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峰迴路轉

 

(一)    由:

33日星期四下午兩點鐘,來了一位小姐,要找方老師幫她忙做一次心理的輔導,原因是在最近的一個星期間,公司之中發生了許多變故,竟然在她沒有準備的情況下,被老闆炒了魷魚!原因是一些莫需有的小問題,被自己的上司向老闆打小報告陷害了她,讓她被炒了魷魚!所以在心情不好的情況下,馬上來找方老師要求諮商!

 

方老師聽了她的描述,初步的反應是今天才來找老師是有一點遲了!

她應該在今年初新春的時候,就應該出現卻沒有出現,今天事務臨頭之後,才急時抱佛腳,所以方老師能夠幫助她的忙是有限的,只可以讓她消除負面情緒,而無法幫助她建立新的事業走向!

 

原因是這一位女士在三年多前,請方老師跟她諮商的過程中,已經發現她是摩利支天佛母轉世在人世間的代言人,替她解釋過她過去所發生的奇妙事跡!當時她已經接納了這一個建議,並且開始接受學佛修持的觀念,但是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來了一下就久久不見踪影!去年帶了一位宗教團體的出家比丘尼來中心,請求方老師出馬去救另一位昏迷在醫院中的一位出家人,但是方老師從禪定之中已經看到這一位病者,大腦已經受嚴重傷害,大眾都存著同樣的心希望發生神跡,讓這一位出家師兄能夠活命過來!

 

但是方老師的立場是,大腦沒有受損偒的人,方老師都非常願意去救渡;但是大腦受到嚴重傷害的人,方老師寧可殘忍的讓她死去,而不願意去出手,因為真的能夠讓她將來活過來的時候,可能造成團體的第二次更嚴重的傷害!因為她已經出家了,出家之後遇上這種災難、誰會去照顧她一輩子?是家人出來照顧?還是宗教團體派人出來照顧她一輩子?這些現實的問題、如果事先沒有解決之前、將來的過失需要由那一位人士負責背負?

 

因為這一個理由!這位登門拜訪的比丘尼,她也不敢私下背負如此重大之責任,所以請方老師出馬的事就被擱置。這位女士,她就從此沒有再出現在中心了!

 

了解她所碰到的麻煩之後,方老師第一個詢問她的問題卻是:

「妳是否從電視新聞中,看到了今年安太歲、點光明燈的人特別多!

大甲的鎮瀾宮收了上億以上的點燈費用!其他的各大寺廟都有很大的斬獲!

出現比平常多好幾倍的收入?」

 

女士說:「知道!這些新聞從電視台的新聞中,幾乎每日都在重複廣播?」

那看到這些新聞之後、為什麼不馬上來中心找老師!今天已經過了元霄節的點燈熱潮,法輪中心的點燈法會也已結束了,這個時候老師要幫她就比較困難?

 

原因是這些台灣的寺廟,無論是佛教寺廟或者道教宮廟所使用的斗母,他們所使用的光明燈,都是依據摩利支天佛母的神威,使用她的隱形印力量,能夠可以讓信徒避免任何鬼神的傷害,不受任何星宿怪異所傷!所以安太歲所點的光明燈,在台灣的民間突然之間暴漲數倍,是一種不正常的現象!

 

(二)太歲光明燈

台灣點光明燈安太歲這個異常現象,表示了兩種意義:

 

(1)    是台灣迷信的現象增強、信徒的信心受到社會狀況的動搖,或者受到法界的波動影響,在並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麼的情形下,所以採用點光明燈消災的方式,是他們唯一能夠執行的應用方法?

 

(2)    點燈人士暴增,摩利支天佛母的業力承擔也大量增加,如果這個法脈系統的相關人員,並又不知道需要修法迴向,幫助摩利支天佛母修法,一瞬間、這些相關的神職人員,都會承受不住如此龐大勢如洪流的業力,今天已經造成摩利支天佛母進入非常嚴重的負債情況下,方老師沒有這個能力幫她轉運!唯一能夠幫助她的是:「幫助摩利支天佛母入涅槃,註銷她的果位!也幫助妳註銷她的代言人資格!讓妳重新做一個平凡的人!妳既然不想當一個菩薩的代言人,那方老師就幫忙妳把這個位辭掉吧!」

 

替這一位女士處理摩利支天佛母的事件完畢之後,她已經覺得心堶惜ㄕA慌了,那些恐懼的心理已經消失,如果把這件事情當作一般人來處理,替她們安排心理輔導,絕對是沒有任何人能夠解決她的問題!

 

原因是許多活在世間的人,他們的身體後面,都有其他的神靈代表之身份,但是這些人經常不了解自己的角色,一旦這些神靈出現了異狀,他們並不了解自己可以採用什麼樣的方法去協助神靈,幫助衪們渡過難關!

 

在人類的心目中,大部份人的想法:

「都是認為鬼神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所以人類與鬼神的關係之中,人類儘量順從鬼神的指示,達到衪們的需求和目的,然後人類再跟進、要求滿足自己的願望!所以、為了要請神靈們辦事,因此先行負出龐大的建築費用,替神靈們蓋好建築雄偉如皇宮一樣的寺廟!」

人類大多數都不了解:「那些菩薩的願力和功德,經常被人們不妥善的使用,當這種力量被耗損太快而不能補充的時候,這些神靈也會出現大量的負債,一旦進入這種情形之下,這些人間的代言人就會出狀況,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捲入了這一場糾紛之中,而發生非常重大的損失!」

 

這一位客人處理完畢送走之後,剛好桂蕾也在坐沒有離開,所以方老師再與桂蕾談論,去年摩利支佛母就已經準備接受入涅槃的安排,結果碰上了桂蕾的因緣,佛母卻臨時不想走,希望桂蕾能夠幫助她修法!經過半年多以來,桂蕾已經把這件事忘了一半,方老師提起這件事之後,馬上很緊張進入壇城之中,了解摩利支天佛母本尊的狀況如何?才發現佛母的法身她已經萎縮成一個小指頭那麼大了,所以也無力去挽救她,這次再提出請她入涅槃時,佛母本尊的表現就完全不同!

 

摩利支天佛母、今天真的體認到眾生難渡!諸神是不應該過份使用神通力量去吸引他們,這種領眾的宗教方式,不但沒有把人類帶好,反而製造出更多的迷信群眾,讓人類的進化反其道而行,愈走則愈遠矣!所以一口答應下來,真的想入涅槃了!

 

摩利支天佛母入涅槃之後,人世間寺廟中的光明燈就開始出現一些狀況,但是又有誰可以幫助他們去解決這個問題呢?又有那一位菩薩願意承接這些光明燈的沈重業力呢?

 

事實上宗教的事業的確是有一點難做,沒有使用神通力時,民眾他們不會相信你!老百姓也不會來燒香!一旦過度的使用了神通力、老百姓卻把它變成迷信和盲從,一窩蜂的從四方八面的擁過來,讓你連呼吸都有點問題,然後就把你壓在眾人的腳下,讓民眾踐踏你的身體、踐踏你的靈魂、讓你最後只好把火苖熄滅、不想再去當什麼神仙、當什麼樣的佛祖了!

 

(三)峰迴路轉:

33日星期四下午四點零十分,小惠能剛巧下課回到法輪中心來,因為外面都下著大雨,所以他的鞋子全部都濕透了!所以一直大喊媽媽,希望有人能夠幫助他!

 

但是這個時候,方老師卻在密壇之中,感受到金胎兩界的威力突然產生了變化,知道將要出現一些特殊的變化,必須全部人員都進入壇城之中修法,不能走出去弄小孩子的東西了!所以告訴這一位小朋友,你要進來壇城參加嗎?還是要留在外面鬧?

 

結果小能能的反應很溫順,乖乖的進入密壇之中跟大人一起修法,他先是拿了兩個小燈放在自己的桌上,後來卻進一步的要求每一種顏色的燈都要一個,放在桌子上排成五方佛的顏色,所以方老師與佛母也跟著拿了供桌上的燈,依據五方佛的位置排列成十字花形,再運到法界之中,送入金胎合體的空間中!

 

原來在法界之中的金胎合體,今天中午十二點多的時候,接受了度母宮、無量宮、和越量宮的加入之後,下午四點鐘的時候,突然間的自動運作產生高能量,這些高能量開始滙合起來之後,每一尊菩薩都開始亮了起來,頭上點了一盞明亮的燈,由於金胎合體之後的空間非常廣闊,光是點燈這一檔事就會消耗相當龐大的能量,因此在點火的過程中,需要人世間的力量,進入同步的支援,才能夠把這些無數無量的燈點亮起來!

 

金剛界曼荼羅和胎藏界曼荼羅,平常都很安定,衪們不曾出現過自己起動的現象,尤其是起動的空間非常龐大,這種自動運作的程序可能跟度母宮進入聯接之後而產生,原因目前未明!有可能是進入胎藏界荼羅報到的諸佛名單已經到齊,最後一位摩利支天佛母從人間熄火之後,就是最後一位報到的關門員。所以進入金胎合體之後就開始進入點火的狀態中,但是目標還不明朗、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結果?

 

(四)二十一度母法會:

33日星期四晚上七點半鐘,法輪中心的二十一度母灌頂法會準時開始,法會中的緣起,方老師講述了度母的修法起源,是由阿底峽尊者帶進西藏,然後變成藏區大大小小寺廟、男女老幼都會念誦的咒語:嗡 達列 都達列 都列 梭哈,與平地漢人唸的四臂觀音咒語:嗡 一樣那麼普遍!

 

方老師繼續談到昨天到龍潭,見了大家都非常熟悉的自心法師,因為法輪中心的弟子很多都是皈依給這一位出家師父,後來阿底峽尊的法身出現在高速公路之上,就一路的跟著方老師的車子回到法輪中心,把二十一度母的監護權交給了老師;以及安頓好了二十一度母之後,度母宮在今天中午桂蕾到中心的時候,與無量宮、越量宮都出現,開始與胎藏界曼荼羅相連接的情形都告受法的弟子報導了一遍!

 

最後也告知受法的弟子,今天晚上二十一度母的受法之前,先觀想從天牢之中呼喚自己被關的前世神識,把他們釋放出來之後,才可以開始傳法!又無論是否受過金剛界曼荼羅密法的弟子,都可以觀想手捧五方佛的五色燈,進入胎藏界曼荼羅之中,把金胎合體之內的燈點亮起來,每一個人所點的燈,其實都是與自己有因緣的燈,不是你的緣你是沒有辦法把它點亮!

 

完成這兩段的修法之後,方老師用眼睛掃描全場,今天參加受法的人共有十八位,連同佛母共有十九人,再加上中午的桂蕾和淑惠剛好是二十一人,還算得是一種巧合。

這次的二十一度母灌頂法會是第三次傳法,感受到比前兩次的法會來得更殊勝,法會後羅媽媽向老師申訴最近的身體不好,咳嗽一直不好,曾經到醫院照X光檢查,X光照片上看到肺部連腹部都是泡泡,但不知是何原因,但是接受完灌頂之後,咳嗽就停止了!易君也過來說,看到了網站上的文章,知道觀音院的事,所以希望也能夠比照其他的成員,接受新文告的法律條文處理,所以最後一行三人,連同朋臻進入接受觀音院的新文告,處理完畢之後,全身舒暢無比!

 

過去經常不舒服的身體相關部位,經過新文告的法例通告傳達,採用貼廣告標示的方式,也可以說是貼膏藥的方式,只要一貼進去馬上就會鬆開,那些反覆發作的老毛病地區,就開始產生了很大的轉變,突然之間都好像完全消失了一般!好像玩魔術一樣的感覺!

 

唯一奇怪的是密壇之外,剛好碰上臨時會議的召開,卻傳來一陣吵架的聲音,方老師觀照到是兩個大男生,剛好觀音院的子宮問題,並沒有充份的時間去接受處理,掛在身上的子宮碰上了對頭,產生了無明火,所以為了一點小事,第一次出現在會議的時候吵了一場咀!

 

方老師在密壇之中,要照顧三位女士不能離開,但是卻可以從頭到尾再觀察一次他們的前因後果,才發現到另外一個新問題:

 

「老師在龍潭與自心法師修法一同修法時,從那爛陀寺地基下,釋放出來的地獄寃魂有二千五百人;但是回法輪中心之後的修法,從天牢上釋放出來的人數卻是二千七百人,為什麼會出現了二百人次的差異呢?

 

從這兩位男生的吵架之中,老師終於發現多出來的那些人次,其實是其他歷史事件中被關入天牢之中,但是這一次卻能夠很給面子,全部撥過來讓我們自行修法把他們開釋,但是因為與本次龍樹菩薩之死的事件無關,所以必須要接受身報,從身報之中才會重現出當年的情景!

 

當年的歷史情景,他們都曾經是天上職司值日之神,就是這樣為了一些小小的權責問題,發生了兩人爭執不休的現象,經由上司出面干涉,仍然不服沒有停止,所以被裁決關在天牢思過已經有三百多年,今天才被釋放出來,就馬上再進入狀況,重演當年的往事!」

 

(五)曲終人散:

方老師替三位女士護關的過程中,想通了很多事件,但是步出密壇之時,外面的會議早已經結束,參加會議的人員已經四散,所以也不知道他們吵架的原因!今天晚上二十一度母的灌頂法會,因為傳法的時間相當長,法會結束之時已經十點鐘了,法會結束之後,因為處理一些雜事花掉了四十分鐘,護關的時間才花費了二十分鐘不夠,但是步出密壇時已經是十一點鐘了!

 

回家的時候,剛走到大樓的一樓大門,放眼一看街道之上,竟然地面全部都變乾了!那真是巧合!桃園地區連日陰雨已經有兩個星期沒有停止過,今天下午四點鐘的時候,所下的雨更是連小能能的鞋子都全部淋濕了!但是法會剛巧完畢,把天牢上關閉的人全部釋放出來之後,天上就開始不下雨了,滿街濕淋淋的路面終於乾爽了,如果天氣這樣了轉變、明天是否會看到太陽出來呢?

 

第二天早晨,七點多鐘起了床,果然真的是看到了太陽,晨間的天氣報告也說,最近一波的天氣,受乾冷的北方氣團影響,會有乾燥和強冷現象產生!

 

回想昨天的事件,產生了一個完整的理念:

「觀音院的事件,只要曾經進入這個院中修持的菩薩,因為會受到舊法律條文的約束,轉世人間之後不得男婚女嫁,否則會接受到特殊的處罸!

 

衪們的處罸依據究竟是什麼呢?

為什麼長久以來都沒有修行人,會發現這種不公平的奇怪處罸呢?

 

從昨天那兩位大男生的吵架事件起,方老師終於發現了其中的秘密:

『原來兩位男生在吵架的時候,雖然會議的地方隔著一塊牆壁,但是方老師卻看到了兩人的咀吧上,各自裝上了一個子宮套在咀吧之上,好像戴著一個防毒面具一樣,面對面的噴出一咀吧的臭氣!所以、雖然只是為了小小的一件事,卻可以吵個不休!』

 

方老師從這次的事件推論如下:

觀音院的處罸方式,是依據觀音院的主修課程、是以大慈大悲為核心,這一個核心所在地,是修行者應該把天下人,視為己出的子女,所以「子宮」一物就是本法的母法憑據:因為天下人皆經此道!諸佛菩薩皆由此出!

 

所以就特別要求進入觀音院修行的菩薩,不能夠隨便結婚,把子宮此物弄得不乾不淨,敗壞這一條通道!

 

如果解犯規條,其處罸則是將此「子宮」一物,胡亂放置在身體不同之處,當事人的修持行為就會遭遇非常大的麻煩:

 

例如:放置在咀吧之上、此人則現出臭咀,說話令人厭惡!很想揍他一頓!

放置在腦袋之中、此人的思想似直而彎,只會鑽牛角尖,思考不得通達!

放在頭上作帽戴,則此人經常頭痛,被諸神所扁,欠打的記號也!

披在身上某處,則某處酸痛,原因就是該處經常被法界歐打!

 

如果安置在胃部,亦會與人爭吵,但是其中稍不相同的地方,是安放在胃部的子宮,通常會住有小鬼,這些小鬼的安住,其實是過去的歷史之中,出家之後仍然偷偷與他人發生關係,暗中生下已死或夭折的孩子!這些鬼子就依附在胃部這個子宮之中,經常興風作浪、煽風點火、撥弄事非、但是卻來無踪去無影,讓你就算是天眼打開,也看不到衪們的來歷?

 

因為、這是菩薩的處罸,所以不單止天眼看不見,甚至連慧眼、法眼也找不出原因,只有使用佛眼才會看到這種處罸!」

 

(六)殊途同歸:

34日星期五的中午,方老師已經把本篇的文章初稿寫好寄出,但是大師兄和晉豪都在忙碌之中,所以文章尚未能夠掛上網站,但是老天好像會自動安排,昨天吵咀的兩位大男生,卻自動的從不同的方向回中心報到,交辦一些與彼此都無關的項目,所以方老師就直接拿了列好的文稿給他們看,從文章之中的交待,讓他們了解昨天的事情原來只是一場身報的誤會,所以都非常願意進入壇城之中,把身上的子宮處理掉!

 

從一步一步的子宮消除術中,他們學習到一般俗家人所觸犯的過失比較輕微,如果是出家之後觸犯這一種事,情況就比較嚴重!但是依照方老師的指示,如果發現貼廣告傳單時,反應地區部位出現白色光,那是一般在家人的子宮,事情很快就可以獲得解決;如果出現綠色光時,就表示這埵酗p鬼夭折在其中,必須要應用更完整的技術,經過捨戒還俗、婚姻大事、和認祖歸宗的三段過程,才能夠把這些綠色的小鬼之光化掉!

 

經過這種特殊的訓練,這兩個大男生的中脈,都可以非常圓芇的打開,跟著是三脈六輪也隨之而打開。其中一位男生,他這一次的造化,竟然是學佛多年以來,第一次把中脈能夠完全的打開、所以非常高興!後來再經老師的引導:兩位金剛師兄,都非常愉快的,解決了他們身心上的各種問題,觀音院這種新發現,居然變成一種非常優良的成佛方法,真是妙不可言!

 

因此、大家切記!在學佛的過程中、任何事物都不可以輕易放過!任何嚴重的問題也不要故意隱瞞!因為在成佛的過程中、所有一切造成業障的問題,只要反過來思考就可以發現,它們都是成佛過程之中,不可疏忽的問題!只要能夠解決這一個問題:「業障就會轉化成菩提!」

 

(七)實相般若:

34日星期五下午五點鐘之後,方老師一直都坐在密壇之中修法,因為解決了觀音院的問題,也解決了度母宮的問題,所以了解最近的修持方向會有更大的突破,果然不出所料,在禪定的過程中,解除了許多的約束和封印之後,身體下方就開始冒出了很大的蓮花出來,顏色是粉紅色的花辦,身體漸漸的就看到自己坐在蓮花中心的蓮蓬之上,雖然這種禪觀現象過去也曾發生,但是今天的反應特殊!

 

首先是看到了綠度母率領二十一度母示現在壇城之中,然後是密壇之中的每一張唐卡堛漲礡B菩薩、金剛、和財神都開始示現,身體開始飄高往上升高,原因是蓮花座下的花莖開始伸長,高高的坐在法輪中心之上,而壇城中心所示現的諸尊均在壇城之中並沒有離開,也沒有伸長,似乎是要將方老師送往上層的意思!

 

去年的法華法會之後,只要進入禪定之中,雖然身體也曾長出無數無量的蓮花,但是只一囡下座之後,身上的蓮花就會消失,這一次的情況有點不同,是下座之後,身旁的蓮花不會消失,六點多回家煮晚飯的時候,老師要求小仙仙用她的天眼看爸爸,她看得眼睛有一點花,弄不清楚是在蓮花之上還是在雲端之中,所以方老師了解從今天開始,修持從過去的觀照般若進入了實相般若之中,這次的蓮花池中生長出來的蓮花,與法會大會之後所見到的妙花蓮華不大相同,當時所示現的蓮花屬於證道的蓮花;今天的蓮花則屬於境界的顯示!

 

晚上八點鐘有一位病人要找方老師處理,老師從頭到尾只花了十五分鐘就把她的問題決了,原因是觀音院的問題所衍生出來的問題,雖然病者自覺非常嚴重,但是方老師只用了一個指頭,把新的觀音院公文通告,印進去她身後的觀音菩薩保護神身上,讓這一尊守護神收到了新訊息之後,這一位病人的治療就告結束了!

 

所以有多餘的時間去照顧敏芬和淑惠,從她們的身上反映出老師自己的問題,淑惠在禪定之中雖然看到了許多神奇異相,但是方老師卻指出她只是坐在一片荷葉之上,這一塊大荷葉尚在蓮池的水上,葉片沒有進水,但是卻並沒有離開水面,她花費了許多方法去解決自己的問題,結果只是一株蓮花開在她的身後,可以作為她的護蔭,卻沒有讓她坐在蓮花之上。

 

敏分剛開始的時候,一直在咳嗽,而且還咳過不停,自覺身體很沈重,而且身體會感受到冰冷的感覺,老師指導她被千手觀音的徒眾拉扯,所以身體被他們拉得沈了下去,經過不同的思維方式和使用了許多不同的訓練方法,身體終於可以浮了起來,但是方老師卻指出她的身體剛好在蓮花池的水面上,屁股和足踝還泡在水中,敏芬就馬上回答說:「現在全身都很溫和只有屁股和足踝是冷冷的!」

 

她們兩位還想再練下去,但是方老師卻對她們說:「這一次的現象,是屬於境界的反應,這種反應並不是平常的練功!所以是急不來的!回家再慢慢練吧!」說完三人就離開中心各自回家!

方老師回家之後,方老師就找小佛來證實,請他進入禪定之中觀察,起初小佛不了解狀況,結果跑進去胎藏界曼荼羅中查看,只報告了目前觀音院的問題解決了,所以她們都很樂意支持老爸!

 

後來方老師請他進入藥師佛國之中觀察,他才說出看到老爸站在藥師佛國的雲端之中!這個時候,方老師也開始看到了小佛在藥師佛國之中的長相,原來在藥師這一個剎土之中,他才只有五歲,但是身體卻長到一百五十公斤,比現在的體重還多了五十公斤!

老師再問小佛:「你以前在藥師佛國之中,曾經看到老爸嗎?」

小佛回答:「沒有!今天才看到你第一次進入了藥師佛國!年齡是二十七歲!」

 

聽到這樣的報告!方老師已經很滿意了,雖然過去對藥師佛國曾經相當的了解,但是在久遠之前,就已經被佛祖眨下了凡塵,所以有一千多年沒有再登陸過此地,今天從極樂世界的蓮花池開始,只花了三個鐘頭就已經爬回藥師佛國之中,以經是很不錯的反應了。所以決定今天開始公開介紹給其他的弟子知道:法輪中心的弟子,請把握時間,開始修持實相般若的時間到了!

 

(八)居士會:

35日星期六上午十點鐘,中華佛教居士會第十屆第四次會員大會,會議地點選在台北長春路的蓮香齋素食餐聽地下層開會,阿逸多法輪中心的代表人是秉翰會長,方老師和淑惠三人,台北地區的是宗欣明玲兩人,一共五人分兩路進入會議的地點報到!

在開車的路途之中,秉翰會長告訴方老師,在二十一度母法會的過程中,自身感受到沈在海水之中,呼吸有點不順,經過努力練功之後,呼吸才恢復正常,所以請老師檢視一下,方老師檢視的結果是:「身體想穿過極樂世界的蓮花池,但是目前只有頭部伸長,好像橡皮管一樣被拉長伸出水面、但是身體仍在水中央沒有通過!」

秉翰會長又提起了易君的狀態,昨天好像呼吸不大順利,全身都在發冷!老師檢視之後,告訴了會長:「目前她也泡在水中,但是並不知道自己正要渡過極樂世界的蓮花池,所以身體難過,心情也有一點混亂!所以應該先打電話告知她,讓她先有心理準備,才能夠適應這種感覺,不要讓她產生疑心,懷疑自己的身體又出狀況?」

 

到了會場之後,看到了宗欣和明玲,老師看到他們也一樣的泡在水池之中,並沒有穿過蓮花池!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就是穿越極樂世界的蓮花池,是從下穿上而並不是從左至右、到彼岸原來是垂直線而不是水平線!如果不了解狀態而起心動念,以為自己出狀況者,可能會出現難以呼吸,或咳嗽不止,甚者會出現嘔吐等等現象!如果了解自己所發生的狀況,有心理準備的情形下,就會很容易通過蓮花池的考驗!否則、不但不能通過這一層池面,而且還會自覺飄流在大海之中,茫茫然而找不到彼岸,這就是實相般若的真實狀態。

 

居士會在會議的過程之中,十一點四十分左右,立法院的院長王金平涖臨會場,在他上台演講之際,方老師的眼睛,開始可以看到院長在藥師佛國之中,原來已經坐在其中,年資已經有六歲!很安份的坐在那堙I

從王金平的談話之中,他提到了台北市長馬英九時,都能夠對這一位市長讚嘆有加,這個時候方老師的眼睛堙A也看到了馬市長,他的身軀非常龐大,與王院長的廋小身段還全不同,但是他只有頭部伸進了藥師佛國,龐大的身軀卻被藥師佛國的雲層阻隔著,所以正在很努力的往上爬!這種描述對他們將來的國民黨黨主席選舉是否有關!方老師並不了解,但是這種心情的呈現,應該與他們內心世界的狀態非常接近!記錄這一段故事,並不是要表態支持某人,而是記錄方老師第一次,眼睛會看到政治人物的圖象在眼前出現!

 

正在這一個時候,方老師的心奡N响起了一個聲音,全場人士只有五位有資格進入藥師佛國,所以方老師就開始注意來賓之中,有那一些已經可以進入這個國度之中,結果是全場到會的出家眾之中,都沒有一位能夠達到這種修持境界!

曾經是華嚴經堣迨Q三參的善見比丘也到了場,但是他目前的狀態不良,連他身上最值徥讚嘆的青蓮花目,今天也已經不見了,只留下空空的兩個黑洞,他在上台講話的時候,竟然連眼睛都已經睜不開來!

 

方老師替他計算了一下時間,被法界挖掉的時間已經有六年!正是方老師出版佛祖也瘋狂一書時,曾經以善財童子的身份向法界通告:

「華嚴經的善財童子五十三參之中,五十多位的大菩薩合謀,利用其大菩薩的身份,瞞騙調查金胎密法失傳的善財童子,放出假消息引誘善財童子胡亂追踪,浪費了四十年的查案時間,他們的目的就是受文殊菩薩所托,阻擋了善財童子進入逝多林,向釋迦牟尼佛追查金胎兩界密法下落!

由於佛的說話不可以誑語、所以一旦善財童子,膽敢向釋迦牟尼佛詢問金胎兩界的密法下落時,釋迦牟尼佛必須老實相告,為了保護釋迦牟尼佛的名譽,所以文殊菩薩就安排了五十三位大菩薩,從中借指引為名,事實上是在阻欄善財童子進入逝多林道場見釋迦牟尼佛!」

 

    註:其實當年釋迦牟尼佛並沒有觸犯任何戒律,只是金胎兩界的密教法本,是   由第三任妻子鹿野之處得來,他當時以悉達多太子的身份出家游學五年,參訪修持佛法的大成就者,於第三年得知鹿野的家族,身份是婆羅門密教秘本的持有者,這一套密教秘本素來只有傳子媳而不傳外人,悉達多要學習其法必須要入贅,娶鹿野為妻才能夠有機會看到這兩套法本(即舊的大日經和金剛頂經),因為悉達多太子當時已經知道要學密法才能修煉成佛,所以才娶鹿野為妻入贅她們家!

    但是結婚三年之後,已經育子三人,大兒子是後來的上星比丘,二兒子是優波摩那,好像還有一位小女兒,但是目前資料不詳!

    結婚三年,育有三位子女之後,鹿野已經放心把金胎密教的經本交給悉達多的時候,誰知悉達多一旦拿到密教經本,就獨自一人跑去雪山修行,經過六年之後修成正果,得以自證成佛!但是鹿野卻因為思念丈夫情切,遍尋不獲而進入精神分裂狀態,死於荒野之中!二兒子亦陪伴母親屍體身旁,不願離去,所以最後亦餓死於母親屍體之旁!

    這種家庭慘劇,對於普通人來說,已經是一種非常沈痛的打擊!但是對於一位正準備進入成佛狀態的修持者來說,直接就影響到他的成佛前途,所以釋迦牟尼佛一生之中,對於娶妻生子的事情,經常以斷然的方式處理,對女性的主觀比較有強烈的批判,就是因為發生過這一種家庭悲劇,卻不能公開讓別人知道的事發生過!

 

                    

回到居士會的現場,方老師在觀察台上的諸色人等,發現年資最高的是中華居士會的前任退休會長,她擁有十七歲的年資!

所謂年資的計算,是每一百年的修為可以轉化為一歲,方老師自己的估算過程中,二十七歲的意思就是二千七百年前就已經入駐藥師佛國,但是在一千七百年前,剛好就是龍樹之死的年代堙A卻被前佛使用政治手段,眨去藥師佛國的地位,而下生到人間。所以剛好居士會這一位大菩薩上去的時候,應該是與她擦身而過!今天卻是歷經一千七百年之後,重新回到藥師佛國之中,算得上是舊地重遊了!

 

能夠進入藥師佛國的五位人士之中,還有另外兩人是誰呢?

 

因為沒有上台講話的人,方老師目前的能力,還是沒有辦法去辨識他們的身份!所以只有在散會之後,與淑惠在車子之上核對資料,後來證實另外兩位人物之中,有一位是游祥洲博士、和另外一位是曾經在會場之中,自告奮勇願意毛遂自薦,協助大家運送佛教經本或DCDVCD,送入中國大陸的居士!

 

法輪中心神通小組的人員,目前雖然已經把一些神通能力訓練出來,但是在佛世界之中的年資和福報向嫌不足,所以大部份還處在等候上船才能渡彼岸的狀態之中,法輪中心大部份的成員還在蓮花池之中游泳,並沒有獲得實相的果位!

今天看到了這些現場真實的問題,經過比較和計算,知道答案之後。那是我們應該努力的地方,所以在用餐的時候,就決定下午要回中心好好用功,把渡彼岸的功夫完成,完成實相般若的修持。                                 

200535 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