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談婚論戒

 

(一)  事由:

517日星期二早上九點半鐘,桂蕾打電話到老師的家,說明最近兩天法會完畢之後,身體會很累不大舒服,方老師就告訴她說:

「那是因為從地獄之中被超渡出來的眾生太多,他們長期關在地獄之中,都是不必呼吸的!現在地獄打開了!把他們都釋放出來,他們都需要呼吸,需要氧氣,只要幫助他們打開尾閭的風門,他們就可以呼吸!這樣就能夠幫助他們解決風大的問題!」

 

方老師九點半鐘起床之後,就回到法輪中心中工作!

其實今天一太清早六點鐘,方老師就起了床,但是卻是從法輪中心走路回家再去睡覺,原因是昨天晚上方老師在中心值夜,因為法會的點燈還沒有燃燒完畢之前,都需要有人值班。昨天臨時,才知道總幹事沒有安排人手,原因是輪值的總幹事躍玉,在法會前的參考資料之中,值班人員都只有安排兩天,第三天並不需要安排值班人員照顧,因為第三天之後全部的一號小燈已經可以燃燒完畢,安全性沒有問題的時候,中心並不需要安排人員值班!

 

但是這一次藍色的一號燈變成二號燈之後,體積和容量都加碼變大,第三天根本是沒有辦法燒完,加上室內的氣溫相當高,火災的危險性仍大,所以必需要有工作人員留守值夜,以防不測的事件發生!因此在臨時沒有人員可以調動的情況下,就讓方老師親自下海去值班。

到了今晨六點鐘的時候,方老師藍色二號燈已經燒得差不多,原先三百多盞的二號燈,已經燒剩下十多盞,壇城的溫度已經下降,室內與外界的氣溫相接近,所以方老師才安心的回家好好睡一個好覺!

 

由於新請的幹事還沒有到中心述職,方老師還在清理現場的燈具時,曾經出現了一位女士,她是來給付點光明燈的費用,同時還想請一些聖泉水回家!

方老師就回應說:

「前天法會完畢之後,壇城中的聖泉水都已經全部分發出去!

從昨天開始,參加法會的法界眾生,就開始進入壇城之中,瓜分了星宿海的聖泉水!必須等這次法會的氣(業力),全部消散完畢之後,才能回復正常的修法,到時才能夠修出聖泉水!所以要使用大悲水請等候三、四天之後,才會有水出現!」

 

(二)聖水重現

雖然參加這次法會的人士,點燈的數量相當的多,但是有關聖泉水的事,可能還是處在知其一不知其二的狀態,因為台灣有銅鑼九華山無名比丘尼的事跡,所以才會有許多人了解大悲咒水的含意和功能,但是聖泉水如果乾枯之後,要如何修持才可以讓聖泉水重來,卻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會得知的事實!因此今天在沒有聖泉水的日子之中,要跟大家討論到佛法的深層認知,要好好的了解戒律的有關問題,才能夠知道如何解決學佛修密的問題!

 

天主教、基督教的十誡:

第一誡:除了耶和華以外,不可有別的上帝。

第二誡:禁止拜偶像。

第三誡:不可妄稱上帝之名。

第四誡:遵守安息日。

第五誡:孝敬父母。

第六誡:無殺人。

第七誡:無姦淫。

第八誡:無偷盜。

第九誡:無妄證。

第十誡:無貪他人財物。

 

方老師第一個要跟大家討論的不是佛教的戒律問題,而是天主教基督教體系的十誡,在上述的十條著名的誡條之中,如果能夠充分了解一切宗教的基礎,其最後的要求都建築在類似的戒律之中!那第一口要打開的聖泉,就是位於咽喉部位的天主教聖泉,如果任何一位修行者,了解自身的確能夠做得到十誡的要求(除了第一誡和第二誡例外),潔淨的聖泉水就會從這一個咽喉處噴出!

 

了解天主教的十戒之後,再回過頭來去了解佛法之中的在家五戒、在家菩薩戒(六重二十八輕戒)、或者是出家的沙彌戒(五惡十善)、比丘戒二百五十戒、比丘尼戒五百戒、出家菩薩戒等等,其中出家戒不是在家人可以研讀的戒律,所以在家人如果去翻閱出家戒,就已經會獲得下地獄之惡報!所以就沒有資格去了解出家戒是什麼?而密教的戒律之中還有一般金剛行者的十四根本堕、和傳法上師的十八根本堕。

 

(三)法律與戒律

在家人雖然不能談論出家戒的內容,但是卻可以從另外一個不同的角度,從前世今生的認知來了解戒律的真實意義!

大家先要了解,法律是人類社會之中,彼此之間互相介定個人的行為、權利和義務的法定文字,而戒律則是宗教人物與諸神之間、或者與其他修行者之間的互動界限性的文字!

所以在人類的社會之中,法律的界定雖然會比宗教的戒律嚴僅,但是一個佛教徒卻可能會觸犯戒律,而不一定會觸犯法律!另外尚有一個不文明的規定,一旦戒律與地方政府的法律出現衝突時,宗教上的戒律會自動無效!以避免與國家政府或地方攻府的法律起衝突。

 

例如戒律要求不得殺人,但是一旦當事人被兵役法借調,要當兵上戰場作戰的時候,必須依照人世間的法律要求,去殲滅戰場上的敵人!所以要把無殺人的要戒律求放下!變成自動無效!如此巧妙的應用人類世間的法律,其實是可以化解許多宗教的戒律與政府之間的任何衝突問題!

 

如果大家對法律和戒律之間的問題都有一點認識之後,我們再切入另外一個比較深入的主題,那就是生命永恆的問題!

 

法律的問題只能夠適用於今生,但是戒律上的問題卻可以往上朔過去與未來,原因是在佛法的生命概念上,生命是永恆的!因此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法律的處罸完成之後,並不會拖欠到其它的時空之中執行,但是戒律卻會產生這種時空移轉之後卻仍然有效執行的現象。

「因此一個人在過去的生命過程之中,所累積下來的行為好惡,就綜合了各種結果而變成宗教人物的業力!

由於生命是永恆的,因此不懂得使用法律的方式去消案的人,在他們的生命結束之時,曾經出現過的罪案和過失,有時候會不小心的轉變成永遠的不良記錄!

 

如果大家對法律訴訟的方式,都有一點常識,那可以透過正常的管道,把許多過去認為是十惡不赦罪大惡極的宗教問題,轉變成合理的法律訴訟方式,把它化諸無形,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可以把許多前世不良記錄消除!」

 

例如:一位出家眾或者傳教士(不論男女)如果他觸犯了戒律上的滛戒,但是在人世間的法律案之上,卻不一定能夠成立!

原因是有許多類似的法律案規定,是需要當事人告訴乃論的精神,因此當事者只要願意捨戒還俗,就可以合法的進入正式的婚姻程序,使用人間的法律去幫助他們脫離觸犯宗教上的戒律問題!就可以免於被戒律所處罸。

 

為什麼方老師會指引大家注意這樣的一個問題?

原因是許多過去的出家人,觸犯了類似的戒律問題,當時可能隱瞞住世人,沒有人知道他曾經犯下這種過失,但是法界卻會以觸犯戒律的方式來對待他,以及對待他的家人至及子女,因此他所生下來的私生子會變成「莫須有!」,他的妻子變成引誘出家人的罪犯!而這一種罪是在連續轉世之後,仍然一直在執行,一直到這些人了解到前世因緣,知道自己過去曾經犯下如此大錯之後,馬上採用行動:

1)繼續以出家來還願或者還債;

2)採用捨戒還俗的修持方法,把過去的不良記錄消除。

3)採用婚姻大事的方式,把無媒茍合的罪名去除。

4)採用認祖歸宗的方式,把私生子承認接受回來,去除「莫須有」的歹命!

 

今天的人!或者是今天的修行人!誰都不知道自己過去的生命史上,是否觸犯了出家戒的滛戒?曾否做個別人的私生子?曾否與出家人結過婚?這些不知道的因素,卻變成個人處處的不如意!處處的不如法!

只有了解法律與戒律的差異性之後,了解如何使用這些既有的法律原理和規章,讓自己進入合法的狀態,才可以解決這些前世恩恩怨怨的糾纏。

 

(四)前世今生

在心理諮商或者靈療的過程之中,許多人內心世界之中隱存著的心理問題或者是運氣問題,經常都是從宗教戒律的問題上所延伸下來的複雜問題。

 

原因是許多修行人或出家或在家,經常在臨終死亡之前發願:『下輩了要出家!』結果下輩子來的時候卻忘掉了前世所發的願,今天不該結婚卻已經結婚;不該生子卻生下了一大堆的子女,甚至是一家子的人都需要依賴自己一個人去照顧和養育,那他今天如何能夠去了結前世所發的出家大願呢?

如果他不能夠完成這個出家的大願,他的家人和子女又如何可以安渡今生呢?

這些都是從宗教人物,進入宗教的豪情之下,在諸佛菩薩面前所許下的大願,如果這些大願不能在今生履行時,那會給自己以及家人帶來什麼樣的惡運呢?

因此、為了解決這種問題,其實是可以採用短期出家的方式,來了結這種無知所犯下來的許願,但是還俗的儀軌卻一定要弄得非常清楚,不可以偷偷的自己還俗,必須如法執行,滿足這些出家與還俗的規章去執行。

 

如此類推,有一些人因為在婚姻上,有某種原因不能與心上心結婚的時候,經常會在口頭上隨便承諾來世會與對方結合,以為這樣就可以輕輕的把事情結束!但是許下如此的諾言,誰都不能了解將來會發生什麼大事?下一次的婚姻究竟是誰來作主?這些未知之素,其實與承諾下輩子要出家一樣,雖然說出來的時候,聽起來是那麼的美妙的言詞!但是一旦無法保證能夠實現時,那最後都會變成是一種很危險的承諾,所謂不圓滿的世事常八九,一世不能圓滿的事、下一次來的時候還是會處在不圓滿之中,甚至重複又再重複的一直發生歷史事故!口頭上輕輕的一個承諾,誰知道它究竟需要花多長的歲月,才能夠把它瀰補過來!

 

如果熟悉人世間的法律程序去操作,把不圓滿的出家承諾、或不圓滿的結婚承諾,都搬進去在禪修之中把他圓滿、或者幫助他們去捨戒、讓眾生可以完成出家的承諾、或者是採用捨戒還俗的方式結束了出家的身份,以達成真正的受益者,一方面滿足戒律的要求;另一方面亦可以消化掉婚姻的承諾,最後才能夠達成圓滿的目標之後,所有不如法的行為或承諾,都可以在修法之中把它消化為無形!

 

(五)荒漠甘泉

如果大家都了解宗教的戒律層面,不要輕易的去觸犯,每一種宗教根源的聖泉水,都可以隨時隨地的把衪打開!目前雖然阿逸多法輪中心的法會剛剛完畢,所以會出現短暫的缺水情形之外,三天之後聖泉水就可以開始修法,從宗教的戒律上入手,懂得宗教上的戒律要求,聖泉水就可以重新的再去打開使用。

 

方老師審查了各種聖泉現象,發現這次天主教的聖泉水,是可以先行打開放流,原因是參加法會的法界眾生,大多數只是對道家的瑤池、或極樂世界的蓮池產生最大的吸引力!所以這兩個聖池也是最先乾竭的位置,其次才是其它比較不知名的聖泉,而天主教基督體系的聖泉水,除了本身是天主教徒和基督徒外,才會對這一口聖泉發生興趣,對於一般民間的中國人祖先,卻比較缺乏興趣,使用者少,所以才有機會成為最先能夠打開的第一口聖泉!

 

其它的聖泉想打開,必須要等待第一口聖泉水的滋潤透澈之後,才可以一口接一口的把衪們重新打開,所以幽冥地府九幽之泉的幽泉、道家系統瑤池金母的瑤池、極樂世界生死大海之中的蓮池、藥師佛國的藥池、娑婆世界轉輪聖王專用的皇池(政治聖泉)、等等先後被打開之後,星宿海的聖泉卻反過來變成最後才能打開的聖泉!

 

因此、在星期一到星期四晚上的日子之中,需要喝聖泉水的人就必須要忍耐,因為法輪中心于515日星期天的法會之後,就已經出清存貨了,必須等待星期四晚上共修的時候,方老師帶領大家再重新修一次聖泉水的時候,才會有聖泉水可以用,雖然四天堛漱擗l有一點煎熬,其實也很快就過了!

 

在聖泉水的需要和缺貨的期間,正好讓大家體會荒漠甘泉四個字的意義,其實在婚姻的選擇過程中,美好的婚姻關係,何嚐不是另外一種的荒漠甘泉呢?對於受盡人世間的阻礙,無法放下事業、無法放下家庭的人士來說,能夠把一切凡塵放下,讓自己能夠獲得短暫的出家生活,其實那都是荒漠甘泉的另外一種寫照!反過來說:擁有太多的時間修持!擁有太多的聖泉水!擁有太多美妙婚姻的人!是否仍然能夠如此珍惜這些世間事物呢?

 

518日早上十點半鐘的時候,方老師接了一通電話:詢問點燈的狀況,原來這一位女士昨天晚上送緊診,被醫院診斷為急性膀胱炎,在如此情形下發生這種病變,所以馬上就聯想到這次法會的點燈狀況,因此特意打電話來投訴?

 

方老師了解她的情形後,再問她有沒有喝大悲水!她的回答是:「有!而且特意喝很多!」

喝很多水還會突發性出現急性膀胱炎,所表現的狀況,應該是指外在環境的法界眾生,很需要這一種水!因此才會發生如此強力的搶水現象,只有搶水搶過頭才會讓這一位女士脫水,最後甚至演變成急性膀胱炎!不過這種情況,我們也是第一次碰到這種現象!所以也無法去想像。

所以最後只有用關心的方式去了解這一位女士如何使用聖泉水?

 

所以方老師就問她:有沒有把聖泉水倒到房子的周遭,供養法界眾生?

這位女士就說:「因為法會點燈當晚才到達中心,當時佛母只給了她兩瓶的大悲咒水,所以她自己就格外用心很珍惜的去喝!所以就沒有想到要倒到陽台外去供養法界眾生!」

 

方老師再問:「妳是我們的老學生!那法會開始之前、為什麼妳不早一點到中心、讓老師跟妳打開身上的聖泉水,妳也不致會發生法界眾生在妳身上搶水的現象!」

她的回應是:「關於打開聖泉水的事,她已經從網站上看到資料,但是她本身無法抽出空閒的時間來參加法會,所以就沒有到中心來開聖泉水?」

雖然聖泉水發生了這樣的一段小插曲,但是有這樣的事例出現,也就表示出聖泉水對於一般土方性的神靈,突竟有多大的吸引力量!

 

(六)第一口聖泉

了解事情的真相之後,等到在中午的時候,佛母處理外務回中心之後,方老師與佛母就開始先修天主教的聖泉水,把這些聖水倒了兩大瓶灌溉到法輪中心的外圍空間,壇城中安放大燈的中心點燈區,就開始冒出水氣!

 

佛母再做了第二次到樓下去倒水的工作之後,結果這一次水氣並沒有增加,反而變得更乾枯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呢?

 

倒水的工作只有佛母去做,方老師上修法台之後就不能下座,所以方老師很清楚的看到一大堆的出家人,衝了進來搶奪聖水,但是主法者不能直接處理外客,也不能直接驅趕他們出去,等到佛母到樓下倒完了聖水回座之後,老師才跟她說:

 

「剛才一大堆的出家眾衝了進來拿水,他們忘掉了自己的身份!

這些聖泉水是天主教徒專用的聖水,他們衝進來搶水喝的結果,表示他們要改變自己的宗教信仰嗎?」

 

方老師才把話說完,剛才衝進來拿聖水的族群,就開始消散了!

但是還是有一部份的靈體,出現猶疑不決的狀態,另外一部份的人,馬上就接受捨戒還俗,寧可馬上獲得聖泉水飲用,都不要再受這種口喝的折磨!

 

餘下的人就忍耐著身心的痛苦,自行離去!

他們是真的誠心等待法輪中心開出其他聖泉的時候,才進入取水喝用,因此!目前法輪中心之內,尚有足夠份量的天主教聖泉水可以使用,方老師要等候今天太陽下山的時候,才可以開挖第二口幽泉聖水,這個時候才能提供幽泉水給法界眾生使用!

 

(七)黃昏日落會幽泉

518日星期三下午五點多,太陽已經要下山了,所以方老師提早就作備,把大桶的塑膠瓶空瓶裝好了水,用作開挖幽泉水時,用來盛裝對外做水供時的聖水!總共裝載了八大桶水。

 

進行聖水開挖之前,方老師就預先講話,幽泉水是提供給九幽地府專用的聖水,因此佛經之內所謂的三惡道眾生都可以有權利使用,其他高層次的法界眾生,請自行忍耐到明天之後,瑤池和蓮池的水才會打開,那忍耐一天之後就可以喝到自己專屬的聖泉水,所以不要衝進來搶水喝!

否則衪們原有的果位,會因為出現了不良記錄之後,果位、功德、福報、被人會被扣分或消除!由於方老師先行通告法界之後,幽泉水的打開之後,就沒有再出現今天中午的搶水狀態。

 

佛母先倒了兩大桶水,留下兩大桶的水給素惠到達中心的時候,再去倒聖水,結果佛母倒完幽泉水之後,身體就已經轉清涼,老師因為要坐鎮壇城不能下去倒水,結果從地下釋放出來的眾生業力都跑到老師身上,所以身體比前更加燥熱!

 

好不容等到素惠到中心來,讓她再去倒兩大桶水,結果也一樣!

空間一個一個的打開,釋放出來的地獄道眾生又增加了好多倍!因此怎樣倒水都無法滿足衪們的需要,只有增加衪們的煩躁感受,這種無法滿足的感受轉變成煩躁的感覺,一時之間還是無法解除!

 

所以大家商量的結果,重新再修法加持了八大桶水,等待躍玉開車到中心時,直接載到南坎溪的上源,選擇虎頭山的山下,把幽泉水倒入溪水上修法做水供,這次所修的水供產生了效果,然後方老師才感覺到身上轉清涼!

因為每一種聖泉水都有種水的功能,只要一接觸到其他的水源,或倒在廣闊的河流之上,聖泉水的威力就會暴增!

經過這一次外出做水供的經驗,方老師體會到明天瑤池和蓮池聖水打開時,水供的位置也應該拉出法輪中心之外圍去倒水,這樣才能夠滿足眾生的願,否則許多遠距離的法界眾生,因為沒有機緣進入法輪中心的地域所在,就無法進入這一個環境區域接受聖泉水,那就變成一種分配不公的怨恨!

 

目前瑤池的開泉時間,是明天早上九點鐘左右,蓮池則會在明天晚上七點鐘左右打開,為了迎接這兩個聖池的聖水打開時間,所以方老師已經開始盤算,早上可能會到虎頭山上的環保公園去澆水,原因是去年修屍陀林的血饅頭大法時,當時虎頭山公墓的眾生,就已經有一點怪責!為什麼我們可以花那麼多的時間去照顧遠方的眾生?而住家旁邊的人卻沒有被照顧到,今天晚上,虎頭山的溪水已經照顧到了!所以明天就可以花一點時間去照顧虎頭山山上的公園吧!

 

(七)環保公園

519日早上十點鐘,方老師處理好中心壇城的相關佛事之後,才有時間開車上到虎頭山上的環保公園,由於應該交由中心幹事處理的工作,因為幹事的職位目前尚在懸缺,還找不到適當人選?所以早上的換水、換燈油、燒香等等的雜務工作,都必須方老師和佛母去接手這些雜務工作,事務不分貴賤,代理這些工作也不算是什麼事!但是已經一個多月的長期找不到合適的幹事人選,卻會造成諸多人員的不方便。

 

因此、原本可以九點鐘就出門處理事務,卻因為這種瑣碎雜事弄到十點鐘才能到達現場。

環保公園原本就是虎頭山的垃圾掩埋場,好幾年前曾經因為堆積的垃圾自動燃燒起來,大火燃燒了好幾天,也因為這樣的燃燒之後做成掩埋場有崩榻的危險,因此這一條公路,曾經封閉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沒有開放!

 

今天選擇到這堥蚍憭禲A是因為昨天晚上的感覺,既然已經在虎頭山的溪水上作了一次水供,那應該選在山頂上也應該可以作一次澆樹的工作,環保公園的選擇,是因為它的歷史,從人人要走避的垃圾堆掩埋場,演變成今日的美麗的公園,非常符合佛法上的:「業障就是菩提!」這個概念!

 

到達了山頭,白天十點多的太陽相當猛烈,雖然這一塊土地之上,地表之上已經是綠草如茵,但是許多移植的大樹卻真的是長得不好,方老師與佛母正在一顆一顆大樹的去澆水時候,剛好看在巡山的巡邏員眼堙A卻令他看到了很感動,所以就對公園內的管理員說:「怎麼現代社會之中,還會出現如此好心腸的人!會從家堭a著水,來到山頭上澆這些樹、真是令人感動!」

 

這樣感人的描述,雖然我們夫妻原本都沒有聽到,等到澆水完畢要走的時候,才看到這一位公園管理員,走過來跟我們打招呼,並且給我作上述這樣的描述!

雖然我們了解到這些想法全屬一種偶然,但是看在不同的人眼堙A的確會產生絕然不同的意義!長時期呆在如此荒山上的公務人員,看到我們這樣的環保熱心的舉動,真的是一種難忘的喜悅!我們替那些種植的不好的大樹,施予一些大悲咒水,幫助它們成長,其實也是舉手之勞,想不到這種舉動也可以令人如此感動!

 

中午回到中心之後,方老師在打坐的時候就開始感覺到很累了,這次壇城之中塞滿了穿著黑色或灰黑色道袍衣服的靈體,這次方老師打開瑤池之舉,是可以幫助道家的修行者,解決了他們的聖泉水問題,所以他們非常感激,但是業力打開之後,方老師的身體就會愈來愈沈重!

原因是道家的修行者,由於對禪天的概念與佛教不同,他們所充滿的是帝王時期的「皇天」的概念性結構體,所標榜的是衪們所恭奉的神靈是如何的古老與崇高之地位,而不知道所有的神靈皆由人類死而後飛升之後所安排的職位!

 

所以,一旦與真正的佛教接軌時,才會發現落差非常大,中國道家所崇拜的諸天,在佛教的禪天結構之中,只佔慾界天的一小塊範圍而矣!所以這次瑤池聖泉水的打開,只是讓這些道家的修持者了解,唯有融合佛道兩家之長,成就顯密融通的修行人,才能夠真正的了解什麼是宗教!並且也只有他們能夠掌握著,未來修行者的走向,所以未來道家與佛教需要結合,才能夠完成真正的修行工作。

 

下午一點鐘左右,淑惠和泓龍到中心,重新練習把聖泉水打開!聽說泓龍昨天晚上體溫急速上升到攝氏39點多,所以趕快今天到中心來修法,他們兩口子的事處理好之後,方老師的身體就更加沈重,所以後來就躺在躺椅上進入了夢鄉,也不知他們什麼時候離開!

 

方老師睡醒之後,發現全身還是不舒服,本來以為把瑤池的聖泉水修好之後,身體就會全部恢復,結果事實證明了只有一半的功能,原因是方老師、佛母、淑惠、泓龍的瑤池聖泉水打開之後,因為人口數量不足,而搶水的道家眾生卻太多,反而身體需要負擔更多搶水的眾生的用水量,因此身體昏沈了半天,到日落黃昏之後才開始好轉!

 

(八)共修時間:

519日星期四晚上六點鐘,宗欣、明玲先到中心,所以方老師就指導他們兩人,先修聖泉、和幽泉,隨後瑞珍也到中心,所以也讓她隨同修聖泉和幽泉,方老師指定他們先練習,等到七點半鐘之後,其他的中心弟子都進場之後,再重頭開始修法,先從聖泉水下手,等眾生都分批被滋潤之後,才開始修幽泉。然後等到相關的程序完成之後,才開始打開瑤池的聖泉水!

在整個修法的過程中,泉水的開挖都很順利,方老師也請宗欣、明玲,不要只顧自己修法,應該要照顧大家,把一些不相干的法界眾生驅離,告知他們每一口聖泉的專屬性,天主教的聖泉水只能提供基督體系的教徒飲用,其他的宗教人物請忍耐,不可以觸犯戒律,不可盜用其它宗教的聖泉水,否則都予捨戒捨法的處罸!

 

第二口打開的聖泉是幽泉,只限三惡道的眾生可以飲用,其他的法界眾生不可以進入搶水,尤其是那些身穿袈裟或道袍的修持人,不可以隨便飲用此水,如果口喝的話請忍耐一下,否則喝了這些水的後果,他們要自行負起被處罸的責任!

雖然這樣子清楚的說明白,但是還有一些無法忍耐口喝痛苦的眾生,寧願觸犯戒律而受到了處置,也不想再去等待。

 

第三口聖泉是瑤池,打開之後,竟然引來一大批搶水的修道者,他們居然想把瑤池獨佔,一衝進來就以符咒封住瑤池的出水口,想獨佔這一口聖泉水,所以方老師就請宗欣執行護法的任務,把這些不知量力的貪心鬼,連根拔除,全部都給予免去修行人的稱號,把他們都廢掉,才能夠平定這次的爭奪戰!

 

最後方老師還寫了一段文告:『俱足貪嗔痴慢疑五毒的修行人,如果沒有把五毒修乾淨之前,不得喝用此水!』此文一出,才平定了瑤池聖水的爭搶問題!

 

第四口聖泉打開的是蓮池,在打開聖泉之前,方老師先請宜靜起來,講述她處理亡父的各種心得報告,讓大家都非常讚嘆!然後依法把蓮池水打開之後,方老師建議中心的弟子,要把修好的蓮池水,倒到經國路上距離中心位置大約有一公里的一個蓮花池內,讓蓮池水真實的進入蓮花池之中,才可以讓法界眾生獲得實相的感受。

 

結果大家都很開心的去倒蓮池水,開了五部車載了:惠敏、老師、佛母、小能能、宗欣、明玲、秉翰、敏芬、大師兄、宜靜、躍玉、瑞珍、榮樂、素惠、曉釧總共十五人,到長榮駕駛訓練班的大門外,旁邊的蓮花池候命,全部滙集到齊之後,就一同把蓮池水倒水進入蓮花池,把黑鷺都嚇得飛出來,真的是出現一場奇觀! 

                                (520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