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中華醫藝

 

(一)醫學源流和演變

中華醫學的發展源遠流長。遠在太古時代,就出現過神農嚐百草的傳說;也出現了歧伯和軒轅黃帝的醫學對話。這些傳說和對話的年代和真實性,可能與傳說本身有所出入,但在這種殘缺的資料,雖然不能印證古代的傳說是否真有其人,但卻足以證明中華民族在遠古時代,已經是一個擁有傳統醫學的文明古國。

現存的古典醫學之中,中國第一本醫學著作黃帝內經的出現時。其內容已經非常豐富,顯示出戰國期間的醫學發展,已經擺脫了原始醫學的嘗試方式,而採用了哲學化的概念方式,將臨床治療的經驗很成熟地表現出來,指示著後世中國醫學的發展和方向。

在這個時期的著作,如黃帝內經素問靈樞經及難經等,除針灸方面的醫術外,均只留下概念性的方法論,至於臨床處方用藥的技術方面,仍然是師徒相傳,使醫術的傳播上仍然有一段障礙。

東漢期間疫症流行,受傳染病而死亡的人數甚眾,為了阻止這種傳染病的災害,所以張機仲景著立了「傷寒雜病論」面世,在傷寒論的內容中,創立了三陰三陽的「六經分症」方式,作為標準的診斷和治療,在臨床上取得了極大的成就,至此中國醫學的發展,才能夠深入民間,而醫術的發展,才開始在中國紮根和成長。

此後!醫學歷經晉、隋、唐、宋之發展,醫術由簡而繁,舊的醫學系統已經不能滿足新的需要,所以在宋代醫學開始從內科學之中分離為十三科,而在金元之間,也不斷出現多位的醫學名家,各執一技而自成一派。開宗立義務求於傷寒系統之外,創立更多的治療方法,將醫學帶上另一個高潮來發展,成為中國醫學發展史中最重要的一個時期。 (改編自作者在1982年出版的金元四大家之醫學和流派-導論)

 

(二)正統醫學與靈療:

在正統醫學之中,經常會夾雜出現一些靈療的有關文字,例如黃帝內經素問所記錄的「祝說病由」,就是宋代中醫十三科中的祝由科的最早的記錄;而傳說之中的神醫扁鵲,因為飲了上池之水,所以可以用肉眼看到人體的內臟,所以用藥精準,可以妙手回春,而成為神醫;而金元四大家的張子和,也在儒門事親的正統醫學著作中,記載化骨神符的功能和治療效果。

方老師在三十年前,閱讀到這些醫學著作時,不但沒有一絲一毫的崇拜和迷信,而且很快就跳到下面的文字行間去,繼續往下閱讀而不曾停下來思考過:「這種事可能嗎!」

但是三十年之後,回想起最近的二十年之間,拋下了正統中華醫學的研究和改變當初行醫的決心,要在佛法之中研究出成佛的真相,找出真正能夠發揮所長的技術出來!

今天!方老師已經把整個成佛的方法走完了一遍之後,決定再次回過頭來把近年來的醫學研究心得,再詳細的對外發表一次!這些靈療的發展方向和技術,對一般人來說可能是發財的秘笈,但是在方老師日後的生涯規劃中,它可能只是一場過眼雲煙而矣!能夠留給後人繼續發展的秘密,他都會一步一步的不計代價,從這個阿逸多法輪中心的網站中,完全免費公佈出來。

(1)   上池之水:

從宗教的靈修過程中,如果獲得正確和完整的修行方法,可以透視病人的五臟六腑,並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其實光從氣功的基礎中,打開了身體內的奇經八脈,再練習與內臟功能有關的五行氣功,這些基礎功夫紥好之後,部份的人已經可以天眼打開,也許不一定能夠透視內臟,但是觀色與觀氣的功能,已經可以在診斷的功夫上,大展拳腳了,其實和飲了上池之水的透視功能,沒有太大的差別。

(2)   太素脈:

太素脈之傳說:「謂一般醫生切脈,只能診斷病情的深淺;太素脈可以診斷出病人的生死富貴一說!」方老師從前曾經懷疑它的真實性,現在卻要告訴大家不必懷疑,因為事實證明它真的是確有其事!

太素脈的訓練方法,比飲上池之水的天眼功夫,是比較更高一層的功夫,但是高功夫並不表示一定是很難學的功夫,只要訓練方法和觀念正確,太素脈的訓練與一般的氣功並沒有什麼差別,它的練功心法是要求要在一瞬間,將全身三百六十五個大穴打開,最後是全身的毛細孔也要張開,能夠達到這種效果的功夫,都有機會把太素脈的功夫練就出來!

但太素脈的功夫,不能夠單獨存在,而必須要有天眼能力的輔助,否則診斷如神的功能是無法發揮,更無法從把脈之中尋求到任何的答案,功夫練好之時,不但可以在遠距離中把脈診斷,亦可以經由電話或視訊的幫助下,達到遠距離隔洋診斷和治療的功能。

 

(三)針灸靈療:

針灸醫術是中華醫藝之中,最有成就的一種古老醫術,從這個醫術之中也演變出刮痧放血等等的民俗治療醫學。

方老師在針灸醫學還沒有人注意的時候,高中就開始從針灸靈樞經、難經等等古老著作中,尋求針灸的正統醫學理論和技術,在香港民間社團的針灸教學過程中,當年還摸不清楚穴道位置在那堛漱閬悎v,就已經可以把古書中陰陽五行的針灸原理,向教授針灸的老師和同學介紹和說明,讓這一位研究針灸學多年的針灸老師下不了台,最後老師終於以到大陸出差為名,把這個針灸課程結束!

1972年進入台灣政治大學唸心理學的時候,碰上了企管系的楊維傑,學習了董奇昌的董氏針灸奇穴之後,才真正的把心眼打開!但是從政大國醫社的社團成立之後,方老師也見識到什麼是人心難測的事,本來可以做許多偉大作為的共事人物,拿了一大堆的針灸器材之後不願意付錢,把社團中的成員拉出校外教學賺錢,將社團正當活動推向於中醫考試補習班的方向,讓社團活動變成某些人的搖錢樹。因此!方老師剛踏上社團活動的列車,就遇上了這一段小插曲,也算是被投下了一些不良的陰影了吧。

 

(1)   空氣神針:

空氣神針這一類的名詞,方老師在香港唸高中的時候,就已經聽說過,來台習醫之後,也知道台灣地區的針灸名家之中,有人會使用這種技術。但是在早期學醫的過程中,方老師並沒有意願要去學習這種技術,但經過二十多年的歲月之後,空氣神針的技術,卻不必外求就已經學習到了。

方老師從漫天花雨的氣功研究之中,不但發現了中華醫學中診斷學上的失傳功夫「太素脈」,同時也發現了神乎其技的「空氣神針」的治療技術,一般民間療法的術者,只是運氣成針從術者的手指射出氣柱,隔著的距離大約只有一至兩公尺,神針的氣進入病人的身體之內,經過術者的運行幫助病者打通奇經八脈,而產生神奇的醫療效果。

方老師的空氣神針,與上述的使用方法不同,它是術者身上的毛細孔中拔出來的寒氣而成,它的使用完全依據正確的診斷,判斷為妖精鬼怪等物依附人身之後,所引發出來的疾病,才會動用到這種對靈界有殺傷力的靈療技術,原因是這種神針可在遠距離發射,甚至可以遠隔重洋,單靠電話的傳播中射出,插入妖怪身上之後再引爆一次,可以一瞬間就把病邪消滅,因而產生良好的治療功能。所以比一般的空氣神針操作難度稍高,要求也略有不同。

如果術者的功力不足,準頭不夠或無法遠射時,還可以在牆壁或紙上畫上一隻烏龜,用紅色的原子筆畫出病邪的所在,再點出精怪所依附的位置,把針氣射到紙上治療,或者直接使用針具插在紙上治療,也可以產生治療的功能。

 

(2)   天劍絕刀:

天外飛仙的神仙劍術,曾經是方老師年青時最愛看的神話故事,在香港唸小學的期間,所看到的香港電影,幾乎都是這種神劍俠等等的武術電影。但是長大之後,早已經把這種神仙飛劍幻術拋諸腦後。

但在十二年前(1990年),從台北木柵的家搬到龍潭的高種山上居住時,在這座荒山野嶺的居住期間,一到晚上就會遇到許多妖魔鬼怪的攻擊!

這個時期,為了堅守這塊地區為佛法的根據地,所以每天都必須要與這些居住在這堛漣祟リj打一場,而這個時期能夠使用的武功,唯有手上握著的一把中國大陸製造的「龍泉寶劍」,從自我摸索的過程之中,方老師發現了劍仙中御劍飛行的練習方法,七年前(1998年)在桃園經國路發展AMP教育機構時,再將這種劍法改良,演變成天劍絕刀這一門獨門氣功。

御劍之術早期的使用,只是用來跟妖魔鬼怪戰鬥的一種功法,但是後來方老師也發現到它在靈療上的實用功能,因為一般的靈療範圍,只會處理到一些小不點的妖精鬼怪,如果碰上了大條的天魔、魔神、阿修羅、或者有份量的天神時,空氣神針或者是漫天花雨的功法,經常都無力與之對抗。

這個時候!能夠充份發揮個人的基本戰鬥能力者,唯有「天劍絕刀」這種可以與法界纏鬥的真正武術。

使用御劍之術的人,只要能夠找到一把好劍配合,打坐做到心劍合一的地步,個人的靈魂就會與寶劍靈神合一,進入御劍飛行的劍仙狀態之中,執行飛行千里的劍仙之術,但是如果要使用天劍絕刀功法的人,必須全力專注於劍術上不能終斷自己的意念,這種劍術可以幻化為千千萬萬的劍氣,與敵人爭鬥之時容易令靈界的對手屈服,因而獲得天劍之稱呼。

絕刀是用來粉碎敵人的剎土,斷絕他們的後援而使用的一種功法,可以在一瞬間把對手的後援全部震碎,讓敵人的攻擊性全部瓦解的一種獨門功法,這種功法只有在方老師與佛部的菩薩戰鬥時才會使用,平常不會使用如此霸道的功夫對付病魔,它卻是備而不用的一種重要功法。

 

(四)本草藥物與配方

本草藥味的發展,與中醫的配方發展,一般人會誤認為是同一卦的事,事實上卻是兩種絕然不同的領域。

本草的了解,必須在一間頗具規模的中藥店中,花上兩三個月的時間,才會將中藥店常用的二、三百種中藥味弄清楚名目和特色,要完全了解中藥的品質、產地、價格、和炮製方法、則必須花上二、三年的時間,才可以把常用的四百種藥味搞通,全部弄清楚之後的學徒,只能去當一個中藥店的藥師,或者是自行開店經營中藥店。

中醫配方的學習,雖然也必須接觸過每一種藥物,讓它們的藥性、味道、功能弄清楚之後,才容易學習配方的運用、但是要成為一位良好的中醫師來說,距離卻相當遙遠。

因為任何有效的配方,都是經過完整的臨床診斷結果,和對藥物性味的了解組合而成,如果沒有經過這兩種基本的訓練,臨場應用藥物的時候,就會發現:「同樣類似功能的藥物一大堆,究竟那一種藥物的配合才能夠完成最佳的治療效果?」

這種疑慮一旦出現時,藥物的配方組合就會出現混亂,甚至互不相容的藥物會被誤用在同一條配方之中。因此!有一些人專門使用古老的經方,而不敢使用後世的經驗方,有些人只會做大包圍的方式,把一大堆藥物安放在同一條藥方之中,以散彈獵鎗打鳥的原則,必然有一顆鐵沙會打中目標!

藥物的性味功能,雖然在古老的神農本草經之中已經開始記錄,但是引經報使的藥物分類,要到金元四大家時期的重要人物,張元素的出現才算完成。

配方的使用,在東漢時期,傷寒論中使用的配方,雖然可以說是經歷千捶百煉的經方,但是缺少了引經報使的藥物性味分類方法,後世學醫者只能模仿抄習,而無法去創造藥方,張元素的研究發展配合了李東垣的創意,真正能夠將藥物配合有如行兵調將的醫者,李東垣才真正是配方學的始祖人物。

 

(1)   空中抓藥:

空中抓藥這種靈療功夫,聽起來好像太不可思議,但是只要把方老師教的漫天花雨的氣功練好之後,這種功夫就會自動出現,沒有什麼太神秘的色彩。

雖然因為好幾年前,有一位大陸的張姓女氣功師,被台灣的檢查官控告她非法使用不知名的藥物替病人治病,鬧出了許多風風雨雨。但是方老師所傳授的空中抓藥,不會出現這種觸犯法律的醫療行為。

原因是方老師空中抓藥的施術者,與病者隔著一段距離,術者在空氣之中抓出藥物的配方及藥味的名稱,然後搓成一顆無影無形的藥丸,隔空丟到病人的口中,就完成靈療的治療動作。其中沒有任何用肉眼可以看到的粉劑、丸劑或湯劑出現,雖然部份病人服用之後,會清楚感受到藥物的味道、藥物的走向、和藥物的功能,但是在治療的過程中,甚至連白開水都沒有使用,藥物是直接丟進病人的身體內,有時候可以不經口服的程序,可以直接放進病人內臟之中,以追求更好的治療效果。

因此!空中抓藥的功能,並沒有使用任何的暗示技巧,它不需要事先告知病人,影響病者的情緒性接受之後,才能夠產生功能!所以空中抓藥,它是可以在獨自研究藥味配方的配製過程中,隨意增加新藥或者抽離舊藥,讓具有天眼視察能力的人,在最短的研發時間之中,找出疾病新品種的全新配方。

了解「空中抓藥」的特質之後,它的功能除了使用中草藥之外,西方醫藥的藥品名稱也可以用得上,甚至連毒藥的應用也沒有禁止,原因是應用移出或移入的功夫就可以馬上消除不恰當的藥味組合,在研究藥物配方的過程中,這種技術可真是一種神兵利器。

 

(五)傷科整骨術:

傷科整骨的技術,雖然也屬於中醫的治療技術,但是直到目前為止,大部份的傷科整骨技術,並沒有完全落在正統醫師的手上,而是仍然掌握在民間的武術館之中,原因是只有長期習武的人,對於這種傷科接骨的各種場面,才有機會遇上,而且一切的接骨技術都需要使用巧力,這種巧力的使用,是一種高難度的運動技巧,沒有長期習武的人不容易正確的使用這種巧力。

加上肌肉拉傷和骨骼的脫臼診斷,需要有一點靈性,判斷錯誤時,很容易延誤病情或者轉變成第二次的暴力傷害,因此一般的中醫師都不太會傷科整骨的技術。但是民間的國術館人士,因為沒有接受完整的醫學基礎,對於介乎骨科與內科之間的疾病,診斷容易出錯,他們只習慣用一般通用的方式處理個案,因此醫療之間的糾紛會層出不窮,這就是台灣目前最容易出現問題的一個醫療科目。

方老師在二十多年前行醫之際,就在李政育醫師的診所之中,習得部份的脫臼整骨技術,但是技術並沒有完全成熟,一直到放棄行醫的目標轉行學佛之後,由於氣功武學上的成就,對人體內在的骨骼有比較清楚的感受力,巧力的運用比較順意,才能夠完全掌控這種技術。

在氣功教學以及佛法教學的過程中,多年來憑著這種特殊的能力,方老師可以直接採用肉眼觀察的方式,遠距離就可以診斷出普通人,脊椎的位置何處有輕微的脫臼,當年在台北居住時,與某大醫院的小兒科醫師接觸,診斷出他的脊椎骨有問題。事實上這一位醫師在一星期前,就接受過西醫骨科的診斷,從X光照片之中診斷為脊椎正常,當他聽到方老師的診斷之後,雖然他的心中有一點疑惑,但是經過老師的整脊之後,有問題的脊椎發出拍拍清脆的骨骼回位的聲音,而他長期以來的背部疼痛,瞬間就消失了!他才說出心底的話:民間這種特殊的整骨技術,確真的是有它神奇獨到之處,今天可以說是心服口服!

就因為這種特殊的整骨技術,方老師用來幫助學氣功或學佛的弟子,讓他們在最短的學習期間,經過整骨的處置之後,打通他們的奇經八脈,令他們在最短的學習期間,就很容易進入深層的禪境之中,獲得快速的成就。

事實上這種整骨術在靈療的功能上,亦有很大的一個發展空間,陪方老師走過十多年的歲月,看遍了許多病人,但是在眾多的靈療方法出爐之後,這種優良的整骨技術,擠身在排行榜中,因為只有動作沒有理論,所以只能敬陪於末座!

                                                    20041110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