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梁皇寶懺

 

(一)  因緣:

514日至15日兩天,是阿逸多法輪中心舉辦清明法會的時間,這一次的法會特色,是方老師以梁皇寶懺為依据,改編出來的一部全新的法會儀軌,名稱暫定為「梁皇寶懺新編儀軌」。由於經歷過不同的試驗和修正之後,發現這一部法會的新編儀軌,將來可能成為一套中國佛教修持的傳世寶典,因此特別以專題給予介紹,讓大家了解這一部法會儀軌的功能。

 

這次法會的編寫,最大的搖籃推手人物,其實就是佛母道蓮,原因是在去年的時間中,她已經提議方老師要在法輪中心的法會之中,多加一個梁皇寶懺的大法會,當時的方老師回應說:「梁皇寶懺的法會,許多重頭戲都在梵唄的唱工之上,今天法輪中心的弟子,並沒有受過這種唱工的訓練,辦起來會很吃力!」所以並沒有答應佛母的要求!

 

結果在今年的年度法會之中,秉翰會長向佛母請教:今年法輪中心的年度法會應該如何安排?佛母卻給了秉翰一個大題目,今年要舉辦一個梁皇寶懺法會!因為佛母這樣一說,會長馬上召集理事開會拍板定案,所以今年多了一個梁皇寶懺的大法會,會議已經定案之後,再告知方老師時,老師了解眾議難翻,因此、今年初才開始研究如何讓法輪中心的弟子,可以把梁皇寶懺的法會,改編成密法修持方式進行,才可以避免太多的梵唄唱工,卻又可以滿足弟子的修行,因此才編寫成今天所使用的改良型儀軌。

 

在研究梁皇寶懺儀軌的過程中,剛好是方老師發展出蓮池聖水的修煉方法,後這些聖水的功能上的研究,才另外發現到中國佛教的懺本之中,另外有一部慈悲三昧水懺,簡稱之為水懺的儀軌,其實這一部水懺的儀軌,內容也是根據梁皇寶懺的內容而編訂出來,但是文字上卻已經濃縮為大約四個小時就可以誦完的法本。

 

從水懺的內容啟示,唐代當時的國師,已經發現了蓮池聖水上的功能,所以才編寫成水懺這一部法本,但是文字內容卻並沒有突破梁皇寶懺的範圍,因此才能夠更加尊定梁皇寶懺的權威性,如果今天的方老師希望可以突破梁皇寶懺的權威性,必須要把梵唱梵唄的顯教功夫,完全改編成密教的修持方式,才可以給予它最大的突破!

 

(二)了解駢文:

因為方老師希望能夠突破前人的巢臼,所以在編訂梁皇寶懺的法本儀軌時,就已經開始如何使用金剛界曼羅的密法手印,來完成梁皇懺之中所安排的諸多項目的修行。

例如:從皈依、斷疑、懺悔、發菩提心、發願、發迴向心、顯果報。上述的章節只是個人的基本修行方法。從出地獄、解冤結、自慶、警緣三寶、懺主謝大眾、總發大願之後,才跨到真正的修持行列之上。

以後的懺文才正識的進入修行的正行之中,如奉為天道、諸仙、梵王、阿修羅、龍王、魔王、國王人道、王子、庶民、父母、師長、比丘比丘尼、各種地獄眾生、六道、菩薩迴向、發願、囑累等等文中才算得上是正式的修行,處理彼此之間的累世恩怨仇結。

 

由於梁皇寶懺的文字,是依照中國六朝時代的駢文所編寫而成。南北朝盛行的文章是講究俳偶的,也就是所謂的「駢文」,駢文是一種以字句兩兩相對而成篇章的文體,是從對偶排比的修辭手法逐漸發展形成的,並且於南北朝盛極一時。
 
它的特色是:語言上追求駢麗,這包括了句式結構的平行對稱、與事類的對稱。句式上講求四六,駢文以四字、六字為主,有幾種基本結構:四字句對四字句,六字句對六字句,上四下四對上四下四,上四下六對上四下六,上六下四對上六下四。
講究音韻聲律與平仄,駢文大致上可以分為兩類:有韻的駢文與無韻的駢文,有韻的駢文包括用駢體寫成的賦(駢賦)、箴、銘、贊、頌、詠等,而其他的體裁一般不用韻;至於平仄,則是在每一句的節奏點上要求得特別嚴格。
 
講求用典,駢文用典特別多,而且追求用典技巧,內容上包括用古人的故事、言論、詩文;手法上則有正用、反用、明用、化用等方法。
講求藻飾,由於六朝華麗文風的影響,使得駢文一開始就注重藻飾,鍊字、鍊意,使用色彩濃豔、富麗典雅的詞藻。
 
駢文的文章特色,講究形式美,注重對仗。華麗圓暢,工於渲染色彩,力求音簡韻健,但是這種文字的內容其實是有點貧乏。唐末宋初,駢文曾經出現了復甦現象。但是由於歐陽修提倡文章效法韓愈古文,駢文受到猛烈抨擊,才日漸還落。宋、元、明三代,文壇以古體散文為主流,所以駢文後來就沒有像樣的作家,更無名作傳後。
 

大家真正的去了解了駢文的缺點之後,才會知道讀誦梁皇寶懺的信徒,雖然在法會的進行之中,因為懺本的文字華麗圓暢,很容易淘醉在其中,而不容易察覺法會的功能,其實並不容易達到如文字那樣真正的效果和功能。

 

因為單純使用梵唄唱頌的方法,而要完成懺本所交咐的任務,除非其人已經修煉成大菩薩大阿羅漢,而且在梵唄上花了許多功夫去研究,能夠在唱梵唄的時候,做到法身唱腔發玏,可以釋放出蓮池之甘露水!否則只是欣賞了一場美麗的電影一樣,散場時可以令人產生懷念之情,但是如何達成真正的功能,卻必須有完整的密教手印的支持,才可以完成懺文所交托的歷史任務。

 

(三)開鬼門潔淨府

方老師除了很成熟的發展出完整的一套金剛界曼荼羅手印之外,剛好最近的日子中也把開聖泉的修練方法完成,兩者的配合後,儀軌的作用,就是讓參加法會的弟子或者外來的信士,一方面學習如何使用密教手印去開地獄門,讓各種法界眾生得乆解脫;另一方面也需要學習如何打開自身的聖泉之水,使用聖水去替眾生洗除過去的罪過和不良記錄,讓法會的功能更加殊勝,也讓參加法會的弟子可以獲得更大的成就。

 

因此參加這一次法會,功德圓滿之後,希望弟子能夠走出法輪中心的範圍,能夠有自信、可以安心的去弘揚本門的正法,正確的使用聖泉大悲水的力量去度化眾生,去讓其他宗派的人士,了解和見證你們的能力!同時更可以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悲水的真實修持方法,並不是使用持咒語所得,其實是從因緣之中而得!

 

所以阿逸多法輪中心所舉辦的這一次法會,是可以真正的讓顯教和密教的修持者,都會對於本門另眼相看,了解真正獲得如來眷屬的佛教團體,就是這一個小小的宗教社會團體。因為只有真正獲得如來眷屬的團體,才能夠有這種能力和魄力,敢去改寫宗教的歷史,把佛法中的密教部和顯教部的功能,如此成熟的合併拿捏成為這一次如此殊勝圓滿的法會。

 

方老師再去比較的就是顯教法師最愛使用的:「瑜珈燄口」這一部高級的超渡大法,從大藏經的資料所顯示,瑜珈燄口從唐代的金剛智時代,就已經進入了中國的土地,經過一千多年來的演變才成為今天顯教的金剛上師所愛用的寶典!其中所使用的密教咒語和手印都是最多的一套修持大法。

 

方老師在學佛的初期,還真的是對這一套瑜珈燄口很著迷,在1980 年的春季,方老師曾經到宜蘭龍潭的福嚴禪寺,參加了一場讀誦華嚴經共修二十一天的大法會,在這次法會的過程中,就有不少的信眾,特別要求寺廟的住持師父弘榮法師,做了十多場的瑜珈燄口,所以這一次的華嚴法會的共修過程之中,完全滿足了方老師對瑜珈燄口的了解要求。

 

以前曾經看到中和大詮法師的瑜珈燄口,覺得就已經非常殊勝,在這次所看到弘榮法師的燄口,是以台語的台灣小調的方式發音,所以感受到不同的方式去達到超渡的結果,兩者之間各有特色不能夠作完全的比較,今天唯一能夠挑剔的毛病,就是瑜珈燄口太過重視只有台上的金剛上師,才可以依法本修行,其他的旁人只能在場目視,無法隨著法會的過程中,可以有更多的參與感覺,因此瑜珈燄口的修持就不能普遍推行,而只能成為極之專業的一種佛法,外人無法清楚了解其中的奧秘!

今天方老師編定這一部梁皇寶懺新編儀軌時,就要求克服這樣的一個問題,可以讓那些沒有受過金剛界曼荼羅密法灌頂的人,先給予結緣灌頂,讓他們可以在法會中依法使用手印,日後再請大師兄陳創義博士,正識傳金剛界曼荼羅的密法,讓後來參加法輪中心的新學員,先上車後補票,也能夠有機會參與這次法會的盛事,而可以讓大家都能夠吉祥圓滿的參加這一次法會,如果這些新人日後不能參加金剛界的灌頂者,可以在法會完畢之後,正式把法捨掉,只留下功德給自己受用,就不會觸犯密法的戒律要求。

 

(四)法本討論:

在顯教的法會儀軌中,瑜珈燄口以下,其實還有大蒙山施食和三時繫念,這兩個比較流行的使用的法本,大蒙山施食的儀軌之中,最具特色之所在是內容之中安排了一場幽冥戒,因此可以供用幽冥戒的威力,讓那些外道靈體和犯戒的靈體,重新接朋了幽冥戒之後,可以重新獲得生天的機會,所以功效非常著住,由大蒙山施食簡化出來的小蒙山施食,就沒有授幽冥戒的一段,所以變成只有單純的施食儀軌,但是時間卻可以縮小,從大蒙山施食的四個小時,可以縮減為三十至四十分鐘,所以最後變成各個寺廟經常採用的晚課儀軌。

 

三時繫念,其實在作用上是類似小蒙山施食,再加上阿彌陀經要念誦三遍,可以說等於把小蒙山施食作三倍的擴張,因此所花費的時間大約要用三個小時左右,通常是俱有金剛上師資格的女眾,她們上台時經常會作如此之選擇!原因是習慣上女眾上師上台主法,不能做大蒙山施食,因此三時繫念就變成她們唯一最好的選擇。

 

上述兩個法本,處理三惡道中的地獄道、餓鬼道、和畜牲道,猶其是超薦餓鬼功能的確是非常著名,但是處理冤結的能力是的確不如瑜珈燄口之殊勝,因此、在顯教的法會之中,瑜珈燄口的處理超薦亡者的功能是最為上勝之選擇!但是他的難度也就是最為難學的一種超渡方法,除了具備金剛上師的密法資格,還要有良好的唱工,才能勝任上台之主法。

 

顯教的法會選擇,除了經常使用上述的法本作為法會儀軌之外,還會使用一些難度比較低的懺本來作為法會儀軌,最常用的就是大悲懺、地藏懺、法華懺、金剛寶懺等法本,因此用到水懺和梁皇寶懺時,法會的難度就會比較高,尤其是在梁皇寶懺的儀軌之中,內容是安插了禮拜三千佛的方式來達到法會的功能,這種禮拜千佛的方式,對信徒的體力來說,可真是一場大考驗。有許多年紀大的老修行,要接受這種嚴厲的跪拜運動,真是一場大拼鬥。

 

在方老師的印象之中,法華懺在一般的寺廟之中,似乎不容易看到,原因是多屬個人閉關修行的時候才會採用的一種懺法,懺法和超薦法會的功能,其實是絕不相同的兩件事,因此懺法的儀軌完成之後,必須要加上一場超渡法會之後,這個懺法才能圓滿,因此懺法並不能夠單獨的使用,原因是信徒的拜懺之中,所誘發到場的法界眾生,雖然衪們已經對信徒等眾有原諒接受的心,但是沒有完整的超渡法會去處理衪們,衪們還是存在這個空間之中,能量不滅的影響著信徒,如果大家了解這一層關係,就可以更深入的了解拜懺的功能,必需加入超渡法會。但是超渡法會的儀軌法本卻是可以單獨使用,不需要加附懺本即可獨立使用。

 

梁皇寶懺、水懺、和法華懺都有一段懺六根(眼、耳、鼻、舌、身、意)的修持方法,所以經常成為顯教的修行者愛用的一種進修方法,這是一般法本比較沒有安排的內容。方老師跟大家討論了那麼多的法本,和比較他們之間的不同特色,相信大家已經可以了解一般顯教法會的特色了。

 

但是法本是死的,人才是活的,所以任何的優良法本,都必須經過良好的名師指引,俱有神通力的金剛上師上台主法,而法會之中的起腔發音的「唯那師」,更加是法會的靈魂人物,由於他們的發音領導,所以必須字正腔圓、起音要準確、節奏要隱定、旋律要優美,信眾才能夠跟隨唱誦,最後才可以融入法中進窺其中之奧妙!

 

(五)大悲水:

阿逸多法輪中心這次舉辦的梁皇寶懺新編修持儀軌,除了參考了上述各個通用的法本儀軌之外,最重要的重頭戲就是大悲水的應用問題,自從今年的312日方老師發表了大悲咒水一篇短文以來,大悲水的應用方法已經是打破了前人對大悲水之使用方法,突破了佛教界的使用範圍,最近由方老師帶領弟子還做了不少的處理風水的實驗,用大悲水倒入河川水池甚至大海之中,產生更大威力的改變風水方式,讓那些被人工破壞的河山恢復了山林之靈氣,讓不同的宗教開始融合的嚐試,成果已經在先後數次的嚐試之中發展成熟!

 

430日星期六中午,法輪中心舉辦了一次家庭聯誼活動,地點在葉家祠堂之中進行,主持這次聯誼的人是明玲,選定這堸絮健|場地,是因為鴻璋已經替法輪中心準備好一台卡啦OK點唱機,有了如此好的地方作活動,所以就延伸上次到礁溪溫泉泡澡的良好感受,讓年青人和老中青三代能夠融洽相處,所以才舉辦這一次的活動。

 

當年方老師還携帶了最近從香港購買回來的新琵琶,彈奏了幾琵琶名曲,讓大家認識琵琶這一種樂器,在中國音樂之中的特色和地位,在漢代從波斯胡人之地傳入的外來樂器,演變到明代的時候,中國人放棄了使用笨重的彈片,而改用手上的指甲作彈撥之器材,將琵琶從橫彈改為直彈,演變成今日在世界樂壇之中,也佔有份量極大的中國傳統的樂器。

 

後來鴻璋到場之後,方老師在葉家祠堂示範了以大悲水的特殊力量,把水倒在地上和澆花,改變了整個宗祠堂的氣場感受,後來又再使用這些現做的大悲水,澆在一塊建築預用地之上,大悲水澆了一圈之後,大概經過三分鐘的修法,土地上原來的陰氣出現竄動的現象,最後接受了方老師的處置之後,這些陰氣終於滙聚合成一位觀音菩薩,替這一塊土地把關,讓這一塊土地蓋房子時可以非常順利!花費的時間只有短短的十來分鐘,就把這一塊土地的風水處理完畢,秉翰會長觀看之後的回應是:「不必使用天眼來看,只要用肉眼來看就可以感受到其中的變化和差異了!」

 

方老師將會在法會上,指導大家如何製作這些大悲聖水,一面修持一面可以學習如何讓自身之中出現聖泉,把這些聖泉打開之後,就可以學習到將來渡世的基本功夫。在這一次的聯誼活動之中,最大的收獲就是桂蓓終於接受了方老師的意見,願意把內心世界打開,接受真正的佛法進入她的心坎之中,所以本文之中把部份談話作一次真實的記錄。

 

(六)對佛起疑:

方老師今天到達現場的時候,桂蓓就已經在座準備接待後到的客人,但是方老師開始只玩弄他的琵琶,並沒有做其他的活動,等待鴻璋這一位主人到達之後,才開始用大悲水處理了祠堂的葉氏先靈,然後再外出澆大悲水於將來建築田舍的土地之上,完成之後回座喝茶的時候,佛母把桂蓓推出來,請她把最近醫院的健康檢查報告,對方老師訴說了一遍:其中內容涉及去年發現的癌症發展,經過化療之後原本已經壓制住的症狀,最近又告出現異常的發展,頸部也開始出現了淋巴結的癌症轉移,所以開始出現了恐慌反應,因此佛母要她向方老師請教如何去治療這種癌症的轉移?

 

方老師回應說:「我今天所說的話,其實是去年已經說過了不止一次!

癌症的病人,內心世界之中必然有一種奇怪不對的思想,這種思想才是她產生癌症的致命因素,如果只是依照現代醫學的治療方式去處置,其實都會出現一次又一次殘酷的手術和痛苦的化療,讓老天來整治妳,一直等到妳悟道為止,癌症才會終止對妳的侵蝕和攻擊!

 

事實上妳去年老師就已經告知妳,妳的內心世界之中,有一種奇怪的念頭,妳的心中明白只有佛法可以對妳產生最大的幫助,但是妳所使用的行為之中,卻處處表現出與佛法對抗的手段,因此任何一位諸佛菩薩,都不會輕易出手幫助妳!而且妳所使有的一切佛法,都不容易產生效果!這些話其實我去年已經說過,今天只是再把他說得更詳細一點而矣!」

 

可能是因緣成熟、真的是時間到了!桂蓓今天的表現非常合作,她願意進入自己的內心世界之中,探討自己對佛教之間的情結,所以願意依照方老師的指導,坐在椅子之上,誠心的求佛法的幫助,閉上眼睛進入禪的方式,去了解自己與宗教之間,究竟曾經發生過什麼樣的大事?

 

在第一個場次中,在眼前所出現的景象,是一間日本的寺廟,寺門關閉沒有打開,自己當時是一個小和尚,跪在旁邊猶疑了很久,最後好像決定離開這一間寺廟,再也不回頭了!

 

方老師跟她解釋說:「當時適值日蓮宗創教宗師,為了要解決日皇御妹的求親,避免全日本的佛教寺廟會避皇室禁止,所以應捨戒還俗,娶了御妹為妻,這一個小和尚就當時日蓮宗始祖身旁的一個小和尚,大師捨戒還俗之後,這一個小和尚因為年紀太小,對佛戒律似懂非懂,誤會大師為了個人的榮華富貴,所以抛下了佛廟清修的苦行生活,如此看待他的上師,所以方老師告訴桂蓓,這樣的誤解毁謗上師,其實是觸犯了出佛身血殺阿羅漢的大罪!」

 

桂蓓經過方老師的解釋之後,才了解當年身為日本小和尚的時候,這樣的誤會上師,竟然是犯下了出佛身血殺阿漢的可怕罪名,才知道在自己內人世界之中,為什麼佛法會出現如奇怪的感覺,明知道佛法可救自己的命,但是卻一直不希望借著佛法的幫助,來讓自己的身體焂復健康,原來冥冥之中就知道自己犯下了無可饒恕的罪過!因此就自行到佛堂對空跪拜,請當時的上師原諒她的過去,最後她自己看到原本關閉的寺廟大門,有人出來把它打開,是一位鬍髮白色的老和尚,出來把她接入寺廟之中,然後景象全部消失,什麼都看不到!方老跟她說第一件大事已經算是解決了?

 

方老師再引導她進入中國天台宗發展的時代,當時佛教人士都認為成佛法華,但是桂蓓進入這一個時空之後,只看到一位比丘尼站在那媯L言可說,當她向方老師講話的時候,就看到這一位比丘尼躱起來,隱藏在石堆之中不願意現身出來?

 

方老師就對桂蓓說:「妳請這一位出家女尼出來,好好的聽方老師講解法華經的成佛問題,方老師會讓她心滿意足的了解她修練讀誦法華時,對法華經中的文字出現了疑心?以及為什麼?無論她如何努力都不會得大成就?因為只有方老師知道這一個答案!」

 

桂蓓依照方老師之言,向這一位比丘尼說完,她馬上就出現在桂蓓的眼前,合掌聆聽方老師的說詞,是否能夠解答她心中的疑問?

 

方老師就從源頭說起:

1)法華大會其實是當年釋迦牟尼佛,要接受密教部的印證成佛而公開的一次大法會,但是釋迦牟尼成佛之前,從第三任妻子手中拿到婆羅門教的秘教法本一事,卻不願意向外公佈史實,原因是悉達太子在雪山修行尚未成佛之前,太太鹿野尋夫心切演變成精神分裂死荒野一事,心存內疚!不願對外說明,導致密教部的印證成佛功虧一簣、沒有圓滿達成!

 

2)悉達多太子因為血緣問題,二十五歲才從車夫的談話之中,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世,所以才決定出家成佛去,經過千辛萬苦才成功,但是在已經修練成正果的時候,卻因為鹿野的身亡,導致內疚甚深,因此不願意別人去碰觸到他的痛處,印證成佛之時,無法交待他修行的密法來源,而失去了最後成佛的機會!

因此、借著入涅槃的名義,隱蒙了所有的人,故意把法華大會的內容交待不清,又自行先替眾弟子加持灌頂授證成佛授記,讓世人弄不清楚法華經的內涵,也不清楚學佛必需顯圓融通,所以一佛乘的口號,到今天還有人搞不通是什麼意思?其實就是成佛的人,必須要經歷小乘佛法、大乘佛法、和金剛乘佛法三個階段,但是有大成就之後,就應該回歸一佛乘的方式傳法!

 

3)目前流通的佛教經典之中,真正跟成佛有關的著作,其實就只有華嚴經的三部,當龍樹菩薩從雪山龍宮尋獲這三部經典之後,只拿出第三部的經出版傳世,其他兩部則改變了名目,以龍猛菩薩在南天竺(印度南方)遇見金剛薩埵示現,打開鐵塔取出兩部密教經典,在那爛陀寺成立了密教部的研究。原因是龍樹菩薩看到這兩部法本之時,就已經知道婆門教失傳的法本原來是被釋迦牟佛所收藏,最後引致婆羅門教出現滅教的原因就是釋迦牟尼所致,如果直接把藏書拿出來,恐怕會引起婆羅明教信徒的反感甚至做成宗教的嚴重衝突,因此才編出這樣的一個神話故事,替佛教閃過一場災劫!

 

總而言之,天台宗當年發展的時期,桂蓓這一位前世比丘尼,她也應該可以接觸到天台宗的密法,後來在日本稱之為台密。說到這堙A這一位比丘尼就開始化掉不見了,方老師再觀察桂蓓身上的反應時,那些身體內的癌症毒質已經開始轉化,因此告訴她說:今天所挖出來的問題,應該就是隱藏在妳內心世界上,關於修持佛法上的各種問題,因此心念中思想中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但是以後還是要好好學習佛法,才能夠把後這個身體的生理問題解決! 

              (51 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