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禪學分野

 

(一)  事由

121日下午四點多,慧可上師和宜靜都一同到了中心,慧可上師今天要完成的是這一個星期六下午兩點鐘要舉辦的密法傳法,「四加行」的前行工作!

 

「四加行」過去是修持密法入門的第一個灌頂大法,只有接受過四加行密法灌頂的人,才可以參加其它的灌頂法會,原因是四加行之中的大皈依,完成之後才算是本門弟子,否則就算沒有進入門牆的門外之人!但是阿逸多法輪中心所走的是大開放便之門,因此並沒有要求弟子必須經歷四加行的修持之後才可以學習本門心法,而且許多所謂過去的秘藏心法,方老師都把它完全公開在網站上,大眾可以免費參觀相關的資料,因為宗教研究的走向不同,所以並沒有強調、必須接受本門四加行的密法灌頂、才可以接受其它高級的密法!

 

四加行的主要修持內容是:大禮拜、曼達盤、大皈依和金剛心菩薩修持法四個部份!

大禮拜其實就是教導大家,練習如何做出標準的密宗大禮拜的動作!

曼達盤就是教導大家如何使用曼達盤修法!

大皈依是皈依彌勒傳承的標準儀軌!

金剛心菩薩修持法,其實就是金剛薩埵的基本修持方法,也就是教導弟子如何接受金剛薩埵的雙身修持法,滴下來的白色甘

露,強壯身體和僻除外來入侵!

上述的四種修持,都是一位金剛行者,所需要知道的最基本修持方法!

完成四加行之後,就可以列入為修持密法的,金剛行者了!

 

慧可上師進入壇城之後,就開始進行四加行的前行修練,所謂前行其實是傳法上師必須要在傳法之前,在傳法的地點和位置之上,觀察這一次的傳法過程中,是否會出現某一些阻力或者意外,如果能夠早一點發現問題時,可以在傳法之前把問題克服,才不會影響到傳法的效果,而所謂的阻礙本身是包含了:參加的信徒是否會有阻礙他們到場的干擾力量?傳法的本尊進入壇城是否會出現阻力?傳法過程之中是否會有其它宗派的人士作法干擾等等?這些項目都是傳法上師在前行的過程中,需要預先知道的問題!

 

(二)  禪學

慧可上師修前行的時間中,宜靜詢問了方老師有關於禪學上的基本定義?

方老師就跟她回應:「靜慮謂之禪!」那是丁福保所編著的佛學大辭典內之記載!

多年前方老師在AMP教室整理禪學的教育課程,當時搜集了許多文獻的資料,就已經發現許多坊間的作者,他們並沒有獲得禪學的根本訓練方法,但是卻喜歡把自己的境界列入,作為禪的基本定義,所以方老師在編訂禪學課程的時候,花費了許多功夫去驗證,才證明出「靜慮謂之禪」這一個定義是非常正確的描述!

 

因為根據這個定義,才可以衍生進入到行、住、坐、臥、皆為禪的四種禪學訓練方法,從這一個定義去延伸到坐禪的姿勢並不重要,重點突破的方法是個人的心境和悟性!

 

因此、所有中國禪學的姿勢定義,都變成空動無物的假定義!而氣脈打通之方法乃錯誤的指引方法,而宋代文人所愛好的詩詞如果能夠配合禪境的特色,詩即是禪,文字即是禪,均可由這一個禪的定義之中衍生出來!經過種種形式不同的禪學訓練方式,全部演練一遍再歸納出來的時候,就發現「靜慮為之禪!」就是禪學最基本的定義!

 

靜慮的特徵:

而完成靜慮的基本訓練,是可以依據唐代禪宗參話頭的方式進行實驗!

1)首先先決定採用一個句子或者一個獨立的文字,例如『空』字!

2)然後再要求接受訓練的弟子去思考這一個『空字』!

3)當弟子進入思考『空』的程序,身體就會開始出現腦波的活動!

4)弟子要學習把這一種腦波的活動擴散全身上下,並且擴散到內外全身!

5)經過一段時間的進行訓練,全身細胞活動的頻率會逐漸統一!

上述這一種全身細胞活動頻率變成「一」的狀態,就是標準的中國禪,同時也就是參話頭過程中所追求的禪定感受!

人類細胞活動的電波,進入這種統一的頻率功能之後,身體的自我控制能力就會逐漸增強,如果再進一步接受其它的宗教訓練,都可以很輕鬆的就達到佛經上的要求或者境界,部份的人士因為接受這種訓練之後,身體會出現許多種不同的特異功能,因此受訓的弟子的敏感度可以快速改變,而這種透過禪學思想的訓練而發揮出來的功能,身體釋放出來的能量特徵,是渾然一片的能量團,如果本身的思想是大乘佛法的根器,這種能量是可以一直擴展到整個宇宙的大空間中,如果是小乘佛法的根器,就容易把焦點停留在身體的內在感受中!

 

禪學是佛門的功夫,而道家習慣使用的訓練則屬於氣功範圍,它們之間的差異之處,在於氣功比較重視丹田聚氣,等待真氣產生或者充滿之後,引導真氣走在氣脈之上,這些氣脈的位置通常是以打通任督兩脈為主,然後擴張到身體的奇經八脈,甚至是全身的十四經脈都要去打通,這種打通氣脈的要求是因為道家方式(氣功方式),真氣(或者有不同名稱)的產生積小成多,從泉水變成河流甚至變成激流,人類要學習控制這一種身體內的強力氣流,把氣流約束在氣脈之中的管道中流動!

 

由於兩種不同的方式就會出現不同的結果和走向,練習氣功的人如果不能夠約束自身的真氣走在脈內,就可能會出現走火或者岔氣的問題!身體內的真氣無法控制而亂跑,構成身體的健康或者導致出現爆血管中風死亡的危機!

 

而禪功的訓練因為完全是透過思想的方式,要求身體內細胞的放電頻率相同的條件下,禪所產生的氣流或者能量,並不需要約束在氣脈之中運行,而是可以透過滲透的方式,直接到達思想所驅動的目標前進,這種禪功練成之後,並不會發生走火和岔氣的問題,原因他與個人的呼吸和氣脈無關,因此不容易出現這種氣脈上的毛病!

 

(三)禪的演變

瞑想是流行於印度的瑜珈訓練方法,方法是隨著自己思想的流動,不去約束它、不去管制它、也不去理會它,讓大腦自行活動而不加任何約束,直到大腦的思考突然之間自然停頓下來的時候就結束!中國的禪學來源自印度人的達摩祖師,因此禪與瞑想之間都有其淵源,但是因為目標不同而產生不同的演變。

 

瞑想與禪之間,雖然都是以人類的思想意識作為一種訓練的方式,但是其間之不同在於瞑想的思想可以天馬行空不加拘束,而標準的參話頭的禪功,卻是把思想局限在某一個文字上或者定點之上思維!因此兩種思維的方式在根本上是絕不相同,

 

瞑想只是讓思想在流動,剛開始時並沒有辦法要求給予管制,但是隨著時間和經驗的增加,瞑想與禪學之間終有一天都會產生交集,相互之間是可以重疊或相橫跨彼此之間的領域,同樣的狀況也會出現在氣功與禪學之間,從有明顯的差異而漸漸會出現相互交會的狀態,而這種狀態的重疊並不是指三種不同方向的修練,最後會出現相同的特質,而是身體經過這一類的修練,身體的皮肉筋骨內臟都會出現「氣功化」的過程,這一種過程有如在物理學上,以線圈纏在鐵棒之上通電流,一根普通的鐵棒最後被電磁化之後,會出現磁力場的能量反應,以及可以用作接受電波的天線感應,所以經過這一類功法訓練的人,最後都會出現體能的加大變化、精力旺盛變化、和敏感度增強的變化、其中更會出現超自然的體質變化,因此接受這一類課程訓練的人士,許多人都會走上以下的六個方向上發展:

(1)                  武術技擊上的運動體能發展,因為身體可以承受巨大外力的攻擊而不容易受到傷害(金鐘罩鐵布衫之類的功夫),但是本身的攻擊力卻增加,可以突破他人的防護力量,而出手將他人重及內臟的致命性攻擊。

(2)                  表演用途上的發展,許多的民間人士的雜耍、雜技、都需要透過氣功、內功等等的嚴格訓練,才可以完成如此複雜的體能訓練,才能達到表演的功效。

(3)                  醫療用途上的發展,因為人體的磁化過程,可以達到保健及治療的效果,所以在養生和治療疾病上的功能,都需要透過類似的訓練。

(4)                  宗教修持上的用途發展,由於人體的電磁化功能,有助於宗教上的需要,可以讓人類能夠與鬼神之間的溝通,達到宗教上的靈媒功能。

(5)                  靈療上的功能發展,透過醫學上的基本訓練,配合了氣功、宗教上的靈界溝通能力,人類可以發展出靈療的方式,以達到各種治療疾病的能力。

(6)                  催眠上的功能發展,可以幫助催眠師的感應溝通能力,和發出催眠指令的權威能力,配合成完美的催眠功力。

 

(三)  立禪與動禪

禪學的功能在中國古老的文化孕育之下,由於人類追求的目標不同,而演變出不同的訓練方式需要,其中最俱有特色的就是立禪和動禪。

 

立禪源出自佛法的般舟三昧,透過不眠不休的唸佛方式,三十天站立不臥,三十天坐禪不臥(不倒丹),再經三十天去調養身體,整個訓練期需要九十天,訓練人類克服橫臥的睡眠方式,是一種體能和精神力量的嚴格挑戰。

 

從立禪之中可以演變出各種氣功的站椿方法,其中最有特色的就是中國武術的太極、八卦、和形意的三種特色。

太極拳的基本功法中,有纏絲勁(陳氏太極)、輕靈勁(楊氏太極)兩種不同的特色,纏絲勁是以全身被纏上層層的絲線,因此非常容易達到電磁化的功能;輕靈勁以空靈為目標,可以讓身心解脫,精神意志力擴散在體外,變成對空間可以產生極敏感的變化,太極拳經之中所說的要求:「一羽不能加;蠅蟲不能落!」就是這一種境界。

 

形意的功法,就是使用想像的方式,觀想自己身體的變化,或者想像周邊環境的變化,將自己處在清醒狀態之中,卻能夠達到自我催眠的狀態方式,因而透過這種思想的訓練配合體能訓練的結果,將自己變成一個可怕的戰士,在攻擊能力和防衛能力上都能夠達到突破本能的發展。

 

八卦的功法,是採用走固定的八卦步,在八卦步運行的過程中,讓身體產生極為強大的電磁反應,陳氏太極的纏絲勁,是想像身體外層被纏絲所圍繞而產生電磁化反應;而八卦步則是在一個圓周之中走八卦步,好比是將自己進入一個馬達之中運轉,身體就猶如馬達的軸心在圓周之中運轉,所以能夠放射出更強力的電磁效應。

 

上述三種不同的訓練方法,都是中國武術史上內功訓練的三個主要領域,是經過一千多年的演變才發展出來的特殊成就,明清兩代的武術頂尖高手,幾乎都是由這三個方向的訓練而成就,近人王鄉齋更將這三種訓練方法滙集成意拳的意功訓練,利用人類的兩極對立矛盾的方式,將身體的肌肉處在兩極矛盾之中,然後發放出超越人類體能的瞬間爆發力,導致意拳,變成人類有史以來最可怕的攻擊性拳術,這就是武學功能的發展極限。

 

(四)宗教修持

禪學之進入中國,一開始就是導源於宗教,由禪宗的達摩祖師,進入少林寺後山面壁創立之後,從佛教的僧俗信眾所流傳下來,目標就是配合佛法的修持方向,成為宗教需要的心靈訓練,但是禪宗的發展過程中,達摩祖師卻強調了:「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這種特殊的要求,是希望禪能夠變成獨立的發展,不要依附在宗教的陰影之下,受到宗教需求的目的而影響到禪的本身成就!

 

其實當時達摩祖師發展禪宗之際,是遇上了當時另外一位從印度東傳佛法的大師菩提流之,菩提達摩遇上菩提流之,觸發了佛法兩大宗派之鬥爭,此種鬥爭起源於印度大乘佛法的空宗和有宗之爭,這種宗派鬥爭的目標,事實上會牽連到釋迦牟尼成佛之後繼者,彌勒佛的繼位時機,因此兩大宗派之鬥爭非常激烈,在印度本土的發展已經存在兩百年,禪宗創立的時機之中,菩提流之剛好是唯識學攝論的傳承,而菩提達摩則是大乘空宗的傳承,因此再次觸發宗教發展上的危機!

 

達摩祖師隻身進入中土時只携帶了一本楞伽經,但是楞伽經的內容本身與禪學無關,與唯識學也不同,當時南北朝的佛經之中,雖然有鳩摩羅什翻譯的「禪秘要法」一書,但是內容卻是小乘佛法的白骨觀訓練,與菩提達摩的大乘佛法不同!因此當時被受攻擊的質問焦點就放在達摩禪法,「為什麼沒有任何經典依據?」

 

因此達摩祖師就以上述的文字解釋:「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強調了經典文字記述的禪法稱之為「如來禪」、達摩傳出來的禪法稱之為「祖師禪」!如果生不逢時,找不到名師指點,就只能依如來禪去修禪,如果因緣俱足,就應該尋找名師指點,去修祖師禪!用這一套說詞去解圍!

 

禪宗發展到第五代祖師弘忍的時期,就已經發現到楞伽經沒有能力解決禪學的修練問題,所以後來改換成採用金剛經(原稱金剛般若波羅羅蜜經)作為依據,結果卻讓第六祖惠能大師,在禪宗上獲得更大的突破性成就,解決了禪祖的祖典問題,後來在六祖之後,楞嚴經又被翻譯出世,流傳於禪宗道場,變成禪宗道場之中兩本的鎮山之寶,才解決了禪學的經典依據上的問題!

 

禪宗六祖惠能大師,將金剛經中的般若思想,演變成惠能三十六對的訓練方法,以對立矛盾與圓融無礙為修持禪學的基本訓練,最後再轉入空相之中,完成大乘佛法的空宗訓練要求,是禪學的一種脫變成就,因此有大乘佛法的空宗之說,雖然起源自印度,卻大成於中國,乃六祖惠能發展出般若禪法的功勞!而大乘有宗的唯識學發展,則遠遠落後於空宗之發展,乃當時的唯識學發展,缺乏了心理治療的技術作後緩,所以無法發展出一套有用的功法!

 

當楞嚴經被翻譯進入中土之後,禪學的發展有了新的經典依據,所以發展過程中,比當時任何一個佛教的宗派,都要來得完整,而禪天結構的三界天人的體系、地水火風的訓練、六根十八界、五陰皆空等等的訓練要求,都如魚得水一樣,變得非常活潑和多姿!因此在後世可以演變出五家七宗的發展!

 

但是宋代文人介入禪學的發展之後,發展出來禪境卻進入了文人的詩詞境界之中,淡化了宗教上的功能,如蘇東坡之一類的詩人,影響力卻比宗教家為大,因為他們的故事更能深入民心,傳播速度和接受度都比較高,因此強調了禪境之中的心靈高超淨化,擺脫了原來的宗教要求目標,甚至演變成嘴巴上說教的「口頭禪」,因此明清兩代之後的禪學發展,就一直進入退化的狀態,原因是失去了宗教的目標,也失去了武術體能訓練的要求,禪學就漸漸變成軟腳蝦,被後來的其它武術、氣功所取代!因此明清兩代的宗教人物之中,並沒有突出的成就,但是在武術氣功的領域之中,卻一直出現許多宗派的武學奇人!

 

(六)政治衝突

禪宗進入中土是在南北朝的時間,但是發展的全盛時期卻在唐代,由於唐代的高祖皇帝李淵是回紇人,而並非出生漢族,因此急於從古老的中國歷史中,尋找出一位李姓的賢聖高人,最後找到了春秋時代的道家人物李耳,因此牽引了朝庭的宗教走向,而傾向於抬舉道教壓抑佛教的走向,這種政治的壓制宗教動向到了唐武宗的時候,達到了極點,所以後來引發了中國佛教史上的三武一宗的滅佛記錄,其中動作最大的就是出現於唐武時代!

 

這種政治壓制宗教的發展方式,雖然時間很短就結束,但是所造成的殺偒力還是相當的巨大,導致唐未期間佛法的發展,其實是受到很大的衝擊!其實在唐太宗時期,李世民本身對宗教在政治上的功能和影響力是非常了解,所以安排了文成公主下嫁西藏王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把佛教之中的文物一直輸送到西藏,希望透過宗教文化的影響力,改善與西藏之間的民族衝突!後來造成了無心插柳、柳成蔭的局面,讓西藏變成一個完全佛教化的國家,減弱他們原有的民族攻擊性!

 

時間進入宋代之後,蒙古人因為有一位成吉思汗鐵木真,由於他本身有一種強大的號召能力,團結了所有的邊疆塞外的蒙古民族,構成亞洲政治上的強大影響力,當時道家全真教龍門宗的掌門丘長春,就曾經進入蒙古地區與鐵木真相處年兩年,把道家的信仰傳入蒙古,但是道家這一種無為而治的精神,究竟還是很難獲得蒙古王朝的信賴!

 

但是後來蒙古大軍最後採用的卻是西藏的密教為中心的信仰,雖然蒙古人攻佔西南亞和歐洲的時候,並沒有強調和統一軍民的宗教信仰,所以回教天主教等的信仰亦可以在軍中存活,但是在權力核心的政治人物,卻都是以密教之信仰為最主要的宗教走向!原因是密教的神秘色彩,以及使用人骨作為法器的模式,非常容易幫助政治領袖產生驚人的鎮伏和威嚇力量!再加上蒙古國師所表現出來的神通能力,非常容易攝伏只有強大武力、而思想文化並不發達的邊疆民族!

 

明清兩代的帝主,對蒙古大軍的強大力量,是非常想信乃宗教體系的力量不同所致,因此對密宗是非常信服,但是當時的密法只準許流行在北京的皇室享用,不得進入民間流傳,他們都一致性的意見,恐怕這一種密法流傳出來的訓練方法,會導致政治上的對手,獲得這一種宗教的訓練力量,而成為政權上的反對力量!

 

這一種使用政治力量壓制宗教發展的習慣,目前仍然存在中共的政權之中,原因是這一種宗教的發展方式,容易讓民眾集結而演變成為政治團體的可能,在中國歷代發展史之中,以宗教神權的影響力,而聚合成反對派的政治團體力量比比皆是,雖然今天西藏密宗的發展已經呈現末落現象,但是目前大陸中央仍然尚未對宗教進行解禁。

 

(七)心理治療

西方心理治療的技術,從佛洛伊德所提倡之精神分析學派建立以來,目前已經發展出許多不同的門派,並建立了許多不同方式的治療方法和技術,這些心理學的學術理論、方法、和心理治療的技術都對傳統的禪學訓練,都產生很大的衝擊力量!

 

在傳統佛教之中的唯識學派,一直以來都被稱之為佛法之中的心理學,但是事實上唯識學的內容,只是用來解釋佛法之中:人類第八識之中的阿賴耶識,也稱之為種子識的特徵!認為這些種子識都可以透過佛法的薰修,而染成各式各樣的佛菩薩!

而唯識種子識的基本形態就是:

「白色的依他起性、黑色的偏執計性、和無色透明的圓成實性。三者合稱之為唯識三性。」

 

唯識學上的基本定義,缺乏了完整的操作方法和實證的修持為依據,所以無法完成它的成佛大業,因此在印度只出現了兩百年就消失了!到了菩提流之的時代,又被禪宗的達摩祖師所打敗,到了唐代玄奘法師的弟子窺基時代,法相宗的出現也只是經歷三代就結束了!

 

所以在歷經宋、元、明、清四代,都沒有更進一步的發展,一直到今天在台灣的方永來先生(作者自稱),在唸大學之期間,接受政治大學心理學系的相關的心理治療課程訓練,在中醫臨床治療上也發展了十年以上的時間去研究,後來在1986年打破了無神論的科學思想,開始接受佛法的皈依,經歷了1988年在基隆海會寺受在家菩薩戒,天眼開始被打開,因此花了三年的時間去研讀大藏經,再到龍潭山上過了四年山上結茅蘆的方式精研佛法,開始承接了發展唯識學派為未來彌勒成佛的大任!

 

因此結合了中醫醫療技術、武術氣功、顯密佛法、催眠技術、心理治療學的各大領域,同爐會粹打造出一套全新的宗教訓練方法,把當初唯識佛法上之發展缺失,全部一掃而空,成為目前最新、最前衛的宗教新派系。

 

禪學結合了催眠技術,和心理治療的技術之後,所開發出來的全新領域,是可以應用在心理治療、前世今生處理、靈療、和宗教改革上之不同方向發展,但是整個方向的總結合之下又會變成了未來人類宗教發展的新希望,彼此之間的分割並不是完全可以劃清界線去結案。所以需要作更詳細的說明。

 

(八)催眠和潛意識

在心理學大師佛洛伊德的傳記之中,佛洛伊德曾經拿到了一份奬學金,所以從奧地利的維也納到了法國跟隨當代的法國催眠學大師沙可,學習催眠技術時,曾經接觸到沙可使用催眠術,治療歇斯底里症的患者,因而受到很大的衝擊!後來佛洛伊德回到納也納之後,卻發現催眠術應用在臨床治療上的功效,並不如理想,後來另行發展出一套「自由聯想」的方式,取代了催眠術的功能!

 

許多後世的學者,從文字上的理解容易產生會誤會,誤以為催眠並不適合於心理治療的項目上,作是作者本人卻從「自由聯想」的研究過程中,發現自由聯想的功能,其實會令患者在自然狀態之中,進入輕度的催眠之中,因此願意為此而提出說明。

 

正常的人類進入的催眠狀態,其實是可以依據當事人的催眠反應,在電波的反應呈現明顯的不同,而區分為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和第二階段,當事人的神識都非常清楚,只呈現眼皮的快速跳動反應,這種反應其實就是「自由聯想」的過程之中所出現的正常反應!如果當事人進入更深入的催眠第三階和第四階段,這兩個階段的特色是眼皮不再快速跳動,呼吸也比較深沈,意識會進入模糊狀態,不知人事,身體的感覺閾也會被改變,自身無法控制自己,會完全受催眠師所控制而無法反抗!

 

當患者接受心理治療的過程中,如果個案處在意識清醒的狀態下,身心自然會進入輕度的自我防衛的本能反應狀態之中,所以只能夠讓個案在知性上了解個人的問題所在,但是卻經常不能達到完美的心理治療效果!

 

透過自由聯想的方式,引導個案進入潛意識狀態之中,其實就是進入催眠的第一和第二的淺層催眠狀態,在這樣的操作條件之下,可以很輕易的讓個案卸下自我防衛的本能反應,讓個案完整的感受到身體和心靈之間的差異性,所以很容易達到完美的心理治療功能!

 

(九)肌肉鬆弛法

肌肉鬆弛法,是由行為學派的心理學大師,出生於南非的心理醫師鄔皮,引進入心理治療的領域之中,後來經過不同的演變之後,變成最普遍被使用的心理治療處置方法!

 

行為學派的心理學發展,自從美國華生博士在30年代就提出,心理學的發展要以科學的發展,把焦點放在動物研究的科學方法,取代傳統的自省法,和精神分析的潛意識抽像方式,廢除那些看不到的不科學治療方法!

但是行為學派在精神疾病的治療術上,幾乎花費了三十年的時間,都沒有太大的突破性成就,而只是攻佔了教育體系之中,發展了許多新的教育理念和方法!直至鄔皮將肌肉鬆弛法,引進入心理治療的領域之後,才讓行為學派大有起色,發展出一大套的行為治療技術!

 

因此肌肉鬆弛法的功能,才會受到全世界的觸目!

 

肌肉鬆弛法的應用,由於本身俱有輕微的催眠效力,很容易就把個案帶入輕度的催眠狀態之中,因此應用在行為學派時,馬上解決了行學療法之中的一大問題!如果不能將個案帶入潛意識狀態之中,所有的治療目標都不容易達成效果!因此自從肌肉鬆弛法進入心理治療的領域之中被使用之後,就很快的就被各個學派吸收為用!

 

在禪學的訓練過程中,是受法者自行學習如何操控自己的身心!讓身體進入一種特殊的細胞放電的統一頻率之中,進一步的可以達到隨心所欲的受到意志力的控制,進入不同的時代或不同的空間之中,經歷各種身心的變化!這種過程的安排,都是可以在自主的狀態之中,自由進行!

 

在肌肉鬆弛法的應用過程中,個案的身體放鬆之後,身體也會出現一層能量體把個案包圍,但是這種能量體並不是來自體內,而是在身體下之潛意識空間慢慢浮上來,然後再把個案包裹起來,讓個案獲得一種類似修禪的功能和效果,其中最大不同之處是肌肉鬆弛法,是需要接受催眠者或主持人帶領之下,慢慢的引導進入類似禪的境界,讓潛意識之中釋放出許多信息和資料,全程都是在非自主的狀態之下完成。如果沒有第三者替他們作引導,他們就會漸漸進入停擺的狀態之中,無法順利運行!

 

任何一種的訓練方式,其實都會遂漸改變身體的感受性,長期或者多次使用肌肉鬆弛法的人,他們的感受性和敏感度都會改變,與使用禪的訓練方式雷同,身體慢慢變成某一種能量化,但是每一種不同的訓練方式,會得到不同的頻率結果,因此練禪的人身體發出來的能量,與接受肌肉鬆弛法出來的受訓者,會出現明顯不同的特質,如果能夠讓受試者同時接受兩種不同的訓練方式,其實是會加速他們自己的細胞磁化功能,因此可以在最短的時間之中,獲得較大的成就!

 

(十)重疊性功能

肌肉鬆弛法與氣功或者禪學的訓練過程,雖然在本質上它們是不同的領域,但是對於一位精於此道的講師或術者來說,其實是可以在同一時間內,重疊性的發展它的功能!

 

例如:

(1)    術者要求個案把肌肉用力收緊的同時,可以依據毎案的用力狀態,引導他去打通 身體之內的血脈,讓肌肉鬆弛法的使用過程,亦可以同時產生氣功的功能,或者達到禪學所要求的身心統一狀態!

 

(2)    術者引導個案使用肌肉鬆弛法進入潛意識狀態時,因為發現了個案身體之內的某 一種疾病,其實是與內臟或氣脈的虛弱、阻塞、又或者是發現個案身上被一些靈 異的物體所依附時,術者是可以使用練氣功的方式,引導個案從事氣功的訓練; 或者是使用靈療的方式,引導個案如何去解決依附體內的靈異物體,因而達到宗教靈療的目標!

 

(3)    透過肌肉鬆弛法的訓練,術者也可以引導當事人進入潛意識的空間之中,解決 前世今生所做過的錯事或憾事,進而達到圓滿過去所沒有完成的願望,追尋美滿 的結果!彌補佛法上所做不到的修持,也達成氣功狀態的最佳結果。

     

(4)    透過肌肉鬆弛法,進入潛意識空間之後,透過前世今生的改變功能,進入過去的 宗教時代,找出當時的宗教人物,跟他們進行長期性的辯論或者決鬥,在爭取得 最後勝利之後,可以獲得宗教改革的權力和效果!完成宗教上最艱辛的工作任務。

 

(5)    透過肌肉鬆弛法的功能,術者可以將最難學習的課程科目,輸入受術者的身上,讓這一種學術功能,植入集體潛意之中,讓受術者的身心進入特殊的高速進化狀態,可以產生最神奇的教育方法!

 

從以上方老師所提出來的各種問題研究,可以歸納出一個整體的方向,中醫術、禪學、氣功、瞑想、催眠、心理治療和肌肉鬆弛法,它們都只不過是人類所使用的一種工具或者方法,它們的功能並沒有所謂的極限,只是在於人類之根本思想和目的所在,透過這種方法和工具的組合,是否能夠完成個人的理想和人生目標而矣!

 

無論目標是什麼!只要人類不斷的努力,就會終有一天找到答案,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經過實驗的可行性和失敗的經驗,就可以遂漸了解自己所建立的目標,是不有機會可以達成,今天方老師花費了二十年的時間和功夫,目前已經完成先前所預期的宗教改革第一階段目標,並且再努力推進,準備完成建立新法界的第二階段目標!

這些宗教改革目標,原本都屬於抽象性的、和虛幻的問題,但是現在已經變成可以實踐、可以預期、並且可以執行的方案!因此本文結束之前只跟大家說一句話:「事在人為而矣!」 

122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