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好媽媽訓練

 

(一)  年尾的一班

20051231日星期六,在阿逸多法輪中心堶情A開出了今年度最後的一個好媽媽訓練班,由於在好媽媽訓練課程中,本身會有一個子宮文化的處理課程,原本是用來消除觀音院所帶來的婚姻困擾,近日因為方老師的研究發展過程中,又發現了觀音菩薩原來的修持方式,曾經被諸佛菩薩稱頌的「耳根圓通」,今天卻被方老師發現碰觸到橫出三界的情形,因此必須在這一個時間之內,讓這些觀音菩薩都能夠獲得安頓,否則必定得會鬧得不可開交!

 

所以方老師在這一次好媽媽的訓練課程之中,特別加入了一段觀音菩薩的耳根圓通訓練,並且把最近的訓練標準安放在其中,讓大家都可以很快速的就解決了橫出三界的問題!因此方老師在第一段催眠課結束之後,並沒有再使用催眠方式進入觀音院中,去幫助大家修改舊契約,而是直接採用觀音法門之中的耳根圓通,以修法方式的進入去更改為全新的條約!

 

本來好媽媽的課程訓練之中,並沒有安排佛法的訓練課程,所以以前方老師是使用集體催眠的方式,去完成這一段子宮文化的課程,讓學員進入催眠狀態之後,再送入觀音院中,申請更改舊條約,把進入觀音院修持之規定,轉世人間之後不得婚嫁的文字,修改為可以自由婚嫁、並可以自由選擇出家或者在家的修行方式!

 

原本觀音法門的耳根圓通,並不是很容易修成的一種佛法,在十多年前就曾經因為觀音法門的修持方式產生了意見,所以出現了清海無上師、與佛教界的淨心法師之間,在不同的講座之中對抗過的歷史,但是最後也不了了之!

 

原因是真的懂得觀音法門耳根圓通修持方法的人,在台灣地區其實並不多,因此沒有人願意出來,說明那一個才是正確的修持方法,使用演講的方式並不能夠達到任何的證明,只有靠事實的證明才可以讓人知道真假!但是缺乏實驗精神的宗教人物,如果只是知道在經文堶悼朝遄A根本就訓練不出人才時,就沒有資格告訴別人:「誰是對的!」所以不了了之就讓這樣的一個謎題落幕了!

 

今天方老師所提出來的觀音法門,耳根圓通修煉方法,不是用來證明我們有多大能耐,只是要告訴大家:

「耳根圓通法門本身是屬於橫出三界的修持方法,如果沒有能力去把這一種方法改良,這一個法門就要被廢掉了!」

 

所以要在「刮人鬍子之前,先要刮自己的鬍子」的基本原則上,必須要證明方老師能夠使用耳根圓通法門的文字資料,可以在最短的時間之中,把相關人物的耳根圓通都能夠快速訓練出來,而且與經文上的文字資料一字不差的練出來,才臨時把課程之中的教學方法修改,直接使用楞嚴經的經文教學,顯示出耳根圓通法門的出處和修煉標準,都符合經文的解釋和現象!

 

1231 日上午的課程中,耳根圓通的訓練完全獲得理想的效果,全部參與上課的人士都可以通過這一段訓練,其實這一段訓練方法,在1229日星期四掛上了網頁之後,晚上的法輪中心的共修時間,已經讓大家嚐試過這一種訓練,當時的效果其實更好,出席的三十多人都全部可以感受到,耳根圓通的訓練過程,可以感受到或者看到天空之上,真的可浮現出觀音菩薩的影像出來!

 

(二)佛洛伊德

1231日下午的課程,就是講解佛洛伊德的三個我理論,以及三段重要的人格發展時期,原我超我和自我三個我的人形化教學效果,讓大家真實的體會到,原來每一個人都可以跟自己的三個我溝通,在口腔期、肛門期、和性蕾期中的小小影響力,居然可以影響一生!

 

這些影響力和結果,事實上方老師並沒有一一說明,他只是讓大家在基本的操作完成之後,作最後的解說的時候,才讓每一個人:「活生生的看到自己的一生,原來是這樣子長大的!」原本鬆散的片言隻字,根本是亮無意義的語法,讓方老師把這些破碎的文字資料,重現一次當時的情景時,每一個人的心臟都幾乎要跳出來!

 

所以下午花費了三個小時,在小小的一塊園地之中耕耘,本來只需要花兩分鐘就可以看完的文字資料,結果卻是全部上課的時間都用光之後,還沒有把課程示範完畢!所以這個時候,第一次參加阿逸多法輪中心課程的人士,都開始產生非常大的信心,參加這樣的一個課程真是物超所值!方老師再補充了一句話:「參加課程的教育費用,比治療費用還更便宜!」

 

這樣的一個課程,在11 日星期天上午九點鐘的時候,也在台中英才路的一個佛教講堂開始上課,參加課程的人員都是由台中的馮師兄個人所促成,成員之中年紀最大的是八十一歲的馮老太太,除了馮師兄的家族成員之外,還有三位高中生都是在馮師兄補習的學生!

 

同樣的課程,在不同年齡層的人士身上,當然會有不同的結果,當老阿媽的馮老太太上到了口腔期、肛門期和性蕾期的課程時候,方老師指出她當嬰兒時期吃母奶時,媽媽的奶水不夠時,讓她非常激動,把童年時代差一點因病夭折的故事講了出來,在座的同時上課的兒子、女兒和女婿都非常感動!想不到這些童年記憶,和日後生產完畢之後,孩子當時吃奶的狀況,與歷史事實和學說對照之下的結果,居然是絲毫不差的完全符合!

這樣的一個課程,不但讓每一個人都開始感動,而且更可以作為非常有力的證據,證明心理學大師佛洛伊德所提出來的理論,原來在臨床之上原來是可以獲得如此有力的證明,大師的言論是完全正確的,而方老師的闡述和示範,則正好是畫龍點睛的把他的學術發揮到極限,讓大家的潛能可以在短短的課程之中,產生了無比的生命力和信心!

 

(三)觀音系統

台中課程講授完畢之後,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鐘了,今天下午的課程其實已經提早了半個小時上課,但是結束的時候卻還是超過了時間,總共上了四個鐘頭才結束!

 

佛母上車之後,就因為肚子餓、很想馬上找一家餐廳吃晚飯!但是方老師卻意外的出言反對?結果佛母打電話詢問台中地區的素食餐廳資料時,結果又把電話按錯了,打到了另外的電話號碼去,加上了有的沒有的閒聊一下,就錯過了所有素食餐廳的停車地點,因而讓方老師把車子開上了高速公路之上,車子剛開上高速路之際,佛母的肚子餓就消失了?

 

那並不是因為沒有飯吃、所以肚子就不餓的自我欺人的方法,而是進入了高速公路之後,就開始擺脫了台中地區的餓鬼道糾纏,所以佛母的飢餓感馬上就消失了!

 

方老師自己有一個原則,當課程結束之後,通常都會選擇離開該地區之後才會去進食,但是佛母並沒有養成這種習慣,因此一旦感覺到肚子餓了、就會想到應該去進食的反應!經過這一次的教訓她才知道方老師本身的想法是:

「好媽媽課程訓練,雖然課程的表面是非常柔軟,但是在法界之中所造成的影響卻極 大,今天尤其是在一個陌生的佛堂講

課,上課的地區竟然又是佛教人士的入戰之地台中 區!當課程講授完畢下課之際,其實就是正要準備應戰的時候!

 

今天台灣的北部和南部都已經上過這一個課程,台中地區是第一次的碰觸,這些震憾彈 都會在下課之後,太陽下山之際,所

有當地的諸天諸地的鬼神,都會過來跟方老師討教,這一個決戰時刻,那有心情去享受餐點美食!

 

須知『禍從口出、病從口入!』這兩個問題都會在下課之後發生,所以趕緊把車子開到 高速公路之上,擺脫部份的糾纏力

量,簡單的只要對付這個比較強力的高手,把他們打敗之後就不會再有人隨便跟你挑戰!」

 

車子走上了高速公路之後,能夠干擾方老師的法界力量就大量的滅輕了!不久之後方老師的脖子上就開始出現一條大鐵鏈,這樣的一條鐵鏈,其實已經纏在方老師身上有一個星期以上,只是一時之間還沒有現出原形,今天上課完畢之後,車子開上了高速公路之後,鐵鏈就現出了原形,而方老師也在有充份準備的情形下,解讀出來那是來自黃教觀音系統的力量!

 

這一股力量的出現,應該是在北京的時候,方老師在閱讀了一本有關藏區的宗教歷史資料時,就已經被套上了脖子,但是力量很輕沒有任何的不舒服,今天授課之後接觸到了黃教的力量後,這一條鐵鏈的力量開始加強變成現出了原形!那是古老的觀音系統力量,但是在方老師過去的資料之中,卻對這一個系統的資料完全空白,原因是這一股力量卻然是來自第七識之中?

 

(四)唯識法門

還好的是方老師的功力是來源於唯識學說,在這一個學說之中,已經充份的交待過每一識之中都可能隱藏著不同時期、人物、和宗派的練功方法!雖然這是第一次的接觸,但是卻沒有讓方老師驚訝!只是這種力量的出現,卻充份的證明唯識學說之中,已經可以充份的把握到處理它們的方法?

 

在唯識學的基本概念上,佛法的每一個法門都可以隱藏在每一顆花草樹木,或者一沙一石之中!但是在橫出三界的大前提中,所有的佛法都不是究竟之法,通通都只是橫出三界的方便法門,正好都是化城譬譽,因此今天這一個系統的出現,也正好就是飛蛾撲火自投羅網,方老師只是告知他們一個消息:『所有的觀音法門,都只是橫出三界的法門,目前如果沒有能力修改成為直出三界的佛法時,全部都會被淘汰歸零!』

 

這個重大的消息宣佈之後,黃教這一個第七識傳承的觀音系統,就開始瓦解了!過不久之後法界又再現出了一個第七識的阿彌陀佛傳承出來!方老師如此這般的又再把話說了一遍,結果效果雷同!事實上天下之間沒有一個系統,能夠承受方老師這一遍法界宣言的震盪力!

 

從這一次的事實反應,證實了一個重要的概念?

第一點:方老師在研究密宗黃教的創教歷史時,曾經出現了一個疑問?

「密宗黃教的創始人,是自稱文殊菩薩轉世的宗喀巴大師,但是黃教日後的發展,卻掌握在達賴與班禪的兩位法王身上!

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傳承與觀音菩薩傳承,為什麼可以掌握黃教的大權呢?

為什麼不是安排另外一位文殊菩薩轉世的人來接掌大局呢?」

 

今天接觸到黃教的觀音系統傳承的力量時,方老師才終於找到了這一個疑問的答案!

原來當年的宗喀巴大師,已經把極樂世界之中的彌陀與觀音系統,提升到第七識中發展,這兩個系統的修持方法,並沒有採用傳統的耳根圓通法門,而且直接應用文殊的般若法門,晉身入四禪之中,掌握了政教合一的大權!所以達賴與班禪兩個傳承,根本已經脫離了蓮花部而進身入寶部之中,因此才有足夠的法界力量支持他們,讓他們能夠完成政教合一的目標!

 

因此,在大家都誤會以為:阿彌陀佛與觀音菩薩都是極樂世界的菩薩時?

宗喀巴大師已經在五百年前,找到了解決的方法,把這兩個原來在蓮花部的菩薩,調升到第七識寶部之中,執行人世間的政教合一方案!完成了密宗的統一大業!

 

方老師的第一個問題解決之後,第二個問題就跟著可以解決了!

原來的方老師曾經想到,極樂世界的觀音系統,如何有能力可以接掌般若系統的宗派去發展呢?今天了解黃教的觀音系統,原來正是修文殊般若法門的成就而來,那就一點都不奇怪!所以其它的問題都迎刃而解,所有的疑問都全部消除了!

 

(五)如此類推

接著的另一個問題,就是把上述的問題繼續推廣,就變成了觀音系統可以存在每一識之中修行,而且她們可以擺脫原來觀音系統的耳根圓通之法門,而轉變成其它法門植入不同的宗派之中!與其它宗教體系融合為一,其實這種變化都記錄在觀世音菩薩的普門品之中,三十二種應化身的變化就是這一個系統的最大能耐!今天既然有第七識的觀音系統,所以就應該有其它識系統的觀音,如此類推即可以結論出,要解決觀音系統的傳承問題,必須要直接進入不同的可能之中運作,才會發現到所有的秘密!

 

因此,從解決了第七識的觀音系統開始,方老師再從身上的反應點上追踪,只要有不同形態的能量點,就開始切入其中,讓身體內的種子識一個一個的浮現出來,後來也真實的獲得回應,原來在藥師佛國的觀音系統,她們的力量來源是在第八識之中,進入到她們的第八識之的能量體之內,去開發之後就可以打開她們的系統傳承,她們的能量點是隱藏在她們的第八識之中,所以性質上是屬於藍色金剛部的體系,與藥師佛國的顏色相同!

 

完成了第八識的觀音系統之後,再進入第五識和第四識之中,會出現黑色、綠色或者墨綠色的觀音系統,依法處置之後,身體之內才可以釋放出大量的空間出來,原來在多年的修行過程中,這些不同屬性的觀音系統法脈,已經在不知不覺的情形下,在自然狀態之中滲入了我們的身體組織之中,如果不是在今天的日子中,發現到她們的特性,可能在修持的路上,都會在不知不覺之中掉到了陷阱之中而不自知!

 

方老師夫妻兩人,開車回到桃園的家中,已經是晚上八點半鐘,本來應該在七點鐘之前就可以到達,但是因為今天是重大的假日,北上的車子在新竹地區相遇,剩下只有一個小時的車程,卻居然開了兩個多小時才走到家中,剛好還趕得上看九點鐘的電影,結果從假日電影院的節目台中,卻看到了美國拍攝的洋片:「機器公敵」這樣的一套電影!

 

那是名片全民公敵的男主角黑人明星,方老師網上找到這樣的一些資料:

 

 

當有生命的人類,遇上沒有生命的機器人,會有多大的激盪?
人類是該害怕被機器人取代,還是該擁抱機器人所帶來的能力?

科技的進步,造就了機器人的進化,卡通原子小金剛、電影「駭客任務」、「AI人工智慧」、「機器公敵」,充滿了人類對機器人豐富幻想的影子。

當機器人技術發展到極致,那將是個「人」、「機」一體的世界,人的全身上下,除了腦子,什麼都可以換成機器,未來,我們不是被機器人統治,而是我們都有可能變成「機器」人。不容忽視的「新新人種」,正在迅速進化...

(博客來雜誌館>電子雜誌)

 

 

 

科幻電影主要都是以科學事件或發明為背景,大致有三種:一種是以奇觀取勝的暴力動作片;一種是充滿哲學反思和人文觀察的作品;還有一種是兼具了暴力動作與哲學反思的作品。

第一種電影,你只要用眼睛和感官去看就可以了;第二種電影,你得用眼睛和心靈去看;第三種電影則是全身的細胞都要加入,通常還得包括你的靈魂。(節錄)

例如:今年夏天的賣座電影「機械公敵」中,不時引述知名科幻小說家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1920-1992)「機器人學三大法則」,主張機器人都得遵奉「不得傷害人類、服從人類命令、必須懂得自衛」的三大公式,言之成理,但卻無法明確說明機器人終於能夠獨立自主,甚至搞起叛變的原因。

「攻殼2」的機器人同樣信奉艾西莫夫定律,卻也會背叛主人,殺害主人,押井守提出的解釋是:「人造女奴們以自己故障為由,創造出攻擊人類的許可,這個邏輯上的推論,也解開了倫理法第三項的束縛。」當然,如果只是耍耍嘴皮子,玩起邏輯辯証遊戲,要以「故障」做為機器人叛變的託辭,說服力是絕對不夠的!

於是押井守回到了真實人生,拿大人也經常沒輒的小孩子做範本,他說:「小孩常脫離所謂人類的規範,如果我們把擁有確立的自我,能夠遵循自己意志去行動的人,才稱為人類的話,那麼處於成為人生前期階段,活在渾沌當中的小孩是什麼?他們的內涵明顯與人類不同,卻有著人類的外型。」 上帝以自己的形象創造了人類,人類也以自己的形象創造了機器人,人和機器人的對應關係,就和人與自己小孩的世界何其相似:機器人會不時「故障」,讓主人不知如何面對(你不是經常被自己的電腦整得七葷八素的?);你們家的小朋友開始哭鬧時,你不也同樣一個頭兩個大,不知如何收拾?

這樣的比方,讓機器人的失控成因,有了比較人性化的理解空間,押井守繼續強調很多小女孩喜歡在玩家家酒的時候抱養洋娃娃,原因是:「玩人偶跟實際養小孩,也許是件很類似的事情。」

洋娃娃壞了,髒了,可以修理洗乾淨,或者換買新的,多數人更是隨意棄置了,人類一直用這樣的消費心態對待著沒有靈魂的器物。小孩呢?丟了,棄養了,綁架了,就都會是社會問題,機器人壞了,同樣也會是社會問題。

但是機器人失控的原因,絕非如此單純,人類至今都很難解釋基因為何會突變,細胞何以會進化?誰來決定基因與細胞的質變?是造物主?還是一己的靈魂?這些都是古往今人多少大智慧家上窮碧落下黃泉都找不到答案的問題,有人說靈魂的重量只有二十一公克,卻能驅動千千萬萬倍重量的肉身和意志,是世上超強的發動機,是的,然而靈魂從何而來?又去向何方呢?(節錄)

正因為人和機器人的關係只有相互利用的實際利害關係,才會有怨噌,才會有仇恨,這個微妙的變化,就是靈魂質變和閃動的空間。(節錄)

(節錄:Bluescreen: 20041110─攻殼靈魂

 

看完了這一場精彩的電影,方老師正好也出現一個疑問?

似乎宗教上的問題,與機器人的問題相同,人類的社會發展過程中,借用了大量宗教的力量去發展文化、經濟和政治的需要!但是大部份的宗教人士所重視的問題,只是借用這一種宗教的特殊力量,而不是真心的關懷到宗教這種力量究竟是什麼?如果那一天開始,宗教的力量也開始反對人類再亂用它們的時候,是否也會發生更嚴重的災難呢?

 

200612日完稿)