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宗教迷思

 

(一)高雄授課

115日星期六下午,方老師下了高雄在鼎金交流道附近的新莊高中,第一天的在好媽媽訓練課程中上課的時候,接到了一通從台北打下來的電話,原來是長久以來都很支持方老師的老學生,他的爸爸最近幾天生命跡象可能有問題,所以打電話下來詢問方老師應該如何去處置這樣的問題?

 

方老師當時只告訴他:「可以先行在其父親耳朶旁,告知他如何上天的方法,首先通過四大天王的牌樓,然後再上玉皇大帝的凌霄寶殿上去登記,然後就可以到極樂世界中往生,在臨終之前的告白,對於老人家是非常重要的事,其它的細節問題就等待方老師回桃園之後,再行安排!」

 

這次在高雄安排上課,是方老師第一次跨縣巿的教學之路,同時也希望它是一個美好的開始,過去雖然方老師的佛法課程雖然是非常強有力,但是卻從沒有走入高雄巿開課的機會,今天雖然場地簡陃,坐高中生的硬木頭矮坐椅,坐久並不是很舒服的事,但是上課的學生反應卻非常投入,並不以場地簡陃為嫌,而是非常驚奇的來接受方老師的訓練課程,雖然課堂上的內容都是心理學和教育訓練,但是在實質上卻讓大家在佛法觀念上,出現了很大的衝擊甚至可以更上一層樓!

 

因為子宮文化的發現,揭發了觀音院暗陰的一角,一個不了解宗教是何物的信徒,會不知不覺的簽下了一張令人震驚的賣身契,可以出賣了自己的生命永恆價值而沒有人會向妳告知?經過數千年以來的埋沒事實,今天可以說從來都沒有人知道一紙教條,可以把佛教的修行者斷送了自己的一生!

 

因此,上了這一課!才讓大家知道自己的過去,曾經在久遠之前就把自己的修持路斬了,簽下了不知多少張的要身契?其中有一位同學,當時還弄不清楚這樣的問題究竟為什麼?方老師要如此提出來跟她們上課,但是當她回家之後睡了一個覺,夢中看到自己全身都被這些標籤包裹,然後一聲令下讓這些標籤全部都飛出去之後,全身舒暢的醒過來,所以趕緊打電話給她的好朋友,告知她自己出現了這一種奇妙的感覺!所以她開始相信方老師的言論!

 

從這樣的一個故事的出現,可以往上發展,成為宗教迷思上的一個反醒,許多人都以為只要進入宗教上的修持,都是很安全的、沒有後顧之憂的!但是事實上卻並不如是!因為宗教的修持成佛本身在過去的久遠時間,其實都並沒有公開!因此不同的人可以產生不同的解讀方法,所以衍生出來的種種問題,也衍生出無數無量的修持陷阱,所以不了解宗教的戒律問題,都最後必定是死在戒律的領域之上,但是因為戒律本身就被許多特殊的戒條把它封印起來,所以有文化水準的在家人,如果翻閱了出家戒就已經觸犯了極其嚴重的戒律,但是出家人之中能夠有能力去探討、或者很去修改戒律的人卻會碰到另外一個新的質疑!因為只有接近成佛的人或者是已經修持成佛的人,才有資格去更改或修正戒律的文字,就因為有了這樣的一條戒律條文,就此把不太合理的戒律條文,高高的掛在神主牌上,奉之為永恆不變的憲法,今天出現方老師這一種奇怪的研究方法,不從書本文字去解讀佛法解讀戒律,如果按焄這種文字去解讀法條都會碰到以上的難題:「方老師出家了嗎?他為什麼可以如此了解佛菩薩的法律?」、「方老師他成佛了嗎?他為什麼可以更正和修改戒律?」

 

這些問題其實全部集合起來看,就會讓大家都莫明其妙?為什麼在方老師的研究佛法過程中,可以追查到如此多的成佛秘密?但是他卻不願意出來直接教導大家,讓大家直接接受佛法課呢?

原因是佛法給大家指導時,是不能定價錢的,否則就會觸犯了出賣佛法、皈賣如來家業的這一個很大的罪名!但是給大家上好媽媽訓練,卻是一般世俗人士都可以接受的課程,並沒有觸犯到任何佛教的戒律,這就是方老師所選擇、所希望能夠推動的訓練課程!

 

(二)宗教迷途

下課之後,從高雄回桃園的高速公路上,方老師開始回想到佛法與心理學之間,是否另外有一種特殊的概念沒有想通?因為穆罕默德躱在自身之中可能經過了許多年,卻一直都沒有發現?而天眼的能力練習了許多年卻還是過不了一條界線?似乎是有一個重要的概念沒有想通,因此一面閇車的時候,就一面思考這一個問題,後來終於找到了一個好主意,那就是心理學家楊格的內外傾問題:

 

楊格學說之中-內外傾的特徵

  楊格重視人與人之間之差異並且認為人在與環境的連繫中是朝著兩個方面傾向一是朝著個人主觀世界的內部傾向﹔一是朝向外部環境的外部傾向。這兩種傾向楊格稱之為態度。

  內傾者的力比多向內傾注其特徵是喜'好安靜、富于幻想、善于思索、優柔寡斷、孤癖內向戒備心較強、不願拋頭露面這種人易患神經衰弱症。

    外傾者的力比多向外傾注其特徵是好社交、開朗、對人和事物均感興趣、正直、適應力強、肆無忌憚、常表現出毫無把握的冒險行為這種人易患癔病。

 

從上述楊格的內外傾特徵上推演,學佛法的人本身的性格,理論上應該是力比多內傾的性向,如果我們學佛之前本身的性格是外傾者,則學佛之後這種內外傾的特質就會引起某一種生理狀態之衝突,但是這一種衝突的傾向可能並不明顯的曝露出來,因此我們在學佛之後,最大的隱憂就是無法解決生理上的衝突,而變成一種錯誤的慣性操作方法,所以神通能力的使用方式,正是本身的致命傷所在,因此不能夠運用完整的神通能力,必然是因為這種錯誤的習慣所造成!

方老師想通了這一個原理之後,就一面開車一面使用不同的方法去嚐試,以了解自己平常是如何的操作方式,所以重要的關鍵之處使用了錯誤的方式操作,因此神通能力一直無法更進一步的獲得!

 

後來方老師終於找到了一個線索,原來自己在運用天眼的能力時,使用天眼的操作方式,是錯誤的使用向外投射的外傾方式,才導致天眼的能力無法發揮;本身應該使用內傾的對焦方式進行,才能夠發揮天眼之功能!

 

因為這樣的一個觀念,人體在操作器官的對焦問題之時,許多學佛多年而沒有能夠把能力提升的人,都應該是犯了同樣的錯誤問題!所以回到練功最簡單的文字說錄如下:

 

「眼觀鼻、鼻觀心!」、「六根之形神內歛!」這些前人的文字記錄,都是一直在強調了人體感覺器官的運用,都是在使用力比多內傾的方式進行,才能夠獲得正常的神通功能!

 

方老師為了能夠證明自己的理論是正確的,所以回到桃園的家中,方老師馬上就請小佛和小仙使兩人,使用他們的天眼觀察對象時,他們的天眼對焦是如何執行的?結果所得出來的結論是:

(1)                  小仙的天眼對焦是有問題的?原因是她的對焦狀態是採用了內傾和外傾各半的方式檢視天眼的能力,因此無論速度和準確度都有問題?

(2)                  小佛的天眼對焦是正確的!因為他使用天眼的時候,是非常明確的採用力比多內傾方式去尋找答案,所以速度非常快、而且精準度比較高!

(3)                  方老師再請小仙調整她的焦距,請她使用絕對的內傾方式去尋找答案,馬上就發現她的速度和準確度都有大幅度的提高!

 

從人體這次的實驗過程中,方老師才終於發現到自己的操作方式,必須在理論較正的時候,天眼的能力才能夠加強,否則花費了許多個年頭,都不容易把能力突破!如方老師這種優秀天份的人都會碰到這一種問題,其它的人士,如果他們的先天條件是更差者,則可能終其生也找不到自己的問題所在?所以學佛能夠成功的人,真是天下少有的頻臨絕種的稀有動物!

 

(三)探病記錄

116日上午方老師安排了到榮總探病,找到了病房之後,方老師就開始對這一位老人家,展開完整和祥盡的診察,以了解如何去幫助這一位身患血癌的老人家!

 

這位老人家其實是在去年年底的時候,就已經被檢查出身體有狀況,當時已經知道有血癌的嚴重疾病,但是由於身份特殊,曾經身為軍醫再轉任民間,從事相當長時期的西醫院擔任醫療工作,並不喜歡對外宣洩自身的病情,所以外人不得而知,目前已經接受過四次化療,身體功能已經極度衰弱,昨天下午他的兒子打電話給老師,才知道這一位老人家已經時候到了,所以當時方老師只有指導他的兒子,在他老人家的耳朶旁說話告訴他:『不要害怕,要勇敢面對死亡!自身的靈魂先要經過四大天王的審查,再往上到玉皇大帝報到,最後可以先到極樂世界那埵w住,其它的問題等方老師到場的時候,再作處理!』

 

本來昨天老人家的病情,就已經到了危險時期,但是聽了這一番話就開始穩定下來,所以今天到醫院看他的時候,已經從加護病房遷出來搬到一般病房休息!所以臨終前如果能夠給老人家一個安心的想法,就可以有很大的幫助!

 

方老師在現場診視的時候,發現老人家身上的三魂已經走了兩條,如果使用心理學的分類來解釋,就是超我和自我都已經先走了,留下了原我在身上沒有離開,所以老人家目前的狀況是:『生命力頑強的去抵抗死亡!』這種對抗狀態可能會拖兩三個月都走不掉!而且這個期間會變得脾氣極度暴燥,好像小孩子不安於室一樣,全身都不舒服和不得得安寧!

從太素脈上的診斷,右手脈氣全無,所以呼吸系統的肺部空氣交換功能欠缺;左手寸關尺三關都出現血熱煩燥之脈象,所以老人家的身上會感到全身發熱,這種內熱是無法用藥物把它壓制,因此燥動不安的感覺就會愈來愈加劇!

 

診斷完畢對照老人家目前的狀況完全符合,他已經不能直接呼吸空氣,必須呼吸純氧和使用人工呼吸器,所以方老師跟他處理的時候,先從他的眼、耳、鼻、舌、身、意、末那識、阿賴耶識和奄摩羅識等九個部位都運行了一遍,發現在他的第九識之上被一支生锈的普巴杵插住了,讓他的氣息被鎖住,所以原我走不出去無法完成自我的涅槃!因此首先把這一支普巴杵拔掉,老人家的呼吸就開始比較穩定!

 

方老師第二波是從他的五臟部位也運行了一遍,發現他的肝臟也被一支普巴杵從橫插入,方老師把它拔起來的時候,卻觸動到肺臟有五支普巴杵被驅動起來,這種情況都表示不能再去拔這些杵,原因是作法傷害老人家的法師目前仍然在世,方老師順著這些起動的力量去追踪的時候,發現他的仇家原來是住在台北巿雨聲街附近!

 

目前對方的年齡大約在二十七歲,作法傷老人家的時間,大約在密教已經入傳西藏之後,距離現代約一千年左右,大概是第二次的滅佛時期,這一位老人家是當朝的宰相,從政治面上執掌權力之後,就開始清除紅教的金剛行者!這一位年輕人是當時的仁波切,躱在深山中修法,使用普巴杵來結束這一位老人家的命!

今天這一位年輕人,其實已經忘掉過去的所有記憶,但是卻在最近數年的時間內,開始對密法的修持產生興趣,因此在不知不覺之中,就把這一段歷史連接上網,居住在同一個地區的老人家,受到這種靈力的影響,就進入當年死於非命的過程中,方老師經過了祥細的溝通之後,這一位年輕人已經感受到這種仇恨的可怕性,所以願意把他所作法的普巴杵收回去,了卻這一段的恩仇!

方老師處理完畢之後,就發現本來燥動不安的老人家開始穩定下來,他身上的血熱反應也開始出現清涼,呼吸也平穩,本來燥動不安的他,一下子就睡著了!但是方老師卻看到他的原我,開始努力的往上爬,本來對他有阻擋力量的封鎖,因為全部都消失了,所以很順利的就爬到了頭頂之上,越過了百會爬了出來!就在這一個時候,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大片的黑暗的氣體把他包圍住,讓他失去了方向感!不知下一步要何去何從?

 

方老師回過頭來跟他的家屬講話,老人家因為生前沒有宗教信仰,原我所以進入死亡之路後,就看不到前面的路,在他的眼前所出現的只有黑暗一片,因此方老師馬上告訴他請他馬上唸懺悔謁三皈依,並且把過去他們家所點的光明燈,都拿了給他照路,才能夠慢慢的走上了天界,經過相 當轉折之後才能夠,到達目的地極樂世界!

 

老人家唯然勉強走到了極樂世界,但是因為平常沒有信仰,所以他的周圍都是呈現一片黑暗,無法看到遠處的所有景物,後來方老師試用了好幾個方法,把燈具調動給他都沒有用,原因是所有給他的燈都點不起來!最後方老師靈機一觸,就告訴他說:「目前你只能使用自己身上的油脂來點燈,這些油脂其實就是你在人世間,所有的福報所累積而成,請你自己把自身肉體堛漫狾野\德和福報都抽上來使用吧!」

 

結果是老人家真的是聽懂了!他在極樂世界之上施法,把他留在人世間的肉體上抽取功德時,他的媳婦剛好摩到老人家的手,發現身上有觸電的感覺!方老師再告訴他們,目前老人家的三魂七魄已經都走掉了,只要他把身上的功德全部都抽走之後,肉體就會進入死亡的狀態,這一段時間我們都無法判定需要多少時間?只有順著他的狀況做反應來決定怎麼照顧他,處理完畢之後老人家就睡著了,大約到了下午二三點鐘的時候,就很安祥的走完了人生之路!家屬很感激方老師的幫忙,並且替他點了一個總功德燈!讓他老人家有一盞更大的燈可以照亮著他。

 

(四)神通小組

118日星期二下午,神通小組的惠敏、宗欣、明玲、佛母、淑惠等人都沒有任何約定之下,都先後到了中心,方老師就把握這一個機會,請他們進入壇城之中修法,檢視每一位小組成員的人,使用神通能力的過程,究竟是使用那一種方式在執行?

 

第一次的檢視出這一些成員的能力,和使用神通力的習慣,才發現只有一位使用的方式是正確的,其餘的幾位都有重覆錯誤使用的方法,因此平常的表現就會經常出現很大的波動!

1)經過方老師細心的觀察結果,完全使用力比多外傾的人,經常會受到法界的攻擊!

過去方老師等人不了解原因,所以會覺得這一個傢伙怎麼會那麼愛打架,今天答案檢查 出來之後才發現,力比多外傾的人,

每次使用了神通力之後,就會遭遇到攻擊,原因是 匹夫無罪、懷壁其罪!所以會吸引許多法界的眾生來攻擊他!因此功夫練

起來就狀況比較多!

 

2)如果是力比多一半外向、一半內向時,自身的能力會不穩定,天眼的觀察效果會 出現很大的波動!而且找麻煩的事也

不少!

3)如果是使用力比多內傾的方式運用天眼時,天眼的能力比較能夠獲得保障,自身 可以產生比較安定的保護性力量,在

法界之中不會太招搖,所以不容易樹敵,可以獲得比較安定的天眼保護能力!

 

神通小組的成員,經過這一次的檢定之後,結果出現與方老師所提出的理念相符,所以方老師再帶動大家使用新的觀念來運作今天的佛法,再壇城之中所有的法界眾生,轉眼間就全部進化完畢,威力比以前更快速和有效!

 

方老師在修煉的時候,更進一步的發現到,過去因為二千五百年前,釋迦時代並沒有把修持成佛的真相告知法界,而蓮花生大士的時代,那些護法和空行母也都沒有獲得真實修行的標準,今天經過方老師的指引,目前法界的進化狀態,落後了二千五百年,錯過了五位成佛者的帶領,因此大部份的護法空行諸神,都是停頓在第五識和第六識之間,因此要從第六識跨越出去成就第七識時,業力累積太多,幾乎都無法轉動,需要花費相當時間才能夠把他們帶領過去,進入第七識之後,第八識才真正的打開了,因此才讓大家一同了解什麼叫做進化?

 

原來最近幾天以來,方老師雖然已經把許多宗教上的問題解決了!

但是身體堶悸漱ㄤ峈A卻還是一個一個的浮現出來,無法全面的解除身上的痛苦,每一次痛苦出現之後,花了大量的時間終於解決之後!它又會跑出另外一個問題出來!今天第八識阿賴耶識打開之後,中脈呈現全部水藍色的特質直衝天上,定眼一看堶悸漸髐l全部都沒有成熟?原來沒有找到這一個內外傾的問題之前,我們都沒有能力把這一個空間打開,因此堶悸滌葃悀壑l都處在未開[化之中,所法以界的安定性一直都沒有獲得完全的保障,今天之發現,應該就是問題的核心了!

 

宗欣經過這一種內傾訓練之後,他身體上的舊傷痕就很快的獲得痊癒,能力劇增,今天終於找到了修持學上的最重大關鍵之處,他比對了一下舊傳統的勇父空行和護法,和今天我們才練出來的新勇父空行和護法,居然真的是有天壤之別,那些舊傳統的護法空行,一旦讓他們看到新的勇父空行時,馬上就會落入自卑萎縮的狀態,一瞬間就化成細小的微點,通通自行消失不見了!原因是兩者之間大小懸殊、能力強弱懸殊、臉色氣韻差別太過懸殊,任何舊傳統的諸天諸神諸,只要眼睛看了對方一眼之後,就失去了想再活下去的勇氣!

 

過去許多學佛的人士,都受到宗派和門派之阻隔,不敢去跟其它的宗派來比較,今天方老師的佛法,是不談宗派、也沒有門戶之見!真的要討論的只是進化的問題!所有的任何宗派或者無門派的修行人,請你們都把解決人類進化問題的功法拿出來,在現場之中使用,觀察那一家的方法最有用、最簡單、最經濟、最快速、最易學、就可以用來應付人類的進化要求!

 

當然其它宗派、如果他們要提出了生脫死的比較!禪天的比較!神通的比較!等等其它的項目時,我們也會非常樂意接受不同標準的挑戰!切磋彼此所學的功夫,究竟有什麼方式可以相互溝通而不傷和氣! 

118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