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佛法研習

 

(一)打破無神論

終止了中醫的目標,為了生活曾經從事於八字相命的日子,前後有五年的時間,民國七十四年在一間針灸診所中,遇上一位中年女士,她熟悉中國多種方言,無論廣東話、四川話、上海話、浙江話,北京話都說得很流暢,英語和法文都很流利,方老師每星期會分配一些時間到這一間義診的診所,從事針灸的服務,遇上這一位奇女子,請求方老師給她適度的幫忙。

 

這位女士自稱為名人之後,被奸人所害謀奪了她的財產,所以窮困潦倒,希望方老師能夠支持她保護她,等她東山再起之後,就可以回報。雖然方老師的生活也不是很好過,但是算命維生的確不是好過的日子,看到這一位女士雍容華貴,談吐高雅,的確是名門之後,再核對八字命理,的確是非凡人物,所以願意支持她的生活。

 

經過三年多的時間觀察,這位女士在商界及官場之中,的確是很活耀,也曾出現多次的好機會,最後她卻無法確實掌握到結果,因為種種活動之失敗後,所加諸的生活壓力就更為大增,因此在民國七十四年間,方老師嘗試使用催眠的方式替她打通奇經八脈,了解她的潛力還有多少,卻因此親眼看到她的身上,居然出現各種通靈反應,許多通靈的能力都很自然的流露出來,讓方老師這個二十多年來的無神論者,至此終於要終結無神論的觀點了!

 

其實這位女士神通之後,這種能力並沒有帶來太大的好處,事實上她只有表面上的改善而沒有實質的變化,原始內心世界的恐懼並沒有消除,所以在面臨重要的關頭時就會自動轉向,一直到某一天回家之後,很高興的說她終於可以翻身了!然後當天晚上過份興奮沒法入睡,第二天早上醒來之時卻變成腦中風,神志失常,失去了記憶,所以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什麼事令她那麼高興?通知其相關的富有親戚,但是沒有人願意照顧她,最後只有送到相關的收容所去被政府照顧。

 

只是神通這一種能力,卻觸動了方老師的想法:「這種神通能力如果能夠使用在心理治療上,必定能夠將心理治療的範圍擴大,而且容易獲得更高的成就!所以從此就下定決心,要了解通靈是什麼一回事!」

 

(二)業障纏身:

    無神論雖然打破,有關靈修的方法和資料都在收集,全套的道藏精華也從頭到尾看了一遍,知道原來道家的發展過程中,神通的訓練在南北朝的時候就開始,南宋時代的全真派王重陽和全真七子,在金庸小說大漠英雄傳(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中的人物,竟然都是大有來頭的道家成就者,收集到的資料很多,真的感受到眼界大開!以前在大學期間追看武俠小說的奮勇精神,全部都被喚醒出來!

 

    經過了半年的興奮期之後,各種方法也不斷的去嘗試過,但是身體的變化卻毫無反應,所以開始不看資料,只是找一個重頭開始的方法作基本訓練,這個時候碰到了李豐楙教授,他是方老師讀政大時,練習太極拳的好友,他說政大新成立了一個道家學社,聘請了陳氏太極拳的名家熊衛老師,在政大開始教授陳氏太極拳,所以觸動了重學太極拳的心願,開始把焦點放在基本拳術訓練之上,把身體練好之後再作打算!

 

這次的決定,終於改變了一生,從熊衛老師陳氏太極拳的動作和發功方式,觸動了從前閱讀太極拳拳經的意境,以前練習吳氏太極拳時,只懂得架式而沒有辨法深入,但是從熊老師的拳勁和內功修為上,展示出武學的上乘意境,經過兩個月的基本練習之後,身體對於氣路的運行,和動作呼吸的配合開始進入佳境,卻遇上了機車的意外,騎機車時,因為機車的車殼已經锈蝕,所以在前進之中突然斷開兩截,方老師的身體就這樣從十字路口滾了過殼,幸好沒有大礙,只是左腳受傷不能單腳站立,所以無法跟隨大眾一起練習!

 

這種障礙對別人來說是一種障礙,對方老師來說卻是一個機會,因為腿部受傷可以不必進行練習,反而有更多的時間去觀察熊衛老師的練功,從熊老師的呼吸、吐納的過程中,看了兩個月,終於找到了練功更快速的成就心法,同時學習到陳家太極拳的纏絲勁,和楊氏太極的輕靈勁使用心法,只是身體的敏感度尚未練成!

 

這個時候,在台北新公園活動的小曾,也經常進出政治大學,原來他交上了一位居住在政大附近的女朋友,約會結束之後都會到政大道家學社來打招呼,熊衛老師的教學班底,原來大部份都是與他有師兄弟的情誼,方老師跟他特別談得來,經過他的指點和展示練功心法,所以功分文武、氣分陰陽的概念就更清楚,而方老師也把醫學陰陽五行的學說,以及相關的醫術告知他,令他覺得受用不少,所以小曾經常到方老師的家中聊天,一談就是凌晨四點鐘才回他居住的家,所以許多武術上的理論和操練的方法,和斷食練習的心法亦傾囊相授,在這個時候方老師對於各種練功心法,已經開始進入大成的融合。

 

唯有一點沒有通過的,就只是在知性上完全解決了問題,但感覺上還是沒有太大的感覺,所以真的是心中有天下、口袋沒分文!身體的感覺問題要如何解決呢?

 

過了不久,因為太太頸部甲狀腺功能亢盛的問題,日漸加重,最後安排了到台大醫院手術,在太太手術的過程中,方老師的食慾全無,一個星期都不思飲食,所以乾脆進行了第一次的斷食,在斷食的過程中,進入了第三天之後,感受到全身的氣脈開始在震動,阻塞在氣脈之中的脂肪開始融解,方老師第一次真實的感受到氣脈打通的感覺,由於各種氣功武學的概念都很清楚,所以運行氣血的方法非常了解,所謂的奇經八脈全部都在這個時間中打通了,終於這樣完成方老師的第一個目標!

時間是民國七十五年夏天,總共花費了一年零兩個月,才完成靈修的第一步要求,把敏感度練了出來。從此之後,因為業障消除,靈性增加,算命的能力和教授氣功的能力都暴增,多年來的經濟不穩定日子到此也告終結,但是道家的修煉內丹的成就方法,無法滿足方老師的需要,所以民國七十五年開始皈依如虛法師,接受佛法的薰淘,希望在佛法的領域之中,尋找到方老師所需要的東西?

 

(三)跑道場學梵唄

跑道場,是剛剛學佛又不了解佛法是什麼樣的東西的人,所要幹的行為,因此跑了兩年道場之後,大概學到的就是做法會、誦經、拜懺、持咒、唱梵唄、參加佛七等等,這些過程全部走上了一遍之後,方老師終於發現寺廟道場只是一個接引的地方,那是不可能把信徒培養出大成就的地方,如果希望獲得大的成就,必然是依靠自己的努力,打破各種修持的障礙之後,才能獲得最後的成就。

 

所以跑了兩年道場之後,就開始深思佛法要如何成就??

經過誦經( 阿彌陀經、普門品、藥師經、法華經、)、拜懺(大悲懺、地藏懺、水懺、梁皇寶懺)、超渡法會( 小蒙山施食、大蒙山施食、瑜珈燄口、水陸法會 )、放生等等的法會,終於體會到那些有能力的法師,他們都能夠發出深遠如金屬共振的聲音,所以梵唄的唱誦能力,成為方老師第一個要去學好的目標,兩年所經歷的法會無數,每一個人的唱腔都有所不同,最喜歡聽的聲音是中和大詮法師的音色,最高音的發音是埔里靈巖山寺的妙蓮老和尚,他們的音色是怎麼練出來的呢?

 

某一次政大心理學同班同學的聚會,有一位女生(劉明芬)畢業之後進入了天母的榮民醫院,擔任的工作是教導口腔手術後,聲帶受傷的病者學習講話的工作,從這個無意聽來的消息,想起從前在中廣國樂團擔任團員之工作時,音樂圈的小故事中,就聽說意大利的聲樂家,為了追求更美好的聲音,所以放棄了原來聲帶的發音技術,而改用其他身體空腔發音,追求完美的音色和放棄了咬字發音。

 

把這兩件事聯接起來,就變成方老師學習非聲帶的發音技術的依據,嘗試用身體的每一個部份發音,研究它的實際效果,經過大約一年的時間之後,終於發展出全新的梵唄發音方式,能夠唱出台上法師的音色之外,還有其他更高的成就。

 

(四)禪天修持法

唱梵唄並不是容易成功的事,第一次能夠突破瓶頸的練習,是在十方禪林舉辨準提法共修時,才參加了第一天的法會,嗓子已經唱破沙啞,第二天已經無法再使用聲帶的發音方式參加法會。因此!經歷第一次長時間的發音傷了聲帶之後,必須學習改用其他身體部位的發音,才能持續法會的修持。

 

因此!能夠成功的把發音練成,不但需要理念清楚,技術精湛,還需要有法會共修的情景配合,當事人長時期的拘束在法會中參與不能離開,才能夠終於克服咽喉各處的痛苦,而完成真實的第一步基礎訓練。

 

第二步的成功,是因為民國七十七年十二月,參加了基隆海會寺的在家菩薩戒,獲得了佛力的加持,天眼開始被打開了,能夠看到台上法師身後的菩薩,也可以看出法師身上所隱藏的功夫,能力暴增之後,再參加台北靜修庵所舉辨的佛七,在七天的唱誦過程中,不但止身心的靈性脫頴而出,梵唄的聲音也經歷了天龍八部的一劫,突破了初禪的成就。

 

從聲音的變化過程和核對諸位法師的音色,終於發現完成發音的訓練和實際的禪天之間還有很大的距離,因此禪天的修持,就變成方老師所追求的第二個目標。

 

當時在無人指點的情形下,小曾的發展因為走了不同的方向,只留下自己再繼續努力,方老師終於從經典之中,發現到誦普門品可以降服天龍八部,因此容易通過慾界初禪;誦阿彌陀經可以進入二禪;誦藥師經可以進入三禪;誦金剛經可以進入四禪;而自從受了在家菩薩戒之後,腦袋經常會出現金剛經的句子和解答,從前看不通的金剛經變成非常容易閱讀的經本,花了九個月的時間之後,才第一次完成了初禪到四禪之間的訓練。

 

但是無色界的修行,卻一直無法突破,後來參加了三峽居士林所舉辨的佛七,由靈巖山寺的妙蓮法師帶領主七,在佛七的期間,因為方老師觀察到妙蓮老和尚的本尊(黑色的觀音),身受重傷坐在天空上監管,後來卻疲累得睡著了,所以方老師趁著這個無人盯悄的機會,借用法會的強大靈力,用心意傳達出一個問題,向極樂世界的大勢至菩薩詢問,請問弟子如何修持?才能夠穿越無色界進入華藏世界,達到修行成佛的目標。

 

經過三天的等待,法會已經是第五天了,終於等到一個強大的訊息,一度非常強烈的閃光進入了方老師的身體,然後從一化成五、再分化為二十五條光束、一百二十五條光束射出,這就是我要的答案!心情開始興奮,先行練習這種光束的五進位方法,全身經脈透射出半陰半陽的氣色,原來身上的光彩消失歸零,進入若有若無的空靈境界。

 

但是!記得上一次參加如虛法師的佛七時,全身氣脈打開可以完全發出標準梵音之際,身上所排出的陰氣,後來全部都進入了海印法師(女尼)的身上,害她生了一場重感冒,所以方老師了解:能量不滅的定理,一般佛七的法會,無法解決這些無色界的業力問題,因此不敢多留,捏造了一個原因,第六天就向老和尚告假,離開了居士林,準備參加永和大詮法師的瑜珈燄口,才把這些半陰半陽的無色界業力全部消除。

 

關於五脈齊開的法門,方老師後來從大藏經中,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終於尋找到答案,那就是密法部金剛界蔓荼羅的修持方法。看到了以五方佛為基數演變成二十五尊的組合圖案,心堬ㄔ秅@陣熟悉的感覺,由於心堨敢q學佛開始就不想走密法的路線,當時不了解前世的恩怨問題,以為只是學密必須由上師加持,如果找不到上師的話就沒有機會練習,為了避免這些觸法的問題,今天雖然知道要學密法,但是開始入手學習蔓荼羅的時候,不想從咒語和儀軌上入手學密,而改為使用圖騰作為根據,運用氣功的方法去達到自己追求的效果,大約使用了一年多之後,因為沒有太大的突破所以就放下沒有再練習!但是禪天修持的方法,經歷了蔓荼羅的應用之後,也真的完成了出三界入華嚴的全部過程。

 

(五)上山結蘆:

    前五年以算命為生的經歷渡過之後,在後五年的佛法氣功教學過程中,其中有三年的時間,是在台北民生東路與松江路口的巷子堛漱@家素食麵包店渡過!

 

本來是一位姓童的弟子要開素食店,開了一家童記素食餐廳,但是開張之後才發現這位弟子,其實什麼素菜都不會煮,就妙想天開可以開素食店賺錢,用錢請了兩位廚師主廚就趕緊開張,所以開不到三個月,就發現根本無法維持下去,生意不好!所以請方老師指導!

 

方老師觀察店面之後,發現附近吃素的人口跟本不多,這一位弟子因為剛從長榮公司的高位下來,以為自己的人面很夠,會有很多人來捧場,所以去素菜烹飪班學藝才不到三個月,素菜都不會炒,就選擇長榮公司附近巷口開餐廳!因此第一步起步就錯了,投下不少的資金作裝修費用和專門購買了一輛貨車送貨,生意還沒有開起,幾乎就已經把資金用光,做事如此粗糙,怎麼會是出於一位善於理財的會計工作者所為?

 

為了動一點善心!所以給他一些建議:「改由師母做素食點心販賣,不必高薪請廚師,可以減輕店堛滬t擔!」結果卻被這個提意套牢,讓老師一家大大小小都套住在這堣u作了三年,其他人都有薪水,只有老師掛了個董事長的負責人名字,不但止沒有任何薪水,而且還是高級的免費勞工。熬了三年終於聽到有一位女弟子說:他的同居人願意出資在龍潭山上蓋一座寺廟,請我去幫忙傳法!

 

方老師聽了之後點頭答應了,因為這一位桀傲難馴的居士,老師算出是佛教孤獨長者所轉世,因此出資蓋廟的事應該給與支持,而且可以脫離這家麵包店就是一大解脫!因此就結束了營業,將店中的所有的生財工具、烤箱、機器、電冰箱等全部捐了出來,協助建廟的大事!

誰知卻真是劫數難逃,上了山之後老師才算出這一位大居士,曾經轉世當過明代的太祖皇帝朱元璋!面對一個表面很體面而內在脾氣極火爆的大梟雄,因此住在山中的歲月可真是難熬!

 

安居在龍潭山上不到三個月的修行,又發現方老師最心儀的彌勒尊佛,原來被前佛設局圍困,所以遲遲無法下生人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上一次因為受不了中醫的圈子堙A都是愛財而不愛人命的傢伙,所以才下定決心,放下多年籌劃的中醫目標。今天想不到在如此清淨的佛國剎土之中,仍然離不開人事權力鬥爭的人性黑暗面,但是這一次發現時,卻已經沒有其他的路可以選擇了!

 

由於在中醫領域上的研究己經花費了十年功夫,脫離行醫這個目標方向之後,被生活的煎熬磨練轉眼又過了十年,想不到在佛法的方向發展中,花費了七年的研究之後,還是發現這種不滿意的結果?真的是很心痛!但是歷經二十五年之後,除了氣功佛法的研究和教授之外,方老師已經沒有其他的方向可以再提供抉擇了?

 

掙扎了一段時間去沈思,方老師才發現,研究佛法,原來就是自己一條不歸路的選擇!一旦走了下去,就只能走到底!不到底是無法脫離的事。

而唯一能夠改變的,只是研究佛法的方向,本來從正統的學佛路線出發,卻走上了一條抗佛的路線!所研究的目標是:「佛法要如何的發展,才可以讓彌勒佛可以早一點出頭?」

 

(六)抗佛路線之研究:

    這一條抗佛的路線,靜悄悄的在龍潭山上發展,方老師白天要割草、整地、接水管、接電話線、清路障等。晚上要抱著劍睡覺,幾乎每一天晚上都需要與妖魔鬼怪大戰,有人為了被魔考而跳樓身亡,也有人因為魔考而上吊,以及某些人會出現走火入魔的種種現象,為了要爭取勝利打倒對手,種種戰鬥的方法都要學習使用,所以開始修法把整套大藏經的功能和咒語,用種種方法把它封印住,讓它失去了功能,令對手無法使用經典咒語的力量攻擊,歷經了四個年頭,這種作戰方向終於湊效了!這些每天侵犯的敵手,真的是已經一天比一天差,而自身的功夫卻一天比一天強壯,一天比一天有威力。

 

佛法在這樣反方向發展的情形之下,方老師開始預測:『世界終有一天會進入無佛的狀態,那個時候所有的佛法、經典、儀軌、咒語都可能會失靈!因此,在佛法失效之後,能夠在這個世界產生威力的可能只有氣功一途矣?』這個時候,中國大陸氣功師的紛紛出現,各種江湖奇術和傳說都紛紛出爐,台灣的氣功教學亦被抄作成賺錢的最佳途徑!

 

因為這種想法的出現,所以在山中的歲月中,方老師一直研究各式的氣功教學方法,所以完成了太極拳內功中的纏絲勁、空靈勁的柔勁訓練方法;同時也完成了剛勁的金鐘罩、鐵線拳的教學方法,最後並創造了全新概念的「方氏智慧程式」,高級智慧型的氣功訓練方法。

 

為了斬斷對手的後援就算會成功,也必須賠一點本下去!這種因果關係,方老師從前並不太懂,但是從多次的經驗之中,也遂漸意識到這種威力!當初支持方老師上山的施主,本來是我們的後台老闆,但是在佛法發展的封殺過程中,被一種看不到的力量,推進到被封殺的位置上,斷絕了一切的經濟命脈!當方老師的能力一天比一天進步之後,這位後台老闆遂漸變成老師的負擔,到了後來!連他所開設的公司生活花費支出,都是要從方老師的及弟子手中墊支!同時,也看到大陸地區的氣功師被人發現造假的種種現象,從這些雞毛蒜皮的雜事中,方老師也看出在山上的四年,把封殺經典咒語的力量,已經開始流進大陸地區,這些前世是阿羅漢轉世的氣功師,已經開始進入表演失靈的狀態,因此心堶捧Q:只要再這樣努力下去,天下必定能夠打下來!

  

(七)經濟大崩盤:

    民國八十四年(1995),方老師不願意再過這種生活,決定下山找出路,所以和這位性格孤獨的梟雄分手,結束四年來不大愉快的合作關係,把家搬到桃園巿去發展,找了一個磁場很興旺的地下室作訓練場,從事教授氣功和修法的日子,而方氏智慧程式的教學因為得到了好評,後來更因為七年前所著的「驗證佛菩提」一書,獲得當時的總統府秘書蘇志誠的賞識,與鄭淑敏和韋端之聘請,到其居住的官邸講經說法。

 

方老師趁著這次講經的機會,將地藏經、金剛經、法華經、華嚴經中的記載,分析和指證出釋迦牟尼佛入滅前,安排了許多不法的手段,讓彌勒不能成佛的的證據!透過這幾位當朝官員身後的佛菩薩,傳達上佛世界中,產生了很大的震撼作用!

 

這些聽經的凡人,不一定了解方老師講經的真正用意,但是這些言論透過他們身後的菩薩傳達進佛世界中,不到兩個月的時期,整個東南亞好像瞬間進入了經濟大崩盤,這些嚴重崩盤的國家其實都是極度虔誠的佛教國家,方老師再次體驗到這種打倒對手的代價,原來是如此的可怕!世界許多國家的經濟頓成泡沫化,消失了過去種種繁榮的現象,其實也嚴重影響到後期方老師的發展。

 

從這次的經驗中,方老師也悟到過去修持佛法的大成就者,轉世之後因為過去所修的功德累積,於日後容易獲得天下的富貴,如果這條修行的財鏈突然間扯斷了,可能就此一夜之間耗盡;但是反過來說,如果我們這些反對黨,久遠以前就被列入黑名單之中,那今生之中想過好日子來說,根本就是沒有任何機會!

 

因為二千五百年來的宗教壟斷,所以才會出現這種不平等的現象,這次的經濟泡沬化實際上的問題已經是累積多時,商人習慣運用的買空賣空,本來就是般若學說的理論延伸出來的做生意手段,所以!為了唯識學派子弟未來的前途,還是需要再努力往前衝!相信不久的將來,未來佛法的發展必然會跟上來,走上重視科學認證的新方法去實修,所以方老師還算是可以很正面的看待這次經濟大崩盤的事件。

 

時間又過了五個多月,似乎世間都很安定,事情總算已經過去,在毫不為意的狀態下,大概在五六月間的一個傍晚時份,吃飯前的時間,方老師突然間倒在地上站不起來,眼睛不能睜開,但是神志非常清楚,也可以說話,並且知道自身的靈魂被一種力量勾召出去,所以趕緊叫大兒子方子平陪在身傍,後來弄清楚才知道是法界的召喚。

 

進入一個廣大的空間之後,身上出現一陣一陣的疼痛,透過子平用天眼觀察並解釋,才知道是進入了天上佛世界的法庭,但是才剛進去就接受了一陣毒打,但是痛得有一點奇怪,若有若無,好像很痛但是全身卻找不到任何一個痛點,只是身體會自然的翻來翻去,無法安穩平臥,不知道真實的痛點落在那堙I

 

不久之後就傳出開庭的聲音,佛世界的檢察官通告方老師觸犯謗佛之罪,詢問方老師是否認罪,結果方老師當然不會認罪,所以就開始了第一次的天人辯論,整個過程的言論都被記錄在佛祖也瘋狂的書中,只是書中採用比較頑皮的方式來描述案情,不像原來佛世界那樣的嚴肅,只是過程的確如是,明白的人看了就會明白!不了解的人看到了真相還是不會了解!最後的法庭審查結果,就是方老師透過完整的思路和分辯的條理清晰,加上從人間心理治療的過程中,獲得完整的資料證明,把對手辯倒了,脫掉謗佛的罪名。

 

經歷了這一次法庭的辯論,佛世界上的其他人士才開始有意的裁培,讓方老師進行五十三賢位的驗證,結果方老師就是這樣的情形下,通過了五十三賢位的驗證。

但是因為佛世界的原則,犯上還是會被處置,並不因為通過了五十三賢位就可以免責,所以最低限度的處置,就是一年之內不得使用任何佛法!

 

因此方老師在民國八十七年間,整整的一年中沒有傳授過任何佛法,也沒有舉辦過任何一場的法會,只把心力放在心理學的教育上,許多學生都覺得有一點奇怪,但是卻不好意思詢問?因此!方老師把精力放在心理學大師的學術研究上,突破了心理治療的領域,完全掌握到各大宗派的不同理論,融合而成個人獨有的心理治療風格,所以在19987月出版了「心理學大師精華彙編」。

 

從精神分析的潛意識心理學、行為學派、人文主義、存在主義、完形學派的各種高深理論,都能夠很順心的體會,進入心理學大師的意識之中,對他們的理論和治療的機智,重新的從生活和臨床治療中作各種嚐試和體驗,經過兩年多時間的努力,最後更完成「力比多之修煉」一書的著作。發展出許多心理治療的心得,這些心得使用在靈療之上,都有很大的威力。

 

例如姓名的診斷,可以診斷出原我、自我、和超我的問題,和尋找出治療的方向,場理論使用在磁場大或使用在團體中,可以診斷出公司行號和團體的病態問題,願景的塑造和檢查,可以尋找出如何安定及如何改善的方法,這些心理學中的學說,經過佛法和神通的配合之後,可以產生不同的改善方法,把整個靈療的範圍,從人類本身出發,發展到建築物,房地產,以及任何的團體之中,都可以獲得相當有效的治療效果,超越了古人過去修持的領域。

 

(八)九二一大地震:

九二一大地震前的兩個星期,方老師在睡夢中感受到了一股特殊的力量攻擊,從天上掉了下來,凌晨醒來之後,嚇了一跳,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會令他睡夢不安呢?

 

經過禪定的深入了解,原來在台灣本島,北部、中部、和南部分成三個區域、總共有六百多名的阿羅漢,守著二禪以上的天空,只要修持者跨越這個上空就會遭遇到攻擊,被攻擊的人因為都在睡夢之中,靈魂出竅的狀態下飛越這個界線,所以雖然受到攻擊或受到傷害,但是卻仍然是一無所知,也沒有能力反抗,到了第二天起床的時候,只是覺得身心非常疲累,好像昨晚沒有睡好,方老師發現這一件事之後,並沒有直接處理這些法界中的人物,只是召開了一次會議,詢問弟子們:「最近是否覺得睡不安寧,第二天早上起床之時,會覺得全身酸痛不舒服,照鏡子的時候,會看到一臉的倦容!」

大部份的弟子都有同樣的感覺,方老師再告知他們在睡夢中受到阿羅漢的攻擊,但是事件的起因不詳,所以請弟子們議決這次事件,如何作有效的方式去處理!

 

方老師說完話之後就離開現場,讓弟子自行學習對法界的事務作討論和作出決議,經過大約半個小時的討論,最後的決議是:「把這一群人物除名,讓他們不能再做出這種不明原因的攻擊行為!」所以方老師就依照他們的決議,把眾弟子的決議傳上法界,讓這些分佈在台灣北中南三區的阿羅漢全部除名,所以花了二十分鐘的時間的等待,就有一股高能量從台灣東部花蓮的地區,橫過中央山脈進入台中埔里地區,將駐守在埔里一帶的五百阿羅漢先吸走,然後再擴散力量將北部和南部的阿羅漢吸走,經過這一次的作業,晚上回家睡覺的時候比較安定,第二天起床的時候也比較精神,沒有那種起床打不起精神的感覺,所以大家都以為問題已經解決了,可以安心的過生活!

 

誰知過了一個多星期,九二一大地震的來臨,震央就在中部的車龍埔,這個地區的震央和中部的五百阿羅漢所在的位置相同,所以大家的心頭都起了一陣矛盾,是否這次的地震與消除這些阿羅漢有關?這些阿羅漢原來分佈在這堿O有何目的?他們的功能是在執行什麼事?他們為什麼會無故攻擊我們?太多的問題一時之間都冒出頭來,要理也理不清!

 

這個時期剛好也碰上總統的選舉,所以選擇的候選人都被這次九二一的大地震發生,震撼每一個人的心靈?因為這種大規模的地震,死傷二千多人的記錄,的確是很難評定是誰的過失!是誰應該背負這一個責任!方老師在這一段時期中,也進入沈痛的思維之中,如果是因為失去了阿羅漢的保護或者失去了他們的鎮壓,而發生大地震的話?決定要去把阿羅漢除名的人,都需要背負起一次無意的過失之罪!如果是天意的話?那老天所表示的意思又是什麼呢?

 

當時!方老師進入禪定中找答案的時候,看到了釋迦牟尼佛!所以詢問佛祖對這件事的看法?佛祖回答:「這個事件會讓他回想到當年釋迦族被滅時的情景,所以覺得非常難過!但是也因為這一次的事件,讓他覺得應該老早就要把權力放下!」聽到這種回答,其實並沒有獲得任何的答案,最後只能擱在那堣ㄞ鄑@任何的定論!只是修持成佛的陰影已經開始誕生,以後的路還能走下去嗎?

 

(十)北京之行

2001年因為某些生意的往來,到了北京見到蘇師兄,與蘇師兄一見如故,所以當時就很想放棄台灣的基業,移民到大陸去發展,但是事與願違,所投資的事業並沒有成功,只是牽引了一條重要的伏線,經過多次的往來,尤其在北京的雍和宮中,發現了彌勒祖師爺的踪跡,他曾經安駐在雍和宮的後殿,一尊二百多年前所雕刻的白楠木巨佛之中,這一尊未來佛的造形正是全世界最大的木雕彌勒尊佛。

 

第一次到北京的時候,這尊佛像還沒有完全的開光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沒有把它開好,第二次到北京時,飛機還沒有到站就已經看到了彌勒祖師的笑臉,第三次到達北京的時候,剛剛下了飛機,上了接機的車子中,就看到好大一尊彌勒佛現在眼前,回到落腳居住的蘇家,才打坐一會就發現雍和宮這一尊佛像,動了起來!原來彌勒祖師爺真的在北京落腳了!並且自行替這尊佛像開光,安住在其中,所以心埵酗@種安定的感覺,如果以後移民到北京居住,就可以親近祖師爺了?這種心理的依賴和眷戀一時之間無法釋懷!

 

佛像雖然有很好的變化,但是商業的發展卻沒有成功,2003年的12月,帶了兒子方子平一起去了北京,要親訪彌勒祖師爺,但是這一次卻撲了空,祖師爺已經不在北京了,由於大陸中南海的政治權力已經安定,國家主席的局勢明朗之後,彌勒祖師爺已經離開了北京,另外到了其他的地方弘法去了。如果要追求未來的發展,方老師還是需要依靠自己本身的實力,才能夠有機會完成大陸之行的目標。

 

這次北京之行有了很大的覺悟,不再眷戀彌勒祖師的護蔭,所以回台之後,陸續把阿逸多法輪中心的傳法大任挑了起來,舉辨了一次成功的法華大會。

帶領三十七位本尊相印成就的弟子,進行了一次極重要的嘗試,以曼達盤的供養法,進入須彌山,穿過四大天王的大門,進入金剛界曼荼羅,看到了多寶佛塔,登入毗盧遮那大殿,接受了五方佛的成佛授記;然後再進入胎藏界曼荼羅,中台八葉院中接受中台五佛的加持,完成了二千五百多年來,無人了解的法華大會,知道了法華會真正的意義。

 

(十一)成佛實驗:

    這次法華會的授記成佛,只是開始而不是結束,從這個點開始出發,方老師並不知道下一站是那堙H當然終點在那奡N更不會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接受法界的安排,也接受任何一種挑戰!

 

經歷了法界的新能量轉換過程,法界本尊的替換,也走進了墳場墓園中練習血饅頭的供養法,和屍陀林的修持方法,在修持方法的學習和訓練上都相當成功,但是最後在盜法的科目中,一批重要的中心成員,結果無法通過考驗,被彈出局外,審視這個盜法的問題,才發現許多人為了本身的利益著想,所以把錯誤的行為合理化,把戒律曲解成另外一種看法,但是埋在自己的心底中的秘密,一旦被他人挖了起來,就變得無法面對。

 

法律不是為了幾個人而設定的,他有通盤的考量和設立的底線,一旦出現問題時,應該出面去解說清楚,本來大事可以化為小事,如果只是想辨法掩蓋事實,問題就會愈演愈烈,結果成佛的實驗:「證明了單純的佛法修持,是無法擺脫人性的弱點,必須要有完整的心理治療的過程,才能夠真正的幫助修持者的解脫!」

 

人類最原始的問題,在於內心世界的恐懼,為了解決內心世界的恐懼,所以需要有宗教的信仰,但是宗教的信仰卻延伸出對神靈的恐懼!鬼神的問題解決之後,卻變成對上師的害怕!到了後來會發現,宗教並不能解決本身的問題,因為當事人從來都不知道,自己原來是那麼的沒有安全感,所以恐懼的目的只是從大自然的災難、鬼神、轉而到上師身上而矣!害怕上師生氣,所以出了問題的弟子就躱得遠遠的地方去,連手機都不敢開機,也不敢接任何電話!

 

這些問題如果放在心理治療上處理,只要花一個星期的時間就已經可以解決,根本不需要花一大堆的時間去修持佛法,心病還需心藥醫!行為學派的肌肉鬆弛法,功能可以超越這些修持方法而達到真正的效果。

 

從這次的事件之中,可以讓方老師知道未來的成佛者,必須要接受心理治療的教育之後,才可以安然的接受各種成佛的考驗。否則出現一個心理不正常的大菩薩,讓他通過了成佛的考驗,可能就是下一次人類世界的大災難!

 

最後!方老師在這些通過考試的人選之中,選出了六人,連同自身成立了一個七人的神通小組,研究未來成佛的種種問題?可能會遇上那一種考驗?相信成員之間的繼續努力,會追尋下去,找出最後成佛的真正意義? 

                          20041119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