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量成佛

 

(一)            龍樹成佛:

「龍樹之死」的文章發表之後,方老師進入禪定之中拜候龍樹菩薩,詢問龍樹菩薩對此文的評語,深獲好評!方老師進一步詢問龍樹菩薩:「是否今天仍然有成佛的念頭!」

龍樹回答:「是的!目前仍有成佛的念頭,但是時機還沒有到來,好像還差一點點..?」

 前佛印記

方老師回應:「我已經尋找到破解之道,前佛的印記,表面只是一個奇怪的符號,如果是從人體的側面圖來觀看,這個特別的圖形剛好把人類的前腦、後腦、臉部、胸部、心臟、脊椎等等作一個聯線,所以他的印記本身擁有控制人類心智和動力,只要了解這個印記的特色,就可以用般若的方法把它投射到空中,再使用絞盤手的方式把這些印記絞碎,就可以完全擺脫前佛的魔掌控制,不必擔心其他的操控問題!」

 

龍樹菩薩得知這個秘密,馬上運功施法把依附在身上多年的前佛印記絞碎,並且從大腦之中抽出許多條印有前佛印記的蚯蚓精(軫水蚓),大腦功能馬上恢復,身心受制馬上解開,所以馬上進入佛世界伸請成佛授記,由於龍樹菩薩先前已經完成了金胎兩界的密法訓練,所以非常順利的馬上得到佛世界的成佛追認!雖然其中也曾經出現一些障礙,腦袋被雪山龍宮山洞上的般若標記封鎖住,但是(127日晚上七點鐘)經由神通小組的五位人士出席簽章,代表五方佛的簽署,所以龍樹菩薩終於衝破了頭上的般若封印,進入佛世界中獲得顯法與密法成佛的簽章和受記。

 

所以龍樹菩薩已經成佛了!他是繼釋迦牟牟尼佛成佛五百年之後,在第六百年出生的人成佛,所以龍樹菩薩之成佛,剛好把釋迦牟尼成佛的年份切斷,所以後世二千年的任期中,釋迦牟尼馬上失去了成佛的權限,他的任期全部縮小縮窄,只能夠擁有印度小乘佛法全盛時期的五百多年。

 

為什麼方老師這樣做呢?

因為在成佛者的權限中,本身具有完整的法界諸神任命權,在二千年來曾經接受前佛的任命權者,究竟有多少?諸神是受他影響和受他操縱衪的究竟有多少人?我們都完全不知道?衪的任命權中挾帶了多少是不法的要求?一樣的是我們今天都完全不知道?如果方老師今天的宗教革命能夠完成,將來要對付的諸神報復會有多少?也一樣的不知道?

 

只有停止了前佛的任期之後,二千年來前佛的任命權就會消失!諸神失去了任命權之後,衪們的能力與一般的凡夫俗子無異,再也不能使用衪們的權力和能力去作亂,一旦出現魯莽的搗蛋行為,馬上會受到新任命的法界護法金剛執法,將他們悉數全部送入天魔的行列之中接受管轄,這就方老師的要求,先廢除前佛二千年來的任命權限,才能夠進入公正、完美的法律訴訟中,進行正常的司法公審權力。

 

記得金剛經內所記載的:

「如來滅後,後五百歲,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為實!

當知是人不於一佛二佛三四佛而種善根!已於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

聞是章句乃至一念生淨信者。須菩提!如來悉知悉見,是諸眾生得如是無量福德。

何以故?是諸眾生無復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無法相亦無非法相!

何以故?是諸眾生若心取相則為著我人眾生壽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

何以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者壽者、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

以是義故!如來常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一位真正不受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的方老師,終於能夠找到前佛的破綻,讓法界回復正常軌道,在過去古老諸佛之習慣上,成佛之年限為五百年一任,特殊的成就者可以連任一次,所以正常狀態之中,五百年之後,每一位佛祖都會被更換!

所以前佛非常了解,能夠在五百年之後,仍然能夠看懂金剛經的人來說,可真是修了千年萬年的福報,跟隨了一佛二佛三四佛,才可以參透這種佈局。才能夠了解如筏之喻:「無論拿到手的是任何一種佛法,到手之後,一旦渡彼岸成佛,都要把它丟掉,避免成為下一次成佛的包袱和負擔!」

 

方老師一直以這種念頭學佛,任何偉大的顯教或密教佛法,拿到之後,了解它的特色之後,就此放下!不會再去練它!但是會很努力的了解和學習,還有什麼樣的法我沒有見識過?這種習慣也可能是善財童子的習慣吧!心堣@直只想知道成佛是什麼、但是卻沒有一點想成佛的打算!

 

(二)            成佛之延伸:

龍樹菩薩之成佛,對許多人來說可能是沒有什麼意義?

因為龍樹菩薩已經入滅了一千八百多年,他今天才成佛,是無法挽回他當年在印度沒有成佛的歷史!因為時機已經過去了?

 

事實上!了解真正佛法的人,卻不會有如此粗劣的想法!

 

原因是佛法的特色,它不是平面空間的學問,它也不是生命結束就會結束的技術,它是生命永恆的一種宣示,因為它可以真正穿越時空,無遠不到的高次元學術成就,所以!在這一個領域之中,它的特色是:「過去沒有過去,將來不是將來!」只要問題沒有結束,它是可以一直延伸到無限的時間中,等待結果!等待有緣的人來了解這一個公案!

 

因此!龍樹菩薩雖然今天才成佛,但是成佛的手續完成之後,方老師再將龍樹成佛推回過去的時空之中,它就會產生真正成佛的實際功能,這種安排和操作,對一般的凡夫俗子來說,他們會覺得很神奇,真是不可思議;但是對於佛法的大成就者來說:那只不過去一些小孩子的玩意功夫而矣!真的是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事?

 

但是龍樹菩薩成佛回到過去之後,並非回去安享成佛之樂,也不是為了完成他個人的中觀學說,而是為了進入成佛者的司法訴訟程序:

 

第一個要追訴的成佛問題:

直接就是龍宮寶藏的三部華嚴經問題,有了龍樹菩薩作見證,只要他向佛世界申訴和證明,當年他所看到的華嚴三經,其實正是方老師所查到的資料:正是大毗盧遮那佛神變加持經、金剛頂經、和後世通行本的大方廣佛華嚴經三部經時,釋迦牟尼當年成佛之過程就有了瑕疵,他的成佛資格就可以完全被推翻!佛號就會被遞奪、二千五百年前的成佛封號從此就消失無踪!     

 

雖然悉達多太子的成佛過程,過去方老師雖然查出他的血統出身,並非淨王的親骨肉,摩耶夫人患上了不孕症,無法生育!所以找了一個李代桃薑的方式,利用摩耶夫人出宮到外家生產的名義,在途中進入了藍毗尼園中,在沒有其他第三者見證的情形下,生了一個兒子,為了進一步掩人耳目,摩耶夫人在生產七天之後死亡,把事情變成死無對證!

 

雖然方老師經過許多轉折才調查出此事,但是悉達多太子出家之後,帝王血統對他來說,已經失去了意義,所以並不影響他的成佛資格!所以最後誰是他的生母、都沒有辦法影響他的成佛結果!

 

其他事項中,他對於妻兒子女等等的總總不是,因為在出家的基本條件上,可以完全脫離家庭中的世俗約束,所以對他的成佛都沒有受到絲毫影響力!甚至他的密法傳承從第三任妻子鹿野手中巧取豪奪而得,旁人都無法干涉!基於清官難辦家務事,他的婚姻是在如何的條件之下答應,旁人都不得過問!

 

但是在雪山龍宮對金胎兩界的密教法本封印,把印度婆羅門教封殺一千年的滅教行為,卻觸犯了密教金剛行者十四根本堕中的第六條:「毁謗自他宗派法!」、以及解犯金剛乘菩薩戒中大乘十八根本堕:「贊自毁他!」的條例!

雖然原來的條例之中所指的是「毁謗」而不是「毁滅」,但是毁謗只是在口頭上說其他宗派的壞話而矣!更嚴重的也不過是捏造謠言,製造是非而矣,與毁滅其他宗教派系來說,罪名是只有增加而沒有減小,所以並不是方老師誤解法律條文,而是佛部戒律並沒有獨立存在,卻存在平常生活之中。

 

密教的根本堕雖然文字平淡,沒有非常嚴重的口氣說教、也沒有非常嚴重的文字作為處罸,對於一般常人來說,可能連警告的感覺都沒有!但是對於成為菩薩以上的修行者來說,卻是一種非常可怕的處罸,原因是必須具備有天眼能力以上的修行者,才會體會到從高高在上的禪天地位之上,突然間摔下來摔到十八層地獄下面的時候,才才會知道什麼叫做十四根本堕、和十八根本堕。那就是從高高的摩天大樓上,突然間接到告票通知,你已經被認定有罪,要從人生的最高點摔下到地獄的十八層以下!那種感覺是一種對比感受,而非凡夫俗子可以體會的可怕範圍!摔了下去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有機會再攀回來!(千百年後都可能回不來!)

 

龍樹菩薩成佛之後,回到一千八百年前,向佛世界提出有力的證明,足以影響釋迦牟尼佛的成佛資格!雖然佛世界處理這等事項一向緩慢,要等答案揭曉還需要一些時日,尤其是這樣的一件大案,佛世界從來沒有發生過類似的案例,要讓這些老人家把答案弄出來,的確不是容易的事!但是龍樹先成就了佛果,在最低限度的條件之下,可以先把釋迦牟尼佛的成佛任期切斷,不再有二千五百年的任期,而只剩下一個五百年的最短任期!

 

這個任期的切斷,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佈署,原因是切斷了任期,就等於切斷了他對諸神任命的權,二千年來前佛所安排的任命權,已經澈底佈署到任何一位大菩薩下生時,都安排了一位考驗他的小兵,這位小兵會很自然的使出渾身解數,去對付這一位大菩薩,讓他不能成就!讓他毁掉自己!讓那些窮一身本領都飛不過這位小兵兵的五指山,讓他無法達成最後的成佛任務!因此二千五百年來雖然有不少的大菩薩不生,準備好好成佛,但是到頭來都必然是此路不通?最後只好改變行程,做其他事去了!

為的是什麼?

美其名是給他們考驗考驗!事實上是封死了成佛的門,不讓世界有人可以成佛!

為的是什麼?

不能讓世人成佛,以免有人了解釋迦牟尼,其實並沒有完成成佛這一個秘密。

如果世人不信,大家都可以深入的了解,所有的佛法大成就者,他身旁是否都被佈署這種人,他們都率性而為,生活違反戒律,讓許多人投鼠忌器,但是還是有許多人跟他拍馬屁,要學佛法還得向他們逢迎,這些人究竟是誰安派的呢?

 

如果龍樹菩薩能夠出來指證,釋迦牟尼使用了遷識的方法,控制他的思想行為,觸犯了成佛的根本不當行為!佛世界基本動作是:安排釋迦牟尼馬上進入司法調查的程序之中,暫時停止了一切他的成佛禮遇,讓他接受進一步的司法調查!

 

如果再加上善財童子告發:釋迦牟尼佛明知善財童子正在追查金胎兩界密教法本失踪的事項,不但沒有把秘本交回,而且把密本用般若佛法封印在雪山龍宮之中,另外卻指派文殊菩薩亂放消息,故意引導錯誤,浪費了善財四十年的調查時間,而只是為了閃避個人的責任!有干擾司法調查、妨礙公務的重大過失,這一條罪狀,將會給予釋迦牟尼一個重擊。

 

另外在法華大會之上,釋迦牟尼故意把大眾弄得糊婼k塗,煙滅法華會與金剛界曼荼羅的關係,讓大眾無法辨識真正成佛的一佛乘途徑和修持密教的方法,令後世的學佛者無法得知如何成佛!這一條嚴重的罪名加入,會比前案所犯的罪名更為嚴重!

 

最後的結果、釋迦牟尼的成佛功名可能就會被革去,成為歷史上第一位成佛之後,功名被革掉開除的第一人,但是他也許已經打破了佛世界的記錄,一位做錯事的大成就者佛祖,需要花掉二千五百年的追查,才調查出他的作斃手法,可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真的可以列入現代版的金氏世界記錄。

 

(三)            大量成佛:

    為了提出更大量的證據,龍樹菩薩進入密教部成佛之後,方老師開始點召相關人等,把他們推上成佛的密法考試,進入佛世界中接受金胎兩界的成佛考試!

 

所以繼龍樹菩薩進入佛世界完成成佛之手續後,方老師就找上了小佛作第二位進入佛世界考試的人選,雖然他今天極不希望成佛,但是方老師要求他進入禪定中,了解唐代的金剛智時期,金剛智為什麼會進入生氣的狀態,最後病死在河南洛陽?

 

初期,小佛還以為金剛智當年祈雨弄成大洪水,被唐玄宗一怒貶到洛陽,所以受氣生病而死,但是後來了解:

「金剛智被玄宗皇帝送走,是事隔十多年之後,善無畏已經老死多年,唐玄宗受到楊貴妃的影響,開始轉變宗教想法,不喜歡嚴肅的密宗修持,喜歡上道教的一套愚弄帝王的吹嚧大法,密教的玩意到此已經失去了帝王的歡心,所以才把金剛智下令,送他回國去送老!而不是在清算他的舊帳!」

 

了解歷史事實之後,小佛終於同意接受練功的訓練,在禪觀中讓金剛智進入胎藏界之中,接受完整的胎藏界曼荼羅密法加持,然後再進入佛世界接受成佛的驗證,通過成佛的程序之後,回去叩見了龍樹祖師(龍樹佛),完成了成佛的最後訓練,花時只有十五分鐘!

方老師見證了整個過程之後,突然間有了全新的看法:看來當年的金剛智只是借生氣之名進入假死狀態,這樣的死亡其實是借死為遁的修持方法,前面有龍樹菩薩之假死為證,這次的訓練也證明金剛智之死的確是有人為操作的味道,後來第四代真言宗的掌門青龍寺的惠果,其暴斃的情形也有可能是早有安排,要不然這些有大成就者那麼容易就死亡,如果那一些日本浪人的下毒,那麼容易就把惠果毒死,他還有什麼資格當掌門呢?

 

想到這堙B也想起七年前的「地莉亞」,她正是那一位美國人「阿瑟」的太太,(阿瑟正是善無畏轉世的美國人),她雖然並沒有花很多的時間在佛法的修持上,但是當方老師證明她就是當年真言宗的第四代掌門惠果轉世之後,她的能力轉變得很大,七年前方老師所主持的成佛廣場的論文發表會上,「地利亞」並沒有提出她的論文,但是她的發言卻達到進入十三地之資格條件,當場被佛世界的菩薩認定具有成佛的資格,腦袋之中出現許多圖騰,這種圖勝不但只有她一人可見,坐在主席台的方老師,親眼看到她的腦袋突然打開,現出無數無量的圖像,好像放電影一樣放錄出來,時間大約有一分鐘,之後才一切恢復正常。回想整個過程,這些圖騰記錄應該是在惠果的時代,因為協助善無畏和金剛智,製作胎藏界曼荼羅以及金剛界曼荼羅時,在協助描繪曼荼羅時留下的圖像記憶!

 

方老師相信這種能力的貯存如此完整,不應該在轉世的過程中,有被人暗算而死的記錄,因為修行者遇到粹死狀態之下,大腦的記憶體會遭受到傷害,轉世之後不容易保存。想必然是知道了日本僧空海的企圖,以及了解真言宗必然會遭遇劫數,所以假借日本浪人之下毒裝死,而事前都已經老早有所安排,所以空海拿走的經典文物,其實並非最重要的秘本,真正的秘密盡在不言之中,那就是今天方老師所發現的成佛過程!

 

(四)安排伏筆:

金剛智進入成佛之後,方老師又再安排了子平和佛母進入成佛的考驗之中,安排他們的原因,子平是釋迦牟尼佛時期的五比丘之一,佛母卻是當年的提婆達多,這兩位角色的安排,正好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切入,證明當年釋迦牟尼佛種種生活記錄之真實證明。

 

五比丘雖然全部都轉世為人,生活在台灣,有兩位出了家、三位在家,目前卻只有一位能夠修持進入五十三賢位,精通顯法和密法,所以除了子平還是沒有其他的人可以把這件大事辦好,讓他進入成佛狀態之後,他才有資格進入佛世界去舉證悉達多當年,流浪在外的生活態度和生活點滴,而且悉達多的第三任太太鹿野所發生的種種家庭變故,五比丘都是親眼所見所聞,所以是最佳的人證。但是必須要先進入成佛狀態之後,才可以轉入佛世界作公證。

至於提婆達多這一位代表人,是以反對黨的身份,指出當年提婆達多反對釋迦牟尼佛的真正原因和動機,當時的反對意識其實是有其正當和充份的理由,但是受到宗教方面的政治勢力把它扭曲,以及僧團的故意散佈錯誤的訊息影響,將提婆達多當年所提出的問題和理由都被歪曲了,所以被打入了政治派系的死胡同之中。

今天利用這一個機會,先進入成佛階段,再進入佛世界中作證,是代表了他們擁有的身份和地位之後,會確保他們會處在佛戒律的不誑語要求之下發言,保障他們的發言不會受到任何阻擋或干涉!

 

其他神通小組的人員,雖然在當年並沒有明白的歷史文字記錄,以表明他們的身份和地位,但是他們都各自在自己的崗位上盡了力,先後進入佛世界的不同位置上,發表本身的意見,將這位前佛所安排的種種神通設定破壞,切斷衪的種種權力或權限,讓先佛的力量進入凋榭的狀態,然後悉數拔除,以避免造成太多的人為傷害。

 

過去方老師處理前佛這種事件時,都給予特別的優待,法律勝訴之後,都不願意給對方太難看,好讓對手有下台的機會,多結善緣少結惡緣,因此第一次勝訴時,在七年前著作佛祖也瘋狂時,給對手加持了唯識的佛法,讓他也能夠進入成佛的狀態之中,了解什麼是真正的成佛感覺;第二次是在去年的成佛試驗中,在新法華會一篇文章之中,也放過了對手,給他另外一次的機會。

 

但是!結果卻證明這種處理非常不妙!無法把事情辦妥?

 

方老師花了許多時間研究,才終於發現到一個新問題,原因是前佛已經沒有肉體作修持之依據,因此方老師的每一次努力的作戰到底,所打敗的不是人,而只是一部份古老所遺傳下來的神識思想,這些古老的神識思想並沒有能力統合,也沒有能力去說服另外一組的神識!

因為進入敗部的神識,會被其他野戰部份的神識併吞,真的是被其他份子吃掉,就好像是變形蟲吃變形蟲一樣,吃掉之後返而會自行製造產生下一代更具威力的神識,作為下一次的戰爭所使用的武器!

 

因此!方老師所面對的不是一個活人,而是千千萬萬依附在人體之中的神識組合力量,這些神識因為經過兩千五百多年的自由運行操作,已經變成一種佛法中的電腦超級病毒,它們會自行作戰,它們也會自行控制部份人的神識,讓他們出現錯誤的行為、它們也會去覆製全新的病毒,對付他們所認為的敵人!所以方老師這次決定:

「必須要一次出清存貨,把這些病毒全部消除之後;

才能夠讓人類安心的學習純正無毒的佛法。」

 

(五)清除病毒:

    為了進一步清除病毒,神通小組的成員已經將前佛的印記,以般若的圓光套住,再射往空中,從光中照射到所有的空間之中,體內隱藏有前佛印記的人,馬上會引發身體內的印記,這個印記靜止狀態的時候是一個變形的英文字母 h,活動的時候會變成一雙恐龍,它會蠶食與某一些生物的靈體。

經由圓光的光束召喚之後,它們會爬出體外,聽候差使,這個時候是最容易給它致命攻擊的時間,使用念力驅動絞刀手或任何兵器,都可以把它打碎,身心就不會再被它們控制住。

 

    在法界的佈署之中,部份的印記是印在二十八宿的軫水蚓身上,這些蚯蚓平常看不出來有什麼樣的功夫,也不容易知道它們的功能和作用,但是潛伏在人類的大腦神經之中,需要的時候可能令你來一個精神分裂的發瘋、要不然來一個腦中風或者變成老人痴呆症,你了解它原來是前佛的超級殺手和伏兵,還好是發現得早!只要觀照一條蚯蚓,安住上前佛的印記,用光束射在它們的身上,它們就會乖乖的聽命令,自己會爬出來,然後再給予消滅,就可以安枕無憂了。

前佛印記

     

發生這樣的大事,除了回到二千五年前把前佛的職務全部澈除之外,還需要把全案轉交入佛世界,追討六千年前弗沙佛時期的舊案,要求重新更審,才可以杜絕釋迦牟尼成佛的根源依據:

    原因是當年弗沙佛的判決:『「彌勒菩薩一人純淑而眾弟子皆不純淑;釋迦牟尼菩薩一人不純淑;而眾弟子皆純淑。一人純淑易而眾弟子純淑難,所以釋迦牟尼菩薩先成佛而彌勒菩薩後成佛!」

因此弗沙佛在釋迦牟尼菩薩進入山洞中時,以火光三昧的功夫,幫助釋迦牟尼菩薩完成如來三十二相的修持,得以早登佛位。』

 

以上這些記錄,和三千年後釋迦牟尼菩薩成佛時,釋迦牟尼菩薩並沒有因為成佛而改變他個人的壞習慣,反而比前更嚴重;再以六千年後,今天2005年代的方老師資料對比,釋迦牟尼佛的弟子全部都被蒙騙鼓中,不知道釋迦牟尼在二千五百年前根本就沒有成佛!那何來純淑?

而彌勒弟子,能夠壓抑個人仇恨報復之心,一切以大局為重,解救了被前佛控制的龍樹菩薩,幫助可以成佛的人進入成佛階段,不以成佛之名來追求個人的名聞利養,一心本著自由平等,人人可以成佛,的平民化思想,來教化眾生,因此足以證明彌勒不單止一人純淑,而且眾弟子亦能夠追隨這一條路線而獲得成就,所以眾弟子皆可以純淑,與弗沙佛的判決明顯有非常大的差異!

 

由此證明弗沙佛當年的審判不公,應該還給彌勒唯識弟子的清白,當年的判決要收回!

又弗沙佛在釋迦牟尼菩薩進入山洞時,以火光三昧一法傳給釋迦牟尼菩薩助他成佛之事,方老師也查出,其中涉疑同時釋迦牟尼菩薩金剛界曼荼羅的密法,由於金剛界曼荼羅的傳法,與成佛有太大關係,所以金剛界之傳法有非常嚴苛的要求,一般的傳法的金剛阿闍梨傳法不慎,觸犯十四根本堕第七條:「於未成熟宣密法!」已經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如果傳法的金剛阿闍梨,傳金剛界曼荼羅大法時,傳法不慎,傳法的阿闍梨本身要下金剛地獄!今天的歷史事件,證明弗沙佛當時有偏袒之心,執法不公,方老師要求弗沙佛接受這個傳法誓言,廢去自己的成佛果位。其他參與此事的相關的一干人等,應該獲得司法的起訴,並且給予彌勒弟子申請國賠,將相關有罪證的人等之福報悉數扣除充公,撥入為彌勒唯識弟子的補償金額中使用…………

 

(六)回歸正常:

政治事件終於過去,無論是誰對誰錯,司法已經把真相還原,還給我們清白,一時的勝利成佛是沒有用的,短暫的成佛權力也改變不了事實的真相,永恆的真理才是修持者追求的人生目標,成佛不應該在框在宗教主義的陰影下,繼續做那些地下的政治性操作工作,偉大的成就者,不應該再受制於世人的供養而自甘墮落。

 

佛法誕生的根源,是在於了生脫死的問題上,對於這個問題的看法有所不同,所以發展出不同的宗教和宗派,在這個百花齊放、百鳥爭鳴、宗教領域之中,是可以有它的競爭性,優良的宗教是可以淘汰不良的宗教體系,但是不得使用卑劣的方式而為,因此毁謗的方式以及捏造謠言的方式,就是最被指責的錯誤方式,而使用本身的功力或法力,把其他宗教和教派摧毁的方法就更不可取,而使用了這些方法的人也必然的會遭遇到各種不同的制裁,所以佛教消滅了婆羅門教一千年,最後也接受了回教的滅教回報!

 

過去的宗教,都錯誤的把人類的物質以及社會資源,大量投入建築偉大的寺廟、偉大的佛像上下功夫,去追求神靈的庇祐,消耗大量的資源;但是在回饋社會上卻做得太少;在佛法上用功研究的人少,而以弘法利生為名義以吸引信徒者卻居多,事實上!佛法應該回到社會中,回到學術之中,協助人類追求更偉大的科學成就,以擺脫迷信的宗教主義,才能對社會有一個交待!

 

佛法是可以協助法制的教育制度所無法管制的區塊中,讓這些身上擁有特殊天份的人才,能夠發展出他們個人的特殊成就,但是在2080的法則規範之下,能夠成功的人士只有百分之二十,其他的百分之八十都是一些盲從的迷徒!而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也不見得都進身在宗教的行列之中,因此在宗教主義的小圈子中,真的能夠成佛的人士其實是萬中無一!

而且修持成佛之後,成佛的威力並非馬上可得,而是死後靈魂進入佛世界之後,才會享用到它的功能,修持成佛的人,其實是靈魂已經成了佛,但是肉體還是人,因此在還沒有完全進入死亡的狀態下,成佛者所擁有的力量其實只在法界而非人間界,因此人類的生老病死仍然在侵蝕著這個色身肉體,人類的生活慾望還仍然存在凡夫的體內,所以追求成佛的人,不要去誤會成佛者有多大的能力和權力!

 

一切以宗教主義為基礎的學說和觀念,其實都需要被澄清!佛法中之成佛、並不是真的有那麼神奇和偉大;而且一切的佛法使用,都必需建立在戒律之上,因此一切違法的事件或勾當,只要被他人發現,被後人發現,後人能夠使用正確的司法程序,就可以把任何一位神通廣大的神靈革職和法辦!

 

基本上,在我們生活的土地上,宗教的信仰是人類的自由!

所謂的自由就是:你可以喜歡任何一種宗教、也可以拒絕任何一種宗教!任何人都不得干涉你的宗教和信仰,在沒有觸犯法律的條件下,任何人也不得使用任何一種政治壓力或人情壓力、讓你低頭、讓你改變、這樣的社會才有真正的宗教自由!

 

因此!誰喜歡拜誰、誰不喜歡拜誰!都是人類可以自由選擇的對象,偶像無分非黑白對錯,只有自己喜歡就好!而且成功的定義,也有不同的見解!

 

佛世界的司法事件之後,普通的老百姓喜歡禮佛,喜歡朝拜釋迦牟尼佛,那都是個人的宗教自由,佛世界並不會要求去改變老百姓的想法,方老師也沒有要求宗教的修持者,都需要接受方老師的見解和看法,佛世界的司法事件已經成為過去,過去就讓它過去,方老師已經回到正常人的生活圈子之中,過回正常人的生活,繼續的找工作、賺錢、養太太、照顧四個孩子,等待彌勒將來之成佛,一切人類也應該回歸到正常狀態,過著正常人類的生活。 

                                                           2005131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