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法會後絮

 

(一)法會後絮:

2005514-15日兩天的新修梁皇寶懺清明點燈法會,在法會中所超渡的眾生,超出了方老師二十年來所做法會,所能超薦的數量之總和,所以法會的第二天(516日),方老師先到基隆參加林老先生的告別式之後,再回到中心的壇城之時,已經發現星宿海的聖泉水,都大部份已經被瓜分得差不多了,然後碰上林老先生中午時間的白日飛升,他的隨行眷屬在飛升的過程之中,亦消耗相當大量的聖泉水,所以全部的飛升過程完成之後,法輪中心的聖泉水都全部出清存貨,可以說沒有一滴留著,都全部出去了!

 

接著是517日和18 日兩天,法輪中心的壇城之中,已經出現非常乾枯的現象,有不少的弟子已經開始打電話查詢,法輪中心是否有什麼變故?因為他們的身體已經開始出現不舒服的現象,因此方老師就告訴他們說法輪中心的聖泉水,已經被法會的眾生吸光了!目前估計要到星期四晚上共修的時候,聖泉才能夠重新使用!

 

519日星期四晚上如期的在共修的時間中,果然順利的把聖泉水開發出來,從天主教的聖泉、地府九幽之泉、道家之瑤池、和佛教的蓮池都開好了!其實每一個聖泉水的開挖時期,方老師是隔了半天才去開挖一口聖泉,原因是每一口聖泉打開的時候,都會引發大量法界眾生的衝動和紛亂,所以方老師才刻意要半天才開一口聖泉,剛好星期四共修的時候,第四口蓮池聖泉才在共修的時間中完成!

 

每一口聖泉開挖的時候,都會引發大量的眾生喝聖泉水之後,它們會穿過方老師的身體出去,每一次穿出去的眾生數量太大的時候,都會引發老師的身體出現全身膨脹、身體沈重,和昏睡的情形,直至身體出清存貨的時候才會清醒過來,這種反應是過去二十年來所做的法會之中,從來沒有如此嚴重的情形發生過,方老師亦相信日後也不容易出現這種異常反應!

 

原因是這一次的法會,幾乎可以說是把過去六千年來的宗教靈異的眾生,幾乎全部都肅清了,目前留在法輪中心的法界眾生,幾乎都是陌生從來都沒有見過面的古老靈體,經過星期三、星期四、和星期五、三天以來的聖泉打開,這些靈異之物從混沌初開,直到後來頭腦清醒,想知道佛法如何讓人成就?才開始讓方老師了解衪們的身份,原來都是古老原始的佛法體系,是宇宙中最古老的般若系統的法界眾生,因此、經由方老師指導衪們開始練習佛法:

 

從懺悔開始、經過皈依、守五戒、清除五毒、斷絕了地獄五條根、進入修行者的角色開始,衪們就開始聽話了!那些煩雜的思想和模糊的概念開始出現澄清的局面!再經歷四聖諦、十二因緣、和十波羅蜜的轉化,衪們已經在瞬間就從聲聞、緣覺轉成菩薩了!

 

進化到這堙A衪們已經是成為可以溝通的靈體,有果位的菩薩了!不再像兩、三天前那些窮困急躁的暴亂份子一樣,只要看到一口聖泉打開就開始衝殺過去,準備要搶喝聖泉水,所以方老師感受到衪們的不純淑,如果聖泉水太快打開,讓衪們搶聖泉水之後觸犯了法紀,這些法界眾生都將會接受到嚴重的處分,因此才一步一步的帶領,把衪們長期失去泉水的飢喝若狂的狀態,一步一步的解除,讓衪們能夠處在正常狀況才處理。

 

事實上這些眾生的過去,是因為時代進化的過程中,衪們屬於陳舊古老的佛系統,所以被中生代的新佛系統把衪們全部都淘汰之後,已經有六千至七千年之長時間,進入被封鎖的狀態而沒有獲得完整的進化,原因就是當時聖泉水的研究沒有弄清楚,衪們經過宇宙遷移進入地球之後,就因為失去了聖泉水的滋潤,所以全身的功能開始消失,所以最後被淘汰,並陳封於某些空間之中!

 

今天因為方老師率領阿逸多法輪中心,使用新編的梁皇寶懺密教儀軌,配合了星宿海的水懺威力,瞎打瞎撞的把六千年來的宗教歷史人物和靈體都渡清光了,因此衪們才有機會出頭,從深藏的法界之中,重新被挖掘出來,才有機會重見光明,。

 

所以!當衪們這一個系統重新出現世間時,所表示的意義,就是法界已經被清洗了一遍,所有宗教的恩恩怨怨,最原始點就是從弗沙佛時代,釋迦牟尼菩薩與彌勒菩薩兩人競爭成佛的時段開始,因為與成佛有關的議題和法律的審判,都出了許多人為干擾的判決,做成法界的不公和系統傳承的對決,從簡單的宗教成佛問題,演變成複雜多變的政治問題,最後更落實在人世間的各種宗教衝突,和人類之間的相互鬥爭,變成一個剪不斷理還斷的局面!

 

(二)重新展望

520日星期五晚上,好久沒有露臉的綺仙也出現,原來她最近比較忙碌,平時由惠敏幫助她解決許多的問題,只是法會之後,泉水又被關上,所以也急忙回中心請方老師重新幫她打開聖泉!所以老師就幫忙她一步一步的引導,讓她了解自己的狀況!

 

這次方老師跟她檢視,發現她的第七識元神上,坐在上面的居然是一個鬼王,方老師引導她將聖泉水飲用之後,送入這一個空間,請鬼王喝聖泉水,結果她自己看到有一位老太婆,樣相貎長得很醜,頭上長了兩隻角的鬼臉,嘴吧之上還有一撮山羊鬍子!當喝下了聖泉水之後,年齡就開始變化,醜惡的臉孔也開始轉變,最後變成一個嬰兒然後就看不見了,這樣的轉變過程中,她自己看得非常清楚!還能夠交待說得非常明白。

 

方老師幫她推算,原來這個鬼王是她的前世,在五千二百年前被成佛的人處罰了她,咀咒了她,讓她變成鬼王,因此最近這幾年來的生活和經濟狀態都不順利,在投資的損失上也不輕,方老師幫忙過她很多次,其他的神通小組成員惠敏和淑惠都幫過她不少忙,但是這次出現的問題,才是她背後的真正問題,被佛部的成佛者咀咒,時間在五千二百年前,因此!如果不是這一次方老師所帶領的法會,把六千年以來的佛菩薩都全部都渡走了,她這個隱藏著的檔案今天才能夠曝光,讓方老師真正的找到她最真實的重點問題!

 

521日早上九點鐘,晉豪就打電話到老師家,說他已經到了中心門口,發現中心還沒有開門,所以打電話來詢問?

老師本來今天沒有打算到中心,但是既然見到晉豪那麼有心要到中心練功,所以也就早上過來帶他練功,不久之後惠敏也趕到中心,要把昨天還沒有練好的部份修練完成。

 

這次方老師檢視晉豪的狀況,發現在他的身上出現了一個七千年前被封閉的監獄,循序下去的發展,就發現到過去的歷史,原來七千年前曾經是外星人,但是因為本身的星球資源用竭乾枯,沒有能力開發新水源,曾經使用偷用的方式,盜用其它星球的科技,但是因為是盜用的緣故,中間的連接點出了問題,因此、最後整個星球的系統,都因為連接錯誤而被破壞!

到了今天晉豪的腦筋也經常出現連接點上的問題,有時候看起來很聰明,有時候卻看起來卻是一榻糊塗,這種極端不協調的身份,終於今天可以弄清楚了,頭腦上的神經系統也開始作正常的連接了,能夠解決這樣的問題,其實完全拜這次法會的清倉之舉,把六千年以來的法界全部渡清光之後,才會開挖到七千年前的歷史故事!

 

521日星期六下午一點鐘,方老師陪小佛到中壢購買新電腦,回到中心之後居住在台中的馮師兄也到了,方老師跟他交談了一下,發現他的腦袋比前開了竅,以前和他交談的時候,總是覺得他的心量和眼界窄小,有很多事該做都沒有做,但是這次的法會之後,開始可以走出來,頭上有一個塞子好像被打開了!

 

方老師以前對他比較嚴厲,覺得他太懶憜!有許多應該完成的工作幾乎都是交白卷,完全沒有去做,後來慢慢的體會到他身住台中,被台灣中部的強大宗教力量壓住了!那不是他個人能力可以承擔的問題,所以後來只好把他放下,讓他去做自己能夠做得到的事就算了!

 

想不到這次法會之後,蓋在他頭上的宗教封鎖力量終於消失了,似乎他的腦袋終於開始可以靈光地思考問題,也可以跟方老師作正常的應對!經歷這樣的變化,才可以令人了解宗教之間的衝突和磨擦,其實是可以毁滅很多人類的思想和進化!今天這個問題終於在馮師兄身上顯露出來!

 

(三)架橋整路

521日中午明玲自己一人到了中心,先處理了她的私人問題,下午再詢問起方老師修持的方法?

方老師告訴她說:「妳先要去感受目前處在中心之中的,那一些法界眾生究竟是什麼樣子的種類?」明玲回答說:「那都是一些很古老的法界眾生!」

 

方老師回應說:「這些眾生都是六千年前的般若系統法界眾生,他們都是心地很純潔的修行者,妳只要把他們當作小孩子一樣,慢慢的帶領著他們,一步一步的對佛法產生認知,他們將來都會變成妳的擁護者!」

 

方老師說完之後,就開始打字寫稿,讓明玲自己慢慢一步一步的自行操作,每過一段時間,方老師在休息的時候就跑進去巡視,問她修行怎麼樣?同時也會連同檢視馮師兄的進度,告訴他們要注意的問題!

 

明玲的進度還算不錯,她真正的感受到這次的法界眾生很好帶,跟衪們說方老師所教的每一種佛法,他們都能夠全盤接受,所以從基礎的懺悔皈依持戒,進展到四諦十二因緣十波羅蜜,都完全沒有問題。

 

其中有一次,方老師巡視的時候,明玲告訴老師剛才中午的時候曾經頭痛,痛得很嚴重,後來就不痛了,但是當方老師提及六千年來的宗教紛爭之後,她的頭又再開始作痛!

 

方老師就回應說:「妳的腦袋媮椑蘌繭菑迨d五百年前,觀音系統的鬥爭並沒有解除!那一次弗沙佛時期,釋迦與彌勒的競爭成佛,其實兩派的鬥爭問題只是表面上的問題,其實參與其中的派系鬥爭不只般若系統和唯識系統,其他的派系都全部暗中參與其事,其中三昧系統和觀音系統也進入競爭的行列,他們所爭的目標是極樂世界之主,原因是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之寶座,一直以來都是金剛手院和觀音院兩大院的輪替,所以競爭成佛並不是只有娑婆世界一個寶座而矣!每一個世界的佛也都會出現輪替和競爭的現象!」

 

明玲腦袋之中的疼痛感覺,其實是五千年前的鬥爭記錄並沒有全部消除!現在經過她去觀照把腦袋拿出來放在聖泉水中清洗,洗乾淨之後再放回去之後,頭痛的問題就解決了!

明玲後來再追問老師,目前練到那堣騆適合,老師就說:「應該先練到成佛十號就停下來,五十三賢位的部份,再由方老師召集全體的神通小組的人員先練,把法界眾生的問題,全部一次把它們處理完畢,再把修持方法往下傳,其他中心的弟子再依此進行,就可以很通暢的把修持方法,再重新檢視一次,如果沒有任何問題的話!方老師所訂立的佛法基礎修持方法,就可以努力向外推行出去!」

 

(四)超越時空:

521日星期六晚上十一點,方老師在睡覺的時候,發現身體內的氣動有一點奇怪,分別在下丹田和中丹田都有強力的氣體自然衝出,所以轉了一個方向,往身旁的佛母瞧過去,她的身體也出現同樣的反應,這些氣體的衝出與平常的氣很不一樣,因此、方老師就開始注視這種現象,想去了解它究竟是什麼的一回事,然後就用心靈去感受那是什麼樣的一回事?

 

方老師採用了不同的測試方式,慢慢的探索這種排氣現象,與什麼事情有關?

後來心靈上的感受,發現居然是七千年前與八千年前的氣體轉換,而佛母身上的氣則屬於五千多六千年之間的氣體轉換!

剛剛開始,老師花了不少的時間,去了解這種異像所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後來終於發現了真正的原因,原來是因為這次的法會完畢之後,已經把六千年來的佛菩薩化光,而地球上的宗教恩怨,已經結案全部清淨之後,一些過去的陳舊歷史的壓抑或打壓因素,也全部清除乾淨,因此阿逸多法輪中心的弟子,最近也應該會出現類似方老師夫妻一樣,在晚上安睡或在打坐的過程中,身體之內的內氣會出現很大的變動,修持的年資會在這種狀態之下,提升了個人的能力、福報和年資!

 

在這種氣體轉換的過程中,修持者需要完全的放鬆,讓身體進入自然的氣體交換現象,正常狀態之下,這種氣體排放的年份會慢慢提高,例如方老師一開始就進入八千年,後來慢慢的會提高到九千、一萬、一萬一千、一萬二千年,這種年齡的提高,所表示的指標其實是指八千年來的過去,已經獲得完整的解脫!年份之增高表示年資之增加,到最後變成一萬二千年時,代表在這個年齡之內的業障,已經完全消除!

 

反過來說:如果年份上出現卡住,無法往上久反展的時候,正表示在這個年限之間,曾經有某些業障並沒有清除乾淨,只要觀想在這一個時區之中的生命反應,所遺留下來的所有生物體,把使用聖泉水的洗泡方式,把它們全部溶解方聖泉水中,這些業障就會全部並清除,而自身的年資就會開始遞增!

 

使用這種方法清除業障,比以前所用的佛法修持都要來得簡易和快速,原因是古老諸佛菩薩的社會生活簡化,沒有那麼多的勾心鬥角的事情出現,因此他們的死亡都是死於自然,心堥S有牽掛,比較嚴重的問題只是意外死亡或疾病死亡兩大類,因此只要使用聖泉水一澆之後,馬上就可以進入涅槃而獲得解脫!

 

(五)礁溪校園:

第二天是522日星期天,早上五點鐘就起床,匆忙的洗了一把臉就要出門,開車趕到宜蘭礁溪子平的學校去探望他,原因是子平已經有兩個多月留在校中沒有回家,剛好又碰到學校連續兩天的園遊會,因此趕著一大清早就去看子平的近況,同行的有佛母和小佛,這次去看子平,有幾個項目要去進行,一來是把香港之行所購買的新琵琶和到北京時購買的新書送過去;二來是把聖泉水帶過去,倒進附近的溪流去修水供;三來是要去了解子平的聖泉水,打開得怎麼樣?

 

這次子平學校的園遊會,從台北請了一些專業人士表演了一場京戲,方老師稱著這一個機會讓小佛了解如何去看京戲?

 

今天表演的是樊梨花對上了薛金蓮,姑嫂兩人鬥氣的情節,方老師平常也沒有看京戲的習慣,但是卻能夠了解舞台上的表演特徵,所以跟小佛說:「台上的兩位演員之中,左邊扮演樊梨花的是戲班中的花旦、右邊那一位扮演薛金蓮的是青衣,她們兩人的服裝上的不同,青衣的服飾之中,你可以看到她身上穿著一條藏青色的長褲子,脖子是露了出來的;花旦的服飾是外衣之內有一條裙子,不會讓你看到她穿的褲子!而且脖子是經過許多衣服墊了起來,幾乎看不到她的脖子!其他的人員則屬於跑龍套的演員!」

 

方老師雖然對京戲的了解並不多,但是對於一個從來就沒有正式看過舞台上演京戲的高中生來說,這樣的三腳貓學問,就足已可以讓他了解京戲原來是這樣子的演出!非常欣賞!尤其是舞台上演奏京胡配合唱戲的音樂從業人員,都是年紀輕輕的只有二十來歲的年青人,所以原本對京戲完全陌生的孩子來說,京戲突然勾起了他的興趣!

佛母過去看時,她雖然曾經看過不少歌仔戲,但是今天也是第一次從舞台上看到真人演出京戲,而且從旁了解到京戲之中,花旦和青衣之間的服飾,原來有如此強烈的對比和區分,以前看野台戲的時候,卻從來沒有注意到這些表演者的細節。

 

方老師這次行程之中的三個目的,都能夠順利的完成,檢視子平的狀態,發現他的能力雖然不錯,但是經驗缺乏,如果沒有老師在場檢視,有許多的缺點都不容易被發現,所以他的幽泉水被出家眾所阻塞、瑤池水因為得罪了瑤池金母,所以被封閉不能打開,天主教的聖泉水也沒有正確的使用,無法有效的運用!經方老師觀察檢視和修正之後,才開始了解如何正常的操作使用!最後和星宿海的聖泉水結合之後才真正的第一次完成整個聖泉水的訓練。

訓練完成之後,方老師跟子平提及林老先生逝世的事,子平說:已經從網站上的資料得知!

方老師說:

「前幾天老師就感覺,林老先生的成佛授記,最後必須由老師和子平兩人討論過之後,才會進入最後的定位,因此曾經對宜靜說,大概需要三天到五天的時間,她的老爸就會獲得彌勒系統之中的真正定位!」

方老師父子兩人正在談話之間,林老先生已經開始向子平表達了衪個人的意願,他非常願意以他目前的身份和能力,替彌勒尊佛的唯識系統辦事,但是彌勒尊佛到底會給他什麼樣的職位,可以讓他能夠發揮他本身的能力呢?

 

方老師就回應說:

「佛世界之中的彌勒尊佛,其實就好像是人世間的總統一樣!

今天他已經可以確定坐在他的寶座之上,但是因為他今天仍然留在人世間從事他的相關工作,無法回到天上去處理法界的事務!

因此、他今天正需要有一位類似人世間的行政院長一樣的人物,在法界之中幫助他推行各種法界的事務,好讓他留在人世間的渡世時期,不必牽掛法界的事務!

但是方老師本人也不知道、在佛世界之中這一個職務有何尊稱?是否可以用執行長來暫時稱呼!」

 

方老師如此的與林老先生交談,還正在互相表達溝通的過程中,子平已經看到天空之上,突然之間出現一支令符,交到林老先生的手上,這一支令符就是彌勒尊佛要交給林老先生的授權證明,但是在程序上必須要經過方老師父子,在正式的討論過程中,才會正式的交到他的手上。

因此、方老師在今天與子平的自然討論過程中,這一方今符才真正的顯現,林老先生的靈魂收到這一支令符之後,非常高興,這個時候大地也開始出現了兩次搖愰,並且風起雲湧,滿天的雨雲也堆積起來,法界顯示要方老師離開這個學校,如果等一下會下雨,太晚離開會影響行車安全!因此方老師就此結束這一次的行程先打道回家。

 

(六)質詢問政:

523日早上九點多,方老師才到達法輪中心,花了約四十分鐘的時間,才把香燈供品等重新更換完畢,十點鐘的時候就開始在壇城打坐,先要去了解林老先生接掌了大印之後,他是否能夠勝任這個重大的職位?

 

大約花費了一個小時,方老師才把他身體周圍的雜碎依附物處理清潔乾淨,這些業障的堆積其實是久遠以來,對佛法的不了解而積聚而來,到了十一點鐘佛母把家媥蓍y之後也過來法輪中心幫忙工作,方老師就要求她留下來在壇城一齊修法,開始向林老先生質詢一些執政的問題!

 

方老師對林老先生說明:

「目前林老先生這一個職位,是由彌勒尊佛所授權,所以他必須要對彌勒的唯識系統盡忠,不能因為他的過去曾經與仙宗、與白蓮教、淨土宗曾經有過親蜜關係,而對他們做任何的政策放水,或者給他們任何的幫助!而傷害到唯識系統的利益所在。

林老先生是否能夠明白這一點,做大事要忠於自己老闆的概念?」

 

林老先生本身對於這一點,並沒有很明白?所以就透過佛母的口轉述出來!

方老師在剛才獨自打坐的時候,其實也了解到他的思想上,目前尚有這些因素並未完全明白,他並不清楚自己的角色所在,做事時為什麼不可以放水通融其他的宗派人士?

 

所以方老師就向他解釋說:

「仙宗從創派以來,也曾經建立了許多奇門異術,為什麼創教祖師死了才三十年,宗派就面臨瓦解的狀態?

白蓮教創教以來,所發展的東西是什麼,為什麼不能建立出一套良好的訓練方法?

淨土宗在中國創派以來,雖然讓無數無量的佛教徒,投下了那麼龐大的金錢、物質和人力、今天為什麼還是不見起色!修持佛法上並沒有什麼進步?

這些過程都是林老先生過去曾經接觸過的宗教派系!所以方老師請他首先自行檢視這些參與宗教的歷史?」

 

佛母轉述林老先生的意思:「老先生以前在宗教系統之中,只是以與人為善的想法去從事宗教接觸和推廣,從來就沒有注意到如何去發展出一套完整的修行方法?也從來沒有想到要去區分修持方法的好壞和效力?

因此、不必說過去的參與,就以今生來說,就從來沒有想到如何去分辨修持方法的好壞!這一生所見到的人力、物力和金錢、就已經投注了不少,到頭來真的還是空空的白忙一場!」

 

方老師聽到老先生的說詞之後,再請林老先生打開更古老的歷史,觀察二千五百年前的釋迦牟尼佛,和五千五百前的弗沙佛時期,釋迦牟尼菩薩與彌勒菩薩競爭成佛的那一段歷史,當年唯識系統與般若系統之間的鬥爭,林老先生也在場,他是以三昧系統阿彌陀佛的代表人參加了當時的陪審團!

在處置這一場糾紛的時候,三昧系統還做了一個不公開的裁決,把觀音系統也定了罪,因此宗教的腐敗就是從弗沙佛時期開始,因為許多人都有他們不同的想法和念頭,所以出現了許多不公平的政治思量和政治利益,因此損害了原來公平正義的法律,破壞了古老的成佛制度,所以六千年來的宗教發展其實都等於零!

 

林老先生重新看完了這一段宗教歷史之後,開始感受到過去的好好先生,隨緣跟進的想法,真的是會造成是非黑白無法分清,六千年後的今天,卻要面對著一個非常重大的責任問題:「坐在這一個宗教系統的大位之上,在完全沒有經驗,沒有參考資料的狀態下,他如何才能夠把這一系統的運作,順利的推動,扮演一個稱職的人物?」

 

方老師了解林老先生的想法之後,再請老先生,翻開方老師這二十年來的所作所為!

方老師他也是從一個沒有經驗?

不知道過去和將來的事故?

沒有龐大的金錢和人力資源的情況下,只是很努力的願意打拼!盡心盡力的把它做好!時常會檢討自己過去的得失!重新修正每一次的錯誤!

結果是花費了二十年之後,終於可以扭轉了六千年來的宗教問題,把成佛回歸制古老的制度,恢復了過去佛世界的法律,讓人類走回到:「以宗教方式帶領人類進入生物進化的目標上。」

 

林老先生檢視了方老師的二十年經歷之後,再檢視了自己六千年來的作為,在兩相比對之後,終於發現了其中的差異!

真正的了解到成佛原來是一種法律和制度之間的產物!

成佛原來只是用這種制度來帶領人類的進化,所以成佛必須要有一個深遠的知見,了解成佛本身是一種政治權力的獲得。但是這種權力的獲得、全憑個人的學問、修持方法、對人類進化的遠見,才能夠改革過去的不良觀念,和制度的修正,種種的理念最後必須要能夠經歷過文字的闡釋、觀照的操作訓練、和實相的獲得授權三個完整的過程,才能夠獲得最後的圓滿結果。

 

而不是只會做一個大好人,以一顆爛慈悲的心,說那一大堆教人為善的虛假方式去說教,把社會的資財耗到一些毫無意義的雕像和建築物之上,這些行為是永遠無法成佛的,而且過去所花費的所有金錢,最後都會被認為是屬於「民脂民膏」,如果不是用計劃使用在民眾身上的資財,都會被列為虧空帳戶,當進入宗教的政治輪轉過程之中,那些浪費最後都可以變成執政的一種過失!

 

林老先生在這種漫長的質詢過程之中,漸漸了解成佛原來是一種政治權力的轉移制度。

因此未來的施政方針,其實就是如何使用政治的手腕,讓其他宗教派系,儘早獲悉政權的掌握,已經由昔日的釋迦牟尼佛手中,安全的轉移到彌勒尊佛的手上:

如果大家都了解和接受這一個結果,早日表示信服,所有的教派都可以繼續生存和發展!

如果心中不服,可以到法輪中心來討教,等心悅誠服之後,還是可以獲得良性的發展;

如果頑固抵抗或在背後出言不遜,則必定會受到不同程度的處罰!

如果有些人以為相應不理就可以解決,就必定會碰到斷水斷電的不能營業的問題,法源枯萎的結果,必然會出現在任何一個宗派之中。

林老先生要順著時間和流程去依法執行,只要中間不能對任何特定對象放水,必然就會把事情辦妥。

 

佛母吃了午餐之後,下午把中心內外都用吸塵機打掃完畢,到了兩點鐘之後,才有空進入壇城處理林老先生的其他事務,這次方老師跟佛母說,老先生這一次帶了一大批人進入中心,等候了很久,由於方老師不能獨自一人去處理這些事務,必須旁邊有其他人作旁證,才可以開始接洽這些法界的事務!

 

方老師與佛母剛要開始辦公時,泓龍與淑惠也進入壇城,因為淑惠這次有家務事在身,所以方老師就讓她先行處理,然後從她的家務事再開始延伸出去,了解到過去法界處理財務的過程中,有關各種宗教人物的背書問題!把不當的背書全部回收,回復到正常狀態!

 

(七)秉公執法

方老師處理完淑惠的事務之後,再回頭詢問佛母的處理狀況,原來是仙宗的信徒抓著林老先生不放,佛母就請老先生從這一批仙宗的信徒開始執法,如果能夠向法輪中心示好的,當然方老師會給予熱誠的幫助。

如果無能力改變事實,但是希望自己能夠接受法輪中心的佛法,可以先行捨法再進入皈依的程序,就變成法輪中心的信徒和弟子,這樣就可以解決他們的身份問題。

如果不予理會,就給他們斷水斷電的處分,讓他們自行結束收攤。

 

仙宗的執法一切無礙之後,佛母送小惠能上補習班,宗欣和明玲卻剛好下午四點鐘的時候趕到中心,因此接手辦理白蓮教的問題,宗欣發現這個教派有一層特殊的能量體保護,方老師跟他說:「那是蛋清的力量,古代這些教派為了躱避朝庭的追殺,所以使用鴨蛋的蛋清包裹自身的靈體,今天只要用聖泉水沖下去,就可以把這些蛋清洗乾淨,讓林老先生去執行任務!」

宗欣如法處理,果然看到保護的能量被清除,老先生可以開始執行任務了!

 

接著處理淨土宗的時候,林老先生要求說:「請方老師賜他一個本門的法號?」

方老師說:「林老先生不需要使用本門法號,就用回他過去在唐代的法號慧遠大師就可以了!」

林老先生聽了很高興,正式的起用慧遠大師的法號,果然看到淨土宗的徒眾,馬上都非常有禮貎的回應,命令的執行非常順利,經歷了這三次的大執法,方老師已經對這一位慧遠大師生起尊敬之心,因為他真正的可以做到依法執行,絕不殉私枉法的地步!

 

淨土宗的事處理完畢之後,方老師再正式的邀請慧遠大師,回到過去五千五百年前,重新去看待當年釋迦牟尼菩薩和彌勒菩薩競爭成佛的事,當時參與審判的三昧系統陪審團員,當時為什麼會作出許多不公平的裁決?是否有人從中獲得什麼樣的好處?

請他以慧遠大師的身份、以司法公平的獨立作業方式,去調查這一個案件,把犯罪的人掀出來,扣除他們相關的福報、功德、財富、和永世不得再進入修持的行列!

 

這次的清查,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參與者,都從中獲得了許多好處,所以有同謀的共證,因此當時所有的裁決,無論是可以公開的和不可以公開的處罰文字,統統都有作弊的嫌疑而失去了法定的效力!

判決文失效之後,方老師再請慧遠大師,清查尚被關閉在牢獄之中的唯識弟子,把關閉中的弟子名冊找了出來,原來尚有非常大量的弟子封鎖在牢獄之中,其中更有部份能力特別強的弟子,是被送交到宇宙太空的監獄之中服刑!

目前關閉的時間已錯過了許多年,但是因為五百年一任的成佛制度被破壞了,因此連帶獄政的交替也出了問題,到了最後他們變成特殊的政治犯看待,在沒有人過問的狀態之下,根本沒有任何一人會被釋放出來!

 

因此,當他們被釋放出來之後,群情汹湧,情緒非常邀動,誓要報復這一次的仇恨,但是方老師卻向他們表示:「雖然大家都過了如此黑暗的一段牢獄生涯,但是我們並不主張把對方也關在牢獄之中受苦!

原因是自己經歷過這一種痛苦之後,就需要了解不應該隨便請任何人關在牢獄之中受苦,但是、你們是可以向他們要求冤獄賠償!

所以請慧遠大師,以公平的司法制度處置方式解決,將那些殉私枉法的執法人員,抄家沒收他們五千多年以來,因為收了這些好處所帶來的財產、福報、和種種修行年資等,全部都沒有之後,再平均分配的還給大家,充作賠償之用!

你們既然可以獲得對方的好處,那就何必需要將對方置於死地、作那無意義的報復行為呢?」

 

事情終於落幕了!慧遠大師這一次順利的執行司法獨立的方式,把這一個事件重新更審了一次,把過去舊法不公平、不合法的裁決文全部刪除,還給唯識弟子一個公道!

雖然方老師在今年三月間,龍樹如來出現的一次,也作過這樣類似的處理,但是後來才知道龍樹如來變成實體的活人之後,就消失了處置法界的權力!

 

今天終於找到一位剛剛逝世的故人,他的學經歷條件完全符合我們的要求,可以放心交托這件重大的任務,讓他以司法中立的立場來處理這一件法界的醜聞,其實真是最好不過的人選,所以整件大事處理完畢之後,沒有一個人會口出怨言,甚至連那些接受處罰的菩薩,也認為這樣的處理還算是相當的公平!

 

唯識弟子的賠償問題,聽說有點複雜,可能需要計算三天以上才能夠知道答案!

本篇文字就寫到這塈@一個結束!謝謝大家的閱讀! 

                    (523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