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拉開臨床實例的序幕

 

(一)序幕:

104日星期四,阿逸多法輪中心所舉辦的靈療義診,已經開始進入第二個月的時光,方老師以這天靈療作為序幕的開始,原因是這一天的晚上,中心所要處理的靈療病例破了記錄,一個晚上看了十多人,而且其中有許多病例是屬於超級的代表性人物。

處理了這一次的病例之後,居然會引發七人的神通小組成員之中,有六人在事後都產生了極端嚴重的不舒服反應!

連遠在宜蘭地區佛光大學住校唸書的後備組員,在第二天早上都打電話回中心,詢問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故,讓他在早上上課的時候,都可以感受到遠隔百里的法輪中心,似乎有一種強大的壓力對他傳送過來?

 

表示這一次的靈療,觸動了法界上很大的一椿問題,因此方老師把這一次事件的原因和種種的影響,向你獨家報導和分析,讓大家也能夠了解宗教的靈療,原來會觸動如此大的社會歷史事故?

 

(二)臨床治療

(1)    劉○○ 女士   年齡:47   地址:桃園巿中正路  職業:財務工作者

治療時間:114日晚上八點鐘

自訴病情:喉嚨沙啞約一星期、脖子僵硬。

太素脈診斷:外邪從左手關脈進,而從右手關脈衝出。

天眼視診:臉上現出青黑之鬼臉、身上散發出陣陣陰氣。身上六層的防護網已經被病邪突破了五層,開始進入第六層,所以病者的肝功能遭到破壞,膽汁分泌不正常,全身現出類似黃疸病的黃色,病鬼死亡之時會全身青黑,頭面腫大。

綜合診斷:病邪從外而入,進入身體已經超過一星期,突破了五層防護網逼進至第六層,這種病情現象,符合了東漢時代張仲景所著的傷寒雜病論中所述的:傷寒病入厥陰的重症反應。

由於傷寒雜病論的病症,都是指東漢時代所留傳的傳染病。這種疫症是流傳在黃河流域一帶的疾病!因此方老師就向大家解說,這種傳染病不會出現於中國南方,尤其沒有在台灣出現過,所以必然是病者在中國大陸工作時,被這種疫症感染死亡的鬼魂跟上,潛伏在身體堣@段時期,今天才爆發出來。

    靈療治療:

             由於這種病情是古老的疫症而死亡的靈體附身所致,因此必須要依據正統的醫療程序,以傷寒論的配方為根據,所以由「惠敏副組長率先出手治療」,先用空中抓藥的方法,抓出傷寒論厥陰之為病的「烏梅丸」為第一應用方。

             烏梅丸用手搓成丸丟進病者的口中使用後,由天眼的觀察反應,病情開始由第五層退至第二層,表示病邪目前處在太陽與陽明之間,所以方老師研判需要使用第二次的配方,可以用後世的「柴葛解肌湯加石膏」,施用空中抓藥之後,病人的臉色馬上恢復正常,前述的症狀完全消失!

 

             本來大家都以為這次的靈療治療可以結束了,但是才等兩分鐘之後,病人的臉色又再現出青黑色的鬼臉浮現,方老師發現這次的治療,觸動了更大的空間範圍,有二三百個類似病情死亡的靈體,隨後依附上來,所以病情又再反覆出現。

 

             因此,方老師再請其他神通小組一齊出動,使用烏梅丸和柴葛解肌湯,治療這些疫症死亡的靈體,術後病情也一度降低,大家以為總算結束這一次的治療,結果不到二分鐘,病情又再結集,這次出現的反應,是更大數量的病亡者跟進,數量變成萬字為單位,因此反覆再使用剛才的治療方法之後,才把病情全部消除。

 

結論:綜合神通小組成員的意見,他們大部份都可以進入當年的情景,眼看疫症死亡的人,一村一村的感染,一村一村的死亡,死亡之後的屍體,就是臉上現出青黑色,頭面腫大,組員所觀察到的資料,在東漢時期,的確曾經出現過的類似的記錄。

這種疫症死亡的靈體,當年並沒有被超渡到,所以一直隱性的存在,然後等待適當的人選,就會依附在他們的身上,直到病情爆發為止。

 

2)王○○ 小姐    年齡:15    職業:學生  (理事長之千金)

     治療時間114日晚上八點多

     自訴病情:鼻塞、鼻涕倒流、頭痛、左腹陣痛

     太表脈診斷:右寸反應強烈,表示病情從內而透出。

     綜合診斷:由於病者案例,已經接受本中心多次的靈療,每次的陳述都是感冒症狀,這次治療時,理事長特別向大家說明,這個小女孩多年前開始,經常出現感冒反應,但是看過許多醫生,就是看不好。每次到中心把病情治療好之後,回家不久又再復發。

 

               因此方老師認為,神通小組的組員在診斷時,可以把空間放大,不要把焦點放在病者所描述的病情之上,而把焦點視察擴張更大的範圍,找出真正的病源再作治療的處理。

              

第二次的診斷中,發現病例在北宋時期,原來一位「鈴醫」,鈴醫是當時走江湖的行腳醫師的專稱,因為他們經常穿州過省的四處行醫,身上背著藥箱,手上拿著鈴搖發出聲音,到大街巿場叫喊「專醫奇難雜症!」

               這個時候,佛母瑞蓮看到患者的現任祖母,就是她當年行醫時(男醫師)的藥童,他們從北方走到南方,可以說是走遍大江南北。

               但是這位鈴醫醫死的人數卻非常多,所以身後跟上了一大票的病亡者,如果是一般的庸醫治死病者,那是很平常的事故,但是從這位小女孩身上所展現出來的景象,卻是名醫治死了大批病人,因此事件有點不平常。

               方老師根據三十年前的研究,在中國醫學史上,北宋時代,朝廷因為重文輕武,軍隊的戰鬥力受到嚴重的影響,各種邊境外族大舉入侵國境的現象大增,所以後來遷都南京,所以歷史家稱之為南宋。

 

在這一個重大歷史的變故中,中國醫學系統也受到很大的衝擊和考驗,原因是北人的身體和氣候,服用傷寒論的漢方治療沒有任何問題,但是這種適合北方民族的古老經驗配方,卻不能適應南方的氣候和南人的體質,因此傷寒論中經常所使用的麻黃湯,北人受寒只要服用一兩帖就可以發汗痊癒,南方人服用之後會出現汗流不止,甚至會休克。簡單的鼻塞北方人服用有效的桂枝湯,南人服用後,有時會出現紅血球的溶血反應,病者甚至會出現流鼻血不止的現象。

 

因此北方的名醫遷到南方居住之後,專業的行醫用藥習慣卻會帶來治療的災難,連宋朝政府由太醫所建立的太平惠民和劑局方,也都曾經出現醫死人的記錄!

 

     綜合治療:先由神通小組的成員佛母道蓮上場,與那一大堆的醫療不當而死亡的屍體喊話,告知死者當時的社會政治變遷,導致流傳於北方的傷寒論醫學名家,失去了真實的依據,用錯了北方人的藥物配方,那是時代演變的因素,死者不可以怪責醫者,真正能夠醫療傳染病的溫病學派,遲遲到明清之間才發展成熟,那是因為經過很長時期的觀察和臨床的發展,才能夠獲得突破性的成就。

 

道蓮佛母請這些死者靈魂,少安勿燥,現場我們採用溫病學派的處方,採用空中抓藥的方式,選出荊芥、防風、金銀花、連翹、桔梗、牛蒡子、蘆葦根、滑石等溫病用藥配方,撒入病者的口中,不久之後這些病死的靈體就開始出現飛升的現象,神通小組的成員一齊合作破瓦法,幫助這些靈體升仙之後,病人所自訴的症狀就完全消失,結束了第一段的靈療。

病人回座不久,身體又再出現不同的症候反應,所以又再次出場,坐到病者治療的公眾台上,接受第二次的靈療。

 

這次的診斷,病人結束了宋代的名醫之後,現時進入的是明代的軍醫狀態,時空轉變之外,患者也同時出現很大的變化。

經過資料的核對,證實當時這一位軍醫,本是鄉間的醫師小學徒,只學到一些中醫內科的治療方法,但是適值明代的戰禍連綿,地方盜賊禍亂四起,軍方的軍醫人材大缺,所以沒有完成學藝的小醫師也徵召去當軍醫!

由於這一位小醫師只懂內科用藥,不知道如何使用外科手術和外縛之法,面對戰場送回的傷兵,遭遇到兵刀所傷及火藥燙傷等病,束手無策,只有當場呆坐,不知如何是好!因此引發傷兵的靈體不滿,對她大加攻擊。

 

泓龍是退伍三年的士官長,熟悉軍中軍醫的處置,所以這次由他出手處理,跟那些傷兵溝通,了解他的需要!

 

泓龍所獲得的答案是,傷兵死者只要求屍體被兵刃所殺的傷口,用針線縫合,讓他們能夠獲得全屍就可以了!部份傷兵是受火藥和大火所傷,他們要求在他們的傷口上,塗上一層煙供粉即可以止痛,因此如法處理之後,這些傷兵就開始出現飛升的現象,經過大約五分鐘左右的時間,病人的症狀才告完全解除,這次的處理,是屬於大場面的處理方式,方老師判斷,這樣的治療,應該可以將患者的長期性感冒反應全部消除,只要再等待一些時間,就可以知道答案。

 

(三)病情爆發:

這次的靈療效果,許多人都非常滿意,雖然法輪中心的靈療義診,已經開始營運了一個月,每一次的病人都有很好的反應,但是真的要遇上這種大case的機會其實不多,靈療結束之後就各自回家休息,豈知當晚開始,部份神通小組的成員就開始睡夢不安,遇到許多靈異的騷擾。

 

115日早上七點鐘,神通小組副組長惠敏,打電話給方老師,告訴方老師說,她們家中有兩人半夜嘔吐不止,連住在樓下六樓的公公婆婆也出現類似的症狀,方老師告知這種反應是靈療病死的患者身上,帶有疫癘之氣,可以服用香港製造的甘和茶,泡茶服用即可以痊癒。

 

後來發現寄居在中心壇城的明玲,昨夜睡得非常不安寧,好多的鬼類出來騷擾,胸口發悶想吐,方老師讓她先喝一杯甘和茶之後,症狀才開始消失!

後來發現泓龍的身體也不適,懶在床上起不來,服用甘和茶之後稍為舒適,後因朋友相邀到其家相聚,結果弄到半夜發作上吐下瀉,要緊急送醫院入院治療。

 

淑惠上午到中心,身體也出現嚴重反應,真的是要死不活的樣子,處理好之後才恢復正常。

宗欣星期五並沒有大礙,但是第二天星期六卻抱病幾乎起不了床,身體出現嚴重的衰弱反應。佛母的身體雖然並無不適,但是胃部難過,頭痛不止。

 

治療處理::

      這次的靈療後遺症牽連很廣,連遠在宜蘭郊區佛光大學唸書的神通小組後備成員,都感受到遠在百里之外的不正常變動,要打電話回中心詢問中心發生了什麼變故。

 

(四)精神訓話:

116日星期六上午,這個時間原本即屬神通小組成員的專業訓練時間,方老師發現除了老師一人之外,全體成員都受到影響而生病,其中一人居然還住院,醫師不准他太快出院,要留院觀察,因為他們擔心台灣會出現下一次的嚴重疫情。

 

在課堂上,方老師指出神通小組的成員,雖然學習到許多靈療的治療方法,和各種佛法的修持功夫,但是大部份的組員都沒有接受過嚴格的心理課程訓練,所以能力雖然很強,但是心智卻沒有達到真正金剛不壞的地步,因此在星期五的突發反應之中,對這些病毒抵抗力不夠堅強,雖然在第一波反應之中,使用了甘和茶之後症狀消失,但是部份的組員事後還是會有不舒服的反應。

 

因此!方老師第一步請組員先做自我檢討:「我今天的生病,是以什麼樣的角色面對疾病!」結果不到三分鐘,組員的不適現象就獲得馬上消除。原來許多隊員的身體進入不適反應之後,內心世界就開始進入病人的狀態,希望獲得他人的相助,這種原始的渴望求助心態,讓他們身上的意志力瓦解,也讓他們身上的防護力崩潰,當他們發現自己真正的問題之後,一瞬間所有的症狀都消失無蹤了。

 

從這次的經驗之中,神通小組的組員對心理治療的學術,產生了很大的興趣,因為他們終於發現到,用盡各種修持方法,花了兩天都不能治療的症狀,居然可以在老師的兩三句話之中,輕輕一撥就完全改變了整個局面,完全把症狀消滅了,所以對心理治療的學術發生非常強烈的興趣。

 

(五)心理治療:

『完整的心理治療技術,必須要經歷醫者和病人兩種角色,進入深沈的治療領域之中,才可以完全把握到什麼是心理治療!』。

就因為這一句話,所以小組的成員,雖然都已經可以學習到各種治療技術之後,都希望自己能夠經歷一次深度的心理治療,尤其是在這一次全體成員都發病的經驗之中,讓大家知道佛法的金剛心訓練,不及心理學的訓練來得徹底,因此導引出一系列的正統心理治療,作為靈療發展的主要基礎。

 

1)宗欣:神通小組組長(男)   年齡:38   住址:台北縣新莊巿

主題:青少年時期,母親使用錯誤的教育方式,要求子女作錯誤的方向發展,子女如果有其他的興趣不符母親的想法,就會被受到各種打壓,甚至會使用各個長輩出面,輪流指責孩子的不是,用「積非為是」、「顛倒黑白」的方法去塑造孩子,把孩子的良好興趣全部抺煞,做成個人對媽媽型的人物,在他面前說話時,如果出現細細唸的媽媽型態度時,會引起他的極度反感,所以影響到他的人際交往,不容易越出雷池半步,受媽媽的陰影牽連至今。

 

宗欣提出這個主題時,其他的組員再插嘴,指出宗欣的這種不良遭遇,會影響到他在保險業的業務職場中,能力表現會受到限制,無法完整的發揮出小隊長的領導能力,也不敢在別人面前使用神通小組的能力,影響神通小組的業績發展……….

 

處理過程:

方老師讓宗欣使用肌肉鬆弛法,進入過去的時空,看到自己小時候,受到種種的錯誤教育之後,令心情抑鬱、煩惱高張、變成牛脾氣,不願意接受他人的任何建言。

方老師請他自行觀察自己的生理反應,賀爾蒙分泌增加,血壓升高。再解釋這種情緒反應引起的種種生理現象,其實這都是生物體的本能反應,這種反應都是不能馬上直接要求恢復正常的!

 

但南非行為學派的心理學家鄔皮,卻發現可以用一種肌肉鬆弛法的運動方式,取代這種自然的生理反應,讓能量迅速發洩,賀爾蒙快速的消耗盡,讓個體的生理狀態迅速恢復正常,所以這種方法後來就變成行為治療的基本方法。

方老師使用這種方法,讓宗欣經歷好幾次的觀想,使用過去媽媽曾經使用過的不良教育經驗,重複好幾次的運用之後,這種不良的影響力終於開始消除了,臉上桀傲不馴的氣質也開始改變,以前野孩子的特質開始消失,對業務推動的概念開始出現強烈的信心,讓大家在短短的十分鐘之內,就看到如此強烈的變化,因此對於肌肉鬆弛法的功能就更加了解。

 

(2)    淑惠:性別(女)、神通小組成員。

主題:當事人主訴許多的問題,提及小時候父母親人等等的教育態度,許多人在前面一段的時間中表示支持她,但是到後來卻是在看她的失敗,看她如何出醜!

 

當她發現這個問題時,她一直都在努力去追求各種問題的解決方法,和擺脫活在別人鼓勵的掌聲中,不想再去做一些別人高興的事,只專心一意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她希望成為第二位上場示範的例子!

老師的處理方式:

    老師接受她的上場,但是並沒有接受她的提議,處理她所謂的問題:「別人對她都不支持,他們只是在等她出笑話!」

 老師提出了問題:「當事人剛才描述的談話之中,主題很多,每一段都很重要,但是全部放在一起的時候,會發現根本就沒有主題。

原因是當事人曾經接受過長期的心理課程訓練,對許多的心理學理論都有涉獵,但都不精通,許多的描述都只是個人感受,而無學理根據,因此!不可以完全接受她的意見,就進入治療的階段,而應該重新的去檢討她所描述的內容,是否有其他的解釋!

 

大家在面對這種特殊個案時,不必要懷疑她的說詞,但是要從她所描述的過程和內容之中,找出另外一個合理的解釋之後,才可以進入下一步的處理工作!

 

從當事人的描述之中,她的一生幾乎都活在兩個極端之中,她一直都希望對某些事物有所突破,獲得她希望的突破性成就!她也真實的做了許多不平凡的大事,但是一旦進入成功的最關鍵時間中,必然會出現一些他人有意或無意的阻撓動作!例如眼神、說話、行為或身體語言、等等細微的變化,都會造成她事件失敗的因素!

 

這種思維方式和行為,已經是有一點強迫性反應、因此許多人士和她互動的過程中,必然會出現扭曲、誤解、過份誇張等等的結果,這種感覺是相互影響而非單一而成,如果沒有適當的溝通,這種誤會就會累積成為仇怨或心結。

 

方老師經過長時間的觀察,今天正式的告知當事人,這個問題的焦點,不在於個案本身;也不在其他周邊的人士身上,而是當事人與她本身的靈魂沒有良好的溝通結果所致!!

因為當事人過去的處理方式,是委曲自己壓抑自己,去接受他人的不友善意見;今天則一直以開口表示不同的反對意見,要去正名!要去表達她的自主意見!要去表達她的真實意見!

事實上,這兩種表達方式都是錯誤的選擇!而遺漏了第三種選擇!

所謂的第三種選擇:『為什麼這一類的事件,發生如此之頻繁,每次處理好一件又再一件的發生?』

 

原因是這是一種第三勢力(靈魂的力量),所造成的影響力,她自己的靈魂進入一種自我膨脹的高張狀態中,雖然她的身體是如此渺小,但是靈魂卻自認不凡,她的靈魂過去曾經是天神,所以今天還會經常想著:『我應該擁有如何如何偉大的能力!』所以她一直從事許多偉大的行動、偉大的計劃、以及偉大的各種想法。

但是其他人感覺到她的想法雖然偉大,卻似乎不應該在她的手中完成,因為其他的人只看到她的肉體,而不能夠感受到她的靈魂,所以就成為問題無法出現交集!

其他人無法分辨她所說的事件及處理能力,只好進入旁觀席中,看她如何完成這種偉大的神聖任務!所以最後都變成局外人!這些局外人並不如她所說的不願意支持她,而是無法去支持她!」

 

因此!方老師總結出診斷的結果後,說明如果我們要幫助她,就是幫助她與靈魂的溝通,祈求靈魂不要那麼自大!而應該重新檢定自己的角色,和重新設定自己的真實能力,讓靈魂和肉體之間,要消除這種分裂式的距離,讓自己更人性化,做一個真正的地球人。簡而言之這個人就是:人小鬼大、廟小菩薩大!無法如其身份一樣的,表現出真正的能力!

 

所以幫助她唯一的方法,是讓她的靈魂縮小而不是擴張她的能力!

當事人要習慣別人對她提出任何批評時,不要委曲求存!也不要去太快反駁!而應該把思路停下來,好好觀察自身靈魂的變化,讓身心靈完全的結合為一的時候,這些種種的不正常反應都會消失無蹤,不再有人會對她有如此惡劣的行為或語言了。

 

(當事人完全了解方老師的見解之後,沒有繼續說任何的話,只是用天眼默默的看著背後頭上的靈魂,她第一次那麼清礎的看到自身靈魂種種的變化,和過去各種排斥他人言行的舉動,漸漸的無數無量分裂的小靈魂,開始互相融合為一個大的靈魂,她終於發現數十年來的種種過失,原來是由於自身靈魂出現大量不同想法的小靈魂,這些小小的靈魂卻發出強大的干擾力量,讓她出現錯誤的判斷!讓她的思想和行為被他人扭曲!也引發他人對她產生嚴重的誤會!引發他人對她所說的說詞懷疑!) 

最後!她說:「我很高興!我終於找到真實的自己了!」   

                                                  2004117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