一段時間才會掉下來恢復正常,因為這一股高原反應並不會太快掉下來,而是好比人間的機器一樣,必須經歷慢慢的熄火運作,才會溫度下降,漸漸的恢復正常。

 

但是!這種上下升騰的修持過程中,卻會受到種種原因影響,而不一定會往跌下來,有時甚至會出現直上青雲的特異反應,這種現象最大的原因,就是找到了墊底的墊腳石,而墊腳石是從何而來的呢?

 

其實那就是從剛才的輸家手中,賺取回來的資糧,有如從賭桌上拿起了賭本一樣,當你已經收了桌上的賭本時,地位瞬間就已經飛起來,眼看別人瞬間就掉下去的時候,怎麼樣會來得及伸手相助呢?因此想救人的人會來不及,掉下去的人卻不願意接受你的好意!因為在他們的內心世界中,早就知道你就是按鈕起動的其中一人!

 

他們寧可掉下去金剛地獄接受各種處罰,也不願意接受你的真心和合情合理的分析,來證明他自己是一個學佛的白痴!來證明你的想法是對的他的想法是錯的,因為你就是其中一個吸他血的人,你還希望他能夠接受你的說詞,承認過錯是由他造成的鬼話。

 

所以!殘忍的事就開始發生,一群學佛的修行人,忘掉了一切學佛的規距和禮貎,一同進入悲情之中,犧牲了手上的賭本,放棄了痛苦修來的資糧,一同在一些小小的瑕疵事件之中被埋葬!雖然曾經獲得成佛的授記,雖然接受過多次的考驗,但是卻活在悲情之中,沒有辨法接受政治的考驗,無法採用直接有效的辯論方式,來修正自己的過失,所以最終結果,是選擇出局的方式離場。

 

(七)事理輪迴: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了!舊事可能已經漸漸的釋懷,大家以為這件事已經落了幕,事實上在成佛的路上,只要你不能成佛,只要你還沒有成佛,在下一次的循環之中,你還是會碰到同樣的類似事件,而且還會同樣的會出現類似的結果,不幸的又被彈出局,這種現象一直會循環七次之後,如果老天覺得你這一個人已經沒有救了,衪們才會放棄希望,讓你的名單從此脫離學佛的門牆下永遠的消失,不再出現在佛門之中。

 

逃避並不能解決問題,面對才能抒解心情的抑鬱,失去了心理學的基本知識,缺少了心理治療的功能,對成佛者來說總是少了一種可信賴的依靠,因為心理受傷的時候,他人的幫助總是比不上自我調整來得迅速,缺少了心理的調息功能,受傷復原的能力就會大打折扣,有了以上的安全準備,就不會對成佛的目標抱錯大腿,讓自己變成萬劫不復。

 

賭徒有賭徒的賭性,雖然是輸光了,總是會跑回來再賭一局!

修行者有修行者的特質,一旦心中了悟出佛法的一切畢竟是空相,還是會想知道畢竟空相之後還有那一點不是空?成佛進入十三地佛地之後,還會遇上什麼境界?好奇是一切學問的起源!生命總是要依賴某些不明不白的因果之中繼續前行!所以下一輩子總是會走回頭,很想知道成佛的下一步又是什麼?

 

然後在付出了痛苦的代價之後,又會去檢討要不要學佛?這種矛盾的性格構成了人類對宗教的普遍特質,既愛衪又怕衪,希望永遠保持距離,但有時卻又想去偷看衪一下!

所以許多平常人,他們對修持佛法保持了一段很大的距離,他們相信佛法俱有很大的威力,但是卻不願意深入接觸,原因是內心世界中隱藏著一種莫明奇妙的可怕感受,所以寧願給負出金錢的代價讓他人去修持,但是他們卻在坐旁邊納涼,他們可以幫助你吶喊,但是打死都不要進來修什麼法?相信這種人必定是在久遠以前吃過這種虧,被請出界外的一群,希望本書出版之後,能夠幫助他們脫掉這種悲情!

 

(八)成佛的終點:

成佛的旅程已經走完,宣示彌勒尊佛在地球成佛的隊伍,已經完成了搶攻成佛的大餅,方老師覺得應該彌補過失,償還給彌勒尊佛的成佛寶座,這一項工作已經全部完成。

 

在第一回合的成績單中,方老師、佛母、子平三人已經滿願,可以平安出局。

方老師的本願:是要將成佛的過程,完美的走一遍。佛母的本願是支持方老師,完成成佛的願力。子平的本願,是協助父母親成就即等於本身成就。所以成佛的訓練剛好第一回合結束時,方老師一門三傑都可以滿願成就,成為修持成佛的一個完美的休止符。

 

在第二回合的考驗中,是依據方老師的滿願方式,提供給其他弟子參考之後,進入禪定之中尋求出隱藏在心底堛漸酸@,每一個人學佛的最初期,其實都有不同的意願和追求,在成佛訓練結束之後,必須自己把隱藏在心坎堛漸酸@找出來,再對照在日常生活之中,是否已經完成本願之追求與達成,經過這種禪定的實戰功夫,尋找出來的答案,再經過方老師核對,在弟子個人的前世今生之中,是否曾經有過這種記錄,經過法界查證屬實之後,才能夠接受正式的公證,結果有二十人已經完成了滿願的證明。超過原來三十七尊的半數,因此證明唯識系統之成佛訓練,已經完美的結束。

 

在成佛實驗中,第三回合的考驗,是通過滿願證明的弟子,才能夠有資格參加最後的考試,最後的考試就是五十三賢位的印證!

 

五十三賢位的考試:在第一次的考驗之中,只有泓龍和宜靜二人通過五十三賢位,進入十三地的佛地;其他的弟子有十四位進入五十二的位置就跟不上!

 

在這次的考驗之中,很明確的讓大家知道,五十三賢位的考驗是不能使用神通力來考試,多位平日已經修練出神通力的弟子,在證十三地的過程中,讓他們目睹自己拿手的神通力,卻一直無法通過十三地的要求,所以最後心服口服,了解的確如方老師所說,應考五十三賢位的最後三階時,請不要使用神通力!

 

(九)破瓦法結案

破瓦法已經在原定的717日星期六下午,非常順利的正式傳法,經過連續三天的修持後,方老師已經發現了正確的修證要求,並不在于頭頂上的穴位是否會流黃水?也不必太計較頭上的頂門是否可以插上吉祥草?而是有更重大的任務和要求!

最重要的修證要求:是在於修行者的靈脈是否可以完全通頂!

因為完美的破瓦法修證,目標應該鎖定在修者自身的靈體,是否能夠自在的進出自身的軀體,在佛法的基本理念中,了生脫死是最基礎的追求,也是最高成就時的檢查項目,在基本的理念中,人類的靈魂處在身體中的時候,只能表現出凡夫的一面,如果靈魂能夠脫離軀體,逍遙在體外而不死則為佛菩薩,破瓦法的成就其實就是在於後者的幫助,讓靈魂脫出軀體而肉身不死,因此破瓦法只要達到這一項功能,其他的頂門是否會張開?能否插上一根吉祥草?靈竅是否會出黃色汁液就變成次要問題!

 

讓自身靈魂能夠脫離軀體,可以在體外逍遙自在的要求,在中國道家全真教的練丹術之中,也有類似的要求:以五臟之精結成內丹,內丹安放在頂上泥丸宮中寄養,等待丹熟破殼之後轉化出元嬰,再將元嬰培養成陽神,這個過程其實和破瓦法的精神有部份的相通,道家的著眼點在慾界的修持,佛法的著眼點在三界,所以只是大小有別而矣。

 

方老師發現:破瓦法完成之後,九脈會融成一片,全身的氣脈會滙集成一股強大往上衝的強烈氣柱,這一束氣柱與道家練丹術相比,會呈現更完整以及更強大,等待身體內的靈體全部出清之後,肉身只是一支通暢的大煙囪,靈體在外需要重新開始練功,否則它是有一點虛弱,經過不同的功法和修練之後,才能夠轉弱為強,任運自在,這才是破瓦法的真正功能所在。

 

完成這一種修持方法之後,頭頂上並不一定會出現流出黃色的汁液!這些所謂的黃色汁液,其實也並不是虛言,方老師在核對資料時,發現在修行過程中,其他的密法也可以導致頭上某些穴位,會流出一層淡淡微黃似油質的液體,尤其是用手擠壓某些痛點時,排出的量會更多。

 

靈穴打開後,全身體內的靈體都會放出去,因此頭上明顯的現出一個相當大的洞穴,這些洞穴的形狀不一,有圓形的圓洞,也有三角形的洞,這些三角形的洞不只一個,而且在頭頂上會排列成一個星形圖案,從星形圖案的明亮三角圖案之中作比對,可以用來診斷出修行者尚有那幾個圖的工作沒有完成,但是目前這些開口洞穴,只能夠用法界的眼睛才能看見,非肉眼所能見,更不可以插入吉祥草。

 

後來歷經二十一天以上的觀察,只看到弟子之中的頭上梵穴,會有凹陷,用手按壓皮膚會下陷,但是並未發現徒眾之中可以插入吉祥草的證據!只是破瓦法的功能,卻能夠與所有一切佛法,無論顯法或密法都可以互相結合,對超渡的功能上有非常突破性的成就,卻是可以被認定的事實,插吉祥草之事實,必須以後親眼所見才能確認。 

                 (2004713日起筆、83日完稿、1211日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