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八宗之祖

 

(一)  塔爾寺風雲

昨天(1216日)大白天下午,修持密法時,剛好修至瑪哈嘎啦大黑天的供養法,當時觸動了許多戰場的業力,有些是蘇師兄曾加參加過的戰伇,也有一些不是蘇師兄直接參與的戰伇,戰場上的受傷死亡的戰士,雖然呼天嗆地的在哀嚎,但是那都是過去歷史上的痕跡,甘露灌下去的時候,受傷的戰士就開始升華,身上的傷痕開始消失,身體變成白色然後開始飛升,戰場上的生死,沒有太多的怨恨,無論為國、為家、或者只是各為其主的大大小小戰伇,軍人兵士沒有太多的思想空間,只有服從命令依法執行軍令,沒有什麼是非對錯,一上戰場之後,不是你死就是是我亡!所以只要把供養的甘露一灌下去,他們馬上就可以獲得解脫!

 

雖然這一次的修法很順利,但是蘇師兄修完之後,身體卻進入極度疲勞的感覺,這種感覺通常在第一次接觸密法的人都會出現的現象,但是蘇師兄的修法已經是很有經驗了,這種現象並不是很正常,所以方老師就跟他核對資料,發現他的元神都跑了出去不在身上!

 

兩人就這樣的問題正在討論間,蘇師兄想起在前兩個星期前,路過青海塔爾寺過境的時候,曾經出現奇怪的現象,他在出發之前的二天,突然之間全身乏力,疲勞困倦異常,但是到達了塔爾寺修法之後,身體又猛然恢復,覺得有一點奇怪!但是他的心中對塔爾寺的印象卻奇差,心中產生很多怨氣!

 

方老師聽後再繼續追踪,發現到蘇師兄身上的龍樹菩薩,剛好是一直停留在表海塔爾寺的山頭之上,浮在半天空之中沒有其它的動向,因此方老師就開始與蘇師兄閒聊,談論到黃教創立的早期,達賴喇嘛五世進入北京與清宮的皇帝作政治的勾結,由清朝的皇帝下命令,其它的藏傳宗教都要改信格魯!

由於格魯手上有了這一度皇令,他們經常借用清兵的力量,在圍剿其它教派的重要寺廟時候,其實都是清兵把寺廟重重圍住,由他們格魯的喇嘛進入寺廟內,把其它宗派的神職人員清除掉(血洗),然後再把寺廟的名字掉為格魯的寺廟!當蘇師兄談論到這堙A方老師突然之間感受到原因所在,請蘇師兄用如來神掌把封印的前世找出來,第一次蘇師兄是用觀照的方式把寺廟一掌把它摧毁了,但是並沒有找到任何痕跡?方老師說:好像是在地下而不是寺廟?也不在這一座寺廟之中?請龍樹如來出掌把地穴打開!

 

結果這一次!真的把一個有一大塊鐵板封鎖,外面還有一把鐵鎖鎖住的地窖打開,堶惜j概有六、七具屍體,他們都是身體外無其它傷痕,卻是活生生的在沒有空氣之情形下,悶死在這堛漸梇衁k王!因此方老師請蘇師兄使用風大的訓練方式,觀照把空氣輸送入他們的屍體堙A讓他們重新活過來,再以了生脫死的方式,讓他們都獲得白升出三界入華藏的佛法方式,讓他們俱足成佛的修持條件再回來人間,在操作的過程中,卻牽動了整個法界的傳承,所有當時白教法王的皈依弟子,都先後進入他的系統傳承之中,讓整個空間都發生改變!

 

方老師觀察了一下變化的結果,就開始跟蘇師兄說:「過去只有龍樹如來一尊支持你!從今天開始,龍樹菩薩之下就開始有兵可用!不須要每一次都由將帥出任小兵的工作啦!」當時兩人都笑過不停,不久之後蘇師兄的書房中央,突然之間出現一個龍穴自動的打開,源源不絕的甘露泉水不斷流出,蘇師兄躺在龍穴之上睡上一回,發現全身非常舒暢,可以感受到龍穴之氣薰養丹田,全身都會發熱,這一個穴後來愈來愈強,變成一道龍脈,由書外的窗外直穿過書房、客房、廚房三個空間而停在走道的中央,並沒有穿過隔壁的空間!讓蘇師感受到妙不可言的感覺!

 

(二)  八宗的問題

昨天晚上,蘇師兄白教法王的前世因緣接好之後,本來已經覺得不錯的感受,後來背後和腰部之門又出現了痛楚,方老師診斷之後發現到原來是橫出三界的淨土宗菩薩,為了搶救被移送安放在蘇師兄體內的子弟兵,因此拼命的使用兵器開挖蘇師兄的身體,這種疼痛的出現,剛好方老師在這一次前來北京的時候,在機場候機室的期間就出現過,因此,請蘇師兄把那些在他體外的菩薩抓來,替他們打開嗡啊吽梭哈五輪之後,讓他們俱足正式的傳法上師資格,可以從蘇師兄身體的中脈,把他們的子弟從頭頂中脈移送出境,就不會再疼痛了!

 

蘇師兄依照這種方式操作之後,後快就不痛了,方老師就開始跟他說:

「這種橫出三界的情況,大多數出現在淨土宗一脈!其實在密教部的蓮花生大士所倡導的紅教,也一樣是以極樂世界的蓮花部,為往生的最後目標!

在小乘佛法的世界,成就是以阿羅漢為目標,這三個教派的觀點都不同,但是最後殊途同歸都是以極樂世界為終點站!

因為極樂世界的特色是大開方便之門,以阿彌陀佛為接引,或者以觀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接引,為小乘佛法的終點站!再往上一個世界就是藥師佛國,開始出現嚴格的戒律要求、和對治的般若思想、而前述的三個宗派的特色就是守戒不嚴,紅教的修持者是不吃素、也不誋女色、愛玩雙修的無上瑜珈!

小乘佛法則因為可以吃三淨肉的問題,而無法滿足藥師佛國的戒律要求因此不能踰越!

而淨土宗的修持者,則屬智慧未開的方便眾生,三個宗派都因為釋迦牟尼佛的方便波羅蜜而獲得成就,但是就不能到達究竟!

因此這三個宗派的修行毛病,龍樹菩薩當年被人奉為八宗之祖,今天蘇師兄就變成要背責這種連帶責任!蘇師兄是否可以跟龍樹如來溝通?把淨土宗廢掉!以及另外再律宗廢掉!就不必背負這種玩意弄出來的修持毛病?

 

蘇師兄聽後也有同感!因為律宗的特色,他多年前曾經去參觀過弘一大師的居處,和親眼看到了弘一大師所穿著過的衣服,全部衣服都顯示破爛不愖!如果修持律宗的人只能夠做到如此守戒精嚴,只能讓老百姓貧窮潦倒,提倡民不瞭生的苦行方法,則國家經濟,民生問題都會出現大問題!

方老師接著說:「法律之最重要的功能是在於立法和修法,律宗受到釋迦錯誤的指引和要求,不准他們往這一個方向發展,研究律宗的人,他們都不能夠從事正常的管道去發展律法,則律宗的存在只是一種附庸部門,所以從歷史上看,幾乎沒有一位律宗出來的人可以獲得大成就!因此應該把律宗一同廢掉,才不致受到他的限制,就不必背負如此眾多的業障!」

 

    方老師把話說完就開始感覺有點累了,所以各自回房間睡覺去!但是方老師在睡覺的時候,腦袋媮椄O不停的思考其它的宗娑存在價值: 

「天台宗的主要根據是一念三觀的成就,而一念三觀這一個論點本來就屬於中論的中觀學說而出,概然有了一個三論宗為何還需要有一個天台宗呢?

密宗本來所指的是龍樹菩薩所發揚的金胎密法,那藏傳密法本屬雜密,他們的傳承與金胎密法的純密不同,是否也必需要掛在龍樹菩薩的身上,成為他的責任額呢?

無著菩薩與世親菩薩,他們在發展瑜珈師地論和攝大乘論時,龍樹菩薩已經不在人世間了,法相宗發展的時候概然與龍樹菩薩沒有碰頭,為什麼還會被世人把它安插在龍樹菩薩的八宗之祖之中呢?………….

 

(三)律宗的翻身

方老師一方面睡覺、一方面思考問題!這些複雜的宗教問題,可真是不容易把它弄出頭緒?因此想、想、想的過程中就睡著了,完全不知道人事的睡得很好!

今天是1217日星期六,今天早上五點鐘就已經醒過來,腦袋堳o出現奇怪的念頭:

「過去的律宗修持方向弄錯了、不能怪他們!那是因為釋迦不希望把權力下放給他們!恐怕他們會挾天子而令諸侯!如果佛祖有什麼的毛病被他們抓著把柄,恐怕佛教的發展就有不同歷史!而不是今天這一個局面?

但是今天我們不能把律宗廢掉,原因是我們可以給予律宗不同的權力任命!今天佛教的律法不張,許多國家的人也都漠視了法律,因此只要他們的政要高層掌握了實權,法律就被某一些異類人士踐踏和破壞!

 

如果今天我們把律宗廢了,就再也沒有人可以對他們的惡劣行為作有效的監控,所以今天我們所需要做的事,是如何賦與律宗的權力,讓這一個宗派能夠站起來,才能夠對付人世間之惡質政治,和對於那些無法無天的亡命之徒,因此律宗不能廢,只能改變它的功能,讓他們賦有修法、立法和執法的三大功能,則天下才可以太平,佛教的律宗就可以替代成為人類司法機關的最後一度防線!」

 

方老師會覺得有一點奇怪的,是上述這一種思想,並不是方老師平常的論點,方老師從來都沒有想到律宗原來還可以作為這一種不同的用途,因為方老師在一年多前到美國洛杉磯東區的一處高山湖泊的地區,碰上一位曾經在德國修法學博士的台灣移民陳先生,他曾經給方老師一個意見,就是佛教要做宗教改革必須從律宗開始做起,律宗一旦加強他的功能,整個佛法就可以回到正軌上!今天再思考這樣的一個問題時,想法和立論點完全不同,但是卻真的比以前的想法更進了一步!那真是可行的一種改革方法!

 

方老師一方面打坐思考這些問題,另一方面也沒有閒著,在空閒的時候就拿起了電腦打字,把一些重要的事件或想法記錄下來! 

一直到蘇師兄起床的時候才停下來,今天早上蘇師兄起床的時候,居然大叫了一陣!原來現在已經是早上八點鐘了!他從來都沒有那麼晚才起床的習慣,今天怎麼會這樣奇怪?方老師回過神了一想,給他回答說:「你身上的龍樹本尊跑了過來,在我的身上說法!所以你會失神起不了床?而我則想了一大堆跟我還全不相同的想法?」

 

但是方老師覺得龍樹如來的想法還是比較優秀,所以最後還是接納他的意見,不要在八宗之上找他們的麻煩,但是卻可以給他們適當的引導,讓不同宗派的修持者,都可以獲得全新的新生機會,而不是把他們一個一個的消滅掉!

 

例如在歷史上:弗沙佛時期的審判不公平問題?不同時代所出現的滅佛問題?

甚至蓮花戒被謀殺的問題?紅教的明妃問題?黃教接掌其它宗派的寺廟時,曾經出現過的集體屠殺行為,以及今天政治與宗教之勾結問題,擁有政治實力和權力的人,並不依據法律行事,宗教與宗教之間的問題,而演變出國與國家之間的戰爭,這種脫軌的問題出現時,當他們橫行霸道不理世界之譽論指摘,妄顧老百姓的生死安危時,除了強大的宗教力量可以使用之外,已經沒有其它的法律可以給予制裁!

 

因此!如果能夠給予律宗一個明確的管制權力,只要民間人士傳出所有不公平、不正義、蠻橫無理的事件,當人世間的法律不能夠對他們制裁時,都可以考慮採用律宗所附屬的正規部隊,依法執行相關各項目的制裁行動,讓司法精神不死!老天則有眼矣!而成佛的功能才可以產生真正的意義!

 

(三)  客從遠方來

1217日早上開始,方老師與蘇師兄都在密集修練密法,以前到北京的時候,許多應該配合的備件都沒有諸足,所以根本沒有機會好好的去修持密法,所以今天早上開始就以彌勒尊佛的簡軌、彌勒專修法、和唯識心要三個密法為修持的重點:

 

早上八點鐘已經開始修持第一個彌勒簡軌,當進入第一個密法儀軌的時候,替當地區的法區眾生加持灌頂時,突然之間出現一陣強烈的感動!原因是在大陸地區的法界眾生雖煞為數眾多,但是方老師與蘇師兄的交往期間,因為某一些特殊的人事因素,每一次到訪的時候,都沒有適當的時間可以準備傳授彌勒簡軌!

因此也造成大陸地區法界的彌勒弟子,沒有進入良好的發展機會,致法界之中沒有辦法順利的完成彌勒成佛的準備動作,而所有的弟子都處在兒童狀態,因此蘇師兄的用人目前還有一些青黃不接的狀態,希望從今天之後,蘇師兄的座下弟子和下線增加,不必再一支獨秀的獨撐大局了!

 

早上十點鐘的時候,開始修完第二個彌勒專修大法,蘇師兄感覺到頭頂之上還有一點不順利,其它身體的脈輪都已經打開,從方老師的眼光去檢視,看到的是九脈都全部打開,每一條氣脈之中都透出無數無量的小小彌勒尊佛的種子識,全部金光閃閃,但是蘇師兄的頭蓋骨之上,地水火風的業力沒有出清,所以建議蘇師兄中上到潘家園的古董文物文場去尋找一個適合的嘎巴啦(頭蓋骨的法器),因此放下了第三個修法,先到潘家園市場去看古董!

 

但是方老師把整個巿場的嘎巴啦頭蓋骨,都看了一遍之後,發現這一個巿場人潮雖多,但是真東西卻極少,所有的人頭骨如果不是一般巿俗人士的頭蓋骨做假,就是製造起來很逼真的樹脂人頭蓋骨,雖然製作的技術幾乎可以亂真?但是方老師已經接觸過不少的真貨,因此一拿在手上就已經知道它是真的還是假的,還有一些是從普通墳場挖出來的俗人骨頭來製造成!因為真品必需是喇嘛在自願的狀態下,捐贈供獻自己屍體和骨頭的志願者,他的人頭骨製作出來的嘎巴啦才能被使用!

 

中午回到家中吃了午飯,下午一點鐘的時候,開始修第三個彌勒唯識心要的大法,完成之後,雖然整個過程都很順利,但是大家都覺得很累,所以決定不能再修下去了!必須要修息才能夠再觀音圓明法,所以決定要等到晚上再修法!

 

傍晚的時候,大約五點鐘左右從奧地利回中國的張弛,他也趕到蘇師兄的家,所以晚上修觀音圓明法時,胡媞與張弛都剛好在場,可以在旁參加共修,結果是胡媞在最後檢查的時候,通過了三個要求,看到了自身的本覺智光,五色虹光和水晶球,最後一度難問並沒有解決,而張弛卻完全沒有能力進入狀態之中,但是張弛是有心要去學習佛法;而胡媞上一次想去昭覺寺出家的念頭結束之後,對佛法本身已經失去了學習的慾望了!

 

張弛的敏感度,在方老師的檢視過程中,發現並不理想,目前只有第四識被打開,尚未進化入第五識,因此身根的感受很遲鈍,表示身體被多次殺傷的記錄都沒有處理好,所以方老師一開始就使用前世今生的方式,追查他過去被殺的經驗和記錄,並且了解他曾經是少林出家的和尚,功夫似乎不錯,但是卻遇上了一位學武成痴的員外,想盡辦法從他的身上擠壓出他的本門武學,但是卻因為他寧死不屈,最後死於非命,被人用鐵釘從背後把他釘死了!這種死亡的遭遇可算是離奇古怪!

 

方老師幫他把前世今生的大事處理完畢之後,卻觸動了整個少林寺的僧眾出現,在外圍成一圈一圈,前面過來的是要挑戰打架的本來都非常跋扈!後面得知蘇師兄的身份之後就挾腿而逃;但是不久之後再來的僧眾,則是來歡迎的,但是蘇師兄不喜歡他們把整個少林寺變成買武競藝之地!卻把禪宗的祖庭白白的破壞!因此並不喜歡他們這樣的一群傢伙!

 

但是方老師適時的插上一句,如果當年他們只重視禪宗祖庭的發展,從商業的眼光來說:其實是並沒有買點,不像武僧這一個招牌,既可以賺錢又可以揚名立萬,有誰不知道『天下武功出少林』這一句話,今天少林寺的武功已經是世界知名的地方了,不能夠不讚嘆他們有商業頭腦!所以不可以怪責他們沒有把禪宗的祖庭弄好;今天連六祖惠能的金身也在廣東的南華寺,但是也一樣沒有人去把它弄成禪宗道場!因為禪宗道場是沒有辦法去賺錢的地方!只有慕名而至的香客才會去捐錢奉獻!因此也不必怪責他們!

 

蘇師兄聽了之後,火氣就消除了,所以給他們一招如來神掌,就讓他們超生去也!所以一天下來的忙碌,把張弛弄好之後就叫他回家,明天才來跟方老師正識上課!

 

(四)智慧程式

1218日星期天早上,張弛早上八點鐘就到場,並且帶了胡媞一齊到達,早上的訓練還是以幫助張弛恢復身體的狀態為主,昨天下午方老師是利用拳術訓練的基本動作,測出張弛的運動功能和感覺能力,以太極拳的訓練速度變化,配合禪的運動要求,在快、慢、勁方面的變化,測出張弛的動作處在四次元的狀態!一直到解決他身前世今生問題時,才開始進入五次元的狀態!但是身體的敏感度還是有一段的時差!

 

方老師使用綿堸w的功夫試探他的時候,他用直拳擊打了一招,擊中方老師之後,方老師使用漫天花雨的氣功,從他的拳頭與方老師身體皮膚的接觸部份之中,射出了綿堸w的氣功,射入張弛的身體內,張弛居然沒有感覺!等動作停了兩分鐘之後,他才開始感受到他的心臟位置,有一側出現涼涼的小點,再過了一兩分鐘之後,他才感受到這些涼涼的小點,居然是一大片的愈來愈難過,然後方老師才拍了他的右手,把功力收走之後,他的異常感覺才消失,整個過程胡媞都在旁邊看得很清楚,但是上次在四川成都,方老師在胡媞身上嚐試時,胡媞的身體反應就沒有時差,直接感受到身體堨X現什麼樣的反應,今天對於張弛來說就差了快四分鐘才出現正常的反應!

 

今天的處理過程,方老師還是從催眠作用上,找出其它部份死於非命的記錄,這一次發現的部份,居然就是蘇師兄前天晚上身為白教法王的那一段歷史,核對資料顯示,蘇師兄當時因為知道天命如此,欣然接受死亡的來臨;但是張弛身負保護法王的重任,因此拼命迎擊敵人,最後被他人用木棒擊中頭部,當場頭破血流,甚至腦漿溢出,再被人用布袋套住頭部,用繩子勒死,因此今天在治療的過程中,才發現張弛的腦部受到非常嚴重的傷害,導致今天學習的過程中,出現許多的障礙!

 

今天中午又到了媽娘娘齋飯去吃飯,原因是蘇師兄的同班同學,從美國回來,因此大家再到外面去吃午飯,但是最近幾天都在家中吃飯,習慣了自力更新,吃了佛手做出來的飯菜之後,已經吃不習慣外食,所以回到這埵Y飯的時候,已經沒有上次吃飯時的好感,似乎沒有辦法接受外食那種油膩感和吃進肚子堛熒~力!

 

用餐完畢之後,回到家堣閬悎v建議張弛自行閱讀電腦上的教學資料,選擇要學習的訓練項目,方老師則先行睡了一個午覺才起來教學,結果他選擇了方氏智慧程式,並且告知方老師,但從資料上的閱讀,已經看了好幾遍,但是一直不能了解方氏智慧程式的訓練,是如何達到訓效的效果?方老師就回答說:「雖然老師的資料是很隨便就掛到網站,但是沒有經過方老師或者正式授權的弟子教學,一般人是無法從表面的文字或圖片資料中,把技術學走的,因為方老師有這一種信心,才會如此公開的把資料攤在陽光之下,從來就不怕別人來偷學!」

 

張弛就從四個基本站樁開始,接受正式的教學指導,經過老師的指導,他才開始了解到站樁這樣簡單的姿勢之中,原來只差了那一點點的位置距離,整個站樁的功能就出不來,在簡單的沙漠蜥蝪運動過程中,原來還有許多特殊的功能,可以幫助他達到打通奇經八脈的功能,最後居然從檢測的運動過程中,測到他的身上還有父親的干擾力量,他父親阿林身上的老和尚和小和尚,都出現在他的身上,老和尚用布袋套住了他的頭上變成他的超我,讓他無法感受和思考精密的功法,小和尚則處在他的丹田之中沒有能力去抵抗變成他的原我,他自己則處在無知無能的自我的狀態,不知道如何解決一老一小的干擾問題,最後方老師告知他:「方老師不干涉這一段的心理情結,需要他自行想辦法解決問題?」

 

經過張弛自己的努力,終於把他老爸身上的老和尚說服,也把小和尚擺平,因此原我、自我、和超我開始貫通,全身開始進入第一次的統合,身體的障礙開始慢慢的溶解,老和尚小和尚以及自我漸漸變成一體,完成了身心靈的整合過程。但是因為業力太重,所以方老師告訴張弛說:今天你的元氣已經耗乾了,再練下就變焦了,明天再過來學習吧!

張弛本來還想說:「他還可以!」

但是蘇師兄已經開告訴他:「你有多少斤兩!方老師一看就已經明白,還想說什麼廢話,回家去了吧!」

 

(五)天下第一宗

1219日星期一,張弛早上很早就到了!但是方老師在早上兩點鐘起床打字,打了一個小時再去睡覺,睡得非常舒快舒服,本來七點多就可以起床,但是剛剛想坐起來的時候,就感受到第七識末那識之中,突然之間有一股外來的力量加注在其中,心堜白是龍樹如來的加持,因此就地躺下不動,任由龍樹如來之操作!

原本方老師的第七識素來就不圓滿,原因是因為一開始學佛,就得罪了釋迦牟尼佛,要拆他的台!做起逼宮的工作,所以第七識不能圓滿,今天有佛力加持在第七識之上,除了龍樹如來之外;也沒有其它的諸佛會造這樣的事!因此、方老師就乾脆不動接受龍樹如來的全權處理。

起床之後,轉眼之間卻看不到張弛了!因此有一點奇怪?這個年輕人跑到那堨h呢?

蘇師兄回應說:「張弛頭痛不舒服想嘔吐!所以讓他到外面去呼吸新鮮空氣!」

 

方老師聽到之後,知道這個傢伙回家之後,就以為什麼事都替他做完了!所以回家之後的警覺心不足,等他在外面繞得差不多的再回來的時候,問他回家之後有沒有再去操作一遍?

結果他的回答是:他頭痛發作的時候,坐在那堨揹y想了解是什麼樣的業障在找他的麻煩,但是一時之間無法分辨?所以什麼都沒有去操作,只好忍痛去睡覺睡到天亮,然後再忍著痛苦到這堥荂I在回話的同時,他也問了觀照般若與實相般若之間有什麼樣的差異?

 

方老師回答說:

「昨天老師指導你的方法就是觀照般若!

你回家之後所遭遇到的攻擊就是實相般若,那是從你老爸身上的潛意識之中激發出來的殘餘力量,只要看到你身上光溜溜沒

有釘子,就會開始執行命令,繼續把釘子釘在你的身上,讓你痛過死去活來,只要釘完鐵釘之後他就不會再去攻擊!

如果你夠聰明,點醒他的潛意識之靈魂的力量,讓他知道你是他的兒子!他就會進入覺醒狀態,停止對你作任何的攻擊!

但是你不了解實情,卻希望能夠從禪定之中追尋答案,本身就是錯誤的選擇方式,因為你天眼沒有打開之前,是不可能看到

答案的!」

 

等弛回來之前,方老師告訴了蘇師兄,今天龍樹如來給我加持,大概是希望我可以教張弛中國的禪學,這一個傢伙前世雖然出身少林,但身上卻完全一點禪味都沒有,根本連一點點的禪學的概念都沒有,所以龍樹的意思大概要我達摩祖師留一個根吧!今天就是只教禪學給他,其它的功夫都不教?蘇師兄對方老師的教學方針並沒有什麼要求,因此就按照方老師的方式開始對張弛的教學!

 

剛開始的教學,方老師就先問張弛幾個問題:

「你過去所知道的禪學是什麼樣的概念,你先把它講出來?」

張弛先回答:「從我過去所收集的資料來看,禪是從坐姿正直、兩腿結雙盤、手放左右兩側等等姿勢開始,………

方老師聽了張弛說的一段禪學心得,馬上就禁止他再說下去!只告訴他一句話:「你不必說下去了!先把這些垃圾資料倒

掉、再重頭來學禪!」

 

方老師說:「靜慮謂之謂!那是最簡單的文字闡釋,不必要再加任何文字去解說!

禪的操作方式是一個念頭生起,然後是整個腦部都動員起來,皮肉筋骨內臟的細胞都一齊來做同樣的想法!透過這種特殊的

想法,統一我們身體內的每一個細胞!」

 

「透過細胞放電的程序,改變了身體原來的特質,再透過特殊的文字功能,篩選出身體中隱藏之異類份子,或給予放逐排

斥、或給予殲滅分解!讓身體內達到絕對統一的功能所以禪學不但是佛法之中的基礎,他也是政治領袖人物、商業領袖、甚

至黑社會的領袖人物都要學習的一種上乘功夫!」

 

「透過自身的統一訓練,再擴大為治國平天下的基礎訓練,從小乘佛法的修身養性,到大乘佛法的超渡法界眾生,從肉體、

思想、磁場作為訓練的基礎,到感應世界、感應法界、感應自己的前世今生、感應自己的使命、感應自己未來的人生走

向!」

 

「因此禪學的本色,是建立在個人的意念操作之上,而逐漸走向家庭、團體、企業、機關組織、到國家等等重要的管理、和

操控之上發展,所以配合中國傳統儒學的精神: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企圖心!因此禪學大成就者,是可以有:上天

下地唯我獨尊的氣概!而不是躱在深山狹谷,窮鄉僻地,過著刻苦修行日子的窮和尚!」

 

「所以有:『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說法!

因此禪學的法源雖然來自印度,但是卻有別於印度的暝想! 因為處在瞑想狀態之中,心底堜狴X現的思想變化和念頭,是不

加拘束的! 但是瞑想是隨波逐流而不自止,可以沒有目標的在不斷流動!

而禪學的特質是建立在於參話頭上,雖然在參話頭的過程中,也是不加任何約束,但是禪學所使用的參話頭方式,本身就是一種約束和局限,讓身體在命令與執行的過程中,把依附在體內的業障和妖魔鬼怪,在很短暫的時間之中就把它們整頓出來!所以禪學在中國佛教的地位之中,也曾經被視為天下第一宗!」

 

就在張弛聽得心花怒放的時候,胡媞卻突然間趕到,昨天看到她的反應,方老師原來以為她對佛法已經失去了學習的意願,但是今天卻看走了眼!因為她居然把要應用的衣物大包小包的都帶進家來,準備在這堜~住幾天,等待方老師回台灣之後再回去她住的地方去,以更方便她的學習,所以當她聽到了方老師所講述的禪學之後,就更堅定了她的信心!

 

本來昨天她就不想學佛法,吃完午飯就去逛公司想去血拼購物,今天早上起床卻突然間已變了主意,所以怱忙拿了一些應用衣物,上班打完了卡就往這媃p過來,但是今天讓她聽到方師所指導的禪學,了解禪學原來不是消極無聊的宗教訓練,而是成大事成大業的人所應該俱備的能力!因為只有這樣子的佛法,才可以有機會讓她在大企業中發展,可以舒展她的身手與長才,所以方老師的這一套佛法,正是她夢寐追求的真正佛法! 

1219日完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