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白日飛升

 

(一)  因緣:

516日星期一上午九點鐘,方老師會合了會長秉翰、佛母、淑惠、惠敏、和月琴六人,由方老師開車直達基隆,參加宜靜父親宏益老先生的公祭!宗欣與明玲則乘坐宗欣的計程車,比老師的車子提早了半個鐘頭到達現場。

這一次宗欣的動作總算比前一陣子快速很多,上次參加友會諾那精舍的金剛上師公祭時,他就遲到得太過頭,法輪中心的成員都公祭完畢離場之後,他們才趕到現場!今天總算

 

結束了林老先生這一次公祭之後,方老師跟其他參加公祭的八位人員說明:「林老先生進入火化之後,可能會在一兩個鐘頭之後,進入白日飛升的現象,請大家注意自己的時間,要把握他的飛升時間,好好練功去體會其中的變化!」

 

因此方老師一行六人先回到桃園的法輪中心,安心的等候歷史上的一刻變化!

宗欣明玲亦排除了其他的活動,十一點鐘就回到中心,加入這一次的修法,留在中心慢慢的去等待!

 

「白日飛升」,這一個專有名詞,雖然出自道家的文獻之中,但是語焉不詳,方老師第一次接觸到的經驗,是在民國七十五年(公元1986年)蔣經國逝世的當年。

 

方老師當時是居住在台北市的青田街,白天的時候從收音機的廣播之中,得知總統蔣經國已經病逝,到了傍晚之後,方老師和佛母在晚上家中待不下去,心媟|覺得很煩躁,所以就一同出外散心,騎上一部比雅久125的機車,開到街上去之後,發現天空上出現一股強大的能量往上吸,所以不其然的會把頭舉起來往上看,就看到總統蔣經國的龐大的身軀,慢慢的往上飛升!體積有整個台北市那麼大?

 

這次的經驗是一種很神奇的感覺,因為當時才開始以教授氣功為業,學佛也只是剛剛才踏進了門,在什麼東西都是處在涉世不深的狀態下,看到了蔣經國總統死亡之後,他的靈魂在晚上九點多鐘之後,就進入了自然飛升的現象。

方老師看到他飛升的速度很緩慢,飛了大概四個小時之後,才飛到慾界的兜率天,進入了兜率天的彌勒內院,在飛升的過程中,方老師的天眼其實是尚沒有打開,學佛也不超過半年的時間,當時為什麼會看到這一種現象,其實自己也是很懷疑?為什麼會看到這種景象呢?

第二次面對個案,就是自己的生母,民國79年(公元1980年)728日,在香港伊利沙白醫院因癌症而去世,當年母親死亡的時候,我尚留在台灣工作,母親是早上在香港去世的,下午的時候她的靈魂,就已經飛到我家來報告,當時我正在跟學生授課,教授佛法的修持方法,突然間七歲大的大兒子平,在隔壁的房間放聲大哭,並且大聲的叫喊說:祖母死了?祖母死了?

當時的方老師覺得有點奇怪,因為他的母親並沒有來過台灣,她居住在香港的時候,因為不能坐公車,只要一上車就會頭昏想嘔吐,所以出門都從來不坐公車或任何交通工具,因此作者居住在台灣十多年,母親卻從沒有到過台灣,想不到死後返而解決了她的生理問題,可以到她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來。

母親過世的事情,早上就獲得哥哥電話之通告,但是小孩子年紀太小並沒有告訴他,想不到老媽自己會跑來讓孫子知道。

後來再細心的想了一下,三個孩子之中只有老大子平,曾經帶回香港探視祖母,所以老媽的靈魂飛進方老師的家時,就直接了當的找孩子表達了來意!

這次方老師回香港守孝的期間,在殯儀館中守靈過夜、第二天上午火化之後,方老師就利用時間,購買一些應用物品,準備離開香港回台灣的家!到了下午三點鐘左右,就進入了飛升的現象!當時方老師剛好購買完畢回家的途中,在乘坐地鐵的時候就感應到、這次的飛升大概用掉了兩個小時,就飛出了三界之外,然後就消散了!

 

(二)  白日飛升:

這次宜靜替父親辦喪事,適值阿逸多法輪中心舉辦一次清明法會,宏益老先生的公祭選在5月16日星期一早上九點鐘開始,剛巧是法輪中心的法會完畢之後的第二天上午出殯,加上宜靜本身,也決定了要替老父辦舉一次可以盡心盡力的法會,以回報老父栽培的孝心,因此出錢出力替老爸爭取了法會總功德主的大燈!

另外就是在最近的六個年頭以來,宏益老先生因為發現肝硬化,已經被醫院斷定為肝癌的現象,所以歷經同門師兄弟的醫療或靈療方式,四處搜求嚐試氣功加持方式來救命,卻弄到自己的身上業障一大堆,到了最後都是由宜靜替他修法,幫助他解除各種痛苦症狀!

但是!早期宜靜幫助老爸的時期,由於受到宗派強弱、衝擊到技術優劣的自尊心問題,所以宜靜的功力雖然很高,對她父親的幫助很大,但是卻一直長期以來並沒有受到重視,非到最後關頭不能解決問題的時候,她才會被老父接受她的佛法。

直到最近的一年之內,受盡痛苦折磨的林老先生,才真正的了解和覺悟:世間上其他的仙宗道家高手,確實是沒有自己的女兒優秀,女兒也讓他在最近的一年之內,學到了許多法輪中心方老師所創的新創功法!

由於有那麼多的條件支持之下,5月15日星期天下午,阿逸多法輪中心的法會結束之後,方老師已經私下告訴了宜靜,在今天她老爸進入火化之後,可能會在火化一兩個小時左右,林老先生的魂魄可能會出現飛升的現象?原因是這次的法會和相關因素,已經達到完全俱足的地步了,所以一定會出現白日飛升的現象!

5月16日星期一中午十二點半左右,淑惠向老師投訴頭上出現一團電流,方老師本來正在打今天的稿子,心中盤算可能會在下午一兩點鐘之後才會出現的飛升,結果卻提前了在午時十二點半就開始起動了,因此急忙打電話給宜靜,告知她的老爸飛升的時間已經提前起動了,這個時候淑惠,已經感受到林老先生需要曼達盤的力量支援,因此在方老師的帶領下,佛母、宗欣、淑惠、明玲、和月琴總共六人,就開始在密壇之中結供養印,觀想壇城之內的曼達盤送到林老先生的手上。

但是方老師在操作的過程中,發現林老先生真正的需要不是米糧,而是要用曼達盤供養燈具送出給他,用來替他的老朋友照明之用!

原因是他的宗教迷途的老朋友太多,他們最需要的資糧是點燈而不是糧食!

所以就將壇城之中的六百多盞小燈,觀想放入曼達盤中再送到這一位老先生的手上,然後林老先生就開始進入了飛升的準備狀態,同時方老師也打了一通電話給宜靜,讓她了解父親的飛升提早了一個小時,他爸爸需要的是點亮的燈而不是米糧!

因此修曼達盤供養法時,他所指定需要的是點亮的燈!

這個時候宜靜的行程,已經先行開車準備先到金山的祥雲觀作準備工作,她的二弟和三弟則留在火葬場中,正在火葬場等候儉骨,等待儉骨的作業完成之後,再行趕到金山祥雲觀中會合!原因是宜靜的媽媽骨灰也是安放在祥雲觀之中,這次是可以將她的父親與母親的骨灰,擺放在一起、可以滿她爸爸和媽媽同葬的心願!

 

(三)  禪天修持:

了解林老先生的白日飛升已經開始,因此方老師就請其他五位成員,準備了大瓶的水供用水,帶到地下室後院的停車場中作準備,因為遠距離的白日飛升,在室內是無法感應出來,必須要在這一個開闊的空曠空間之中,才能體會到林老先生的白日飛升現象!

林老先生的飛升,比方老師所感覺到的時間略早了一個時辰,飛升的速度也很快,但是才剛剛起動,飛到大梵天就被攔截住!方老師比其他成員下來停車場比較慢,所以坐電梯下來走到停車場的時候,佛母和淑惠都感覺到頭上不舒服,大家一同觀察整個事件的原因,才了解當年林老先生曾經把大梵天王的台拆了下來,今天路過貴寶地的時候,就讓大梵天王故意把他留難!要討回一個公道!

 

因此!方老師就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宜靜,需要由她出面:向大梵天王請罪懺悔!

給大梵天王一個挽回面子的機會,能夠好好的下得了台,就會放他老爸上去!電話打完了大約一分鐘,飛升的力量又再起動,正在這個時候,吹來一陣涼風,好像在告訴我們說:「林老先生已經通過了大梵天的一關了!」而方老師等其他的成員,都可以感覺到右脈的群眾先行,再接著是左脈的群眾再放行!

 

完成了初禪三天的過境手續,這一隊飛升的隊伍,就開始進入了二禪天的極樂世界,這個時候,方老師觀察到極樂世界之中,有人扣留了林老先生的部份成員,後來再與淑惠、宗欣等的核對之後,了解是飛升的群眾之中,夾雜了部份仙宗的道家份子!

 

由於道教的觀念中,只有慾界玉皇大帝的忉利天王、和太上老君的兜率宮,沒有往上再發展的路,所以道家的修行人死後,是不容易進入色界的禪天之中!

這一次強大的飛升隊伍之中,夾雜了道家仙宗的人物,他們想混蒙過關!但是梵天上的戒律深嚴,是不會給面子的,所以天龍八部的執法人員,就把他們全部扣押起來,不讓他們過境!

 

因此方老師馬上打了一通電話,告訴身在金山祥雲觀的宜靜,請她對她的老爸說:「道家的修行人,不可以進入極樂世界,這是因為他們的道教的觀念沒有禪天的概念,所以不能進入!因此讓她的老爸了解天條上的規定如此,請她老爸不要夾帶這些人進入極樂世界!」

 

宜靜轉述完方老師的意見之後,宗欣和淑惠等人,都同時看到天空之上,道家仙宗的一列隊伍,從高空之中摔了下來!

然後這一次的隊伍,往上攀升就很穩定,不再出現意外和阻力了,這一個隊伍通過了極樂世界之後,隊形就開始分散,變成各走各路,有一部份的靈體已經在附近的地方找到安置之所,只有其中一部份的份子還可以往上爬升!

 

他們穿過了藥師佛國,愈往上走人潮就愈來愈減,穿過了四禪天、無色界的四空天,進入了出三界入華嚴的成佛程序,就愈來愈穩定,不需要我們的關切了!

整部過程只花費了半個小時,所以方老師將過去的經驗和今天所看到的現象比對,就可以了解飛升的速度,跟他們這些亡靈,生前對佛法的了解程度有關!

飛升的高度則與主法超渡的生者之佛法能力和果位有關!

 

所以讓在場的弟子,真實的感受到禪天修持的概念,證實與方老師的禪天修持法,言論和實際的境況完全相同。有了這一次的經驗,下一次如果遇上了類似的情形,就可以使用適當的修持方法,讓自己的親人進入死亡的時候,獲得白日飛升的機會。

 

(四)  法會後續:

法會結束之後,許多人都不太知道,於點燈法會之後的修持,是非常重要的修行方式,在燈還沒有完全熄滅之前,壇城的功德尚在積聚之中,能夠掌握法會後續補修自己的功德,修持的速度其實是相當快速的,因此在中心好幾位成員在等待林老先生飛升的空餘時間中,方老師就指導了在坐上的六位成員,計有惠敏、淑惠、月琴、佛母、宗欣、明玲等六人,對著燈海練習風大,把點燈業力所牽扯的靈體,在他們的臀部尾閭之處把風門打開,讓他們得以呼吸空氣,所以學習到風大的處理方式!

 

風大的訓練完畢之後,方老師再要求他們繼續訓練火大,以燈海的燈點在自己的身上,觀照全身都燃燒起來,趁著點燈的功德還在的時候,有真實的火光為依據,練火大的時候也是很容易就可以上手。

 

經過如此這般的練習,涼風從窗外吹了進來,好像告訴我們說:「風大的訓練真好!」可以讓這些缺氧的法界眾生,都能夠呼吸到新鮮的空氣!再練火大的時候,惠敏說她的手上都是電流,好麻的感覺!

 

方老師說:「這些地水火風四大都練好之後,身體內的脂肪就不容易屯積了!而且在法會之後練習,四大都很容易上手!」

 

白日飛升告一段落之後,參與其事的人都先後離去,只有方老師和佛母要留守這堙A下午的時候,可能是天氣太悶熱了,方老師的感覺就是非常不舒服,所以一直在尋找問題?

 

究竟是什麼東西讓我覺得很不自在呢?

因此倒在躺椅上睡覺,去感受究竟還有什麼東西,讓老師會覺得煩躁呢?

 

後來終於在半睡半醒的時候,真實的感覺到,在高高的天空上,法界上的高層菩薩,也有許多位進入了缺氧的狀態之中,當方老師躺在躺椅上的時候,頭部向上面對著天空的時候,就發現高空之所在,遠遠的地方,正在有一群小小的佛菩薩,向著他表示需要氧氣!需要呼吸氧氣!

 

這個時候,方老師才了解風大的修持,是需要幫助這些法界的靈體,幫助呼吸足夠充份的氧氣,衪們才會有足夠的活動能力,當衪們一直在通知我們,而我們又不了解衪們所發出的特殊頻率時,就會讓我們進入煩躁的狀態之中,因此就很享受的躺在那婼m功,把衪們身後尾閭部位的風門打開,觀照衪們都能夠呼吸空氣、能夠呼吸氧氣,然後就會自身覺得非常舒暢!

 

(五)影舞者:

方老師找到了這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和原因之後,就馬上抓了佛母進來辦公室,要她嚐試躺在老師的躺椅上練功,結果一練之下,佛母身上的許多空間,一個一個的自動打開,放出無數無量的毒素出來,方老師看到情形不對,馬上把辦公室的門打開,讓這些毒素噴出辦公室的外面,結果是整個阿逸多法輪中心的地層都在噴出無數無量的毒素!

 

謎題終於又被打開了!方老師看到這種特殊的現象,才了解法界因為風大的問題無法解決,大部份的法界眾生都躱到佛母的身上,當事人雖然身體不舒服,卻一直忍耐著不吭一聲,但是她身上的眾生,卻對著方老師發放出求救的訊息,方老師雖然收到這種訊息,卻不知道是誰發生了問題?所以只覺得心中有煩躁的感受!

 

剛好今天的天氣轉天睛,大太陽照射之下,壇城的氣溫升得很高,內障給外障遮蓋著,所以無法辨識煩躁的原因,是因為壇城的氣溫升得太高,抑或是其他因素所造成,結果瞎打瞎撞也正好碰著了紅心,把佛母的問題掀了出來!

 

「為什麼這次法界的眾生都往她身上躱進去呢?」

方老師就這樣去追問佛母?

 

結果佛母回應說:「那是因為這一次的法會,我正是堶控幫坁漕漱@隻黑手!」

 

佛母這樣的說明,方老師才馬上明白到,這次梁皇寶懺的新編儀軌,其實是佛母有計劃的安排,把方老師逼進去了龍門,讓阿逸多法輪中心,可以編出一個屬於自己專屬,完全獨立的梁皇寶懺儀軌。

因此、佛母把這一項構想瞞著方老師,卻讓法輪中心的理事,開會時全數通過了這個議案,然後再知會老師說今年的清明法會,我們決定要做一個梁皇寶懺的法會!

 

因此這一次法會的幕後推手和黑手,都真的是佛母在背後不遺餘力的去推動,所以陽謀與陰謀都用上了,好不容易,才令到方老師答應,願意去做這一件歷史上的大事!

 

原因是梁皇寶懺流傳了一千六百年以來,除了唐代弄出了一個水懺之外,後世的人都不敢亂出主意去改寫梁皇寶懺,那是因為唱這一個懺所使用的唱功,以及懺文之中的文詞太過優美,對於一般的佛法高僧大德來說,敢去改寫這一本懺本,修正懺本原來的功能,可真的不是人要幹的活事!

 

所以去年佛母把這種念頭告訴方老師之後,方老師就對他說:

「不要跟我開玩笑!修一部梁皇寶懺法會,要花的唱工訓練時間,不是今天法輪中心的弟子,可以輕易完成得了的工作!

而且懺本的文字那麼長,要花費四、五天才能夠完成的法會,也不是目前法輪中心的弟子,可以有那麼多的時間來支援的事!

就這兩大因素擺在眼前,都是我們不容易克服的問題,所以要以梁皇寶懺作為法輪中心的法會,那真是不大可能實現的事?」

 

但是佛母並沒有死心,然後、就是佛母在背後操作之下,將了方老師的軍,理事會已經順利通過的法案,任何個人的理由都不能構成反對的原因,所以最後只有方老師一人必須去面對,法輪中心的弟子,雖然有上述的兩個難題!

 

方老師衡量了一下法輪中心弟子的實力,了解必須要避免直接碰觸到唱工的問題,把懺文的主題內容接受了,而把儀軌從顯教的唱頌方式改為密教的手印方式,才把上述的兩個大難題解決了!

 

因此方老師在這種情形之下,終於替阿逸多法輪中心,編製了一套完整的法會專用的手印儀軌,同時也把金剛界曼荼羅的灌頂密法,建立了一個完整的修持架構上,變成阿逸多法輪中心修持的方法之中,已經順利的完成了顯密融通,內外兼修的階段性修持結構。

 

從佛母身上,釋放出來的無數無量的法界眾生,累積下來正是全場法會之總和,比方老師身上的眾生還多出了三倍,正表示這次法會的最大功臣,就是全程之中最辛苦的她,許多的籌備工作,都是由她一個一個的去推動,才能夠順利的讓其他人可以接手下去,最後才能夠順利完成,所以看到這種結果,方老師禁不住要對佛母發出最大的敬意! 

「我尊敬的佛母!這是我最真誠的一次表達,真的是要感謝妳替我所安排的一切! 謝謝!」 

     (516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