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傳法上師標準

 

(一)  事由

123日下午二點鐘至五點半鐘,是阿逸多法輪中心慧可上師,傳「四加行」的密法灌頂,進入到最後一個階段傳法的時候,在金剛心菩薩的密法灌頂過程中,出現一些突然之間的奇怪反應,在清淨的壇城之中,突然湧現了許多法界眾生入場,希望參加慧可上師的密法灌頂!

 

在一般密法的傳法灌頂過程中,許多上師一上場之後,都會先開始在壇城之中結界,避免有其它法界眾生闖入鬧場!但是方老師則習慣把密法的壇城打開,讓所有的法界眾生自由出入壇城,這種習慣被慧可上師上場接任之後,他也是採這種態度!如果要鬧場就請進,因為法界真的要找你的麻煩,你要怎麼樣去阻擋也不見得有效!既然是如此,又何必去結界阻擋任何法界的眾生進入,製造彼此之間的煩惱!

 

過去的密教上師,他們是從密法的神秘的宗教主義特質為出發點,處處要有所保留,因此會出現許多特別的要求!但是方老師和慧可上師,都是將傳法的行為視為教育的一種方式為出發點,中華民國上的憲法有規定:「人民有接受教育的權利和義務!」所以慧可上師也依照方老師的模式,在密法灌頂的過程之中不結界,讓有心求學的法界眾生自由出入,不加任何制止和要求!

 

因此、在這一次的金剛心菩薩灌頂法之中,中間出現了兩次突然闖進一大堆的法界眾生,他們也要求能夠接受慧可上師的密法灌頂,坐在旁邊陪伴慧可上師傳法的慧如金鋼上師,本來只是做陪伴的任務,看到出現兩次法界眾生亂闖的時候,就開始注意到它們的行為!但是後來慧可上師跟他們重新給予身灌和口灌之後,他們就開始乖乖就坐,因此方老師也就放心沒有再去干預他們的行動了!

 

法會順利結束之後,慧可上師和方老師討論了一下,剛才法會中所出現的異象,那些後來進入的法界眾生,他們好像是剛開始的時候,沒有能力進入壇城受法,都是停留在外面的空間之中並沒有明顯的異動,但是灌頂法會進行到一大半的時候,他們身上的封印剛好被法會的功德解開,因此才會在法會之中途,突然間衝開他們眼前的障礙,好比許多混亂中的國家,某一些政治團體的人群,利用機會衝入大使館中要求給予政治上的庇護一樣!

 

這樣的難民逃入大使館中,他們千辛萬苦的追求解脫,我們當然不能見死不救,命令壇城的執法護法神,把他們趕出使館之外,讓他們再接受政治的迫害,或者接受舊傳統的約束或者封印!因此、只有放下工作,重頭再來一次受洗,讓他們都有機會改過自新,重新獲得更好的生活保障!

 

(二)  情況膠著

124日星期天下午,方老師在高雄的好媽媽課程,今天是上最後的一天課程,結束之後已經是下午五點二十分了!車子先由佛母駕駛,可以讓方老師先行休息,因此方老師就半躺在椅子上休息,把身體上的業力排出體外,這種排放業力的方法,其實是在任何時候,只要上完課或者傳法之後,方老師都會習慣上先把身體之中的業力排除,然後才會去做其它事項,以避免業力入侵體內,造成生活上的各種困擾問題!

 

今天方老師所做的業力排放,與平時的生活方式並無不同,但是不久之後卻出現許多不同的反應,剛開始時!方老師把眼睛閉上,就看到另外一個自己坐在面前,身上穿著的竟然是出家衣服,眼睛卻出現兩團奇怪的東西,好像是剛吃過的口香糖糖膠,黏黏的不規則形狀,封鎖在對面的方老師自身的眼睛上!

 

方老師用了許多種方式去把它弄開,卻無法把它移動,甚至如來神掌都已經出動,卻無法把它弄掉,讓眼睛面前的視野區域完全被封閉,看不清楚那是什麼樣的東西?

 

因此、方老師知道全新的考驗又到來了!今天要考的問題是什麼東西?這一個奇怪東西是從那堨X來的?

方老師思考今天的課程中,雖然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意外,其中有一位女士,進入聖嬰再造的課程訓練時,她身體下的集體潛意識空間,居然在她進入重新成長發育到五個月大的時候,都沒有任何反應?

 

因此推論出:「她原來身體堛瘋F魂,可能是在小的時候,被某一些密教上師,使用了遷識的密法,把神識植入她的身體之中,搶奪了她的身體支配權!」

才會造成今天聖嬰再造的重要時刻,她的集體潛意不願意支持這一位入侵者,所以完全不作任何的變動,而讓細心觀察的方老師,發現其中有詐,最後才把這一位不法的上師揪了出來!

由於這一種植入是發生在當事人的二、三歲之間,小孩子在無意識之間被這樣的一位上師亡靈入侵,無法去抗拒這樣一位上師的法力,所以在成長的過程中,讓她出現許多奇異的事件和經歷!

 

當事人自己替自己說明的時候,她說經常會看到一位奇怪的中年婦女,在她的眼前閃過,然後就不見了!但是她一直都沒有跟任何人說起,一直到剛才方老師把她從她的身上揪出來的一剎那間,才想起這一種奇異的感覺!

 

雖然這一位婦女同學,由方老師替她把依附在身體奡X乎有四十年的上師靈體抽出,元氣會大傷,無法再進一步接受聖嬰再造的課程訓練,但是因為這樣的機緣,才讓她很真實的了解自己過去的一生,原來是在這樣的狀況之下,被外來的靈體打壓自己的原始生命,因此生活經常在矛盾之中長大,在情緒波動之生活中受到許多奇怪事物的考驗,今天總算可以結束這樣的生活方式,重新獲得自己的新生命,終於求很久而不能獲得的心靈寧靜,和一顆很踏實的心,今天終於都得到了,所以非常開心,並沒有什麼特別大的掛礙!

因此、今天所出現的黏膠,應該跟這一位同學無關!

 

(三)未證謂證

如果不是這一件事引起的話,那會是那一件事引發的呢?

在聖嬰再造的過程中,也有一位曾經是密教部的女上師,曾經因為種種不滿意的問題,曾經使用了普巴杵去傷害了其它一位男士,她的女兒跟佛母談話時說:在現場親眼看到的影象似乎是黃教的第一代宗教人物,因為那一位男生與自己的女兒發生爭執,她的媽媽一生氣之下就祭出了普巴杵,把該位男生斃了,在咽喉上插了一個大黑洞!

 

方老師聽到佛母一方面開車、一方面這樣的描述!所以馬上回應她說:「當時她們都沒有跟老師說,因此目前並不需要對此作認證!但是依她媽媽目前的氣質來說,並沒有那種一代宗師的氣概和特質,不能就此下定論它的關係!」

 

方老師經過全面性的思考之後,可以確定的是:事實上今天全天的課程和學員的反應,都與這樣的黏膠無關,因此問題所在都與今天的所有事件都毫無關係,因此就可以往前一天的密法灌頂傳法過程中,追尋那一種可能產生關係的原因所在?

 

突然間,方老師終於想起三年前,第一次完成金剛界曼荼羅灌頂之後,在受法之後的弟子獨立檢查過程中,曾經看過這一種黏黏的膠狀物,當時尋找到的答案是:「這一些受法者在過去的前塵往事中,曾經因為沒有符合傳法的認證條件,卻私自偷跑去傳法,因此傳法之後就墮落到金剛地獄下面受苦,『未證謂證』就是這一次檢查弟子所獲得的實質經驗!」想不到今天卻終於遇到這一種黏膠一樣的東西找上門了!

 

雖然問題的源頭已經找到了,但是怎麼去解決卻並不容易的事!

當時方老師是經過採用不同方式的嚐試之後,由方老師恭請五方佛的灌頂水加持之後,才找到解決的方法,把他們觸犯『未證謂證』的假上師拉拔了出來!但是今天方老師自己使用恭請五方佛加持灌頂的方式時卻沒有效果?因此處理這些黏膠的問題就變成一個完全陌生的新問題了!

 

所以這樣的一個突發事件的出現,讓方老師不得不謹慎的思考:這一個傳法上師的認證問題?

 

三年前方老師、對密教的傳法上師需要有什麼條件?其實是還全不了解?

但是當阿逸多法輪中心成立之後,方老師被第一任的會長,硬推上了傳法上師的位置之後,方老師因為受過在家菩薩戒,對於『未證謂證』的大誑語罪非常有戒心,所以迫於形勢,必須要很快速的去尋找一個解套的方法,經過三個月的時間去了解,了解藏傳密法的傳法過程和要點,並且在獲得正式的密法五灌之秘密後,把這些摸索出來的答案,配合了過去十多年前,研究唐密中之金剛界曼荼羅和胎藏界曼荼羅之心得,把金剛界曼荼羅的密法灌頂,配合相關的藏傳密法儀軌,依龍樹菩薩的傳奇故事,把歷史重演一遍,讓金剛薩埵再示現一次助方老師完成密教傳法上師的灌頂要求,才總算逃過一劫!坐在這一位置才算是安枕無憂!

 

方老師是經過多次的摸索,從許多臨床的經驗和見證的過程中,最後才建立出今天阿逸多法輪中心中勝任之傳法上師,應該接受何種方式的訓練才能夠符合法界的要求!

 

想到了這樣的結果之後!方老師終於開始了解,法界今天要向方老師討教的問題,就是如何去建立一個完整的傳法上師制度問題?

 

當年的釋迦牟尼佛,把金胎兩界的密法秘傳經典法本封印在雪山龍宮之後,婆羅門教就開始進入滅教的階段,密法之能夠再次站起來,是因為龍樹菩薩獲得金胎兩界的密法寶典之後,找到了方法,讓金剛薩埵從沈睡的經典之中復甦,再過了二百年之傳播之後,婆羅門教經過了一千年之滅教之後再次復教了!這就是我們今天最好的榜樣!

 

任何佛法的密教傳承中斷了傳承之後,只要能夠把金剛界曼荼的秘密研究出來,讓金薩埵重新示現,就可以讓密法的傳承復甦,這就是方老師研究金剛界曼荼羅的過程中,追查出來的答案!今天方老師被法界找上頭來,原因就是因為阿逸多法輪中心的金剛上師傳承,就是依據這一段歷史故事,而被方老師研究發現出來的秘密!

 

這樣的研究結果其實就是唯識傳承的特色,根據潛意識的特質和記錄,只要機緣巧合!獲得相關的資料是很容易的一回事,從片言隻字之中把線索連結還原,讓舊日的歷史事件重演一遍!其是精神分析學派自由聯想所訓練出來的能力,現場重播的過程之中,方老師也知道了另外一個答案!當第一次起動了金剛薩埵的力量示現時,方老師只讓金剛薩埵的聲音示現,而沒有象出現,因此當時方老師並不知道說話的人是誰,但是心堜白所追踪的金界傳承,只獲得了百分之六十的力量,尚有百分之四十的力量當時沒有拿到?

 

經過所有的唐代密教進入中土的歷史比對,金剛智當年曾經替玄宗皇帝處理過兩個夭折的王子,當時曾經死去的王子重新短暫的活動起來,後來又再進入死亡狀態之中,當時把金剛智的法界力量耗損了不少的功力,因此第一次起動金剛界的曼荼羅的力量時,所獲得的傳承,是金剛智已經折損之後的力量!這一股力量本來是隱藏在小佛(很早以前方老師就發現小佛身上有金剛智的傳承)的身上,但是在法會進行的過中把它起動了出來!

很幸運的方老師在研究的過程中,再次追踪到另一個秘密,就是當年唐玄宗的兩位夭折的王子,一位是盧勝彥、一位是子平!當時盧勝彥的金剛界力量,已經在蓮花童子的過度活動把它耗光了!而子平上師所保存的力量卻從來沒有被使用過,因此法輪中心在第二次傳金剛界曼荼羅灌頂的時候,由子平負責傳法,就是為了起動了這一股潛伏了一千多年前的殘餘力量,組合了前一次的力量再觀察時,就發現剛好是百分之一百的結合!

 

(三)  胎藏界傳承

金剛界的傳承是完整的拿到了!但是善無畏的胎藏界傳承就不容易追查!

十年前美國洛杉磯的一位律師,他的名字叫做阿瑟,是有愛爾蘭血統的美國人,曾經到過龍潭的山上拜訪過方老師,並且曾經跟方老師拜過師學佛法,但是因為語文的溝通有障礙,當他回去美國之後就沒有聯絡,當時的方老師已經從他的身份特徵上,斷定他就是當年的善無畏轉世的人物,但是他的身上找不到當年胎藏界的傳承!

 

後來一直到去年的12月期間,方老師到了美國聖路易斯處理阿娟的風水時,接觸到不少身上有奇怪傳承的人士,他們的身份都是從胎藏界的外金剛部院下生的人,從這些人出現之後,方老師花了相當多的心力之後,終於追尋到他們的源頭上,找到了善無畏身上的胎藏界傳承,原來被放置在美國的聖路易斯的天空之中,方老師跟這一股力量接上線之後,才真正的完成了整合金胎兩界力量的唯一傳人!

 

125日星期一早上,方老師起床的時候,又再感受到昨天晚上那一種黏膠一樣的力量,進入了身上的脾藏部位,昨天晚上回家太晚,比平常的時間晚了一個小時,怱怱洗了一個澡之後,不久就去睡覺了!昨天晚上雖然想到了所有的答案,這一種黏膠一樣的力量,其實就是原先在金剛地獄下面,把非法的密教上師黏住不能活動的處罰!

 

被這一種黏膠一樣的力量黏住的行者,無論有多大的功力都無法掙脫這種粘黏的力量,因此在金剛地獄之囚禁的日子開始,這些人根本就無法結印和持咒,因此被關閉一兩千年都不容易脫身而出,雖然被黏住並沒有太大的痛苦,但是一顆不自由的心,卻是千年不改萬年不變的難受!只有在重新獲得密教部金胎兩界的傳承加持力量之後,才能夠真正讓他們可以擺脫這一種金剛地獄的黏膠纏附!

 

因此總結所有的原因之後,答案就是星期六下午,慧可上師傳四加行密法灌頂時,觸動了黏著住在金剛地獄之下的密教非法上師,他們利用密法灌頂進行金剛心菩薩加持力時,金剛心菩薩就是金剛薩埵,他就是金剛界曼荼羅的第六佛,在人世間負責金剛界曼荼羅灌頂的傳法本尊!當金剛薩埵的佛力透入地獄之下時,佛光照顧了這一些不合法的上師靈體,讓他們突然之間獲得了力量,掙脫纏縳在身上的封印,闖入了密法壇城之中接受灌頂,為的就是希望能夠擺脫這一種黏住不能動彈的地獄之報!

 

因為目前能夠擁有這種力量,可以把他們全部救出來的人物,只有方老師一個,所以在隔了一天的時間之後,有了充份的休息生養,他們才終於現身,把黏著在身上的黏膠往方老師身上放置,好讓方老師能夠注意到他們的存在,才能有機會獲得解脫的機會!

 

(四)  金胎合體

黏膠的答案雖然已經全部找了出來,但要怎麼去操作卻是完全不知情的狀態下,盡量去嚐試不同的方式,經過比較之後才能追尋到關鍵之處!

 

記得兩年前方老師在傳彌勒的唯識心要時,彌勒尊佛曾示現金剛界曼荼羅必須經過某種方式結合之後,才能夠進一步的發揮出衪的神秘威力,並且以金胎合體的特色作為本門的合法傳承記!非真正的唯識弟子不可傳授!

 

金胎合體這一個名詞,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是由大陸西安法門寺地宮所展示的金胎密法之法器中,其中有一件純金打造的法器,就是將金剛界曼荼羅和胎藏界曼荼羅結合在一起,簡稱之為金胎合體!但是方老師研究它的組合形態時,發現西安法門寺地宮的金胎合體,是以金剛界放在上面,胎藏界安置在下面,這一種組合方式與方老師的感受不同,看到這一個圖案就覺得這種組合是不對的,後來經過彌勒祖師示現指示,表示金剛界應該放置在下,胎藏界應該放置在上,如果結合是做對的話,金胎合體的威力才能夠施展出來!

 

到了彌勒唯識心要傳法的正式日子到臨,灌頂法會進行到大圓滿灌頂之際,金胎合體的高能量點燃了全場弟子身上的法脈,但是適逢傳法之前,在桃園南坎功德林餐廳吃了他們的特級臭豆腐,那是秘釀了二十八天的臭豆腐,吃進咀吧的時候可以感覺得入口即化,結果剛好有老朋友來造訪,方老師帶他們到這一家餐廳吃飯的時候,一連吃了三天的特級臭豆腐,法會之前就已經火毒攻心眼睛發紅,灌頂法會之中使用到金胎合體的超級能量,結果法會完畢之後,雙眼都紅腫不能視物,患上了極嚴重的急性結膜炎,而法會結束之後,因為金胎合體的威力第一次使用,散發出的能量太強,連宇宙的天空之中也燒出了一個大破洞,經過兩個多星期之久,才研究出解決的方法,把這一個破洞補好之後,急性結膜炎的毛病才完全好轉!

 

(五)  上師認證

方老師把整個問題都思索了一遍,發現這次的黏膠問題,一方面是法界宣示問題之所在,而另一方面就是告誡傳法上師的訓練,應該要把標準弄清楚,嚴格把關,不可以濫竽充數,幸好方老師在發展密法的過程中,早已經把這一個上師訓練標準的問題解決了!但是其他的教派方面,可能在上師考驗的問題上並沒有完全成熟,讓那些不及格的行者出道弘法或者傳法灌頂,就會遇上這一種黏膠攻擊,馬上就會破功,身上無法施展各種密法的功能!

 

方老師把整個問題想通之後,在125日早上十一點鐘的時候,開始進入法輪中心的壇城修法,半個鐘頭就把身上的黏膠完全清除乾淨,使用的功法就是將金剛界曼荼羅的五方佛,安住於右手五指之上,再把胎藏界曼荼羅的中台五佛,安住在左手五指之上,安住完畢之後就以兩手十指的力量,發出金胎兩界曼荼羅的威力,轉變成強烈的五色光,射入金剛地獄之中的黏膠之上,將那些不入流的上師全部超薦出金剛地獄之中,再讓他們所受的密教佛法,全部捨法轉回平民,好安份做他們的凡夫俗子,不要再去觸犯密教的戒律!

 

126日星期二早上,法輪中心的理事長秉翰邀請方老師上台北,到達中華佛教居士會去了解居士會的改選問題,原因是最近受到邀約,居士會於明年改選的時候,歡迎法輪中心的團體會員,能夠派出代表參加競選理監事一事,理事長秉翰對於居士會的改選,希望能夠有更完整的認知,以便法輪中心的理監事開會時,可以作出一個明確的決定!因此約見了居士會的張秘書長!

 

同時在下午的時間,也安排約見了中華國際企業資源合作聯合會的理事長,了解她們這樣的一個企業聯合會,了解理事長他們的宗旨和目標,為什麼要去發展一個這樣的一個組織?他們希望法輪中心參加之後會有什麼樣的想法?

 

這兩個組織的成員都讓方老師非常佩服,所以相談甚歡!離開的時候都感受到他們非常熱情的招待,方老師回到家堣妨寣A身體就開始覺得非常累,躺在沙發之上把眼睛一閉起來,就看到大量的地獄黏膠又再出現,使用兩手的金剛界和胎藏界的力量來處理,這次並沒有很成功,所以趕緊進入睡房之中睡一下,一面睡覺的時候就一面思考問題?

 

今天早上十點鐘到達居士會的時候,剛好居士會正在舉辦梁皇寶懺的法會,張秘書長後來跟方老師和秉翰會長介紹,法會之中的敲打法器,原來都是由張秘書長一手調教出來的高徒,秘書長二十年前從台灣大學任教三民主義的課程,退休之後的二十年來都是在居士會工作,他投入工作非常熱誠,而且二十年來都沒有支薪,還在每次的法會之中捐出身上的退休金,協助居士會的發展,所以非常感人!由於秘書長在年青的時候,就經常出入得戒老和尚,以及大詮法師的道場,追隨多位有名望的大師,學習經懺的唱誦和敲打法器,因此每年舉辦四次的大型法會,都是由秘書長的班底大力支持,才把居士會的營運支撐起來!

 

方老師在居士會時並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但是回家之後看到了這些黏膠出現,而且數量如此龐大和質量眾多,才不禁想起另一個問題所在!

 

佛教之中存在多年以來的問題,沒有出家的信眾組織成居士會的發展,其實是在明代之前就已經有的歷史記錄,許多大菩薩轉世的在家居士,都因為與生俱來的特殊能力,可以在佛教界之中發揮出異於常人的能力,因此組織了居士會之一類的組織,但是沒有出家卻從事誦經拜懺的出家工作,直接與出家人的吃飯行業起了競爭上的衝突,這種現象其實也會碰觸到傳法上師的標準問題!可能這種情形之下,也埋葬了不少的佛教界在家菩薩的精英份子!

 

另外!如企業資源合作聯合會的成員,他們今天都是非宗教人物,甚至沒有任何固定的宗教信仰,但是他們內心世界之中所存在的使命感,讓他們不辭勞苦的願意去做這些公益性的耕耘,其實他們都是進行一種非宗教性的信仰發展,過去他們都曾經是出家人或者是修持者,今天才會以過去習慣的菩薩心腸來做事,他們的身上也都存在著這一種黏膠,和居士會的質量比較也有三七之比例,面對如此奇怪的答案!表示在我們今天的社會各階層之中,可能都一直存在這一種沒有獲得充份授權,而因為過人能力當時能夠勝任,所以擅自進入這樣的圈子中傳法或弘法,直到死亡之後都不能讓他們充份的了解,不合格的傳法,沒有經過正確的程序,傳播佛法其實都有它的危機和陷阱的存在,金剛薩埵所顯露的問題示現出來,都應該讓大家更警惕,要關注上師傳承標準的問題! 

126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